帶領工人的職責(四)

今天交通帶領工人職責的第五條,及時掌握、了解各項工作的現狀與進度,并能及時解决工作中存在的問題,糾正工作中出現的偏差,彌補工作中出現的漏洞,使工作順利進展。咱們就針對這一條來解剖假帶領的各種表現,看看假帶領在這項工作當中是不是盡到了責任、是不是守住了本分作好了工作。

帶領工人職責的第五條首先説到了「及時掌握、了解各項工作的現狀與進度」。各項工作的現狀指什麽?就是一項工作現在的狀態是怎樣的。帶領工人應該了解哪些?比如:這項工作的人員具體在做什麽,在忙什麽活兒,這些活兒忙得有没有必要,是不是關鍵、重要的活兒;這些人員的工作效率怎麽樣,工作進展得順不順利;這項工作人員的數量與工作量是否匹配,每個人手裏的活兒是不是都飽和,有没有人浮于事的情况,有没有工作量少而人太多,多數人閑着的情况,或者工作量太大人太少,負責人又指揮不力,導致工作效率低、進度慢的情况。這些情况都是帶領工人應該了解的。另外,在作各項工作期間有没有人攪擾破壞、有没有人拖後腿拆台、有没有各種干擾與應付糊弄的現象,這些也都是帶領工人應該了解的。那怎麽了解這些事呢?有的帶領没事就打電話問一問,「你們是不是在忙啊?」聽到對方説可忙了,就説:「忙就好,你們忙我就放心了。」這工作作得怎麽樣?這幾句話問得怎麽樣?是不是關鍵、必要的?這就是假帶領作工作的特徵——走形式。就滿足于作點表面工作良心有點平安,却不注重作實際工作,更不到基層各組去了解工作的現狀。比如,人員安排得合不合適,工作作得怎麽樣了,有没有出現什麽問題,這些實際情况假帶領都不過問,就找一個没人注意的地方吃喝享受,没有風吹日曬,只是隔三岔五地去封信或者打發人過問一下,認為這樣就是作工作了。甚至弟兄姊妹十天半個月都見不着他的人影,問他們「你們的帶領在忙什麽呢?工作作得具不具體啊?有没有給你們輔導工作、解决問題?」弟兄姊妹就説:「你可别提了,我們有一個月都没見着帶領了,他自從上次給我們聚完會之後就再也没來過,我們現在存在很多問題没人給解决。没辦法,我們小組的負責人還有弟兄姊妹就得在一起禱告尋求原則,商量、配搭着做。帶領在我們這兒不起作用,我們現在處于無帶領狀態。」這個帶領的工作作得怎麽樣?上面問這個帶領:「上部電影拍完了之後,有没有接新的劇本啊?現在拍什麽呢?工作進展得怎麽樣了?」他説:「不知道。上部電影拍完後我跟他們聚了一次會,他們都有勁了,不消極也没有難處了,到現在還没再見面呢。你如果想知道他們的現狀,我就打電話給你問問。」「你為什麽不早打電話了解呢?」「因為我太忙了,各處聚會,還没輪到他們呢,等下次跟他們聚會時才能了解情况。」他對待教會工作就是這種態度。上面又問他:「影視工作現在什麽情况、還存在什麽問題你不知道,那福音工作進展的情况如何?哪個國家的福音工作擴展得最好、最理想?哪個國家的人素質相對好領受快?哪個國家的教會生活比較好?」「哎呀,只顧着聚會了,這些事忘記問了。」「那福音隊裏能談見證的人有幾個?正在培養談見證的有多少人?哪個國家的教會工作與教會生活誰負責、誰跟進、誰澆灌牧養?加入教會的各國新人是否都過上教會生活了?他們的觀念想象是不是都徹底解决了?有多少人在真道上扎下根基了,宗教的人迷惑不走了?他們信神一兩年後能盡本分的有多少?這些事你是不是了解、掌握?當工作中出現問題的時候誰能解决?福音隊哪個組、哪幾個人作工作負責任有實際果效,你知不知道?」「不知道。你要是想了解,我就給你問問。你要是不着急,等我有工夫再問,我還忙着呢!」這個帶領作没作具體工作啊?(没有。)一問三不知,什麽事他都得現問現了解,那他在忙什麽呢?無論到哪個組聚會或者檢查工作,就是發現不了工作中存在哪些問題,也不知道該怎麽解决問題。如果對各類人的情形、人性品質一時看不透,那你對工作當中存在的問題,現在都在作什麽工作、作到哪一步了這些應該跟進、了解、掌握吧?但是假帶領連這一點都做不到,這是不是眼瞎?他即使到教會中各組去跟進、檢查工作,但他對現實情况一點兒都不了解,關鍵問題也發現不了,有些問題即使看見也解决不了。

有個影視組準備拍攝一個難度較大的電影,他們之前没拍過這類片子,那他們接這個電影劇本合不合適,導演及整個劇組有没有能力完成這項工作,這些情况帶領都不知道,只是説「你們接新劇本了,那就拍吧,我支持、我跟進。你們好好幹,臨到難處就禱告神,根據神的話來解决」,然後就走人了。眼前存在什麽難處他都看不見、發現不了,這能作好工作嗎?影視組接到這個劇本以後,導演、組員没事就分析劇情,講服裝、講構圖,就是對電影怎麽拍没有思路,不能正式拍攝。這是不是現狀啊?是不是現時存在的問題?這些事帶領是不是該解决?如果帶領整天聚會,聚會多少天實際問題也解决不了,還是不能正常拍攝,這個帶領有没有起到作用?(没有。)他就會喊口號給人鼓勁,「咱們不能閑着,不能白吃神家的飯!」還教訓人説,「人都没良心,白吃神家的飯,什麽知覺都没有,要不要臉了?」説完之後大家良心也受點責備,「是啊,工作進度這麽慢,每天一日三餐這麽吃着,這不是白吃白喝嗎?我們也没作什麽工作啊。那工作中出現的這些問題誰來解决啊?我們解决不了問帶領,帶領就讓好好禱告、讀神的話,讓大家和諧配搭,也没交通這些問題該怎麽解决啊。」帶領就在現場天天聚會,但這些問題就是解决不了。時間長了有些人信心冷淡了,情形變得很消沉,因為没路不知道怎麽拍。人把一綫希望寄托在帶領身上,指望他能解决點實際問題,可惜這個帶領就是個睁眼瞎,也不學習業務,也不跟懂業務的人在一起交通、探討、尋求,没事就捧着神話書,「我在靈修讀神的話呢,我在裝備真理呢,你們誰也别打擾我,我忙着呢!」最後問題越積越多,導致工作處于半癱痪狀態,假帶領還覺得工作作得很好。因為什麽呢?他認為他給人聚會了,也過問工作情况了,也查出問題了,也給人讀過神的話了,人的情形也給指出來了,人也都對號入座了,都立下了心志要把本分盡好,那帶領的職責就盡到了,仁至義盡了,剩下業務方面的具體工作再作不好那就不是帶領的事了。這是什麽帶領啊?教會工作都陷入半癱痪狀態了,他心裏一點兒都不着急不上火,上面要是不問不催,他就這麽一直拖着,隻字不提下面是什麽情况,什麽問題也不解决。這樣的帶領有没有盡到帶領該盡的責任?(没有。)那他整天聚會都説什麽了?没事就閑扯,盡講道理、喊口號了。工作中的實際問題不解决,人應付糊弄、消極的情形不解决,人在本職工作方面存在的問題不知道根據真理原則來解决,導致整個工作停滯不前,多長時間都看不到任何的進展,帶領却一點兒都不着急,這是不是假帶領不作實際工作的表現?假帶領這種表現的實質是什麽?這是不是嚴重的失職啊?作工作嚴重地失職,没盡到自己的責任,這就是假帶領。你在現場蹲點只是走走形式,也没有解决實際問題,你的蹲點是騙人的,你没作實際工作,你就是一直守在那兒也没用。工作中、業務中出現的方方面面的問題,有些能够解决的問題你不解决,這就已經是嚴重的失職了,再加上你眼瞎心瞎,有時發現問題也看不透問題的實質,解决不了問題還假裝會處理,硬撑着,就是不跟明白真理的人交通、詢問,也不向上面彙報、尋求。這是因為什麽?怕挨對付啊?怕上面知道你實底撤换你啊?這不還是注重地位絲毫不維護神家工作嗎?有這種心態怎麽能盡好本分呢?

