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在肉身顯現

目錄

第二篇 怎樣認識神的性情與神作工要達到的果效

先唱首詩歌:《國度禮歌 一 國度降臨在人間》

伴唱:眾民在向神歡呼,眾民在向神讚美,萬口在稱獨一真神,國度降臨在人間。

1 眾民在向神歡呼,眾民在向神讚美,萬口在稱獨一真神,萬人都在舉目遠眺,觀看神的作為。國度降臨在人間,神的本體豐滿全備豐滿全備,有誰不為此慶幸(有誰不為此慶幸)?有誰不為此歡舞(有誰不為此歡舞)?錫安哪(錫安哪)!錫安哪(錫安哪)!舉起你那得勝的旗幟來為神慶賀!唱起你那得勝的凱歌來傳揚神的聖名!

2 地極的萬物啊!趕緊洗刷淨盡來為神獻祭來為神獻祭!天宇的眾星啊!趕緊歸復原位來顯神在穹蒼的大能!神側耳細聽地上之民的聲音,在歌聲之中傾注著對神無限的敬愛!就在萬物復甦之日,神親臨人間親臨人間,就在此之際,百花怒放,百鳥齊鳴,萬物歡騰!百鳥齊鳴,萬物歡騰!撒但的國在國度禮炮聲中倒下,在國度禮歌震動之下被摧毀,永遠不會再起來!

3 地上之人,有誰敢起來抵擋?因著神降在地上,隨之而來,神帶下了焚燒,帶下了烈怒,帶下了所有的災難所有的災難,世上的國已成了已成了神的國!天之上,白雲滾動、翻騰;天之下(天之下),天之下(天之下),湖泊、河流之水在洶湧澎湃歡奏著一首動人的舞曲。棲息的動物從洞穴出來,在睡夢中的萬民被神喚醒,萬民所等待的一日終於來到終於來到!他們把最美的歌兒把最美的歌兒獻給了神!獻給了神!獻給了神!

唱完了?你們都跟著唱了?「把最美的歌兒獻給神!」你們每次唱這首歌的時候心裡都怎麼想的?說說。(很興奮。)除了興奮還有什麼?(激動。)你們激動之外還想什麼呢?還有沒有一個什麼樣的盼望或者是想像啊?(想到了國度的美景。)那你們想沒想過要進入這樣的美景人該怎麼做啊?有沒有唱《國度禮歌》被感動得哭的?(有。)哭的時候是怎麼想的?(想到國度實現的時候是那麼美好,人與神可以永遠在一起。)那有沒有人想,人與神在一起的時候,人是變成什麼樣的?神怎麼對待人呢?人是什麼樣的才能與神在一起?你們隨便說,咱們隨便聊。在你們的想像當中,人應該是變成什麼樣的?在神的所有的要求之下,人應該是變成什麼樣的才能與神在一起享受最後美好的國度生活?(性情有變化。)變化到什麼程度?變化成什麼樣啊?(變化成聖潔了。)聖潔是一個什麼樣的標準?(所思所想能夠與基督相合。)相合的表現是什麼?(不抵擋神、不背叛神了,能絕對順服,有敬畏神的心。)有些人說的沾點邊了,你們都敞開心,把你們心裡想說的都說出來。(被神成全達到的標準是:人與神能夠同心合意了,不再抵擋神了,人能夠認識自己、實行真理、認識神達到愛神了,與神相合了。達到這樣的標準就可以了。)(就是說人的看事觀點能夠與神相合了,能夠脫離黑暗權勢了,最低標準達到不被撒但利用,看事觀點能夠與神相合,脫去敗壞性情,能夠達到對神順服。我覺得這一點挺關鍵,如果人不能脫離黑暗權勢,不能脫離撒但的捆綁,人就還沒達到蒙神拯救。)還有嗎?(沒了。)這個事對你們來說是不是很重要啊?(是。)重要,你們怎麼隻言片語就講完了呢?還是說自己覺得就這幾條很籠統地講一講就好了?誰再說說。(就是不受黑暗權勢的轄制,另外對各種人、事、物能有分辨,不被迷惑,達到忠心盡本分,預備足夠的善行。)關於你們所說的這些內容、這些題目,你們自己具體有沒有實行啊?每一個人是不是都有自己的實行標準或者實行的範圍?(在國度中與神生活在一起的人應該是在追求真理的基礎上,在能夠凡事不受任何人事物轄制的情況下盡本分,忠心盡本分,然後能夠脫離黑暗的權勢,心能夠與神相合,遠離惡,能夠有一個敬畏神的心。)

聽你們大家這麼一說,看來你們對自己該遵守的道心裡都有一些內容,自己也有一些認識或者是領會,但是你們所說的這些對你們來說是不是很空洞呢?還是說很實際呢?這就在乎你們平時實行的時候注重的是什麼了。咱們剛才說這些都是閒話,你們剛剛坐下,就是想讓你們的心收一收,但是聽你們這麼一說,看來這些年你們對各方面的真理不管是論道理上來講,或者是論真理的內容上來講,都有一些收穫,證明現在的人都挺注重往真理上夠,這些真理的方方面面、條條框框肯定是在一些人心裡已經扎下根了。但是我最擔心的是什麼呢?就是這些真理的題目、這些理論在你們心裡扎下根了,但是實際內容在你們心裡有多少呢?佔據多大分量呢?當你們臨到事面臨試煉、面臨選擇的時候,這些真理的實際對你們來說能起到多大作用呢?能不能幫助你們渡過難關,從試煉當中走出來滿足神的心意,達到在試煉當中站立住,為神作出響亮的見證呢?這些事你們是否關心過呢?我這樣問你們:在你們心裡,在你們每天所思所想的這些事裡,什麼東西對你們來說是最重要的,你們有沒有總結過?什麼事對你們來說是最重要的?有些人說,當然是實行真理了;有些人說,當然是天天看神話了;或者有的人說,當然是天天來到神面前與神禱告了;還有一些人說,當然是想著把每天的本分盡好了;或者是說,我只想著能夠凡事滿足神,只想著能夠凡事都順服神,行在神的心意上。是這樣嗎?是不是只有這些內容呢?(不是所有,是其中個別的,比如說像我就想著每天怎麼把本分盡好。)光想著把本分盡好,但有沒有只想著把本分盡好卻沒盡好的時候呢?(有。)那這是什麼原因呢?有的人說:「我光想著順服神了,結果臨到事還真順服不了。」有的人說:「我只想滿足神,哪怕滿足一次也行啊,但是總也滿足不了。」還有的人說:「我只想順服神,當試煉臨到的時候任神擺佈,沒有一句怨言,也沒有任何的要求,只想任神擺佈,順服神的主宰與安排,但是怎麼也順服不下來,幾乎次次都是失敗。」還有的人說:「當我面臨選擇的時候總也選擇不了實行真理,總是滿足肉體,總是滿足自己個人私慾。」這是什麼原因哪?你們是不是多次挑戰自己,也多次地試驗、考驗自己?在神的考驗來到之前,你先把自己考驗好了,看看自己真的能不能順服神,能不能滿足神,能不能不背叛神,能不能不滿足自己,不滿足自己的私慾,沒有自己的選擇,有沒有人這樣做?其實你們不吱聲,擺在你們眼前的事實也只有一個,什麼事實呢?每個人在心裡最關心的、最想知道的,也是你們潛意識裡自己也可能沒有意識到的,每一個人最關心的是結局,最關心的是你的歸宿,這個是不是否認不了?我知道有些人把關於結局,關於神對人類的應許,關於神要把人帶入什麼樣的歸宿,這方面的真理、這方面的神話已經研讀過好幾遍了,也有些人翻來覆去地找,最後還是沒有結果,或者也可能有一個模棱兩可的結果,但還是定不準到底自己能有什麼樣的結局,在接受真理交通、接受教會生活這個過程當中總是一直想知道個實底:自己結局到底是什麼,自己到底能不能走到路終,神對人到底是什麼樣的態度。有些人或者擔心,說:「我以前做過一些事,我以前說過一些話,我以前悖逆過神,我以前做過一些背叛神的事,我以前有些事沒能滿足神,傷了神的心,讓神對我失望,讓神恨惡我、厭憎我,也可能我的結局是個未知數啊!」可以說,有一大部分的人心裡對自己的結局是忐忑不安的,沒有一個人說「我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覺得我是剩存下來的人,我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我能滿足神的心意,我是合神心意的人,我是神稱許的人」。尤其對於一些認為真理特別難實行的,認為神的道特別難遵守的,認為實行真理是一個最難的事的人,他就認為自己是不可救藥了,或者認為自己不可能達到滿足神的心意,不可能成為剩存下來的人,也就是說自己沒有結局,得不到好的歸宿。不管人怎麼想,總的來說,每一個人在心裡不止十遍八遍地盤算著自己的結局,為自己的將來,為自己的以後,為自己在神作工結束的時候能得著什麼在盤算著,在計劃著。有些人付代價;有些人撇家捨業;更有些人說我選擇不結婚;有些人說我選擇辭職;有些人選擇離家盡本分;有些人說我選擇吃苦耐勞,把最苦最累的活兒攬到自己身上,盡好本分;有些人說我選擇捐獻,有多少都捐獻出來;更有些人說我選擇時時事事都禱告神,都讓神與我同在。不管你們怎麼選擇你們的實行方式,這個方式重不重要?(不重要。)這個「不重要」怎麼講呢?你們為什麼說不重要呢?原因是什麼?說說你們的理由,方式不重要,什麼重要呢?(外表的行為不能代表他是在實行真理。)(每個人怎麼想這不重要,關鍵是我們有沒有實行出真理,有沒有愛神。)(外表的行為不是最重要的,因為我們也看到有一些敵基督和假帶領倒下了,他們外表也撇棄了不少,也能實行真理,但是最終解剖的時候,看到他們根本沒有敬畏神的心,關鍵的時候總是站在撒但的一邊來攪擾神家的工作。所以說主要是看臨到事的時候,我們是站在哪一邊,我們的看事觀點怎麼樣。)你們講得都挺好,證明你們心裡對於實行真理,對於神的心意、神對你們的要求有一些標準了,心裡已經有一些基礎了。你們一開始的回答是「不是」,然後你們解釋你們的原因,你們能這樣說,我很感動。雖然你們說的有些話不是很貼切,但是已經接近真理該有的解釋了,證明你們對身邊的人事物、神所安排的環境、你們眼睛所看到的,已經有一些自己真正的認識了,接近真理的認識了。儘管你們說得不是很全面,有幾句話說得不是很貼切,但是在你們心裡的認識已經很接近真理實際了,我聽到你們能這樣說,我感覺很感動。

