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二

上次聚會我們交通了一個很重要的話題,這個話題是什麽呢?你們記住没有?我再重複一遍,上次交通的話題是: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這個話題對你們重不重要?哪一部分對你們來説最重要呢?是神的作工,神的性情,還是神自己?你們對哪一方面的話題最感興趣呢?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哪一部分是你們最想聽的話題呢?我知道你們很難回答這個問題,因為在神的作工中處處都能看到神的性情,而神的性情隨時隨地都在他的作工當中流露出來,神的性情事實上是代表神自己,在神的整個經營計劃中,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這三者是不可分割的。

上次交通的神的作工内容是聖經中記載的發生在很久以前的事,由于這些事都是關于人與神的故事,它們發生在人的身上,同時也有神的參與,有神的發表,因此,這些故事對于認識神就特别有價值、特别有意義了。神剛剛造了人類以後就開始與人類接觸,就開始向人類説話,神的性情就開始面向人類發表了。就是説,自從神與人類有了接觸以來,神就開始向人類不斷地公開他的所有所是與他的實質。不管早先的人或現在的人能不能看得到、能不能了解得到,總之,神向人説話,神在人中間作工,流露他的性情、發表他的實質這是事實,是任何人都否認不了的。也就是説,神的性情、神的實質、神的所有所是隨着神與人類的接觸與作工在不斷地發表着,在不斷地流露着,他從來没有向人掩飾什麽,也從來没有向人隱藏什麽,而是毫不保留地公開釋放着他自己的性情。這就是説,神希望人能認識他,了解他的性情與實質,并不希望人類將他的性情與實質當成永遠的奥秘,也不希望人類把神看成是一個永遠都解不開的「謎」。人類對神有了認識才能知道前行的方向,才能接受神的帶領,這樣的人類才能真正活在神的權下,活在光中,活在神的祝福之中。

神發表、流露出來的話語與性情代表他的心意,也代表他的實質。當神與人接觸的時候,無論説了什麽話、作了什麽事、流露了什麽樣的性情,也無論人看到神的所有所是是什麽、實質是什麽,這都代表神對人類的心意。無論人類能够體會到多少,能够理解到多少,能够明白多少,都代表神的心意——神對人類的心意,這是不容置疑的!神對人類的心意就是神要求人要做什麽樣的人,要求人怎麽做、怎麽活着,要求人怎麽能够達到滿足神的心意。這些是不是都與神的實質是分不開的?就是説,神是什麽樣的性情,神有什麽樣的所有所是,神都在要求人的同時發表出來了,没有虚假,没有偽裝,没有掩飾,没有包裝。但是為什麽人認識不到、為什麽人總也看不清神的性情呢?為什麽人總也體會不到神的心意呢?雖然神所流露出來的、發表出來的都是神自己的所有所是,都是神自己真實性情的點點滴滴、方方面面,那為什麽人看不見呢?為什麽人就認識不透呢?這裏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這個原因是什麽呢?就是從創世以來,人都没有把神當神待。在起初的時候,不管神對人——剛剛造的人作什麽,人只把神當成一個夥伴,當成一個依靠的對象,并没有對神有什麽樣的認識或者了解,就是不知道這樣一位能讓人依靠的對象、這樣一位在人眼中的「夥伴」發表出來的是神的實質,也不知道他是主宰萬物的那一位。用一句簡單的話説,就是那時候的人絲毫不認神,也不知道天地萬物是神造的,不知道神從何而來,更不知道神是怎麽回事。當然神也并没有在那個時候要求人認識他、了解他、明白他所作的、知道他的心意,因為那時候是人類被造最起初的時候。當神開始籌備作律法時代的工作時,神就在人身上作了一些事,同時開始對人提出一些要求,告訴人怎麽獻祭、怎麽敬拜神,這個時候人才對神有了一些簡單的概念,知道神與人的區别,知道神是創造人類的那一位。當人知道神是神、人是人的時候,人就與神有了一定的距離,但是在神那兒,仍然没有要求人對神有多高的認識、有多深的了解。所以説,神是按着他作工的步驟、按着他作工的情况來對人提出不同的要求。在這裏你們看到了什麽?看到了神哪方面的性情?神是不是很真實?神對人的要求是不是很合理?他在人類被造最早的時代,對人没有作征服的工作,也没有作成全的工作,没有向人説太多的話的情况下,他對人的要求是很低的。無論人做什麽,無論人有什麽樣的行為,甚至是做了一些觸犯他的事,在他那兒都是可以饒恕的,是可以不計較的,因為神知道神給了人什麽,也知道人身上具備什麽,所以神知道應該給人什麽樣的要求標準。儘管此時的要求標準很低,并不代表神的性情不是偉大的,也不代表他的智慧、他的全能是一句空話。而人類要認識神的性情、認識神自己只有一個途徑,那就是藉着跟隨神經營拯救人類的作工步伐與接受神向人類的説話來達到。當人認識了神的所有所是、認識了神的性情以後,人還會要求神向人類顯現他的真體嗎?人不會了,也不敢了,因為人了解了神的性情、了解了神的所有所是,就已經看見了真實的神自己,就已經看到神的真體了,這是必然達到的結果。

隨着神的作工、隨着神的計劃不斷地向前發展,在神與人用彩虹立約作為神不再用洪水毁滅世界的記號以後,神的心意越來越急切地想得着能與他同心合意的人,也越來越急切地想得到在地上能够遵行他旨意的人,更想得着在地上能够擺脱黑暗勢力、不受撒但捆綁、能够見證他的一班人。得着這樣的一班人是神盼望已久的,是神從創世以來一直期待的,所以無論神用洪水滅世也好,神與人立約也罷,神的心意没有變,神的心情没有變,他的計劃、他的願望没有變,他想作的就是在他没有創世的時候盼望已久的,就是要在人類當中得着他要得的人,得着能够了解認識他性情、明白他心意、能够敬拜他的一班人。這樣的一班人是真正能够見證他的一班人,也可以説是他的知心人。

今天,就讓我們繼續循着神的脚踪跟隨神的作工步伐來發掘「封存」已久的神的心思、神的意念與和神有關的點點滴滴,通過這些來認識神的性情、了解神的實質,讓神走進每一個人的内心,也讓每一個人慢慢地靠近神,縮短與神的距離。

上次我們講了一部分關于神為什麽要與人立約的一些事,這次我們接着交通下面這部分的聖經章節。開始讀經文。

一、亞伯拉罕

(一)神應許賜給亞伯拉罕一個兒子

創17:15-17 神又對亞伯拉罕説:「你的妻子撒萊,不可再叫撒萊,她的名要叫撒拉。我必賜福給她,也要使你從她得一個兒子。我要賜福給她,她也要作多國之母;必有百姓的君王從她而出。」亞伯拉罕就俯伏在地喜笑,心裏説:「一百歲的人還能得孩子嗎?撒拉已經九十歲了,還能生養嗎?」

創17:21-22 「到明年這時節,撒拉必給你生以撒,我要與他堅定所立的約。」神和亞伯拉罕説完了話,就離開他上升去了。

(二)亞伯拉罕獻以撒

創22:2-3 神説:「你帶着你的兒子,就是你獨生的兒子,你所愛的以撒,往摩利亞地去,在我所要指示你的山上,把他獻為燔祭。」亞伯拉罕清早起來,備上驢,帶着兩個僕人和他兒子以撒,也劈好了燔祭的柴,就起身往神所指示他的地方去了。

創22:9-10 他們到了神所指示的地方,亞伯拉罕在那裏築壇,把柴擺好,捆綁他的兒子以撒,放在壇的柴上。亞伯拉罕就伸手拿刀,要殺他的兒子。

神定意要作的工作無人能攔阻

關于亞伯拉罕的故事在這兒你們都聽到了吧!他是神在洪水滅世之後選定的一個人物,他的名字叫亞伯拉罕,當他一百歲、他的妻子撒拉九十歲的時候,神的應許臨到了他。神要給他什麽樣的應許呢?那就是經文中提到的「我必賜福給她,也要使你從她得一個兒子」。在神應許給他一個兒子的時候,他當時的背景是如何的呢?經文中這樣記載:亞伯拉罕就俯伏在地喜笑,心裏説:「一百歲的人還能得孩子嗎?撒拉已經九十歲了,還能生養嗎?」這就是説,這老夫妻倆在這個年齡已經不能生養了,對于神的應許,那亞伯拉罕做了什麽呢?他俯伏在地喜笑,心裏説「一百歲的人還能得孩子嗎?」亞伯拉罕認為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事,言外之意,他認為神對他的應許只是一句玩笑而已。在人看這是人不能達到的事,同樣,也是神不能達到不能作成的事。或許在亞伯拉罕來看這是個很可笑的事:神造了人,人這麽大歲數能不能生孩子神居然都不知道,還要讓我生養,説要賜給我一個兒子,這是不可能的事吧!所以亞伯拉罕俯伏在地的同時就喜笑,心裏在想:不可能,神這是跟人開玩笑,這不可能是真的!他没拿神的話當真。那亞伯拉罕這個人在神眼中是一個什麽樣的人呢?(義人。)哪個地方説他是義人了?你們認為凡是神所呼召的都是義人、都是完全人、都是與神同行的人。盡守規條!這事你們得看清楚了,神不隨便給一個人下定義,在這裏神没説亞伯拉罕是義人,在他心裏對每一個人都有一個衡量的標準,雖然神没有説亞伯拉罕是一個什麽樣的人,但是就亞伯拉罕在此事的表現來説,他對神的信是一個什麽樣的信?有没有點兒渺茫啊?他的信心大嗎?不大!他的喜笑與他心裏想的就已經代表他這個人了,所以在你們那兒認為他是義人這純屬是想象,是瞎套規條,是不負責任的評價。對于亞伯拉罕的喜笑與他的小動作神看没看見、知不知道?神知道。但是在神那兒定意的事神會改變嗎?不會!當神已經計劃好了定意要選他這個人的時候,那事就已經成了,不管人怎麽想,不管人有什麽樣的表現,在神那兒絲毫都不受影響與干擾,神不會隨意改動他的計劃,也不會因為人的表現甚至是無知的表現去隨意改動他的計劃、破壞他的計劃。所以《創世記》十七章二十一至二十二節説什麽了呢?「『到明年這時節,撒拉必給你生以撒,我要與他堅定所立的約。』神和亞伯拉罕説完了話,就離開他上升去了。」對于亞伯拉罕怎麽想、怎麽説神絲毫不搭理,神不搭理是因為什麽呢?因為那個時候在神那兒没有要求人有多大的信心,也没有要求人能够對神有多麽高的認識,更不要求人能理解神所作的事與所説的話,所以神定意要作什麽事、定意要選什麽樣的人,他作事有什麽樣的原則,他不要求人能完全領受,因為人的身量根本够不上。此時,無論亞伯拉罕做什麽,怎麽表現,在神那兒看都是很正常的,神并不定罪,也未訓斥,只是説「到明年這時節,撒拉必給你生以撒」,在神那兒這個事隨着神話語的發出在逐步應驗,在神眼中,他計劃要作成的事就已經成就了。神把這事安排完神就離開了。無論人怎麽做、怎麽想,無論人怎麽領會,也無論人怎麽計劃,都與神没有關係了,一切都按着神定好的時間、步驟,按着神的計劃繼續向前發展着,這是神的作工原則。無論人怎麽想,怎麽認識,神都不干涉,但是他不會因着人的不相信、不理解而放弃他的計劃,放弃他的作工,事實就這樣按着神的計劃、按着神的心思意念成就了,這就是我們在聖經裏看到的,神在他所定的時間讓以撒降生下來。事實證明人的行為、人的表現攔阻了神的作工了嗎?没有!人對神的小信,對神的觀念、想象影響了神的作工了嗎?没有!絲毫没有!神的經營計劃是不容任何人、任何事、任何環境影響的,他定意要作的一切的事都會按着他的計劃按時完成、得以成就,他的工作是没有人能攔阻的。對于一些人的愚昧、人的無知甚至人對神的一些抵觸、觀念,神都不理會,而是無所顧忌地作着他要作的工作,這是神的性情,也是他無所不能的表現。

神經營拯救人類的工作從「亞伯拉罕獻以撒」開始

神賜給了亞伯拉罕一個兒子,神向亞伯拉罕説的話得以應驗,這并不意味着神的計劃到此就停止了,相反,神經營拯救人類的宏偉計劃才剛剛開始,而神賜給亞伯拉罕一個兒子僅僅是拉開了神整個經營計劃的序幕而已,此時此刻又有誰知道神與撒但的争戰就從「亞伯拉罕獻以撒」這件事開始悄悄地上演了。

神不看人的愚昧,只要人的真心

接下來我們再來看神在亞伯拉罕身上作了什麽。《創世記》二十二章二節這段話中神吩咐亞伯拉罕説:「你帶着你的兒子,就是你獨生的兒子,你所愛的以撒,往摩利亞地去,在我所要指示你的山上,把他獻為燔祭。」神的意思很明確,就是告訴亞伯拉罕把他獨生的兒子——他所愛的以撒獻為燔祭。拿到現在來看神作的這個事是不是依然不合人的觀念?是的!神此時所作的很不合人的觀念,讓人難以理解。在人的觀念當中認為:在人不相信,在人認為不可能的情况下,神賜給人一個兒子,得着了兒子之後又讓人獻出去,這個事太不可思議了!神究竟要幹什麽?神的心意究竟是什麽呢?在無條件的情况下神賜給了亞伯拉罕一個兒子,但是又要求他無條件地獻出來,這個事過不過分哪?站在第三者的立場上來看,這件事不但過分,而且還有點「無理取鬧」。但在亞伯拉罕本人那兒認為不過分,雖然他有一點兒小想法,對神有一點兒小猜忌,但是他還是準備好要把以撒獻出去。這裏你看到一個什麽樣的事能證明亞伯拉罕甘心要獻他的兒子呢?這句話是怎麽説的呢?原文是這樣記述的:「亞伯拉罕清早起來,備上驢,帶着兩個僕人和他兒子以撒,也劈好了燔祭的柴,就起身往神所指示他的地方去了。」(創22:3)「他們到了神所指示的地方,亞伯拉罕在那裏築壇,把柴擺好,捆綁他的兒子以撒,放在壇的柴上。亞伯拉罕就伸手拿刀,要殺他的兒子。」(創22:9-10)當亞伯拉罕伸手拿刀要殺他的兒子的時候,這一切的舉動神有没有看到?神看到了。從開始神要求亞伯拉罕獻以撒到亞伯拉罕舉起刀真的要殺他兒子的這個全過程,讓神看到了亞伯拉罕的心,無論之前他是愚昧也好,無知也好,對神有誤解也好,但是在這個時候他對神的心是真的,對神的心是誠的,他真心實意地要把神賜給他的以撒——他的兒子歸還給神。神在他身上看到了他的順服,這就是神所要的。

在人看,神作很多事讓人難以理解,甚至不可思議。當神想擺布一個人的時候,這個「擺布」在人那兒很多時候是不合人觀念的,也是讓人難以理解的,但是就這個「不合人觀念」「難以理解」正是神對人的試煉也是對人的考驗。而在亞伯拉罕身上就能表現出對神的順服,這就是他能够滿足神要求的一個最基本的條件。在這個時候,就是亞伯拉罕能順服神的要求——將以撒獻上的時候,神對人類,就是對他所選的亞伯拉罕此人才真正地放心了,真正地有一個認可了,神確定了他自己選的這個人物是可以擔當他應許、擔當他接下來的經營計劃的一個必不可少的領頭人物。雖然這個事情僅僅是個試煉、考驗而已,但是在神那兒已經感覺到了欣慰,感覺到了人給他的愛,也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從人來的安慰。在亞伯拉罕舉刀要殺以撒的那一刹那,神是不是制止了亞伯拉罕的行為?神没有讓亞伯拉罕獻以撒,因為神根本就没打算要取以撒的性命,所以,神及時地制止了亞伯拉罕的行為。在神看,亞伯拉罕的順服已經得住考驗了,他所作的已足够了,神在他要作的事上已經看到了結果。這個結果是不是神滿意的?可以説這個結果是神滿意的,是神所要的,是神所期望看到的,這真不真實?雖然説神在不同的背景之下用不同的方式試驗每一個人,但是在亞伯拉罕身上神看到了他所要的,看到亞伯拉罕的心是真實的,他的順服是無條件的,這個「無條件」正是神所要的。很多時候有的人説:我已經獻上這個了,我已經捨弃那個了,為什麽神對我還不滿意呢?還在不斷地試煉我呢?還在不斷地考驗我呢?這就説明一個事實:神没有看到你的心,没有得到你的心,就是没有看到你如同亞伯拉罕一樣能够拿刀要親手殺他的兒子來獻給神這樣的真心,神没有看到你對神無條件的順服,神在你身上得不着安慰,當然神對你的試煉就不斷。這是不是真實的?這個話題我們就説到這兒,接着念下一段「神對亞伯拉罕的應許」。

(三)神對亞伯拉罕的應許

創22:16-18 耶和華説:「你既行了這事,不留下你的兒子,就是你獨生的兒子,我便指着自己起誓説:論福,我必賜大福給你;論子孫,我必叫你的子孫多起來,如同天上的星,海邊的沙。你子孫必得着仇敵的城門,并且地上萬國都必因你的後裔得福,因為你聽從了我的話。」

這是一段原原本本的神賜福給亞伯拉罕的記述,話語雖然簡短,但内容却十分豐富,它包含了神賜福給亞伯拉罕的原因、背景與賜福給亞伯拉罕的内容,同時,它也飽含了神説此話時的喜悦與激動的心情,飽含了「神盼望得着能聽從神的話之人」的急切心理。在這裏,我們看到了神對聽從他話語、順服他吩咐之人的珍愛與憐惜,也看到了神為了得着人所付的代價與神的良苦用心,更看到了在此次經營計劃工作的背後神獨自承受的辛酸與痛楚在「我便指着自己起誓説」此段經文中溢于言表。這是一段耐人尋味的話語,也是一段對後人有着不同尋常意義與深遠影響的話語。