帶領工人無論作什麽重要的工作,無論是什麽性質的工作,第一件事就是應該了解掌握該工作的現狀,必須得到現場跟進、過問,親自掌握第一手資料。只是道聽途説或聽人彙報不行,必須得親眼看見人員情况、工作進展情况,了解哪些地方有難處,有没有與上面的要求不符的地方,有没有違背原則、打岔攪擾的問題,涉及業務方面的工作是否缺少必要設備或相關的教材,這些事都得瞭如指掌。不管聽人彙報多少、道聽途説多少不如親身走一遭,親眼看見更準確、更可靠,把各方面情况都了然于心就做到心裏有數了。尤其對素質好有培養價值的人更得摸準、摸清楚才能達到準確地培養人、使用人,這是作好工作的關鍵所在。對素質好的人該怎麽培養、怎樣訓練也應該有路途、有原則。另外,對教會工作中存在哪類問題、哪類難處都得了解掌握,也得知道怎樣解决,工作怎樣發展、前景如何也有自己的想法、建議,這些事閉着眼睛都能説清楚了,達到没有疑問、没有顧慮,這工作就好作多了。這樣作工作是不是就盡到責任了?對怎樣解决工作中的這些問題必須心裏有數,還要常常揣摩,遇到難處再和大家一起交通商量,尋求真理解决問題,這樣脚踏實地地作實際工作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難處。假帶領會不會這麽做?(不會。)假帶領只會偽裝、欺騙,還不懂裝懂,一點兒實際問題解决不了,盡忙些没用的事。人問他在忙什麽,他説:「我們住的地方缺幾個坐墊,劇組做服裝缺塊布料,我去買了。還有一次厨房没菜了,做飯的人離不開,我就得出去買,順便買了幾袋白麵。這些事都得我親自辦。」他還真是挺忙的。這是不是不務正業啊?帶領職責範圍内的工作他一點兒都不上心,一點兒負擔都没有,就想應付糊弄。本身素質挺差,眼瞎心瞎問題就够嚴重了,還没有負擔貪享安逸,找一個安逸的地方一呆就是好幾天,誰有問題找他解决也看不着他的影兒,誰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幹什麽。他自己掌握時間,這個禮拜給這個小組聚個會,一上午過去了,下午休息一會兒,晚上再給負責事務的人聚個會説説事務方面的事,等下個禮拜再給負責外事的人聚個會隨便問問,「有没有什麽難處啊?這段時間有没有讀神的話啊?跟外邦人接觸有没有受轄制、受攪擾啊?」問完就完事了。轉眼一個月過去了,他作什麽工作了?雖然給每個組都輪流聚了一次會,但是每個組的工作情况他一點兒都不知道,也不了解、不過問,更不到各組去參與工作、指導工作。他對工作不參與也不跟進指導,但是有幾樣事他是按時按點的,吃飯按時、睡覺按時、聚會也按時,生活倒是挺有規律,保養得不錯,但工作作得不怎麽樣。

有些帶領絲毫不盡帶領工人的職責,不作教會的實質性工作,而是專門作一些無關緊要的事務性工作,專門管厨房的事,總問「今天吃什麽啊?蛋有没有?肉還有多少?要是没有的話我去買點兒」。他把厨房的工作看得特别重要,没事就到厨房溜達一圈,總惦記多吃點魚、吃點肉,多享受點兒,吃得心安理得。各組的人工作都挺忙,都注重盡好本分,可這個帶領却只注重吃得好點,小日子過得挺滋潤。自從當上帶領之後,他不但對教會工作不操心、不勞苦,而且還把自己養得白白胖胖、紅光滿面。他每天都做什麽呢?都是忙一些事務性的工作、一些芝麻小事,一項實際工作都没有作好,一個實際問題都没解决,心裏也不覺得有愧。凡是假帶領都不作教會的關鍵性工作,也没有解决任何實際問題。從他做帶領以後,他心裏就想:「我找幾個人作具體工作就可以了,就不用我親自作了。」他認為各項工作安排好負責人之後自己就没事了,這就是作帶領的工作了,就有資格享受地位之福了。任何的實際工作他都不參與、不跟進指導,也不調查研究解决問題,這盡到帶領的責任了嗎?這樣能作好教會工作嗎?等到上面問他工作作得怎麽樣了,他就説:「教會工作都正常,都有負責人在作。」若再問他工作中有没有什麽問題,他説:「不知道,應該没有問題吧!」這就是假帶領對待工作的態度。你作為帶領,交代給你的工作你絲毫不負責任,都交給其他人去作,你也不跟進、不了解、不幫助解决問題,只當甩手掌櫃,這是不是失職啊?這是不是官僚啊?什麽具體工作都不作,也不跟進工作,也不解决實際問題,那這個帶領是不是個擺設啊?是不是假帶領啊?這就是典型的假帶領。假帶領作什麽工作只動動嘴發號施令,不實際參與、跟進工作,也不尋找發現工作中存在的問題,即使發現了也不解决,他只做甩手掌櫃的,認為這就是作工作了。他這樣做帶領還活得心安理得,每天都過得那麽滋潤,什麽時候都是樂呵呵的。為什麽他能笑得出來呢?我發現一個事實,這類人就是厚顔無耻。他做帶領什麽實際工作都不作,只安排幾個人作就完事了,在工作場地上從來看不到他的影子,教會工作進展如何、果效如何他心裏都不清楚,他還覺得自己做帶領很稱職、很合格,這就是典型的假帶領,絲毫不作實際工作。假帶領對教會工作没有負擔,不管出現多少問題也不着急上火,只滿足于作點兒事務性的工作就以為作實際工作了,上面無論怎麽揭露假帶領他心裏都不難過,也不對號入座,也没有任何的反省、悔改。這類人是不是没有良心理智啊?真有良心理智的人能這樣對待教會工作嗎?肯定不能。

一般有點良心理智的人聽見揭露假帶領的各種表現與自己對號入座時多多少少能對上點兒,臉就發燒,就坐不住了,内心就不安,覺得虧欠神,就暗暗下决心:「以前貪享肉體安逸,工作没作好,没盡到責任,没作實際工作,一問三不知,還總想逃避、總偽裝,怕人看透實底之後自己的名譽地位就没了、自己帶領的位子就保不住了,現在才看到那麽做可耻,不能再那麽做了,得來點真格的,得下功夫,再不好好做説不過去,良心有控告啊!」這樣的假帶領還有點人性、有點良心,最起碼他良心有知覺,聽到我這麽揭露之後對上號了他就難過,反省反省,「自己確實没作什麽實際工作,没解决什麽實際問題,有愧神的托付,有愧帶領的頭銜。那怎麽辦啊?得彌補,以後得頭拱地地解决實際問題、參與每項具體工作,别逃避、别偽裝,能做到什麽程度就做到什麽程度,神鑒察人心肺腑,神知道人半斤八兩,不管做得好孬盡心最重要,要是這點都做不到還叫人嗎?」能這樣反省自己這叫有良心。没良心的人你怎麽揭露他他臉不紅心不跳,想怎麽做還怎麽做,即使跟神揭示的話對上號了也覺得無所謂,「反正没點名,怕什麽?我素質好,是人才,神家缺了我不行!我不作實際工作怎麽了?我自己不作,我找人作不就完事了嗎?反正你讓我做的每樣活兒不管安排誰做我都給你完成了,我素質好會幹巧活,以後想怎麽混還怎麽混,想怎麽享受還怎麽享受。」不管怎麽解剖、揭露假帶領不作實際工作,人家還是照樣,什麽知覺都没有,「别人願意怎麽想就怎麽想,願意怎麽看就怎麽看,我就不作!」這類假帶領有没有良心?(没有。)揭露假帶領的各種表現這是第四次交通了,有點良心的人在我每次揭露的時候那是如坐針氈,覺得自己没作好工作心裏不踏實,暗暗下决心趕緊悔改、扭轉。而没有良心的人臉皮特别厚,什麽知覺都没有,你交通你的,人家的日子照常過,想怎麽享受還怎麽享受。你問他:「有的人負責福音工作,有的人負責翻譯工作,有的人負責影視工作,你負責哪項具體工作呢?」他説:「我雖然没作什麽具體的工作,但是我管全盤,我給他們聚會。」「你一個月能聚幾次會啊?」「最起碼一個月聚一次大會,半個月聚一次小會。」「那除了聚會,你還作了什麽具體工作呢?」「聚會都這麽忙了,還作什麽具體工作啊?再説,我管的範圍那麽大,没工夫作具體工作。」這假帶領還滿有理,人家這帶領當得真穩當呢!不管怎麽揭露對付,人家一點兒都不難過。要是讓我做一項具體的事,比如做飯,五個人吃飯我做了四個人的量,没做够我心裏都覺得難受,没讓人吃飽有愧啊,就得琢磨怎麽補償,下回做飯得算好了,得讓人人都吃飽。要是有人説菜鹹了,我心裏也難受,我得問問他是哪個菜做鹹了,再問問其他人鹹淡合不合適,雖然衆口難調,但是也得想方設法把自己該做的這個事做好。這叫盡責任,這是人該有的理智。你總要盡好自己的責任,不管做什麽事都要親力親為,不管誰提出不同意見,你聽完之後覺得是自己不對心裏就難受,那你就得糾正,以後得用心做,受點苦也得做好。假帶領就没有這個感覺,所以他一點兒苦也不用受,他聽了關于揭露假帶領的這些事實之後任何的知覺都没有,照樣吃得香、睡得香、玩得美,心情天天都是那麽愉快,肩上没有擔重擔的感覺,心裏没有虧欠的滋味。這是什麽人啊?這類人人格有問題,没良心、没理智,人格低下。揭露假帶領的各種表現這麽長時間,從正面供應交通,又從反面揭露解剖,有一部分假帶領還是不能認識自己的問題,也從來不打算反省悔改,要是没有上面督促,他自己作工作還是能混則混,没有任何扭轉。無論我怎麽揭露,人家還是四平八穩地坐在那兒什麽知覺都没有,這是不是臉皮太厚了?這類人不適合做帶領工人,他們的人格太低下了,連廉耻都不懂啊!正常的人别説被針對性地揭露了,就是平時聽到誰説點有關自己的缺點、毛病,或者自己所做的事情有不合適、違背原則的地方,心裏都過不去,都不是滋味,覺得臉上挂不住,就琢磨怎麽改變、怎麽糾正。而這類假帶領把工作作得一塌糊塗還活得心安理得,不着急不上火,不管怎麽揭露他都没有知覺,還能找個地方躲起來圖清閑,總見不着他的影兒,真是臉皮厚!

