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工與進入 三

神在人身上托付了很多,對人的進入也談了無數,但是因着人的素質相當差,神的許多話幾乎没有着落。人的素質差有多種原因:人的思想、道德敗壞,没有教養;封建迷信嚴重地占據人的心靈;墮落、腐朽的生活方式給人的内心深處造成了許多弊病;文化知識淺薄,幾乎百分之九十八的人缺乏文化知識教育,而且幾乎很少有人接受高等的文化教育。所以,人根本不懂什麽是靈,什麽是神,只是封建迷信給人一個模糊不清的神的形像。幾千年的「民族氣概」給人的内心深處遺留下的流毒、封建思想將人都束縛得没有一點自由,使人没有志氣,没有毅力,不求上進,消極後退,奴役性特别强,等等這些客觀因素給人的思想風貌,個人的理想、道德、性情造成了一個不可磨滅的污穢的醜相,似乎人都生活在恐怖主義黑暗世界裏,没有人想到超脱,没有人想到理想的世界裏,只是安分守己地過着日子:生兒育女,出力、流汗、幹活,夢想有一個安逸、美滿的家庭,夫妻恩愛、兒女孝順、歡度晚年,安然地度過自己的一生……幾十年、幾千年、幾萬年以至于到現在人仍然這麽虚度着,没有一個人創造最美的人生,只是在黑暗的天地之間互相厮殺、争名奪利、勾心鬥角,有誰曾尋求神的心意?誰曾搭理神的作工?就人的所有這些被黑暗權勢所占有的部分早已成性,所以神的工作要想開展是相當難的,對神今天的托付人更是無心去理睬。不管怎麽樣,我相信人不會介意我説的這些話的,因着我説的是幾千年的歷史了,一談到「歷史」便是實事,而且都是有目共睹的「醜聞」,何必要違背事實説話呢?但是我也相信,凡是有理智的人看了這話都會被唤醒而奮發圖强的。神也希望人都能安居樂業,但能够愛神,讓全人類進入安息之中是神的心意,讓全地都滿了神的榮耀更是神極大的願望,只可惜人都痴迷不悟,被撒但敗壞到今天已是没有人的模樣,所以人的思想、道德、教育也是重要的一環,文化知識訓練是其次的一環,以便提高人的文化素質,改變人的精神風貌。

其實,神對人的要求并不是很高,但因為人的素質與神要求的標準相差好遠,所以多數人只是抬頭「仰望」神的要求却無力去達到。人的先天條件與人的後天的裝備都遠遠够不上神的要求,但是只認識這些并不是萬全之策,遠水解不了近渴,即使人已將自己認識到塵土不如,但却無有滿足神心的心志,更無達到神要求的「先進之路」,那這樣的認識又有何價值?不是竹籃打水——一場空嗎?我説的關鍵是進入,這是主要議題。

