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末世基督全能神經典話語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0個搜索結果

沒有相關的搜索結果

八 神揭示撒但怎樣敗壞人類與撒但邪惡實質的話語

1 當初造亞當、造夏娃,又造了一條蛇,萬物當中,蛇是最毒的一種東西,它身上有毒素,撒但就藉著它的毒素而來利用它,是它引誘夏娃犯的罪,夏娃犯罪之後亞當也犯罪了,他倆也就會分別善惡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當知道全人類是如何發展到今天的》

2 再講「蛇對女人的引誘」。蛇是誰呀?(撒但。)撒但,這是在神的六千年經營計劃當中扮演襯托物的一個角色……通過撒但的言行舉止來看它是怎麼作的,它是怎麼敗壞人類的,它有什麼樣的本性,它的嘴臉是什麼樣的。那女人對蛇說了一句什麼樣的話呢?女人把耶和華神對她說的話告訴了蛇,女人說這一句話,她確不確定神對她所說的話的正確性呢?確定不了,是吧?對於一個剛剛被造的人來說,她沒有分辨善惡的能力,也沒有對任何事物的認知能力,從她與蛇說的這一句話來看,在她心裡是不能肯定神說的話是對的,她是一個這樣的態度。所以,當蛇看到女人對神的話沒有確定的態度的時候,蛇說了:「你們不一定死,因為神知道,你們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們便如神能知道善惡。」這話有沒有毛病?當你們讀完這一句話,你們有沒有感覺到蛇的存心哪?蛇有什麼樣的存心?(誘惑人,讓人犯罪。)它想誘惑這個女人,讓她別聽神的話,但是它沒直接說,所以說它很狡猾。它用一種圓滑的方式表達它的意思,然後達到它內心人看不到的存心目的,這就是蛇的狡猾之處。撒但向來都是這麼說話,這麼做事。它說「不一定」,它這話也不肯定,但是對於這個無知的女人來說,聽完這話她的心就動了,蛇就高興了,它這句話起到作用了,這就是蛇的狡猾用心。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四》

3 沒有地的時候,在天上天使長是最大的一個天使,轄管天上所有的天使,這是神給他的權柄,除了神以外,他是天使中最大的一個。後來一造人類,天使長又在地上作了更大的背叛神的事,說它背叛是因它要管理人類,它要超乎神的權柄。就是它引誘夏娃犯罪的,因它要在地上另立王國,讓人背叛神而聽從它的。它一看有許多物都能聽它的,天使也聽它的,地上的人也都聽它的,地上的飛禽走獸、樹木、森林、山河萬物都歸人管,就是歸亞當、夏娃管,而亞當、夏娃聽它的,從此,它便想超乎神的權柄,想背叛神,後來又領了眾多的天使背叛神,它們成了各種各樣的污鬼。人類發展到今天,那還不是天使長敗壞的?是因它背叛了神,又敗壞了人類,所以人類才像今天這樣。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當知道全人類是如何發展到今天的》

4 生在如此污穢之地的人嚴重地受到社會的傳染,受到封建禮教的薰陶,受到「高等學府」的教育,落後的思想,敗壞的道德,低劣的人生觀,卑鄙的處世哲學,毫無價值的生存,低賤的風俗與生活,這些東西都嚴重地侵擾著人的心,嚴重地破壞著人的良心,打擊著人的良心,因而人離神越來越遠,人越來越抵擋神。人的性情變得一天比一天毒辣,根本沒有一個人能為神甘心捨棄,沒有一個人能甘心順服神,更沒有一個人能甘心尋求神的顯現,而是在撒但的權下盡情地尋歡作樂,在污泥之地盡情地敗壞著自己的肉體。活在黑暗之中的人即使聽到真理也無心思去實行,看見神已顯現也無心思去尋求,這樣一個墮落的人類哪有一點拯救的餘地呢?這樣一個腐朽的人類怎能活在光中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性情不變化就是與神為敵》

5 自從人類有了社會科學以來,科學與知識就佔據了人類的心靈,進而科學與知識就成了統治人類的工具,使得人類沒有足夠的空間去敬拜神,沒有更多的有利條件去敬拜神,神在整個人類心中的地位越來越下滑。人類的心中沒有神作地位的世界是黑暗的,是沒有期盼的,是虛空的。隨之而來,許多社會科學家、歷史學家、政治家興起來發表他們的社會科學論、人類進化論等等這些與神創造人類的真理而相違背的論調來充實人類的頭腦與心靈。這樣,相信神創造萬有的人越來越少,而相信進化論的人越來越多。越來越多的人把神作工的記錄與神在舊約時代的說話當作神話傳說對待,神的尊嚴與神的偉大在人的心中淡漠了,神的存在與神主宰萬有的信條在人的心中淡漠了,人類的存亡與國家民族的命運對人來說已經不重要了,人類都活在吃喝玩樂的虛空世界之中……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

6 撒但就是以科學的名義滿足人的好奇心,滿足人對科學的探索、對奧祕的探索,也以科學的名義滿足人的物質需求,滿足人對生活品質不斷地提高的要求,撒但就是以這個名義來用科學這樣的方式敗壞人。撒但用科學這種方式敗壞的僅僅是人的思想、人的頭腦嗎?從我們看到的、我們接觸到的周圍的人事物中看,撒但還用科學敗壞了什麼?(自然環境。)你們說的對,看來你們也深受其害,也深有體會。撒但除了用科學的各種定論、結論來迷惑人之外,還用科學的手段對神賜給人的生存環境進行大肆地破壞與開發。它的說辭就是,如果人研究科學,那麼人的生存環境就會越來越好,人的生活水平就會不斷地提高,而且發展科學就是為了迎合人日益增長的物質需求與人對生活品質不斷地提高的需求,如果不這樣的話,那你發展科學幹什麼?這就是撒但發展科學的理論根據。但是科學給人類帶來的是什麼呢?我們接觸到的環境包括什麼?人類呼吸的空氣是不是被污染了?我們飲用的水還是真正的純淨水嗎?(不是。)那我們吃的食物還是天然的嗎?大多數是化肥栽種與改良基因培植出來的,還有各種科學的方式變種出來的。就連我們吃的蔬菜、水果都已經不是天然的了,人現在想要吃一個純天然的雞蛋都很不容易,雞蛋都不是雞蛋原來的味道了,已經被撒但所謂的科學加工過了。從大的方面來看,整個空間的空氣都被破壞、污染了,山川、湖泊、森林、河流、海洋,地上的、地下的,都被所謂的科學的成果糟蹋了,就是神賜給人類的整個生態環境、生存環境已經被所謂的科學糟蹋了,斷送了。儘管有許多人所追求的生活質量、生活品質達到了人預期所要達到的,滿足了人的慾望,滿足了人的肉體,但是實質上人所生存的環境都被科學所帶來的各種「成果」給破壞了,給糟蹋了,我們現在連在室外呼吸一口乾乾淨淨的空氣這樣的權利都沒有,這是不是人類的悲哀?人活在這個生存空間還有幸福可言嗎?人活在這樣的空間,本來這個生存環境從起初開始就是神給人造的,人所飲用的水,人所呼吸的空氣,人所吃的食物,植物,樹木,以至於海洋,這樣的一個生存環境都是神賜給人的,它是天然的,是按照神所定的一個自然規律運轉的,如果沒有科學,按照神的方式,神賜給人的,人能享受得到的,本來人就很幸福,人能享受到最原始的每一樣東西,但是現在這一切都被撒但破壞了,糟蹋了,人基本的生存空間已經不是最原始的了。但是,這樣的後果是什麼導致的,這樣的後果是怎麼造成的,沒有人能認識到,而且更多的人用撒但灌輸給人的思想來領會科學,來對待科學,這是不是很可惡又很可憐呢?現在撒但把人生存的空間、生存的環境敗壞成這樣,人類就這樣發展下去,在地球上這個人類還用神親手來毀滅嗎?人類如果就這樣發展下去會走向何方呢?在人貪婪地追求名和利的同時,人類不斷地對科學進行探索,進行深入研究,然後不斷地滿足自己對物質的需求與慾望,給人帶來的後果是什麼?首先,生態平衡沒有了,與此同時,人類的五臟六腑都被這樣的環境所玷污、所損害,各種傳染病、瘟疫到處蔓延,這是人現在所控制不了的局面了,是不是這樣?你們現在在明白這些事的基礎上能不能認識到,如果人類不跟隨神,一直就這樣跟隨撒但,用知識來不斷地充實自己,用科學來不斷地探索人生的未來,用這樣的方式生存下去,人類自然的結局是什麼?(滅亡。)就是滅亡——一步一步地走向滅亡,一步一步地走向滅亡!現在看來,科學就是撒但給人調配好的一種迷魂湯,讓你們在雲裡霧裡去分辨一種事物,怎麼看也看不清,怎麼摸也摸不著,但是撒但還用科學這樣的名義來吊著你的胃口,來牽著你的鼻子走,讓你一步一步走向深淵,走向死亡。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

