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在肉身顯現

目錄

第 一 百 零 八 篇 說 話

在我的裡面一切得以安息,一切得以自由,凡是在我以外的都不能得以自由、得以喜樂,因我的靈不在這些人身上,這些人稱之為無靈的死人。而在我裡面的我稱之為有靈的活人,是屬於我的,必歸於我的寶座。凡是效力的、凡是屬魔鬼的都是無靈的死人,都得廢去歸於烏有,這個是我經營計劃的奧祕,是我經營計劃中人測不透的,但又是向所有的人公開的。不是屬我的,便是敵我的;屬我的,便是與我相合的,這是毫無異議的,是我審判撒但的原則。這一條應人人都知道,方能看見我的公義、正直——凡是出於撒但的都審判、焚燒,都化為灰燼,這也是我的烈怒,更見我的性情。從此以後,我的性情便公布於眾,便向萬國萬民,向各宗、各派、各界逐步顯明,不隱藏一點,全部揭示。因我的性情、我的作事原則,在人看是最隱藏的奧祕,我必須得這麼作(既為了眾長子不觸犯行政,也為了用我揭示的我的性情來審判萬國萬民),這是我的經營計劃,是我的工作步驟,誰也不要輕易變動。在我的人性裡,已活出了我神性的完全性情,所以我不容許任何一個人觸犯我的人性(因我活出的都是神性的性情,所以我以前說過,我是超脫了正常人性的神自己),誰觸犯我,我定規饒不了他,讓他永遠滅亡!記住!這是我定規的,也就是說,這是我的行政中必不可少的一條,人人都應看見,我這個人就是神,而且是神自己,這下該透亮了吧!我不胡說,所有的事我都是明說、明點,直到你完全明白。

形勢緊張得很,不僅是在我的家裡,更是在我的屋外,我要求你們務必得在各方面見證我名,能活出我,能見證我。因現在是末了時分,一切都已就緒,一切都保持原樣,永不改變,該撇棄的務必得撇棄,該留下的務必留下,不要強留,不要強推。不要打岔我的經營,不要破壞我的計劃,對於人來說,我對人永遠慈愛、永遠憐憫,但在我來說,我的性情是根據我作工的階段來劃分,因我是活活的神自己,我是獨一的神自己!我是永不改變的,我又是隨時改變的,這一點人誰也測不透,只有我告訴你們,向你們說清楚,你們才會清楚、才會明白。對於我兒,我是慈愛、憐憫、公義加管教,但沒有審判(指不把長子滅亡),對於我兒以外的,我是隨著時代的轉移而隨時改變:慈愛、憐憫、公義、威嚴、審判、烈怒、咒詛、焚燒,最後滅其肉身,滅亡的對象便連同其靈、魂一起毀滅。但作為效力的,只留其靈、魂(具體怎麼實行,這在以後告訴你們,讓你們明白),但永遠沒有自由,永遠不得釋放,因他是在子民以下的,是受子民支配的,所以在以前我那樣痛恨效力者,因這些人都是大紅龍的子孫,而那些效力者以外的,也屬於大紅龍的子孫,也就是說,今天在眾長子以外的都是大紅龍的子孫。所說的讓沉淪者對我永遠讚美,是讓他們永遠為我效力,這是定規的,這些人永遠是奴隸,是牛、是馬,我可以隨時宰割,我可以任意支配,因這些人是大紅龍的後代,不具備我的性情。既說是大紅龍的後代,便是大紅龍的性情,也就是具備牲畜的性情,這是千真萬確的,也是永不改變的!因這都是我命定好的,誰也不要改(指的是不讓任何人違背這一規律),否則我擊殺了你!

