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在肉身顯現

目錄

對不行真理之人的警告

在弟兄姊妹中間總釋放消極的人是撒但的差役,是攪擾教會的,這樣的人有一天都得被開除出去,都得被淘汰。人信神若不存著敬畏神的心,若不存著順服神的心,那這樣的人不僅不能為神作什麼工作,反而成了攪擾神工作的人,成了抵擋神的人。信神的人不順服神、不敬畏神,而是抵擋神,這是「信神」之人的最大的恥辱。信神的人如果與不信神的人的言談、舉止都是一樣的隨便不受約束,那這人比外邦人還邪惡,是典型的惡魔。那些在教會中釋放毒言惡語的人,那些在弟兄姊妹中間散佈謠言、挑撥離間、拉幫結夥的人,本應都開除出教會,但因著作工時代的不同將這些人限制起來,因為這些人定規就是被淘汰的對象。被撒但敗壞的人都有敗壞性情,但有一部分人只限於有敗壞性情,另一部分人則不是這樣,他們不僅有撒但敗壞性情,而且其本性已惡毒到極處,這類人所做的、所說的不僅限於流露撒但的敗壞性情,他們是正宗的魔鬼撒但。他們所做的都是打岔攪擾神的工作,他們做的都是攪擾弟兄姊妹的生命進入,破壞正常的教會生活,這些披著羊皮的狼早晚都得被清理出去,對這些撒但的差役應採取毫不客氣的態度,採取棄絕的態度,這才是站在神的一邊,若不能做到這一點的都是與撒但同流合污。真正信神的人心裡總有神,總存著敬畏神的心,存著愛神的心。信神的人辦事應存著小心謹慎的心,所作所為都應按神的要求,都應能滿足神的心,不應任著自己的性子,想怎麼做就怎麼做,這樣不合乎聖徒的體統。人不能打著神的旗號到處橫行,到處招搖撞騙,這是最悖逆的行徑。家有家規、國有國法,更何況神的家呢?不更有嚴格的標準嗎?不更有行政嗎?人可以自由隨便,但神的行政卻不讓人隨意「改動」,神是不容人觸犯的神,神是擊殺人的神,這些難道人不知道嗎?

每處教會都有攪擾教會的人,都有打岔神工作的人,這些人都是撒但化裝打入神家的。這類人尤其會假冒,到我面前恭恭敬敬,點頭哈腰,活像一隻賴皮狗,他們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而獻出自己的「一切」,到弟兄姊妹面前卻又是一副醜相,見到實行真理的人就打擊、排擠,見到比自己厲害的人就奉承、吹捧,在教會中橫行霸道。可以說,幾乎多數教會之中都有這樣的「地頭蛇」、「哈巴狗」。他們在一起鬼頭鬼腦,互相擠眉弄眼,誰也不實行真理,哪一個的毒汁多就是「魔頭」,哪一個的威望高就在他們的同夥中立旗杆。這些人橫行在教會之中,散佈消極,釋放死亡,想幹什麼就幹什麼,想說什麼就說什麼,沒有人敢攔阻,充滿撒但性情。他們這樣一攪擾,就給教會帶來死亡氣氛。在教會中那些行真理的人遭到棄絕,不能盡上自己所能,而那些攪擾教會、散佈死亡的人在教會中橫行,而且多數人都隨從,這樣的教會簡直就是撒但掌權,就是魔鬼作王。教會中人若不起來棄絕那些魔頭,這些人也遲早要被斷送的,以後對這樣的教會應採取措施,若是能行點真理的人也不尋求,那這個教會就被取締了。若在一處教會中沒有一個肯行真理的人,沒有一個能站住神見證的人,這個教會就徹底隔離,必須斷絕與其他教會的來往,這叫埋葬死亡,這叫棄絕撒但。在一處教會中若有幾個地頭蛇,還有一些沒有一點分辨的小蒼蠅隨著,教會中人如果看完真理之後還不能棄絕這些地頭蛇的捆綁、擺佈,那到最終將這些糊塗蟲都淘汰,雖然這些小蒼蠅不作什麼大凶,但他們是更詭詐的人,是更圓滑的人,類似這樣的人都淘汰,一個不留!屬撒但的就歸給撒但,屬神的必尋求真理,這是人的本性決定的。讓那些隨從撒但的都滅亡吧!對這樣的人一點不可惜;讓那些尋求真理的人都得著供應,讓其盡情地享受神話。神是公義的,是不會偏待人的。你是魔鬼你就行不出真理,你是尋求真理的人,也絕不會被撒但擄去,這是確定無疑的。