7 這裡所說的知識到底是什麼?是不是撒但在人學習知識的過程當中讓人明白的撒但灌輸給人的生存法則?是不是撒但灌輸給人的人生的「遠大理想」,比如說偉人的思想,名人的操守,英雄人物的英雄氣概,那些武俠小說當中俠客、劍客的俠骨柔腸呢?(是。)這些思想影響著一代又一代的人,也讓一代又一代的人接受這些思想,為這些思想而生存,而追求,不斷地追求,這就是撒但用知識敗壞人的方式、途徑。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

8 撒但在人所謂的知識當中灌輸了不少撒但的處世哲學、撒但的思想,灌輸這些東西的同時,讓人藉著這些思想、藉著這些哲學、藉著這些觀點來否認神的存在,否認神主宰萬有、主宰人的命運,所以當人越學知識、越掌握知識的時候,人就對神的存在感覺模糊了,甚至感覺不到神的存在了。因為撒但在人裡面加入了一些觀點、觀念,給人一些思想,撒但把這些思想加入到人裡面的同時,人是不是就被敗壞了?(是。)那現在人憑著什麼活著?是不是真的憑這些知識活著呢?不是,人是憑著這些知識裡所隱藏的撒但的思想、觀點與哲學活著,這是撒但敗壞人的一個核心所在,這是它敗壞人的目的、方式。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五》

9 撒但以知識為誘餌,聽清楚了,只是一種誘餌,讓人「好好學習,天天向上」,讓人用知識作為武器來武裝自己,然後好用知識去開啟科學的大門,就是你學的知識多了你就會明白更多,這些都是撒但告訴給人的。撒但也告訴人,讓人學知識的同時也讓人樹立遠大的理想,有抱負,有理想。在人不知不覺的情況下,撒但給人輸送了不少這樣的信息,讓人在毫無意識的情況下覺得這些東西是對的,是對人有益處的,人就不知不覺走上了這樣的道路,不知不覺被自己的理想與抱負牽引著往前走。這樣一步一步,不知不覺人就在撒但所給人的知識裡學習了偉人、名人的思想,也學習了一些人所認為的英雄的一樣一樣的事蹟。撒但在這些「英雄」的事蹟裡對人倡導的是什麼,要灌輸給人的是什麼?人要愛國,有民族氣節,有英雄氣概。在一些歷史故事當中,在一些英雄人物傳記裡,人學到了什麼?講義氣,為哥們兒、為朋友兩肋插刀。在這些撒但的知識中,人不知不覺學到了很多非正面的東西,不知不覺當中,在人幼小的心靈當中種下了一些撒但為人預備好的種子,這個種子讓人感覺人應該做偉人,人應該做名人,人應該做英雄,做愛國的人,做愛家的人,做為朋友兩肋插刀講義氣的人。在撒但的誘導當中,人不知不覺就走上了撒但為人預備的道路。在這個期間,撒但強迫人接受了撒但的生存法則,人也不知不覺地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產生了自己的生存法則,就是撒但強迫灌輸給人的撒但的生存法則,撒但讓人在學習的過程當中樹立自己的目標,確定自己的生存目標、生存法則、生存方向,給你灌輸一些撒但的東西,利用故事也好,利用傳記也好,利用各種方式讓人一點一點上鉤。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

10 撒但在人學習知識的過程當中,借用各種方式,用講解故事也好,或者單純的一項知識也好,或者是讓人滿足自己的慾望也好,滿足自己的理想也好,它到底要把你帶到什麼道路上?在人看,學習知識沒有什麼可指責的,是理所應當的,說得好聽點,樹立遠大的理想,有抱負,這叫有志氣,這應該是人生正確的道路,如果能實現自己的理想,能在一生當中幹出一番事業,這樣活得不是更輝煌嗎?這樣不但能光宗耀祖,也可能還能流芳百世,這是不是好事呀?在世人的眼光來看,這是好事,這應該是正當的,也應該是正面的,但是在撒但的險惡用心當中,它僅僅是把人帶到這樣的路上就完事了嗎?肯定不是。實際上,不管人的理想有多遠大,不管人的願望有多現實、多正當,人所要實現的,人所要追求的離不開兩個字,這兩個字在人的一生當中對每一個人都是至關重要的,這就是撒但要灌輸給人的東西。哪兩個字呢?那就是「名」和「利」。撒但用一種很溫和的方式,很合人觀念的方式,不是很激進的方式,讓人在不知不覺當中接受了撒但的生存方式、生存法則,建立了人生目標,建立了人生的方向,也不知不覺有了人生的理想,這個人生的理想不管外表的說辭是多麼冠冕堂皇,但是都離不開「名」和「利」。任何的偉人,任何的名人,包括所有的人,一生所追隨的只有這兩個字——「名」和「利」。在人看,有了名和利,人就有了享受榮華富貴、享受人生的本錢;有了名和利,人就有了尋歡作樂、肆無忌憚地享受肉體的本錢。為了人所要的名和利,人心甘情願地、不知不覺地就把自己的身、心以至於自己的一切,自己的前途、自己的命運都交給了撒但,實實在在地,從來沒有疑惑過,也從來不知索回自己的所有。當人能對撒但有這樣的投靠與忠心之後,人還能自己控制自己嗎?肯定不能了,人就徹徹底底地被撒但控制了,人也就徹徹底底地陷在了這泥潭當中不能自拔。人一旦陷在名和利裡,人就不再去找尋什麼是光明,什麼是正義,什麼是美善的東西,因為名和利對人來說誘惑太大,是人一生甚至永遠都追求不完的東西,這是不是實情?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

11 撒但用名和利來控制人的思想,讓人的思想只想著名和利,為名利奮鬥,為名利吃苦,為名利忍辱負重,為名利犧牲自己的一切,為名利作出任何的判斷或者決定。這樣,撒但就給人戴上了一個無形的枷鎖,這個枷鎖戴在人身上,人沒有能力去掙脫,也沒有勇氣去掙脫,人就不知不覺地在戴著枷鎖的情況下一步一步艱難地往前走。為著這個「名」和「利」,人類就遠離神、背叛神,就變得越來越邪惡,就這樣,一代又一代的人被毀在了撒但的名和利當中。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