一個教會帶領起碼得具備良心理智,還得能明白一些真理,他才能産生負擔。産生負擔有哪些表現呢?他如果看見有些人消極,有些人領受偏謬,有些人浪費神家財物,有些人作工作應付糊弄,有些人盡本分不務正業,有些人盡唱高調不辦實事……他發現教會存在的問題太多了,都需要解决,他看見許多工作還没有作心裏就産生負擔。自從做了帶領他心裏就像有一把火一直在燃燒着,他發現問題如果自己解决不了就着急上火,吃不下飯睡不着覺。聚會時有些人反映工作中存在的問題,他一時看不透也没給解决好,但是他不放弃,他覺得必須得把這個問題解决。經過禱告尋求,琢磨了兩天,知道怎麽解决了就趕緊解决問題。解决完問題趕緊檢查别的工作,又發現有項工作存在人員太多的問題需要精簡人員,他就趕緊召集聚會,把情况弄清楚以後就實行精簡采取合理安排,這個問題就得到解决了。有負擔的帶領無論檢查哪項工作都能發現問題,凡是涉及業務知識的問題、凡是有違背原則的問題他都能看得見,都能詢問了解,發現問題及時解决。聰明的帶領工人只解决教會工作的問題,只解决涉及業務知識的問題、涉及真理原則的問題,至于生活的瑣碎事他不管。凡是神托付的與福音擴展工作有關的方方面面他都要照看,凡是自己能察覺到的、能發現的問題他都要過問、檢查,自己當時解决不了的就和帶領工人聚會交通尋求真理原則想辦法解决,遇到大的問題實在解决不了就及時向上尋求讓上面處理解决。這樣的帶領工人就是辦事有原則的人。不管什麽問題,他只要看到了就不放過,都要了解清楚之後逐一解决,就是解决得不徹底也能保證不會再出問題了。這就是盡心、盡力、盡意地盡本分了,完全盡到了自己的責任。那些不作實際工作、不注重解决實際問題的假帶領假工人他們眼裏就發現不了問題,不知道該作什麽工作,只要看見弟兄姊妹都在忙碌盡本分他心裏就美滋滋的,感覺這是他作實際工作的成果,就覺得各方面工作都挺好,没有多少事需要自己親自做,也没有什麽問題需要自己解决,就專心享受地位之福,總想到弟兄姊妹中間賣弄自己、炫耀自己,見到弟兄姊妹就會説「好好信神,好好盡本分,别應付糊弄,若調皮搗蛋我就撤换你!」他就會站地位教訓人,聚會的時候就總摳問工作存在什麽問題、問下面有没有什麽難處,别人把問題、難處説出來他却解决不了。解决不了他還樂呵呵的,還活得心安理得。如果弟兄姊妹没提出什麽難處、問題,他就感覺自己工作作得挺好,就得意忘形了。他認為詢問工作就是他的「本職工作」,等工作出現問題了上面追究責任的時候他就傻眼了。别人把工作的難處、問題都擺到他面前了他還埋怨人為什麽不尋求真理解决,他自己不解决實際問題還把責任推給下面的負責人,把作具體工作的人狠狠地教訓了一頓,這一頓教訓讓他出了氣,他還心安理得地認為自己作實際工作了。他從來没有為自己發現不了問題、解决不了問題着急上火,吃不好、睡不好,這個苦他從來没有受過。

我每次到農場教會都解决一些問題,每次也不是因為發現了什麽問題才去,就是有空了到各處轉轉,看看下面教會各組工作作得怎麽樣了、各組的人情形怎麽樣了,召集這些負責人聊聊,問問這一段時間都作什麽工作了、都有什麽問題,讓他們提一些問題我再跟他們交通交通如何解决。在跟他們交通時還能發現一些新的問題,一個是帶領工人作工作的問題,一個是他們負責範圍内工作上的問題。另外也幫助、輔導他們怎麽作具體工作,怎麽落實工作、作哪些工作,然後下次再跟進,問他們上次交代的工作作得怎麽樣了,就得這樣督促、跟進。這樣雖然没有大張旗鼓地吆喝,用廣播喇叭去宣告什麽,但是這些具體工作、具體任務通過一些能作實際工作的帶領工人就傳達、落實下去了,各組的工作就有秩序有進展了,工作效率提高了,果效也好了。最後各組的人都能守住自己的本分,知道自己該做什麽、怎麽做,起碼每個人都在盡着該盡的本分,手裏都有活兒,所做的都是按着神家要求做的,也能按照原則去做,這不就達到果效了嗎?假帶領會不會這麽作工作?假帶領琢磨,「上面是這麽作工作的啊,召集一些人聊聊,大家都拿個小本記録,記完之後上面的工作就作完了。上面這麽作工作,那我們也這麽作」,假帶領就這麽模仿。他模仿外表,最後實際工作一點兒都没作,讓他作的工作一項也没落實,没事盡閑扯。我有時還到菜地、大棚去看看菜苗長得怎樣,或了解大棚冬天能種幾茬菜、多長時間澆一次水。這些活兒不管是大是小都涉及到種菜的技術問題,只要用心去做,人都能達到。假帶領主要假在什麽地方呢?最突出的就是不作實際工作,只做點面子活就完事了,就開始享受地位之福了。不管面子活做了多少,能代表作實際工作嗎?假帶領多數都是領受真理不純正,只明白些字句道理,這就很難作好實際工作了。有一部分假帶領對事務性的問題都解决不了,明顯就是素質差不通靈,絲毫没有培養價值。有一部分假帶領也有點素質,但就是不作實際工作,貪享肉體安逸。貪享肉體安逸的人其實就跟猪没什麽區别。猪每天除了吃就是睡,什麽都不做,但辛苦喂了它一年到年終還能讓全家人吃上肉,也算為家人效了力。如果把假帶領也當猪這麽養着,一日三餐白吃白喝,養得又肥又壯,但什麽實際工作也不作,就是個廢物,養活他是不是徒勞啊?養他有什麽用?只能作個襯托物,就該淘汰。所以説,養活假帶領還不如養活一頭猪。假帶領雖然有「帶領」這個稱呼,占着這個位子,一日三餐吃得都挺好,神的恩典也没少享受,到年終的時候吃得又白又胖,但是工作作得怎麽樣?把你這一年工作的成果拿來看看,你這一年在哪項工作上有成果了?你作了哪些實際工作?神家不要求你把各項工作作得樣樣出色,但必須得把關鍵的幾項工作作好,比如福音工作、影視工作、文字工作等等,這幾項工作必須得有成果。正常情况下多數工作作了三五個月以後都能看見一些果效,都有一些成果,如果一年下來都看不見成果,這問題就嚴重了。在你負責的範圍之内哪項工作最有成果,是你這一年付代價最多、受苦最多的一項工作,你把成果拿出來,看看這一年你享受的恩典有没有换來有價值的成果,你應該心裏有數。你吃神家的飯,享受神恩典這麽長時間,到底都做什麽了?有没有做出點成果?如果一點兒成果没有,那你就是混日子的,就是名副其實的假帶領。這樣的帶領該不該撤换淘汰啊?(該。)你們遇到這樣的假帶領會不會分辨?能不能看出這是個假帶領,是在混飯吃呢?吃得滿嘴流油却從來不見他為工作着急上火,任何一項具體工作他都不參與、不過問,即便過問也是有背景的,上面催問結果了他才不得不過問,上面要是不催他才不過問呢,他整天就貪戀享受,没事還看看影視劇。他把工作安排下去了,别人都忙着盡本分了,他就該歇着享受了。如果有問題去找他處理就找不到人影了,到吃飯的時候來得可準時,吃完飯大家都投入工作了,他又去休息了。你如果問他,「你怎麽不出去檢查工作呢?大家現在正等着你指導、等着你安排呢!」「等我幹什麽啊?你們自己都能做、都會做,我不在跟前你們不是照樣做嗎?我休息一會兒都不行?」「你那是休息嗎?你那是看影片呢!」「我是學業務,我在學這個電影怎麽拍。」他還找個藉口。電影看了一部又一部,晚上大家休息了,他也跟着休息。每天都這麽混,最後混到什麽程度?誰看他都不順眼,誰看他都彆扭,最後大家誰也不搭理他。你們説如果没有這個帶領負責,這項工作還能不能有進展?離了他地球轉不轉?(轉。)那就應該揭露他,讓大家看見這人不務正業,就不該受他轄制,對這個不務正業的假帶領必須揭露解剖,讓大家對他有分辨,然後罷免他讓他靠邊站!你們遇到這樣的假帶領會不會分辨?没有假帶領你們會不會有群龍無首的感覺啊?你們會不會獨立完成工作、完成任務?如果作不了工作你們就危險了。遇到這一類假帶領,他不好好盡本分,起不到帶頭作用,没事就在網上閑聊,這種情况你們有分辨嗎?你們能不能受他影響也跟着他閑聊耽誤盡本分?還能不能跟着假帶領走啊?(不會。)