因着人的真心與順服得到神的賜福

在這裏看到神對亞伯拉罕的賜福大不大?大到什麽程度?這裏有一句關鍵的話「并且地上萬國都必因你的後裔得福」可以説明亞伯拉罕得到了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福分。亞伯拉罕按神的要求將他的獨生子——他心愛的獨生子歸還給神〔注:這裏不能説「獻」,應當説是「歸還」給神〕的時候,神不但没讓亞伯拉罕獻上以撒,反而要賜福給他,神賜福給他的應許是什麽呢?就是讓他的子孫多起來。多到什麽程度呢?經文中這樣記述「如同天上的星,海邊的沙。你子孫必得着仇敵的城門,并且地上萬國都必因你的後裔得福」。神説這些話是在一個什麽樣的背景下説的呢?就是説,亞伯拉罕是怎樣獲得神賜福的呢?正如經文中神所説「因為你聽從了我的話」,即亞伯拉罕聽從了神的吩咐,没有一點兒怨言地按神所説的、所要求的、所吩咐的去做了,神就賜給他這樣的應許。在這個應許裏有一句關鍵的話,涉及到神當時的心思,這一句關鍵的話你們有没有看到?可能你們没有注意到,神説:「我便指着自己起誓説。」這話的意思是説,當神説這些話的時候是指着自己起誓説的。人起誓的時候都指着哪兒啊?都是指着天,就是向神起誓,向神發誓,而對于神指着自己起誓這一「現象」人可能不太理解,不過當我給出你們正確的解釋的時候你們就能理解了。面對一個只能聽得見神説話却不能體會神的心的人,讓神再一次感覺到了孤單與「手足無措」,「情急之下」也可以説是「下意識地」神作出了一個很自然的動作,那就是神自己用手捂着他自己的心對自己説賜給亞伯拉罕這樣的應許,由此人便聽到了神説「我便指着自己起誓説」這話。從神這樣的一個動作你可以聯想到你自己,當你手捂心口對你自己説話的時候,你是不是很清醒地知道自己在説什麽?你的態度是不是很真誠?你是不是很誠懇地用心在説你所説的?這就是這裏看到的神對亞伯拉罕説話時的態度是誠懇的、是真實的。神對亞伯拉罕説話、賜給他應許的同時,也是在對自己説話,他也在告訴自己:我要賜福給亞伯拉罕,讓他的子孫如同天上的星,如同海邊的沙,因為他聽從了我的話,他是我所選定的人選。當神説「我便指着自己起誓説」這話的時候,神就定意要在亞伯拉罕身上産生他在以色列的選民,然後帶領這些選民與他的工作同步前行。就是説,神要讓亞伯拉罕的後裔來擔當神的經營工作,神的工作、神所發表的要從亞伯拉罕開始,也要繼續在亞伯拉罕後裔的身上,從而實現神拯救人的願望。你們説這是不是有福的事?對于人類來説,最大的福氣莫過于此,可以説這是最有福的事。亞伯拉罕得的這個「福」不是因為他的子孫多起來,而是神要將他的經營、要將他的托付、要將他的工作成就在亞伯拉罕後裔的身上,這就意味着亞伯拉罕得的賜福不是暫時的,而是隨着神的經營計劃的向前推進而持續着。當神説這話的時候,當神指着自己起誓的時候神就已經定意了,神的這一定意的過程是不是很真實?是不是很實際?神定意從這個時候開始要將他的心血、他的代價、他的所有所是、他的一切以至于他的生命賜給亞伯拉罕與亞伯拉罕的後裔,他也定意就從這部分人身上開始顯明他的作為,讓人看到他的智慧、他的權柄與他的能力。

得着對神有認識、能見證神的人是神從未改變的心意

雖然神對自己説話的同時,也是在對亞伯拉罕説話,但是神所説的每一句話對于亞伯拉罕來説,除了聽到神給他的祝福以外,他能明白此時此刻神真正的心意嗎?不能!所以在此時,在神指着自己起誓的時候,神的心依然是孤單的,依然是憂傷的。他所打算作的、他所要計劃的仍然没有一個人能够聽得懂、能够理會,此時,包括亞伯拉罕在内仍然没有一個人能够與他心貼心地對話,更没有一個人能够與他配合作他所要作的工作。表面上來看,神得着了亞伯拉罕,得着了一個能够聽從他話的人,事實上,這個人對神的認識幾乎等于是零。儘管神賜福給了亞伯拉罕,但是神的心仍然没有得到滿足。他的「没有滿足」意味着什麽呢?意味着他的經營才剛剛開始,意味着他所要得的人、他所盼望看見的人、他所喜愛的人離他還很遠,他需要時間,他需要等待,也需要忍耐。因為這個時候,除了神自己以外没有一個人知道他需要什麽,他要得着什麽、盼望什麽。所以説,在神的心情很激動的同時也感覺很沉重,但神没有停止他的脚步,依然在計劃着他要作的下一步工作。

在神對亞伯拉罕的應許這個事上你們看到了什麽呢?亞伯拉罕僅僅因為聽從了神的話,神就給了他如此大的祝福。雖然表面看這個事很正常,也是順理成章的事,但是在這裏讓我們看到了神的心:神特别寶愛人對他的順服,珍惜人對他的理解與真心。神將這樣的真心珍惜到什麽程度呢?珍惜到什麽程度你們可能不了解,也可能没有一個人能體會得到。神賜給亞伯拉罕一個兒子,當這個兒子長大之後,神又要求亞伯拉罕獻上他的兒子給神,亞伯拉罕按着神的吩咐一點兒不差地做到了,他聽從了神的話,他的這份真心讓神感動,也讓神寶愛。寶愛到什麽程度呢?寶愛的原因是什麽呢?在没有人能够聽明白神説什麽、没有人能理解神心的時代,亞伯拉罕做了一件「驚天動地」的事,讓神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滿足,也讓神感覺到了得着一個能順服他話語之人的愉悦,這個「滿足」與「愉悦」是來自于神親手造的受造之物,這也是人類受造以來獻給神的第一份在神來看最珍貴的「祭物」。這份「祭物」讓神等得好辛苦,神把這份「祭物」當成來自受造人類的第一份最重要的禮物。它讓神看到了自己心血代價换來的第一份成果,也看到了在人類身上的希望。之後,神的心便更加盼望能有一班這樣的人陪伴他左右,用真心來對待他,用真心去體貼他,甚至神希望亞伯拉罕能一直活着,因為他希望有這樣一顆心能够陪伴着他,陪伴着他繼續他的經營。不管神怎麽想,僅僅是一個願望,僅僅是一個想法,因為亞伯拉罕僅僅是一個能順服他却對他没有絲毫了解與認識的人,他遠遠够不上神對人的要求標準——對神有認識、能見證神、與神同心合意,所以他不可能與神同行。在亞伯拉罕獻以撒一事上神看到了亞伯拉罕的真心與順服,也看到了他經受住了神對他的考驗。儘管神悦納了他的真心與順服,但他還不足以能够成為神的知心人,成為認識神、了解神、知道神性情的人,也遠遠達不到與神同心合意,遵行神的旨意。所以神心裏依然是孤單的,依然是焦急的。神越是孤單,越是焦急,他越需要盡快地繼續他的經營,盡快地能够選定得着一班人來成就他的經營計劃,成就他的旨意,這是神從起初到現在一直都没有改變的急切心意。神從起初創造人類以來就已經急切地盼望能有一班得勝者,有一班能够明白、了解、知道神性情的人與他同行,神的這個心意從來没有改變過。無論還需要等待多長時間,無論前方的道路多麽艱辛,也無論神盼望的目標多麽遥遠,神在人類身上的期望從來没有改變過,也從來没有放弃過。現在我這樣説,你們對神的心意有没有體會到一些?也可能體會得不深,慢慢體會吧!

在亞伯拉罕的同一個時期,神又毁滅了一座城,這座城的名字叫所多瑪。相信好多人都熟知關于這座城的故事,但是對于毁滅這座城背後神的心思是怎樣的,想必是所有的人都陌生的吧!

今天就讓我們透過下面這幾段亞伯拉罕與神的對話來了解神當時的心思,同時,了解神的性情。接着看下面的經文。

二、神要毁滅所多瑪

創18:26 耶和華説:「我若在所多瑪城裏見有五十個義人,我就為他們的緣故饒恕那地方的衆人。」

創18:29 亞伯拉罕又對他説:「假若在那裏見有四十個怎麽樣呢?」神説:「我也不作這事。」

創18:30 亞伯拉罕説:「假若在那裏見有三十個怎麽樣呢?」神説:「我也不作這事。」

創18:31 亞伯拉罕説:「假若在那裏見有二十個怎麽樣呢?」神説:「我也不毁滅那城。」

創18:32 亞伯拉罕説:「假若在那裏見有十個呢?」神説:「我也不毁滅那城。」

這幾段話是我從聖經裏摘選下來的,不是完整的原話,你們如果想看原話,可以拿出聖經來看原話,為了節約時間我把原話的部分内容拿掉了,這裏只選了一些關鍵的段落、句子,雖然拿掉幾句也不影響咱們今天的交通。咱們交通的所有這些章節、内容着重點撇開當時故事發生的細節與在人身上的表現不管,只講當時神的心思與神的意念是什麽,從神的心思意念裏看到神的性情是什麽,從神所作的每一件事當中看見真實的神自己,這就達到目的了。

神只顧念能聽神話能遵照神吩咐行事的人

這幾段話裏有幾個重要的字眼,就是那幾個數字。首先,耶和華説在城裏如果有五十個義人他就饒恕那衆人,就是不滅那個城,那事實上有五十個義人嗎?没有。緊接着亞伯拉罕又與神有怎樣的對話呢?他説如果四十個怎麽樣呢?神説也不滅那城。再接下來亞伯拉罕説若是三十個怎麽樣呢?神説不滅。那二十個呢?也不滅。十個呢?也不滅。事實上城中有十個義人嗎?十個没有,一個還是有的。這一個義人是誰呢?這個人就是羅得。當時在城中只有一個義人,但是在神那兒對這個數字有没有一個很苛刻或者是很嚴格的説法呢?没有!所以説人一再地追問「四十個怎麽樣呢?」「三十個怎麽樣呢?」一直問到「十個怎麽樣呢?」神説:「哪怕是只有十個我也不滅那城,要留下來饒恕十個以外的那些人。」這十個已經是一個很可憐的數字了,但是事實上在所多瑪城中居然連十個義人都没有,可見這座城中的人在神眼中的罪惡與邪惡程度已經達到了神不得不毁滅的程度。在神那兒説有五十個義人就不滅那城,神説這話什麽意思呢?這些數字對神來説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裏到底有没有神所要的義人。如果這座城只有一個義人,神也不會讓這個義人因着神要毁滅這座城而受牽連,意思就是説,不管神是否要毁滅這座城,也不管這座城裏有多少義人,這座罪惡的城在神眼中是可咒可詛的,應當被毁滅,在神眼中消失,而義人是應該剩存下來的。無論什麽時代,無論人類發展到什麽時期,神的這個態度是不變的:他恨惡邪惡,顧念他眼中的義人。神的這一明確態度,也正是神實質的真正流露。因為在城中只有一個義人,所以神就不再猶豫了,最終的結果就是這座城是必然要被毁滅的。在這裏你們看到了什麽呢?在那個時代,神會因為一座城有五十個義人而不滅那城,也能因為有十個義人神也不滅那城,就是説在神那兒神會因着一些能够敬畏神的人、能够敬拜他的人的存在而作一些對人類饒恕、寬容的决定,或者作一些引導的工作。神很看重人的義行,很看重能够敬拜他的人,也很看重在他面前能有善行的人。

從起初的時候到現在,在聖經當中你們有没有看到神對任何人交通真理或者是講神的道?從來没有。我們看到的神對人的説話都是告訴人去做什麽,有的人去做了,有的人不去做,有的人相信,有的人不相信,僅此而已。所以在那個時候的義人——在神眼中的義人就是僅僅能聽神的話、遵照神吩咐行事的人,他們是神在人中間執行神話語的僕人。這樣的人能不能稱得上是認識神的人呢?能不能稱得上是被神成全的人?不能。那麽,不管是多少個義人,在神眼中看,這「義人」能不能稱得上是神的知心人呢?能不能稱得上是神的見證人呢?肯定不是!肯定不能稱得上是神的知心人與見證人。那神稱他們是什麽樣的人呢?在聖經裏,截止到我們所看的這段經文為止,神多次稱人為「我的僕人」。就是説,那個時候這些義人在神眼中看也就是神的僕人,是在地上事奉神的人。這個稱呼在神心裏是怎麽想的?為什麽能這樣稱呼呢?神對人有一個稱呼的時候,神心裏有没有標準?肯定有。不管稱人是「義人」「完全人」「正直人」或者是「僕人」,在神那兒是有一個標準的。他稱人為「僕人」的時候,他認定這個人就是能够接待他的使者、能够聽從他的吩咐、能够按着使者所吩咐的去行的人。去行哪些事呢?就是神所吩咐人在地上要做的、要行的。那個時候神讓人在地上做的、要行的能不能稱得上是神的道呢?不能。因為在那個時候神對人要求的僅僅是一些簡單的事情,就是一些簡單的吩咐,讓人單項地做這件事或者做那件事,僅此而已。神是按着他的計劃在作着他的工作,因為那個時候許多條件還不具備,時機還未成熟,人類難以承受神的道,所以神的道在神心裏還没有開始發表。在這裏看到的神所説的「義人」不管是三十個也好,二十個也好,在神看都是神的僕人。當神的使者臨到這個僕人的時候,這個僕人能够接待他,能够聽從他的吩咐,能够照他的話去做,這就是神眼中的僕人該做的、該達到的。神稱呼人很有分寸,之所以稱他們為「僕人」,并不是像你們現在一樣聽了多少道,知道神要作什麽,明白多少神的心意,了解神的經營計劃,而是因為他們人性誠實能聽從神的話,當神對他們有吩咐的時候,他們能够放下手中的活計去做神吩咐他們的事。所以對神來説,這個「僕人」的另外一層意義是配合神在地上的工作,他們雖不是神的使者,但是神話語在地上的執行者與實施者,可見這些僕人或義人在神心中的分量有多重。神要在地上開展工作不能没有與他配合的人,而神的僕人所擔當的角色是神的使者完全不能代替的。這些神的僕人所擔當的神所吩咐的每次「任務」對神來説都很重要,所以神不能失去他們。没有這些僕人與神的配合,神在人類中間的工作將會停滯不前,由此,神的經營計劃、神的願望也將會化為泡影。

神廣施憐憫給他顧念的人,深發怒氣于他厭弃的人

在聖經的記載中,在所多瑪城中有没有十個神的僕人呢?没有!這座城值不值得讓神留下來呢?城中只有羅得一個人接待了神的使者,言外之意城中只有一個神的僕人,所以神只能將羅得救出,而毁掉所多瑪城。神與亞伯拉罕的這些對話看似簡單,但却説明了一個很深刻的問題:神的作事是很有原則的,在作出一個决定之前他會經過長期地鑒察與考慮,時機未到他斷然不會作出任何决定與斷案。亞伯拉罕與神的一番對話,讓我們看見了神要毁滅所多瑪城這一决定是没有絲毫誤差的,因為神早已知道城中没有四十個義人、没有三十個義人,也没有二十個義人,甚至連十個都没有,城裏唯一的義人是羅得。城裏所發生的事與城裏的情况在神眼中鑒察,神瞭如指掌,所以他的决定是不會錯的。相比之下,在神的全能襯托之下的人却是如此麻木、如此愚昧無知、如此目光短淺,這就是在亞伯拉罕與神的對話中我們所看到的。神的性情從起初到現在一直在發表着,同樣在這裏又有我們所應該看到的神的性情。數字很簡單,不説明什麽問題,但是這裏有很重要的神的性情發表出來。神因着有五十個義人不滅那城,這裏是不是因着神的憐憫呢?是不是因着神的愛、神的寬容呢?你們有没有看到神這方面的性情?以至于只有十個義人的時候,神因着這十個義人也不滅那城,這是不是神的寬容、是不是神的愛呢?神因着憐憫、寬容與牽挂這些義人而不滅那城,這是神的寬容。我們最後看到的結果是什麽呢?當亞伯拉罕説「假若在那裏見有十個呢」,神説「我也不毁滅那城」,亞伯拉罕後來再没説什麽,因為那城裏没有他所説的十個義人,他就無言了,此時他明白了神為什麽定意要滅所多瑪城。這裏看到了神的什麽性情呢?在神那兒有一個什麽樣的定意呢?就是這座城如果没有十個義人,神就不容許這座城存在,神就必然要滅這座城,這是不是神的怒氣呢?這「怒氣」是不是代表神的性情呢?這性情是不是神聖潔的實質的流露呢?是不是神不容人觸犯的公義實質的流露呢?在神那兒確定没有十個義人,神就必然要滅那座城,而且要重重地懲罰那座城裏的人,因着他們抵擋神,因着他們太污穢敗壞了。

為什麽這樣分析這幾段對話呢?因為在這簡單的幾句話當中,神廣施憐憫、深發怒氣的性情完整地表達出來了,他在寶愛義人的同時,在憐憫、寬容、牽挂着義人的同時,心裏在深深地恨惡着那座城裏的所有的被敗壞的人。這是不是廣施憐憫、深發怒氣呢?神用什麽樣的方式滅了那座城呢?用火燒。神為什麽用火燒這樣的方式滅掉那座城呢?當你看到一個東西被火焚燒的時候,或者當你要燒掉一個東西的時候,你對那個東西是一個什麽樣的心情呢?你為什麽要燒它呢?帶不帶有不再需要、不想再看到那個東西的意思?帶不帶有放弃的意思?神用火燒的方式帶有放弃的意思,帶有恨惡的意思,帶有不想再見到的意思,這就是神為什麽用火滅掉所多瑪城的心情。火燒的方式就代表神怒氣的程度。神的憐憫、神的寬容是確確實實存在的,但同時神的聖潔、神的公義在神發怒氣的時候也讓人看見了神不可觸犯的一面。當人完全能够聽從神的吩咐按神的要求去做的時候,神對人是廣施憐憫;當人滿了敗壞,對神滿了仇視,對神滿了敵對的時候,神會深發怒氣,而且這個怒氣發到什麽程度呢?一直到他的抵擋、他的惡行不再讓神看得見,不再存在神的眼前,這個時候神的怒氣才會消失。這就是説,無論任何一個人,如果他的心已經遠離神了,已經背離神了,不可挽回了,無論他的身體或者他的思想在外表來看、在主觀意願上多麽想敬拜神、想跟隨神、想順服神,但是他的心一旦背離了神,神的怒氣會不斷地發出來,甚至于當神深發怒氣的時候,當神給了人足够機會的時候,神的怒氣會一發不可收拾,而且永遠不會再施給這樣的人憐憫、寬容!這就是神的性情不可觸犯的一面。在這裏當神要毁滅一座城的時候,這個事在人看很正常,因為滿了罪惡的一座城在神眼中是不能存活的,是不能繼續存留的,神毁滅它是情理之中的事,但是在神毁滅所多瑪城前前後後所發生的事情中讓我們看到了神性情的全部。他對于善的、美的、好的東西是寬容的,是憐憫的;對于惡的、屬罪的東西、邪惡的東西他會深發怒氣,以至于怒氣不斷。這是關于神性情最主要也是最突出更是神從始到終一直在流露的主要兩個方面:廣施憐憫,深發怒氣。你們大多數人都體會到一些神的憐憫,但是很少有人能體會到神的怒氣。神的憐憫慈愛在每一個人身上都能看得見,就是説神對每一個人都曾經廣施憐憫,但是神很少甚至可以説還没有對你們中間的某一個人或者是某一部分人去深發怒氣,不要着急!神的怒氣早晚會讓每一個人都看得見、領略得到,現在還不是時候。這是因為什麽呢?因為當神對一個人怒氣不斷的時候,也就是神對一個人深發怒氣的時候,這就意味着神已厭弃這個人許久,神恨惡他的存在,不再忍耐他的存在,神的怒氣一旦臨到就意味着這個人的消失。現在神的工作還没有作到那個程度,一旦神深發怒氣的時候,你們這些人没有一個人可以承受得住。可見神在這個時代對你們所有的人僅僅是廣施憐憫,還未見深發怒氣。有些人如果不服氣,可以要求神的怒氣臨到,好去體驗體驗神的怒氣與神不容人觸犯的性情到底存不存在,你們敢不敢哪?

