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篇

當我的話語嚴厲到一個地步之時,多數人都要因着我的話而退去,就在這時,是顯明衆長子的時候,我説我不動一手一脚,只用我的話語來成就一切。我用我的話毁滅一切我所恨惡的,我也用我的話來成全我的衆長子(當我的話語發出時,就是七雷發聲之時,同時也是我與衆長子改變形像進入靈界之時),我説我的靈親自作工,就是指我的話語成就一切,從此足見我的全能之所在,因此更見我説每一句話的目的,我説每句話的用途。我説過,在我的人性裏所説的每句話,都是我的一個方面的彰顯,所以對我在正常人性裏所説的話定不準、信不真的,都得給我廢去!我一再强調我的正常人性是我完全神性的、不可缺少的一個方面,有多少人還是只注重我的完全神性,而忽略我的人性,瞎眼!説我不符合你的觀念,我這個人不符合你的神,這樣的人能在我的國中存留嗎?我一脚踹死你!叫你再悖逆!叫你再任性!我的笑不符合你的觀念,我的説不順你的耳朵,我的作事對你没利,是不是?都要由着你,這就是神嗎?這樣的人還想在我家中,還想在我國中得福?你不是空想嗎?哪有這等好事!又想不順服我,又想從我這裏得福,我告訴你,休想!進入國度中得福的,必須是我愛的人,我已説過好幾次了。我為什麽要强調這樣的話,誰心裏想什麽,我都知道,我都了解,不用我一一明點,都得因着我審判的話語而顯出原形,都得在我的審判台前抱頭痛哭,這是明擺着的事實,無人能改變!到最後,我要讓他們一個個地進入無底深坑裏去,這是我審判魔鬼撒但最後要達到的果效,必須得用審判、用行政對待每一個人,這才是我刑罰人的手段,對此你們有真實的看見嗎?我對撒但不講理由,只是拿起我的鐵杖狠打,讓它死去活來,讓它口中連連求饒,所以在人看我審判的話語時,根本摸不出門道,但在我看,每一條、每一句話都是在執行我的行政,這是明擺着的事實。

既然今天提到審判,那麽就涉及到審判台。在以往你們也常常説,要接受基督台前的審判,對于審判,你們有所了解,但對于審判台,你們就想象不來了,或許有的人認為審判台是一個物質品,是人想象的大桌,或者是人所想象的世界上的審判台。當然,在這次的解釋當中,我不否認你們説的,但在人的想象當中的東西,在我仍然有預表意,所以人的想象與我的本意仍舊是天地之差。在人的觀念當中,在審判台前,有多少人趴在地上抱頭痛哭、求饒,人能想到這種程度已達到頂峰了,在人已没法再想下去了。那麽究竟什麽是審判台呢?在我揭示奥秘之前,你們必須把你們以前所想的都否認了,這才能達到我的目的,才能在這方面除去你們的觀念,除去你們的思維。我説話之時,你們務必得時時注意,切不可大意。我的審判台從創世以來就設立,歷世歷代多少人死于我的審判台前,又有多少人從我的審判台前起來,又重新活過來。也可以説,從始到終我的審判永不停止,因而我的審判台也永遠存在。一提起審判台,作為人的都有一絲害怕。當然,從上述所説的話當中,你們根本不知道什麽叫審判台。審判台是與審判并存的兩種不同的物質(物質并不是物品,而是指話而説的,在人根本看不見)。審判是我的話語(不管是嚴厲,還是柔和,都包括在我的審判之中,因此,凡是從我口裏説出來的話語都是審判)。在以前,人把我的話語分為好幾類,有審判的話語,有温柔的話語,有供應生命的話語,今天,我給你們點明,審判與我的話語是互相連帶的,也就是説,審判是我的話語,我的話語是審判,千萬不要分開來講。在人的想象當中,認為厲害的話語就是審判,但人只明白了一部分,凡是我説的話語就是審判。以往所説的審判開始,指的是我的靈開始正式在各處作工,執行我的行政,這句話中的審判是針對實際説的。現在我解釋審判台:為什麽我説審判台從亘古到永遠一直存在呢?而且是與審判并行的呢?從審判的解釋當中你們有所了解嗎?審判台就指我這個人説的,從亘古到永遠我一直發聲説話,我是永遠存活的,所以説審判台與審判永遠共存,這下該透亮了吧!在人的想象當中,把我當物品對待,但在這方面,我并不責備你們,我不定你們的罪,只願你們能存着順服的心,接受我的啓示就够了,而且從中認識我是包羅一切的神自己。