有些人能吃苦,能耐勞,能付代價,外表的行為很好,很受人尊重,也很讓人豎大拇指,很佩服,你們說這樣的行為是什麼?這些外表的行為能稱得上是實行真理嗎?能不能把他定為是在滿足神的心意?(不能。)但是為什麼往往人看到這樣的人就認為他們是在滿足神,認為他們是在走實行真理的路,他們是在遵行神的道呢?為什麼有些人會這樣認為呢?這只有一個解釋,這個解釋是什麼呢?那就是有好多人對於什麼是實行真理,對於什麼是滿足神,對於什麼是真正的有真理的實際,這些問題在心裡還不是很清晰。所以說,有一部分人常常被一些外表似乎是很屬靈、似乎是很高尚、似乎是形象很高大的人迷惑,對一些外表能講字句道理,外表說話、行事能讓人佩服的人不加分辨,從來不看他們做事的實質是什麼,他們的行事原則是什麼,做事的目標是什麼,他們是否真實順服神,他們是否是真實敬畏神遠離惡的人,對這樣的人從來不加分辨,而是從一開始的不熟悉到熟悉,再到一點點佩服、敬仰,最終把他們當成自己的偶像。有這樣的現象,這是什麼原因造成的呢?而且有一部分人認為,在他們心目中,他們認為的偶像,他們認為的能撇家捨業、外表能付代價的人才是真實滿足神的人,才是真正能有好結局、好歸宿的人,是神稱許的人。人能有這樣的「認為」,這個事的實質是什麼?這個事導致的後果是什麼?咱們先說說這個事的實質是什麼。這些關於人的觀點,關於人的實行法,人自己採取的實行原則,還有每個人平時注重的,不管是注重得深、淺或者是字句道理,或者是實際,不管是哪方面的,總的來說,人最應該持守的原則是什麼,你們知不知道?最應該知道的是什麼?有些人也可能會說,我們最應該知道的是神的心意啊,最應該知道的是怎麼順服神,怎麼滿足神哪。但是你們真正知道神的心意是什麼嗎?有些人說,神的心意就在神的話中,神所說的都是神的心意。這話比較籠統。人有一些愚昧的作法、愚昧的看法或者是片面的看法或者實行法,這個根源只有一個,今天我告訴你們。這個原因就在於什麼呢?人雖然跟隨神,雖然看神的話,每天也禱告神,但事實上人根本不了解神的心意。是不是這樣?如果人了解神的心,人了解神喜歡什麼,神厭憎什麼,神想要得著什麼,神棄絕的是什麼,神喜愛什麼樣的人,不喜愛什麼樣的人,神用什麼樣的要求標準來要求人,用什麼樣的方式來成全人,如果人了解了這些,人還能有個人的想法嗎?還能去隨便崇拜一個人嗎?還能把一個普通的人作為自己的偶像嗎?如果了解了神的心意,人對人的看法就接近理性一些了,就理智一些了,不會隨便把一個敗壞的人當作自己的偶像,也不會在實行真理的道路上自己就持守幾個簡單的規條或者是原則。

咱們把話題拉回來。既然說每一個人關心的都是自己的結局,那你們知不知道神是怎麼定人結局的?神是用什麼樣的方式來定規一個人的結局?神又是以什麼樣的標準來定規一個人的結局呢?在人的結局還沒有被定之前,神又是怎麼作工在人身上,最終定規這一個人的結局呢?這事有沒有人知道啊?我剛才說了,有一部分人在神話裡已經研究了好久,看看人的結局到底是什麼,人的結局都分為哪些類別,人都有哪些不同的結局,看看神話當中對人的結局都是怎麼定規的,以什麼樣的標準、以什麼樣的方式來定規一個人的結局,但是最終是沒有結果的。其實在神話當中稍微說那麼一點點,不是很多,原因是什麼呢?在人的結局還未顯明之前,神不想把最後的結果告訴給任何人,也不想把人的歸宿是什麼樣的提前告訴給人,因為這樣作對人沒什麼益處。只不過現在想告訴給人的是什麼呢?就是神通過什麼樣的方式來定規人的結局,通過什麼樣的作工原則來定規人的結局,來顯明人的結局,就是以什麼樣的標準來定規你這個人是能剩存下來的還是剩存不下來,還是有別的結局。這個是不是你們最關心的?(是。)很關心是不是?那在人的觀念當中,神是怎麼定規人的結局的?剛才你們不少人說了一部分,有些人說忠心盡本分,花費;有些人說能夠順服神,達到滿足神;有些人說任神擺佈;還有些人說能低調做人。當你們實行這些真理的時候,當你們按照自己認為的原則去實行的時候,你們知不知道神是怎麼想的呢?你們想沒想過你這樣做是不是在滿足神的心意?是不是在迎合神的需要?是不是在迎合神的要求呢?我想多數人都不去想,他只是把神話當中的一部分,或者講道當中的一部分,或者自己認為的某些屬靈人的標準套在自己身上,讓自己就這麼做,就這麼行,不管最後的結局是什麼。他就認為這樣做是對的,他就一直持守著這樣的道,這樣去做。有些人認為什麼呢?我信了這麼多年,我就是這麼實行過來的,我也覺得自己滿足神很多了,我也覺得我得著了不少,因為我在這個期間明白了不少真理,也明白了不少自己以前不明白的東西,尤其是思想觀點也轉變了不少,對人生的價值觀也認識了不少,對這個世界也認識了不少。他認為這就是收穫,這就是神要在人身上達到的果效。你們說這些標準,包括你們每一個人所實行的,綜合起來說是不是在滿足神的心意?有些人說:「當然是了!因為我們是按神的話去實行的,因為我們是按著弟兄的講道交通在實行,因為我們一直在盡著本分,一直在跟隨著神,我們從來沒有離開過神,所以我們就可以理直氣壯地說我們是在滿足神。不管我們對神的心意理解多少,不管我們對神的心意明白多少,總的來說,我們現在是在追求與神相合的道路當中。如果是我們行得對,做得對,那結果肯定是對的。」這樣的觀點怎麼樣?正不正確?也可能有些人說:「我沒想過這些事,我只想著我一直就這麼盡著本分,一直按著神話要求的去做,我就能剩存下來了,我也沒考慮過能不能滿足神的心,我也沒考慮過我是不是達到神的要求標準了,因為神也沒告訴過我,神也沒有明確地指示我。我就這麼一直做著,我做著我就認為神在與我同在,我這麼做著,我這麼實行著,我就認為我是在滿足神了,神就應該滿足了,不應該再有額外的要求了。」這些想法正不正確呢?在我看,你們這樣的實行、這樣的觀點都有一點抱矇。我說這話對你們來說,一部分人有可能覺得心灰意冷:抱矇?如果抱矇的話,那我們得救的希望、我們剩存下來的希望不就很小、很渺茫了嗎?你這麼說不是給我們潑涼水嗎?不管你們怎麼認為,我想說的,我想作的,在你們身上要達到的果效不是給你們潑涼水,而是讓你們更明白神的心意,更了解神在想什麼,神要作什麼,神喜歡什麼樣的人,神厭憎什麼,神恨惡什麼,神要得著什麼樣的人,什麼樣的人是神不想得的,是神厭棄的對象,我只想讓你們知道這些,讓你們心裡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知道你們每一個人所做所行、你們每一個人所思所想的到底離神的要求標準有多遠。這些話題是不是很有必要說?(是。)因為我知道你們信了這麼久,你們聽了這麼多的道,你們最缺少的是這些東西。雖然你們把所有的真理都記在了本上,也把一部分很必要的真理、自己認為很重要的東西記在了腦子裡,記在了心裡,準備到該實行的時候拿出來,用它來滿足神,用它來填補你們的不時之需,或者是用它來幫助你們渡過你們眼前的每一個難關,或者是讓這些東西伴隨你們的生活。在我這兒看呢,不管你們怎麼做,如果僅僅是在做著,這個不是很重要。什麼是很重要的呢?就是你在做的時候,你心裡應該很明確地知道你所做的、你所行的是不是神要的,你所做、你所想的,你心裡要達到的目標、要達到的果效是不是滿足了神的心意,是不是迎合了神的要求,神是否認可。這就涉及到一個問題,這話你們應該記下來。這句話我自己認為很重要,因為這句話天天在我心裡不知過多少遍。為什麼要這樣說呢?因為每臨到一個人的事實,每聽到一個人的故事,每聽到一個人的經歷或者一個人的見證,我都在心裡衡量,這個人是不是神所說的神要的那個人、神喜歡的那個人。那這句話到底是什麼呢?你們都在拭目以待,都在等著,但是當這句話說出來的時候,也可能你們覺得很失望,因為這句話在某些人嘴上已經掛了好多年了,但是在我這兒我從來不在嘴上掛著,我把他放在哪兒呢?我把這句話放在心裡。為了便於你們能清楚地記住這句話,我把這句話的標點符號也加上了。這句話是什麼呢?這句話就是「遵行神的道:敬畏神遠離惡。」是不是很簡單一句話?這句話雖然簡單,但是對於真正對這句話有深刻理解的人,他覺得這句話分量很重,很有實行的價值,是一句生命的語言,而且很有實際的那一面。那麼這句話對於你們來說是不是真理呢?有些人在想,而有些人卻在懷疑這句話,說:「這句話很重要嗎?這句話很有必要這麼強調嗎?」也可能有一些人並不太喜歡這一句話,因為他認為把神的道看成就這一句話,這不是太簡單了嗎?把神所說的所有那些話就歸結成一句話,這不是把神看得太渺小了嗎?是不是這樣呢?你們多數人可能都不太理解這句話的深切含義,雖然你們記下來了,但是你們並不打算把它放在心裡,只是記在本上而已,到閒的時候翻出來看一看、揣摩揣摩而已,甚至有一些人也不打算去用它。但是我為什麼要說這一句話呢?不管你們什麼觀點,也不管你們會怎麼想,這句話與神定規人的結局有很大的關聯,所以我必須要說這一句話。不管你們現在對這句話怎麼領會,你們怎麼對待這句話,但我還是要告訴你們,這一句話人能實行好了,你能達到敬畏神遠離惡這個標準,你就有了很好的結局,你就定規是剩存下來的人,你就定規是有好結局的人。如果你達不到這句話,那可以說,你的結局是個未知數。所以我把這句話先告訴你們,你們心裡先有個底兒,知道神用什麼樣的標準來衡量你們。這句話是放在這兒了,你們也記下來了,但是我剛才說了,這句話與神拯救人、定規人的結局有很大的關聯。這個關聯在哪兒啊?你們也很想知道。這個關聯在哪兒,咱們今天就講一講。

在每一個時代神作工在人中間的時候神都賜給人一些話語,告訴人一些真理,這些真理就是人當持守的道,也是人在生活當中、在你的人生歷程當中該實行、該持守的,這就是神要告訴給人的目的。這話從神那兒出來,人就應該持守,人持守了人就得著生命了。人如果不持守,人不去實行,在生活當中沒有神這些話,那人就不是在實行真理;不是在實行真理人就不能滿足神;人不能滿足神人就不能達到讓神稱許,這樣結局就沒有了。那在神的作工當中,神是怎麼樣定規人的結局的?以什麼樣的方式定規人的結局呢?這個事我不說也可能你們不太清楚,但是我一說這個過程,你們也可能就清楚了,因為好多人已經經歷到這個事了。在神的作工當中,從開始到現在,神對每一個人,可以說是每一個跟隨他的人,都給了大小不同的試煉,有的人經歷了家庭棄絕的試煉,有的人經歷了環境的試煉,有的人經歷了面臨選擇的試煉,有的人面臨地位、錢財的試煉,總的來說,各種各樣的試煉都臨到了每一個人。那神為什麼要作這個事呢?為什麼要這樣對待每一個人呢?他要看到的結果是什麼呢?這就是我剛才說的,神看這個人是不是敬畏神遠離惡的人。這個意思就是說,當神試煉你的時候,讓你臨到一個環境的時候,這個時候神就要測驗你,你這個人是不是在敬畏神,是不是在遠離惡。假如說有一個人臨到了一件事,這件事讓他接觸到了祭物。你說這個事是不是神安排的?這個不用質疑,你臨到的事都是神所安排的。當你臨到這個事的時候,你會怎麼選擇呢?這個神在看,你怎麼選擇,你怎麼實行,你心裡怎麼想,神要的是這樣的一個結果,這是神最關心的。但是往往人臨到事不去這樣想,多數人都不去這樣想。他臨到事,一看,「這個事臨到我了,不管怎麼樣,這是神的祭物我不能動。」就這麼簡單一個想法,也不去碰,也不去多想,就這麼簡單就做完了。這樣試煉的結果是站立住了呢,還是沒站立住呢?你們說說。(人如果有敬畏神的心,臨到接觸祭物的事,就會想到這是容易觸犯神性情的事,就肯定會在這方面謹慎。)你說的有一點貼邊,但不是太貼切。怎麼說呢?遵行神的道不是外表守一個規條,而是在你臨到這個事的時候,首先我們把它看成這是神擺佈的一個環境,神交給你的一個責任,或者是神對你的一個託付,甚至這個事臨到的時候,你應把它看成是神對你的試煉,你明確地這樣想。當這些事臨到你的時候,你心裡得有一個標準,得想這個事是從神來的,我應該怎麼做不觸怒神,不觸犯神的性情。剛才我們說到這個涉及到祭物的事,祭物讓你保管這是你的本分,也是你的責任,這個責任是義不容辭的,但這個事臨到你有沒有試探?(有。)這個試探來自於哪兒啊?這個試探來自於撒但,也來自於人的敗壞性情,來自於人的邪惡的敗壞性情。但是在神那兒來看呢,這個事情臨到了對你來說是什麼?神要作這個事情,這個事情臨到你對你是一個試煉哪,這是試煉臨到你了。有些人說,這麼小的一個事,有必要把它拿來做這麼大文章嗎?有必要,因為我們要想遵行神的道,就不能把任何的小的、枝節的事都看成一個小事,不去搭理它,不去注重它,而是不管大事小事,不管我們認為是我們該注重的或者不該注重的,只要臨到我們,我們就不放過它,把它看成是神對我們的考驗。這樣的態度是什麼?這個態度就證實了一個事實,你有這樣的態度就證明你的心是敬畏神的,你的心是想遠離惡的。你有這個意願想滿足神,你實行出來的就離敬畏神遠離惡這個標準不遠了。是不是這樣?

