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話在肉身顯現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0個搜索結果

沒有相關的搜索結果

作工與進入 六

作工與進入本都是實際的,是指神的作工與人的進入,因為人對神的本來面目、對神作的工作根本一點看不透,所以給人的進入帶來了極大的難處。就是到現在許多人仍不知道神在末世作成什麽工作,也不知神為什麽忍受極大的屈辱來在肉身與人共受榮辱,人對神作工的目的,以至于神的末世計劃的宗旨都是一概不知。因為種種原因,人對神所要求的進入總是不冷不熱,含糊其辭,所以給神在肉身中的工作帶來了極大的難處,似乎人都成了障礙物,到了今天,仍是不透亮。所以,還是談談神在人身上作的工作,以至于神急切的心意,使你們都成為神忠實的僕人,像約伯一樣寧死不弃絶神,忍受一切的耻辱,像彼得一樣為神獻上全人,成為神在末世得着的知己。但願弟兄姊妹都能竭盡全力為神在天的旨意而奉獻全人,成為神家中的聖僕,享受神賜給的不盡的應許,讓父神的心早享安息。「成就父神的旨意」應是所有愛神之人所擁有的座右銘,應把這話當作人進入的嚮導、行動的指南,這是人該有的心志。將神在地的工作徹底結束,配合神在肉身的工作,這是人的本分,到有一天,神的工作結束之時,人歡送他早歸于天父,這不是人該盡的責任嗎?

當神在恩典時代重返三層天時,其實神救贖全人類的工作已進入尾聲,地上只留下耶穌所背的十字架、耶穌裹身的細麻布、耶穌所戴的花冠、紅袍(這都是猶太人戲弄他時的物件),就是耶穌釘十字架的工作已是轟動一時之後平息下來了,從此以後,耶穌的門徒開始接續耶穌的工作在各處教會牧養、澆灌。作工的内容是:讓所有的人都悔改、認罪、受浸;使徒都傳説耶穌釘十字架的内情、實况,人都情不自禁地俯伏在「耶穌」面前認罪,而且他們還各處傳講耶穌所説的話。從此,恩典時代的教會建造開始了。在那個時代耶穌作的也是講人的生活與天父的心意,只不過時代不同,有許多説法、作法與今天就大不相同,但其實質都是一樣的,都是神靈在肉身的作工,一點不差。就這樣的作工、説話一直延續到今天,所以今天的宗教裏「分享」的仍是這一類東西,毫無變化。就在耶穌的工作結束之時,教會已走上了「耶穌基督」的正軌,但神却又開始了他另一步工作的計劃,就是末世道成肉身一事。在人看,神釘在十字架上已將神道成肉身的工作結束了,將全人類都救贖了回來,而且掌握了陰間的鑰匙,人都認為神的工作已徹底告成了,其實,在神來看,他的工作只完成了一小部分,他只是救贖了人類,并没有將人類征服,更没有將人的撒但醜相改變,所以,神説:「道成的肉身雖經死亡之苦,但并不是我道成肉身的所有目的,耶穌是我的愛子,為我釘十字架,但他并没將我的工作徹底結束,只作了一部分。」就這樣,神又開始了接續道成肉身的工作的第二次計劃,神最終的心意是將從撒但手裏拯救出來的人都成全、得着,所以神便準備再次冒險來在肉身。所謂「道成肉身」是指不帶有榮耀(因為神的工作未完成,所以説不帶有榮耀),而是以愛子的身份出現,是基督,是神所喜悦的,因此説是冒險。因為肉身的力量謹小慎微,與天父的權柄遥遥相望,只是盡到肉身的職分,完成父神的工作與托付,不涉及其他的工作,只是完成一部分工作的,所以神一來在地便稱為「基督」,這是其内涵之意。之所以説是帶着試探來是因為只完成一項工作的緣故,而且父神只稱其為「基督」,稱其為「愛子」,并未給其全部的榮耀,就是因為道成的肉身是來作一項工作的,并不是來代表天父的,而是來盡「愛子」的職分的,當「愛子」肩上所接受的托付全部完成之時,父便將全部的榮耀連同父的身份全部給他,可以説,這是「天規」。因為來在肉身與天父是處在兩個境地,只在靈裏相望,父在照看着愛子,而子却遠遠望不見父,因為肉身的功能太小,隨時都有遭受殺身之禍的可能,所以説帶着極大的危險,就相當于神將愛子又一次撒手交在虎口裏,是冒着生命危險,交在了撒但最密集的地方。就在這危難之際神還是將「愛子」交給了污穢淫亂之地的人將其「撫養成人」。因為神的工作只有這樣作才合情合理,才能將父神的全部心願都了結,完成他在人類中的最後一部分工作。耶穌也不過是完成父神的一步工作的,因着道成的肉身的阻隔與所完成的工作的不同,所以耶穌也并不知道還要第二次重返肉身,因此,解經家、預言家没有人敢明確預言神末世還要道成肉身,就是在末世再次來在肉身作第二部分肉身的工作,因此,無人發覺神早已隱匿在肉身之中。也難怪,耶穌復活升天以後才開始接受這一托付的,所以神第二次道成肉身没有更明確的預言,讓人難以琢磨。就聖經那麽多預言書也没有明確提到此事,而耶穌來作工時却有明確預言有童女懷孕生子,即聖靈感孕,神還説是冒着生命的危險,更何况今天呢?難怪神説此次道成肉身是冒着高于恩典時代幾千倍的危險而作的。在許多地方神已預言過在秦國之地得着一批得勝者,是在世界的東方得着得勝者,所以神第二次道成肉身的落脚點無疑就是在秦國之地了,正是大紅龍盤卧之地,是將大紅龍的子孫得着,讓其徹底失敗、蒙羞。神要將這些苦難深重的人唤起,徹底唤醒,從迷霧中走出來,弃絶大紅龍,從夢中覺醒,認識大紅龍的本質,能將心全部歸給神,在黑暗勢力的壓迫中奮起,站立在世界的東方,成為神得勝的證據,這樣神才得着榮耀。就此原因,神將以色列結束了的工作又帶到了大紅龍盤卧之地,走後的即將兩千年又一次來在肉身接續恩典時代的工作,在人的肉眼看來,神是在肉身又開展了新的工作,而在神看,他是接續恩典時代的工作,只不過是時隔幾千年罷了,而且是工作地點、工作項目不同罷了。神在今天的作工中肉身所取的形像雖與耶穌已是判若兩人,但其實質、其根源總歸是一,是一個源頭,或者有許多外殻不相仿的地方,但作工的内幕毫厘不差,畢竟時代已截然不同了,神的作工怎能千篇一律或是互相打岔呢?