12 撒但在民間或者是在歷史書中杜撰、編造了許多的故事,讓人對傳統文化或者迷信當中的人物有了深刻的印象,比如中國的八仙過海、唐僧取經,還有玉皇大帝、哪吒鬧海、封神榜……這些是不是都深入人心?有些人即便不知道細節也知道大概,這個大概內容就扎在你心裡,扎在你的腦海裡,你沒法忘掉。這些都是撒但為人早就設置好的,在不同的時期散佈出來的各種撒但的思想或者是傳奇故事,這些東西直接侵害、腐蝕人的靈魂,也帶人進入一個又一個的魔咒當中。就是說,你一旦接受了這些傳統文化、故事或者從迷信來的東西,這些東西一旦裝在你的腦子裡,一旦扎在你的心裡,你就好像入了魔咒一樣,就是你被這些文化、這些思想還有這些傳統故事所纏繞著,所影響著,它影響著你的生活,影響著你的人生觀,也影響著你對事物的判斷,更影響你追求真正的人生道路,這就是魔咒,讓你甩也甩不開,讓你砍也砍不斷,讓你打也打不掉。而且當人不知不覺進了這樣的魔咒之後,人不知不覺就敬拜上了撒但,心裡就樹立了撒但的形象,就是把撒但當成了自己的偶像,當成了自己所崇拜、所仰望的對象,甚至把它當成了神。不知不覺這些東西在人心裡控制著人的言行,而且由一開始你把這些故事或者傳說當成是假的,到不知不覺你認可了這些故事的存在,把它當成真實的人物、真實的存在對象,在這個不知不覺當中,你下意識地接受著這些思想,接受著這些東西的存在,也下意識地把魔鬼、把撒但、把偶像接到了自己的家,接到了自己的心裡,這就是魔咒。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

13 撒但怎麼用迷信來敗壞人?人知道的這些占卜啊,看相啊,算命啊,都是為了知道以後運勢如何,知道人前面所走的路是怎麼樣的,那這些人所想知道的到底在誰的手中掌握著?(神。)在神的手中掌握著。而撒但想借用這種方式讓人知道什麼?它想借用看相、算命的方式告訴人它知道人前面的運勢,告訴人它知道、它掌管著這一切。它想藉著這個機會用這個方式來控制人,好讓人對它迷信,言聽計從。……那撒但的這種行為能不能說是無恥呢?(能。)為什麼這麼說?它這是詐騙的手段,欺騙的手段。撒但厚顏無恥,讓人誤認為它掌管著人的一切,誤認為它擺佈著人的命運,讓無知的人對它言聽計從,它只說兩三句話就把人騙矇了,人矇了之後就對它俯首稱臣了。那撒但用什麼樣的方式、說哪些話讓你相信了它呢?比如說,你還沒告訴它你家幾口人,它就說出你家有幾口人,你父母、兒女多大年齡。在你開始疑惑、不相信的情況下,一聽這話是不是加了幾分相信了?緊接著它就說你最近工作怎麼不順,上司總不賞識你,總針對你……然後你一聽,可不是嘛,最近是不順。這是不是又相信了?緊接著它又說一些話來迷惑你,讓你更加相信它。就這樣一點一點地,你就不由自主地再也無力去反抗、去疑惑它了。撒但僅僅用一些小的伎倆,甚至是小兒科的作法就把你迷惑了,把你迷惑的同時,讓你找不著方向,讓你不知所措,讓你對它言聽計從,這就是撒但以一種「高明」的敗壞人的方式,讓你不知不覺地就上了鉤,就被引誘。它先告訴你一點人想像當中認為的好的東西,然後再告訴你以後怎麼怎麼做,避開哪些,你不知不覺就上道了,這一上道你這個人就麻煩了,你時時想起它的話,時時想起它讓你做的,不知不覺就被它佔有了。……這是不是撒但敗壞人的一種方式?(是。)人都是在不知不覺當中被撒但的各種作法一點一點引誘,一點一點欺騙,因為人沒有分辨正面事物與反面事物的能力,人沒有這個身量,沒有得勝撒但的能力。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五》

14 而那些拜偶像的、拜假神的天天活在撒但的捆綁之中,被各種清規戒律束縛,今天禁忌這個,明天禁忌那個,活著沒有一點自由,像是披枷戴鎖的囚犯,沒有任何快樂可言。「禁忌」代表什麼?代表束縛,代表捆綁,代表邪惡!人一旦拜了偶像就是拜了假神、拜了邪靈,禁忌就跟著來了,這個也不能吃,那個也不能吃,今天不能出門,明天不能上灶,後天不能搬遷,婚喪嫁娶都得選日子,甚至生孩子也得選日子,這些叫什麼?這些就是禁忌,就是對人的捆綁,就是撒但邪靈控制人、束縛人心靈與肉體的枷鎖。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三》

15 撒但在這些傳統節日的背後灌輸給人一些東西,這些東西是什麼?讓人別忘了祖宗,這是不是一項?比如清明節掃墓的時候去祭祖,讓人別忘了祖宗。比如說端午節,讓人別忘了愛國。八月十五呢?(家人團聚。)家人團聚這個背景是什麼?為什麼要團聚呢?情感溝通、聯繫。當然,過除夕、過十五都有不少說法。所有的這些說法都是撒但灌輸給人的一種撒但的哲學、撒但的思想,灌輸給人讓人遠離神,讓人不知道有神才好呢,讓人不是祭拜祖宗就是祭拜撒但,再不就是為了人的肉體吃喝玩樂。在人紀念各個節日的時候,在人的內心深處不知不覺種下了這些撒但思想觀點的東西……它用各種方式,以各種名目來控制你,來要挾你,來捆綁你,以至於讓你恍恍惚惚,讓你向它屈服,讓你就範,這就是撒但敗壞人的方式。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五》