末世的人只在神的話中看到神的怒氣,并未真正體嘗到神的怒氣

在這幾節經文當中看到的神這兩方面的性情是不是值得交通呢?聽了這樣的故事,你們對神有没有一個更新的了解呢?什麽樣的了解呢?可以説從創世到如今,最後的這一班人是享受神恩典、享受神憐憫慈愛最多的一班人,神雖然在最後一步作了審判刑罰的工作,帶着威嚴、帶着烈怒作他的工作,但是神大部分時間僅僅是用話語來成就他的工作,用話語教導,用話語澆灌、供應、喂養,但神的怒氣一直在隱藏着,人除了在神的話語中能體會到神的烈怒性情以外,幾乎很少有人曾經親身體嘗神的烈怒。就是説,在審判刑罰的工作中神在話語中流露的怒氣雖然讓人體嘗到了神的威嚴不可觸犯,但神的怒氣還是僅僅限制在神話語的範圍裏。就是神用話語責備人、揭示人、審判人、刑罰人,甚至給人定罪,但是神還未向人深發怒氣,還幾乎未在話語以外向人發怒,所以説,在這個時代人所體嘗到的憐憫慈愛是神真性情的流露,而人體嘗到的神的烈怒只不過是神説話的語氣與氣氛所帶來的果效罷了,好多人錯誤地把這個果效當成是對神怒氣的真實體驗與對神烈怒的真實認識。所以多數人都認為在神話中看到了神的憐憫慈愛,也看到了神的不容人觸犯,甚至多數人也體會到了神對人類的憐憫、寬容。但是無論人的行為有多麽糟糕,或者是人的性情有多麽敗壞,在神那兒一直在忍耐着。他忍耐的目的就是在等待他所説的這些話語與他所付出的心血代價在他所要得的人身上所達到的果效這樣一個結果。等待這樣一個結果需要時間,也需要給人擺設不同的環境,就像一個人不是生下來就可以成為一個成年人,也得需要十八九年的時間,甚至有些人需要二三十年的時間才能成熟成為真正的成年人。神就是在等待這樣一個過程的結束,等待這樣一個期限的到來,也等待這樣一個結果的到來,在這個等待的期間神一直在廣施憐憫。不過,在神作工期間,還是有極個别人被擊殺了,也有些人因嚴重抵擋神而受懲罰了,這些事例更證實了神的不容人觸犯的性情,也充分證實了神對選民的寬容與忍耐是確確實實存在的。當然在這些典型事例中,在這些人身上顯明的一部分神的性情并不影響神整體的經營計劃。事實上最後這一步作工,在神等待的期間,神一直在忍耐着,他用他的忍耐與他的生命作代價來换取跟隨他的人蒙拯救這樣一個結果,這個你們看到了吧?神不會無緣無故打亂自己的計劃,他能發怒氣,他也能施憐憫,這是神主要兩部分性情的流露。這是不是很明顯?就是説在神那兒,對與錯、正義與非正義、正面事物與反面事物都很清晰地顯給人看,他要作什麽,他喜歡什麽,他恨惡什麽,在神的性情裏都能够直接體現出來,在神的作工當中也能够讓人很明顯、很清楚地看得到,并不是很模糊的,也不是很籠統的,而是特别具體、特别真實、特别切合實際地讓每一個人看到神的性情、神的所有所是,這就是真實的神自己。

神的性情從未向人隱藏,而是人的心背離了神

如果我不交通這些,你們没有人能從聖經故事中看見神的真實性情,這是實情。因為在聖經的這些故事中雖然記載了神作的一些事,但神的言語很少,而且神并没有直接向人介紹他的性情、公開發表他的心意,後人僅僅把這些記載當作故事,所以在人看神向人是很隱藏的,不是神的本體向人是隱藏的,而是神的性情、神的心意向人是隱藏的。通過我今天的交通,你們還覺得神向人是完全隱藏的嗎?你們還認為神的性情是向人隱藏的嗎?

創世以來,神的性情與神的作工同步,從未向人隱藏,全是公開、全是顯明,而人的心却隨着時光的遷移離神越來越遠,隨着人的敗壞越來越深,人與神的距離越來越遠。漸漸地,人從神的目光中消失了,人也「看不到」神了,人便失去了有關神的任何「消息」,進而,人便不知道神是否存在,甚至完全否認神的存在。所以人不了解神的性情與神的所有所是不是因着神向人隱藏,而是因着人心背離了神。人雖然信神,但是人心裏并没有神,人不知道怎麽愛神,也不想愛神,因為人的心總也不去靠近神,人總躲避神,所以人的心離神很遠。人的心在什麽地方呢?其實人的心也没挪地方,就是自己保管着,没交給神,也没有亮給神看,即便是有些人常常禱告:「神哪,我的心你鑒察,你知道我心所想。」甚至有的人起誓讓神鑒察他,如果他違背了誓言讓神懲罰臨到!人雖然讓神鑒察内心,但并不等于人能順服神的擺布安排,也不等于人把自己的命運前途與一切都交給神掌管,所以不管你怎麽向神發誓或表態,在神看你的心對神還是關閉着的,因為你只允許神察看你的心,却不容許神掌管你的心,就是你根本就没有把心交出來給神,你只把好聽的話説給神聽,而把各樣詭詐的存心都隱藏起來,把自己的企圖、自己的打算、計劃都隱藏了起來,把前途命運牢牢地攥在自己手裏,深怕神奪去,所以神總也看不見人對他的真心。雖然神是鑒察人心肺腑的,神能看到人的心在想什麽,想要做什麽,能看到人的心裏存有哪些東西,但是人的心不屬神,人没把它交給神掌管。就是神只有察看的權利,没有掌管的權利。在人的主觀意識裏,人并不想也不打算把自己交給神任神擺布。人除了向神封閉以外,甚至于有些人還想方設法把心包起來,用花言巧語製造假象來騙取神的信任,而將自己的真實面目掩蓋起來不讓神看見。他不讓神看見的目的就是不想讓神看見他的實情,他不想把心交給神,想自己保管,言外之意就是人做什麽事、想什麽事都由自己計劃、自己盤算、自己做主,不需要神的「參與」,不需要神插手,更不需要神的擺布安排。所以在人那兒對神的吩咐也好、托付也好,對神給人的要求也好,人會根據自己的存心、自己的利益,根據自己當時的情形,也根據自己當時的處境來作出選擇。人總是用自己掌握的知識與見識,憑着自己的頭腦來判斷與選擇自己該走哪條道路,不想讓神干涉與掌管,這就是神看到的人的心。

從起初到現在,唯獨能與神對話的是人類,就是在所有的活物當中,在受造之物當中,能够與神對話的只有人類。人有耳朵能聽、有眼睛能看,人有語言、有思想、有自由意志,人具備了能聽得見神説話、能明白神心意、能接受神托付的所有條件,所以,神把他的心願都寄托在了人身上,他想把人作成能够與他同心合意、能够與他同行的伴侣。從神開始他的經營以後,神就一直在等待着人把心交給神,讓神來潔净裝備,作成神滿意的人、神喜愛的人,作成能敬畏神遠離惡的人,神一直在期盼着、等待着這樣一個結果。在聖經的記載當中到底有没有這樣的人呢?就是説,在聖經當中有没有一個能够把心給神這樣的人呢?在這個時代以先有没有這樣的先例?今天就讓我們隨着聖經的記載繼續往下看,看看下面這個人物——約伯的所做所行與我們今天所講的「把心交給神」這個話題是否有關聯,看看約伯是否是神滿意的人、神喜愛的人。

約伯這個人在你們的印象當中是一個什麽樣的人呢?有的人引用聖經原話説約伯是「敬畏神遠離惡」的人。「敬畏神遠離惡」這是聖經記載的對約伯評價的原話,如果用你們自己的話,你們怎樣定位約伯這個人呢?有的人説約伯是個好人,是個有理智的人;有的人説約伯是個對神有真實信心的人;還有的人説約伯是個有人性的義人。你們都看到了約伯的信心,就是在你們心裏很看重也很羡慕約伯的信心,那咱們今天就看看約伯到底具備了哪些東西讓神如此悦納他。接着看經文。

三、約伯

(一)聖經及神對約伯評價的話

伯1:1 烏斯地有一個人,名叫約伯;那人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

伯1:5 筵宴的日子過了,約伯打發人去叫他們自潔。他清早起來,按着他們衆人的數目獻燔祭。因為他説:「恐怕我兒子犯了罪,心中弃掉神。」約伯常常這樣行。

伯1:8 耶和華問撒但説:「你曾用心察看我的僕人約伯没有?地上再没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

在這幾段話中你們看到的重點是什麽?這三段簡短的經文都與約伯此人有關,内容雖少,但却將約伯此人是怎樣的一個人説得很清楚。這裏通過講述約伯平日裏的行為與他的表現來告訴每一個人神對約伯的評價不是空穴來風,而是有理有據。這三段經文告訴我們無論是人對約伯的評價(伯1:1),還是神對約伯的評價(伯1:8),都是因着約伯在神面前與在人面前的所作所為(伯1:5)而有的。

首先來看第一節「烏斯地有一個人,名叫約伯;那人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這段話是聖經記載的第一句對約伯的評價,它是《約伯記》的作者對約伯的評述,當然也代表人對約伯的評價,這評價是:那人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再來看神對約伯的評價:「地上再没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伯1:8)這兩個評價一個是出自于人,另一個是來源于神,它們是兩個相同内容的評價,足見約伯的行為與表現為人所知,同時也得到了神的稱許。就是説,約伯此人在人前的表現與在神面前的表現是一致的,他將自己的行為與存心時時擺在神面前讓神鑒察,而且做到了「敬畏神,遠離惡事」,所以在神眼中他是地上唯一的「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的人。

約伯在日常生活中敬畏神遠離惡事的具體表現

我們接着來看約伯敬畏神遠離惡的具體表現,除了上面和下面這兩段經文咱們來看一章五節,這是約伯敬畏神遠離惡事其中的一個具體表現,這個表現與他平日裏在生活中如何敬畏神遠離惡事有關,他突出的表現就是約伯不但為自己敬畏神遠離惡而做着他自己該做的,而且他為他的兒子們也常常這樣在神面前獻燔祭。他唯恐他的兒子們常常在筵宴的時候「犯了罪,心中弃掉神」,那約伯在這件事上是如何表現的呢?原文這樣描述「筵宴的日子過了,約伯打發人去叫他們自潔。他清早起來,按着他們衆人的數目獻燔祭」,約伯這樣的表現讓我們看到他對神的敬畏是出自于他的内心,而不是外表行為,而且他對神的敬畏在他平日裏的生活中可以時時處處尋得見,因為他不但自己遠離惡事,而且常常為他的兒子們獻燔祭。這就是説約伯不但深怕自己得罪神、心中弃掉神,也擔心他的兒子們得罪神、心中弃掉神。由此可見,約伯此人對神的敬畏的真實性是經得起推敲的,是不容任何人置疑的。他是偶爾的還是常常這樣做呢?原文最後一句説「約伯常常這樣行」。這句話記述的意思就是:約伯不是偶爾或一時高興去看一看,也不是通過禱告跟神認罪,而是常常叫他們自潔,為他們獻燔祭。這裏的「常常」不是一朝一夕、不是片刻,而是指約伯敬畏神的表現不是一時的,不是只停留在認識上,也不是只挂在嘴上,而是敬畏神遠離惡的道在主導他的心,也支配他的行為,在他的心中是他生存的根本。他常常有這樣的行為,這代表他心裏常常唯恐自己得罪神,也唯恐他的兒女們得罪神,也代表「敬畏神,遠離惡事」這個道在他心裏的分量是多麽重。他常常這樣行的原因是因為他心裏擔心、心裏害怕,害怕自己做了惡事得罪神,也害怕自己偏離了神的道而不能够讓神滿意,同時他也為兒女們擔心,害怕兒女們觸犯了神,這些就是約伯在日常生活中的正常表現。正是這些正常表現證實了約伯的「敬畏神,遠離惡事」不是一句空話,證實了約伯真正活出了「敬畏神,遠離惡事」的實際。「約伯常常這樣行」這樣一句話就把約伯這個人平時在神面前的所做所行告訴給我們了。他常常這樣做,他的行為以及他的心是不是達到了神面前呢?换句話説,神是不是常常悦納他的心與他的行為呢?就是説,約伯是在什麽樣的情形、背景之下能常常這樣行呢?有的人説因為神常常向他顯現,所以他能够這樣做;有的人説因為他是願意遠離惡的人,他才能够常常這樣做;還有的人説也可能他覺得他的家産來之不易,他知道是神賜給的,所以他深怕因着得罪神、觸犯神而失去家産。種種的這些説法是不是事實呢?很顯然不是。因為約伯這個人在神眼中神悦納他的地方與他最寶貴的地方不僅僅是因為他「常常這樣行」,更是因為當約伯被交給撒但經受試探的時候,約伯在神面前的表現與他在人面前和撒但面前的表現。以下這些章節就是最有説服力的證據,這些證據讓我們看到神對他的評價是真實的。接着來看以下的經文。

(二)撒但首次試探約伯(牲畜被擄,兒女遭灾)

1.神説的話

伯1:8 耶和華問撒但説:「你曾用心察看我的僕人約伯没有?地上再没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

伯1:12 耶和華對撒但説:「凡他所有的都在你手中,只是不可伸手加害于他。」于是撒但從耶和華面前退去。

 2.撒但的回答

伯1:9-11 撒但回答耶和華説:「約伯敬畏神,豈是無故呢?你豈不是四面圈上籬笆圍護他和他的家,并他一切所有的嗎?他手所做的都蒙你賜福,他的家産也在地上增多。你且伸手毁他一切所有的,他必當面弃掉你。」

神允許撒但試探約伯是為了完全約伯的信

《約伯記》一章八節這段話是我們看到的記載在聖經中的第一次耶和華神與撒但的對話。神是怎麽説的呢?原文這樣記載:耶和華問撒但説:「你曾用心察看我的僕人約伯没有?地上再没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這是神在撒但面前對約伯的評價,神説他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在神與撒但的此番對話以先,神就定意要利用撒但對約伯進行試探,就是將約伯交給撒但,這樣一方面證實神對約伯的鑒察與評價是準確無誤的,讓撒但因着約伯的見證而蒙羞;另一方面可以完全約伯對神的信與敬畏。所以當撒但來到神面前的時候,神便「開門見山」、直截了當地問撒但:「你曾用心察看我的僕人約伯没有?地上再没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在神的問話中包含有這樣的意思:神知道撒但到處游蕩,常常窺視神的僕人約伯,也常常試探他、攻擊他,它試圖用一種方式摧垮約伯,證實約伯的信心與約伯對神的敬畏是站立不住的,它也肆意尋找機會殘害約伯,使他弃掉神,從而從神手裏奪走約伯,但神鑒察約伯的内心,看到他的完全正直,也看到約伯敬畏神遠離惡事。神用問話的方式告訴撒但約伯是完全正直的人,是敬畏神、遠離惡的人,他永遠不可能弃掉神跟隨撒但。聽了神對約伯的評價,撒但越發惱羞成怒,它越發迫不及待地想奪走約伯,因為撒但從來就不相信人能做到「完全正直」,也不相信人能「敬畏神,遠離惡事」,同時它也恨惡人的完全正直,恨惡能「敬畏神遠離惡」的人,正如《約伯記》一章九到十一節撒但回答耶和華説:「約伯敬畏神,豈是無故呢?你豈不是四面圈上籬笆圍護他和他的家,并他一切所有的嗎?他手所做的都蒙你賜福,他的家産也在地上增多。你且伸手毁他一切所有的,他必當面弃掉你。」神熟知撒但的惡毒本性,也深知撒但殘害約伯的想法蓄謀已久,所以,在此神想藉着再次告訴撒但約伯「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來讓撒但乖乖就範——露出它的本來面目——攻擊、試探約伯。就是説,神有意識强調約伯是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用這種方式達到讓撒但因着恨惡、惱火約伯的「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而對約伯發起攻擊,從而達到讓約伯的「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羞辱撒但,使撒但徹底蒙羞、失敗,從此不再懷疑、控告約伯的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這樣,一場來自神的試煉與一場來自撒但的試探在所難免,而能擔得起神的試煉、經得住撒但試探的人選唯有約伯。在此對話之後,撒但便獲准去試探約伯,這是撒但發起的第一輪攻擊。這次攻擊的目標是約伯的家産,因着撒但如此控告約伯:「約伯敬畏神,豈是無故呢?……他手所做的都蒙你賜福,他的家産也在地上增多。」所以,神便准許撒但奪走約伯所有的,這就是神與撒但對話的用意所在,只是神對撒但有一個要求:《約伯記》一章十二節「凡他所有的都在你手中,只是不可伸手加害于他」。這是神允許撒但試探約伯把約伯交在撒但手裏之後提出的條件,也就是神給撒但的底綫,命令它不許加害約伯。因為神對約伯的完全正直是認可的,他相信約伯在他面前的正直、完全是經得住考驗的、是不可置疑的,所以神許可撒但去試探約伯,但是神給了撒但一個範圍:只許奪走約伯的任何財産,但不可伸手加害于他。這是什麽意思呢?就是此時神不把約伯完全交給撒但,它怎麽試探約伯、用什麽方式都可以,但是不能傷害到約伯本人,就連一根頭髮都不可以,因為人的一切都是由神來掌管,人或死或活是由神來决定的,撒但没有這個資格。神對撒但説完這話,撒但就迫不及待地去了,它用各種手段去試探約伯,很快地約伯失去了滿山的牛羊,失去了神賜給他的所有家産……神的試煉就這樣臨到了約伯。

雖然我們在聖經中得知約伯所經受的試探的由來,但作為「當事人」的約伯知不知道這些事呢?約伯只是凡人,對于在他背後發生的故事他當然不知道,只是他對神的敬畏、他的完全正直讓他意識到這是神的試煉臨到了他。他不知道靈界發生了什麽事,也不知道在這次試煉背後神的心意是什麽,但他知道無論臨到什麽事他都當持守住他的完全正直,持守住「敬畏神,遠離惡事」的道。約伯對待這些事的態度與反應在神那兒看得清清楚楚,神看到的是什麽?神看到的是約伯敬畏神的心,因為從開始一直到約伯接受試煉為止,他的心一直向神是敞開的,是擺在神面前的,他没有放弃他的完全、正直,也没有丢掉、背離「敬畏神,遠離惡事」的道,這是神最欣慰的地方。緊接着我們就看一看約伯經受了哪些試探與約伯是如何對待試煉的。接着讀經文。

3.約伯的反應

伯1:20-21 約伯便起來,撕裂外袍,剃了頭,伏在地上下拜,説:「我赤身出于母胎,也必赤身歸回。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

約伯能主動歸還他所擁有的一切源于他對神的敬畏

在神對撒但説了「凡他所有的都在你手中,只是不可伸手加害于他」這話之後,撒但便退去,緊接着約伯便臨到了突如其來的猛烈攻擊:先是牛和驢被擄,僕人被殺害;接下來是群羊和僕人被火燒滅;然後是駱駝被擄去,僕人被殺;最後他的兒女們也被奪去性命。這一系列的攻擊是約伯初受試探所遭受的痛苦,在這次的攻擊中撒但按着神的吩咐只是針對約伯的家産與兒女,并未加害約伯本人,但是約伯却從一個擁有萬貫家産的富翁頃刻間變成了一個一無所有的人,這如晴天霹靂般的打擊是任何人都承受不了都不能正確面對的,而約伯却表現出他超凡的一面,經文中這樣描述:「約伯便起來,撕裂外袍,剃了頭,伏在地上下拜」。這是約伯聽到了失去各樣家産與兒女的第一反應,首先,他并不表示驚訝,也未表示慌張,更未表示憤怒或恨惡,可見在他心裏已經確認這一切禍患并非偶然,并非出自于人手,更不是報應或懲罰臨到,而是耶和華的試煉臨到了他,是耶和華要奪取他的財産與兒女。此時的約伯心裏很平静,也很清醒,他完全正直的人性讓他理性地、自然地對他所臨到的禍患作出準確的判斷與决定,所以,他表現得异乎尋常的冷静:起來,撕裂外袍,剃了頭,伏在地上下拜。「撕裂外袍」意指他赤身露體、一無所有;「剃了頭」意指他如新生的嬰兒歸到神的面前;「伏在地上下拜」意指他赤身露體來到世上,如今仍是一無所有,如新生的嬰兒歸還給神。約伯如此對待臨到他的這一切事的態度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都做不到的,他對耶和華的信超出了相信的範圍,這就是他對神的敬畏與他對神的順服,他不但能感謝神對他的賞賜,而且還能感謝神對他的奪取,更能主動歸還自己所擁有的一切,包括他的性命。

約伯對神的敬畏與順服是人類中的典範,他的完全正直達到了人該具備的人性的巔峰。他雖然没有看到神,但他却體會到神的真實存在,他因着自己的體會而敬畏神,又因着對神的敬畏而能順服神,任由神奪去他的所有却没有任何怨言,而且俯伏在地告訴神此時此刻哪怕奪去他的肉體他也心甘情願,没有任何怨言,他的這一切表現都是因着他完全正直的人性。就是説,因着約伯此人單純、誠實、善良,所以對于他體會、感受到的神的存在他堅信不移,在此基礎上他按着神所引導他的或他在萬物中看到的神的作為而要求自己、規範自己在神面前的心思、行為、表現與行事原則,久而久之,他便因着他的經歷對神有了真實的、實際的敬畏,同時,也達到了遠離惡事,這就是約伯所持守的「純正」的由來。約伯具備了誠實、單純、善良的人性,也具備了敬畏神、順服神、遠離惡事的實際經歷與「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的認識,因而他才能在撒但如此惡毒的攻擊中站住見證,也能在神的試煉臨到時不讓神失望,給神滿意的答覆。雖然在第一次的試探中,約伯表現得很「簡單」,但是後人付諸一生的心血都未必能做到約伯的「簡單」,也未必能具備約伯以上的表現。如今面對約伯這「簡單」的表現,再對照今天所有口稱信神、跟隨神之人對神所表示的「絶對順服,至死忠心」的口號與决心,你們是否感到汗顔呢?