我的經營計劃、我的工作運行到哪一步你們應從我揭示的奧祕來看,看我手中所作的是什麼,看我的審判在哪些人身上,看我的烈怒在哪些人身上,這是我的公義。按著我揭示的奧祕我佈置我的工作,我經營我的計劃,這是誰也改變不了的,必須得一步一步地按著我的來。奧祕是我工作運行的路,是我經營計劃的步驟的標誌,誰也不要在我的奧祕中加添、減少東西,因為奧祕錯,路就錯。為什麼我在現在向你們揭示我的奧祕呢?原因何在呢?你們有誰能說透呢?而且說奧祕就是路,這路指啥呢?這路指的是你們從肉身進入身體的過程,這是重要的一環,在我揭示奧祕之後,人的觀念逐漸去掉,人的思維逐漸淡薄,這是進入靈界的過程,所以我說我作工都有步驟,並不是渺茫的,這才是實際,才是我的作工方式。誰也改變不了,誰也作不了,因我是獨一的神自己!我的工由我自己親自作。整個宇宙世界由我一人操縱,由我一個人擺佈,誰敢不聽我的(提到「我一人」是指神自己,因為我這個人就是神自己,所以不要死抱己的觀念不放)?誰敢與我對抗?必遭我的重刑!大紅龍的結局你們看見了吧!那是它的下場,但也是必然趨勢。必須得我親自作,方能羞辱它,使它永不翻身,永遠滅亡。現在我開始揭示奧祕(記住!凡揭示的奧祕,多數都是你們口裡常說的,但又無人明白的),我說過,一切在人看未成的事在我眼中已經結束,在我看開始作的事,在人看已經成就,這是不是矛盾的事?這並不矛盾,因為人有觀念,人有思維,所以人這樣認為。我計劃的事因著我的說話(說立就立、說成就成)而成就了,但我說了的事當中,在我看並沒有成就,因為我作事有時間限制,所以在我看這事沒成就,但在人的肉眼當中(因為時間觀念的不同)已經成了。現在多數人都因著我揭示的奧祕,而對我起了疑惑,因著實際的臨及,因著我的本意不符合人的觀念,人就對我抵觸、對我否認,這是撒但中了自己的詭計(想得福的,但沒想到神會是這樣不符合他的觀念,所以他就退去),這也是我作工的果效。所有的人都當向我讚美,向我歡呼,向我歸榮耀,一切一切都在我的手中,一切一切都在我的審判之中。當萬民流歸我山的時候,當眾長子凱旋歸來的時候,是我的經營計劃的終點,是我六千年的經營計劃的完成時刻。一切都由我親自安排,這話我已說過多次,因著你們仍活在觀念當中,所以我一再強調,免得你們在此處失誤,打亂我的計劃。人不能幫我的忙,不能插手我的經營,因你們現在仍然是屬血氣的(雖然屬我,但仍是活在肉體當中),所以我說,凡屬血氣的不能承受我的產業,這也是使你們進入靈界的主要原因。

在世界當中,地震是災難的起頭,先讓世界,也就是讓地先有變動,接著便是瘟疫、飢荒,這是我的計劃,是我的步驟,我要調動一切為我效力,為成就我的經營計劃。這樣,整個宇宙世界我不毀自滅。當我第一次道成肉身被釘十字架時,地便大大震動,最後也是這樣,當我從肉身進入靈界的一剎那時,地震便從此開始發生,所以說,眾長子便必不受災難之苦,在眾長子之外的人,便留在災難中熬煉,所以在人來說,誰都願意作長子。在人的預感當中,不是為享受福分,而是為逃脫災難之苦,這是大紅龍的陰謀。但我決不放過它,必讓它接受我重刑的懲罰,之後,仍然起來為我效力(指作成眾子、子民),讓它永遠中自己的詭計,永遠接受我的審判,永遠接受我的焚燒,這是讓效力者對我讚美(指的是從其身上顯明我的大能)的真意。我不會讓大紅龍混入我的國中,我不會讓大紅龍有資格對我讚美(因為它不配,永遠不配!)!只讓它為我效力到永遠!只讓它俯伏在我面前(滅亡的比沉淪的更好受,滅亡只是一時的重刑,而作為沉淪的要永遠受重刑,所以用俯伏,因著這些人混入我的家中,享受了不少我的恩典,對我有所認識,所以我用重刑,而在我家以外的,可說成是不知者不遭罪),在人的觀念當中,認為滅亡比沉淪的更壞,但恰恰相反,作為沉淪的要永遠受重刑,作為滅亡的永遠歸於烏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