16 就人所搞的那些迷信活動神最恨惡,現在有許多人仍是放不下,認為那些迷信活動是神所命定好的,到今天仍沒有脫乾淨,像年輕人所操辦的婚宴或嫁妝,什麼禮錢酒宴這一類喜事的說法、講法,流傳下來的古語,為死人、為喪事所操辦的一切無意義的迷信活動更叫神厭憎,就是禮拜日(包括宗教界所守的安息日)也叫神厭憎,人中間的人情來往、世俗交際更叫神厭棄,就是眾所周知的「年」「聖誕節」也並非是神的命定,更何況在節日期間的擺設、玩物(對聯、年糕、鞭炮、燈籠、聖誕禮物、聖誕歡聚、聖餐)不都是人心目中的偶像嗎?安息日的掰餅,葡萄酒,細麻衣,這些更是偶像,像在中國流傳的各種傳統節日「二月二」「端午節」「八月十五」「臘八」「陽曆年」,宗教界的「復活節」「受浸紀念日」「耶穌誕生日」,等等這些毫無道理的節日,都是古往今來很多人編排流傳下來的,與神造的人類格格不入,是人豐富的想像,人的「巧妙的構思」才流傳至今,似乎沒有一點破綻,其實,都是撒但捉弄人的把戲。越是在撒但群居的地方,越是陳舊、落後的地方,封建陋俗越是嚴重,就這些東西將人捆得結結實實,根本沒有活動的餘地。似乎在宗教界有許多節日是獨具匠心,似乎與神的作工能牽線搭橋,豈不知都是撒但捆綁人認識神的無形的繩索,是撒但的詭計。其實神的一步工作結束之後,早將他當代的用具、當代的「風格」一毀了之,不留任何痕跡,而那些「虔誠的信徒」仍在敬拜那些有形有像的物質的東西,把神的所有卻扔在腦後,不作研究,似乎對神滿有愛心,豈不知人早將神攆出家門之外,而將「撒但」供奉在桌上。「耶穌的畫像」「十字架」「馬利亞」以至於「耶穌的受浸」「耶穌的晚餐」這些,人都把它們當作「天主」來敬拜,而且還口口聲聲喊著「父神」,這不都是笑話嗎?到今天,在人中間流傳下來許多類似的說法、作法令神厭憎,嚴重地攔阻了神前面的道路,以至於對人的進入更是極大的損失。不說撒但將人敗壞到什麼程度,就人裡面的「常受定律」「勞倫斯的經歷」「倪柝聲概論」「保羅的作工」已將人裡面佔得滿滿登登,神在人的身上根本無從插手作工,因為人裡面的「個人主義」「定律」「法則」「規章」「制度」這些東西太多,就這些東西加上人的封建迷信色彩已將人擄掠,將人侵吞,似乎人的想法是一部動人的彩色神話故事片,雲裡來霧裡去,想像得無不扣人心弦,叫人都目瞪口呆。說實在話,今天神來了作工主要就是對付、打消人的這些迷信色彩,將人的精神風貌改換一新,神的工作不是人繼承祖宗幾代人的遺傳而走到今天的,而是神自己親自開頭,神自己親自結束,用不著繼承某一個屬靈偉人的遺傳,或繼承神作的某一個時代中一項具有代表性意義的事,這些都無需人操心,神便在今天有了別具一格的說話、作工,何必讓人「費心」呢?人若在今天的流裡繼承著「先祖」的遺傳來走今天的路,那就走不到路終,神對人的這一作法非常反感,猶如恨惡世上的年月日一樣。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 三》

17 「有錢能使鬼推磨」,這是不是潮流?這比你們說的時裝、美食那些潮流厲不厲害?「有錢能使鬼推磨」,這是撒但的哲學,在人類當中,在任何一個社會當中,這句話都很盛行,能說成是潮流,因為這句話灌輸在每一個人的心裡,裝在每一個人的心裡。人從一開始不接受到人聽著習以為常,以至於當自己接觸現實生活的時候,人逐漸默認了這句話,認可了這句話的存在,到最後自己同意了這句話的存在……那撒但用這樣的潮流敗壞給人的東西在人身上都有哪些表現呢?你們是不是認為在這個世界上沒有錢活不下去,沒有錢日子一天也過不下去呢?人有多少錢地位就多高,人有多少錢就多尊貴,沒錢的人腰板就不硬,有錢的人地位也高了,腰板也硬了,說話也可以大聲了,可以囂張地活著了。這句話、這個潮流帶給人的是什麼呢?好多人是不是為了掙錢不惜一切代價呢?好多人是不是為了得到更多的錢而失去尊嚴、失去人格呢?更有好多的人是不是為了掙錢而失去了盡本分的機會,失去了跟隨神的機會呢?這些對人來說是不是損失呢?(是。)那撒但用這樣的方式,用這一句話就把人敗壞到這個程度,撒但的用心是不是險惡啊?這招是不是很惡毒啊?就流行這麼一句話,從你一開始對這句話不以為然到你認為這句話是真理為止,你這個人的心就徹底被它奪去了,所以說你也不由自主地為著這一句話去活著。你已經被這一句話影響到了什麼程度呢?知道是真道,知道是真理,你也無力去追求了,明明知道是神的話,你也不願付代價,不願意受苦為此而付出了,而是寧願犧牲自己的前途命運來與神對抗到底,不管神怎麼說,不管神怎麼作,不管你了解到的神的愛對你有多深,對你有多大,你還是一意孤行地為這一句話而付出。就是說,這句話已經左右了你的行為,左右了你的思想,你寧可被這一句話左右你的命運,也不願意放下這一切。人能這麼做,人能被這一句話左右,被這一句話擺佈,這是不是撒但敗壞人達到果效了?這是不是撒但的哲學、撒但的敗壞性情在你心裡扎根了?你這麼做,撒但是不是達到目的了?(是。)那撒但這麼敗壞人你看見了嗎?你感覺到了嗎?(沒有。)你沒有看到,也沒有感覺到。在這兒你看沒看見撒但的邪惡?撒但敗壞人無時不在、無處不在,讓人防不勝防,讓人身不由己,在你不知不覺的情況下,讓你在沒有任何意識的情況下就接受了它的思想,接受了它的觀點,也接受了從它來的邪惡的東西,而人接受完之後還不以為然,還把它抱著當寶貝一樣寶愛,任由它擺佈,任由它玩弄,人就這樣被撒但敗壞得越來越深。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五》

18 撒但用這一個一個的社會潮流敗壞人的什麼?(良心、理智、人性、道德,還有生存觀點。)是不是讓人逐漸墮落呢?撒但用這個社會潮流將人一步一步地引向魔窟,讓人在社會潮流當中不知不覺地崇尚金錢、崇尚物慾,也崇尚邪惡、崇尚暴力,這些東西一旦入了人的心,人就變成了什麼?人就變成魔鬼撒但了!因為在人的心裡,人的心理取向是什麼?人崇尚什麼了?人開始喜愛邪惡,喜愛暴力,人不喜歡美善,更不喜歡和平,人不願在正常的人性裡過平淡的日子,而是想享受榮華富貴,享受肉體,竭盡全力去滿足自己的肉體,沒有任何的限制,也沒有任何的捆綁,就是為所欲為。那人一旦陷入了這樣的潮流,你所學的知識能不能幫助你解脫啊?你所知道的傳統文化與迷信能不能幫助你擺脫這樣的困境啊?人所了解的傳統道德、傳統禮儀能不能幫助人有所收斂呢?比如說《三字經》,能不能幫助人從潮流裡拔出腳來?(不能。)這樣,人變得越來越邪惡,越來越狂妄,越來越目中無人,越來越自私,越來越惡毒。人與人之間沒有了情義,與親人之間沒有了愛,與親戚朋友之間也沒有了理解,人與人之間充滿了暴力。每一個人都想用暴力的手段、暴力的方式活在人中間,用暴力的方式搶奪自己的飯碗,用暴力的方式奪得自己的地位,用暴力的方式獲取自己的利益,用暴力的方式、用邪惡的方式做自己想做的任何一件事,這個人類是不是很可怕了?(是。)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

19 撒但敗壞人的手段主要有六種。

第一是控制脅迫。就是撒但千方百計地控制你的心。「脅迫」是什麼意思?就是用威脅強迫的方式讓你聽它的,讓你想到一些後果,你害怕,你不敢違抗它,然後你就就範了。

第二是欺瞞哄騙。「欺瞞哄騙」指什麼?撒但編一些傳說、謊言來騙你,讓你相信那些謊言,而它從來不告訴你人是神造的,它也不直接告訴你說你不是神造的,它提都不提「神」這個字,就用另外一種東西代替,然後用這個東西來迷惑你,讓你根本就不知道有神的存在。當然這個「騙」包括好多方面,不是僅僅這一個方面。

第三是強行灌輸。灌輸什麼東西?強行灌輸是在人有選擇的情況下嗎?人是同意還是不同意?(不同意。)你不同意也沒辦法,就是在你不知情的情況下,它就給你灌進去了,灌輸了撒但的思想、撒但的生存法則與撒但的實質。