當你看到經上記載的約伯家裏遭受到的這一切的時候會有什麽樣的反應呢?是不是浮想聯翩?是不是很驚訝?約伯所臨到的試煉能不能用「觸目驚心」這個詞來形容呢?那就是説,當約伯臨到試煉的時候,那個場景通過文字的描述都已經讓人慘不忍睹了,更何况是真實的場面呢?可見臨到約伯的并不是一場「演習」,而是一場「真槍實彈的正規戰」。他臨到的這個試煉到底是誰親手操作的呢?當然是撒但作的,是撒但親自下手作的,但是神許可的。神有没有對撒但説用什麽方式去試探約伯呢?神没有説,神只是給了它一個條件,這個試探就臨到約伯了。這個試探臨到約伯的時候讓人感覺到了撒但的邪惡醜陋、撒但的惡毒與對人的恨惡,還有對神的仇視,由此可見,此次試探殘忍的程度是用文字無法形容的。可以説撒但殘害人的惡毒本性與撒但的醜陋面目在此時暴露無遺!它藉着這樣的機會,藉着神許可它的機會,對約伯毫不留情地瘋狂地殘害,殘害的手段與殘忍程度是現在的人都想象不到,也是現在的人根本承受不了的。與其説約伯經受了撒但的試探,在試探中站住見證,還不如説約伯在神給他的試煉中與撒但展開了一場維護他的完全正直,維護「敬畏神,遠離惡事」的道的較量。在這場較量中約伯失去了滿山的牛羊,失去了所有的家産,也失去了他的兒女,但他没有丢弃他的完全正直與他對神的敬畏,就是他在與撒但的較量中他寧可失去他的家産與他的兒女,也要守住他的完全正直與他對神的敬畏,守住他做人的根本。在經文中簡要地記述了約伯失去家産的全過程,也記述了約伯的表現與態度,簡明扼要的文字記述讓人感覺到約伯似乎很「輕鬆」地面對這場試探,但真要還原事實的真實場面再結合撒但的惡毒本性,那就不是像這幾句話描述得這麽簡單、這麽輕鬆了,真正的場面遠比這慘得多,這就是撒但對待人類、對待神所稱許的人的殘害與恨惡程度。如果不是神要求撒但不可加害于約伯,那它肯定會毫不留情地把約伯置于死地。撒但不希望有人敬拜神,也不希望在神眼中的義人、完全正直的人能够繼續敬畏神遠離惡。人敬畏神遠離惡就意味着遠離撒但、背叛撒但,所以説撒但藉着神許可它的這個機會去毫不留情地把所有的憤怒與恨惡都施加給了約伯,可見約伯從身心上到肉體上,從外界到内裏受到的痛苦是多麽多麽的重!我們現在看不到當時的場面,只能從聖經的記載中稍微體會到一些當時約伯受痛苦時的心情。

約伯所持守的純正讓撒但抱愧蒙羞、驚慌逃竄

當約伯受這些痛苦的時候神在作什麽呢?神在鑒察,神在觀看,神也在等待結果。神在鑒察在觀看的時候,神的感覺是如何的呢?當然是心痛不已。神會因為心痛而後悔自己允許撒但試探約伯嗎?答案是:他不後悔。因為他確信約伯是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他只不過是給了撒但一個機會,讓它去證實約伯在神面前的義,也給了撒但一個機會去顯露它的邪惡,顯露它的卑鄙,更給了約伯一個向世人、向撒但以至于向所有跟隨神的人見證他的義,見證他敬畏神遠離惡的機會。最終的結果是不是證明神對約伯的評價是準確無誤的?事實上是不是約伯已經得勝撒但了?這裏有一句約伯説的最經典的話,就是約伯得勝撒但的證據。他説:「我赤身出于母胎,也必赤身歸回。」這是約伯順服神的態度,接着他又説:「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約伯所説的這些話證實了神是鑒察人心肺腑的,神能看到人的心,證實了神的稱許是没有錯的,神所稱許的這個人是一個義人。「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這句話就是約伯為神作的見證。正是這樣一句普通的話讓撒但聞風喪膽,抱愧蒙羞,驚慌逃竄,更讓撒但束手無策,也正是約伯的這一句話讓撒但感到了耶和華神作為的奇妙威力,也讓撒但見識到了一個有神的道在心中掌權的人的超凡魅力,更讓撒但看到了在一個小小的人身上為了持守「敬畏神,遠離惡事」的道而表現出來的强大的生命力。在初次的較量中,撒但就這樣敗下陣來,雖然它「長了見識」,但它并不打算對約伯放手,它的惡毒本性也并没有因此而改變,它試圖繼續對約伯的攻擊,隨之它又來到神面前……

我們接着來看約伯經受第二次試探時的經文。

(三)撒但再次試探約伯(全身長毒瘡)

 1.神説的話

伯2:3 耶和華問撒但説:「你曾用心察看我的僕人約伯没有?地上再没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你雖激動我攻擊他,無故地毁滅他,他仍然持守他的純正。」

伯2:6 耶和華對撒但説:「他在你手中,只要存留他的性命。」

 2.撒但説的話

伯2:4-5 撒但回答耶和華説:「人以皮代皮,情願捨去一切所有的保全性命。你且伸手傷他的骨頭和他的肉,他必當面弃掉你。」

 3.約伯如何對待試煉

伯2:9-10 他的妻子對他説:「你仍然持守你的純正嗎?你弃掉神,死了吧!」約伯却對她説:「你説話像愚頑的婦人一樣。噯!難道我們從神手裏得福,不也受禍嗎?」在這一切的事上,約伯并不以口犯罪。

伯3:3 願我生的那日和説懷了男胎的那夜都滅没。

約伯寶愛神的道超過了一切

經文中這樣記述神與撒但的對話:「耶和華問撒但説:『你曾用心察看我的僕人約伯没有?地上再没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你雖激動我攻擊他,無故地毁滅他,他仍然持守他的純正。』」(伯2:3)在這段對話中神重複地問了撒但一個同樣的問題,這個問題讓我們看到耶和華神對約伯在第一次的試煉中所表現與所活出的給予肯定的評價,這個評價與對約伯未經受撒但的試探之前的評價是一模一樣的。這就是説,在試探臨到之前,約伯是神眼中的完全人,因而神維護他和他的家,也賜福給他,他是神眼中配受神祝福的人;在試探之後,約伯并没有因着失去家産與兒女而以口犯罪,反而仍然稱頌耶和華的名,他的實際表現讓神為他喝彩,給了他一個滿分。因為在約伯的眼中,所有的家産和兒女没有一樣能讓他因此而弃掉神,就是説,神在他心中的位置是任何一樣家産與兒女都不能取代的。約伯在初受試探的過程中,讓神看到了他對神的寶愛與對「敬畏神,遠離惡事」的道的寶愛超過了一切,只不過此次的試煉讓約伯有了一次從耶和華神得賞賜,又被耶和華神奪走所有家産與兒女的經歷罷了。

對約伯來説,這是一次洗刷他心靈的真實體驗,也是充實他人生的一次生命的洗禮,更是檢驗他自身對神的順服與敬畏的一次豐盛的筵席。這次的試探,讓約伯的身價從一個富翁變成了一個身無分文的人,同時也讓他經受了撒但對人的殘害。他没有因着自己身無分文而恨惡撒但,但他却因着撒但如此惡劣的行徑而看到了撒但的醜陋、卑鄙,也看到了撒但對神的仇視和撒但對神的背叛,因此更加激發他要永遠持守住「敬畏神,遠離惡事」的道。他誓言:决不會因着任何的外界因素,比如家産或兒女、親人而弃掉神、背離神的道,也决不會做撒但的奴隸、做家産的奴隸、做任何人的奴隸,除了耶和華神之外没有人能做他的主、他的神,這是約伯的心聲。而在試探的另一面,約伯同樣也有收穫,那就是在神給他的試煉中約伯的所得也頗為豐富。

在過去幾十年的人生中,約伯看到了耶和華的作為,得到了耶和華神對他的賜福,這些賜福讓他倍感不安,也倍感虧欠,因為他認為他并未為神做什麽,却承受神如此大祝福,享受神如此多恩典,所以他在心裏常常祈禱,希望能够還報,同時也希望能有機會見證神的作為、神的偉大,希望神能檢驗他的順服,更能潔净他的信,直到神認可他的順服與他的信。而如今這次試煉的臨到,約伯自認是神垂聽了他的祈禱,他極其寶愛這樣的機會,所以他也絲毫不敢怠慢,因為他有生以來的最大願望可以得着實現了。這個機會的到來意味着他的順服與對神的敬畏可以得到檢驗,同時也能得到潔净,更意味着他能有機會得到神的稱許,從而讓他能更近距離地來到神面前。約伯有這樣的信心與追求,讓他在此次的試煉中得以更加完全,也讓他在此次的試煉中變得更加明白神的心意,同時他也更加感謝神的賜福與恩待,更加在心裏稱頌神的作為,也更加敬畏神、仰望神,渴慕神的可愛、偉大與聖潔。此時的約伯雖然仍然是神眼中的「敬畏神,遠離惡事」的人,但就約伯的經歷與體驗而言,約伯此人的信心與認識已經有了很大的進步與跨越:他的信心加增了,他的順服有了落脚點,他對神的敬畏有了更深一步的長進。雖然這次的試煉讓約伯的心靈、生命焕然一新,但是他并没有因此而滿足,也没有因此而放慢他前行的脚步,他數算着在這次試煉中自己所得的收穫,也在省察着自身的不足與缺欠,與此同時,他也在默默地祈禱,等待着下一次的試煉臨到,因為他企盼自己的信與順服還有他對神的敬畏能够在神的再次試煉中得到升華。

神察看人的一言一行與人的心思意念,約伯的心思達到了耶和華神的耳中,神垂聽了他的祈禱,就這樣,神對約伯的又一次試煉如期而至。

約伯在極度的痛苦中真實地體會到了神對人的顧念

在耶和華神對撒但的問話之後,撒但便暗自高興,因為它知道它將又一次獲准去攻擊神眼中的完全人,對它來説這是一次多麽難得的機會啊!它想乘此機會徹底摧垮約伯的信心,讓他失去對神的信,因而不再敬畏神,不再稱頌耶和華的名,這樣它就有機可乘,隨時隨地都可以將約伯玩弄于它的股掌之中。撒但雖然將它的邪惡意圖隱藏得滴水不漏,但它的惡毒本性却難以遏制,這個真相在它回答耶和華神的話中便可見端倪,經文中這樣記載:「撒但回答耶和華説:『人以皮代皮,情願捨去一切所有的保全性命。你且伸手傷他的骨頭和他的肉,他必當面弃掉你。』」(伯2:4-5)撒但的此番對話讓人不禁對撒但的惡毒有了實質性的認識與感想,聽了撒但的此番謬論之後,相信所有喜愛真理、恨惡邪惡的人都會更加恨惡撒但的卑鄙與無耻,也會對撒但釋放的謬理邪説感到厭惡、噁心,與此同時也為約伯獻上深深的祈禱與祝願,祈禱正直的人可以得到完全,祝願敬畏神遠離惡的人能永遠勝過撒但的試探,活在光中,活在神的引導、祝福之中,也祝願約伯的義行能永遠地鞭策、激勵着每一個追求「敬畏神,遠離惡事」之道的人。雖然人都能在撒但的此番言論中看到撒但的惡毒用意,但神却很輕鬆地答應了撒但的「請求」,只不過又給了它一個條件:「他在你手中,只要存留他的性命。」(伯2:6)因着這一次撒但要求伸手傷害約伯的骨頭和肉,所以神便説「只要存留他的性命」。這話的意思就是將約伯的肉體交與撒但,只保留他的性命,不能奪走他的性命,除此以外撒但可以用任何方式與手段對待約伯。

得到神的許可之後,撒但便倉皇來到約伯前,伸手傷他的皮,使他渾身長毒瘡,約伯便感到了皮上的疼痛,他稱頌耶和華神的奇妙與聖潔,撒但見狀氣焰更加囂張。因為它感受到了殘害人的快樂,它便伸手去抓約伯的肉,使他的毒瘡潰爛,頓時約伯感到了血肉的無比疼痛與痛苦,便不由自主地雙手揉捏渾身的皮肉,似乎這樣可以减輕肉體的疼痛帶來的對心靈的撞擊。他意識到神在他的身邊看着他,他努力讓自己剛强起來,便又一次俯身下跪:你鑒察人的内心,察看人的苦情,人的軟弱你為何還要顧念呢?耶和華神的名是應當稱頌的。撒但雖見約伯疼痛難堪的樣子,却未見約伯弃掉耶和華神的名,它便急促地伸手去傷害約伯的骨頭,恨不得將約伯碎尸萬段,頃刻間,約伯便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痛苦,似乎皮肉從骨頭上被撕裂下來,又似乎骨頭被一點一點地敲碎,這萬箭穿心般的疼痛讓他感覺生不如死……他的承受能力達到了極限……他想呐喊,他想撕扯身上的皮肉以减輕疼痛,但他却忍住了喊聲,也并未撕扯身上的皮肉,因為他不想讓撒但看見他的軟弱,他便再次俯身下跪,而此時他却感受不到耶和華神的存在。他知道耶和華神常常在他的前面,在他的後面,也在他的左右,但從來不在他疼痛的時候觀看他疼痛的樣子,而是掩面、隱藏,因為神造人的意義并不是讓人受痛苦。此時的約伯流泪了,他强忍身體的疼痛,但却再也忍不住自己對神的感謝:人不堪一擊,人軟弱無力,人幼小無知,你何要如此顧念與憐惜呢?你雖擊打我,却要自己受痛苦,人有何值得你顧念與牽挂的呢?約伯的祈禱達到了神的耳中,神默不作聲,只是在静静地觀看……撒但用盡招數也未見成果,便悄悄地退去了,但神對約伯的試煉并未因此而畫上句號,因為神在約伯身上顯明的大能還未公開,所以約伯的故事并未隨着撒但的退却而結束,更精彩的片段隨着各個人物的出現在繼續上演着。

約伯敬畏神遠離惡事的另一方面表現是凡事稱頌神的名

當約伯飽受撒但摧殘却仍不弃掉耶和華神的名的時候,他的妻子第一個站出來充當人看得見的撒但的角色攻擊約伯,原文是這樣的:「他的妻子對他説:『你仍然持守你的純正嗎?你弃掉神,死了吧!』」(伯2:9)這是撒但充當人的角色説的一番話,這話裏帶着攻擊、控告,也帶着引誘、試探與毁謗。撒但攻擊約伯的肉體不成,又來直接攻擊約伯的純正,想藉此來讓約伯放弃他的純正,弃掉神,不再繼續存活下去,撒但也想藉着這樣的話引誘約伯:如果弃掉耶和華的名,他就不用忍受這一切痛苦,他就可以從這肉體的痛苦中解脱出來了。面對妻子的勸説,約伯如此斥責道:「你説話像愚頑的婦人一樣。噯!難道我們從神手裏得福,不也受禍嗎?」(伯2:10)這話是約伯長久以來的認識,只不過約伯對此話認識的真實性在此時得到了證實。

當他的妻子勸他説:「你弃掉神,死了吧!」意思是你的神都這麽對待你了,你為何還不弃掉他呢?你還活着幹什麽呢?你的神對你如此不公平,你還總説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你稱頌他的名他怎麽讓你受禍呢?你趕緊弃掉神的名吧,不要再跟隨他了,這樣你的禍患就没有了。這時候神所要看到的約伯的見證又産生了。這個見證是一般人没有的,是我們在聖經的任何故事當中都没有看到的,但是在約伯説這些話以先神早已經看到了,只不過神想藉着這個機會讓約伯證實給世人看神是對的。面對妻子的一番勸説,約伯不但没有丢掉他的純正,也没有弃掉神,反而對妻子説:「難道我們從神手裏得福,不也受禍嗎?」這話的分量重不重?在這裏只有一個事實能證實這話的分量是重的,這話的分量就在于它是神心中稱許的,是神所要的,是神想要聽到的話,是神所盼望看到的結果,這也是約伯的見證中的精髓。在這裏約伯的「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得到了證實。約伯的可貴就在于他受了試探,以至于他滿身毒瘡的時候,在他最痛苦的時候,在他的妻子、他的親人都勸他的同時,他依然能説出這樣的話,就是在他心裏認為無論臨到什麽樣的試探,臨到多大的患難、痛苦,哪怕是死亡臨到,他都不會弃絶神,不會丢掉「敬畏神,遠離惡事」的道。可見神在他心中的地位是最重的,也可見在他的心中神是他的唯一。所以我們才能看到經文中對他這樣的評述:在這一切的事上,約伯并不以口犯罪。他不但不以口犯罪,而且心裏也不埋怨神,他不説傷神心的話,也不做得罪神的事,他不但在嘴上稱頌神的名,而且在心裏也稱頌神的名,他的心口是一致的,這是神所看到的真實的約伯,這也正是神所寶愛約伯的原因。