有些假帶領好吃懶做、好逸惡勞,不想幹活也不想操心,不想受累也不想擔責任,就想貪享安逸,喜歡吃、喜歡玩,還特别懶惰。早上大家吃完飯了他才起床,晚上大家都休息了他還在看電視劇。有一個做飯的弟兄看不下眼了就指責他。你們説,一個做飯的説他他能不能聽?(不能。)如果有帶領工人責備他説,「你得勤快點,該作的工作必須得作。你是帶領,無論作什麽工作都要盡到責任,得保證工作不出問題。現在發現問題了,你不在現場解决問題,這就影響工作了。如果一貫這樣作工作,這是不是耽誤教會工作了?你能負得起責任嗎?」他能不能聽?也不一定能聽。對于這類假帶領,决策組就應該趕緊把他撤换,另行安排工作,能做點什麽就做什麽。如果是個廢物,到哪兒都想混飯吃,什麽也做不了,就把他打發走不讓他盡本分,他不配盡本分,他不是人,不具備正常人性的良心理智,不知羞耻。對于屬于混混兒的這類假帶領,看透了就直接撤,不用勸,不用給機會觀察,也不用交通真理。真理他聽得還少嗎?要是對付修理他,他能不能改啊?不能。如果是人素質差,有時候看事觀點謬妄或者是無知看事不全面,但是他殷勤、有負擔,不懶惰,這種人盡本分雖然有偏差,但臨到對付修理他能悔改,最起碼他知道帶領的職責、知道自己該做什麽,他有良心、有責任心,他長心了。但就這類懶惰、好逸惡勞、没負擔的人變不了,他心裏没有負擔誰對付修理也没用。有些人説:「那神的刑罰審判、試煉熬煉臨到他是不是就能改變他没負擔這個問題了?」改不了,這是由人的本性决定的,是狗改不了吃屎。你看誰懶没負擔,他做帶領肯定是假帶領。有人會説:「怎麽能説是假帶領呢?人家素質好、精明,能看透事,人家會算計,在世上還辦過企業、當過總裁,人家知識高、閲歷豐富,有見識啊!」這些能不能解决他懶惰没有負擔的問題?(不能。)

人太懶惰會有哪些表現、特徵?第一條,他做什麽事都應付糊弄,都是慢慢騰騰、磨磨蹭蹭,能歇就歇着,能拖就拖。第二條,他不為教會工作着想,誰愛操心誰操心,他不操心,他若操心也是為自己的名利地位操心,能享受地位之福就行。第三條,作工作怕吃苦,稍累點兒就不行,心裏怨氣就大了,不能受苦付代價。第四條,作什麽工作都没有毅力,都是半途而廢,不能堅持到底。一時高興圖個樂呵還行,如果長久地就這麽堅持,總是那麽忙碌,總那麽操心,肉體感到疲勞,時間長了就發怨言了。比如,有的帶領負責教會工作,剛開始感覺新鮮,交通真理還挺有勁,看到弟兄姊妹有問題也能幫忙解决,堅持一段時間以後感覺做帶領工作太累,他就産生消極了,就想换個輕鬆的工作,不願意受苦,這就是没常性。第五條,懶人還有個特徵,不願意作實際工作,一旦肉體受苦他就找藉口逃避、推托或者打發别人去作,别人作完工作他就厚顔無耻地享受成果。這就是懶人的五大特徵。你們看看教會的帶領工人中有没有這樣的懶人,如果發現懶人應趕緊撤换。懶人當上帶領能不能作好工作?别管他素質怎麽樣,别管他人性好不好,只要懶惰就作不好工作,只要懶惰就能耽誤工作,就能耽誤大事。因為教會工作是多方面的,每一方面工作都得作許多細節的工作,都得靠交通真理解决問題才能把工作作好,所以做帶領工人的必須得勤快,每天都得説很多話做很多事才能保證工作果效,如果説話太少做事太少就没什麽果效了。所以説,如果帶領工人是個懶人那肯定就是假帶領,作不了實際工作。懶惰的人不作實際工作,更不親臨作工場地,不願意解决問題,也不願意參與任何一項具體的工作,對工作中存在的問題没有絲毫的了解掌握,只是聽人説説知道個皮毛、大概,給人講點道理就應付過去了。對于這樣的帶領,你們會不會分辨?能不能分辨出他就是假帶領?(能分辨一點兒。)懶惰的人盡什麽本分都是應付糊弄,盡什麽本分也没常性,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受點苦就發怨言,叫苦連天,誰指責他、對付他他就駡人,就像潑婦駡街一樣,總想拿别人撒氣,就不想盡本分。不想盡本分説明什麽?説明他没有負擔,他不願意擔責任,他是個懶惰的人,他不想受這個苦付這個代價。尤其是帶領工人,他没有負擔能不能盡到帶領工人的職責啊?絶對不能。

剛才講了帶領工人的職責第五條「掌握、了解各項工作的現狀」這方面,也通過這一條揭露了假帶領的一些具體表現與他們的人性、人格,再來看看關于「掌握、了解各項工作的進度」這一項。當然,工作進度與工作現狀有一定的關係,關係也相對密切,如果對一項工作的現狀都不能了解掌握,那對于這項工作的進度同樣也不能了解掌握。比如,工作進度怎麽樣了,進展到哪一步了,人的情形如何,業務方面有没有難處,做的有没有不符合神家要求的地方,達到的果效怎麽樣,如果作工作的人業務方面不太熟練有没有在學習,由誰來組織學習,學什麽、怎麽學,等等這些具體的問題就涉及到進度。比如,詩歌這項工作是不是挺重要?一首歌曲從開始選擇經典神話到譜曲完成,這個過程需要作哪些具體的工作?首先得選擇適合作歌曲的經典神話,而且篇幅長短也合適,第二個步驟就得琢磨這段話適合譜哪一類風格的曲子人唱着感覺好、有享受,再找合適的人唱這首歌,這是不是具體的工作?(是。)這首歌編完曲子之後,曲子是否合格、曲風是否合適,假帶領絲毫不過問,編曲的人看没人管,自己覺得差不多就録製了。大家期待的這一段神話終于譜上曲子了,但多數人唱着覺得還有缺陷。這出現什麽問題了?作的曲子不怎麽樣,没有旋律、没有韵味就給録製了。假帶領聽後説「這歌是誰作的?怎麽就録製了呢?」他問這話的時候最起碼已經過去一個月了。在這一個月期間,帶領是不是應該跟進、應該及時地掌握這項工作的進度?比如,曲子譜得怎麽樣了?基本的調有没有出來、有没有旋律啊?這首曲子的旋律、曲風跟神的話相不相符啊?相關的有經驗的人有没有幫着輔導?這首曲子作完之後能不能傳唱,效果怎麽樣啊?算不算好的曲調啊?假帶領對于這一類事是一律不跟進。他不跟進還有一個理由,「我也不懂啊,不懂怎麽跟進啊?没法跟進。」這是不是正當的理由?(不是。)既然不是正當的理由,那外行不懂的可不可以跟進?(可以。)應該怎麽跟進?(他可以跟弟兄姊妹一起配搭,根據原則去審核這個曲調是否合適,能够實際地跟進這項工作,而不是撒手不管。)假帶領作工作最大的特點就是空講道理、空喊口號,下達完指令之後就撒手不管了,至于這項工作後期進展得怎麽樣,有没有出現什麽問題、偏差、難處,他一律不過問,交代完工作就完事了。其實,作為帶領安排完工作之後必須跟進工作的進度,即使對這方面工作是外行,一點不通竅,也有辦法作工作,你找通竅的、懂業務的人把關、提建議,你從他們提的建議中找到合適的原則照樣可以跟進工作。不管你通不通竅、懂不懂業務,起碼你得主持工作、跟進工作,得不斷詢問打聽工作進展情况,這些事你都得掌握,這是你的責任,是你分内的事。不跟進工作,交代完工作之後就完事大吉撒手不管了,這就是假帶領的作風。對工作不跟進、不指導,對出現的問題不過問也不解决,對工作的進度、效率也不掌握,這也是假帶領的表現。

