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在肉身顯現

目錄

第 一 百 零 七 篇 說 話

當我的話語嚴重到一個地步之時,多數人都要因著我的話而退去,就在這時,是顯明眾長子的時候,我說我不動一手一腳,只用我的話語來成就一切。我用我的話毀滅一切我所恨惡的,我也用我的話來成全我的眾長子(當我的話語發出時,就是七雷發聲之時,同時也是我與眾長子改變形像進入靈界之時),我說我的靈親自作工,就是指我的話語成就一切,從此足見我的全能之所在,因此更見我說每一句話的目的,我說每句話的用途。我說過,在我的人性裡所說的每句話,都是我的一個方面的彰顯,所以對我在正常人性裡所說的話定不準、信不真的,都得給我廢去!我一再強調我的正常人性是我完全神性的、不可缺少的一個方面,有多少人還是只注重我的完全神性,而忽略我的人性,瞎眼!說我不符合你的觀念,我這個人不符合你的神,這樣的人能在我的國中存留嗎?我一腳踹死你!叫你再悖逆!叫你再任性!我的笑不符合你的觀念,我的說不順你的耳朵,我的作事對你沒利,是不是?都要由著你,這就是神嗎?這樣的人還想在我家中,還想在我國中得福?你不是空想嗎?哪有這等好事!又想不順服我,又想從我這裡得福,我告訴你,休想!進入國度中得福的,必須是我愛的人,我已說過好幾次了。我為什麼要強調這樣的話,誰心裡想啥,我都知道,我都了解,不用我一一明點,都得因著我審判的話語而顯出原形,都得在我的審判台前抱頭痛哭,這是明擺著的事實,無人能改變!到最後,我要讓他們挨著個地進入無底深坑裡去,這是我審判魔鬼撒但的最後要達到的果效,必須得用審判、用行政對待每一個人,這才是我刑罰人的手段,對此你們有真實的看見嗎?我對撒但不講理由,只是拿起我的鐵杖狠打,讓它死去活來,讓它口中連連求饒,所以在人看我審判的話語時,根本摸不出門道,但在我看,每一條、每一句話都是在執行我的行政,這是明擺著的事實。

既然今天提到審判,那麼就涉及到審判台。在以往你們也常常說,要接受基督台前的審判,對於審判,你們有所了解,但對於審判台,你們就想像不來了,或許有的人認為審判台是一個物質品,是人想像的大桌,或者是人所想像的世界上的審判台。當然,在這次的解釋當中,我不否認你們說的,但在人的想像當中的東西,在我仍然有預表意,所以人的想像與我的本意仍舊是天地之差。在人的觀念當中,在審判台前,有多少人趴在地上抱頭痛哭、求饒,人能想到這種程度已達到頂峰了,在人已沒法再想下去了。那麼究竟什麼是審判台呢?在我揭示奧祕之前,你們必須把你們以前所想的都否認了,這才能達到我的目的,才能在這方面除去你們的觀念,除去你們的思維。我說話之時,你們務必得時時注意,切不可大意。我的審判台從創世以來就設立,歷世歷代多少人死於我的審判台前,又有多少人從我的審判台前起來,又重新活過來。也可以說,從始到終我的審判永不停止,因而我的審判台也永遠存在。一提起審判台,作為人的都有一絲害怕。當然,從上述所說的話當中,你們根本不知道什麼叫審判台。審判台是與審判並存的兩種不同的物質(物質並不是物品,而是指話而說的,在人根本看不見)。審判是我的話語(不管是嚴厲,還是柔和,都包括在我的審判之中,因此,凡是從我口裡說出來的話語都是審判)。在以前,人把我的話語分為好幾類,有審判的話語,有溫柔的話語,有供應生命的話語,今天,我給你們點明,審判與我的話語是互相連帶的,也就是說,審判是我的話語,我的話語是審判,千萬不要分開來講。在人的想像當中,認為厲害的話語就是審判,但人只明白了一部分,凡是我說的話語就是審判。以往所說的審判開始,指的是我的靈開始正式在各處作工,執行我的行政,這句話中的審判是針對實際說的。現在我解釋審判台:為啥我說審判台從亙古到永遠一直存在呢?而且是與審判並行的呢?從審判的解釋當中你們有所了解嗎?審判台就指我這個人說的,從亙古到永遠我一直發聲說話,我是永遠存活的,所以說審判台與審判永遠共存,這下該透亮了吧!在人的想像當中,把我當物品對待,但在這方面,我並不責備你們,我不定你們的罪,只願你們能存著順服的心,接受我的啟示就夠了,而且從中認識我是包羅一切的神自己。