人對約伯的諸多誤解

因着約伯所受的這些苦不是神差派使者作的,也不是神親手作的,而是撒但——神的仇敵親手作的,可見約伯所受痛苦的程度有多深。但是約伯在此時此刻把他平時心裏對神的認識、他平時的行事原則與對神的態度全部發表出來了,這是真實的。如果約伯没有臨到試探的時候,神没有試煉他的時候,他説「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這話,你會説約伯這個人很虚偽,因為神賜給他好多財産,他當然稱頌耶和華的名了。如果約伯在試煉之前説「難道我們從神手裏得福,不也受禍嗎?」這話,你會説約伯這個人很愛講大話,他常常從神手裏得到賜福,他才不弃掉神的名,如果從神受禍,他肯定會弃掉神的名。但是當約伯處在一個任何人都不想要、不想看見、不想臨到,也害怕臨到,甚至神都不忍心看的一個境地的時候,約伯依然能持守他的純正: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我們從神手裏得福,不也受禍嗎?對于約伯此時的表現,那些喜愛高談闊論、喜愛講字句道理的人都捂口了,那些口裏稱頌神的名却從來不接受從神來的試煉的人被約伯持守的純正定了罪,那些從來就不相信「人能持守住神的道」的人因約伯的見證而受了審判。面對約伯在試煉中的表現與約伯説的話,有的人感到不解,有的人感到嫉妒,有的人感到疑惑,有的人甚至表現出漠視的態度,對約伯的見證以鼻嗤之,因為他們不但看到了約伯在試煉中所受的痛苦,看到了約伯所説的話,更看到了約伯在試煉臨到的時候所表現出來的人性的「軟弱」。這個「軟弱」是他們所認為的約伯所謂的完全中的不完全,同時這個「軟弱」也成了「神眼中的完全人」的瑕疵。就是説,因着人都認為完全人就是完美的人,就是没有瑕疵、没有污點的人,這樣的人没有軟弱,没有疼痛的知覺,没有傷心難過的情緒,没有恨、没有任何外表過激的行為,所以絶大多數的人并不以為約伯是真正的完全人。因為他在試煉中的諸多行為不能得到人的「認可」,例如:當約伯丢掉財産與失去兒女的時候,約伯并未像人想象的為丢掉財産與失去兒女而嚎啕大哭,他的這一「失態」讓人認為他很冷血,因為他没有眼泪、没有親情,這是最初約伯給人留下的「壞印象」。接下來約伯一系列的行為更是令人費解:「撕裂外袍」被人解讀為對神不敬,「剃了頭」被人誤認為對神有褻瀆之意、頂撞之意。除了約伯所説的「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這句話以外,人在約伯身上并未發現任何的神所稱許的義,所以,絶大多數的人對約伯此人的評價只是停留在對他的不解、誤解、懷疑、定罪與道理上的認可這個範圍裏,并没有人能真正理解與領會耶和華神口中所説的「約伯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這話。

在人對約伯有了以上的印象的基礎上,人對約伯的義還有更進一步的懷疑,因為約伯所做的與在經上記述他的表現并不是像人想象的驚天地、泣鬼神一樣的讓人感動涕零,他不但没有任何的「壯舉」,反而「坐在爐灰中,拿瓦片刮身體」。這一幕又驚呆了世人,也讓世人對約伯的義産生了疑惑甚至産生否定的態度,因為約伯在刮身體的同時并未向神禱告,也未向神許諾,更未見他痛哭流涕。這時候人所看到的只有約伯的軟弱,没有其他,因而即便人聽了約伯説「我們從神手裏得福,不也受禍嗎?」這話,人也都無動于衷,或者莫衷一是,仍然不能從約伯的話中看到約伯的義。約伯在經受試煉的痛苦中給人的印象基本都是不卑不亢,人看不到他行為的背後所發生在他内心深處的故事,也看不到他心裏對神的敬畏與他持守的「遠離惡事」的道的原則。他的不卑不亢讓人認為他的完全正直只不過是一句空話,他對神的敬畏也只不過是一個傳説,而他外表所流露出來的「軟弱」却讓人對他印象深刻,也讓人對神所定義的完全正直的人「刮目相看」,甚或有了「新的理解」。當約伯開口咒詛自己生日的時候,我所説的「刮目相看」與「新的理解」就在此得到了證實。

雖然他受痛苦的程度無人能想象、體會到,但他没有説出一句「大逆不道」的話,只是用他自己的方式來减輕身體的痛苦,他説了一句這樣的話,原文記述道:「願我生的那日和説懷了男胎的那夜都滅没。」(伯3:3)這句話也可能没人把它當成一句很重要的話,也可能有的人留意了。在你們看,這句話有没有抵擋神的意味啊?這句話有没有埋怨神的意思呢?我知道你們很多人對約伯説的這句話有想法,認為既然約伯完全正直,就不應該有任何軟弱、難過的表現,反之應該「積極」面對來自撒但的任何攻擊,甚至笑臉相迎撒但的試探,對于撒但帶給他肉體的任何痛苦,他都應毫無反應,不應表達自己内心任何的感受才對,甚至應該求神讓這些試煉來得更猛烈些吧!這才是一個真正的錚錚鐵骨的「敬畏神遠離惡」之人應該表現與具備的。約伯在極度痛苦中只是咒詛自己的生日,并不埋怨神,更没有抵擋神的意思,這事説起來容易,但做起來很難,因為從古到今没有一個人曾經經受約伯這樣的試探,没有一個人經受約伯這樣的遭遇。為什麽没有一個人能經受約伯這樣的試探呢?因為在神那兒看,没有一個人能够承擔得起這樣一份責任、這樣一個托付,没有一個人能做到約伯所能做到的,更没有一個人能够像約伯一樣在臨到這樣的痛苦的時候除了咒詛自己的生日以外,仍然不弃掉神的名,仍然稱頌耶和華神的名。這是不是任何人都做不到的呢?我們現在説約伯這些事是不是在贊揚約伯的行為呢?作為一個義人,作為一個能够這樣為神作見證的人,作為一個能讓撒但抱頭逃竄不再在神面前控告的人,贊揚他一下有什麽不可嗎?難道你們的要求標準比神的還高嗎?難道你們臨到試煉的時候比約伯做得還好嗎?神都稱許了,你們還有什麽异議呢?

約伯因着不想讓神為他傷痛而咒詛自己的生日

我常常説神看人的内心,人看人的外表;神因着察看人的内心而了解人的實質,而人却因為觀人的外表而定義人的實質。當約伯開口詛咒自己生日的時候,他的這一舉動驚呆了所有的屬靈人物,包括約伯的三個朋友。人是從神來的,人理當感謝神所賦予的生命、肉體,包括人的生日,而不應咒詛,這是常人能領會與想到的。對于任何一個跟隨神的人來説,這個領會是神聖不可侵犯的,是任何時候都不能更改的真理,而約伯却「違反常規」——咒詛自己的生日,他的這一舉動在常人來看是闖入了禁區,不但不能得到人的諒解與同情,而且也不能得到神的饒恕。與此同時,更多的人對約伯的「義」産生了懷疑,因為似乎約伯因着神對他的恩寵而産生了「放縱」,讓他竟敢如此膽大妄為,不但不在此感謝神對他有生之年的祝福與看顧,反而咒詛自己出生的那日都滅没,這不是對神的抵擋又是什麽呢?這些外表的現象給了人定罪約伯此舉的證據,但誰能知道此時約伯真正的心思到底是什麽呢?又有誰知道約伯之所以這樣做的理由是什麽呢?這裏的内情與緣由只有神知道,也只有約伯本人知道。

當撒但伸手傷害約伯的骨頭的時候,約伯置身在魔掌之中,他無法擺脱,無力反抗,他的身體、靈魂承受着超强的巨痛,這個「巨痛」讓他深深地感受到了活在肉體之中的人的渺小、無力與柔弱,同時他也深深地領會、理解了神為什麽顧念與看顧人類的心情。在魔掌之中他體會到了肉體凡胎之人在此時竟然如此無助與軟弱,當他俯身下跪向神祈禱之時,他似乎感受到了神在掩面、在隱藏,因為神將他完全交在了撒但的手中,與此同時,神為他而流泪,更為他而痛心,神因着他的痛而痛,也因着他的傷而傷……約伯感受到了神的傷痛,也感受到了神的不忍……他再也不想讓神為他而傷痛了,再也不想讓神為他而流泪了,他更不想看到神為他而受痛苦。此時的約伯只想挣脱這肉體凡胎,不再忍受這肉體給他帶來的疼痛,因為這樣神就不再為他的疼痛而受痛苦了,但是他做不到,他不但要忍受肉體的疼痛,更要忍受「不想讓神擔憂」所帶來的痛苦。這雙重的疼痛,一份來自肉體,一份來自心靈,讓約伯承受撕心裂肺、肝腸寸斷的痛苦,也讓他感覺到了肉體凡胎之人的極限是那麽地讓人無奈與無助。在此情形之下,他渴慕神的心愈發强烈,恨惡撒但的心也隨之變得更加强烈,此時的約伯寧願自己没有投胎人世,寧願自己不存在,也不願看到神為他而掉眼泪,為他而痛苦。他開始深惡自己的肉體,開始厭煩自己,厭煩自己出生的日子,甚至厭煩與自己有關的一切。他不願再提起他的生日與和他出生有關的一切,所以他便開口咒詛自己的生日:「願我生的那日和説懷了男胎的那夜都滅没。願那日變為黑暗,願神不從上面尋找它,願亮光不照于其上。」(伯3:3-4)約伯的話中帶着對自己的恨惡:願我生的那日和説懷了男胎的那夜都滅没。也帶着對神因着他而受痛苦的自責與虧欠:願那日變為黑暗,願神不從上面尋找它,願亮光不照于其上。這兩段話將約伯當時的心情表達到了極致,也將約伯此人的完全正直完整地呈現給每一個人,同時正如約伯所願的約伯的信與順服還有他對神的敬畏在此時得到了真正的升華,當然,這個「升華」正是神預期要達到的果效。

約伯戰勝了撒但成了神眼中真正的人

約伯初受試煉的時候,他被剥奪了所有的財産與兒女,他没有因此而倒下,没有因此而説一句得罪神的話。他勝過了撒但的試探,勝過了財産與兒女,勝過了失去所有身外之物的試煉,也就是他能順服神對他的剥奪,而且因此獻上感謝贊美,這是約伯在撒但的第一輪試探中所表現的,也是約伯在神的第一次試煉中所作的見證。在第二次的試煉中,撒但伸手苦害約伯本人,約伯雖然體嘗了前所未有的疼痛,但他的見證却是讓人驚心動魄,他以他的剛强、信心與對神的順服還有他對神的敬畏又一次打敗了撒但,而他的表現與他的見證也又一次得到了神的認可與悦納。在這次的試探中,約伯用他的實際表現來向撒但宣告:肉體的疼痛不能改變他對神的信與順服,也不能奪去他依戀與敬畏神的心,他不會因着面臨死亡而弃掉神,也不會丢掉自己的完全正直。約伯的堅毅讓撒但變得怯懦,他的信心讓撒但懼怕、喪膽,他與撒但决一死戰的氣勢讓撒但痛心疾首,約伯的完全正直讓撒但在他身上再無從下手,從此便放弃對約伯的攻擊,也放弃了在耶和華神面前對約伯的控告,這就意味着約伯勝過了世界,勝過了肉體,勝過了撒但,也勝過了死亡,他是完完全全的屬神的人了。約伯在這兩次的試煉中站住了見證,他的完全正直得以實際活出,他敬畏神遠離惡事的生存法則的範圍也得以拓展。經歷了這兩次的試煉,約伯的人生有了更豐富的閲歷,這「閲歷」讓他變得更加成熟、老練,讓他變得更加剛强、更加有信心,也讓他更加堅信自己所持守的純正的正確性與它的價值。耶和華神對他的試煉讓他深深地體會、感受到了神對人的顧念之情,也讓他感受到了神愛的寶貴,從此在他對神的敬畏中多了對神的體貼與愛。耶和華神的試煉不但没有將約伯拒之千里之外,反而讓約伯的心與神更近了。當約伯所承受的肉體的疼痛達到頂峰的時候,約伯所感受到的來自耶和華神的眷顧讓他不由自主地咒詛自己的生日,這個表現不是他早已計劃好的,而是他發自内心的一種對神的體貼與寶愛的自然流露,他的這個「自然流露」是來自于他對神的體貼與寶愛。也就是説,因着他恨惡自己,因着他不忍心也捨不得讓神受痛苦,所以他對神的體貼與寶愛達到了忘我的地步。此時的約伯將自己對神多年以來的仰慕、渴望、依戀都升華到了體貼與寶愛的地步,同時也將他對神的信、順服與敬畏升華到了體貼與寶愛的地步。他不容許自己做絲毫的傷害神的事,不容許自己有任何讓神傷痛的表現,也不容許因着自己的原因給神帶去任何的難過、傷心甚至不愉快。在神的眼中,約伯雖然還是先前的那個約伯,但他的信、他的順服與他對神的敬畏讓神得到了完全的滿足與享受,此時的約伯達到了神所預期要達到的完全,他成了神眼中名副其實的「完全正直」的人。他的義行讓他勝過了撒但,讓他為神站住了見證,也讓他得以完全,讓他的生命價值得以升華,得以超脱,也讓他成了第一例不再被撒但攻擊、試探的人。他因着義而被撒但控告,又因着義被撒但試探,因着義被交在撒但手中,因着義勝過撒但、打敗撒但、站住見證,從此,約伯便成了第一個不會再被交給撒但的人,他真正地來到了神的寶座前,活在了光中,活在了没有撒但窺視與没有撒但殘害的神的祝福之下……他成了神眼中的真正的人,他自由了……

關于約伯本人

在了解了約伯經歷試煉的全過程之後,相信絶大多數的人對與約伯本人有關的信息開始産生興趣,尤其對約伯是如何得到神的稱許的「秘訣」更為關心,今天就讓我們在這兒聊聊關于約伯這個人吧!

從約伯的日常生活中看到約伯的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

要聊約伯本人,那就從神口中對約伯的評價「地上再没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開始説起。

我們先來了解約伯的完全正直。

這裏説的「完全正直」你們怎麽理解?是不是認為約伯很完美、很剛正?當然這是字面上的解釋與理解,要想真正地了解約伯本人,不能脱離現實生活,只在字面上、書本上、道理上是找不到任何答案的。我們先來看約伯這個人的日常生活起居是怎樣的,就是看他在生活中的正常表現是什麽,通過這些來了解約伯的生存原則與他的人生目標,也了解約伯此人的人性品質與他的追求。現在我們來看聖經中《約伯記》一章三節最後一句話:這人在東方人中就為至大。這話是説約伯的地位與身份在當時是很高的,在這裏并没有告訴給人,他在東方人中就為至大是因着他的家産之多還是因着他的「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總之,約伯的地位、身份是受人青睞的,這是聖經給出的人對約伯的第一印象:約伯是個完全人,是個「敬畏神,遠離惡事」的人;他擁有龐大的家産,也擁有尊貴的地位。對于擁有這樣生活環境與條件的一個正常的人來説,他的日常飲食、生活品質與他各方面的私人生活是絶大多數人所矚目的,所以我們必須接着讀聖經以下的經文:「他的兒子按着日子,各在自己家裏設擺筵宴,就打發人去請了他們的三個姐妹來,與他們一同吃喝。筵宴的日子過了,約伯打發人去叫他們自潔。他清早起來,按着他們衆人的數目獻燔祭。因為他説:『恐怕我兒子犯了罪,心中弃掉神。』約伯常常這樣行。」(伯1:4-5)這段經文記述了兩件事:第一件事是約伯的兒女們常常設擺筵宴,一同吃喝;第二件事是約伯常常獻燔祭,因為他常常為他的兒女們擔心,唯恐他們犯罪,心中弃掉神。這兩件事是兩類人的不同生活内容的記述,一件是約伯的兒女們這類人因着生活富足而經常宴樂,生活奢靡,他們沉醉于酒足飯飽的生活之中,享受着豐富的物質帶來的優越的生活品質。他們過着這樣的日子,所以他們不免常常犯罪,常常得罪神,但他們却并不自潔,也不為此而獻燔祭。可見,這些人的心中并没有神的地位,他們不思念神的恩典,也不害怕得罪神,更不害怕心中弃掉神。當然,有關約伯兒女們的詳情并不是我們關心的内容,我們要講的重點部分是約伯在臨到這些事的時候是如何做的,那就是在這段經文中記述的另外一件事情,這件事涉及到約伯本人的人性實質與他的日常生活。在經文中記述道約伯的兒女們筵宴的時候,約伯并不在其中,而是只有約伯的兒女們常常一同吃喝。就是説,約伯并不設擺筵宴,也不與他的兒女們一同宴樂,大吃大喝,他雖然富足,擁有各樣家産,并有許多僕婢,但他的生活并不奢華,他没有因着富足而沉迷于優越的生活環境之中,没有因着富足而貪戀肉體的享受,也没有因着富足而忘了獻燔祭,更没有因着富足而漸漸地在心中遠離神。可見,約伯此人生活檢點,他并没有因着神對他的賜福而變得貪婪、喜愛享受,講究生活品質,而且他做事謙遜,為人不張揚,在神面前小心謹慎,常常思念神的恩典、神的祝福,也時時存着敬畏神的心。在他的日常生活中,他常常清早起來為他的兒女們獻燔祭,這就是説,約伯不但自己敬畏神,也希望兒女們能與他一樣敬畏神,不做得罪神的事。就是在約伯的心裏,豐富的物資并没有占據他的内心,也没有取代神在他心裏的地位,他日常所行的不管是為他的兒女們,還是為了他自己,都與「敬畏神,遠離惡事」有關。他對耶和華神的敬畏不是只停留在嘴上,而是付諸實行,表現在日常生活的點點滴滴之中。約伯這樣的實際表現讓我們看到了約伯此人的誠實,看到了約伯喜愛正義、喜愛正面事物的實質。他常常「打發人叫他的兒女們自潔」的意思是他并不同意也不贊許他兒女們的行為,而是在心裏厭煩,在心裏定他們的罪。他認定兒女們的行為是耶和華神所不喜悦的,所以,他常常讓兒女們到耶和華神面前認罪。約伯的這一行為又讓我們看到了約伯人性的另一面,那就是他從不與那些常常犯罪、得罪神的人同行,而是遠離、躲避他們。儘管這些人是約伯的兒女,但他并没有因着與他們的血緣關係而丢掉他做人的原則,也没有因着情感而姑息他們的罪行,而是勸導他們認罪,獲得耶和華神的寬容,也警告他們不要因着貪戀享受而弃掉神。約伯對待人的原則與他敬畏神遠離惡事的原則是分不開的,他喜愛神所悦納的,恨惡神所厭煩的,喜愛心中敬畏神之人,恨惡行惡事、行得罪神之事的人,他的愛憎表現在他的日常生活之中,這就是神眼中看到的約伯的正直,當然,這也是我們要了解的關于約伯在日常生活中待人接物的真實人性的流露與活出。

約伯在試煉中的人性表現(了解約伯在試煉中的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

以上我們所説的都是約伯未經受試探時在日常生活中所表現出來的人性的方方面面,相信約伯這方方面面的表現讓人對約伯的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有了初步的認識與了解,當然也有了初步的肯定。我之所以説「初步」是因為絶大多數的人對約伯此人的人性品質與他對順服神、敬畏神之道的追求程度還不是真正了解,就是説,絶大多數的人除了在聖經中了解到的約伯所説的「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與「難道我們從神手裏得福,不也受禍嗎?」這兩句話中對約伯有點好的印象之外,并没有對約伯有更深刻的了解,所以我們很有必要了解一下約伯在接受神的試煉的時候他的人性活出是怎樣的,這樣,約伯這個人真正的人性才能完整地呈現給每一個人。

當約伯聽説了家産被擄、兒女喪掉性命、僕人被殺這些消息後,約伯的反應是這樣的:「約伯便起來,撕裂外袍,剃了頭,伏在地上下拜」。(伯1:20)在這句話中記述了一個這樣的事實:約伯聽到這個消息之後,没有驚慌,没有哭泣,也没有斥責報信的僕人,更没有去勘測現場,調查、核實事情的來龍去脉,好知道事情發生的原委,他没有為失掉家産而有任何惋惜或痛心的表現,也没有為失掉兒女、親人而老泪縱横,相反,他撕裂外袍,又剃了頭,伏在地上下拜。約伯的這一舉動是不同于尋常之人的舉動,他的這一舉動讓太多的人感到迷惑不解,也讓太多的人在心裏斥責約伯的「冷血」。當一個人的家産在瞬間中化為烏有的時候,正常的人會表現出痛心或絶望,甚至有的人産生了萬念俱灰的念頭。因為在人的心裏家産代表人一生的心血,它是人生存的依靠,是人活下去的希望,人没有了家産就代表人的心血付之東流,也代表人没有了希望,甚至失去了未來,這是任何一個正常人對待家産的態度和家産與一個人的密切關係,也是人眼中的家産對人的重要性。所以,絶大多數的人對約伯對待家産如此冷漠的處理態度都感到不解。今天就讓我們通過解讀約伯的内心來解開絶大多數人的迷惑吧!