不追求上進的人總願意別人也跟自己一樣消極、懶惰,不行真理的人就嫉妒那些行真理的人,不行真理的人總想迷惑那些糊塗沒分辨的人。這些人釋放的東西能夠使你墮落、下滑、光景不正常、裡面黑暗,使你遠離神,使你寶愛肉體、遷就自己。不喜愛真理、總是應付神的人沒有自知之明,這樣的人的性情引誘人犯罪,引誘人抵擋神。他不行真理也不讓別人行真理,他寶愛罪,不恨惡自己,他不認識自己也攔阻別人認識自己,攔阻別人渴慕真理。受他迷惑的人看不見光明,落在黑暗之中,不認識自己,對真理模糊,離神越來越遠。他不行真理也攔阻別人行真理,把那些糊塗蟲都拉到他的面前。與其說他信神,倒不如說他信的是他的老祖宗,信的是他心中的偶像。那些口頭跟隨神的人最好睜大眼睛看看自己信的到底是誰,你信的到底是神還是撒但。若你知道自己信的不是神而是你的偶像,那你最好不要說自己是信神的;若你不知道自己到底信誰,那你最好也不要說自己是信神的,這樣說是褻瀆!信神不是勉強,你們不要說信我,這話我早聽夠了,我不願再聽見,因你們信的都是你們心中的偶像,你們信的都是你們中間的地頭蛇。那些聽見真理就搖頭、聽見死亡之語就滿臉堆笑的人都是撒但的子孫,都是被淘汰的對象。在教會中存在著許多沒分辨的人,迷惑人的事出現之時,他們偏偏站在撒但一邊,說他們是撒但的差役他們還覺著太冤枉,說他們沒有分辨,而他們每次總是站在非真理一邊,沒有一次非常時期是站在真理一邊的,沒有一次站起來為真理而爭辯的,他們真是沒分辨嗎?為什麼他們偏偏站在撒但一邊呢?為什麼他們從不為真理說一句公平合理的話呢?真是他們一時的糊塗而造成的嗎?越是沒分辨的人越不能站在真理一邊,這說明了什麼?是不是說明沒分辨的人是喜歡罪惡的人?是不是說明沒分辨的人是撒但的孝子賢孫?為什麼他們總能站在撒但一邊與撒但同言共語呢?他們的一言一行、他們的表情就足以證明他們並不是什麼喜愛真理的人,而是厭憎真理的人。他們能站在撒但一邊就足以證明撒但太愛他們這些為撒但而奮鬥一生的小鬼,這不都是明擺著的事實嗎?你真是喜愛真理的人,那為什麼行真理的人不能看在你的眼裡,那些不行真理的人稍一動神色你就馬上隨從呢?這是什麼問題呢?我不管你有無分辨,我不管你付多大代價,我不管你的勢力有多大,我不管你是地頭蛇還是旗杆。你的勢力大,那只不過是借助撒但的力量;你的威望高,那只不過是因著在你周圍不行真理的人太多了;你沒被開除出去是因為現在不作開除的工作,而是作淘汰的工作,現在不著急開除你,只等著那一天淘汰你之後再懲罰你,誰不行真理就要被淘汰!

真正信神的人是肯實行神話的人,是肯實行真理的人,真正能夠站住神見證的人也是肯實行神話的人,是真正能夠站在真理一邊的人。行彎曲、搞不義的人都是沒有真理的人,都是羞辱神的人。在教會中搞紛爭的人是撒但的差役,是撒但的化身,這樣的人太惡毒,那些沒分辨卻不能站在真理一邊的人都是心術不正、污衊真理的人,這些人是更典型的撒但的代表,是不可救藥的人,這樣的人當然也是被淘汰的對象。在神的家裡不容讓那些不行真理的人存留,不容讓那些故意拆毀教會的人存留,但現在並不作開除人的工作,只不過到最終被顯明而淘汰了。對這些人不作更多的無用工,是撒但就不能站在真理一邊,是尋求真理的人就能站在真理一邊。不行真理的人就不配聽真理的道,就不配見證真理,真理根本不是針對他們說的,真理是對行真理的人說的。在未顯明所有人的結局以先,對那些攪擾教會的、打岔工作的人先放在一邊不予處理,當工作結束的時候將這些人一個一個地顯明出來之後淘汰。在供應真理期間暫時不理睬他們,當全部真理都向人顯明,那時就該淘汰人了,那時也就是各從其類的時候了。那些沒有分辨的人因著他們的小聰明而被斷送在惡人手中,被惡人騙走不得再回來。對這樣的人就應這麼處理,因著他們不喜愛真理,因著他們不能站在真理一邊,因著他們隨從惡人,站在了惡人一邊,與惡人聯合起來抵擋神,他們明明知道那些惡人所流露的是惡,但他們卻硬著頭皮、背著真理而隨從了惡人,這些不行真理行毀壞可憎之事的人不都在作惡嗎?他們儘管有作「王」的,有附和的,但他們的抵擋神的本性不都是相同的嗎?他們還有什麼藉口說神不拯救他們呢?他們還有什麼藉口說神不公義呢?不都是他們的惡把他們毀滅了嗎?不都是他們的悖逆將他們拉向地獄了嗎?行真理的人最終將因著真理而得救、被成全,不行真理的人最終將因著真理而自取滅亡,這是那些行真理與不行真理之人的結局。我勸那些不打算行真理的人趁早離開教會,免得犯更多的罪,那時後悔也晚了,尤其是那些拉幫結夥、搞分裂的人,那些教會中的「地頭蛇」更得早點離開。這些屬於惡狼本性的人是改變不了的,不如趁早離開教會,不要再攪擾弟兄姊妹的正常生活,免得遭到神的懲罰。那些隨幫唱柳的人也趁現在這個機會作個反省,是隨從惡人出去,還是留下來老老實實地跟隨,對這事要考慮清楚。再給你們選擇一次的機會,我等著你們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