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工作的內幕 一

人類經撒但敗壞太深了,不知道有神,都不敬拜神了。起初造亞當、夏娃,那時有耶和華的榮耀、有耶和華的見證隨着,人經敗壞就没有榮耀了,也没有見證了,因人都悖逆神,根本不敬畏神了。今天作征服的工作就是奪回所有的見證,奪回所有的榮耀,讓所有的人都敬拜神,達到在受造之物中間有見證,這就是這一步要作的工作。究竟怎麽征服人類呢?就是藉着這步話語的工作來達到讓人心服口服,藉着揭示、審判、刑罰和無情的咒詛來使人徹底服氣,揭示人的悖逆,審判人的抵擋,來達到讓人認識人類的不義,認識人類的污穢,藉此襯托神的公義性情,主要是藉着這些話來征服人,讓人心服口服。話語是最終征服人類的途徑,接受征服的都得接受話語的擊打與審判。現在説話的過程就是征服的過程,人到底怎麽配合呢?你就是配合會吃喝這些話,達到明白這些話。怎麽被征服,這個人自己没法做到,你只能是在吃喝這些話的基礎上認識自己的敗壞污穢,認識自己的悖逆不義,仆倒在神面前。你能摸着神的心意之後去實行,而且還得有异象,你能完全順服在這些話之下,没有任何選擇,這就達到被征服了,而且是因着話被征服的。人類為什麽失去見證了?就是因為人都不信神,人心裏根本没有神了,征服人類就是讓人類恢復這個「信」。人總往世界上跑,盼望、前途、奢侈要求太多,總為肉體着想,為肉體打算,根本没有心尋求信神之道,人的心都被撒但擄去了,人失去了敬畏神的心,一心為着撒但,而人又是神造的,就這樣人便失去了見證,也就是失去了神的榮耀,征服人類就是為了奪回人敬畏神的榮耀。可以這麽説,有很多人并不追求生命,即使有一些追求生命的也是屈指可數,人對前途最挂心,對生命根本不注重。有的人又悖逆又抵擋,背後論斷,不實行真理,現在對這些人先不搭理,對這類逆子先不作任何處理,以後你就活在黑暗中哀哭切齒了。你活在光明當中不覺得光明的寶貴,當你活在漆黑的夜裏時就知道光明寶貴了,那時你該後悔了。現在你不覺得怎麽樣,有你後悔的那一天,到那時黑暗臨到再無光明,你後悔也晚了。現在你不珍惜光陰是因你還不認識現在的工作,等全宇的工作一開展,也就是今天我説的這話都成就了,許多人就抱頭痛哭了,那不就是哀哭切齒落在黑暗之中了嗎?那些真正追求生命的被作成之人都能被使用,那些不合用的悖逆之子都落在黑暗之中,一點聖靈工作也没有,什麽也摸不着,這樣,就落入懲罰之中哀哭了。在這步工作中你裝備好了,生命長大了,你就是一個合用的人,你裝備不好,下步工作想用你你又不合用,那時你再想裝備就没機會了。神走了,你上哪兒去找現在這樣的作工機會,你上哪兒去接受神的親自操練?那時也不是神親自説話、親自發聲,你只是看看現在所説的話,怎麽能好明白呢?以後的生活怎能比得上現在呢?到那時你哀哭切齒那不是活遭罪嗎?現在給你福氣你不會享受,生在福中不知福,證明你就是受苦的命!現在有些人抵擋,有些人悖逆,有些人做這個、做那個,我不搭理,你别以為你們幹的那些勾當我不知道,你們的實質我還不了解嗎?何必總跟我過不去呢?你信神不是為你自己追求生命、追求得福嗎?你不是為了你自己而信嗎?我現在只是説話作征服的工作,征服工作結束了,你的結局也就顯明了,還用我明説嗎?