按照常理來講,神賜給約伯豐富的家産,約伯理當為失掉家産而覺得對不起神,因為他没有看好、照顧好,没有守住神給他的家産,所以,當聽到家産被擄之後,約伯的第一反應應該是到現場清點各樣東西,然後向神認罪以便獲得神的再次賞賜,而約伯并没有這樣做,他之所以這樣選擇,自然有他的想法。在約伯的心中深深地認為他的一切都來源于神的賜福,并不是他勞碌所得,所以,他并不以所得的賜福為資本,而是以盡心盡力地持守自己當守的道為生存的原則。他寶愛、感謝神的賜福,但他并不貪戀或索取更多的賜福,這是他對待家産的態度。他既不為得賜福而做什麽,也不為没有或失掉賜福而煩惱、憂傷過;他既不因着神的賜福而欣喜若狂、忘乎所以,也不因着常常享受賜福而忽略了神的道,忘了神的恩。約伯對待家産的態度讓人看到約伯此人真實人性的流露:其一,約伯不是貪婪之人,他對物質生活的要求標準是很低的;其二,約伯從來就没有擔心也不害怕神會從他手裏奪走他的所有,這是他在心裏對神的順服態度,就是無論神什麽時候奪走,或神是否奪走他都没有要求,没有怨言,他不問緣由,只求順服神的安排;其三,約伯從來就不認為他的家産是自己勞碌得來的,而是神賜給的,這是他對神的信,即指約伯的信心。通過以上三條對約伯的概述,約伯此人的人性與他平日裏的真實追求是不是就很清楚了呢?約伯能在丢掉家産的時候表現得如此冷静那是與約伯有這樣的人性,有這樣的追求分不開的。正因為他在平日裏的追求才使他有身量有信心在神的試煉中説出「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這樣的話。他的這一句話不是一朝一夕得來的,也不是他突發奇想編出來的,而是他多年的人生經歷中看到的、收穫來的。與所有只求神賜福却害怕、恨惡、埋怨神收取的人相比,約伯的順服是不是很實際呢?與所有只相信有神却從來都不相信神主宰一切的人相比,約伯是不是很誠實、正直呢?

約伯的理性

約伯的實際經歷與他正直、誠實的人性讓約伯在丢掉家産與失掉兒女的時候作出了最理性的判斷與最理性的選擇,他這樣理性的選擇與他平日的追求和在平日裏所認識到的神的作為是分不開的。約伯的誠實讓他能够相信萬物都在耶和華手中主宰;他的相信讓他認識了耶和華神主宰萬物的事實;他的認識讓他願意、能够順服耶和華神的主宰、安排;他的順服讓他能越來越真實地敬畏耶和華神;他的敬畏讓他越來越實際地遠離惡事;最終,約伯因着敬畏神,遠離惡事而變得完全;他的完全讓他變得有智慧,也讓他成了最有理性的人。

「有理性」怎麽理解?字面上解釋就是有理智、思想合乎邏輯不謬妄,有合適的言行與判斷,有合適的規範的道德標準,但對于約伯的「有理性」就不是這麽簡單的解釋了。這裏説約伯是最有理性的人,是與他的人性和他在神面前的表現有關係。因着約伯是誠實的人,所以他能相信也能順服神的主宰,這就讓他收穫到了他人收穫不到的認識,這些認識讓他能更準確地分辨、判斷、定義所臨到的事,因而也讓他能更準確、更明智地選擇當做的、當持守的。就是他的言語、行為、行事原則、行事方針很規範、很明確、很具體,而不是盲目、衝動、情緒化。他知道臨到什麽事如何對待,知道當如何平衡、處理各種複雜事件的關係,也知道當怎樣持守住當持守的道,更知道如何對待耶和華神的賞賜與收取,這就是約伯的「理性」。正是因着約伯具備了這樣的理性,他才能在丢掉財産、失去兒女的時候説出「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這樣的話。

當約伯面臨身體劇痛、面臨親友勸阻、面臨死亡的時候,約伯實際的表現又將約伯此人真實的一面呈現給每一個人。

約伯的本真:真實、純樸、不虚偽

我們來看《約伯記》二章七到八節:「于是撒但從耶和華面前退去,擊打約伯,使他從脚掌到頭頂長毒瘡。約伯就坐在爐灰中,拿瓦片刮身體。」這是約伯身上長毒瘡之後如何表現的一段描述。此時約伯坐在爐灰中,忍受着身體的疼痛,没有人給他醫治,也没有人幫他减輕身體的疼痛,而是他自己用瓦片刮去毒瘡的創面。表面上來看,這只是約伯受苦期間的一個片段,與約伯本人的人性與對神的敬畏搭不上關係,因為約伯在這個期間并未説什麽話來表明此時的心情與他的觀點,但是約伯的舉動與他的表現仍然是他人性的一個真實流露。前面我們在一章中的記述中看到「約伯在東方人中就為至大」,而在二章的這個片段中讓我們看到了這個在東方人中為至大的人竟然「坐在爐灰之中,而且自己拿瓦片刮身體」,這一前一後的兩個描述是不是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呢?這個對比讓我們看到了約伯的本真面目:約伯雖然身份、地位顯赫,但他從不寶愛,也不在乎他的身份與地位;他不在乎人怎麽看待他的身份,也不在乎他的所做所表現能否給他的身份帶來什麽負面影響;他不貪戀地位之福,也不享受地位、身份給他帶來的光環,他只在乎在耶和華神的眼中他的價值與活着的意義是什麽。約伯的本真面目就是約伯此人的實質:他不喜愛名利,不為名利活着;他真實、純樸,不虚偽。

約伯愛憎分明

在約伯與妻子的對話中約伯的另一方面的人性又呈現給大家:「他的妻子對他説:『你仍然持守你的純正嗎?你弃掉神,死了吧!』約伯却對她説:『你説話像愚頑的婦人一樣。噯!難道我們從神手裏得福,不也受禍嗎?』」(伯2:9-10)約伯妻子看到約伯如此受痛苦,便試圖勸説約伯,以便幫助約伯從痛苦中解脱出來,但妻子的「好意」并没有得到約伯的贊許,反而惹怒了約伯,因為她否認約伯對耶和華神的信與順服,同時也否認了耶和華神的存在,這在約伯是不能容忍的,因為他從來就不容許自己做出抵擋神的事,也不容許自己做出傷神心的事,更何况是他人呢?他怎麽能眼看着别人説出褻瀆神、對神污辱的話而無動于衷呢?所以,他才稱妻子為「愚頑的婦人」。約伯對待妻子的態度帶着怒氣、恨惡,也帶着責備、訓斥,這正是他愛憎分明的人性的自然流露,也是他正直人性的真實表現。約伯是有正義感的人,他的正義感讓他能恨惡邪惡的風氣、潮流,恨惡、定罪、弃絶謬理邪説、奇談怪論或荒誕之説,也讓他在「衆叛親離」的情况下能依然堅守自己的正確原則與立場。

約伯的善良與真誠

既然從約伯的各種表現都能看到約伯此人的人性流露,那麽在約伯開口咒詛自己的生日這件事上又能看到約伯怎樣的人性呢?這就是以下我要交通的話題。

前面我説過了約伯為什麽咒詛自己生日的根源,在這件事上你們看到了什麽?如果約伯是一個心地剛硬、是一個没有愛、是一個冷酷無情没有人性的人,他會體貼神的心意嗎?他會因着體貼神的心而恨惡自己的生日嗎?就是説,如果約伯心地剛硬、没有人性,他會因着神的傷痛而傷心嗎?會因着神為他傷痛而咒詛自己的生日嗎?答案當然是:斷然不會!因着約伯心地善良,他才會體貼神的心;因着約伯體貼神的心,他才會感受到神的傷痛;因着約伯心地善良,他才會因着感受到神的傷痛而更加痛苦;因着約伯感受到了神的傷痛,他才開始恨惡自己的生日,因而咒詛自己的生日。在外人來看,約伯在試煉中的所有表現都可稱得上是人學習的楷模,唯獨約伯咒詛自己的生日這一事讓人對約伯的完全、正直畫上了問號或給出了不同的評價。事實上,約伯此舉才是約伯此人人性實質的最本真的流露,他的人性實質没有掩飾,没有包裝,没有經人加工,他的這一舉動讓人看到了他内心深處的善良與真誠,他就是一汪泉水,清澈見底,純净透明。

了解了約伯本人的方方面面之後,相信絶大多數的人對約伯這個人的人性實質有了一個相對準確客觀的評價了,同時也對神所説的「完全正直」有了深刻的、進一步的、實際的了解與領會了,希望這些了解與領會能幫助人走上「敬畏神,遠離惡事」的道。

神將約伯交與撒但與神作工的宗旨的關係

雖然在此時絶大多數的人認可了約伯的完全正直,也認可了約伯是「敬畏神,遠離惡」的人,但人并不因着對約伯的認可而更了解神的心意,許多人在羡慕約伯本人的人性與追求的同時對神提出了這樣的疑問:約伯如此完全、正直,如此讓人愛慕,為什麽神會把他交給撒但讓他受如此多的苦呢?相信類似的問題在好多人心裏都存在,也就是説,這個疑問是多數人心裏的問題。既然這個問題讓多數人都感到困惑,那我們就很有必要將這個問題拿出來擺在桌面上解釋清楚。

神作的每一件事都很有必要,也都有着非凡的意義,因為他在人身上所作的都涉及他的經營,涉及人類的蒙拯救,當然,神作在約伯身上的工作也不例外,儘管約伯是神眼中的完全正直的人。就是説,神無論怎麽作,以什麽方式作,以什麽為代價,以什麽為目標,他所作之事的宗旨是不變的。這個宗旨就是將神的話、神的要求、神對人的心意作到人裏面,也就是將所有神所認為的正面事物都按着神的步驟作到人裏面,使人能明白神的心、明白了解神的實質,也使人能順服神的主宰、安排,達到敬畏神、遠離惡,這是神所作之事的一方面宗旨;另一方面,因着撒但是神作工中的襯托物、效力品,所以人常常被交與撒但,神以這種方式讓人在撒但的試探與攻擊中看見撒但的邪惡、醜陋、卑鄙,從而恨惡撒但,對反面事物有所認識,有所分辨,在這個過程中,讓人逐步擺脱撒但的控制,擺脱撒但的控告、攪擾與攻擊,直到人憑着神的話,憑着對神的認識、順服,對神的信心與敬畏完全勝過了撒但的攻擊,勝過了撒但的控告,人就徹底從撒但的權下得以被解救出來了。人得以被解救意味着撒但宣告失敗,意味着一個人不再是撒但口中的食物,不再是撒但要吞吃的對象,而是撒但放弃的對象。因為這樣的人正直,對神有信心、有順服、有敬畏,是與撒但徹底决裂的人,這樣的人讓撒但蒙羞,讓撒但喪膽,也讓撒但徹底失敗,他跟隨神的信心與對神的順服、敬畏打敗了撒但,使撒但對他徹底放手,這樣的人才是神真正得着的人,這就是神拯救人的最終目標。每個跟隨神的人,如果想要蒙拯救,如果想完全被神得着,就必須面臨來自撒但的大大小小的試探與攻擊,從這裏走出來能完全勝過撒但的人就是蒙拯救的人了。就是説,一個蒙了神拯救的人是一個歷經神試煉,歷經撒但無數次試探、攻擊的人;一個蒙了神拯救的人是一個明白神心意、明白神要求,能順服神的主宰、安排,在撒但的試探之中不弃掉「敬畏神,遠離惡事」之道的人;一個蒙了神拯救的人是一個誠實、善良、愛憎分明、有正義感、有理性,能體貼神、寶愛神的一切的人。這樣的人没有了撒但的捆綁、窺視、控告、殘害,是完全獲得自由的人,是完全得以釋放、解脱的人,約伯就是這樣的自由之人,這也就是神為什麽要將約伯交與撒但的意義所在。

約伯雖然身經撒但的殘害,但他却得着了永遠的自由釋放,得着永遠都不受撒但敗壞、殘害與控告,而是能無牽無挂、無憂無慮地活在神的面光之中,活在神對他的賜福之中這樣的權利。這個權利没有人能剥奪、没有人能毁壞、没有人能占有,這個權利是約伯自己憑着自己的信心、毅力與對神的順服與敬畏换來的,他用他的生命作代價贏得了他在地上幸福、快樂地活着,贏得了他作為一個真正的受造之物在地上天經地義地敬拜造物主而無任何干擾的資格與權利,這也是約伯經受試探之後最大的成果。

在人未蒙拯救以先,人的生活常常被撒但攪擾,甚至被撒但控制。就是説,一個未蒙拯救的人就是一個被撒但囚禁的人,是一個没有自由的人,是一個没獲撒但放手、是一個没有資格與權利敬拜神的人,是一個被撒但緊追不捨、窮追猛打的人,這樣的人没有幸福可言,没有正常的生存資格可言,更没有尊嚴可言。只有人自己站出來與撒但争戰,以你對神的信心、對神的順服與對神的敬畏作武器與撒但决一死戰,徹底打敗撒但,讓撒但看見你就躲避,看見你就喪膽,這樣撒但便徹底放弃對你的攻擊與控告了,此時你便獲救成了自由人。如果你只有與撒但徹底决裂的决心,却并不具備打敗撒但的有利武器,那你的處境仍是很危險,長久下去,當你被撒但折磨得精疲力竭却仍不能作出見證,仍不能完全擺脱撒但對你的控告與攻擊,那你蒙拯救的希望就很渺茫了。最終,也就是當神的工作宣告結束的時候,你仍被撒但緊緊抓住,不能挣脱,那你就永遠没有機會與希望了,言外之意,就是這樣的人完全被撒但擄去了。

接受神的檢驗,戰勝撒但的試探,讓神得着全人

在神對人長期的供應扶持的工作期間,神將他的心意、他的要求都一一告訴給人,也將神的作為、神的性情與神的所有所是顯給人看,目的是為人裝備身量,讓人在跟隨神期間從神得着各方面的真理,這些真理就是神給人的與撒但争戰的利器,人有了這些裝備便要面對神的檢驗。神的檢驗有多種方式、多種途徑,但每一個途徑與方式都要藉着神的仇敵——撒但來「配合」。也就是説,神給了人與撒但争戰的利器之後,就要將人交給撒但,讓撒但來「檢驗」人的身量,如果人走出了撒但擺設的陣營,活着走出了撒但的圍攻,那人就通過了這次的檢驗;如果人未走出撒但的陣營,而是讓撒但降服了,那人就未通過檢驗。神無論檢驗人的哪方面,檢驗的標準就是人是否在撒但的攻擊之下站住了見證,是否在撒但的網羅之中弃掉了神、繳械投降歸順撒但。可以説,人能否蒙拯救就在乎人是否能戰勝撒但,打敗撒但;人能否獲得自由就在乎人是否能獨立地拿着神交給的武器戰勝撒但的捆綁,讓撒但對人徹底死心、放弃。撒但對一個人的死心與放弃,意味着撒但不再與神争奪這個人,不再控告、攪擾這個人,也不再肆意摧殘、攻擊這個人,這樣的人才真正地被神得着了,這就是神得着一個人的全過程。

約伯的見證給後人的警示與啓示

在明白了神完全得着一個人的全過程的同時,人也了解了神將約伯交給撒但的目的與意義。對于約伯所受的苦難人不再耿耿于懷,對于約伯受苦的意義也有了全新的領悟,人不再為自己能否臨到約伯一樣的試探而擔心,也不再抵觸、抗拒神的試煉臨到。約伯的信心、順服與約伯戰勝撒但的見證給了人莫大的幫助與鼓勵,從約伯身上人看到了自己蒙拯救的希望;看到了人憑着信心與對神的順服、敬畏是完全可以打敗撒但、戰勝撒但的;看到了只要人能順服神的主宰、神的安排,只要人有失掉一切也不弃掉神的决心與信心,人便可以讓撒但蒙羞失敗;看到了只要人有寧可丢掉性命也要站住見證的决心與毅力,撒但便聞風喪膽、倉皇退却。約伯的見證給了後人一個警示,這個警示告誡人,人若不戰勝撒但就永遠不能擺脱撒但的控告與攪擾,也永遠不能擺脱撒但的攻擊與殘害。約伯的見證也給了後人一個啓示,這個啓示讓人明白了人只有做完全、正直的人才能敬畏神、遠離惡事;明白了人只有敬畏神、遠離惡事才能為神作剛强響亮的見證;人只有為神作了剛强響亮的見證,才能永遠不受撒但的控制而活在神的引領、保守之下,這才是真正的蒙拯救。約伯此人的人性品質、人生追求是每個追求蒙拯救之人所該效法的,他一生的活出與他在試煉中的表現是每個追求「敬畏神、遠離惡事」之道的人的寶貴財富。

約伯的見證讓神得到安慰

現在我跟你們説約伯這個人是一個可愛的人,你們也可能領會不到其中的含義,也體會不到我為什麽要説這些事的心情,等到有一天,當你們經歷了約伯一樣的或者是類似的試煉,當你們經歷了患難,經歷了神親手為你們擺布的試煉,當你在試探中為了戰勝撒但,為了為神作見證而全力以赴的時候,忍受羞辱痛苦的時候,你就能體會到我説這些話的意義了。那個時候你會覺得與約伯相比你還差得很遠,你會覺得約伯是一個多麽可愛的人,是一個值得你去效仿的人,到那個時候,你會體會到約伯所説的那幾句經典的話語對于一個敗壞的人來説、對于一個在現在這個時代生活的人來説是多麽重要,而約伯所能做到的對現在的人來説是多麽難做到,當你覺得難做到的時候,你就可以體會到神的心是多麽着急,多麽擔憂,為了要得着這樣的人,神所付的代價是多麽的高昂,神對人類作的、神所付出的是多麽的寶貴。話交通到這兒,你們對約伯這個人是不是有一個準確的了解、也有一個正確的評價了?在你們心目中約伯此人到底是不是一個真正的「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的人呢?相信絶大多數的人可以肯定地説:是。因為約伯所行所表現出來的這些事實是任何一個人包括撒但都不可以否認的,它們是約伯戰勝撒但的最有力的證據。這個證據是從約伯身上産生的,這是神所得着的第一例見證,所以當約伯戰勝了撒但的試探,為神作了見證的時候,神在約伯身上看到了希望,神的心也從約伯身上得到了安慰。創世以來一直到約伯這個時候,神第一次真正地體會到了什麽叫安慰,什麽叫從人得着安慰,神看到了也得到了什麽叫真正的為他所作的見證。

相信絶大多數的人聽了約伯的見證與對約伯本人的各方面叙述之後,對自己前方的路途有了規劃,也相信絶大多數充滿憂慮與恐懼的人開始慢慢放鬆身心,開始一點一點地釋懷了……

下面這幾段經文還是有關約伯的記載,接着往下看。

(四)約伯風聞有神

伯9:11 他從我旁邊經過,我却不看見;他在我面前行走,我倒不知覺。

伯23:8-9 只是我往前行,他不在那裏;往後退,也不能見他。他在左邊行事,我却不能看見;在右邊隱藏,我也不能見他。

伯42:2-6 我知道你萬事都能作,你的旨意不能攔阻。誰用無知的言語使你的旨意隱藏呢?我所説的是我不明白的;這些事太奇妙是我不知道的。求你聽我,我要説話;我問你,求你指示我。我從前風聞有你,現在親眼看見你。因此我厭惡自己(自己,或作我的言語),在塵土和爐灰中懊悔。