因為假帶領不了解工作的進度,對工作中出現的問題不能及時發現,更談不到解决,結果常常導致工作一再地延誤。有些工作因為人不掌握原則,也没有合適的人負責、主持,作工作的人往往就處于消極被動、等待的狀態,這就嚴重地影響了工作進度。如果帶領能够盡到責任,去主持,去推動、督促工作,找懂業務的人去輔導這項工作,工作的進度就會相對加快,而不是一再地延誤。所以,作為帶領了解掌握工作的現狀很重要。當然,了解掌握工作的進度也很有必要,因為工作進度涉及工作的效率,涉及工作要達到的果效。如果帶領工人對教會工作的進度都不掌握,也不跟進、監督,那教會工作的進展注定是緩慢的。因為多數盡本分人員都是痞性嚴重没有負擔,常常消極被動、應付糊弄,如果没有一個有負擔、有工作能力的人具體負責工作,及時了解工作的進度,對盡本分人員輔導、監督并加以管教、對付,那工作的效率自然就會很低,工作果效也會很差。如果帶領工人連這事都看不透,就是愚昧瞎眼的人。所以,帶領工人必須及時地了解、跟進、掌握工作的進度,了解盡本分人員還有哪些問題需要解决、解决哪些問題才能達到更好的果效,這些都很關鍵,做帶領的人對這些事必須得看透。要盡好本分絶不能像假帶領一樣作點表面工作就以為盡好本分了。假帶領作工作浮皮潦草,没有責任心,出了問題也不解决,無論作什麽工作都是走馬觀花、應付了事,盡唱高調,講道理、講空話,走形式,總體來説假帶領作工作就是這樣的狀態。雖然與敵基督比起來假帶領没有作明顯的惡,没有故意作惡,但是從工作果效上來看,定性為應付糊弄、没負擔,對本分不負責任、没有忠心,這是很恰當的。

剛才交通了假帶領不作實際工作,不了解掌握教會各項工作的進展情况。對于教會工作中出現的問題和難處,假帶領也是置之不理或只是講點道理、喊喊口號應付了事。在每一項工作的現場都看不到他們了解、跟進工作的身影,看不到他們在現場交通真理解决問題,更看不到他們在現場親自指導、監督工作,防止工作出現漏洞與偏差。這就是假帶領作工作應付糊弄最明顯的表現。雖然假帶領没有像敵基督那樣故意打岔攪擾教會工作,作惡多端搞獨立王國,但假帶領應付糊弄的種種做法給教會工作帶來了極大的攔阻,各種問題層出不窮遲遲得不到解决,這就嚴重地影響了教會各項工作的進度,也影響了神選民的生命進入。這樣的假帶領難道不應該淘汰嗎?假帶領作不了實際工作,無論做什麽都是虎頭蛇尾,他所扮演的角色就是唱開場白的,喊喊口號、講講道理,把工作布置下去、安排好誰負責工作就完事了,就像中國農村那個廣播喇叭一樣,他所扮演的僅僅是這樣的角色。他只作點開場的工作,後續工作就看不見他的身影了,至于各項工作作得怎麽樣,是否合乎原則、有没有果效等等一系列的具體問題他都不知道,他從來不深入基層到工作現場了解掌握每一項工作的進度和具體情况。所以假帶領這類人在做帶領期間雖然没有故意打岔攪擾、没有作惡多端,但事實上他們把工作搞癱痪了,耽誤了教會各項工作的進展,導致神選民没法盡好本分也没有生命進入,他們這樣作工作怎麽能把神選民帶入信神的正軌呢?這就説明假帶領没作任何實際工作,對他們該負責的工作没有跟進、輔導、監督來保證教會工作的正常進展,没能起到帶領工人該起的作用,没能盡到他們的忠心與責任。這就可以確定假帶領盡本分没有忠心,全是應付糊弄,既欺騙了神選民,也欺騙了神,影響、攔阻了神旨意的通行,這是大家都能看得見的事實。不管假帶領是真作不了工作還是逃避工作故意應付糊弄,總之假帶領把教會工作搞得一塌糊塗這是事實。教會各項工作没有一點兒進展,積壓的許多問題遲遲得不到解决,不但影響了福音工作的擴展,也給神選民的生命進入帶來了極大的影響。這些事實足以證明,假帶領不但作不了實際工作還成了福音擴展工作的攔路虎,也是神旨意在教會通行的絆脚石。