現在的征服工作就是為了顯明人結局的工作,為什麽説現在的刑罰與審判就是末日白色大寶座前的審判呢?這你還看不透嗎?為什麽末了一步工作是征服的工作,不就是為了顯明各類人的結局嗎?不就是為了讓人都能在刑罰、審判的征服工作中顯出原形之後而各從其類嗎?與其説是征服人類,倒不如説是顯明各類人的結局,就是審判人的罪之後來顯明各類的人,從而以此來定人是惡或義。征服工作之後便是賞善罰惡的工作,完全順服的人即徹底被征服的人放在下步擴展全宇的工作中,没被征服的人放在黑暗之中有灾禍臨到。這樣,人便各從其類了,惡人歸于惡,再没有日頭光照,義人歸于善,得到了光明,活在了永遠的光中。萬物的結局都近了,人的結局也都顯在眼前了,萬物都要各從其類,人怎麽能逃脱各從其類之苦呢?顯明各類人的結局是在萬物的結局近了的時候而顯明的,也是在作全宇的征服工作(包括從現在的工作開始的所有征服的工作)中而顯明的。顯明所有人類的結局是在審判台前,是在刑罰中,是在末世的征服工作中。各從其類并非是恢復人原有的類别,因為創世造人時人只有一類,那就是男人、女人,并没有許多的類别,只是經過幾千年的敗壞人才有了類别,有的歸在污鬼的權下,有的歸在惡鬼的權下,有的追求生命之道而歸在全能者的權下。這樣,人才逐漸有了類别,在「人」的大家族中就分門别類了,人都有了不同的「父」,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完全歸在全能者的權下,因為人的悖逆太多了。公義的審判將各種人的原形都揭示出來,没有一點隱藏,人都在光中顯出了原有的面目。其時,人已不是起初的模樣了,人的祖先的原樣早已消失了,因為亞當、夏娃的後代不知有多少人早被撒但擄去不知天日了,人裏面裝滿了撒但的各種各樣的毒素,這樣,人就有了合適的歸宿,而且都是按着其不同的毒素而各從其類的,也就是按着今天被征服以後的程度而各從其類的。人的結局并不是從創世以來就命定好的,因為起初人只有一類,統稱為「人類」,人起初并没有經撒但敗壞,人都活在神的光中,并没有黑暗臨到。但是人被撒但敗壞以後,全地之上都遍及了各種各樣的人,也就是從男人、女人這個統稱為「人類」的大家族中分出來的各種各樣的人,他們都被其祖先帶領離開了他們最老的祖先——男人、女人這個人類(就是起初的亞當、夏娃,他們的最老的祖宗)。當時,被耶和華帶領在地上生活的只有以色列民,從以色列全地(即起初的大家族)分出來的各類人便失去了耶和華的帶領,這些初生的人類對人世間的事一概不知,便隨從其祖先在他們所占之地上生活,一直到現在,以至于他們離開了耶和華被各種污鬼、邪靈敗壞到今天也不知是怎麽回事。到現在那些敗壞中毒至深的,也就是到最終也挽救不了的,也就只好歸從他的祖先——敗壞他的污鬼;那些到最終可以挽救的歸從于人類的合適的歸宿中,即被拯救、被征服之人的結局。凡是可拯救的都將盡力拯救,但是那些麻木得不可救藥的人便只好隨從其祖先落入刑罰人的無底深坑裏了。你别以為你的結局起初就命定好了,到今天才顯明出來,那你忘了起初造人類并没有造撒但一樣的人類,而是只造了亞當、夏娃他們兩個(即只造男、造女)這樣一個人類嗎?若你起初就是撒但的後裔,那耶和華造人時還能把撒但一類的人也造在其中嗎?他能這樣作嗎?他造人是為了他的見證,造人是為了他的榮耀,他還能有意造一類撒但的子孫來故意抵擋他嗎?耶和華能這樣作嗎?若是這樣,誰還能説他是公義的神呢?現在説你們有的人到最終要歸撒但,并不是你起初就歸撒但,而是你墮落得太深了,即使拯救你你也得不着這救恩,無奈,才把你歸入撒但的類别之中,只是因為你不可挽救,并不是因為神對你不公義,有意把你命定成撒但的化身,之後再把你歸給撒但,有意讓你受苦,這并不是征服工作的内幕,你若這樣認為,那你的認識法就太片面了!末了的征服是為了拯救,也是為了顯明人的結局,以審判來揭示人的墮落,從而讓人悔改,讓人奮起,能追求生命、追求人生的正道,是為了唤醒那些麻木痴呆的人的心,以審判來顯明人裏面的悖逆,但人若仍不能悔改,仍不能追求人生的正道,不能擺脱這些敗壞,這樣的人便是不可挽救的撒但的可吞之物了。這就是征服的意義,是為了拯救,也是為了顯明結局,好的結局、壞的結局都是因着征服工作來顯明的。人得着了拯救或是受到了咒詛,都是在征服的工作中顯明的。