神雖未向約伯顯現,約伯却相信神的主宰

在這些話當中,你們看到這裏的主要内容是什麽?有没有人發現這裏有一個事實?首先我們來看約伯是怎麽知道有神的?怎麽知道天地萬物是由神主宰的?這裏有一句話能解釋以上的兩個問題,「我從前風聞有你,現在親眼看見你。因此我厭惡自己(自己,或作我的言語),在塵土和爐灰中懊悔。」(伯42:5-6)從這句話中得知約伯得知有神是在傳説中,并不是親眼看見。在這樣的背景之下,他開始走跟隨神之路,然後他就從生活中、從萬物中來證實神的存在。這裏有一個事實我們不可否認,什麽樣的一個事實呢?約伯雖然能走「敬畏神,遠離惡事」之道,但是他從來没有看見過神,這一點與現在的人是不是一樣的?約伯從來没有看見過神,言外之意就是雖然他聽説有神,但他也不知道神在哪兒,神是什麽樣,神在作什麽,這是主觀因素;在客觀上,雖然他跟隨神,但是神從未向他顯現過,没與他説過話。這是不是事實?神雖然没跟他説過話,也没給他任何的吩咐,但是約伯在萬物當中、在「風聞有你」的傳説中看見了神的存在,看見了神的主宰,然後他就開始了敬畏神遠離惡的生活,這就是約伯這個人跟隨神的由來與過程。但是不管他怎麽敬畏神遠離惡,他如何持守自己的純正,神仍然一直没有向他顯現過。看下面這個章節,他説:「他從我旁邊經過,我却不看見;他在我面前行走,我倒不知覺。」(伯9:11)這話是説,也可能約伯感覺得到神在他周圍,也可能感覺不到,但是他從來都看不見神,他想象神在他面前經過或者作事或者引領人的時候,他却從來不知道。神在人不經意的時候臨到人,人不知道神什麽時候臨到,在什麽地方臨到,因為人看不見神,所以對人來説神向人是隱藏的。

約伯對神的信没有因着神的隱藏而動摇過

在下段經文裏約伯又説:「只是我往前行,他不在那裏;往後退,也不能見他。他在左邊行事,我却不能看見;在右邊隱藏,我也不能見他。」(伯23:8-9)在這段記述中,我們得知在約伯的經歷當中,神始終向約伯是隱藏的,神没有公開向他顯現過,也没有公開向他説什麽,但是在約伯的心裏,他確信神的存在。他一直認為神或者在他的前面行走,或者在他的右邊行事,雖然他看不見,但神就在他的身邊主宰着他的一切。在約伯從來没有看見神的情况下,他却能持守他的信,這是任何人做不到的。為什麽做不到呢?因為神不向他説話,又不向他顯現,約伯如果没有真實的信,他不可能走下去,也不可能持守敬畏神遠離惡的道。這是不是真實的?當你看到約伯説這些話的時候你有一個什麽樣的感覺呢?是不是感覺到約伯這個人的完全正直與他在神面前的義是真實的,不是神誇大其詞?儘管神對待他與對待其他人一樣,没有向他顯現,没有向他説話,但他依然持守着他的純正,相信神的主宰,而且因着怕得罪神而常常獻燔祭,常常來到神面前祈禱。從約伯從未看見過神却能做到敬畏神這一事來看,約伯這個人是多麽喜愛正面事物,約伯的信心是多麽的堅定,他的信心又是多麽的實際。他并没有因着神向他隱藏而否認神的存在,也没有因着從未見過神而失掉信心、而弃掉神,他在神主宰萬物隱藏的工作中體會到了神的存在,感受到了神的主宰、神的能力。他没有因着神的隱藏而放弃做正直的人,也没有因着神從未向他顯現而放弃走「敬畏神,遠離惡事」的道。他從來没有要求神向他公開顯現來證實神的存在,因為他在萬物中已看到了神的主宰,他認為他得到了其他人没有得到的賜福與恩待,雖然神一如既往地向他隱藏,但約伯對神的信却從未動摇過,所以,他收穫到了任何人都没有得到的成果:神的稱許與祝福。

約伯稱頌神的名,不問禍福

這裏有一個事實在聖經記載約伯的故事當中從來没有提到過,這是我們今天要提的重點。約伯雖然没有看見神,也没有親耳聽到神的説話,但是在他的心裏有神的地位。他對待神的態度是什麽呢?就是前面所説的「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這個「稱頌」是没有條件、没有背景、没有任何原因的。在這兒看到約伯把心交給了神,讓神掌管,他心裏所思所想、所定意、所計劃的都是向神敞開的,不是封閉着的,他的心不是與神對立的,他從來没有要求神為他作什麽、賜給他什麽,他也不奢望這樣敬拜神能得來什麽。約伯跟神不搞交易,他對神没有任何要求,也没有索取,他稱頌神的名是因着神主宰萬物的大能與權柄,而不是根據自己得福或受禍。他認為無論人從神得福還是受禍,神的大能與權柄是不會改變的,所以,無論人身處何境,神的名都是應當稱頌的。人從神得到賜福是因着神的主宰,人受禍也是因着神的主宰,神的大能與權柄主宰安排着人的一切,人的旦夕禍福都是神大能與權柄的彰顯,無論從哪個角度上來看神的名都是應當稱頌的,這是約伯有生之年經歷與認識到的。約伯這一切的心思與他的行為達到了神的耳中,來到了神的面前,讓神看為重,神寶愛約伯這樣的認識,也寶愛約伯能有一顆這樣的心。這顆心在隨時隨地地等待着神的吩咐,隨時隨地地迎接要臨到他的一切。約伯個人對神没有要求,他要求自己做的就是等候、接受、面對與順服從神來的一切安排,這是約伯認為的自己的職責,這也正是神所要的。約伯從來没有看見過神,也從來没有聽過神對他講什麽,吩咐什麽,教導什麽,曉諭什麽,用現在的話來説,就是在神對他没有作任何真理方面的開啓、引導與供應的情况下,他能有這樣的認識,能有這樣對待神的態度是難能可貴的,在神那兒他這樣的表現就足够了,他的見證是神稱許的,是神寶愛的。約伯雖然没有見過神,没有聽過神對他的親口教導,但是在神看他的心、他的這個人遠遠比那些在神面前只能够講高深道理、講大話、講獻祭而對神没有任何真實的認識、對神没有真實敬畏的人寶貴。因為約伯的心裏純潔,對神没有隱藏,他的人性誠實、善良,他喜愛正義與正面事物,具備了這樣的人性,具備了這樣一顆心的人才能遵行神的道,才能做到「敬畏神,遠離惡事」,這樣的人能看到神的主宰,看到神的權柄與大能,能達到順服神的主宰安排,這樣的人才能真正稱頌神的名。因為他不問禍福,因為他知道一切都在神手中掌握,人的擔心是愚昧無知、没理智的表現,是對神主宰萬物這一事實持懷疑態度的表現,也是人不敬畏神的表現。約伯的這些認識正是神所要的。現在來看約伯對神在理論上的認識有没有你們多呢?因為神在那時候作的工作、説的話很少,要達到認識神并非是一件易事,約伯能有這樣的成績實屬不易。他没有經歷過神的作工,没聽過神的説話,也没看到過神的面,他對神能有這樣的態度,完全是因着他的人性與他個人的追求而達到的,而他的人性與他的追求是現在的人所不具備的,所以在當時那個時代神就説「地上再没有人像他完全正直」。在那個時代神就已經對他有這樣的評價,有這樣的定論了,更何况現在呢?

神雖向人隱藏,神在萬物中的作為足能讓人認識神

約伯雖未看見神的面目,也未聽過神的説話,更未親歷神的作工,而他對神的敬畏與他在試煉中的見證却是有目共睹,讓神寶愛、喜悦和稱許,也讓人羡慕、佩服,更讓人嘖嘖稱贊。他的一生平凡并不偉大,與任何一個普通人一樣過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平凡生活,不同的是在這平凡的幾十年的歲月裏,他得着了常人未得着的對神之道的看見,也體會、領略了常人未體會到的神的大能與神的主宰。他并不比任何一個普通的人聰明,也不具備超强的生命,更没有人所不能看見的「特殊本領」,但他却具備了絶大多數普通之人所不具備的誠實、善良、正直、喜愛公平公義、喜愛正面事物的人性品質;他愛憎分明、有正義感、剛强堅毅、心思細膩,因而他在平凡的日子裏看到了神所作的所有的不平凡的事,看到了神的偉大、神的聖潔、神的公義,看到了神對人的眷顧、恩待與保守,看到了至高無上的神的尊貴與權柄。約伯之所以能够得到常人不能得到的東西,原因之一是他有一顆純潔的心,他的心為神所屬,他的心被造物的主所牽引;原因之二是約伯的追求,他追求做完美的人,做完全的人,做順應天意的人,做神所喜愛的人,做遠離惡事的人。約伯所具備的與他所追求的都是在看不見神、也未聽見神説話的背景之下,他雖然没有見過神的面,但他認識到了神主宰萬物的方式,也領略了神主宰萬物的智慧;他雖未聽見神説話,但他却知道賞賜于人、從人收取的作為都是出自于神。他度過的歲月雖然與普通人没有兩樣,但他并没有因着日子太平凡而影響他對神主宰萬物的認識,也没影響他走「敬畏神,遠離惡事」的道。在他的眼裏,神的作為充滿在萬物運行的規律中,神的主宰也在人的生活裏隨處可見。他没有看見神的面,但他却能體會到神的作為無處不在,在他平凡的日子裏,他生活的每一處角落裏都能讓他看到、體會到神非凡、奇妙的作為,也能讓他看到神的奇妙安排。神的「隱藏」與神的「沉默」并没有攔阻約伯對神作為的體會,也没有影響約伯對神主宰萬物的認識。他的一生就是在平凡的生活裏體會隱藏在萬物中的神的主宰、安排,他也在平凡的歲月裏傾聽、領悟在萬物中沉默不語却以主宰萬物運行規律而發表的神的心聲、神的言語。可見,人若具備了約伯一樣的人性與約伯一樣的追求,那人便可得到約伯一樣的體會與認識,也能獲得約伯一樣的對神主宰萬物的領悟與認識。神未向約伯顯現,也未向約伯説話,而約伯却能做到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這就是説,在神未向人顯現與未向人説話的前提下,神在萬物中的作為與神對萬物的主宰足可讓人能體會到神的存在、神的大能與神的權柄,而神的大能與神的權柄也足可讓人走「敬畏神,遠離惡事」的道。既然「敬畏神,遠離惡事」是約伯這樣一個普普通通的人能做到的,那就應該是每一個普普通通的跟隨神的人都能做到的,雖然這話有邏輯推理之嫌,但却不違背事物的規律。不過事實并不如人意,「敬畏神,遠離惡事」似乎只是約伯一個人的專利,一提到「敬畏神,遠離惡事」人就認為只有約伯應該做到,似乎「敬畏神,遠離惡事」的道被貼上了「約伯」字樣的標籤,與他人無關。造成這個結果的原因很明確,因為只有約伯具備了誠實、善良、正直、喜愛公平公義、喜愛正面事物的人性品質,所以也只有約伯能走上「敬畏神,遠離惡事」的道。言外之意想必你們也都明白了,就是因着所有的人都不具備誠實、善良、正直、喜愛公平公義、喜愛正面事物的人性,所以都不能敬畏神、遠離惡事,因而總也不能獲得神的喜悦,也不能在試煉中站立住。也就是説,除了約伯以外所有的人都仍然處在撒但的捆綁與網羅之中,都是撒但控告、攻擊、殘害與吞吃的對象,都是没有獲得自由的人,都是被撒但囚禁的囚犯。

人心與神為敵怎能敬畏神遠離惡事

既然現在的人都不具備約伯一樣的人性,那麽人的本性實質與人對待神的態度是什麽樣的呢?是不是敬畏神的人呢?是不是遠離惡的人呢?不是敬畏神、不是遠離惡的人只能用「神的仇敵」這四個字來概括。這四個字你們經常説,但是你們從來不知道這四個字的實際含義。「神的仇敵」這四個字有其實質的那一面,不是神把人看成仇敵,而是人把神看成仇敵。首先來看每個人信神的初衷有誰不是帶着目的、帶着存心、帶着野心?即便有一部分人相信神的存在,看見了神的存在,人仍然帶着這樣的存心來信神,信神最終的目的就是為了從神那兒得着祝福、得着自己想要的東西。在人的生命經歷當中,人常常這樣想:我為神撇家捨業,神給了我什麽?我得數算一下,檢查檢查,在這段時間我得着什麽祝福没有?我這段時間花費不小,跑了很多路也受了很多苦,神對我這段時間的表現有没有什麽應許啊?神是不是紀念我的善行了呢?我的結局到底是什麽呢?能不能得着福呢?……每一個人心裏都時時地、常常地這麽盤算,帶着存心,帶着野心,也帶着交易向神索取。就是説人的心在不斷地試探神,不斷地算計神,也不斷地與神「據理力争」自己的結局,向神討要口供,看看神到底能不能給人想要的東西。在人那兒,在追求神的同時却并没有把神當神待,始終是在跟神搞着交易,不斷地向神索取,甚至步步緊逼,得寸進尺。在人與神搞交易的同時,又與神争辯,甚至有些人臨到試煉或者臨到環境,常常軟弱,消極怠工,對神滿了埋怨。從人開始信神人就把神當成了聚寶盆、萬用箱,而人把自己當成了神最大的債主,從神手裏索要祝福、應許是人與生俱來的權利與職責,而神保守人、看顧人、供應人是神應盡的責任,這是每個信神之人對于「信神」這兩個字最基本的領會,也是每個信神之人對「信神」概念的最深刻的理解。從人的本性實質到人主觀上的追求,没有一樣東西是與「敬畏神」有關的,人信神的目的根本不可能與「敬拜神」扯上關係,就是説,人從來就不打算也不懂得信神要敬畏神、要敬拜神。就人這樣的情形來説,人的實質是顯而易見的,這個實質是什麽呢?那就是人心地惡毒、陰險詭詐、不喜愛公平公義、不喜歡正面事物,而且卑鄙貪婪;人的心對神極其封閉,根本就不交給神,神從來看不見人的真心,也得不到人的敬拜。神無論花多大代價、作多少工作、給人多少供應,人都視而不見、無動于衷,人的心始終不交給神,就想自己管着,自己説了算,言外之意就是人不想走「敬畏神,遠離惡事」的道,不想順服神的主宰安排,也不想把神當神來敬拜。這是現在人的情形。再看看約伯這個人,首先看他這個人跟神有没有交易啊?他持守「敬畏神,遠離惡事」的道有所圖嗎?在那個時候神對任何人説過以後結局的事嗎?那個時候神没有給任何人關于結局的應許,約伯是在這樣的一個背景之下能敬畏神遠離惡的。現在的人跟他有可比性嗎?兩者相差太遠了,都不是一個檔次上的人。約伯雖然對神認識不多,但是他的心給了神是屬神的,他跟神從來不搞交易,對神没有任何的奢望與要求,反而認為「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這是他在多年的生活中持守「敬畏神,遠離惡事」的道看到的、收穫來的成果,同樣,他也收穫了「難道我們從神手裏得福,不也受禍嗎?」這樣的成果。這兩句話是他在生活經歷當中因着有順服神的態度而看到的、認識到的,這兩句話也是他戰勝撒但試探的最有力的武器,是他為神站住見證的基石。説到這兒,約伯這個人在你們的心目中是不是一個可愛的人?你們盼不盼望做一個這樣的人呢?你們害不害怕經受從撒但來的試探呢?你們有没有心志禱告神,讓神像試煉約伯一樣試煉你們呢?相信絶大多數的人都不敢這樣禱告,可見你們這些人的信小得可憐,與約伯相比你們的信簡直是不值得一提,你們與神為敵,不敬畏神,不能為神站住見證,不能戰勝撒但的攻擊、控告與試探,你們有什麽資格承受神的應許呢?聽了約伯的故事,明白了解了神拯救人的心意與人蒙拯救的意義之後,現在你們有信心接受約伯一樣的試煉嗎?該不該有點兒心志讓自己走「敬畏神,遠離惡事」的道呢?

不要對神的試煉有任何的顧慮

在試煉完約伯從約伯身上得着見證之後,神就定意要得着一批或者更多的約伯這樣的人,但是他定意不再讓撒但以與神打賭從而試探約伯、攻擊約伯、殘害約伯的方式再去攻擊他人、殘害他人,神不允許撒但在軟弱、無知、愚昧的人身上再做同樣的事情,在約伯身上的一次試探已經够了!神不允許撒但隨意殘害人,這是神對人的憐憫。一個約伯經受了撒但的試探與殘害在神看已經足够了,神不允許撒但再做這樣的事,因為跟隨神之人的性命與人的一切都歸神主宰、由神擺布,撒但没有權力隨意擺布神的選民,這一點你們應當清楚!神顧念人的軟弱,也了解人的愚昧無知,雖然神為了人能徹底蒙拯救必須把人交與撒但,但神并不願意看到人總被撒但愚弄、被撒但殘害,不願看到人總受苦。人是神造的,神主宰安排人的一切是天經地義的,這是神的責任,是神主宰萬有的權柄!神不允許撒但隨意殘害人,隨意虐待人,也不允許撒但用各種方式誘導人,更不允許撒但介入神對人類的主宰,不允許撒但踐踏破壞神主宰萬有的規律,更何况神經營拯救人類這麽大的工作呢!神要拯救的人、能為神作見證的人是神六千年經營計劃工作的核心與結晶,也是神六千年作工的心血代價,神怎能將這些人隨意交與撒但呢?

人常常擔心害怕神的試煉臨到,而人時時活在撒但的網羅之中,活在撒但的攻擊、殘害的危險境地却不知害怕,也不擔憂,這是怎麽回事?人對神的信僅僅局限在眼見的事物中,對于神對人類的愛與眷顧,神對人類的憐惜與體諒人却絲毫不領會,除了對神的試煉、神的審判刑罰、神的威嚴烈怒有些許的驚恐與害怕之外,人對神的良苦用心没有絲毫的理解。一提到試煉,人便感覺似乎神别有用心,甚或有的人認為神居心叵測,不知道神究竟能把人怎麽樣,所以在喊着「順服神的主宰安排」的口號的同時,人却極力地抵觸反對神對人的主宰與安排,因為人認為人若不加小心便會被神「誤導」,人若不自己掌握自己的命運,説不定就被神奪走了所有,甚至命在旦夕。人身在撒但的陣營裏從來不擔心撒但會殘害人,人被撒但殘害却從來不害怕被撒但擄去,而人口口聲聲説接受神的拯救,却對神從來都不信任,不相信神是真心實意地拯救人于撒但的魔爪之中。人若像約伯一樣能順服神的擺布與安排,能將全人交與神的手中,人的結局不都與約伯一樣蒙了神的賜福了嗎?人若能接受順服神的主宰,人會有什麽損失呢?所以,我勸你們要小心行事,謹慎對待臨到你們身邊的每一件事,不要唐突,不要衝動,也不要憑血氣、憑天然、憑想象觀念對待神與神為你安排的人、事、物,一定要小心行事,多多禱告、多多尋求,以免觸怒了神使神發怒。記住了吧!

