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義

神所作的每步工作都有實際的意義。當初耶穌來的時候是男性,這次來的時候是女性,從這裏你能看見神造男造女都能為着他的工作,而且在神那兒没有性别的劃分。他的靈來了可以隨便穿上一個肉身,這個肉身就可以代表他,不管性别是男是女,都可以代表神,只要是他道成的肉身。假如耶穌來了以一個女性的身份出現,就是説,當時聖靈感孕如果是個女嬰,不是個男嬰,也照樣完成那步工作。若是那樣,現在這步工作就得换一個男性來作了,也同樣完成工作,哪步作的都有意義,兩步工作不重複但又不矛盾。當時耶穌作工稱為獨生子,一説「子」就是個男性,這步為什麽不説獨生子?因為按着工作的需要變换了不同于耶穌的性别。在神那兒没有性别的劃分,他願意怎麽作就怎麽作,他作工作不受任何轄制,特别自由,但哪一步都有實際意義。神道成肉身兩次,不用説,末世是最後一次,他是來顯明他的所有作為的。假如這步不道成肉身親自作工讓人目睹,那在人的觀念裏人永遠認為神只是男性不是女性。在這以前,人就都認為神只能是男性,女性不能稱為神,因為人都把男人作為女人的權柄,認為女人不可擔當權柄,只有男人才可擔當,而且還説男人是女人的頭,女人得順服男人,不可超過男人。以往説的男人是女人的頭是針對經蛇引誘的亞當、夏娃説的,并不是針對耶和華起初造的男人、女人説的。當然,作為女人的務必得順服自己的丈夫,得愛戀自己的丈夫,作為丈夫的務必得學會養家糊口,這是人類在地上生活時所必須遵守的耶和華定的律例、典章。耶和華對女人説「你必戀慕你丈夫,你丈夫必管轄你」,説這話只是為了人類(就是男人、女人)能在耶和華的權下正常地生活,只是為了讓人類能生活得有層有次,不失去常規。所以,對男人、女人究竟該如何做,耶和華都作了合適的規定,這只是對所有的在地上生活的受造之物説的,與神所道成的肉身并無關係。神怎能與受造之物相同呢?他説話僅是對着受造的人類説的,是為了受造的人類的正常生活而對男人、對女人都有了規定。耶和華起初造人類是造了男性、女性兩類人,所以,他道成的肉身也就按着男性、女性來劃分了,他并不是根據他對亞當、夏娃所説的話來定規自己的工作。他道成肉身兩次完全是根據起初他造人類的意念而定規的,就是根據未經敗壞的男性、女性來完成他的兩次道成肉身的工作。若人按着耶和華當初對經過了蛇引誘的夏娃與亞當説的話來套神道成肉身的工作,那耶穌不也得戀慕他該戀慕的妻子嗎?這樣,神還是神嗎?如此這樣,他還能完成他的工作嗎?若神道成的肉身是女性是錯誤的,那神造了女人不也是個極大的錯誤嗎?若人還認為神道成肉身是女性是錯誤的,那樣耶穌也不娶妻,也没作到戀慕自己的妻子,這樣,耶穌與今天的道成肉身不是按人説的一樣錯誤嗎?你既用耶和華對夏娃説的話來衡量今天神的道成肉身這一事實,那你就得用耶和華對亞當説的話來衡量恩典時代道成肉身的主耶穌,這不都是一樣的嗎?你既用未經蛇引誘的男性來衡量主耶穌,那你就不能用經過蛇引誘的女性來衡量今天道成肉身這一事實,這是不公平的!你若這樣衡量,證明你没理智。耶和華兩次所道成的肉身的性别是與未經蛇引誘的男性、女性相聯,是按着未經蛇引誘的男性、女性而兩次道成肉身。你别以為耶穌的男性是經蛇引誘以後的亞當的男性,「他」與「他」毫無關聯,是兩個不同性質的男性。難道耶穌是男性,就能證明他是所有女人的頭,而并不是所有男人的頭嗎?他不是所有猶太之人(包括男人、女人)的王嗎?他是神的自己,不僅是女人的頭,也是男人的頭,他是所有受造之物的主,也是所有受造之物的頭,你怎麽就把耶穌的男性定為是女人的頭的象徵呢?這不是褻瀆嗎?耶穌是未經敗壞的男性,他是神,是基督,是主,他怎麽能是敗壞之後的亞當的男性呢?耶穌是最聖潔的神的靈所穿戴的肉身,你怎麽能説他是具有亞當的男性的神呢?這樣,神的工作不就都錯了嗎?耶和華還能把經過蛇引誘的亞當的男性加在耶穌的裏面嗎?如今的道成肉身不就是與耶穌不同性别而是性質相同的道成肉身的另一次作工嗎?你還敢説神道成肉身不能是女性,因為女人先經蛇引誘嗎?你還敢説女人是最污穢的,是人類敗壞的起源,神不可能道成肉身為女性嗎?你還敢説「女人永遠是順服男人的,女人永遠不可作神的彰顯,不可直接代表神」這話嗎?以往你不明白,現在你還能褻瀆神的工作,尤其是神道成的肉身嗎?你若看不透,最好别亂説,免得顯出你的愚昧無知,暴露出你那醜相。你别以為你什麽都懂,我告訴你,就現在你看見的、你經歷的還没達到能明白我經營計劃的千分之一,你還狂傲什麽?你僅有的一點才華、僅有的一點點認識還不够耶穌一秒鐘的作工來利用呢!你的經歷才有多少?你所看見的加上你畢生所聽説的、你個人所想象的還没有我一時作的工作多呢!你最好别挑毛揀刺,你再狂也不過是一個螞蟻不如的受造之物!你肚子裏所有的東西還不如螞蟻肚裏裝的東西多呢!你别以為自己經歷多了、資格老了就可以揮手揚言了,你的經歷多了、資格老了不就是因為我説的話嗎?你還以為是你自己辛勤勞動换來的嗎?今天我道成肉身讓你看見了,你才有了這麽多豐富的構思,從而觀念累累,若不是我道成肉身,你的才華即使出衆,也不會有這麽多構思的,你的觀念不就是從此來的嗎?若不是耶穌第一次道成肉身,你還懂什麽道成肉身這事!不就是因着第一次道成肉身讓你知道了,你才敢放肆地來衡量這第二次道成肉身的嗎?你不做一個順服跟隨的人,還研究什麽?你進入這道流,來到了道成肉身的神面前,他還能叫你研究嗎?你研究你的家史可以,你研究神的「家史」,今天的神還能讓你這樣研究嗎?你不是瞎眼嗎?你不是自找没趣嗎?