假帶領不作實際工作,解决不了實際問題,不但耽誤了工作的進度、影響了工作的果效,同時也給教會工作帶來嚴重的損失,浪費了很多人力、物力、財力,所以假帶領應該賠償經濟損失。有些人説:「帶領工人作不好工作還得賠償損失,那可没人願意做帶領工人了。」這樣不負責任的人也没資格做帶領工人。没良心、没理智的人就是惡人,惡人願意做帶領工人這是不是麻煩事啊?因為神家有許多工作都涉及經濟花銷,不算經濟賬行嗎?神的祭物是人隨便浪費糟蹋的嗎?帶領工人有什麽資格糟蹋神的祭物呢?帶來經濟損失就得賠償,這是天經地義的,誰也否認不了。比如,一項工作一個人一個月就可以完成,如果這項工作作了半年,那其餘五個月的花銷是不是損失啊?我舉個傳福音的例子。有人願意考察真道,應該一個月就可以傳進來,然後進入教會再繼續澆灌供應,半年時間就可以扎下根基。如果傳福音的人對此事采取不搭理、敷衍了事的態度,帶領工人也不負責任,結果拖了半年才把人傳進來,那這半年的時間對人的生命來説是不是虧損?如果臨到大灾難了,他在真道上還没扎下根基就危險了,這是不是對人的虧欠?這個損失就不是用金錢、物質能衡量的了。你耽誤他半年明白真理,使他延遲半年扎下根基、延遲半年盡上本分,這個責任誰來負?帶領工人能不能負得起這個責任啊?耽誤人生命的責任誰也負不起。既然這個責任誰也負不起,那作為帶領工人應該怎麽做才合適?四個字——竭盡全力。竭盡全力做什麽呢?盡到自己的責任,把自己能看見的、心裏能想到的、自己素質能達到的都做到,這就是竭盡全力,這就是盡忠心、盡責任,這也是帶領工人應該盡的責任。有些帶領工人不把傳福音當回事,他的意思是「神的羊聽神的聲音,誰考察接受誰就有福,誰不考察不接受就没福,他死在灾難中也活該!」假帶領絲毫不體貼神的心意,對福音工作没有負擔,對剛進入教會的新人也不負責任,對神選民的生命進入都不當回事,總是注重貪享地位之福。不管多少人考察真道他一點兒都不着急,總是一種混日子的心態,當太上皇、當官僚,不管工作多關鍵、多着急他都不到現場,不過問了解工作情况,也不跟進工作解决問題,只把工作安排下去就完事大吉了,他認為這就是作工作了。這是不是應付糊弄?是不是欺上瞞下啊?這樣的帶領工人能合神使用嗎?這不正像大紅龍的官員嗎?他認為「做帶領工人就是當官了,就該享受地位之福,當官就有這個特權,就不用事事都到現場,若總是到現場跟進工作、了解情况那多累啊,多失身份哪,我可不受那個累!」假帶領假工人就是這樣作工作的,他們只顧貪享安逸、享受地位之福,絲毫不作實際工作,没有一點兒良心理智,這樣的寄生蟲就應該淘汰,受懲罰也是罪有應得!有些帶領工人作教會工作好幾年却不會傳福音,更不會談見證,你讓他把神作工的异象方面的真理都跟福音對象交通一遍,他不會。人説:「那你有没有下過功夫裝備异象真理啊?」假帶領就琢磨:「我下那功夫幹什麽?我這麽高的地位,那個活兒不用我做,有的是人做。」你們説這是個什麽東西?他作教會工作多年却不會傳福音,到談見證的時候還得找見證人去談。如果帶領工人不會傳福音談見證,也不會給人交通异象真理,那你能做什麽呀?你的職責是什麽?你盡到了嗎?你吃老本呢?你的老本在哪兒啊?誰授權你吃老本了?甚至有些福音隊負責人在别人傳福音的時候都没有旁聽過,他不稀罕聽、懶得聽,覺得太麻煩,没有那個耐性。人家是帶領,人家是官,這些具體的工作人家不作,得讓弟兄姊妹去作。所以,如果傳福音真碰到素質好的凡事較真的人想明白一些具體的异象方面的真理讓帶領給交通交通,他就没話了,還找藉口説:「這工作我也没作過,你們去作吧,我當你們的後盾,你們出現什麽問題我幫你們補救,我支持你們。没事,别怕,有神怕什麽呢?有人尋求真道的時候你們就給他談見證或者交通异象真理,我只是負責交通生命進入方面的真理,這些談見證的工作就得你們擔重擔,别靠我。」每次臨到傳福音談見證的關鍵時刻他就躲起來了。他明知道自己没有真理為什麽不裝備啊?明知道自己没有真理為什麽總争着搶着做帶領啊?他没有什麽才幹但什麽官職都敢接,讓他做皇帝都敢做,這臉皮得多厚啊!不管他做哪一級帶領都作不了實際工作,還敢享受地位之福,良心也没有控告,這是不是厚顔無耻的人啊?讓你講外語你不會這誰都能理解,讓你用母語交通异象方面的真理、交通神的心意這應該會吧?剛信三五年的人不會交通真理這情有可原,可有些人信神將近二十年了居然不會交通异象方面的真理,這是不是廢物、是不是飯桶啊?信神多年不會交通异象方面的真理,我聽了之後都詫异,你們聽了之後什麽感覺?是不是不可思議啊?這幾年的工作你是怎麽作的呢?讓你輔導音樂你不會,你説這方面業務太難了,不是一般人能懂的;讓你輔導美工或者輔導影視工作,你説這些工作技術含量太高了作不了;讓你寫經歷見證文章,你又説自己文化低不會寫,没操練過。這些工作你不會作這都情有可原,可福音工作這是你分内的活兒,這個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工作是不是應該容易作啊?交通异象方面的真理最主要就是把三步作工的真理交通透,剛開始交通没什麽經驗,交通得不太好,操練一段時間後就能越交通越好,説話有層次、語言精煉清晰,表達的方式也挺好,這是不是帶領應該掌握的具體的業務工作啊?這不算趕鴨子上架吧?(不算。)可這一類假帶領連這點工作都勝任不了,那你還做什麽帶領呢?你還占着那個位置幹什麽呢?有些人説,「我這人思維渾濁不清晰,没有什麽邏輯性,不太會講异象方面的真理」,那對于福音工作中出現的各種漏洞偏差你能不能發現、能不能解决啊?你發現不了那就談不上解决了。假帶領在負責福音工作期間没有起到任何把關、監督的作用,就讓下面的人任意發揮,誰想怎麽做就怎麽做,想傳誰就傳誰,根本没有原則、標準。有的人想一出是一出,做事没有理智,更没有原則,胡作非為,對這些問題假帶領絲毫看不見也發現不了。

據説在南美、在非洲傳福音傳進來一些窮人,這些人没有固定的收入,吃飯、生活都成問題。那怎麽辦呢?帶領説:「既然神的心意是拯救人,那人要想蒙拯救得先吃飽飯啊,神家是不是救濟救濟啊?他們如果信神的話可以給他們發幾本神話語書籍。他們没有電腦、没有電話,如果要求盡本分怎麽辦啊?打聽打聽,看他們是不是真心實意願意盡本分。」通過打聽了解到這些人現在就是没錢,如果有錢了能吃飽飯了就願意出去傳福音盡本分了。了解到這些情况後,帶領就開始給人發救濟費,每個月都給發。這些人吃的、住的,就連網費、買手機電腦等設備都是花神家的錢。給這些人發錢不是為了擴展福音工作,而是為了救濟他們的生活,這合不合原則?(不合原則。)神家有没有規定傳福音看到窮人没有生活出路只要他能接受這步作工就給救濟?有没有這一條原則?(没有。)那這個帶領是根據什麽原則給他們發放救濟費的?是看神家有錢没地方花了,還是看這些人太可憐,還是想指望這些人擴展福音呢?他到底是什麽存心?要達到什麽目的啊?説到給這些人發手機、發電腦、發生活費他忙得就歡了,他就喜歡作這類給人謀福利的工作,又能討好人又能得人心,做這類事他最上心,并且得寸進尺、毫無廉耻,這是花神的錢來討好人收買人心。事實上這些貧窮人并不是真心信神,他們都是為了吃飽肚子、找生活出路,這樣的人不是為了得着真理,也不是為了蒙拯救。神拯救這些人嗎?有些人即使想盡本分也不是真心,而是為了得着手機、電腦,生活方便。但假帶領不管這些,只要看見誰願意盡本分就采取照顧,不但給住房、吃飯的錢,還給買電腦、手機,買各種設備,結果這些人盡本分也没什麽果效。這些錢是不是打水漂了?這是不是慷神家的慨呢?(是。)這是不是帶領工人該作的工作?(不是。)這是不是假帶領啊?假帶領就好假冒為善,假慈悲、假發善心。你想發善心也行,你拿自己的錢啊!他没衣服穿,你脱下自己的衣服給他穿,你别花神的祭物啊!神的祭物是用在福音擴展工作上的,不是給人發福利待遇的,更不是救濟窮人的,神家不是福利院。假帶領作不了實際工作,更供應不了真理、生命,只注重拿神的祭物發放福利待遇來討好人,維護自己的名譽地位,這是不是厚顔無耻的敗家子啊?若發現這樣的假帶領,有没有人能及時地揭露制止啊?没有人起來制止。若不是上面發現後給制止了,花神的錢給人謀福利的事就没完没了,那些窮人手是越伸越長,越要越多,貪得無厭,你給多少都不够。真心信神的人為了蒙拯救就能撇家捨業地盡本分,即使生活上有難處也能自己想辦法解决,不會總向神家索求,自己能解决的自己解决,自己解决不了的就禱告神憑信心經歷。那些總向神討飯吃的人總讓神家給生活費讓神家養活,這樣的人太没理智了!他們什麽本分都不想盡還想享受生活,就知道伸手向神家要,還要起來没够,這是不是乞丐幫啊?而假帶領這個蠢貨只管給人好處,還給起來没完,一個勁兒討好人讓人感謝他,還覺得這樣做榮耀神。這些事都是假帶領最喜歡做的事。那有没有人能够發現這些問題,能够看透這些問題的實質呢?多數帶領睁一眼閉一眼,認為「反正我也不是負責福音工作的,管那些事幹嗎?也没花我的錢,我兜裏的錢一分不少就行,你們願意給誰就給誰,關我什麽事啊?那錢也没到我腰包裏」。這樣不負責任的人大有人在,有幾個人能維護神家的工作呢?