往往有些人把人都不太注重的一個事、平時人總也不提的事當成小事,臨到這個事了就簡單地想想,「完事了,反正這就是我的責任,我保管好就完事了,我做好就完事了,盡到責任就完事了」,這就錯了。其實這個事臨到的時候,正是你該學習怎麼敬畏神、怎麼遠離惡這個功課的時候,而且我們更應該知道,當這個事臨到我們的時候神在作什麼。你們知道嗎?神就在你的身邊,在觀察著你的一言一行,觀察著你心思的變化、你的舉動,這就是神的工作。有些人說,那我怎麼沒感覺到呢?你沒感覺到是你沒把敬畏神遠離惡的道當成是最重要的道來持守,所以說你沒感覺到,你是個馬大哈!什麼是大事?什麼是小事?凡是涉及到遵行神的道的事不分大小,這話你們能不能領受?每天臨到我們的事,有的事在我們看很大,有的事在我們看很小,往往大事人都把它看成很重要的事,認為是從神來的,但是在大事當中呢,人往往得不到什麼啟示,也得不著什麼開啟光照;小事呢,人卻都忽略,讓它一點點流失了,這樣一來我們就失去很多在神面前讓神檢驗我們的機會、讓神考驗我們的機會。所以說,你一直這樣忽略神為你擺佈的人事物、神為你擺佈的環境,這意味著什麼?這就意味著你每天甚至每時都在背棄神對你的成全、神對你的引領。當神給人擺佈一個環境的時候,神就在暗中觀察,鑒察著你的心,鑒察著你的所思所想,看你怎麼想,看你要怎麼行。如果你是一個粗人,你是一個在神的道、在神的話、在真理上從來不求真的人,那多次的環境、多次的試煉臨到你之後,神在你身上沒看見什麼成果,神會怎麼作呢?這個事以後你們可能慢慢會經歷到。神在這個事上會怎麼作?在你臨到了多次的試煉之後,你的心沒有尊神為大,也沒有把神給你擺佈的環境當作一回事,當作神的試煉、神的考驗,而是讓它一次又一次地溜走了,把神賜給你的這樣的機會一次又一次地推開了,這是不是人極大的悖逆啊?(是。)那神會傷心嗎?(會。)神不會傷心。你們又震驚了,是不是?以前不是說神總傷心嗎?什麼時候神會傷心呢?總之,在這個事情上神不會傷心。那神對人的態度是什麼呢?當人推開神對人的試煉、神給人的考驗,推開這些的時候,神對人的態度只有一個,這個態度是什麼呢?那就是神從心裡厭棄這樣的人。這個「厭棄」有兩層意思,在我這兒我怎麼解釋它呢?「厭棄」的「厭」那是相當厭憎、恨惡。「棄」是什麼意思呢?在神這兒就是「放棄」的意思。「放棄」你們都知道什麼意思吧?就是在神對待人做這些事的態度上,神最終的反應、他的態度是對人極度的厭棄、反感,這就是神對一個從來不遵行神的道、從來不敬畏神遠離惡的人的最終態度。現在你們看沒看到我剛才說這句話的重要性了?(看到了。)那現在你們了不了解神到底用什麼樣的方式來定人的結局呢?(每天擺設不同的環境。)擺設不同的環境,這是在人那兒接觸到的,在神這兒神的出發點是什麼?這個出發點就是神要用不同的方式,在不同時間、不同地點來試煉每一個人。試煉人的什麼呢?就試煉人在臨到的每一個事上,或者是你聽到的,或者是你看到的,或者是你親自體驗到的每一個事上,你是否是敬畏神遠離惡的人。神給人的試煉對每一個人都是公平的,每一個人都會臨到。那有些人說:「我也信幾年了,我怎麼沒臨到呢?」你覺得沒臨到,是你根本沒把神給你擺佈的環境當作一回事,是你根本沒有想著要遵行神的道,所以說你沒有任何的感覺。那有些人說了:「我也臨到過幾次,但是我也不知道怎麼實行啊,我也不知道到底這個試煉對我來說我實行完了結果是什麼樣的。」那衡量的標準是什麼?就是我剛才說的那句話,你所做的、你所表現出來的是不是敬畏神遠離惡。簡不簡單?(簡單。)這個事雖然簡單,但是實行起來簡單嗎?(不簡單。)這個「不簡單」怎麼說呢?在你們的認為當中,用你們的話說為什麼就不簡單呢?(因為人不認識神,不知道神怎麼成全人,在臨到的事上就不會尋求真理來解決問題。人要通過不同的試煉熬煉、刑罰審判才有敬畏神的實際。)「敬畏神遠離惡」對於你們來說好像現在很容易做到,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現在你們聽了很多的道,接受了很多真理實際的澆灌,而且你們所明白的這些對你們實行「敬畏神遠離惡」這一條來說是很有幫助,很容易能達到的。但為什麼人都達不到呢?就是因為人不敬畏神,人不遠離惡,這是真實的原因。我為什麼要這樣說呢?「敬畏神遠離惡」這句話是從哪兒來的呢?《約伯記》,是吧?既然提到約伯了,咱就說說約伯。當時在約伯那個年代,神作沒作什麼拯救征服人的工作?(沒有。)沒有,是吧。那對於當時的約伯來說,他對神有多少認識呢?(沒有太多認識。)那比你們現在對神的認識呢?這話你們怎麼不敢回答呀?比你們現在的認識多還是少啊?(少。)少!這個問題是很容易回答的,少,這是肯定的。你們現在與神面對面,與神話面對面,你們對神的認識比約伯多多了。我為什麼要提這個事呢?為什麼要這樣說呢?這就是要說明一個事實,約伯對神的認識很少,但是他能做到敬畏神遠離惡,而現在的人卻做不到,這證明了一個什麼事呢?(現在的人敗壞得深。)敗壞太深了這是個表面現象,在我這兒我永遠不會這麼看。你們往往就好把這些平時常說的道理、字句掛在嘴邊,「敗壞深」「悖逆神」「對神沒忠心」「不順服」「疲疲塌塌」,往往把這些口頭禪掛在嘴邊解釋每一個實質性的問題,這是一個錯誤,不是問題的實質與真相,我不喜歡聽這樣的回答。你們想想,好好想想!這個事你們任何人都沒有想過,但是在我這兒呢,我天天都能看得到,我天天都能感受得到,所以說,你們在做我在看。你們做你們感受不到這個事的實質,我看我卻能看到這個事物的實質,我也能感受到這個事物的實質。那這個實質是什麼呢?為什麼現在的人不能敬畏神遠離惡?這有一個根源哪!像你們那樣的認識法,永遠解釋不了這個問題的實質,也解決不了這個問題的實質。那這個根源是什麼?你們很想聽,是吧?(是。)那我就把這個問題的根源告訴你們。

神從開始作工作,神把人當成什麼?神把人拯救回來,當成他家裡人,當成他作工的對象,他要征服、要拯救、要成全的對象,這是起初神作工作的時候對人的態度。但是當時人對待神的態度是什麼?感覺陌生。人對待神的態度可以說不知所終,人也不清楚該怎麼對待神,反正自己怎麼想就怎麼對待,怎麼想就怎麼做。人有沒有觀點?起初的時候人沒有什麼觀點,人所謂的觀點就是對神有觀念,一個勁有觀念:對你陌生、不了解,我就抵觸你,我就抵擋你,你說什麼我偏不聽,你說什麼我偏不信,你說的讓我聽著是那麼回事的我也不輕易接受。這是起初人跟神的關係。神把人當家裡人,人把神呢,當陌生人。但是在作了一段工作之後呢,人把神當什麼了?人了解了神要作什麼,人知道神是真神了,知道人從神那兒能得著什麼,這個時候人把神當成什麼了?當成了救命稻草,希望從神那兒能得著恩典,得著祝福,得著應許。這個時候神把人當成什麼了?神把人當成要征服的對象,神用話語審判人,用試煉來試驗人,考驗人。但是神對人來說,神還是什麼?還是人達到自己目的的一個對象,因為人看到神發表真理,神能作征服拯救的工作,而人呢,有機會從神這兒得著自己想要的歸宿、想要的東西,然後人就有那麼一丁點兒的甘心,願意跟隨這位神。但是越到後來,人對神有一些外表的道理上的認識,可以說是對神越來越熟悉,對神所說的話、所講的道,他所發表的真理,他作的工作,人越來越熟悉,感覺神所作的工作就這些了。到現在為止,很多人可以說聽真理聽多了,聽講道聽多了,就覺得越來越疲塌,因為在很多因素、很多情況的干擾之下,多數人不能達到實行真理,也達不到滿足神,人就對神越來越疲塌,越來越沒有信心,對自己的結局呢,也覺得越來越是個未知數,不敢有什麼奢侈想法了,反正就這麼跟著一步一步走吧。但神現在怎麼作呢?對待人的態度現在是什麼呢?神就想把這些真理、把他的道灌輸給人之後,再用各種方式來試煉人,擺設各種環境來試煉人,看看這些話語、神的這些真理、神所作的工作在人身上達沒達到讓人能夠敬畏神遠離惡,這是神要的結果。但是在我眼睛裡看到的,多數人只是把神的話當成道理、當成字句、當成規條來守,在行事或者是在說話、在臨到試煉的時候,並沒有把神的道當成自己該守的道來守,尤其是臨到一些重大的試煉的時候,我並沒有看到任何人的觀點是「我應該敬畏神遠離惡」。現在神對人的態度是什麼?可以說對待人的態度是極度的反感、厭憎。因為在神試煉人多次乃至上百次之後,人沒有任何明確的態度,表明自己的決心——我是要敬畏神遠離惡的!沒有這樣的決心,也沒有這樣的表現。所以說神對人的態度很明確,不再是以往的對人憐憫,施以寬容,施以包容與忍耐,而是對人極度的失望。這個「失望」取決於誰?這樣的態度取決於誰?取決於每一個跟隨神的人。在這麼多年作工中,神對人是提出不少要求,給人擺設了很多環境,但是無論人怎麼對待神,無論人對神的態度是什麼,一直到現在我總結出一句話來,那就是剛才咱們所說的為什麼人不能遵行神的道——敬畏神遠離惡。這句話是什麼呢?神把人當成是神要拯救的對象,神作工作的對象,而人把神當成了仇敵,當成了對立面。所以說現在你看清楚了,人的態度是什麼,神的態度是什麼,這個是很明確的。無論你們聽了多少道之後,你們自己總結出來的東西是要忠心於神還是要順服神,還是尋找與神相合之道,還是有的人說要為神花費一生,要為神活著,無論你們自己總結的是哪方面的東西,在我這兒看到的是什麼呢?你們所做的這些並不是在有意識地遵行神的道——敬畏神遠離惡,而是被迫地為了某些目的自己找了一種方式去勉強地實行一些真理罷了,守一些規條罷了。