第四是威逼利誘。就是撒但使用各種手段讓你接受它、跟隨它、為它效力,為達到它的目的不擇手段,有時給你小恩小惠,還引誘你犯罪,你不跟它走它就整你、治你,它會利用各種方式打擊你,陷害你。

第五是迷惑麻痺。「迷惑麻痺」就是撒但弄一些好聽的、合人觀念的言論、思想,好像是為人的肉體著想,為人的生活、前途著想,實際上是讓你上當受騙,之後就麻痺你,讓你不知道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人不知不覺就上當了,就被控制了。

第六是摧殘身心。撒但摧殘人的什麼呀?(心靈,全人。)撒但摧殘人的心靈,讓你無力抗拒,就是讓你的心一點一點不由自己地就倒向它了。它天天灌輸你這些東西,天天用這些思想文化去影響你、薰陶你,讓你的意志一點一點就被摧垮了,你再也不想做好人了,你再也不想站住你所謂的正義了,不知不覺你就沒有逆流而上的毅力了,而是順流而下了。「摧殘」就是把人折磨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然後它就藉機吞吃。

撒但敗壞人的這些手段當中的每一樣都讓人無力反抗,任何一樣都能治人於死地。就是說,撒但做的任何一樣、任何一種手段都能讓你墮落,都能讓你被撒但控制,都能讓你陷在罪惡的泥潭裡,這是撒但敗壞人的手段。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

20 歷時幾千年的古文化歷史知識將人的思想觀念、精神風貌封閉得滴水不漏,戶樞不蠹。人生活在十八層地獄裡,猶如被神打入地牢一樣,永不見光,封建思想已將人壓制得喘不過氣來,人都窒息了,毫無一點反抗之力,只是默默地忍著,忍著……從未有一個人敢為正義、公平而奮鬥、站立,只是在封建主教的牽打捶罵中過著豬狗不如的生活,年復一年,日復一日,人從來沒想起來找著神而享受人間的快樂,似乎人被擊打得猶如秋後的落葉一樣,枯萎、黃瘦,人早已喪失了記憶,無可奈何地生活在稱為人間的地獄裡,等待著末日的到來,好將其與地獄同歸於盡,似乎人所盼望的末日是人的「安享」之日。封建禮教將人的生活帶入了「陰間」之中,使人更無反抗之力,種種壓迫使人一步一步墜落陰間,離神越來越遠,到今天人與神已是素不相識……古文化知識將人從神的面前悄悄偷走交給了魔王及其魔王的子孫,「四書五經」將人的思想觀念又帶入了另一個悖逆的時代,使人更加崇拜「書經」的編者,從而對神的觀念又加重一層,不知不覺,魔王將人心中的神無情地趕了出去,自己卻洋洋自得地佔據了人的心靈,從此人便有了醜惡的靈魂,也有了魔王的嘴臉,對神的仇恨已是滿了胸腔,魔王的惡毒一天天在人裡面蔓延,將人全部都吞了下去,人再也沒有一點自由,無法擺脫魔王的糾纏,只好就地被擒,向其投降歸服在其面前。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 七》

21 在人幼小的心靈裡早就種下「無神論」的瘤種,教育人「學科學、學技術,實現四個現代化,世上根本沒有神」這些謬理,而且還口口聲聲喊著「靠我們辛勤的勞動來締造美麗的家園」,讓所有的人都從小做起,準備報效祖國,無意之中將人帶到了它的面前,把功勞(指神手托著整個人類的功勞)毫不遲疑地安在自己頭上,但從來也不覺羞恥,從來不覺著有羞恥之感,而且還恬不知恥地將神的百姓搶回其家中,而自己卻如老鼠一樣「蹦」在桌子頂上,讓人把它當作「神」來敬拜,這等亡命之徒!嘴裡喊著「世上根本沒有神,風是自然規律的變化,雨是霧氣遇冷凝結的小水珠而落在地上,地震是地形變遷而造成的地帶的震動,乾旱是太陽表面的核子破裂而引起的空氣乾燥,是自然現象,哪有神的作為?」等等這些駭人聽聞的醜聞,更有人喊著說「人是古代類人猿進化而來的,現在的世界是大約億萬年前的原始社會更替而來的,國家的興盛敗亡是人民的雙手決定的」等等這類不可啟齒的說法,背後又讓人將自己倒掛在牆上,放在桌上而供奉、敬拜,在喊著「沒有神」的同時自己卻把自己當作神,「毫不客氣」地將神推出地界,自己卻站在神的位上做起魔王來,簡直是不可理喻!讓人恨之入骨,似乎神與它是冤家對頭,似乎神與它勢不兩立,企圖將神趕走而自己卻逍遙法外,這等魔王!怎能容讓它的存在?將神的工作攪擾得破爛不堪、狼藉遍地才善罷甘休,似乎要與神作對到底,不是魚死便是網破,故意與神作對,步步緊逼,醜惡的嘴臉早已暴露無遺,已到了焦頭爛額的地步,仍不放鬆對神的仇恨,似乎恨不得將神一口全部侵吞方解心頭之恨。我們怎能容讓它,這神的仇敵!將其滅絕、斬草除根才了結此生的願望,怎能讓其再猖狂下去呢?將人都敗壞得不知天日,麻木痴呆,失去了正常人的理智,為何不將我們的全人獻上來摧毀焚燒它,解除後顧之憂,讓神的工作早日達到空前盛況?這幫狐群狗黨來在人間騷擾得雞犬不寧,將人都帶到了懸崖前,暗想將人推下摔得粉身碎骨,之後便侵吞人的屍骨……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 七》

22 悠久的「民族傳統」「精神風貌」過早地給人純潔而又幼小的心靈籠上一層陰影,毫無一點「人性」地打擊著人的靈魂,似乎是鐵面無私,這些魔鬼的手段極其殘忍,似乎「教育」「培養」成了魔王殺害人的「傳統」的手段,藉著它的「深深地教導」將自己醜惡的靈魂全部掩蓋起來,企圖披上羊皮來騙取人的信任,之後趁人昏睡之機將人全部吞吃。可憐的人類哪裡知道生養之地是魔鬼之地,養育自己的竟是害自己的仇敵,但人毫不覺醒,準備吃飽、喝足之後報答「父母的養育之恩」,人竟會是這樣,現在仍不知道仇敵就是養育自己的「國王」。地上遍及死人的骨頭,魔鬼狂歡不止,在「陰曹地府」裡繼續吞吃著人的肉體,讓人的屍骨與其一同殉葬,妄圖將最後一部分剩下的殘缺不全的人盡都吞吃,但人總也不明白,從未將魔鬼當作仇敵一樣對待,而是盡心盡意事奉著它。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 九》