我的話語在人來説一點摸不透,我的脚踪在人來説找不見,我的心意在人來説摸不着,所以今天你們處于這個地步(得着我的啓示,能够從中摸我的心意,從中跟上我的脚踪),完全是我的奇妙作為,是我的恩待和憐憫。到有一天,更要讓你們看見我的智慧,看見我的手所作的,看見我的工作的奇妙,那時,我的整個經營計劃的藍圖就徹底顯在你們眼前了。在整個宇宙世界當中,天天都有我作為奇妙的一部分彰顯,都是為成全我的經營計劃而效力,到徹底顯明的時候,你們就看見我安排什麽樣的人效力,安排什麽樣的人成全我的旨意,我利用撒但作了什麽,我自己親自作了什麽,什麽樣的人哀哭,什麽樣的人切齒,什麽樣的人滅亡,什麽樣的人沉淪。滅亡指的是扔在硫磺火湖裏徹底焚燒的對象,而沉淪指的是扔在無底深坑裏熬煉到永遠,所以不要認為滅亡與沉淪差不多,恰恰相反,兩者大不相同。對今天從我名裏出去的效力者是沉淪,而在我名以外的是滅亡的對象,所以説讓沉淪者在我審判之後對我永遠贊美,但這些人永遠擺脱不了我的刑罰,永遠是接受我的管轄。之所以説無底深坑是我刑罰人的手,原因就在此處,而我又説一切又都在我的手中,即使是説無底深坑是指撒但的權勢,也是在我刑罰人的手中,所以説一切都在我的手中掌管,前後并不是矛盾的。我説話并不是亂説,都有分寸,都互相聯貫,絶不是胡編、亂説,人人都應相信我的話。以後就是因為這些你們會受苦的,因着我的話,多少人冷淡、灰心、失望、痛哭、流泪,各種各樣的都有。到有一日,我所恨惡的人都退去了,我的大功就告成了。在以後,有很多人要因着衆長子而跌倒,最後也一步一步地退去了,也就是説,我的家逐漸聖潔,各種各樣的魔鬼逐步退去,是從我身邊不聲不響地、没有一絲怨言地、老老實實地退去,之後,我的衆長子就都顯明了,我就開始下一步工作了,那時衆長子才能與我一同作王執掌全宇宙,這是我的工作步驟,是我的經營計劃的重要的一環,切不可忽略,以免失誤。

我的話語向你們顯明之時,就是我開始作工的時候,我的話語一句不落空,在我看一日如千年,千年如一日,你們怎麽看?你們的時間觀念與我大不相同,因我是掌握宇宙世界的,我是成就一切的。我作工是一天一天的,是一步一步的,也是一個階段一個階段的,而且我的工作步伐一分一秒不停止,時時都在作。從創世以來,我的話語没有間斷,一直在説,我一直在發聲,今天仍然是這樣,在以後依舊不改變,但我的時間安排得有層有次,一點不混亂,該作什麽的時候就作什麽(在我一切得釋放,一切得自由),一點不擾亂我作工的步驟。我能安排我家中的每一個人,我能安排世界中的每一個人,但我一點不繁忙,因我的靈在作工,我的靈充滿每一處,因我是獨一的神自己,整個宇宙世界都在我手中,足見我的全能,足見我的智慧,足見我的榮耀充滿整個宇宙空間。

上一篇: 第一百零六篇

下一篇: 第一百零八篇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國度時代神選民必須遵守的十條行政

一、人不得妄自稱大,不得自尊為高,當敬拜神,尊神為高。二、當行一切對神的工作有益的事,不該做毁壞神工作利益的事,當維護神的名、神的見證、神的工作。三、神家的錢財、物質,包括一切財産都是人當納的祭物,這祭物除了祭司和神可以享用之外,任何人不得享用,因為人所獻的祭是供神享用的,而神只…

第三十六篇

説神現在開始刑罰人了,但究竟刑罰的原意是否臨到了人的身上,這個誰也説不清、道不明。由于神所説的話,説「在刑罰之中,人不曾發現什麽,因人只是雙手抓住夾在脖頸上的枷鎖,雙眼瞪着我,似乎在注視着仇敵一般,在此時,我才看見人的瘦小身材,所以我説在『試煉』當中不曾有人站立住」,神把未臨到的…

論到「信」,你怎麽認識

在人的身上僅僅存在人的似有非有的「信」字,但人却并不知道什麽叫「信」,更不知道為什麽要信,人明白得太少,人太缺乏,只是愚昧無知地信我,雖然不明白什麽叫信,也不知道為什麽要信我,但人還是「痴痴」地信着我。我對人的要求并非僅僅讓人這樣痴痴地求告我,或是漫不經心地信我,因為我作的工作是…

關乎神作工的步驟

從外表看,神此次作工的步驟已經結束,人都經歷了神話語的審判、刑罰、擊打、熬煉,經過了效力者的試煉、刑罰時代的熬煉、死的試煉、襯托物的試煉、愛神時代等等這些步驟,雖然哪一步人都受了許多苦,但并没有明白神的心意,就如「效力者」這步試煉,人從中得着了什麽,認識到了什麽,神要達到的果效是…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