現在海外的福音工作普遍開展起來了,有些國家能接受真理的人多一些,有些國家的人素質差一些,能接受真理的人就少,有些國家没有信仰的自由,對真道、對神的作工抵觸得厲害,没有多少人能接受真理,還有些國家的人太落後了,素質太差,怎麽交通真理也聽不明白,好像够不上真理,這類地方就不能傳。但是傳福音的人看不透問題的實質,能够接受真理的人他不傳,就非要捨近求遠啃那些難啃的骨頭。福音工作已經擴展開的地方、容易傳的地方他不去傳,他非要到那些貧窮落後的地方傳那些素質最差領受不了真理的人群,傳那些宗教觀念最重最抵擋神的民族,這是不是偏差?比如説猶太教,還有一些根深蒂固的種族宗教,他們把基督教視作仇敵,還要加以迫害,對這類的國家、這類的民族根本就不能傳福音。為什麽不能傳呢?你傳也没用,你把所有的人力、財力、物力都搭上,三年、五年甚至十年都不見得有多大成果。鑒于這種情况怎麽辦?剛開始不知道可以先試試,等看清這個形勢,給他們傳福音付很多代價最終不見得能收到好的效果,那就得另選一條路,找能達到果效的路。這是不是帶領工人應該看透的事啊?(是。)但這個假帶領就不懂。説到海外擴展福音先擴展哪兒,有些人説「先擴展以色列,以色列是神前兩步作工的根據地,必須得傳,不管多難傳都得堅持給他們傳」,結果傳了很長時間也没有什麽果效,讓人失望。這時候帶領該做什麽了?如果是一個有素質、有負擔的帶領,他會説:「我們傳福音没有原則,不會順其自然,咱們盡憑想象看事,太幼稚了!這些人的愚頑、謬妄是咱們没有想到的。咱們認為他們信神幾千年了就應該優先聽到神的福音,但是咱們想錯了,他們太謬妄了!其實,在神作救贖工作的時候神就已經放弃他們了,我們現在回過頭來再傳他們這就是做無用功,是徒勞的,是愚蠢的做法,咱們誤解神的心意了。神都不作,我們人憑什麽能做到呢?現在也試過了,怎麽傳他們都不接受真道,對他們應該先放弃,把他們擱置到一邊先不搭理。有願意來尋求的我們就接待他給他見證神的作工,若没有尋求的那我們也没必要主動找他們。」這是不是傳福音的原則啊?(是。)那假帶領能不能堅持原則啊?(不能。)假帶領素質差看不透問題的實質,他就會説,「神都説了,以色列人是神的選民,我們到任何時候都不能放弃他們。他們應該占第一位,我們得先傳他們,之後再傳給其他國家的人。神的工作如果在以色列擴展了,那是多麽大的榮耀啊!神把榮耀從以色列帶到了東方,我們再把榮耀從東方帶回給以色列,反饋給他們,讓他們瞧瞧神回來了!」這是不是口號啊?這符合事實嗎?這是素質差的假帶領説的話。那個不作實際工作的假帶領呢,他不搭理這些事。傳福音的人被這事困擾很久了,放弃也不是、傳也不是,不知怎麽實行。假帶領絲毫覺察不到這是問題,看見這些人没有路途都在發愁,就説:「愁什麽呀?咱們有真理又有經歷見證,給他們傳唄!」人説:「你不知道啊,這些人太不好傳了。」當工作中出現大的問題需要帶領出面解决時他還在喊口號、説空話,這是不是一個帶領該有的表現啊?人家問這類福音對象該不該傳,他説「凡是人就該傳,更何况是以色列人,那就更該傳了」。他説這話你們聽出問題來了嗎?他知不知道這是福音工作中出現的偏差漏洞需要他來解决?這個飯桶不知道,還在那兒唱高調喊口號,真是個窩囊廢!還覺着自己精明,有素質、有頭腦。工作中出現這麽大的漏洞偏差他都不知道,還能談得上解决嗎?那就更談不上了。傳福音的人都愁壞了,福音工作受到影響、攔阻了不能順利地進展了,假帶領居然絲毫察覺不到工作中出現的偏差。多數人在工作中出現問題、偏差時往往不在乎、不覺察,還一直堅持錯誤的做法蠻幹下去,帶領工人也不及時了解掌握,等到問題嚴重了影響工作進展了,多數人都能發現問題了,帶領工人就傻眼了。這就是帶領失職造成的。那怎麽能避免這個嚴重的後果呢?帶領就得時常檢查工作,及時地了解工作的現狀與進度,如果發現工作效率不高,就得看看是哪個環節出現漏洞存在問題了,就得琢磨:「現在看着這些人挺忙,怎麽就没有明顯的效率呢?像福音隊的工作,每天那麽多人傳福音、談見證,還有一些人配合工作,每個月得的人怎麽就不多呢?哪個環節出問題了呢?出問題的是誰啊?這個偏差是怎麽造成的?什麽時候開始的?我得去各組了解了解現在大家在做什麽、傳的福音對象怎麽樣了、傳福音的方向準不準,我得核實一下。」通過諮詢、交通、探討,工作中的偏差漏洞逐漸浮出水面了,發現了問題就不能放過它,就得把它解决。所以説,對于工作當中出現的一些問題、偏差、漏洞什麽樣的帶領才能發現啊?這個帶領得有負擔,得殷勤,得參與具體工作的每一個細節,跟進、了解、掌握每一個環節,了解每個人都在做什麽,哪項工作幾個人作合適,是誰做負責人,這些人的素質怎麽樣,工作作得好不好、效率怎麽樣,工作進展得如何,等等這些都得了解。另外,福音工作最關鍵的環節就是傳福音的見證人有没有真理,能不能把异象真理交通透亮達到解决人的觀念、問題,能不能供應福音對象的缺少讓人心服口服,會不會以嘮嗑的方式交通真理讓福音對象聽到更多的神的聲音。比如,人家想了解道成肉身的意義這方面的真理,可他總講神作工的意義,總講什麽是宗教觀念,這是不是問題?人家就想了解人怎麽能蒙拯救、神拯救人類的經營計劃的内容是什麽,這是不是應該交通三步作工的异象真理了?(是。)但是他總講神的刑罰審判,神揭示人的敗壞性情有狂妄、詭詐、邪惡等等這些内容。人家還没接受神的作工他就跟人家講刑罰審判,就揭露人家的敗壞性情,結果人家聽着就反感了,得不着想要的東西,需要解决的問題没得到解决,人家不感興趣就不願意繼續考察了。這是不是見證人的問題?見證人不明白真理或者不通靈,根本就不了解對方需要什麽,説話不打點,瞎説一氣,絲毫解决不了福音對象的問題,怎麽能够達到傳福音得人呢?

假帶領作工作不管臨到什麽問題都置之不理,不管福音工作中出現什麽問題,也不管惡人怎麽攪擾影響福音工作,他都不管不問,好像都與他無關。假帶領作工作就是稀裏糊塗,不管哪個人盡本分有無果效、是否合乎真理原則他都不監督也不把關,任憑人自由發揮,不管後果怎麽樣,導致福音工作中出現的偏差、漏洞始終得不到解决,不知流失了多少尋求真道的人,没能盡早地把他們帶到神的面前。有的人接受神末世作工後就説:「三年前就有人給我傳過福音,我也不是不想接受,也不是相信反面宣傳,就是因為給我傳福音的那個人太不負責了,我問的問題他答不上來,我尋求真理他也交通不清楚,盡説些没用的,結果我只能帶着失望離開了。」三年以後他通過在網上考察,再通過找弟兄姊妹尋求交通,心裏存在的觀念和困惑都一一得到了解决,完全確定是神顯現作工了就接受了。這是人家靠自己尋求考察才接受神作工的,如果傳福音的人三年前能把真理交通清楚,解决人的觀念、問題,人家就早接受三年。這三年時間得耽誤人多少的生命長進啊!這就不得不説是傳福音之人的失職,與傳福音之人不明白真理有直接的關係。有些傳福音人員就是不注重裝備真理,只會講點道理,解决不了人的觀念與實際問題,結果導致許多人聽見福音也没有及時接受,耽誤了他們幾年的生命長進,這不得不説負責福音工作的帶領有輔導不力、督察不力的責任。如果帶領工人真有負擔,能多受一點苦,能多操練交通真理,再多一點忠心,把各方面真理交通透亮,使傳福音人員都會交通真理解决人的觀念、疑問,這樣傳福音的果效就越來越好,讓更多的考察真道的人能早日接受神的作工回歸到神面前接受神的拯救。就是因為假帶領嚴重失職,不作實際工作,不跟進、督察工作,也不會交通真理解决問題,導致教會工作被延誤。當然,也是因為這些假帶領貪享地位之福絲毫不追求真理,不願意跟進、監督、指導福音擴展工作,結果導致工作進展緩慢,有許多人為的偏差、謬妄、胡作非為的問題得不到及時糾正解决,嚴重影響了福音擴展的果效。直到上面發現了,要求帶領工人必須解决,這些問題才得以糾正。這些假帶領就像瞎子一樣什麽問題也發現不了,辦事没有一點兒原則,還意識不到自己的錯誤,等臨到上面的修理對付了才承認錯誤。那假帶領所造成的損失誰能負起責任?就是把他撤職了,這個損失怎麽彌補?所以,發現假帶領作不了實際工作就應該及時撤换。有些教會福音工作擴展得特别緩慢就是因為假帶領不作實際工作失職失誤的地方太多造成的。

