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基督全能神發表的經典話語

目錄

十二 神定規人結局的標準與各類人結局方面的經典話語

1 現在是我擬定每個人結局的時候,不是我開始作人工作的階段,我將每個人的言語、行為以及每一個人的跟隨歷程與原有屬性或其最終的表現都一一列記在我的記事冊上,這樣,無論怎樣的人都難逃我的手,都會按著我的分布而各從其類的。我定規一個人的歸宿不是根據其年歲的大小,不是根據其資格的老幼,也不是根據其受苦的多少,更不是根據其可憐的程度,而是根據其有無真理,除此以外別無選擇。你們都應明白不遵行神旨意的人同樣都要受懲罰的,這是任何一個人都不能改變的。所以受懲罰的人都是因著神的公義而受懲罰的,是因著他們自己作惡多端而遭到了報應。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為你的歸宿預備足夠的善行》

2 我將我已預定好的人都召集在我的家中做聽我說話的對象,然後將所有對我話順服渴慕的人都歸在我的寶座之前,將所有背叛我話、不聽從順服我的、公開抵擋我的人都放在一邊等待最終的懲罰。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被召的人多,選上的人少》

3 從創世到如今,有多少人悖逆我話,因而被我的恢復之流撇棄、淘汰,最後,肉體滅沒,靈體打入陰間,現在仍處於重刑之中;有多少人順從我話,但是違背我的開啟、光照,從而被我一腳踢開,落入撒但的權下,成為抵擋我的(今天凡直接抵擋我的都是只順服我話的外表,卻悖逆我話的實質);又有多少人只聽我昨天的說話,總是持守以往的破爛物,對今天的土產卻並不寶愛,這樣的人不僅被撒但擄去,而且成為千古的罪人,成了我的仇敵,是直接抵擋我的,這是我在烈怒最高峰時審判的對象,現在仍處於瞎眼,處於黑暗的地牢之中(即處於腐朽、麻木而且被撒但支配的屍體之中,因著眼睛已被我蒙蔽,所以這裡用「處於瞎眼」之中)。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發聲·第四篇說話》

4 人類進入安息之中以前,各類人是被懲罰還是得賞賜是根據其是否是尋求真理、是否是認識神、是否是能順服看得見的神。那些雖曾效力卻不認識也不順服看得見的神的人都是沒有真理的人,這些人便是作惡的人,作惡的人無疑就是被懲罰的對象,並且按著其惡行對其進行懲罰。神是叫人相信的,也是值得人順服的,而那些只相信渺茫看不見的神的人就都是不相信神而且也做不到順服神的人,這些人若到征服工作的末了還是不能做到相信看得見的神,而且仍是悖逆、抵擋在肉身中看得見的神,那這些「渺茫派」無疑就是被毀滅的對象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

5 人衡量人的標準是根據其行為,行為善的則是義人,行為惡劣的便是惡人;神衡量人的標準則是根據人的實質是否順服神,順服神的是義人,不順服神的是仇敵、是惡者,不管其行為好壞,也不論其言語對錯。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

6 在地上我尋找了許多人做我的跟隨者,在所有的跟隨者之中有做祭司的,有做帶領的,有做眾子的,有做子民的,也有做效力的。我是按著人對我的忠心來劃分其類別的,當人都各從其類的時候,也就是將各類人的本性都顯明的時候,那時我將各類人都歸在其該有的類別之中,將各類人都放在其合適的位置之上,以便達到我拯救人的目的。我將我要拯救的人分批召集回來歸在我的家中,然後讓所有的這些人都接受我在末世的作工,在此同時將人都劃分類別,之後按著各人所行的來賞罰各人,這是我的作工步驟。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被召的人多,選上的人少》

7 每個人是否被毀滅都是由其實質決定的,是根據他們的行事與追求真理所流露的實質而確定的。同樣是作工的人而且作同樣多的工作,人性的實質是善的、是有真理的,那就是存留的對象;人性的實質是惡的、是悖逆看得見的神的,那就是滅亡的對象。神作工或說話凡是針對人類的歸宿的都是按其實質而作合適的處理,不會有一點差錯,更不會有一絲一毫的失誤,只有人作工才會摻有人的情感或摻有人的意思,神作工都是最合適的,決不會誣陷任何一個受造之物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