23 從上到下、從頭到尾一直在攪擾著神的工作,與神唱對台戲,什麼「古老的文化遺產」、寶貴的「古文化知識」,什麼「道家學說、儒家學說」,什麼「孔夫子經傳、封建禮儀」將人都帶入了地獄之中,現代先進的科學技術、發達的工農商業卻無影無蹤,只是強調古代「猿猴」帶來的封建禮儀來故意打岔、抵擋神的工作,拆毀神的工作,將人苦害至今,還想將其全部吞噬。封建禮教的傳講、古代文化知識的遺傳早將人都傳染成了大小的魔鬼,沒有幾個人甘心樂意地接待神,沒有幾個興高采烈地迎接神的到來,人都滿臉殺氣,遍地殺氣騰騰,企圖將神從陸地上趕走,手持刀劍,擺開陣勢要將神「滅絕」。總是教導人無神的魔鬼之地上遍及偶像,遍地上空散發著一股燒紙、燒香的令人噁心的味道,簡直讓人喘不過氣來,似乎是毒蛇翻滾時蕩起的臭泥之氣,叫人不禁吐瀉出來。而且隱約聽見惡鬼的「唸經」之聲,聲音似乎從遙遠的地獄裡傳來,叫人不禁打起冷顫來。地上擺滿了偶像,五顏六色,成了花花世界,而魔王卻獰笑不止,似乎陰謀已得逞,人卻什麼都不知,也不曉得魔鬼已將人敗壞得昏迷不醒,垂頭喪氣。……這夥幫凶!下到凡間尋歡作樂,興風作浪,攪得世態炎涼,人心惶惶,將人玩弄得牛頭馬面,醜陋不堪,沒有一點原來聖潔之人的痕跡,還想在世稱雄作霸,將神的工作攔阻得幾乎寸步難行,將人封閉得猶如銅牆鐵壁一般,作了這麼多的孽,闖了這麼多的禍,還不等著被刑罰?妖魔鬼怪在世橫行一時,將神的心意、將神的心血封閉得滴水不漏,真是罪大惡極,怎能不叫神著急?怎能不叫神生發怒氣?嚴重地攔阻、抵擋神的工作,太悖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 七》

24 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橫行,招搖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屍遍地,腐爛之氣遍佈全地上空,而且戒備森嚴,天外的世界有誰能看到?魔鬼將人的渾身捆得結結實實,將人的雙眼都蒙蔽了,將人的雙唇緊緊地封上,這魔王橫行了幾千年以至於到今天仍將鬼城看守得如此嚴密,猶如一座攻不破的「鬼的宮殿」一般,而這幫看家狗怒目圓睜,深怕神趁其不防之機將其一網打盡,再沒有「安樂」之地,這樣一座鬼城的人怎能看見過神?哪裡享受過神的可親可愛?哪裡懂得人間之事?誰能明白神急切的心意?難怪神道成肉身隱祕萬分,就這樣的黑暗的社會魔鬼慘無人道,殺人不眨眼的魔王怎能容讓可愛、善良而又聖潔的神存在?它怎能對神的到來拍手稱快?這幫狗奴才!恩將仇報,早不把神放在眼裡,對神虐待,凶殘已極,絲毫不把神放在眼裡,行凶掠奪,喪盡了天良,昧盡了良心,將無辜的人類勾引得昏迷不醒。什麼古代傳人,什麼愛戴的領袖,都是抵擋神的東西!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什麼宗教信仰自由,什麼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對神的工作有誰擁護?對神的工作有誰拋頭顱,有誰灑熱血?祖祖輩輩、傳宗接代受奴役的人又將神毫不客氣地奴役起來,怎能不叫人氣憤不止?千古的仇恨集聚在心頭,萬古的罪惡記在心頭,怎能不叫人恨惡?……為何將神的工作攔阻得滴水不漏?為何用各種花招來欺騙神的百姓?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權益在哪裡?公平在哪裡?安慰在哪裡?溫暖在哪裡?為何用詭計欺騙神的百姓?為何強行壓制神的到來?……

神的作工攔阻有多大?誰曾知曉呢?濃厚的迷信色彩將人都籠罩了,誰能認識神的本來面目呢?落後的文化知識淺薄又荒謬,怎能將神說的話全部領受?就是面對面、口對口地說、喂,人又怎能明白呢?有時似乎是對牛彈琴一樣,人根本毫無反應,搖頭晃腦絲毫不明白,怎能不讓人心焦呢?如此「悠遠的古文化歷史、古文化知識」竟然培養出這樣一班廢物,什麼古文化——寶貴遺產,一堆破爛貨!早已遺臭萬年,不可提起!將人教導得都學會了抵擋神的花招,「循循善誘」的國家教育使人更加悖逆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 八》

25 耶和華神問撒但說:「你從哪裡來?」撒但的回答是什麼?(還是那樣,「我從地上走來走去,往返而來」。)還是那一句,這話怎麼成了它的座右銘、代表作了呢?撒但可不可惡啊?這噁心的話說一遍就行了,它怎麼來來回回總是這一句呢?這就證實了一件事情,撒但這個本性它是不改的,它的醜惡面目那不是它自己能裝得住的,神問它它都這麼說,何況它對待人呢!它不怕神,它不敬畏神,它也不服神,所以它敢肆無忌憚地在神面前這麼放肆,用同樣的話敷衍神的問話,用同樣的回答來應對神的問話,它試圖用這樣的回答來迷惑神,這就是撒但的醜陋面目。它不相信神的全能,不相信神的權柄,更不甘心順服在神的權下,它一直與神對抗,一直攻擊神所作的,試圖摧毀神所作的,這就是它的邪惡目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四》

26 蛇對女人說:「你們不一定死,因為神知道,你們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們便如神能知道善惡。」

……

……撒但說話的這個方式代表撒但什麼樣的性情呢?通過撒但這樣的一句話,你看到了撒但什麼樣的實質?是不是陰險哪?也可能它表面對你笑或者不流露任何的表情,但是它在心裡盤算著要達到一個目的,這個目的是你看不到的。然後,它所說的對你的承諾,它所說的那個好處,對你來說形成了引誘,你看著是好的,讓你感覺它說的話比神說的話更有用,更實惠,這個時候人是不是被俘就範了?撒但的這個手段是不是很毒辣?讓你自甘墮落,它不動一手一腳,就這兩句話就讓你跟著它走了,就讓你隨從它了,它的目的就達到了。這個用心是不是險惡呀?這是不是撒但最原始的嘴臉哪?在撒但的話中人看到了它的險惡用心,看到了它的醜惡嘴臉,也看到了它的實質……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四》

27 邪惡的撒但永遠不會寶貴聖潔與正義、光明的事物,它就是不厭其煩地、不由自主地在以它的本性、以它的邪惡、以這樣的方式來做事,它甚至不惜以自己被神懲罰、被神毀滅這樣的代價與神頑固地對抗,這就是邪惡,這就是撒但的本性。所以,撒但在這段話裡又說了:「人以皮代皮,情願捨去一切所有的保全性命。你且伸手傷他的骨頭和他的肉,他必當面棄掉你。」撒但認為人對神的敬畏是因著人得著神太多的好處了,人從神得了好處了就說神好,不是因為神好,而是他得了太多的好處他才這樣敬畏神,神一旦剝奪他這些好處,他就棄絕神了。在撒但的邪惡本性裡它不相信人的心能真實地敬畏神,因為它邪惡的本性,它不知道什麼是聖潔,更不知道什麼是敬畏,它不知道什麼是順服神、什麼是敬畏神,它自己不敬畏神就認為人也不可能敬畏神,那是不可能的,你說撒但邪不邪?……撒但的這個邪惡本性不是一時的迫不得已或者環境所迫,或者是有任何原因的、有背景的一時表現,絕對不是!它都不由自己呀!它什麼好事都幹不出來,即便它說了好聽的話那也是在引誘你,它的話語越好聽、越委婉、越柔和,背後險惡的存心越惡毒。從撒但的這兩段話當中,你看見了撒但什麼樣的面目、什麼樣的本性呢?(陰險,惡毒,邪惡。)它的主要特徵就是邪惡,特別邪惡、惡毒。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四》