末世就是以征服來讓萬物都各從其類的,征服是末世的工作,也就是審判各人的罪是末世的工作,若不這樣作,人怎能各從其類呢?在你們中間作的各從其類的工作是在全宇之中各從其類工作的開端,在這以後,各方、各族之人也都得接受這征服的工作,也就是凡是受造中的人都得各從其類,都得歸服在審判台前來接受審判。没有一人、一物能逃脱這刑罰、審判之苦的,也没有一人、一物不是各從其類的,人都分門别類,因為萬物的結局都近了,整個天地都到了結束的時候了,人怎麽能逃脱人生存的結束之日呢?這樣,你們的悖逆行徑還能維持多久呢?你們的末日不都是在眼前嗎?那些敬畏神、渴慕神顯現的人怎能不看見神公義的顯現之日呢?怎能不得着最終善的賞賜呢?你是行善的一類人呢?還是作惡的人呢?你是接受公義審判而順服的人呢?還是接受公義的審判而被咒詛的人呢?你是活在了光明之中的審判台前,還是活在黑暗之中的陰間呢?你的結局到底是賞還是罰,你自己不是最清楚的嗎?你不是最清楚、最了解神是公義的嗎?你的行為、你的心到底如何呢?今天,我征服你,你的行為到底是惡還是善還用我明説嗎?你為我捨弃了多少呢?你敬拜我有多深呢?你對我如何不都是你自己最清楚的事嗎?你的結局到底如何你應該最清楚!我實在告訴你,我只造了人類,我也造了你,但我并没有把你們交在撒但手中,也不是我有意叫你們悖逆抵擋我,從而接受我的懲罰,這些禍患不都是你們自己的心太剛硬、你們的行為太卑鄙而换來的嗎?那你們的結局不也是你們自己可以决定的嗎?你們的結局不都是你們自己心裏最清楚的嗎?我征服人是為了顯明人,也是為了更好地使你蒙拯救,并不是讓你來作惡,也不是有意讓你走入滅亡的地獄中,到那時,你受苦至深,你哀哭切齒,不都是因為你的罪嗎?這樣,你自己的善或惡不是你最好的審判嗎?不是最好的能顯明你結局的證據嗎?

現在就是藉着在中國神選民身上作工,把這些人的悖逆性情都顯明出來,把這些人的醜相都揭露出來,藉着這些背景把所有的話都説完,之後作下步征服全宇的工作,藉着審判你們來審判全宇之人的不義,因你們這些人是人類悖逆者的代表。如果走不上來的就成了襯托物了,就成了效力品,走上來的是被使用的對象。為什麽説走不上來的就是襯托物呢?因為現在作的工、説的話都是針對你們的背景説的,你們成了全人類中悖逆者的代表、典型,以後要把征服你們的這些話拿到外國去征服外國人,而你却并没得着,你不就屬于襯托物了嗎?整個人類的敗壞性情,人的悖逆行為,人的這些醜陋的形象、醜陋的面目,今天都記在這些征服你們的言語中了,借用這些話再去征服各邦、各派的人,因你們是典範,是先例。但并不是有意來撇弃你們,你若不好好追求,從而不可救藥,不是純屬于效力品、襯托物嗎?以往我説過這話:我的智慧是建立在撒但的詭計之上的。為什麽説這話?這不是現在我説話、作工的内幕嗎?你如果走不上去,没被成全却被懲罰了,不就屬于襯托物嗎?走到今天,也許你受了不少的苦,但今天你還什麽都不明白,對生命的事一竅不通,雖受刑罰、審判,但却没有一點變化,裏面没得着生命,那時來檢驗工程,你要經歷猶如火一樣的試煉,經歷更大的患難,這樣的火臨到你全人都化成灰了。你没有生命,没有一點精金的成分,仍是老舊的敗壞性情,作襯托都不是好襯托物,能不淘汰你嗎?作征服的工作還能使用一個一文錢不值的没生命之人嗎?到那時你們的日子比挪亞的日子、所多瑪的日子還難過呢!你再禱告也不行了。拯救的工作結束的時候,你還能回過頭來重新悔過嗎?拯救工作全部都作完了,不再作拯救的工作,而是開始作懲罰惡人的工作了。你抵擋、你悖逆、你明知故犯,不都是受重刑的對象嗎?今天明告訴你你若不聽,以後灾難臨到你,那時你才懊悔、才相信,不是太晚了嗎?今天給你悔過的機會你却不幹,你還要等到何時呢?是要等到刑罰之日嗎?今天我不記念你以前的過犯,一次一次地饒恕你,不看你的消極面,只看你積極的一方面,因為現在説話、作工都是為了拯救你,對你并無惡意,而你却不進入、不識好歹、不識抬舉,這樣的人不是專等着那懲罰與公義的報應臨到嗎?