8 神每處理一個人都是根據當時背景,根據實際情況,根據人的所作所為,根據人所表現、所流露的,根據人所處的那個環境與背景處理人,從來不冤枉一個人,這是神公義的一面。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什麼樣的人遭懲罰》

9 現在是根據人的表現定人結局,但這個表現究竟指哪個表現呢?你知不知道?你們認為的表現是指做事時流露出來的敗壞性情,其實不是指這個。這個表現指你能不能實行真理,在盡本分時能否有忠心,也指你信神的觀點、對神的態度、受苦的心志、接受審判與修理的態度,還有你變化的程度與你有多少嚴重的過犯,這些綜合起來就是你這個人的表現了。這個表現不是指你最大限度地流露多少敗壞性情,而是你信神有多少成果。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以人的表現定結局的內涵之意》

10 神時時守在人的身邊觀看人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甚至每一個心思意念。對於人身上發生的每件事:人的善行、人的過失、人的過犯,乃至於人的悖逆與背叛,神都會一一記錄下來,作為定規人結局的證據。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怎樣認識神的性情與神作工要達到的果效》

11 一個人是否是真心追求並不在乎人對其如何評價,也不在乎周圍的人對其看法如何,乃在乎其人有無聖靈作工與聖靈的同在,更在乎聖靈一段時間的作工是否使其性情有所變化,是否對神有所認識,若有聖靈的作工人的性情就會逐步變化,對信神的觀點的認識也會越來越純。不管人跟隨時間長短,只要是有變化那就有聖靈的作工,若是沒有變化那就沒有聖靈的作工,這樣的人即使是效力也是藉著其得福的存心而指使的,偶爾的效力並不能代替其性情的變化,最終仍是滅亡的對象,因為國度裡不需要效力的,也不需要任何一個性情沒有變化的人侍候那些被成全的為神忠心的人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

12 人能否被拯救,不是看你的資格有多老,不是看你作工有多少年,更不是看你的資歷有多少,而是看你的追求到底有無果實。你該知道,拯救的是可結果實的「樹」,不是枝葉茂盛、鮮花繁多但不結果子的「樹」,縱使你多年流浪街頭又能怎麼樣呢?你的見證在何處呢?你敬畏神的心遠遠低於你愛慕自己、戀於情慾的心,這樣的人不是敗類嗎?怎麼可以作為被拯救的標本、模型呢?你的本性難移,你的悖逆太多,不可救藥!這樣的人不正是被淘汰的人嗎?我的工作結束之時不也正是你的末日來到之時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實行(七)》

13 那我現在正式告訴你們:我不管你勞苦功高,或是資格大大,或是追隨左右,或是名望頂天,或是態度好轉,只要你沒有按著我的要求去辦,那你永遠不可能獲得我的稱許。你們還是把自己的種種想法打算趁早都一筆勾銷,把我的要求都認真對待對待,否則,我會將所有的人都化為灰燼來結束我的工作,充其量將我的多年作工與苦難化為烏有。因為我不能把我的仇敵與帶著邪惡味道與撒但原樣的人帶入我的國中,帶入下一個時代。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過犯會給人帶入地獄》

14 那些專為自己肉體打算、喜歡安逸的人,那些似信非信的人,那些行污醫邪術的人,那些專搞淫亂、破爛不堪的人,那些偷吃耶和華祭物、偷取耶和華財物的人,那些喜歡賄賂的人,那些做夢上天堂的人,那些狂傲自大、專為自己的名利而爭奪的人,那些散佈輕慢之語的人,那些褻瀆神自己的人,那些專搞論斷、毀謗神自己的人,那些拉幫結夥搞獨立的人,那些高捧自己勝過高舉神的人,那些陷在淫亂中的輕浮的少男、少婦、中老年男女,那些在人中間喜歡個人名利、追求個人地位的男人與女人,那些陷在罪中執迷不悟的所有的這類人不都是不可挽救的人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實行(七)》