如果就作耶穌那一步工作,末世不補足這一步,那在人的觀念中會永遠認為只有耶穌是神的獨生子,也就是神只有一個兒子,以後再來一個名就不是神的獨生子,更不是神自己。人的觀念中認為,凡是作贖罪祭的就是神的獨生子,凡是為神擔當政權的、救贖整個人類的就是神的獨生子,還有人認為凡來的是男性的就可稱為神的獨生子,也就是代表神,甚至還有的人説,耶穌是耶和華的兒子,是他的獨生子,這不是人的太大的觀念嗎?若在末了的時代不來作這步工作,整個人類對神就籠上了一層陰影,這樣,男人就自認為比女人高,而女人就永遠也抬不起頭,那時,凡是女性將没有一個得救的。人總認為神是男性,而且認為神總是厭憎女人,神也不會讓女人得救的,這樣,所有的耶和華所造又同樣經敗壞的女人不就永遠没有被拯救的機會了嗎?那耶和華造女人就是造夏娃不也成了没有意義的事了嗎?女人不也就永遠滅亡了嗎?所以,末世這步工作是為了拯救全人類的,不是只為了拯救女人,若有人認為神道成肉身是女性就是只為了拯救女人,那人就更蠢了!

現在作的工作是將恩典時代的工作向前推移了,也是整個六千年經營計劃中的工作向前發展了,恩典時代雖結束了,但神的工作更向前進深了。為什麽一再説這步工作是在恩典時代、律法時代的基礎上作的?就是説,今天的工作是恩典時代工作的繼續,也是律法時代工作的拔高,三步工作都緊緊相聯,一環緊扣一環。為什麽還説這步工作是在耶穌那步工作的基礎上作的?若不在耶穌那步作工的基礎上,這步還得釘十字架,還作上步的救贖的工作,這就没有意義了。所以,不是工作徹底結束了,乃是時代向前推移了,是比以前的工作更高了。可以説,這步工作是建立在律法時代的基礎上的,也是建立在耶穌工作的磐石上的工作,是一步一步建造起來的,并不是這步工作又另外起頭了,三步工作的綜合才可稱為六千年的經營計劃。這步工作是在恩典時代工作的基礎上作的,如果這兩步工作没關係,那這步工作為什麽不重新釘十字架?為什麽不擔當人的罪,而是直接來審判刑罰人?若不是在釘十字架之後作審判刑罰人的工作,而且現在來了還不是聖靈感孕,那就没資格來審判刑罰人,正因為與耶穌是一,才直接來刑罰、審判人的。這一步的工作都是在以前那步工作的基礎上作的,所以説這樣的工作才能將人一步一步拯救出來。耶穌與我是從一位靈來的,雖然肉身没有關係,但靈是一位;作工的内容雖不一樣,擔當的工作也不一樣,但實質是一樣的;肉身所取的形像不一樣,那是因着時代不同,因着工作的需要而不相同;職分不同,帶來的工作也就不一樣,向人顯明的性情也不一樣。所以,人今天所看見的、所領受到的與以往都不一樣,這都是因着時代的不同而有的。儘管他們的肉身的性别并不相同,形像也不相同,也不是生在一個家族中,更不是生在同一個時期,但他們的靈是一位。儘管他們的肉身没有任何血統關係,也没有任何肉體關係,但這些并不能否認他們是神在兩個不同時期所道成的肉身。他們都是神道成的肉身,這個是不可推諉的事實,但他們并不是相同的血緣,他們也没有共同的人類語言(一個是會説猶太語的男性,一個是專説中國漢語的女性),就因着這些,他們便分布在不同的國家中來作各自該作的工作,而且是在不同的時期。儘管他們是一位靈,也就是具有相同的實質,但他們肉身的外殻根本没有完全相仿的地方,只不過有相同的人性,但就肉身的長相、出生并不相同。