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神就當順服神

信神到底是為了什麽?對這個問題多數人還是稀裏糊塗,對實際的神、天上的神總是采取兩種截然不同的看法,説明人信神并不是為了順服神,而是為了獲得某種利益,或者逃脱灾難之苦,人才有了一點點順服的成分,這種順服都是有條件的,都是以個人前途為前提而順服的,都是迫不得已的。那麽你信神到底是為了什麽?如果你單是為了前途,為了命運,那你最好不要信,你這樣的「信」屬于自我愚弄,屬于自我安慰、自我欣賞。若你的信神不是建立在順服神的基礎上的,那麽你終究要因抵擋神而受懲罰。凡是信神不尋求順服神的人都是屬于抵擋神的人,神要求人尋求真理、渴慕神的話、吃喝神的話、實行神的話,都是為了讓人能達到順服神。若你的存心真是這樣,神必然高抬你,神必然恩待你,這是誰也不可疑惑的,是誰也不可更改的。若你的存心不是為了順服神,而是有别的目的,那麽,你的所説所做以至于你在神面前的禱告,甚至你的一舉一動都屬于抵擋神的,即使你話語温柔、態度温和,你的一舉一動、你的表情在人看來都合適,似乎是一個順服者,但就你的存心來説,就你信神的觀點來説,你所做的一切都是抵擋神,都是作惡。外表順服如羊,心裏却存着惡意,這樣的人屬于披着羊皮的狼,是直接觸犯神的人,對這樣的人神一個也不放過,聖靈要一個一個地顯明,讓所有的人都看見,凡是假冒為善的人必定會被聖靈所厭弃,誰也不要着急,對這樣的人神一個一個地處置,一個一個地解决。

若你不能接受從神來的新亮光,對神今天所作的看不透也不尋求,或疑惑,或論斷,或研究分析,這都不是存心順服神的人。當現時的亮光出來,但你仍寶貝昨天的亮光而抵擋新的作工,這樣的人純粹是謬種,屬于故意抵擋神的人。順服神關鍵一點就是能領受最新亮光,而且能够接受實行,這才是真實的順服。人若没有渴慕神這樣的心志,就不能達到存心順服神,只能是因滿足現狀而抵擋神。人不能順服神是因着人被原有的東西占有,這些東西在人裏面形成了種種觀念與人對神的種種想象,這些都成了人心目中的神的形像,所以説人信的是人自己的觀念,是人自己的想象標準。你按着你心中想象的神來衡量今天實際作工的神,那麽你的信是來自于撒但的,這是帶着個人喜好來信神,神不要這樣的信。凡是這樣信神的人,不管資格有多高、花費有多大,即使是花費畢生的精力為神作工,以至于殉道,但神對這樣信神的人不稱許,只是給人一點恩典讓人暫時享受。這樣的人談不到實行真理,聖靈在這樣的人身上不作工,神要把這樣的人一個一個地淘汰。不管是年老的、年輕的,凡是信神不順服神的,存心不正的,都屬于抵擋打岔的人,這樣的人無疑都是被淘汰的對象。對神没有一點順服的成分,只是承認神的名,稍覺神的可親、可愛,但跟不上聖靈的步伐,不能順服聖靈現時的作工説話,這樣的人就屬于活在神的恩典之中的人,不能被神得着,不能被神成全。神成全人是藉着人的順服、藉着人吃喝享受神的話語、藉着人在生活中的苦難熬煉而達到的,只有這樣信神人的性情才能變化,才能對神有真實的認識。不滿足于活在神的恩典之中,而是主動地渴慕、尋求真理,追求被神得着,這叫有意識的順服神,神要的就是這樣的信神。只享受神的恩典不能被成全,不能得變化,只能有外表的順服,外表的敬虔,外表的愛心、忍耐;只享受神的恩典不能對神有真實的認識,即使對神有認識也是膚淺的,或者説神愛人,或者説神憐憫人,這些并不代表人的生命,不代表人有真實的認識。當神的話語熬煉人的時候,或是神的試煉臨到人的時候,人順服不下來,而且産生疑惑,以至于跌倒,在這樣的人裏面根本没有順服神的成分。在他裏面只有許多信神的條條框框,以至于信神多年所總結的老經驗,或者是以聖經為原則的各種規條,就這樣的人能順服神嗎?人的東西都占滿了,還談什麽順服神!都是按着個人的喜好而「順服」,神能要這樣的順服嗎?這是在守規條,而不是順服神,是在滿足自己,是在安慰自己。若你説這是順服神,這不是褻瀆神嗎?你是埃及法老,是作惡的,是專門從事「抵擋神」工作的人,神要你這樣的事奉?我勸你最好還是早點悔改,有點自知之明,或者最好告老還鄉,這樣比你「事奉神」對你自己更有利,不打岔、不攪擾而是守本分,好好過日子,這不是更好嗎?免得抵擋神遭懲罰!

上一篇: 當取締宗教的事奉

下一篇: 建立與神的正常關係很重要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神所在「肉身」的實質

第一次道成肉身的神在地生活了三十三年半,盡職分僅三年半,在他作工期間與没開始作工以前都具備一個正常的人性,他在正常人性裏生活了三十三年半,在最後三年半期間他始終是以道成肉身的神的身份出現。在盡職分以前,他是以一個普通正常的人性出現,没有一點神性的表現,只是在正式盡職分以後才有了神…

第八十二篇

聽了我話人人恐懼戰兢,一個一個都害怕得了不得,怕什麽?我也不殺你們!還是你們做賊心虚,在我後所做的太輕浮、太不值錢,叫我已恨惡到一個地步,恨不得當時就把那些我没預定揀選的扔在無底深坑粉身碎骨,但我有我的計劃,我有我的打算,暫時先饒你一條小命,先讓你為我效完力之後,我就把你一脚踹開…

第一百零五篇

人都因着我説話的原則,因着我作工的方式,而對我加以否定,這正是我這麽長時間説話的目的(是針對所有的大紅龍的子孫説的),是我智慧的作工方式,是我對大紅龍的審判,這是我的計謀,没有一個人能完全看透。在每一個轉折點,也就是在我經營計劃的每一個過渡階段,都要淘汰一些人,是按着我工作的順序…

第三十篇

在人的中間,我曾總結人的悖逆,也曾總結人的軟弱,因此,人的軟弱我曾體察,人的悖逆我曾知曉。當我來在人間以先,我早已了解人間的酸甜苦辣,因此,在人做不到的我却能作到,在人説不了的我却能説出口,而且運用自如,這不正是我與人的不同之處嗎?這不是明顯的區别嗎?難道我的工是屬血氣的人能做到…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