我今天說的這個話題有點沉重,但是不管怎麼樣,我還是希望你們在以下的經歷當中,在以下的光陰中,能夠做到我剛才跟你們所說的,你不要把神當成空氣,用著的時候就覺得他是存在的,用不著的時候覺得他是沒有的,這就錯了。當你在潛意識裡有這樣的認識的時候,你已經觸怒神了。或者有的人說:「我也沒把神當成空氣,我時時在禱告神哪,我時時在滿足神哪,我做什麼事都是在神要求的範圍與原則標準上做的,我並沒有按著自己的意思去做。」是,你實行的方式是對,但是在你臨到事的時候,你是怎麼想的?臨到事的時候,你是怎麼實行的?有些人禱告的時候覺得神與他同在,神存在,但臨到事的時候,己意出來的時候,就把神當成空氣了,神在他那兒是不存在的,認為神有的時候神才有,認為神沒有的時候神就不應該有,自己就憑己意去實行了,想怎麼做就怎麼做,根本就不尋求神的道。人現在處於這樣的光景、這樣的情形是不是在危險的邊緣?有些人說:「不管我是在什麼樣危險的邊緣下,總的來說,我信這麼多年了,我相信神不應該撇棄我,神也不忍心撇棄我。」還有一些人說了:「我在母腹的時候就已經信主了,到現在四五十年了,論時間來說,我是最有資歷被神拯救的,我是最有資歷剩存下來的。在這四五十年期間我撇家捨業,捨棄了所有,金錢、地位、享受與天倫之樂,好多好吃的東西我沒有吃到,好多好玩的東西我沒玩到,好多好去處我也沒去過,甚至遭受了常人不能忍受的痛苦,神如果不能因為這個來拯救我,那我就太冤枉了,這樣的神我就不能信了。」有這樣的想法的人多不多呢?(多。)那我就告訴你們,凡是有這樣想法的人都是自己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因為在你有任何想法與定規之前,你要先了解神對你的態度是什麼,神心是怎麼想的,首先要了解這些,再來定規自己所思所想是對或者是錯,現在這樣下結論太早。神從未以時間為單位來定規一個人的結局,而是以什麼為單位來定規人的結局呢?就是以什麼樣的標準來定規人的結局?剛才咱們是不是講得挺多?以時間為單位來定規人的結局,這是最合乎人觀念的。還有一個就是你們常看到的有些人奉獻多少、花費多少、付出多少、受多少苦,以這個為標準來衡量神是不是能拯救他,這是不是也是錯誤的?(是。)不管怎麼認為,這些例子我不一一列舉出來了,總的來說,只要不是神心裡所想的標準,那都是人認為的,都是人的觀念。那你如果一味地堅持這麼認為,這個後果是什麼呢?很明顯,這樣的後果只能讓神厭棄,因為你總要在神面前擺老資格,與神較量,與神計較,卻不真正地去了解神的心思,了解神的心意、神對人類的態度。你這是敬畏神嗎?不是,你這是尊自己為大,並不是尊神為大,所以說神不要這樣的人,神不會拯救這樣的人。如果你能放下這樣的觀點,按神的要求去做,說:「別看我信這麼多年哪,在這麼多年信神的生涯當中,如果不是神點撥我,不是神開啟、引導我,我什麼都不是,我應該從現在開始實行敬畏神遠離惡的道,處處能夠尊神為大,不以我個人的想像、觀點、認為去定規自己,去定規神,而是處處去尋求神的心意,明白、了解神對人類的態度,以這個為標準去滿足神。」如果你糾正了這樣的觀點,你能這樣想,這就太好了,這就意味著你即將走上敬畏神遠離惡的道。

咱們講了這麼多,神既然不以人這麼想、那麼想的這些思想觀點作為標準來定規人的結局,那神以什麼樣的標準來定規人的結局呢?首先我還是要說,神以試煉來定規人的結局。試煉定規人的結局有兩個標準,第一是試煉人的次數,第二是試煉人的結果,就是以這兩個指標來定規人的結局。這兩個標準咱們細說說。首先,當一個人臨到神的試煉的時候,這個試煉也可能在你來看很小,不值得一提,但是神會讓你清楚地意識到這是神的手臨到了你,神為你擺設了這樣的環境。當你身量幼小的時候,神給你擺設一些讓你所能明白的、能經受得起的試煉,用這樣的試煉來考驗你。考驗什麼呢?考驗你對神的態度。有的人說,這個態度很重要嗎?當然重要,要不神不會這樣下功夫在人身上作這樣的工作,這個試煉的結果對神來說是最重要的,因為神要通過試煉看到你對神的態度,看到你這個人是不是在走正道,看到你這個人是不是在敬畏神遠離惡,不管你當時明白真理多或者是少,神依然要作這樣的試煉。當你明白一些真理之後,神還會繼續擺設這樣的試煉給你,這樣的試煉臨到你之後,神還要看你在這個時期你的觀點、你的想法與你對神的態度。那有些人說了:「神怎麼總要看人的態度呢?人就這麼實行真理神不都看著了嗎?看人的態度做什麼?」這話是糊塗話,神既然作著這個工作,他時時守在人的身邊來觀看人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甚至每一個心思意念,對於人對的東西,神會紀念,對於人的過失或者過犯,乃至於人的悖逆與背叛,神都會一一記下來。在你成長的過程當中,你聽的真理越來越多了,你接受的正面事物、正面的道越來越多了,正面的信息與真理的實際越來越多了,這個時候神還會擺設更重的試煉給你,這個時候神要的不是一個人的字句道理了,而是他真真正正對神的敬畏,這個時候神也需要你的觀點,當然這個時候的觀點需要更深的、更實際的。

每一次的試煉臨到你的時候,都需要你有一個明確的態度、明確的觀點,當然隨著你的身量逐步地拔高,神對你的要求標準也是逐步地拔高。當你幼小的時候,神給你一個很低的標準,當你身量稍微大一些的時候,神給你一個稍微高一點的標準,但是當你明白了所有的真理之後,神會怎麼樣作呢?會讓你臨到更大的試煉,在更大的試煉當中,神要得著的、神要看到的是你對神更深的認識、你真實的敬畏,這個時候神對你的要求會比你身量幼小的時候更高也更苛刻。可以說,對人來說是苛刻,其實對神來說是很正當的。在神試煉人的這個期間,神要作成一個什麼樣的事實呢?神在不斷地要求人把心給他。人說:「怎麼給呀?我都盡本分了,我也撇家捨業了,我也有花費了,我怎麼把心給神哪?給的方式是什麼呀?神具體的要求是什麼呀?」這個要求很簡單,其實在不同階段的試煉當中有些人已經給神了,但是有些人從未給過。在神試煉你的時候,神看你的心是向著神還是向著肉體,還是向著撒但;在神試煉你的時候,你是站在神的對立面還是站在與神相合的道路上,你的心是不是在神一邊的,神要看這個。儘管當你幼小的時候,當你臨到試煉的時候,你的信心也很小,但是在神的試煉當中你搖搖擺擺也能真心實意地禱告神,把心獻給神,把自己認為最好的東西都獻給神了,這就是已經把心給神了。但是當你身量逐步長大,你聽的道越來越多,你明白的真理也越來越多的時候,神對你的要求標準可就不是這個了,那是比這個又高的標準了。當人的心能夠逐步給神的時候,人的心就在逐漸地靠近神,當人能真實靠近神的時候,人會越來越有敬畏神之心,神要的就是這個心。這個你們能不能聽明白啊?(能。)有沒有夠不上的地方?(沒有。)但是呢,在神試煉一個人的時候,神給了他多次的試煉,在這個試煉期間,神沒有看到他的心,也沒有看到他任何的態度,就是說看不到他敬畏神的那一面,也看不到他遠離惡的態度與決心,這樣在多次試煉之後,神對這個人的忍耐就撤了,就是不再寬容這個人,也不再去試煉這個人,也不再作工作在這個人身上。那這個人的結局意味著什麼?他的結局就意味著沒有結局。也可能他沒作什麼惡,也可能沒作什麼打岔攪擾的工作,也可能沒有公開抵擋神,但是他對神總沒有態度,在觀點上,在態度上,在神那兒看不到他的心是明確地向著神的,是明確地在追求能夠敬畏神遠離惡的,那對於這樣的人神就不再忍耐,也不再付任何代價,也不再施憐憫,也不再作任何的工作在這樣的人身上,這樣的人信神的生涯就已經告終了。所以說,在一部分人身上我從來沒有看到過他有聖靈的開啟光照,這怎麼看出來的呢?就是這個人信神這麼多年,外表跑得挺歡,事也沒少辦,字句道理一大堆,筆記本十來本,書也沒少看,但是總也看不著長進,總也看不到他對神是忠心還是不忠心,還是有任何的觀點,看不到他明確的觀點,就是說你在這個人身上看不到他的心,他的心總是包著的,對神是封閉的。他的心是封閉的,那在神那兒就沒有看到過他真實的心,也沒有真實地看到他這個人對神是否是敬畏,是否是真實遵行神道的人,所以到現在為止神沒有得著這樣的人的心。那神到現在都沒得著這樣的人的心,以後還能得著嗎?(不能。)不能了!這話很乾脆,很準確,不能了!神對於得不著的東西還去強求嗎?不能強求了,所以說神現在對這類人的態度是什麼?(厭棄,不搭理。)不搭理了。對這樣的人不搭理了,厭棄了,這話你們記得挺快,挺準確,看來你們聽得很明白啊!有一些人在起初跟隨神的時候幼小無知,也不明白神的心意,也不知道信神是怎麼回事,還很愚昧無知,然後以人為的一些方式去信神,去跟隨神,當試煉臨到他的時候他沒有任何的意識,對這樣的人神給那麼一點點的期限,讓他在睡醒的時候,明白神的試煉是什麼的時候表明自己的觀點,神還在等待這樣的人。就是他沒有意識,到底什麼是把心給神,到底什麼是在試煉當中站立住,就是說這樣的人還迷糊著呢,對這樣的人神暫時給一點期限。但是對於那些有點觀點還左右搖擺的人,就是說還想把心給神,還行了一些某些方面的真理,但是臨到重大試煉就逃避,也不想去夠,想放棄,這樣的人神對他的態度是什麼?對這樣的人就是有那麼一點點期待,就看人的態度。如果人不是積極往上夠,那神會怎麼作呢?神就放棄了。因為在神放棄你之先,你已經放棄你自己了,那你就不能怪神放棄你,是吧?這公不公平?(公平。)