摩西擊打磐石便有耶和華所賜之水涌流,那是因為他的信;大衛能鼓瑟彈琴贊美我耶和華,而且心中充滿歡喜,那是因為他的信;約伯丢掉了滿山的牛羊,失去了萬貫家産,渾身長瘡,那是因着他的信,他能聽見我耶和華的聲音,看見我耶和華的榮耀,那是因着他的信;彼得能跟隨耶穌基督,是因着他的信,他能為我釘十字架有榮耀的見證,也是因着他的信;約翰看見人子榮耀的形像是因着他的信,看見末世的异象更是因着他的信;那些所謂的「外邦的衆百姓」之所以獲得我的啓示,得知我已重返肉身作工在人中間,也是因着他們的信。所有受我嚴厲話語擊打而得到安慰得以蒙拯救的人不也都因着信嗎?人因着信得着了許多東西,不一定得的是福氣,或得着大衛那樣的高興歡喜,或像摩西那樣有耶和華所賜的水,就如約伯那樣,他是因着信得着了耶和華的賜福,也得着了禍患。不管是得福還是受禍都是有福的事,你如果不因着信,就不能接受這征服的工作,你更不能看見耶和華的作為今天顯在你的眼前,你看不着更得不着。這些禍、這些灾難、所有的審判如果不臨到你,你能看見今天的耶和華的作為嗎?今天你是因着信而被征服了,又是因着征服而得以相信耶和華的所有作為。你是因着信才接受了這樣的刑罰與這樣的審判,因着這些刑罰、審判,你被征服,被成全。没有今天這樣的刑罰與審判,你的信都是枉然,因你不認識神,你再相信也是空頭字句,没有實際。你接受了這樣的征服工作,使你完全順服下來,這時你的信才是真實可靠的,你的心才是向着神的。即使是你因着一個「信」字得了不少的審判或咒詛,但你有了真實的信,你得着了最真、最實、最寶貴的東西。因你是在審判中才看見受造之物的歸宿的;你是在這樣的審判中看見造物主的可愛的;你是在如此的征服工作中看見了神的臂膀的;你是在這樣的征服中看透人生的;你是在這樣的征服中得着了人生的正道,明白了「人」的真意的;你是在這樣的征服中才看見了全能者那公義的性情與他美麗的榮顔的;你是在這樣的征服工作中得知人的來源,又明白全人類的「不朽的歷史」的;你是在這樣的征服中了解人類的祖先與人類敗壞的起源的;你是在這樣的征服中得着了喜樂,得着了安慰,也受到了不盡的責打、管教與造物主對受造人類的斥責之語;你在這樣的征服工作中得着了祝福,也受了人所該受的禍……這一切,不都是因着你那一點點信嗎?得着了這些,你的信不也增多了嗎?你得的不是太多了嗎?你不僅聽見了神的説話,看見神的智慧,你也親自經歷了這一步一步的工作。或許你會説你若不信就不至于遭受這樣的刑罰或這樣的審判,但你該知道,你若不信,你不僅得不着這樣的刑罰與全能者這樣的看顧,也永遠失去了見到造物主的機會,你將永遠不知道人類的起源,也永遠不會明白人生的意義,即使你的肉體滅亡、靈魂超脱,你也不會明白造物主的所有作為,你更不知道造物的主造了人類之後,在地上作了如此大的工作。作為一個受造的人類,你甘願就這樣不明不白地落在黑暗之中永遠受懲罰嗎?你離開今天的刑罰與審判,面臨你的將會是什麽呢?難道離開今天的審判,你就可以脱離這苦難的人生了嗎?離開了「這地」,臨到你的不是痛苦的折磨或魔鬼的殘害嗎?會不會是難熬的日夜呢?你以為你今天脱離這審判就可永遠避開那以後的煎熬嗎?臨到你的將是什麽呢?還會是你所盼望的世外桃源嗎?你以為就你這樣的逃避現實就可逃脱以後那永遠的刑罰嗎?這樣的機會、這樣的祝福你還能在這以後找着第二次嗎?你能在灾禍臨到時找着嗎?你能在所有的人類都進入安息之時找着嗎?你今天美滿的生活、你那和諧的小家庭能代替你以後永遠的歸宿嗎?你若是真實的信,而且因着信得着了很多,這都是你——一個受造之物該得的一份,也是你原來本該有的。這樣的征服對你的信是最有益處的,也是對你的生命最有益處的。