15 在教會中搞紛爭的人是撒但的差役,是撒但的化身,這樣的人太惡毒,那些沒分辨卻不能站在真理一邊的人都是心術不正、污衊真理的人,這些人是更典型的撒但的代表,是不可救藥的人,這樣的人當然也是被淘汰的對象。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不行真理之人的警告》

16 為著七雷的巨響,有多少人跪下來求饒赦免,但已不是恩典時代,是烈怒時分,對一切作惡的(亂搞淫亂,錢財不聖潔,男女界限不清,打岔破壞我經營的,不通靈的,邪靈佔有的,等等一切選民之外的)都不放過,一個都不赦免,統統扔在陰間,永遠滅亡!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九十四篇說話》

17 你們都在糊弄我,都在欺騙我,你們都在玩弄真理,都在掩蓋真理的存在,都在背叛真理的實質,你們這樣的與我為敵,將來等待你們的是什麼呢?你們只追求與渺茫的神相合,只追求渺茫的信仰,卻並不與基督相合,你們有這樣的惡行不一樣與惡人一起得到應有的報應嗎?那時你們就會知道凡不與基督相合的沒有一人能逃出那忿怒的日子,你們也會知道與基督為敵的人將得到什麼樣的報應。那日來到,你們的信神得福夢、你們上天堂的夢都會破滅的,而那些與基督相合的人則不然,他們雖然失去了很多,雖然受了許多苦,但他們得到了我施與人類的全部產業,最終你們將會明白只有我是公義的神,只有我能將人類帶入人類美好的歸宿之中。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當尋求與基督相合之道》

18 不愛神的人就不喜愛真理,也就得不著神,更得不著神的稱許,這樣的人無論如何經歷聖靈的作工、無論如何經歷審判也不能有敬畏神的心,這是本性難移而且是性情極端惡劣的人。凡是沒有敬畏神之心的人都是被淘汰的對象,都是受懲罰的對象,而且是與那些作惡的人一樣的懲罰,甚至所受之苦超過那些行不義之人所受的苦。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

19 盡本分的與不盡本分的本是仇敵,愛神的與恨神的本是敵對的,進入安息之中的與被毀滅的是不可相合的兩類受造之物。盡本分的受造之物是可存活下來的,不盡本分的受造之物將是被毀滅的,而且都是到永遠的。你愛丈夫是為了盡你受造之物的本分嗎?你愛妻子是為了盡受造之物的本分嗎?你孝順你不信的父母是為了盡受造之物的本分嗎?人信神的觀點到底正不正?你信神到底是為了什麼?你到底要得著什麼?你到底是怎麼愛神的?若不能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不能盡自己的全力,這樣的人都將是被毀滅的對象。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

20 現在不追求的與追求的就是兩類人,是歸宿不同的兩類人,追求認識真理、實行真理的人是屬於神所拯救的,不認識真道的都是魔鬼、仇敵,是天使長的後裔,是滅亡的對象。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

21 現在許多人認為跟隨是相當容易的事,但到工作快結束的時候你就知道「跟隨」的內涵之意了,並不是你現在能接受征服之後仍能跟隨就證明你是被成全的對象了,那些經不住試煉的、不能在患難之中得勝的在最終必不得站立,他們就是不能跟隨到底的。真心跟隨神的人都是能經得住工程的檢驗的,不真心跟隨神的人則是經不住任何試煉的,這些人或早或晚都得被驅逐出去,得勝的在國度之中存留。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實行》

22 神以試煉來定規人的結局。以試煉定規人的結局有兩個標準:第一是試煉人的次數;第二是試煉人的結果。就是以這兩個指標來定規人的結局。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怎樣認識神的性情與神作工要達到的果效》

23 在神要得著一個人的心的時候,神會給他多次的試煉。在這些試煉期間,如果神沒有得到他的心,也沒有看到他任何的態度,就是說看不到他敬畏神的實行與表現,也看不到他遠離惡的態度與決心,這樣,在多次試煉之後,神對這個人的忍耐就撤了,就不再寬容這個人,不再去試煉這個人,也不再作工作在這個人身上了。那這個人的結局意味著什麼?他的結局就意味著沒有結局。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怎樣認識神的性情與神作工要達到的果效》