還有一類人是最慘的,是我最不想提的一類人。這類人是哪類人呢?說他們慘也不是因為神懲罰他了,或者神對他要求苛刻而有了慘的結局,不是這樣,而是因為他們自己造成的,就是人說的「腳上的泡自己走的」。他自己不走正道,提前把自己的結局顯明了,現在混得很慘,這樣的人在神眼中是神最厭憎的對象,我用一句人的語言說這樣的人是最慘的。哪類人呢?有一部分人在跟隨神的作工當中起初很熱心,付了很多代價,對神作工的前景有很好的看法,或者是對自己的未來也充滿了想像,感覺神能把人作成,帶給人美好的歸宿,對神是特別有信心。總之,不管一開始是怎麼信的,怎麼樣的觀點,但是在神作工期間逃了。這個「逃了」指什麼呢?就是也沒打招呼,也沒吱聲,就不告而別了。這類人是哪一部分人呢?就是雖然嘴上說信神,但是信信就沒影兒了,有的人跑世界上去了,有的人做生意去了,有的人過日子去了,有的人發大財去了,有的人找了個對象,跑了。這類人有一部分人現在要回來,說在世界上飄蕩多少年,受了好多的苦,覺得離不開神,覺得世界上太痛苦,還想回來,回到神家找安慰,回到神家找溫暖,回到神家繼續信神,好得著美好的歸宿能蒙拯救。因為他認為神的大愛是無限無量的,神的大恩也是無限無量的,比天高,比地厚,不管怎麼樣,神應該忍耐他的過去,寬容他的過去。他們口口聲聲說回來要盡本分,甚至有些人施捨給教會一些東西或者是別的什麼,想利用這種方式再次回到神家。你們說對於這樣的人,在你們眼中神應該怎麼定規這樣的人的結局?(原來以為神還會接納這樣的人,聽完剛才的交通覺得神可能不會再接納。)你是說可能,是吧?其他人說說。(不可能。)你說說你的理由。(這樣的人是為了混得不死才來到神的面前,並不是真心實意地來信神,他知道神的工作已經到了最後的時間,他回來是想得福。)你是說他不是真心實意,所以說神不能接納他,是吧?(是。)(我的領受是這種人他是投機分子,他不是真心來信神的。)他不是來信神的,他是投機分子,這話說得也挺好。「投機分子」這種人誰都恨惡,他看風使舵,當然得恨惡。(這還要看人的實質,而不是以外在的回來不回來就確定他是否是投機,還是看他的實質吧。)那你說這種人應該不應該接納呀?(神話上神說對背叛他的人神是厭憎的。)神厭憎那是神的想法,就是神的心思是這樣的態度,但是對這樣的人神接不接納呢?還會不會寬容了呢?神的實質對人是愛呀!是憐憫哪!(我不確定,可能也有寬容,就是說神對背叛他的人是絕對地恨惡,但是確實神話裡有說對什麼樣的人是能接納的,如果他是真心信神的,還是有機會的吧。)嗯。其他弟兄姊妹有沒有什麼觀點啊?(神不會再接納他了,因為現在神作工即將結束,是定規人結局的時候,這個時候人要是回來的話,他那個心態帶著投機,不是真正為了追求真理。或者是看到災難降下,或者是外界什麼因素,他才要回來的。如果他真是有追求真理的心的話,那個時候臨到試煉他就不會中途跑掉了。)嗯。(不會接納,其實是給了他們機會的,但他對神的態度一直都是置之不理。這些人不管是什麼存心,是真的懊悔了或者是怎麼樣,但是神的作工快要結束了,不會再去接納,因為已經給了很多機會。神在不同的時間、不同的時期、不同的地點會給人試煉,然後每一次要看人的態度,他的態度已經表明了,他是要離開神,所以現在再要回來,神不會接納的。)(神對這樣的人態度應該是不會接納了。)「應該不會接納」,你們是肯定地回答,是吧?(是。)(我也認同神不會接納這樣的人,因為如果一個人他看見了真道,他經歷了神的作工這麼長的一段時間,他還能重返世界,雖然神的實質是憐憫,是愛,這要看對哪一類人。如果他是抱著這樣的一個心態,來到神面前想找個安慰,找一個寄託的話,那這樣的人他根本就不是一個真心信神的人,神對這樣的人的憐憫就僅至於此。)那神的憐憫到這兒就沒了,是吧?(不是。就是不在這樣的人身上施憐憫。)那神的實質是憐憫,為什麼不給這類人一點憐憫呢?給一點憐憫他不就有機會了嗎?你看以前人經常提到說:神願萬人得救,不願一人沉淪,如果是一百隻羊丟失了一隻的話,神會撇棄那九十九隻去找那一隻。現在對於這樣的人,如果他有真實信神的一面的話,看在他這個份上,神是不是應該接納他,給他機會,給他第二次機會?這個問題其實也不難回答,很簡單,如果你們真了解神,你們對神有真實認識的話,一句話,很簡單,不需要作太多的解釋,也不需要作太多的揣測,是吧!聽你們說這些話都沾點邊,但是與神的態度還是有距離。

剛才你們一部分人提的觀點肯定地回答說神不可能接納這樣的人;有一部分人觀點不太明確,還說神有可能接納他,有可能不接納他,這個態度比較中庸;還有一部分人認為神有可能接納,這個態度不太明確。肯定的這一部分人認為神工作作到現在,神應該對人來點狠的了,這種情況下不要他。比較中庸的那一部分人說看情況,如果他還挺愛神,還是真實信神的人,人還不錯,還真是追求真理的人,神就不應該記念他以前的軟弱與過失,應該饒恕他,再給他一次機會,讓他回到神家,讓他接受神的拯救,如果再不行的話,他再走,神再不要也不算冤枉他。還有一部分人認為神也可能接納他,這就是有點不太明確地知道神到底是接納他還是不接納他,在這個人那兒就有點不太敢確定說是該接納還是不該接納。如果該接納呢,神的觀點說不讓接納,好像是與神的觀點有點不相合;如果不接納他,萬一神說神有寬容,神有愛,對人有無限期的愛,說不定神還給他一次機會。不管怎麼樣,總的來說你們都是有觀點的,你們的觀點是你們的一種思想支配的,也是根據你們明白真理、明白神的心意的程度支配的,這話可以這麼說,是吧!臨到這個事你們有觀點,挺好,但是你們的觀點對不對,現在還都是問號,你們是不是都有一點擔心哪?「怎麼樣是對的呢?那我也看不清楚,不知道神怎麼想的,神又沒告訴我。在這之前神的態度就是愛人哪,按照神以前的態度神應該接納,但是神現在的態度是什麼呢,我也不清楚啊。我只能說也可能接納,也可能不接納。」這個事是不是挺可笑?這還真難住你們了,那這個事你們要是做不好的話,真有這樣的人臨到你們教會,你們該怎麼處理?做不好就能觸犯神,這是不是挺危險的?

那我剛才提出這個事,為什麼都要問問你們呢?我想測驗你們的觀點,我想測驗你們到底對神有多少認識,你們到底對神的心意有多少了解,到底對神的態度了解多少。答案是什麼?答案就是你們所說的,你們的觀點一部分人很守舊,一部分人說的就是揣測出來的。什麼叫「揣測」呢?就是琢磨不透神到底怎麼想,猜吧,我猜神應該是這樣想,但其實心裡想:「我也不知道啊,我上哪兒能知道,不知道,就說出這麼個觀點吧!」事實上證明了什麼?人在跟隨神的同時,人很少注重神的心意,很少注重神的心思、神對人類的態度,人不了解神的心,所以問你們一個事的時候,一旦這個事涉及到神的心意,一旦這個事涉及到神的性情,你們就矇,你們就在心裡打鼓,不是猜就是賭。這叫什麼態度?這就證明了一個事實:多數人信神把神當成空氣。為什麼這樣說呢?因為你們臨到事的時候,你們不知道神的心意。為什麼不知道呢?不是現在不知道,就是從始到終都不知道神對這個事的態度是什麼。你不知道,你揣摩過嗎?你尋求過嗎?你交通過嗎?沒有。這些事你都沒有交通過,沒有尋求過,這就證實了一個事實:你信的神跟真正的神沒關係,你信神只揣摩自己的意思,只揣摩帶領的意思,只揣摩神話外表的字句與表面的道理的意思,根本沒有真正地去了解、去尋求神的心意,是不是這樣?這個事很可怕,因為這麼多年我看到很多人信神,他把神信成什麼?一部分人把神信成空氣,就是「神有沒有啊?」不知道,感覺不到,意識不到,更談不上清楚的看見與認識。一部分人把神信成人,就是他認為自己做不到的事神都作不到,他認為自己怎麼想的事神就應該怎麼想,把神信成人。還有一部分人把神信成木偶,這一部分人他們認為神沒有喜怒哀樂,就是一尊泥像,臨到什麼事沒有態度,沒有觀點,沒有想法,任人擺佈,人想怎麼信就怎麼信,讓他高大他就高大,讓他渺小他就渺小,讓他施憐憫他就得施憐憫。當人犯罪的時候,人需要神的憐憫,需要神的寬容,需要神愛,神就應該施憐憫,就是在人的思想境界裡人想像出一個神來,讓這個神能夠供應他所有的慾望與肉體需要,無論何時何地,無論他做錯什麼事,他都這樣想像神,來這樣信神,也這樣對待神。甚至還有的人在觸怒了神的性情之後還認為什麼?「神能拯救我,因為神的愛是無限無量的,因為神的性情是公義,我不管怎麼觸犯神,神不記念我的幼小,神不記念我的愚昧,因為我的過失、我的過犯、我的悖逆是一時的性情的流露,神會給我機會,寬容、忍耐我,神依然如故地愛著我,所以說我蒙拯救的希望還是很大的。」不管人是哪種信法,在神那兒對人都是持否定的態度。因為你在信神期間,你把神話語的那本書也可能當成了至寶,天天讀,天天看,但是把真正的神卻置在一邊,把神當成空氣,還能把神當成是一個人,有的人根本就是把神當成木偶。為什麼我這樣說呢?因為在我眼睛裡看到的你們,無論臨到事還是遇到什麼環境,還是在你潛意識裡存在的東西、你裡面生出來的東西,從來與神無關。你只知道自己在想什麼,自己的觀點是什麼,自己怎麼想,然後把自己的想法、自己的觀點強加在神的頭上,就把自己的觀點當成神的觀點了,當成神的態度,當成神的心意,這樣久而久之你就不知道神到底是誰了。