現在你得明白神對被征服的人有哪些要求,對被成全的人是什麽態度,眼前當進入的是什麽,有些事你了解一點就可以了,有些奥秘之言你就别研究了,對生命没什麽幫助,看看就可以了。就如提到關乎亞當、夏娃之類的奥秘,這看看有必要,當時亞當、夏娃是怎麽回事,今天神又要作什麽工作。你得明白神征服人、成全人是要把人恢復成以前亞當、夏娃那樣,要成全到什麽程度算達到神的要求標準,你心裏有數了,而且願意努力往上去够,這是實行方面的,也是該明白的,你能够按着這話去追求進入即可。你看到「人類發展到今天已有幾萬年的歷史」,你的好奇心上來了,就跟弟兄姊妹研究上了,神説人類發展到今天不是六千年嗎?怎麽又幾萬年了呢?你研究這個有什麽用?神自己的工作作了幾萬年、幾億年還用你研究嗎?這不是你受造之物該知道的事,像這話你看看就可以了,别當作异象去明白。你該知道的就是眼前該進入什麽,該明白什麽,把這些揣摩透亮,這才能達到被征服。看完以上這些話之後,你裏面能有一個正常的反應:神心急如火燒,他要把我們征服,得着榮耀、得着見證,我們怎樣與他配合呢?怎樣才能被他完全征服成為他的見證呢?怎樣才能讓神得着榮耀呢?怎樣使我們能活在神的權下,不活在撒但權下呢?這是人該想的。你們每個人都應該明白征服的意義,這才是你們的責任,你們明白之後才有進入,才能認識這步工作,才能完全順服下來,否則,你們不會真實順服下來的。

上一篇: 兩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義

下一篇: 征服工作的內幕 三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救主」早已駕著「白雲」重歸

幾千年來,人一直盼望能够看見救世主的降臨,盼望能够看見救世主耶穌駕着白雲親自降臨在渴慕盼望他幾千年的人中間,人也都盼望救世主重歸與人重逢,就是盼望那與人分别了幾千年的救主耶穌重新歸回,仍舊作他在猶太人中間作的救贖的工作,來憐憫人,來愛人,來赦免人的罪、擔當人的罪,以至于他擔當人的…

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主

以前兩個時代的工作一步是在以色列作的,一步是在猶太作的,總的來説,兩步工作都没離開以色列,都是在最初的選民身上作工。所以,對于以色列人來説,耶和華神只是以色列人的神,又因着耶穌在猶太作工,完成了釘十字架的工作,所以在猶太人來看,耶穌就是猶太人的救贖主,他只是猶太人的王,他不是别人…

基督用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

末世的工作是各從其類的工作,是神經營計劃結束的工作,因為時候已經近了,神的日子已經來到了。神將所有進入他國中的人,也就是對他忠心到最終的人都帶入了神自己的時代。但在神自己的時代并未來到之時,神要作的工作不是視察人的行為,不是打聽人的生活,而是審判人的悖逆,因為神要潔净所有來到他寶…

到底怎樣認識地上的神

你們都很願意在神面前得到點賞賜,都很願意被神看在眼中,這是每一個人信神之後的願望,因為人都是一心追求高的東西,没有一個人願意落在别人的後面,這是人之常情。正因為這個,你們中間的許多人才一味地討好天上的神,但事實上你們對神的忠心與坦誠遠遠不及對你們自己的忠心與坦誠。為什麽這樣説呢?…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