在人的進入當中生活總是枯燥無味,或禱告禱告,或吃喝神的話,或聚會,等等這幾項單調的靈生活,所以人總感覺信神并没有多大享受。當進行這些屬靈活動的時候都是在人原有的撒但敗壞性情的基礎上做的,雖然人有時也能得着聖靈的開啓,但人的原有思想、性情、生活方式、習慣仍扎根在人裏面,所以人的天性仍是不改變。就人所搞的那些迷信活動神最恨惡,現在有許多人仍是放不下,認為那些迷信活動是神所命定好的,到今天仍没有脱乾净,像年輕人所操辦的婚宴或嫁妝,什麽禮錢酒宴這一類喜事的説法、講法,流傳下來的古語,為死人、為喪事所操辦的一切無意義的迷信活動更叫神厭憎,就是禮拜日(包括宗教界所守的安息日)也叫神厭憎,人中間的人情來往、世俗交際更叫神厭弃,就是衆所周知的「年」「聖誕節」也并非是神的命定,更何况在節日期間的擺設、玩物(對聯、鞭炮、燈籠、聖餐、聖誕禮物、聖誕慶祝)不都是人心目中的偶像嗎?安息日的掰餅、葡萄酒,細麻衣,這些更是偶像,像在中國流傳的各種傳統節日「二月二」「端午節」「八月十五」「臘八」「陽曆年」,宗教界的「復活節」「受浸紀念日」「耶穌誕生日」,等等這些毫無道理的節日,都是古往今來很多人編排流傳下來的,是人豐富的想象、人的「巧妙的構思」才流傳至今,似乎没有一點破綻,其實,都是撒但捉弄人的把戲。越是在撒但群居的地方,越是陳舊、落後的地方,封建陋俗越是嚴重,就這些東西將人捆得結結實實,根本没有活動的餘地。似乎在宗教界有許多節日是獨具匠心,似乎與神的作工能牽綫搭橋,豈不知都是撒但捆綁人認識神的無形的繩索,是撒但的詭計。其實神的一步工作結束之後,早將他當代的用具、當代的「風格」一毁了之,不留任何痕迹,而那些「虔誠的信徒」仍在敬拜那些有形有像的物質的東西,把神的所有却扔在腦後,不作研究,似乎對神滿有愛心,豈不知人早將神攆出家門之外,而將「撒但」供奉在桌上。「耶穌的畫像」「十字架」「馬利亞」以至于「耶穌的受浸」「耶穌的晚餐」這些,人都把它們當作「天主」來敬拜,而且還口口聲聲喊着「主啊,天父」,這不都是笑話嗎?到今天,在人中間流傳下來許多類似的説法、作法令神厭憎,嚴重地攔阻了神前面的道路,以至于對人的進入更是極大的損失。不説撒但將人敗壞到什麽程度,就人裏面的「常受定律」「勞倫斯的經歷」「倪柝聲概論」「保羅的作工」已將人裏面占得滿滿登登,神在人的身上根本無從插手作工,因為人裏面的「個人主義」「定律」「法則」「規章」「制度」這些東西太多,就這些東西加上人的封建迷信色彩已將人擄掠,將人侵吞,似乎人的想法是一部動人的彩色神話故事片,雲裏來霧裏去,想象得無不扣人心弦,叫人都目瞪口呆。説實在話,今天神來了作工主要就是對付、打消人的這些迷信色彩,將人的精神風貌改换一新,神的工作不是人繼承祖宗幾代人的遺傳而走到今天的,而是神自己親自開頭,神自己親自結束,用不着繼承某一個屬靈偉人的遺傳,或繼承神作的某一個時代中一項具有代表性意義的事,這些都無需人操心,神便在今天有了别具一格的説話、作工,何必讓人「費心」呢?人若在今天的流裏繼承着「先祖」的遺傳來走今天的路,那就走不到路終,神對人的這一作法非常反感,猶如恨惡世上的年月日一樣。