那你們現在信的這一位神到底是一位什麼樣的神呢?你們想沒想過?他看到惡人作惡恨不恨惡?(恨惡。)他看到愚昧人犯錯他是什麼態度呢?(哀愁。)看到偷吃他祭物的人他是什麼態度啊?(恨惡。)這個都挺清楚,是吧!看到人追求信神稀裡糊塗,神是什麼態度?這個不太清楚了,「稀裡糊塗」這個比較折中,又不是犯罪,又沒有觸犯神,應該不是什麼大錯。那你說神是什麼態度啊?(厭棄。)(不願搭理。)神輕看這樣的人,蔑視這樣的人。「不願搭理」心裡是什麼態度?就是蔑視這樣的人。對於觸怒他性情、觸犯行政的人,神是什麼態度?極度地厭憎!觸怒他性情卻不知悔改的人,神是極度地厭憎!光忿怒這僅僅是一個情緒、一種心情,會給這個人帶來一個結果,就是極度地厭憎。帶來的後果是什麼呢?就是把這個人往那兒一放,先不搭理了,等到秋後一起收拾。言外之意是什麼?這樣的人還有結局了嗎?(沒有。)神就沒打算給這類人結局。所以說現在不搭理這樣的人是不是很正常?(是。)就這樣的人現在準備什麼呢?準備為自己所作的惡、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任吧,這就是神對這樣的人的交代。所以,我現在明確地告訴這類人,不要抱有任何幻想,不要再存有任何的幻想,說神無限期地寬容人,神無限期地忍耐人的過犯,忍耐人的悖逆。這樣的人還認為自己有可能能蒙拯救,再沒有這樣的機會了,因為神對這類人的態度是極度地厭憎,這樣的人不要抱有任何幻想了。那有的人說:「這類人我也見過幾個,人家自己禱告還痛哭流淚,還特別受神的感動,還特別有神的同在,平時也挺快樂,看見他好像有神同在,有神的引導。」這話你不要亂說,「神的引導」,他觸怒了神,神還會引導他嗎?他那不一定是什麼引導。至於他是什麼引導的,我不關心。總的來說,對這樣的人就是一個定規,這樣的人已經沒有結局了,無論你禱告自我感覺是多麼良好,你心裡對神還有多大的信心,這個都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神對這樣的人已經厭棄了,而且對這樣的人以後怎麼處理也不重要,重要的是現在,就是當他觸怒神的那一刻,他的結局已經定規了,神的態度就是不拯救這樣的人,這樣的人留下來受懲罰,這就是神的態度。

神的實質裡有愛,但是他對每一個人都是公義的,他的實質是有尊嚴的,不是說人隨意觸犯,他都沒有任何感覺,也沒有任何反應。神是活生生的,是真真正正存在的,不是人想像出來的一個木偶也好,或者是一個什麼物體也好,而是實實在在存在的。他既然存在,我們就應當時時刻刻注重他的心意,注重他的態度,注重他的感受,不要拿人的想像去定規神,也不要拿人心思裡所想的、意願裡所達到的去強加給神,讓神用人的態度、人的想像去對待人,用人的方式去對待人,那你是在觸怒神,你是在試探神的怒氣,你是在挑戰神的尊嚴。對於觸怒神性情的人,神的態度就是這樣。所以說,在你們明白了這個事的嚴重性之後,我勸你們在座的每一個人要小心謹慎地行事,小心謹慎地說話,在對待神的事上一定要謹慎又謹慎,小心又小心。在你沒有了解神的態度是什麼的情況下,不要亂說話,不要隨便瞎想,也不要亂扣帽子,更不要隨意下結論,這就是敬畏神遠離惡。如果你首先能做到這一點,神不怪罪你愚昧無知、不明白事理,而是看你的態度很是敬畏神,很是害怕觸怒神,很是害怕得罪神,特別尊重神的心意,特別願意順服神的心意,你有這樣的態度,神會紀念你,神會寬容你的幼小無知。反之,神會因為你對神的輕慢態度,隨意論斷神的態度,隨意論斷或者隨意揣測神的意思、神的心意,因為你這樣輕慢的態度,神會給你定罪,給你的行為一個說法,這個說法有可能就涉及到你的結局。所以我還是再一次強調,在座的每一個人要小心謹慎地對待從神來的一切,不要亂說話,不要亂做事,在你想說什麼之前,先想想:我這麼做是在敬畏神嗎?我這麼做會不會觸怒神呢?雖然是一句簡單的話,但也要很小心、很謹慎地在心裡多多揣摩幾次,多多考慮幾次。你如果真能處處、事事、時時地這樣去實行,在你不明白的事上你也能有這樣的態度,在神那兒也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神會給你這樣的行為一個準確、合適的評價。因為你這樣的種種行為,到最後當神給你最後一次試煉的時候,神會把你所有的行為統統總結出來,定規出一個結局,給你看,給你周圍的人看,讓每一個人心服口服。所以說,我想告誡你們的是:你們的所行,你們的所做,你們心裡所想的,決定了你們的命運。

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就是你們對神的態度很重要,這個態度決定了你們最終是走向滅亡,還是走進神為你預備的美好的歸宿裡,這個態度很重要!神作工二十多年,在這二十多年期間,你們心裡可能都稀裡糊塗,但在神的心裡,他為每一個人都有一筆實實在在的、真實的記錄。每一個人從開始跟隨他,一直到聽到他所講的道,明白越來越多的真理,然後盡上本分,在盡本分期間的各種表現,在臨到各種環境、在臨到各種試煉的時候人的態度是什麼,人對神的態度是什麼,人的認真態度,人心裡對神是怎麼想的,神都有一本賬,都有一個記錄。這個記錄也可能在你們那兒很糊塗,但是在神那兒是清清楚楚,一點兒都不馬虎,因為這個事涉及到每一個人的結局,涉及到每一個人的命運與前途。你自己也可能是一本糊塗賬,但是在神那兒神一丁點兒都不敢怠慢,一丁點兒都不敢馬虎,因為神的心血代價都在這裡。神為你記著這樣一本賬,為你記錄著這樣一本你從始到終跟隨神的歷程的一本賬,在這期間你對神的態度是什麼,這就決定了你的命運,這是不是很真實?(是。)到現在為止,你們認為神是不是很公義?(是。)這樣作是不是很合適?(是。)那你們對神還有別的想像嗎?(沒有。)那你們說你們的結局到底是神給定的,還是人自己定的?(神定。)誰定?(神。)又不知道了吧?一問你們這樣的問題,你們就矇。說說吧,誰定?(人自己定的。)人自己定啊?這麼說跟神沒關係唄。(神定規人的結局根據人的所做所行,根據人所走的道路。)這話挺客觀。這裡有一個事實你得看清楚,神作工作給人定了一些標準,這個標準就是人是否能得著這個結局的標準,在人那一面,人那一方,就是人是否能遵行神的道,能聽神的話,能不能達到神這個標準。你如果按神這個標準去行了,那你就得著好的結局了,你如果沒按這個標準去行,那你就得不著好的結局。那你說這個結局到底是誰定的?不是神單方定,而是神與人共同定的,這話對不對?(對。)為什麼這樣說呢?你看結局這個事,神是主動要作拯救人的工作,說給人預備美好的歸宿,來定人結局,人是神作工的對象,神預備這個結局、歸宿是給人預備。如果沒有人呢,神就不作這個工作,如果有人呢,神才作這個工作。人是被拯救的對象,被拯救的對象雖然說是被動的一方,但是這個結局取決於什麼呢?取決於你對神的態度,這個也很重要。但是沒有神,人有這樣的機會嗎?也沒有。所以說這個結局沒有神給你的定規,你不知道標準,人離不了神。這個結局你不去配合,你不去付諸實行,付出代價,你也得不著,就是一句空話,所以說這樣的結局離不了神,也離不了人。到底誰定呢?你說神為人定的吧,也不對,如果人不配合,人就得不著;你說人自己定的,取決於人吧,但是如果神不給你制定這些,人怎麼行,人有標準嗎?人知道往哪兒走嗎?人還不知道,是吧?到底取決於誰?這話應該這麼說,不能說取決於神,也不能說取決於人,而是取決於什麼?人對神的態度。雖然說絕大一部分因素好像是靠著人去實行,靠著人去追求,靠著人去付代價,但是歸根結底就是看人對神的態度是什麼。這個明白了,不糊塗,是吧?還是有點糊塗呢?這話你得這麼聽,你別當道理聽,你別管這話歸根結底說的是什麼,把話題落在哪兒,你首先得這麼想:不管是取決於神還是取決於人,人離不開神,神作工的對象就是人,是這麼個關係。到最終還是神拯救人,人離不了神的拯救,人到最後必須得表現出讓神滿意的一個回答、一個結果,給神一個滿意的結果,神才能拯救人,是不是這樣?(是。)得落到實行方面。對這事還有疑問嗎?(沒有了。)

咱們交通這些,你們有沒有發現一個什麼事實呢?在對神的認識上,你們有沒有發現神現在的態度有一個轉變呢?神對人類的態度是不是一成不變的呢?神會不會就這樣一直忍耐下去呢?一直把他所有的愛與他的憐憫無期限地施給人呢?這個事又涉及到神的實質了。再回到剛才那個問題,剛才那個問題問完之後你們的回答不是很明確,就是說,你們對神的心意還不是很了解。人一旦知道神愛人,人就把神定規成一個愛的標誌,說:人無論做什麼,人無論怎麼表現,無論怎麼對待神,無論怎麼悖逆,沒事,沒有關係,因為神有愛,神的愛是無限無量的。他有愛,他就能包容我們;他有愛,他就能憐憫我,憐憫我的過失,憐憫我的過犯,憐憫我的悖逆。是這樣嗎?而且有的人一旦有一次或者是有幾次體會到神的忍耐的時候,在他的一生當中對他幫助最大的那就是神的忍耐、神的憐憫,他就把這個當成自己的資本了,就認為神一次而永遠地會忍耐他,會憐憫他,會寬容他。或者是人得著一次神對他的拯救或者對他的憐憫,他就又把神定規成一次而永遠地會拯救他,無期限地、無條件地憐憫他,寬容他,愛他,把他當成自己的生命一樣那麼對待。這樣的認識法對不對?你看一說到關於神的實質,關於神的性情,你們就矇,看到你們這樣,我還真是挺上火的。關於神實質這方面的真理你們可能聽了不少,關於神性情方面的話題你們也聽了不少,但是在你們腦袋裡,對這些事、這些方面的真理只是文字,只是記憶,也只是理論,從來沒有人在現實生活當中能體會到神的性情是什麼樣的,或者看見神的性情是什麼樣的,所以說你們都是稀裡糊塗地信,抱矇地信,甚至對神的態度是輕慢的,是置之不理的。你們對神這樣的態度就決定了什麼?決定了你們對神總是定規,一旦知道一點兒就覺得很滿足,就覺得得著了神的全部,然後把神就定規在那兒,不讓神動,你動,你就不是神,你一旦改變,你就不是神。以至於到有一天,神說「我對人不再愛了,我對人不再施憐憫了,我對人不再有任何的寬容與忍耐,我對人極度地厭憎、反感」,人從心裡就抵觸這樣的說法,甚至有的人說:「你不再是我的神了,你不再是我要跟隨的神了。如果你是這樣的神,那你沒有資格當我的神,我也沒有必要再跟隨你。如果你不給我憐憫,不給我愛,不給我寬容,我不會跟你走下去,只有你無限期地寬容我,一直忍耐我,讓我看到你是愛,你是忍耐,你是寬容,我才能跟隨你,我才有信心跟隨你,因為我的悖逆、我的過犯才能無限期地被饒恕,被赦免,而且我也能夠隨時隨地地犯罪,隨時隨地地有過失,隨時隨地地觸怒你,你不應該對我有任何的想法或是定規。」雖然每一個人心裡也可能沒有這樣主觀地、主動地去想這樣的問題,但是在每一個人把神看成是自己對立面的時候,你已經潛移默化地在你的潛意識裡把活生生的神當成了你的仇敵,當成了你的對立面。這是我眼睛所看到的。雖然你口口聲聲說「我信神」「我追求真理」「我想性情變化」「我想脫離黑暗權勢」「我想滿足神」「我想順服神」「我想對神有忠心,把我的本分盡好」等等,不管你說得怎麼好聽,你的理論有多少,甚至你的根據有多少,但事實上,走到現在有很多人已經用自己所掌握的規條、道理、學說把神放在了自己的對立面,因為你信的是字句,你掌握了字句,掌握了道理,但是你並沒有真正地去認識神,去靠近神,去了解神,這是很可悲的事。