24 心中有神的人無論神如何試煉都不改變對神的忠貞,心中無神的人一旦神的工作對其肉體不利,他便改變了對神的看法,甚至離神而去,這都是在最終站立不住的人,都是專求得福根本無心去為神花費而貢獻自己的人,這類小人在工作結束的時候都得被「驅逐」出去,對這些人根本不講情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實行》

25 我關心的仍是你們每一個的所作所為與所有表現,以此來定規你們的結局,不過我仍要聲明的是:那些在患難中並未對我有絲毫忠心的人我是不會再施憐憫的,因為我的憐憫僅至於此,而且我也不喜歡曾經背叛我的任何一個人,我更不喜歡與出賣朋友利益的人來往,這是我的性情,無論這個人是誰。我要告訴你們:任何一個傷透我心的人都不可能第二次得著我的寬容;任何一個忠於我的人都永留在我心中。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為你的歸宿預備足夠的善行》

26 在以後的安息中存活下來的人都是經過苦難之日而且為神作了見證的人,都是盡到了人的本分的人,都是存心順服神的人,那些只想借用效力的機會來免去真理的實行的人,都是不能存留下來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

27 對所有人的結局的安排都有合適的標準,並不只按其言行來決定,也不按其一個時期的行為來決定,決不會因為一個人曾為神效力就對其一切惡行進行寬大的處理,也不因其曾為神一時的花費而對其免去死亡的處理,沒有一個人能逃脫其惡的報應,也沒有一個人能將其惡行掩蓋從而逃脫滅亡之苦。人若真能盡到自己的本分,那就是對神永遠忠心,不講報酬,不管是得福還是受禍。若人在看見福氣時對神忠心,看不見福氣時對神就失去了忠心,這樣的曾經一度為神忠心效力的人若到最終仍不能為神作見證,仍不能盡到自己應盡的本分,這樣的人仍是滅亡的對象,總之,惡人不能存活到永遠,也不能進入安息之中,義人才是安息之中的主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

28 你只是信我,但卻在你身上看不見我的榮耀,看不見我的見證,那你是我早已淘汰的對象。對於那些什麼都明白的人更是我眼中的刺,在我的家中僅是我的絆腳石,是我作工中將要揚盡的稗子,毫無一點用處,沒有一點分量,早被我厭憎。凡是那些毫無見證的人,我的忿怒常在他身上,我的刑杖永不離開他,我早將其交在了惡者手中,根本沒有我的一點祝福,到那日,他們的刑罰比那愚頑的婦人的更重。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論到「信」,你怎麼認識?》

29 那些不願意撇棄世界、捨不掉父母、捨不掉自己的肉體享受的人都是悖逆神的人,都是被毀滅的對象。凡不信道成肉身的神的人都屬於魔鬼,更是將來滅亡的對象。那些信而不行真理的人、不相信神道成肉身的人、根本就不相信有神存在的人都是滅亡的對象,凡是能存留下來的人都是經過熬煉之苦而站立住的人,是真正經過試煉的人。凡不承認神的人都是仇敵,就是在這道流裡與在這道流以外的不承認神道成肉身的都是敵基督!撒但是誰,魔鬼是誰,神的仇敵又是誰,還不是那些不相信神的抵擋派嗎?還不是那些悖逆神的人嗎?還不是那些口頭信卻無真理的人嗎?還不是那些只追求得福卻不能為神作見證的人嗎?今天你還能與這些魔鬼拉拉扯扯,對這些魔鬼講良心、講愛心,你這不屬於對撒但施好心嗎?不屬於跟魔鬼同流合污嗎?人走到今天若還是善惡不分,還是一味地講愛、講憐憫,絲毫沒有一點尋求神心的意思,絲毫不能以神的心為心,那這類人的結局將更慘。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