28 撒但愛不愛惜人哪?它不愛惜人,它就琢磨害人,是不是這樣?它琢磨害人的時候,它那個心情是不是急迫的?(是。)所以,撒但在人身上作工作,這裡有兩個很能形容撒但惡毒、邪惡本性的詞,能讓你們真實地體會撒但的可惡,那就是撒但對待每一個人它都想強行佔有與附著,以至於能夠達到它完全控制人、殘害人的地步,達到它的這個目的與野心。「強行佔有」是什麼意思?是在你願意還是不願意的情況下?是在你知道還是不知道的情況下?你都不知道啊!在你不清楚的情況下,也可能它不跟你說什麼,也可能它沒做什麼,沒什麼前提,也沒什麼背景,它就在你身邊轉,圍著你,找個可乘之機,然後強行地佔有,附著,達到它完全控制你、殘害你的目的。這就是撒但與神爭奪人類的一個最典型的存心與表現。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四》

29 神作工作,神看顧一個人,鑒察一個人,撒但就尾隨其後,神看中誰,它也去看,它也尾隨其後,神想得著這個人,它就極力地阻撓,用各種邪惡的方式試探、攪擾、摧毀神作的工作,達到它不可告人的目的。它的目的是什麼?它不想讓神得著任何人,它想得著神要得著的人,讓它佔有,被它控制,被它掌管,來敬拜它,與它一同行惡,這是不是撒但的險惡用心哪?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四》

30 太4:1-4 當時,耶穌被聖靈引到曠野,受魔鬼的試探。他禁食四十晝夜,後來就餓了。那試探人的進前來,對他說:「你若是神的兒子,可以吩咐這些石頭變成食物。」耶穌卻回答說:「經上記著說:『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

……它說「你若是神的兒子」,在它心裡知不知道主耶穌是神的兒子呢?知不知道他是基督?(知道。)那它為什麼說「若是」呢?(它在試探神。)那它試探神的目的是什麼呀?它說「你若是神的兒子」,就是在它心裡它知道主耶穌基督是神的兒子,它心裡很清楚,但是它無論怎麼清楚,它有沒有順服,有沒有敬拜呢?(沒有。)它想幹什麼?它想用這種方式、用這樣的話激怒主耶穌,然後引誘他上鉤、上它的當,讓主耶穌按著它的意思去作事,是不是這個意思?撒但心裡明明知道他是主耶穌基督,但是它還要這麼說,這是不是撒但的本性?撒但的本性是什麼?(狡猾,邪惡,對神沒有敬畏。)對神沒有敬畏,它那反面的東西是什麼?是不是想攻擊神哪?它想用這樣的方式攻擊神,然後它又說「你若是神的兒子,你可以吩咐這些石頭變成食物」,這是不是撒但的險惡用心哪?那它到底想幹什麼呢?它的意思很明顯,就是想用這種方式否認主耶穌基督的地位與身分。它說這話的意思就是「你若是神的兒子,你就把這些石頭變成食物,你如果變不成的話那你就不是,你就別作這工作了」,是不是?它想用這樣的方式來攻擊神,想拆毀神的工作,想破壞神的工作,這是撒但的惡毒。它的惡毒是它的本性的自然流露,即便是它知道主耶穌基督是神的兒子,是神自己道成肉身,它也身不由己還要做這樣的事——尾隨神後,繼續攻擊神,繼續不厭其煩地做攪擾、破壞神工作的事。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五》

31 咱們再解剖撒但說的這一句話,「你可以吩咐這些石頭變成食物」,把石頭變成食物這個事有意義嗎?有食物為什麼不吃,為什麼非得把石頭變成食物呢?這個事是不是沒有意義?主耶穌當時雖然禁食了,那他難道就沒有食物吃嗎?(有。)所以在這裡看到了撒但說這句話的荒唐、謬妄,撒但做一些事,你看見它陰險、惡毒的本性,看見它做破壞神工作的事挺可恨,挺可氣,但是反過來你看它做那個事、說那個話的性質是不是很幼稚、很荒唐呢?這就是撒但本性的一個流露,它有這樣的本性它就要做這樣的事。這句話現在在人看就覺得很荒唐,很可笑,但是在撒但那兒這話就能說出口,能不能說它是無知、謬妄啊?撒但的邪惡是無處不在、無時不在流露。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五》

32 太4:5-7 魔鬼就帶他進了聖城,叫他站在殿頂(頂,原文作翅)上,對他說:「你若是神的兒子,可以跳下去,因為經上記著說:『主要為你吩咐他的使者,用手托著你,免得你的腳碰在石頭上。』」耶穌對它說:「經上又記著說:『不可試探主你的神。』」

咱們先說撒但這一句話,撒但說「你若是神的兒子,可以跳下去」,而且它也引用經上的話,「主要為你吩咐他的使者,用手托著你,免得你的腳碰在石頭上」,撒但這句話你聽起來感覺怎麼樣?是不是很幼稚啊?幼稚、荒唐加噁心。為什麼這麼說呢?撒但常常做一些愚蠢的事,它認為自己很聰明,也常常引用經上的話,甚至是神說過的話,它用這些話反過來攻擊神、試探神,以達到它破壞神工作計劃的目的。但是從撒但說的這些話當中你看見什麼沒有?(它有邪惡存心。)撒但做事一貫是試探人,它不直接說,而是用試探、引誘、勾引的方式拐著彎地說。它試探神就像試探一個普通的人一樣,它覺得神也像人那麼愚昧、那麼傻,分辨不清事物的本相,看不透它的實質,看不透它的詭詐與險惡用心,這是不是撒但愚蠢的地方?而且撒但堂而皇之地引用經上的話,它認為自己說這話有理有據,你還能挑出什麼毛病來?你還能不上當嗎?這是不是撒但的荒唐與幼稚的地方?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五》

33 太4:8-11 魔鬼又帶他上了一座最高的山,將世上的萬國與萬國的榮華都指給他看,對他說:「你若俯伏拜我,我就把這一切都賜給你。」耶穌說:「撒但(撒但就是抵擋的意思,乃魔鬼的別名),退去吧!因為經上記著說:『當拜主你的神,單要事奉他。』」於是,魔鬼離了耶穌,有天使來伺候他。

魔鬼撒但一看前面兩招不行又來一招,就是把萬國與萬國的榮華都指給主耶穌看,讓主耶穌敬拜它,從這事上看到了魔鬼的什麼本相呢?魔鬼撒但是不是很無恥啊?(是。)怎麼個無恥法呢?萬物是神造的,它反過來又把萬物指給神看,說「你看這萬國的榮華富貴,你要是拜我的話我都賜給你」,這不反客為主了嗎?是不是無恥啊?神造了萬物,神以這些東西為享受嗎?神是把萬物賜給人類的,撒但想侵吞,侵吞完之後還告訴神說「你拜我吧,拜完我之後我就把這些都賜給你」,這就是撒但的醜惡嘴臉,都不知羞恥,是吧!在撒但那兒就不知道什麼叫「羞恥」二字,這又看到了撒但的邪惡,什麼叫羞恥都不知道。它明明知道神造了萬物,神又管理萬物,神主宰萬物,這萬物都是歸神所有的,不歸人,更不歸撒但,魔鬼撒但還厚顏無恥地說要把這萬物賜給神,撒但是不是又做了一次荒唐無恥的事呢?讓神感覺更加厭憎它,是吧!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五》

34 撒但是不可理喻,能不能這麼說?它永遠不會認識神是真理,也永遠不會承認神是真理,這是撒但的本性。而且撒但還有一個本性讓人噁心的地方就是什麼呢?它試探主耶穌,在它心裡認為,即便試探不成功,它也要試一試,即便是遭了懲罰,它也要這麼做,即便試探完之後它得不著什麼好處,它還要這麼做,堅持這麼做下去,與神對抗到底,這是什麼本性?是不是邪惡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五》