耶穌取形于猶太人的長相,隨從猶太人的裝束,吃猶太人的飯食長大,這是正常人的一面。而今天道成的肉身是取形于亞洲之民的形態,在大紅龍的國家長大,這些與神道成肉身的目的并不矛盾,而是兩者相得益彰,更完善了神道成肉身的實在意義,因為道成的肉身稱為「人子」或「基督」,所以就今天之「基督」的外殻并不能與「耶穌基督」相提并論,畢竟肉身是稱為「人子」的,是肉身的形像。神每步的作工都具有相當深的内涵之意,耶穌之所以是經聖靈感孕,是因他本是救贖罪人的,他必須是無罪的,但到最後被迫成為罪身的形像擔當了罪人的罪,才將罪人從被咒詛的、神刑罰人的十字架(十字架本是神咒詛人、刑罰人的工具,提到咒詛、刑罰便是針對罪人的)上救了下來,目的是為了讓罪人都悔改,藉着「釘十字架」來讓人認罪。就是説,為了救贖全人類,神道成在一個被聖靈感孕的肉身中擔當了全人類的罪,通俗的説法就是拿一個聖潔的肉身來换回所有的罪人,相當于耶穌是「贖罪祭」交在撒但面前「懇求」撒但將它踐踏的無辜的全人類還給神。所以説,要作救贖的工作務必得聖靈感孕才能作成這步工作,這是必要條件,是父神與撒但争戰時的「和約」,所以耶穌被交給了撒但,之後才結束了這步工作。而今天神的救贖工作已是空前盛况,撒但也無理由要求,所以神道成肉身就不需聖靈感孕,因為神本來就是聖潔、無辜的,所以神這次道成肉身已不再是恩典時代的耶穌了,但其仍是為着父神的旨意,為着了結父神的心願,這難道是無道理的説法嗎?神道成肉身還需套規條嗎?