我在視頻上看到有這樣一幕:幾個姊妹舉著一本《話在肉身顯現》,把這本書舉在中間,而且舉得很高,她們盡力地把這本書舉得很高,高過自己的頭頂。在我看,這是很讓人傷心的事,但也可能在你們那裡沒有任何知覺。雖然這是一幅畫,但是它讓我看到的不是一幅畫,讓我看到每一個人心裡高舉的不是神話,而是神話道理、字句與那本書,根本不是高舉神。因為你們不了解神,以至於一個很明顯的問題在你們心裡都存在著一定的觀念,一個很小的問題你們心裡都存著觀念。當我問你們的時候,當我跟你們求真的時候,你們說出來的是想像,是猜測,而且用疑惑的口氣反問,這讓我心裡更明確地知道你們信的不是真實的神。在你們讀了這麼多年神話以後,你們再次用神的話,用神的作工,用更多的道理來定規神,而從來不去了解神、揣摩神的心意,不去看看現在神到底對待人的態度是什麼,神的心是怎麼想的,神為什麼憂傷,為什麼忿怒,為什麼厭棄一些人,而是認為神從不作聲,神只是在看著人,神沒有態度,沒有想法。有一部分人就認為什麼呢?神不吱聲那是神默認,神不吱聲那是神在等待,神不吱聲那是神沒有態度,因為神的態度已經在書上說完了,已經跟人表達完了,沒必要再次地不時地告訴人。神雖然默不作聲,但是神還是有態度的,神是有觀點的,對人是有要求標準的,儘管人不去了解他,人不去尋求他,他的態度還是很明確的。尤其到現在,有些人對於當年很有熱心或者是曾經跟隨過神的人棄神而去,如今又想回來這樣的事,你們居然不知道神的觀點是什麼,神的態度是什麼,這是不是很可悲的事?這是不是一個很明顯的例子?其實這個事是很外面的一個事,如果你們真明白神的心,你們應該知道神對這樣的人的態度是什麼,不應該模棱兩可地回答。既然你們不知道,那我就告訴你們。各處都有一部分這樣的人,因為不同的原因,咱們不去探討他是什麼原因,總之,當這樣的人能定真神的道之後,不聲不響地離開了,不道而別,自己就隨心所欲,想幹什麼就去幹什麼了,從這一刻開始,在神眼中他信神的生涯已經結束了,不是他自己劃上句號,而是神給他劃上句號。神的態度是什麼?很明確!從他離開神那一刻開始,這就意味著他已經棄絕神了,他不要神了,意味著他已經不再接受神對他的拯救。他既然不要神了,神還客氣什麼!而且當他定意要離開神的時候,他有這樣的態度、這樣的想法的時候,他就已經觸怒了神的性情,儘管他沒有暴跳如雷去指著神罵,儘管他沒有什麼過格的惡劣的行為,儘管他心裡在想:「如果有一天,當我在外面玩夠了,當我還需要神的時候,我還會回來。或者當神呼召我的時候,我還會回來。」或者他說:「當我在外面受傷的時候,當我看到外邊世界太黑暗的時候,太邪惡的時候,我不想順流而下的時候,我會回來找神。」儘管有些人還會這麼想,給自己留一條出路,但是你知道神的態度嗎?從你定意離開神那一刻開始,神就對你徹底放棄了,神會定規這個人的結局。什麼結局呢?把這個人與倉鼠劃在一起,一同滅亡。有些人看到這樣的事,說:「他棄絕神了,神為什麼沒有懲罰他呢?」肉體懲罰不代表就是結局,肉體沒懲罰不代表沒有結局,這是很明顯的事。神作事總是有神的原則,人眼見的不等於是真實的那一面,也可能你眼見的那一面不是真實的,但是你沒看到的那一面,在神心裡,事實上這樣的人結局已經定了。

為什麼神能給這樣的人這麼重的懲罰呢?對這樣的人有這麼大的忿怒呢?我想在座的每一個人可能心裡也清楚。神要求我們每一個人敬畏神遠離惡,我們首先知道神的性情是威嚴,是烈怒,他不是綿羊,任人宰割,更不是木偶,人隨便擺弄,也不是空氣,讓人呼來喚去。如果你真實相信神的存在,你應該有敬畏神的心,因為神的性情當中他的實質是什麼?就是你不能觸怒他。這個「觸怒」有可能是一句話,有可能是一個想法,有可能是一種惡劣的行為,也有可能是一種很溫和的行為,是一種在人看、在人的道德倫理上能通得過的一種行為,或者是一種學說、一種理論,但是你一旦觸怒神,你的機會就沒有了,你的結局就來了,這是很可怕的事。如果你不了解神的不可觸犯,你可能不怕神,你不知道怎麼敬畏神,你不知道怎麼著手遵行神的道——敬畏神遠離惡。但是一旦你心裡有意識,能意識到神的不可觸犯,那我想你就會知道怎麼做是敬畏神遠離惡了。有些事不是說需要你明白多少真理,需要你經歷多少試煉,或者是經歷多少管教之後才能做到,而是看你這個人的心對神是什麼樣的性質,這個很重要,很關鍵。一部分棄絕神、離開神的人,他們正好觸怒了神這方面的性情,所以說在神來看是永遠都不得饒恕的。因為你不是不知道神是神,你不是不知道神在哪裡,你也不是不知道神作了一步新的工作,你什麼都知道,你不是在受迷惑的情況下,也不是在朦朧的狀態下,更不是在受蒙蔽的情況下,而是在你自己意識、頭腦清醒的情況下就是選擇要離開神。這樣的一個狀態,這樣的一個情形,讓你觸怒了神的性情,這一個「觸怒」帶來了一個不可收拾的結局,這是不是很可怕?帶來了一個這樣的結局,人不認識神,人還以為什麼呢?「沒事,神還在那兒翹首巴望我呢,還等著我回來呢!我是神丟失的那一隻小羊,沒事,神還等著我呢!」這是什麼?當他要回來的時候,神不但不接納他,而且他第二次觸怒了神的性情,這是更可怕的事。你對神輕慢的態度已經讓神的怒氣發出來了,神還會接納你嗎?所以,這個事在神心裡有一個原則:一個人一旦在意識清醒、頭腦清醒的情況下能夠棄絕神、遠離神而去,在神那兒已經把他蒙拯救的路堵上了,這個大門已經關上了,當他再次去叩門的時候,神不會再為他開,神不給他留門。聖經裡的故事也可能你們有些人讀過,關於摩西的故事,神膏立摩西之後,因為摩西的種種表現或者是各種原因,那二百五十個首領就不服,他們不服誰呀?不服的不是摩西,他們是不服神的安排,不服神作這個事。他們說了一句什麼話呢?你們知不知道?說說。(你們擅自專權!全會眾個個既是聖潔,耶和華也在他們中間……)這一句話在咱們看來很嚴重嗎?不嚴重,字面上這個意思不嚴重,要是拿到法律上來說,這都不算什麼事,字面上也沒有什麼抵觸的言語、詞彙,更沒有褻瀆的詞彙,僅僅就是幾個字而已。但是為什麼神能發那麼大的怒呢?怎麼解決掉他們的?這就是他們所說的話不是衝人去的,而是衝著神去的。他們說這幾句話恰恰觸怒了神的性情,觸到哪兒了呢?觸到了神不可觸犯的性情上,最後他們的結局就是我們所知道的。所以現在這個事是不是很明白了?神的觀點是什麼?他的態度是什麼?對於曾經離棄過他的人,神的態度是什麼?你得這麼想:神是活生生的神,遇到事情人有不同的表現,在不同的表現上神是有態度的,因為他不是木偶,不是空氣,他是有態度的,這個態度就值得人去認識,人應該一點點去認識,去理解神的心。當你一點點理解神心的時候,你就不覺得敬畏神遠離惡這是很難做到的。而且當你理解神的時候,你也不容易定規神,這個時候你不定規神,你心裡對神就有了敬畏,你不是拿你所掌握的字句道理、理論去往神身上扣,而是時時地,事事去尋求神的意思。你說就一個簡單的事——你的兒女對你好不好,對你好的時候,你是不是心裡感覺暖乎乎的?當你的兒女不聽你話的時候,你心裡是不是哇涼哇涼的?再說點悖謬的話,你是不是就傷心透頂了?你還有個態度呢,那更何況神呢?神雖然作著人的工作,人看不到,摸不到,但是在神那兒,每一個人所做的、每一個人對待神的態度,神不但能看得到,也能覺察得到,這是我們每個人心裡應該有的、應該認知的東西。如果你心裡總想著「我在這兒這麼做神知不知道?也可能不知道,他也沒看著啊!我那麼想神知不知道?也可能知道,也可能不知道」,總這樣去灌輸自己這些模棱兩可的東西,那你早晚有一天也會觸怒神的,那你也是在危險的邊緣。所以我看見有些人信這麼多年也沒得著真理實際,更不明白神的心意,更沒有任何的長進。幾年過後,說「交通交通吧,這幾年有什麼長進沒有?」還是那點淺得不能再淺的道理,你說神看著這樣的人有享受嗎?心裡有安慰嗎?所以說,有一部分人他那個信法就已經決定他的命運了。

現在你們得著什麼了?人怎麼追求,人怎麼對待神,人的態度是第一重要的。不要把神放在腦後當成空氣,而是要時時刻刻想著你信的神是一位活生生的、確確實實存在的神,他不是僅僅呆在三層天沒事做,打盹,而是時時地鑒察著我們每一個人的心,鑒察著我們每一個人的舉動、一言一行,我們的表現,我們的態度。無論你願不願意把自己交在神面前,事實上,你所有的行為都在神的面前,在接受著神的鑒察。神因著你的行為,因著你的舉動,也因著你的態度來不斷地改變他對你的看法,不斷地改變著他對你的態度,而且現在我要奉勸一些人,不要總把自己當成神手中的小寶寶,好像自己多受神寵愛似的,好像神離了你不行似的,好像神對你的態度是一成不變的,這是做夢。別做夢了!神對待每一個人都是公義的,他對人是鄭重其事地來作征服、拯救的工作,這是他的經營。他對待每一個人的態度是嚴肅的,不是拿人哄著玩,把人當成寵物,沒事就哄哄你們,逗你們開開心,他也樂呵樂呵,不是這樣,別做夢了!你以為神給你那起初的一點愛就能讓你這一輩子都這樣地過去嗎?神是活的,神是存在的,他的態度是能改變的,他對人類的心意是隨著時間,隨著環境,隨著每一個人的態度在逐步地轉換,逐步地改變,所以說你心裡應該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知道神的實質是一成不變的,但神的性情會在不同的人身上,會在不同的時間,會在不同的場合發表出來。也可能你看這個事不是很嚴重,你用你的觀念來衡量神應該這麼作,但是有些事是恰恰相反的,在你不知不覺用你的觀念來衡量神的時候,你已經觸怒神了,因為神絕對不會像你想像的那麼去作,也絕對不會像你說的那麼去對待這個事。所以我還是提醒你小心謹慎地跟隨神,遵行神的道——敬畏神遠離惡。當對待神的心意、神的態度的時候,一定要定準,一定要找明白的人交通,一定要認真地去尋求,別把你信的神當成玩偶,隨意論斷,隨意下結論,隨意用輕慢的態度去對待,那不是你的神。你的神拯救你,要定規你的結局,無論給你憐憫也好,寬容也好,對你施行審判刑罰也好,他對待你的態度不是一成不變的,你不要因為一次享受到神某一方面的性情,就一次而永遠地定規神。不要信死神,而要信活神,記住了吧!有些話雖然說很實際,也很真實,但是出於我現在的觀點,我不想讓你們太多的人心裡好像感到太多的蒼涼,感受到太多的失望,而是希望你們還是能夠用愛神的心,能夠用尊重神的態度去走以下的路,不要稀裡糊塗地對待這個事,而是把這個事當成一個最大的事來對待,把這個事放在心上,不要只掛在嘴上,因為這個事是致命的事,也是決定你命運的事,別把這事當成玩笑,當成兒戲。今天跟你們談這些,你們心裡明白了什麼沒有?對我說的這些你們還有哪些疑問呢?(沒有疑問。)