就這些并不影響各自的作工,也并不影響人對他們的認識,因為他們總歸還是一位靈,誰也不能把他們拆開,儘管他們没有血緣關係,但就他們的靈支配了他們的全人,使他們在不同時期擔當了不同的工作,而且他們的肉身并不是一個血統。就如耶和華的靈并不是耶穌的靈的父一樣,也就如耶穌的靈根本不是耶和華的靈的子一樣,他們乃是一位靈。今天道成肉身的神與耶穌同樣没有血系相聯,但他們本為一,這乃是因為他們的靈原是一位。他能作憐憫慈愛的工作,也能作公義審判的工作,能作刑罰人的工作,還能作咒詛人的工作,到最終還能作滅世懲罰惡人的工作,這不都是他自己作的嗎?這不是神的全能嗎?他既能給人頒布律法,又能給人頒布誡命,還能帶領當時的以色列人在地上生活,帶領人建聖殿、建祭壇,把所有的以色列人都掌握在他的權下。因着他的權柄他與以色列人在地上生活了兩千年,以色列人都不敢悖逆,都敬畏耶和華,遵守誡命,這都是因着他的權柄與他的全能而作的工作。到恩典時代,耶穌來了救贖墮落的全人類(并不單是以色列人),他施憐憫慈愛給人,人看見的恩典時代的耶穌滿了慈愛,對人總是愛,因為他就是來拯救人脱離罪的,他能饒恕人的罪,直到他上了十字架徹底將人類從罪中救贖出來。在這個時期,神就是以憐憫慈愛出現在人的面前,也就是他成了人的贖罪祭,為人的罪而釘了十字架永遠饒恕人的罪。他有憐憫慈愛,還能忍耐,講愛心,凡是跟隨耶穌的恩典時代的人也都講凡事忍耐,有愛心,一味地受苦,别人打、駡、用石頭砸都不反抗。到最終這一步就不那樣作了,就如耶穌與耶和華的靈雖是一位,但作的工作不完全一樣,耶和華作工不是結束時代,而是帶領時代,是開展人類在地上的生活,而現在是征服那些外邦中被敗壞至深的人類,而且現在不是只帶領中國的神選民,乃是帶領全宇宙、全人類。你看現在只在中國作,其實在國外也開始擴展了,為什麽外國人一再尋求真道?就是靈開始動工了,而且現在説話是對全宇之人説的話,這就已經動了一半工程了。就神的靈從創世到現在動了如此大的工程,而且是在不同的時代作了不同的工作,也是在不同的國家中作工,每個時代人都看見他不相同的性情,當然這都是藉着他所作的不同的工作而顯明的。他是滿了慈愛、滿了憐憫的神,他是人的贖罪祭,是人的牧人,但他又是人的審判,是人的刑罰,是人的咒詛,他能帶領人在地上生活兩千年,也能將敗壞了的人類從罪中救贖出來。到了今天,他又能將不認識他的人類征服在他的權下,讓人都完全順服他。到最終把全宇之人裏面不潔净、不義的東西都焚燒净盡,讓人看見他不僅是憐憫慈愛的神,他也不僅是智慧、奇妙的神,也不僅是聖潔的神,更是審判人的神。對全人類的惡者來説,他是焚燒、審判、懲罰;對被成全的人來説,他是患難、熬煉、試煉,還有安慰、扶持、話語供應、對付、修理;對被淘汰的人來説,是懲罰,也是報應。你説神是不是全能?他什麽工作都能作,并不是按你想象的他就能釘十字架,你把神看得太低了!他只能釘十字架把整個人類救贖出來就完事了嗎?然後你就能跟着他上天堂吃生命樹的果子,喝生命河的水……能那麽簡單嗎?你説你都做什麽了?你有耶穌的生命嗎?你是被他救贖了,但釘十字架是耶穌自己作的工作,你人盡到什麽責任了?你只有外表的敬虔,却不明白他的道,那是彰顯他嗎?你没得着神的生命,没看見他公義性情的全部,你就不能稱為有生命的人,你不配進入天國的大門。