有許多人在聖經裏搜尋根據,想找着神道成肉身的預言,人的斷了弦的思維哪裏知道,神早已不在聖經裏「工作」,而是「跳躍」聖經之外津津有味地作起了他早已計劃好的、但又從未告訴給人的工作。人太缺乏理智,對神的性情才領略了幾多就滿不在乎地站在高台上、坐在高級「輪椅」上考察神的工作,竟然高談闊論、談天説地教育起神來了。有許多「老者」眼戴老花鏡,手捋鬚髮,打開看了一輩子的、發了黄的「老黄曆」(聖經),口中念念有詞,似乎雙眼炯炯有神,一會兒打開《啓示録》,一會兒打開《但以理書》,一會兒又打開衆所周知的《以賽亞書》,眼睛盯着一張張滿了黑麻麻的字一頁頁地默念着,大腦不停地轉動着,忽然之間捋動着鬚髮的手停了下來拽着鬍子,偶爾聽見鬍鬚被拽斷的聲音,這异常的舉動令人吃驚,「為何用這麽大勁呢?生什麽氣呀?」再看「老者」,雙眉抖立起來,發了白的眉毛像鵝毛一樣不偏不倚地落在了這老者的離眼皮兩厘米的地方,似乎是巧合,但又是那麽合適,「老者」目不轉睛地盯着似乎發了霉的書頁,反覆好幾次,不禁站立起來,似乎與誰寒暄起來,但眼睛裏發出的光仍未離開「黄曆」,突然他又將這一頁蓋住,立即又翻到了「另一個世界裏」,動作如此倉促而又令人恐懼,似乎給人以措手不及的感覺,此時,出了洞的老鼠在他沉默時剛剛「放開手脚」,便被他這一反常態的舉動而嚇得一溜烟跑回了洞中,再也不見踪影。此時,「老者」的停動的左手又開始了一上一下的「捋鬚髮」的工作,他離開了座位,將書放在桌上,從門縫裏、打開的窗户上颳來的風將書無情地合上又打開,似乎有一種説不出的凄凉感,似乎此時除了書紙被颳動的聲音之外,萬物都沉默了。他,在屋子裏踱來踱去,雙手倒背,時而停下脚步,時而又起步,不時地「摇頭」,似乎口裏念叨着「噢!神哪!你真會那麽作嗎?」不時地又點點頭,「神哪!你的工作誰能測透呢?你的脚踪何其難尋呢?我相信你不作無理取鬧的事。」此時「老者」的雙眉緊緊地凑在一起,雙目緊閉,顯出了難為情的樣子,也顯出了極其痛苦的神情,似乎要從長計議,真是難為他「老人家」了,一輩子到頭又「不幸地」遇見了這事,有何辦法呢?我也束手無策、無能為力,誰叫他的「老黄曆」發了「黄」呢?誰叫他的鬚髮與雙眉都如白雪一樣無情地長在了他的臉上的不同的部位呢?似乎他的鬚髮就代表了他的資歷,但誰知道人竟會傻到一個地步,在「老黄曆」裏找神的同在呢?「老黄曆」能有幾張,真能把神的作為記載得一點不差嗎?誰敢保證呢?人竟然用咬文嚼字的方法來尋求神的顯現,來滿足神的心意,想藉此進入生命,談何容易?這不是荒誕不經的謬理嗎?你不覺着可笑嗎?

─────────

①〔含糊其辭〕説話或做事不明確、不清楚。指人對神的工作并没有透亮的看見。

②〔謹小慎微〕指肉體的功能太小,對一切瑣碎的事情過分小心謹慎。這裏指肉身的難處太多,所作工作太有限。

③〔寒暄〕見面時問寒問暖的應酬話。這裏比喻人研究神作工的醜相。

④〔倉促〕匆忙。這裏指「老者」查經時急不可待的一舉一動。

⑤〔咬文嚼字〕過分地斟酌字句。這裏諷刺那些摳字眼兒而不尋求真理、不認識聖靈作工的謬理專家。

上一篇:作工與進入 五

下一篇:作工與進入 七

相關內容

  • 如何事奉才能合神心意

    信神到底該怎樣事奉神,事奉神的人應該具備哪些條件,明白哪些真理,在你們的事奉當中有哪些偏差,這些都是你們該明白的。這些問題涉及到你們怎麽信神,怎樣走上被聖靈帶領的路,一切任神擺布,使你們認識神在你們身上所作的每一步工作。當你們走到這個地步的時候,你們就能知道到底什麽是信神,怎樣才能信好神,怎樣做才能…

  • 第 四 十 四 篇

    我是公義,我是信實,我是鑒察人心肺腑的神!誰是真,誰是假,我會馬上顯明,你們不要着慌,都有我的時候,誰是真心要我的,誰是不真心要我的,我會一一告訴你們,你們只管吃好、喝好,在我面前與我親近好,我會親自作我的工。你們不要急于求成,我的工作不是一下子就可以完成的,都有我的步驟、有我的智慧在其中,所以我的…

  • 第 十 二 篇

    就在萬人注目之時,在萬物都更换重得復苏之時,在所有的人都安心順服神、願意將神的負擔接過來肩負重任時,東方閃電隨之發出,從東方一直照亮到西方,使全地因着這一道光的來到而受驚非小,神在此之際又開始了新的生活。也就是説,就在此時神開始了在地新的工作,向全宇之人宣告:「當東方發出閃電之時,也正是我開始發聲説…

  • 三位一體的神存在嗎?

    自從有了耶穌道成肉身這一事實之後,人就以為天上不僅有父,而且還有子,甚至還有靈,就是人的傳統觀念中認為的,在天上有這樣一位神,那就是聖父、聖子、聖靈這樣一位三而一的神。人都有這樣的觀念:神是一位神,但就這一位神就包括三部分,那就是所有那些傳統觀念太嚴重的人所認為的聖父、聖子、聖靈三部分,只有這三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