我的話語在人來說一點摸不透,我的腳蹤在人來說找不見,我的心意在人來說摸不著,所以今天你們處於這個地步(得著我的啟示,能夠從中摸我的心意,從中跟上我的腳蹤),完全是我的奇妙作為,是我的恩待和憐憫。到有一天,更要讓你們看見我的智慧,看見我的手所作的,看見我的工作的奇妙,那時,我的整個經營計劃的藍圖就徹底顯在你們眼前了。在整個宇宙世界當中,天天都有我作為奇妙的一部分彰顯,都是為成全我的經營計劃而效力,到徹底顯明的時候,你們就看見我安排什麼樣的人效力,安排什麼樣的人成全我的旨意,我利用撒但作了什麼,我自己親自作了什麼,什麼樣的人哀哭,什麼樣的人切齒,什麼樣的人滅亡,什麼樣的人沉淪。滅亡指的是扔在硫磺火湖裡的對象,徹底焚燒,而沉淪指的是扔在無底深坑裡熬煉到永遠,所以不要認為滅亡與沉淪差不多,恰恰相反,兩者大不相同。對今天從我名裡出去的效力者是沉淪,而在我名以外的是滅亡的對象,所以說讓沉淪者在我審判之後對我永遠讚美,但這些人永遠擺脫不了我的刑罰,永遠是接受我的管轄。之所以說無底深坑是我刑罰人的手,原因就在此處,而我又說一切又都在我的手中,即使是說無底深坑是指撒但的權勢,也是在我刑罰人的手中,所以說一切都在我的手中掌管,前後並不是矛盾的。我說話並不是亂說,都有分寸,都互相聯貫,絕不是胡編、亂說,人人都應相信我的話。以後就是因為這些你們會受苦的,因著我的話,多少人冷淡、灰心、失望、痛哭、流淚,各種各樣的都有。到有一日,我所恨惡的人都退去了,我的大功就告成了。在以後,有很多人要因著眾長子而跌倒,最後也一步一步地退去了,也就是說,我的家逐漸聖潔,各種各樣的魔鬼逐步退去,是從我身邊不聲不響地、沒有一絲怨言地、老老實實地退去,之後,我的眾長子就都顯明了,我就開始下一步工作了,那時眾長子才能與我一同作王執掌全宇宙,這是我的工作步驟,是我的經營計劃的重要的一環,切不可忽略,以免失誤。

我的話語向你們顯明之時,就是我開始作工的時候,我的話語一句不落空,在我看一日如千年,千年如一日,你們怎麼看?你們的時間觀念與我大不相同,因我是掌握宇宙世界的,我是成就一切的。我作工是一天一天的,是一步一步的,也是一個階段一個階段的,而且我的工作步伐一分一秒不停止,時時都在作。從創世以來,我的話語沒有間斷,一直在說,我一直在發聲,今天仍然是這樣,在以後依舊不改變,但我的時間安排得有層有次,一點不混亂,該作啥的時候就作啥(在我一切得釋放,一切得自由),一點不擾亂我作工的步驟。我能安排我家中的每一個人,我能安排世界中的每一個人,但我一點不繁忙,因我的靈在作工,我的靈充滿每一處,因我是獨一的神自己,整個宇宙世界都在我手中,足見我的全能,足見我的智慧,足見我的榮耀充滿整個宇宙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