假帶領在作各項工作的時候其實有很多問題、偏差、漏洞需要他們去解决、去糾正、去彌補,但是因為假帶領没有負擔,只會貪享地位之福不作實際工作,結果就把工作搞得一塌糊塗。有些教會人心涣散,人都互相猜忌、互相防備、互相拆台,同時還擔心神家把他淘汰,面對這些情况假帶領都不去解决,不作任何實際的、具體的工作。教會工作都處于癱痪狀態了,假帶領心裏一點兒都不難受,還以為自己作了不少工作,没耽誤教會工作,這樣的假帶領根本不會作生命供應工作,也不會根據真理解决實際問題,只是作點上面特别安排的行政事務的工作,好像他作工作就是給上面作的。上面一貫要求的教會的根本工作,生命供應工作、培養人的工作,或者指導某項特别工作,他都不會作也作不了,只是安排别人作就完事大吉了。上面交代多少他做多少,推一推動一動,不推就不動、就應付糊弄,這就是假帶領了。什麽是假帶領?概括起來就是不作實際工作,也就是不作帶領的本職工作,在關鍵、根本的工作上嚴重失職,没有作為,這就是假帶領。假帶領只忙些外表的事務性工作就以為作實際工作了,其實帶領的本職工作、神家交代給他的關鍵工作他一項都没有作好。另外,教會各項工作中常常出現一些問題需要帶領解决他却解决不了,常常采取迴避的態度,弟兄姊妹想找他解决問題都找不到人,如果找到他了他就以工作太忙來推托,讓人自己讀神的話、自己尋求真理去解决問題,他成了甩手掌櫃的,最後導致問題積壓太多遲遲得不到解决,各項工作停滯不前,教會工作陷入癱痪,這就是假帶領不作實際工作導致的後果。假帶領從來不在本職工作上求真、用心,也不尋求真理解决各種問題,這就注定了假帶領作不了實際工作,什麽問題也解决不了。假帶領最擅長的就是講字句道理、喊口號、勸勉人,只注重忙一些事務性工作,對于神家所托付的供應生命、交通真理解决問題這些教會的根本工作他都不會作也不操練,一點兒實際問題也解决不了,這就是假帶領。

有些假帶領你讓他輔導文字工作,就像寫劇本、寫經歷見證文章等等這些具體工作,他覺得只是輔導那就不用作具體工作了,就各處溜達,「張某,你的文章寫得怎麽樣了?」「快了快了。」「李某,你寫那個劇本有没有難處啊?」「有難處,你來幫忙解决解决吧。」「你們自己商量吧,多禱告。」假帶領不但不輔導幫助弟兄姊妹,自己的本職工作他也不注重作好,没事就溜達,活得清閑自在。外表像在檢查工作,其實什麽問題也不解决,真是官僚啊!同樣都是敗壞人類,外邦有的國家那個好的官員都比這些假帶領强多了,這些假帶領没有他們那個責任感。比如,這次瘟疫發生之後各國都在防疫,最後多數國家都贊成台灣防疫工作做得好,這説明台灣的政府官員在防疫工作上做得最具體、最到位。一個屬世界的國家,一個敗壞人類中的官員、政客能把一項工作做得這麽具體到位實在令人佩服。有許多歐洲國家都願意到台灣去參觀、去學習,從這一點上看台灣的政府官員比其他國家好多了。就因為多數官員能做具體工作、能够盡心盡責,證明這些官員還是合格的。有許多信神的人在盡本分上始終應付糊弄,怎麽修理對付都不管用,我看這些人的人品還比不上能做實際工作的外邦官員。多數人都是嘴上説信神、説追求真理,其實都不肯付代價。有這麽多真理供應着,盡本分却是這個態度,結果都成了假帶領,這跟好的國家官員相比差太多了!其實我對人要求不高,不要求人明白多少真理、不要求素質多高,最低標準得能憑良心做事、能盡到職責,不説别的,起碼對得起你的一日三餐、對得起神給你的托付,這就行了。可是工作作到現在,能够憑良心做事的人多不多?我看見有些民主國家的官員説話辦事都很實在,他們不説大話,也不講什麽高的理論,説話特别的嚴謹、實在,還能辦許多實事,這工作做得的確不錯,真體現出了人格、人性。再看看教會中的多數帶領工人都没有盡到自己的責任,做了帶領之後就成了宗教官員,就高高在上成了官僚,就不務正業躲清閑,怎麽安逸、怎麽舒服就怎麽活着,絲毫没有良心譴責,簡直是不可救藥!就這麽交通真理,那些不喜愛真理的人尤其是假帶領還是無動于衷,對待本分的態度還和之前一樣,没有絲毫悔改的意思。我看見這些人没有良心、没有理智,不是人啊!我就考慮:還交不交通這些真理了?用不用交通得那麽具體了?我用不用受這個苦了?説這些話多不多餘啊?琢磨琢磨還得説,這些話雖然對于那些没有絲毫良心理智的人不起任何的作用,但對于一些雖然素質差點兒但能接受真理還能真心盡本分的人是有用的。假帶領不作實際工作没盡到責任,但是追求真理的人會從這些話、這些事當中得着教訓、得着啓發找着實行的路。生命進入不是那麽容易的,如果没有人扶持供應,不把各項真理都掰開揉碎了講清楚,人是很軟弱的,人常常是處于無助彷徨的狀態,處于消極被動的狀態。所以,很多時候我看到這些假帶領就没心情跟他們交通了,但是想到那些真心信神忠心盡本分的人所吃的苦、所付的代價我就改變主意了。不為别的,盡本分能真心花費有忠心的、願意聽話順服的,這樣的人哪怕有三五十個人,至少十個八個人,我説這些話都值。若為這些没有良心理智的人説話交通,我心裏没有什麽動力,跟這些人説話心裏覺得累,還没有果效。你們多數人也不追求真理,盡本分也不付什麽代價,既没有負擔也没有忠心,做事就是走走過程,只為着那點得福的盼望不得不做,你們這些人聽這些話其實是偏得。你們是跟着那些真心盡本分、真實付代價、有忠心有負擔肯實行真理的人沾光了,這些話是説給他們聽的,你們聽見了是偏得。要是看你們多數人對待本分的態度都是走走過程絲毫不求真,你們就不配聽這些話。為什麽不配呢?你們聽了也白聽,這些話不管説多少、不管講得多細,你們只是聽聽走個過程,聽得多明白也不實行。這些話應該説給哪些人聽?哪些人配聽?只有那些肯付代價能真心花費、對本分對托付有忠心的人配聽。為什麽説他們配聽呢?他們聽完之後明白點真理就能實行出來,明白到哪兒就能實行到哪兒,他們不偷奸耍滑,對待真理、對待神的要求有一個誠懇、渴慕的態度,能喜愛真理、能接受真理,所以他們聽了之後這些話在他們身上就起到作用了,達到果效了。

二〇二一年二月十三日

上一篇: 帶領工人的職責(三)

下一篇: 帶領工人的職責(五)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作工异象 一

約翰為耶穌作了七年的工作,到耶穌來的時候他把路已經鋪好了,在這以先,各處都聽他所傳的天國的福音,猶太全地遍滿他所傳的福音,他們都稱他為先知。當時希律王想殺約翰又不敢殺,因為約翰在衆百姓中威望很高,殺了約翰,他害怕衆百姓反對他。約翰作的工在衆百姓當中有根基了,猶太人都信服他,他為耶…

合用的牧人當具備什麽

對于聖靈在人身上作工的許多情形你得明白,尤其對于配搭事奉的人,更得掌握聖靈在人身上作工的許多情形,若只講許多經歷或許多進入法,那説明人的經歷太片面。不認識自己的真實情形,不掌握真理原則,就不能達到性情有變化;不認識聖靈作工的原則,不明白聖靈作工要達到的果效,就不容易分辨邪靈作工。…

第三十篇

在人的中間,我曾總結人的悖逆,也曾總結人的軟弱,因此,人的軟弱我曾體察,人的悖逆我曾知曉。當我來在人間以先,我早已了解人間的酸甜苦辣,因此,在人做不到的我却能作到,在人説不了的我却能説出口,而且運用自如,這不正是我與人的不同之處嗎?這不是明顯的區别嗎?難道我的工是屬血氣的人能做到…

你當尋求與基督相合之道

我在人間作了許多工作,在作工期間我也發表了許多言語,這些言語都是讓人蒙拯救的言語,都是使人達到與我相合而發表出來的言語。但我在地上得到的與我相合的人并不多,所以我説人都并不寶愛我的言語,因為人都不是與我相合的。這樣,我所作的工就不僅僅是為了讓人能敬拜我,更主要的是讓人能與我相合。…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