35 撒但敗壞了人,撒但又掌控了人,人活在撒但的敗壞性情裡做事,活在撒但敗壞的世界人群當中,人不知不覺被撒但佔有、同化,人就具備了撒但的敗壞性情,就是撒但的本性。從撒但的所說所做當中看沒看見撒但的狂妄?看沒看見撒但的詭詐與撒但的惡毒?撒但的狂妄主要是什麼表現?是不是撒但總想佔有神的地位?撒但總想取締神的工作、取締神的地位而自己佔有神的地位,讓人去跟隨它,讓人去擁護它,讓人去敬拜它,這是撒但的狂妄本性。撒但敗壞人類時會不會直接告訴人你該怎麼做?撒但試探神的時候,它會不會直接說「我要試探你,我要攻擊你」?撒但絕不會這樣做,它是用什麼樣的方式呢?引誘,試探,攻擊,設計圈套,甚至引用經上的話,是用各種方式說話、做事來達到它險惡的用心與目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五》

36 撒但處處、時時顯露它的邪惡本性,顯露它的惡毒本性,這些顯露是不是它自然流露的?有沒有人指使啊?有沒有人幫助它?有沒有人挾持它?(沒有。)都是它自發的,這就是撒但的邪惡本性。無論神作什麼,無論神怎樣作,它都尾隨其後,它所做的、所說的這些事情的實質、本相就是撒但的實質——邪惡的實質、惡毒的實質。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五》

37 撒但表面仁義道德,實質凶殘邪惡

撒但欺世盜名,常常把自己樹立為正義的先鋒、正義的榜樣,它打著維護正義的旗號殘害人,吞吃人的靈魂,用各種手段麻痺人、迷惑人、教唆人,目的是為了讓人認同它的惡行,隨從它的惡行,與它一同對抗神的權柄、對抗神的主宰。而當人識破了它的陰謀詭計,識破它的醜惡嘴臉,不想被它繼續糟蹋,不想被它繼續愚弄,不想繼續為它賣命,不想與它一同被懲罰、被毀滅的時候,撒但便一改往日菩薩嘴臉,撕破它的假面具,露出它邪惡、狠毒、醜陋的凶殘本相,恨不得將所有不順從它、反抗它邪惡勢力的人都消滅掉。此時的撒但再也裝不出一副讓人可信賴的正人君子的模樣,取而代之的是它原本隱藏在那張假羊皮下醜陋的惡魔本相。撒但的陰謀一旦敗露,它的本相一旦被揭穿,它便暴跳如雷、獸性大發,它殘害人、吞吃人的慾望便變本加厲,因它被人的醒悟而激怒,被人嚮往自由、嚮往光明、掙脫撒但牢籠的心願而對人產生了強烈的報復。它的暴跳如雷是為了維護它的邪惡,也是它凶殘本性的真實流露。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二》

38 撒但所作處處流露它的邪惡本性,從它開始迷惑人跟從它到它利用人與它同流合污,再到它的本相被揭穿,被人認清、棄絕之後,撒但對人產生的報復,等等這一切撒但在人身上所行的種種惡行,無一不暴露撒但的邪惡實質,無一不證實了撒但與正面事物無關的事實,無一不證實了撒但是一切邪惡事物的源頭。它所作的一切都是在維護它的邪惡,都是在維持它惡行的繼續,都是與正義的正面的事物相違背的,都是毀壞人類正常的生存法則與規律的,都是與神敵對的,都是神的烈怒要毀滅的。雖然撒但也有怒火,但它的怒火是它邪惡本性的發洩方式。撒但氣急敗壞、暴跳如雷的原因就是:它不可告人的陰謀被揭穿,它的詭計難以得逞,它取代神、充當神的野心與慾望受到了衝擊、受到了攔阻,它掌控全人類的目的從此化為泡影,永遠都不能實現。是神一次又一次烈怒的降下制止了撒但陰謀的得逞,中斷了撒但邪惡的滋生與氾濫,因此撒但對神的烈怒既恨又怕。神每次烈怒的臨及不但揭穿了撒但的醜惡本相,也讓撒但的邪惡慾望都暴露在光中,同時,撒但對人類所爆發怒火的原因也暴露無遺。撒但怒火的爆發是它邪惡本性的真實流露,是它陰謀的暴露,當然,撒但每一次的被激怒都預示著邪惡事物的被毀,預示著正面事物將得以保護、得以繼續,也預示著神烈怒的不可觸犯!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二》

39 撒但作的那些事,撒但顯的異能叫什麼呢?是不是能力呢?能不能叫權柄呢?當然也不是!撒但引導邪惡潮流,處處攪擾、破壞、打岔神的工作,這幾千年來,它對人類所作的除了敗壞、殘害人類之外,除了引誘迷惑人墮落、棄絕神走向死亡的幽谷之外,它所作的有絲毫值得人紀念、值得人誇讚、值得人寶愛珍惜的嗎?它如果有權柄有能力,人類能被它敗壞嗎?它如果有權柄有能力,人類能遭到它的殘害嗎?它如果有權柄有能力,人類能棄掉神走向死亡嗎?既然撒但沒有權柄沒有能力,那對它所作所行的實質該有怎樣的定論呢?有的人定義撒但的所作所為為雕蟲小技,而我認為對撒但這樣的定義不太妥當,它敗壞人類的惡行那是雕蟲小技嗎?撒但殘害約伯的那種邪惡氣勢與撒但殘害約伯想吞吃約伯的強烈慾望,斷乎不是雕蟲小技就能得以實現的。回想當初,頃刻之間,約伯漫山遍野的牛羊沒有了,頃刻之間,約伯的萬貫家產都沒有了,那是雕蟲小技能達到的嗎?從撒但所作所行的性質來看,都與破壞、打岔、毀壞、殘害、邪惡、惡毒、陰暗等等這些反面的詞相匹配,相吻合,所以,一切非正義與邪惡事物的發生都與撒但的行徑有著不可分割的聯繫,也都與撒但的醜惡實質密不可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

40 撒但無論多麼「神通廣大」,無論多麼張狂,無論它的野心有多大,無論它的破壞力有多強,無論它敗壞、引誘人的本領有多廣泛,也無論它恫嚇人的花招與詭計有多高明,無論它存在的形式多麼千變萬化,然而,它從來不能創造出任何一樣有生命的東西,它從來都不能制定萬物生存的法則與規律,它從來都不能掌管、主宰有生命與無生命的東西。宇宙穹蒼之中,無一人一物是由它而生,因它而存,無一人一物是由它主宰的,無一人一物是由它掌管的。相反,它不但要在神的權下存在,更要順服神的所有吩咐與命令。沒有神的許可,地上的一滴水、一粒沙它都不能輕易觸碰;沒有神的許可,連地上的螞蟻它都不能隨意亂動,更何況是神所造的人類呢?在神的眼中,撒但不如山中的百合,不如天上的飛鳥,不如海裡的魚類,也不如地上的蛆蟲,它在萬物中的角色就是為萬物效力,為人類效力,為神的工作、神的經營計劃效力。無論它的本性多麼惡毒,無論它的實質多麼邪惡,然而,它唯一能作的就是本本分分地守住它的功用——為神效力——作好襯托物,這就是撒但的本質與它本來的位置。它的實質與生命無關、與能力無關、與權柄無關,它只是一隻神手中的玩物,是神用來效力的一部機器罷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

上一篇:(4)神是萬物生命的源頭方面的經典話語

下一篇:九 神揭示敗壞人類的撒但性情與本性實質的話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