這些話題雖然是有一點新,好像離你們的觀點,離你們平時追求的有點距離,但是我想你們交通一段時間,你們對我所說的這些話就有一個共同的認知了,不可能一聽完之後馬上就明白,因為這些話題很新,是你們從來沒想過的,但是我不想用這些話給你們帶來任何負擔,我今天說這些話的目的是什麼呢?不是嚇唬你們,也不是用這種方式來對付你們,而是讓你們明白事實真相。因為神跟人之間畢竟有距離,人雖然信神了,但是人從來不了解神,人不知道神的態度,而且人也沒有那麼熱心去關心神的態度,而是自己一味地去那麼信,那麼走,對這個事稀裡糊塗的。所以我覺得很有必要跟你們說清楚一些事,讓你們知道你們信的神是一位什麼樣的神,他心裡在想什麼,他的態度是什麼,你們這樣做與他要求的距離有多遠,與他要求的標準有多遠距離,然後讓你們每一個人心裡都有一個衡量的尺度,知道自己在這條路上收穫了多少,還有多少東西你們自己還沒有得到,還有什麼樣的領域你們根本就沒有介入過。平時只是你們自己在一起交通,講一些人平時常說的,這個領域範圍很窄,與神的心意,與神對人要求那個範圍有距離,有誤差。我不希望你們背離神的道,越走越遠,就把神現有的這些話當成崇拜的對象。其實神在你們心中根本就沒有地位,神也從來沒得著過你們的心,只不過是僅此而已。但至於有些人認為認識神很難,這也是實話,是有點難。因為如果是讓人盡本分,讓人去做,讓人去賣力,讓人做人能達到的,這都是人類範圍領域裡的東西,但是一涉及到神的心意,當然對任何人來說,一聽到這些話、這些事都是很難的。

對今天所交通的,你們有沒有什麼問題?(有些新人說:他們就怕被淘汰,不能達到被成全。)那不能,神淘汰人不是隨便淘汰的,你以為就說幾句嚴厲的話就給淘汰了?不是,神會給人機會的。神雖然這麼說,但是說話之後還是給人機會,按部就班地作在你身上,一個步驟都不落地在你身上作,神對每一個人都是公平的。他給你機會,你進來得晚,他也給你機會,你進來得早,也是那麼多機會,這是公平的,這個沒必要擔心,神對每一個人作工的步驟都是這樣的,清楚了吧?(清楚了。)

(為什麼我們現在比約伯對神的認識多,但卻不敬畏神?)前面咱們提到一點,是吧?這個問題的實質其實咱們也講了,就是那個時候約伯雖然不認識神,但是他把神看成神,看成天地萬物的主宰,他沒有把神看成仇敵。而現在的人為什麼這樣抵擋神?為什麼不能敬畏神?就是現在的人沒把神看成神,而是把神看成人的對立面。原因就這麼簡單,是根據人的實質決定的。這個是不是剛才交通也提到點兒?(是。)你們琢磨琢磨是不是這個原因。你雖然對神有點認識,但是你那個認識是什麼呀?是不是大夥都說的?是不是神告訴你的?神告訴完你神有這些性情,神是這方面的實質,你知道了,你僅僅是知道了,你領略過嗎?是你主觀認識的?不是吧?那不都是神告訴你的嗎?神要是不告訴你,你能知道嗎?你知道也不代表你認識。不管你是怎麼知道的,你知道多少,在人的本性實質裡,神是人的仇敵。這個事舉一個簡單的例子:神道成肉身了,有的人能看得到,有的人看不到,看得到的人也可能能伺候他一日三餐,也可能幫他端茶倒水,服侍他的生活,把他當成神,但是有一樣是你們從來沒有注意到的,而且是人的共性,人都能犯。當涉及到一個事的時候,神的觀點永遠是人不理解的,人的觀點永遠都是與神相悖的,這是在人有觀點的情況下。就是沒觀點的時候,你雖然外表能這樣對待他,但是也不代表你跟他是相合的,是不是這樣?一旦有事的時候,人自己的悖逆本相就出來了,證實了人跟神是相敵對的。這個敵對不是神要敵視人,或是神要把人放在一個對立面來對待人,而是什麼呢?人主觀意志裡,潛意識裡就存在著這樣一個實質。什麼樣的實質呢?就是人把神的所有都當成人的對立面,跟神都是敵對的。好比說,最近有一些人聽到一些謠言或者毀謗,人的第一反應是什麼?第一反應是,我不知道這個謠言是對還是錯,是存在還是不存在,然後琢磨琢磨,「這個不知道也沒法核實啊,那這到底對不對呀?到底有沒有這事啊?這個謠言到底是不是真實的?」他就軟弱了,雖然不吱聲,但在心裡已經疑惑了,心裡已經否認神了。這個否認,他這樣的態度、這樣的觀點是什麼?已經背叛了,是不是這樣?沒發生這個事他好像沒觀點,好像對神也沒有抵觸,也沒有把神當成仇敵,但是一臨到事,他馬上站在撒但一邊,馬上跟神對立了。這個事實說明什麼?(人與神是對立的。)人與神是對立的,不是神把人看成仇敵,而是人這個實質本身把神看成仇敵。你看人跟隨神,其實人沒把神當神待,不管怎麼讚美神,不管怎麼克制自己或者要求自己去愛神,其實你並沒有把神當神待,這是不是實質?你如果把他當神待,你真認為他是神了,你還能有什麼疑惑呢?心裡對他還能有任何的問號嗎?不能了吧!那些疑惑的人,我說你怎麼不對自己有觀念呢?這個世界的潮流這麼邪惡,這個人類這麼邪惡,你怎麼沒觀念呢?你自己那麼壞,你怎麼沒觀念?神作什麼了?就幾句謠言、毀謗就讓你產生那麼大的觀念、那麼多的想法,你看著事實了?你抓住證據了?就幾隻蚊子,就幾隻臭蒼蠅「嗡嗡」,就把你迷惑了?這是什麼人哪?你知不知道神對這樣的人怎麼想的呢?對待有些人神的態度其實早在心裡一清二楚了,只不過對待這些人神是採取冷處理,不搭理,並沒有跟這些人求真。為什麼呢?你看我要是再說這話,越說越多,又傷你們了。那你們願不願意我總這麼傷你們呢?(願意。)哪有願意讓別人傷的呢?我就不相信。我總這麼傷你們,總揭你們傷疤,會不會影響你們心裡高大的神的形像呢?(不會。)我想也不會,因為你們心裡都沒神,你們那個高大的神不是神,所以說還是把這個謎底揭出來好。挺好!

神對有些人的態度是什麼呢?這可能又傷到一部分人。有一部分人在神心裡從來沒有認可他的信,神不承認他是神的跟隨者,所以說神不稱許他的信。那神把這部分人看成什麼了?看成外邦人。那有些人說了:「外邦人能讀神的話嗎?能盡本分嗎?能說為神活嗎?能說這話嗎?」人往往看到的都是外表,都是外表某些表現,並不看人的實質,而神不看人外表的表現,神只看人的內心實質,對待這些人神就是這樣的態度。所以對於有些人說的神怎麼那樣作,神怎麼這樣作呢,這個事我想不通,那個事我想不通,這個事不合人觀念,那個事你得跟我解釋解釋。在我這兒我會說:有必要跟你解釋嗎?這事跟你有關係嗎?你是誰呀?你是從哪兒來的呢?你有資格對神有觀念嗎?你信他嗎?他承認你嗎?既然他不承認你,那你是誰呀?你自己知不知道自己是誰?你都不知道自己是誰,你還有資格要求神嗎?這話你們聽著是不是挺噎人呢?又傷你們的心了,是吧?但是讓你們傷心的這些話都是實話,雖然你們不願意聽,或者不願意接受,但這都是事實。因為作這一步工作是神來作,你要是不關心神的心意,不關心神的態度,不了解神的實質與性情,那最終虧損的是你自己。你們也別怪我說話難聽,也別怪我說話冷了你們的心,我說的都是事實,我不想騙你們,我也不想打擊你們。但是在這些話之外,我還是希望你們能夠遵行神的道,不要偏離正道,神無論讓人做什麼,怎麼做,都是希望人能走正道。但是如果你不按著神的話去行,不遵守他的道,那無疑你就是在悖逆神,你是偏離正道。所以我覺得很有必要把有些事跟你們說清楚,讓你們信得明明白白,走得清清楚楚,別稀裡糊塗的,讓你們明確地知道神的態度、神的心意,神是怎麼給你機會,怎麼成全你,以什麼樣的方式來定規你的結局。即便到有一天你沒走上去,那我說我已經沒有責任了,因為好多話已經跟你說清楚了,至於你自己怎麼對待自己的結局,這個事就完全取決於你了。神對待每一個人的結局都是一個態度,他用他的方式來衡量,用他的方式來作,這是不容置疑的!所以有些人的擔心是沒必要的,這下你們放心了吧!那有些人會不會擔心,說「哎呀,神說他都不愛我們了,那我們還能活下去嗎?那我們以後怎麼活呀?我們以後沒有神愛的看顧,沒有神的愛給我們,我們總犯罪,總悖逆神,那不完了嗎」?這是不是謬解呀?你就又誤會神了。跟你說這些也不是說神的實質就變了,神沒變,而是人不了解神,這話明白了吧?(明白了。)那你們還有擔心嗎?(沒有了。)沒擔心就妥了,今天就談到這兒吧。以後你們有什麼不明白的你們自己再慢慢交通。如果需要我交通呢,我就再跟你們說說,你們說點心裡話,我也跟你們說心裡話。

(之前我也曾放棄真道跑世界,但當時我只跟隨神一年,對神沒什麼認識,請問我現在能否繼續跟隨呢?神是否定規我的結局了呢?)神不是千篇一律用一種方式來對待每一個人,神會根據你的情況來酌情處理這樣的事到底最後結局是什麼樣的,所以說你只要感覺神還能拯救你,感覺神的恩待或者憐憫還在你身上能看得見,那你就繼續追求,沒錯!不管是神說這個人的結局定了或者是沒定,還是你自己認為或者是感覺到什麼,以後的路怎麼走還在乎你們自己選擇,這個明白了吧?(明白了。)還有問題嗎?(如果有人只是心裡有這麼一個想法,想離開神,走世界,但是沒有做出來,這是觸犯神性情嗎?)心裡這麼想還沒有離開,那是一時的軟弱,在他心裡其實有點想走,還有點捨不得走,事實上是沒有走,在他心裡就是沒有定意要走,在神那兒因為他的沒有定意還會給他機會。剛才咱們說的例子不是已經定意的人嗎?神不是因為人的軟弱而給人定罪,而是因為人對神明確的觀點與態度來給一個人下定論,明白了吧!分辨你自己那是一時的軟弱,還是一時的誘惑,還是一時的消極,還是說定意就要這麼做,這個很重要。那這個事是不是你自己心裡最清楚?你自己心裡清楚你是什麼樣的人,你就應該用自己的這個清楚的心思去對照神的話,看看你應該是什麼樣的,明白了吧?(明白了。)那今天就到這兒吧。好了,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