接下來我們來看看受試煉後的約伯是怎樣的。

(五)受試煉後的約伯

伯42:7-9 耶和華對約伯説話以後,就對提幔人以利法説:「我的怒氣向你和你兩個朋友發作,因為你們議論我,不如我的僕人約伯説的是。現在你們要取七隻公牛,七隻公羊,到我僕人約伯那裏去,為自己獻上燔祭,我的僕人約伯就為你們祈禱。我因悦納他,就不按你們的愚妄辦你們。你們議論我,不如我的僕人約伯説的是。」于是提幔人以利法、書亞人比勒達、拿瑪人瑣法,照着耶和華所吩咐的去行。耶和華就悦納約伯。

伯42:10 約伯為他的朋友祈禱,耶和華就使約伯從苦境轉回(苦境,原文作擄掠),并且耶和華賜給他的比他從前所有的加倍。

伯42:12 這樣,耶和華後來賜福給約伯比先前更多。他有一萬四千羊,六千駱駝,一千對牛,一千母驢。

伯42:17 這樣,約伯年紀老邁,日子滿足而死。

敬畏神遠離惡事的人被神看為寶貴,愚妄的人被神看為卑賤

在《約伯記》四十二章七到九節中神提到約伯是他的僕人。用「僕人」這樣的稱呼來稱呼約伯,代表了約伯在神心中的分量,雖然神對他没有更高的稱呼,但是這個稱呼并不影響約伯在神心中的分量。這裏的「僕人」是神對約伯的「昵稱」,從神多次提到的「我的僕人約伯」便可見神對約伯的喜悦之情,雖然神并未提及「僕人」一詞的含義,但從神在這段經文所説的話中便可看出神對「僕人」這個詞的定義。神先是對提幔人以利法説:「我的怒氣向你和你兩個朋友發作,因為你們議論我,不如我的僕人約伯説的是。」這番説話是神試煉約伯之後第一次公開告訴人神悦納約伯的所做所説,第一次公開肯定約伯之前所做所説的準確性與正確性。神因着以利法等人不正確的謬妄的議論而向他們發怒,因為他們與約伯一樣生活在看不見神顯現、聽不見神説話的背景之下,約伯能對神有如此準確的認識,而他們却對神妄加猜測,處處違背神的意思,讓神心生厭煩。所以,在神悦納約伯所做所説的同時,對其他人産生了怒火,因為神在他們身上不但看不見敬畏神的實際,也聽不到他們敬畏神的言語,所以接下來神要求他們説:「現在你們要取七隻公牛,七隻公羊,到我僕人約伯那裏去,為自己獻上燔祭,我的僕人約伯就為你們祈禱。我因悦納他,就不按你們的愚妄辦你們。」在這段話中神告訴以利法等人做一件事來贖他們的罪,因為他們的愚妄得罪了耶和華神,所以他們必須獻上燔祭來挽回他們的過錯。通常燔祭都是獻給神的,而此處的燔祭是獻給約伯的,這就是此次燔祭的不尋常之處。約伯因着在試煉中為神作見證而得到神的悦納,同時約伯的幾個好友却在約伯接受試煉期間被顯明,他們因着愚妄而被神定罪,惹來了神的怒氣,理當受神的懲罰,這個「懲罰」就是在約伯面前獻上燔祭,然後再由約伯為他們祈禱來解除神對他們的懲罰與怒氣。神的此舉意在羞辱他們,因為他們并不是「敬畏神,遠離惡事」的人,也因為他們定罪約伯的純正。一方面神告訴他們神并不悦納他們的所做所行,而神大大悦納、喜悦約伯;另一方面,神告訴他們人因着蒙神悦納而在神面前升為高,因為愚妄被神厭憎,因着愚妄而得罪神,在神眼中被看為卑賤。這兩方面是神給出的兩種人的定義,是神對這兩種人的態度,也是神對這兩種人身價、地位的説法。儘管神稱呼約伯為僕人,但這個「僕人」是神眼中所喜愛的人,是神賦予權柄能為他人祈禱、能赦免他人過錯的人,是能直接與神對話、直接來到神面前的人,是地位高于他人、尊貴于他人的人。這是神口中所説「僕人」的真正含義。約伯因着「敬畏神,遠離惡事」而得此「殊榮」,其他的人之所以不被神稱為「僕人」,那是因着他們并不是「敬畏神,遠離惡事」的人。神的這兩種截然不同的態度就是神對待兩種人的態度:「敬畏神,遠離惡事」的人蒙神悦納,在神眼中被看為寶貴;愚妄的人不敬畏神,不能遠離惡事,得不到神的喜悦,常常被神厭憎、被神定罪,在神的眼中被看為低賤。

神賜給約伯權柄

約伯為他的朋友祈禱,祈禱之後神就因着約伯的祈禱而不按他們的愚妄辦他們,就是不懲罰他們,也不給他們任何的報應。因為什麽呢?因為神的僕人約伯為他們祈禱達到了神的耳中,神因為悦納了約伯的祈禱就饒恕了他們。從這裏看到了什麽?當神祝福一個人的時候神會賞賜他很多,這個賞賜不止是物質上的,而且神也賜給他權柄,讓他有資格為别人祈禱,神因着垂聽他的祈禱而不記念、不計較那幾個人的過犯,這就是神給約伯的權柄。藉着「約伯祈禱而他人不被神定罪」這樣的方式來羞辱那些愚妄的人,當然這也是耶和華神對以利法等人的特殊懲罰。

約伯再次得到神的賜福,不再受撒但的控告

在耶和華神説的話中提到「你們議論我,不如我的僕人約伯説的是」,約伯説了哪些話呢?就是我們前面提到的,還有在《約伯記》當中記載的約伯説的那些大篇幅的話語。在這所有大篇幅的話中,他對神没有任何抱怨,没有任何猜疑,他只等待結果。他的等待就是他順服的態度,因着他的態度,因着他對神所説的話,神悦納了他。當他經受試煉的時候,經受痛苦的時候,神就在他的身邊,雖然他的痛苦没有因着神在他身邊减輕一分,但是神看到了神想要看到的,神聽到了神想要聽到的。約伯所做所行的一幕幕與他所説的字字句句都達到了神的眼中與神的耳中,神聽到了,也看到了,這是事實。約伯在那個時候、那個時期對神的認識、對神心裏的想法其實没有現在的人這麽具體,但是根據當時的背景,神仍然對他所説的作了肯定,那是因着他心裏所想與他的行為,因着他所表現的、所流露的已經達到了神的要求。在約伯經受試煉期間,他心裏所想的、定意該做的讓神看到一個結果,這個結果是神滿意的,隨後神就把試煉挪走了,之後約伯就從苦境中出來了,約伯的試煉從此以後就消失不再有了。因為他已經接受過試煉了,而且在試煉當中站立住了,徹底戰勝了撒但,所以神要名正言順地賜福于他。正如《約伯記》四十二章十節和十二節所記述的,約伯又一次得到了神的賜福,而且比先前更多。這個時候撒但就退去了,不再説什麽了,也不再作什麽了,從此約伯就不再受撒但的攪擾與攻擊,神對約伯的賜福也不再受到撒但的控告。

約伯在神的祝福之中度過後半生

雖然那個時候的賜福僅僅局限于一些牛羊、駱駝、家産等等,但是在神的心裏神要賜福給約伯的遠遠不止這些。在當時有没有記載神要給約伯什麽樣的永遠的應許呢?神對約伯的賜福中没有提到結局,也不涉及結局,不管約伯這個人在神心裏是什麽樣的分量、有什麽樣的地位,總的來説神的祝福是很有分寸的,他没有宣布結局,這意味着什麽?在那個神的計劃還没有進行到要宣布人結局的時候,没作到工作結束的階段,神并不提結局,僅僅賜給人一些物質的祝福。這就是説,約伯的後半生是在神的祝福之中度過的,這是他與其他人的不同之處,相同的是他也會衰老,也會如正常人一樣到有一天告别人世,經上是這樣記載的:「這樣,約伯年紀老邁,日子滿足而死。」(伯42:17)這裏的「日子滿足而死」是什麽意思呢?在神没有宣布結局的時代,神給約伯也定了一個壽數,到壽之後讓他就這樣自然地辭世,在他第二次蒙賜福到他死這段時間,神没有再加增給他任何痛苦,他的死在神那兒看是自然的,也是必然的,是很正常的事,不是一種宣判,也不是一種定罪。約伯在有生之年是敬拜神、敬畏神的人,至于他死了以後有怎樣的結局,神未給出任何的説法,也不作任何的評論。神説話、作事是很有分寸的,他説話、作事的内容與原則是根據他的作工階段、根據他的作工時期。約伯這樣一個人在神心中有一個什麽樣的結局呢?神心裏有没有一個定論呢?肯定有!不過這個是不為人知的,神不想告訴給人,也不打算告訴給人。所以從表面來看約伯就這樣日子滿足而死,這就是約伯的一生。

約伯一生活出的價值

約伯這一生活得有没有價值?他的價值在哪兒呢?為什麽説他活得有價值呢?從人這兒來看他的價值是什麽?從人的角度上來講,他代表神要拯救的人類在撒但面前、在世人面前為神作了一次響亮的見證,他盡到了一個受造之物該盡的本分,為所有的神要拯救的人作了標杆作了模型,讓人類看到人靠着神是完全可以得勝撒但的。在神來看他的價值在哪兒呢?在神那兒看,約伯活着的價值就在于他活着能敬畏神、能敬拜神、能見證神的作為、稱頌神的作為,讓神從他得享安慰,有了可享受之物;在神看,他活着的價值還在于他在有生之年經歷的這次試煉得勝了撒但,為神在撒但面前、在世人面前作了響亮的見證,為神在人類中間得着了榮耀,讓神的心得着安慰,讓神急切的心看到了結果,也看到了希望;他的見證為神在人類經營工作中開創了一個能為神站住見證、能為神羞辱撒但的先例。這些是不是約伯活着的價值呢?他讓神的心得着了安慰,讓神預嘗到了得着榮耀的喜悦,讓神的經營計劃在這兒有了一個完美的開端,而約伯的名字從此成了神得着榮耀的標志,成了人類戰勝撒但的記號。約伯一生的活出與他得勝撒但的偉迹永遠被神看為寶貴,他的完全正直與他對神的敬畏將被後人尊崇、效法,他如一顆無瑕、耀眼的明珠將永遠地被神寶愛,也值得人珍藏!

接下來我們來看看神在律法時代的作工。

四、律法時代的條例

十誡

造祭壇的原則

對待奴僕的條例

偷盗與賠償的條例

守安息年與三個節期

安息日條例

獻祭條例

獻燔祭

獻素祭

獻平安祭

獻贖罪祭

獻贖愆祭

祭司獻祭條例(吩咐亞倫和他的子孫遵守)

祭司獻燔祭

祭司獻素祭

祭司獻贖罪祭

祭司獻贖愆祭

祭司獻平安祭

祭司食祭物的條例

潔净與不潔净的動物(可吃與不可吃的)

婦女産後潔净的條例

檢驗大痲瘋病的標準

痲瘋患者痊愈之條例

染病菌房子得潔净的條例

有關漏症等疾病的條例

每年當守贖罪日一次

宰牛羊的規矩

不可效法外族的惡俗(勿亂骨肉之親等)

民衆當守的條例(「你們要聖潔,因為我耶和華你們的神是聖潔的」)

以子女獻摩洛者要處死

懲奸淫罪犯的條例

祭司當守的規矩(日常行事為人規矩,吃聖物的規矩,獻祭牲的規矩等)

當守的節期(安息日,逾越節,五旬節,贖罪日等)

其他條例(燃燈,禧年,贖地,許願,十輸其一等)

律法時代的條例是神引領全人類的實證

律法時代的這些條例或原則你們都看到了吧?這些條例範圍廣不廣泛?首先講到十誡,然後是怎麽建造祭壇等等條例,接下來是守安息與守三個節期的説法,然後是獻祭的條例。你們看看獻祭都有多少種?有燔祭、素祭、平安祭、贖罪祭等等。之後是祭司獻祭的條例,包括祭司獻燔祭、祭司獻素祭等等各種的獻祭。第八條是祭司食祭物的條例。後面就是人生活當中該遵守的條例了,這裏有關人生活的諸多方面都有規定,如:人可吃與不可吃的條例,婦女産後潔净的條例,痲瘋患者痊愈之條例,在這些條例中連病痛這類事神都説到了,甚至還有宰牛羊的規矩,等等。牛羊是神造的,神讓你怎麽宰你就應該怎麽宰,神的話肯定有道理,按神的規定去行肯定没錯,肯定對人有益處!還有些當守的節期、規矩,如:安息日、逾越節等等神都給出了説法。我們來看最後一條,其他條例:燃燈,禧年,贖地,許願,十輸其一,等等。這些條例中的方方面面涉及的範圍廣不廣泛?首先是涉及到人獻祭的問題,然後還有偷盗、賠償、守安息日……生活當中的細節都涉及到了。就是説,當神開始他的經營計劃正式作工作的時候,他為人制定了好多的條例讓人來守。這些條例就是為了讓人在地上有一個正常的人類生活,這個正常的人類生活離不開神,離不開神的帶領。神先告訴人如何造神的祭壇,如何設立他的祭壇,然後告訴人怎麽獻祭,又規定人如何生活,在生活當中注意哪些、守住哪些,哪些事該做,哪些事不該做,神為人規定得面面俱到,用這些規條、這些條例、這些原則來規範人的行為,帶領人的生活,帶領人走入神的律法之中,帶領人來到神的祭壇前,帶領人有秩序、有規律、有節制地生活在神為人造的萬物其間。神先用這些簡單的條例與原則給人制定一些範圍,好讓人在地上有一個正常的敬拜神的生活,有正常的人類生活,這就是神開始他六千年經營計劃的一些具體内容。這些條例、規定囊括内容很廣泛,是神在律法時代帶領人類的具體項目,它是在律法時代以先的人所必須接受、必須遵守的,是神在律法時代所作工作的記録,也是神帶領全人類、引領全人類的實證。

人類永遠離不開神的教導與供應

在這些條例中看到了神對待工作、對待他的經營、對待人類的態度是嚴肅、認真、謹慎、負責任的。他按照他的步驟一點不差地將他要作的工作作在人類中間,將他要説的一點不差地、一點不漏地告訴給人,讓人看見人不能離開神的帶領,讓人看見神所作所説對人來説是多麽重要。不管人在下一個時代是什麽樣的,總的來説,神在最起初的律法時代就作了這些簡單的工作。在神看,那個時代的人對神、對世界、對人類的概念是很模糊的、很渾濁的,即便是意識裏有一些想法,有一些打算,都不是清晰的,不是正確的,所以人類離不開神對人類的教導、對人類的供應。最起初的人類一無所知,神只有從最淺顯的、最基本的人類生存的原則、生活必須要有的這些條例開始來教導人,把這些東西一點一點地作在人心裏,通過這些話語的規定、通過這些條例讓人對神有逐步的了解,對神的帶領有逐步的領會、理解,對神與人之間的關係有一個基本的概念,達到這些果效之後,神才能一點一點地作以後要作的工作,所以説,律法時代的這些條例與神作的工作是神拯救人類工作的基礎的基礎,是神經營計劃的起步工作。雖然在律法時代的工作之前神對亞當、夏娃或者他的後代也説過一些話,但是那些吩咐與教導都不是這麽系統地、這麽具體地像這樣一條一條地頒布給人,没有形成文字,也没有形成條例。因為那時神的計劃還没有進行到那個地步,神只有帶領人走到這個地步才能開始談律法時代的這些條例,開始讓人執行律法時代的這些條例,這個過程是必須的,這個結果也是必然的。這些簡單的規條、條例讓人看見了神經營工作的步驟,看見了神在經營計劃中流露出來的神的智慧。神知道用什麽樣的内容、用什麽樣的方式開始,用什麽樣的方式繼續,用什麽樣的方式結尾才能够得着一班見證他的人、得着一班能够與他同心合意的人;他知道人裏面具備什麽,知道人裏面缺少什麽,他知道該供應人什麽,知道該怎樣帶領人,他也知道人該做哪些事,不該做哪些事。人就像木偶一樣,儘管人對神的心意没有了解,但人還是身不由己地隨着神經營工作的步驟一步一步地被帶領到現在。在神心裏作哪件事都不是稀裏糊塗的,在神心裏有一個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計劃,他按着他的步驟、按着他的計劃由淺入深地來作他自己要作的工作。儘管這之後的工作没有提前預示給人,但是他接下來的工作仍然是嚴格地按着他的計劃去繼續進行、開展的,這是神的所有所是的彰顯,也是神的權柄。他無論按着他的經營計劃作哪一步工作,他的性情、他的實質都代表着他自己,這是一點不差的。無論在什麽時代,無論在哪一個步驟的作工中,他愛什麽樣的人,他恨惡什麽樣的人,他的性情與他的所有所是是永遠都不會變的。儘管人看到神在律法時代的作工中規定的這些條例與原則拿到現在來看是很淺、很簡單的,而且是人容易理解不難做到的,但是這其中仍然有神的智慧,仍然有神的性情與所有所是包含在其中,因為在這些看似簡單的條例中發表出了神對人類的責任與顧念,也發表了神心思極其細膩的實質,讓人真正能體會到神主宰着萬有、萬有盡在神手中掌管的這一事實。人類無論掌握了多少知識,明白了多少道理、多少奥秘,在神那兒看都不能代替神對人類的供應與帶領,人類永遠離不開神的引導,也離不開神的親自作工,這是神與人類密不可分的關係。無論神給你的是一個誡命也好、一個條例也好,或者神供應你真理來讓你明白他的心意,神不管怎麽作目的都是為了要帶領人走向美好的明天。神所發表的所有話語、神作的這些工作都是神實質的一方面流露,是他性情、是他智慧的一方面流露,是他經營計劃中必不可少的步驟,這是不容忽視的!無論神怎麽作都有神的心意在其中,神不怕人説三道四,也不怕人對他有任何的觀念想法,他只是按着他的經營計劃不受任何人、事、物的轄制來作着他的工作,繼續着他的經營。

好了,今天就説到這兒吧,再見!

二〇一三年十一月九日

上一篇: 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一

下一篇: 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三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第二十五篇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我們的神作王了!全能神脚登橄欖山,何等佳美!聽啊!我們守望之人的聲音,我們揚起聲來一同歌唱,因為神歸回錫安。我們親眼看見耶路撒冷的荒場啊!發起歡聲一同歌唱,因為神安慰了我們,救贖了耶路撒冷,神在萬國眼前露出了聖臂,神的真體出現了!地極的人都看見我們神…

體貼神心意達到被成全

你越體貼神的心意越有負擔,你越有負擔經歷越豐富。當你體貼神的心意時,神把這個負擔加給你,那神就要在托付你的事上開啓你,當神加給你這個負擔時,你吃喝神話時就注重這方面的真理。如果你對弟兄姊妹的生命情形有負擔,這是神托付給你的負擔,那你平時禱告總帶這個負擔禱告。神所作的加在你身上了,…

第二十二篇結合第二十三篇

現在所有的人都願意摸神的心意,都願意認識神的性情,但誰也不知是什麽原因,為什麽不能隨從己意,為什麽心總是背叛己,想達到却又不能。因此,所有的人都處于又一次的悲痛欲絶之中,但又害怕,矛盾的心情無法表達,只好是垂頭喪氣,心裏總琢磨:莫非神不開啓我?莫非神暗自把我丢弃了?可能其他人都行…

聖靈的作工與撒但的作工

怎麽摸靈裏的細節?聖靈在人身上怎麽作?撒但在人身上怎麽作?邪靈在人身上怎麽作?有哪些表現?遇到一件事,這事是否是出于聖靈的,你該順服還是該背叛?在人的實際實行當中有許多人意的東西出來了還總認為是出于聖靈,有些是出于邪靈的還總認為是出于聖靈,有時聖靈在裏面引導又怕是出于撒但的,不敢…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