神不僅是靈也能成為肉身,而且他也是榮耀的身體。耶穌,你們雖然没看見,但是當初的以色列人就是猶太人看見了,他起初是一個肉身,但他釘十字架之後又成了榮耀的身體。他是包羅萬有的靈,在各處還能作工,他能是耶和華,也能是耶穌,還能是彌賽亞,到最終還能成為全能的神。他是公義、審判、刑罰,是咒詛、烈怒,也是憐憫、慈愛,凡是他作的工作就能代表他。今天你説神到底是一位什麽樣的神?你就説不清楚,如果你真説不清楚,你就别定規神了,你别因為神作了一步救贖的工作,就將神永遠定規為他是一位憐憫慈愛的神,你就敢肯定神只是憐憫慈愛的神嗎?他如果單是憐憫慈愛的神,為什麽在末世他還要結束時代呢?還要降那麽多灾難呢?若按人的觀念與想法,神應該憐憫慈愛到底,使整個人類一個不少地都蒙拯救,那他為什麽到末了的時候還要降下地震、瘟疫、飢荒等等這些大灾難,來毁滅這個視神如仇敵的邪惡人類呢?為什麽讓人類遭受這些灾禍呢?神到底是什麽樣的神,你們誰也不敢説,而且誰也説不清楚,你敢説他的確就是靈嗎?你敢説他就是耶穌的肉身嗎?你敢説他就是永遠為人釘十字架的神嗎?

上一篇: 道成肉身的奧祕 四

下一篇: 征服工作的內幕 一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一個很嚴重的問題——背叛 二

人的本性與我的實質截然不同,因為人的敗壞本性都來源于撒但,人的本性是經過撒但加工過的,是被撒但敗壞過的。也就是説,人是在撒但的邪惡、醜陋的薰陶之下生存,不是在真理的世界中成長,也不是在聖潔的環境中長大,更不是在光明中生存,所以,每個人的本性中不可能先天就具備真理,更不可能與生俱來…

恢復人的正常生活將人帶入美好的歸宿之中

對現在的工作或以後的工作人都明白一些,但對以後人類到底進入什麽歸宿人却不明白。作為受造之物該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神怎麽作人就怎麽跟,我告訴你們怎麽走你們就怎麽走,你没法自己擺弄自己,你掌握不了自己,一切任神擺布,都掌握在神的手中。若神作工作提早給人一個結局,給人一個美好的歸宿,以…

你當尋求與基督相合之道

我在人間作了許多工作,在作工期間我也發表了許多言語,這些言語都是讓人蒙拯救的言語,都是使人達到與我相合而發表出來的言語。但我在地上得到的與我相合的人并不多,所以我説人都并不寶愛我的言語,因為人都不是與我相合的。這樣,我所作的工就不僅僅是為了讓人能敬拜我,更主要的是讓人能與我相合。…

在神的審判、刑罰中看見神的顯現

與千千萬萬跟隨主耶穌基督的人一樣,我們也都持守着聖經的律法與誡命,享受着主耶穌基督豐富的恩典,奉主耶穌基督的名聚會、禱告、贊美、事奉,這一切都盡在主的看顧與保守之下。我們常常軟弱,也常常剛强,自認為所做所行都按着主的教導,不言而喻,我們也自認為已經走在了遵行天父旨意的道路上了。盼…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