改變人的性情最好還是先扭轉人内心深處這些中毒至深的東西,讓人都從改變思想道德做起,首先,都看清那些宗教儀式、宗教活動,年月、節期都是神所恨惡的,都能擺脱這些封建思想的束縛,將人濃厚的迷信色彩都消除净盡,這些都包括在人的進入中。你們都得明白神為什麽把人從世俗裏帶出來,又為什麽將人從規條裏帶出來,這是你們進入的大門,雖然與你們的屬靈經歷毫無關係,但就這些最攔阻你們的進入,最攔阻人認識神,這些東西成了一張「網」,將人都壟斷在其中。有很多人看聖經看得太多,對聖經的許多章節都可以背下來,在今天的進入當中,人不知不覺便用聖經來衡量神的作工,似乎神的這步作工的根據是聖經,發源地是聖經。當神的工作與聖經相合,人便對神的工作極力地擁護,對神也刮目相看;當神的工作與聖經對不上號時,人便急得滿頭大汗,找神作工的根據,若神作的在聖經裏根本没提到,人便對神置之不理了。可以説,多數人對神今天的作工都是小心翼翼地接受、挑挑揀揀地順服、漫不經心地認識,對以往的東西總是留一半、捨一半,這叫進入嗎?抱着别人的書籍總是當寶貝,而且當作打開國度大門的「金鑰匙」,對神今天的要求人根本不聞不問,更有許多「聰明的專家」左手持着神的説話,右手捧着他人的「名著」,似乎是想從「名著」裏找着今天神説話的根據,以便充分證明神説的話是正確的,而且還結合「名著」給别人講解,似乎是在「作工」。説老實話,在人中間有許多「科研人員」根本没把今天的最新科研成果,而且是史無前例的科研成果(指神的作工、説話、生命進入的路)看在眼裏,所以人都是「自食其力」,靠着自己的三寸不爛之舌到處「傳道」,炫耀「神的美名」,而自己的進入却是摇摇欲墜,離神的要求似乎是相差從創世到現在一樣的遥遠。神的工作談何容易?似乎人已立定心志,將自己一半留給昨天,一半帶到今天,一半交給撒但,一半送給神,似乎這樣做人才覺得心安理得,稍覺得安慰。人的内心世界太陰險,又怕失去明天,又怕丢掉昨天,深怕得罪撒但,又怕觸犯今天的似乎是但又似乎不是的神。因着人的思想道德修養太差勁,所以人的分辨能力特别差,根本不知道今天的工作到底是不是神作的,或許是因為人的封建迷信思想太嚴重,早已將迷信與真理、神與偶像劃分在一個類别中,人都無心去分辨這些東西,似乎人絞盡腦汁對這些東西仍是分不清楚,所以人都停下脚步不再走前面的路了。所有的這些都是因為人缺乏正確的思想教育而造成的後果,給人的進入帶來了極大的難處,因而人對真神作的總是不感興趣,對人做的(例如人心目中的偉人)總是猶如烙印一樣「鍥而不捨」,這些不都是人該進入的最新課題嗎?

─────────

①〔鍥而不捨〕比喻有恒心、有毅力。這裏用來諷刺,指人頑固不化,持守老舊的東西不肯放弃。

上一篇: 作工與進入 二

下一篇: 作工與進入 四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認識三步作工是認識神的途徑

經營人類的工作一共分為三步,也就是拯救人類的工作共分為三步,這三步作工并不包括創世的工作,而是律法時代的工作、恩典時代的工作與國度時代的工作這三步作工。創世的工作只是産生全人類的工作,并不是拯救人類的工作,與拯救人類的工作并無關係,因為創世之時人類并未經撒但敗壞,所以也就没有必要…

蒙拯救的人是肯實行真理的人

在講道裏常講要有正當的教會生活,那麽為什麽到這個時候教會生活仍没有改進,還是老調重唱?為什麽就没有一個别出心裁的生活方式呢?九十年代的人再過以往時代皇帝的生活能是正常的嗎?雖然吃喝的東西甚是佳美,歷代稀有,但是教會生活却没有多大轉機,似乎是换湯不换藥,那神説這麽多話有什麽用?多數…

作工與進入 九

悠久的「民族傳統」「精神風貌」過早地給人純潔而又幼小的心靈籠上一層陰影,毫無一點「人性」地打擊着人的靈魂,似乎是鐵面無私,這些魔鬼的手段極其殘忍,似乎「教育」「培養」成了魔王殺害人的「傳統」的手段,藉着它的「深深地教導」將自己醜惡的靈魂全部掩蓋起來,企圖披上羊皮來騙取人的信任,之…

第二十八篇

當我從錫安來之時,曾有萬物都等待,當我回錫安之時,曾有萬人在迎接,在我的往返之間,不曾有敵我之物攔阻我的步伐,因此,我的工作一直在順利地向前邁進。如今,當我來在所有的受造之物中間時,所有的物都在静默迎接我,深怕我再次離去,使其失去依靠,所有的物都在順服着我的引導,都在看着我手所指…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