30 人是得福是受禍都是按著其本人的實質而定的,並不是根據別人與自己共同的實質而定的,在國度裡根本沒有這樣的說法,沒有這樣的規定。一個人能在最終活下來是因其達到了神的要求,一個人若不能在最終的安息中存活下來是因其本人悖逆了神,未能滿足神的要求。每個人都有合適的歸宿,這歸宿都是根據其本身的實質而定的,與別人根本沒有一點關係。兒女的惡行不能加在父母的身上,兒女的義父母也不能分享;父母的惡行不能加在兒女的身上,父母的義兒女也不能分享。各人擔當各人的罪,各人享受各人的福,誰也不能代替誰,這是公義。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

31 與我為敵的人就是與我不相合的人,不喜愛真理的人也是與我不相合的人,悖逆我的人更是與我為敵的人、與我不相合的人。我將所有與我不相合的人交在惡者手下,交在惡者的敗壞之中,讓其任意地顯露其惡行,最終將其都交給惡者讓其侵吞。我並不在乎敬拜我的人有多少,也就是說,我並不在乎信仰我的人有多少,我只在乎與我相合的人有多少,因為凡是與我不相合的人則都是背叛我的惡者,是我的仇敵,我是不會將我的仇敵「供奉」在我的家中的。那些與我相合的人將永遠在我的家中事奉我,那些與我為敵的人將永遠在我的懲罰之中。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當尋求與基督相合之道》

32 對於一部分棄絕神、離開神的人,他們對神輕視的態度與他們厭惡真理的心觸怒了神的性情,所以在神來看他們是永遠都不得饒恕的。他們知道了神的存在、得知了神已經來了的消息,甚至經歷了神作的新工作,他的離開不是在受迷惑的情況下,也不是在朦朧的狀態下,更不是在被強迫的情況下,而是在他們意識、頭腦清醒的情況下主動選擇了離開神。他們的離開不是迷失方向,不是被丟失,所以在神看,他們不是羊群中丟失的小羊,更不是迷失方向的浪子。他們肆無忌憚地離開,這樣的一個狀態、這樣的一個情形觸怒了神的性情,而正是這個「觸怒」帶給他們一個不可收拾的結局。這樣的結局是不是很可怕?所以說人若不認識神就能觸犯神!這可不是小事!如果人對於神的態度不以為然,而且還認為神在巴望他回來,因他是神那隻丟失的小羊,神還在等著他回心轉意,那這人受懲罰的日子就不遠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怎樣認識神的性情與神作工要達到的果效》

33 一個人觸怒了神,甚至讓神不想再見到他,讓神對他徹底地放棄,以至於到了神都不想去親自處理這個人的地步,到了交給撒但讓撒但隨意去作,讓撒但控制、吞吃、任意對待的程度,這個人就徹底完了,他做人的資格就被永遠地取消了,他做受造之物的資格也就到了盡頭。這是不是最重的懲罰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三》

34 神對待褻瀆他的人、抵擋他的人,甚至一些毀謗他的人,對待有意攻擊、毀謗、謾罵他的人,他不是視而不見、聽而不聞,而是有明確的態度。他恨惡這些人,在心裡也定罪這些人,甚至公開宣布這些人的結局,讓人知道對於褻瀆他的人他有一個明確的態度,也讓人知道他將要怎樣定這些人的結局。但是在神說完這些話之後,人很少能看到神是怎麼處理這些人的事實,也很難了解神給這些人結局、定論的原則,就是說人往往看不到神具體處理這些人的態度與方式,這就涉及到神作事的原則。對待有些人的惡行神用事實臨及,就是未宣布罪行也未定結局而是直接用事實臨及讓人受到懲罰或者得到應有的報應。這些事實臨及懲罰的是人的肉體,都是人肉眼能看得見的。對待有一些人的惡行神只是用話語咒詛,同時神的怒氣臨到了他們,而他們所受的懲罰或許是人的肉眼看不到的,但這樣的結局甚至於比人看到的受懲罰、被擊殺的結局性質更嚴重。因為在神定意不拯救這樣的人、不再憐憫這樣的人、不再寬容這樣的人、不再給他們任何機會的情況下,對這些人神採取的一個態度是擱置。「擱置」的意思是什麼呢?這個詞本身的意思就是先擱在一邊,不搭理不理睬了。在神這裡「擱置」的意思有兩種解釋:第一種解釋就是把他的性命、把他的一切都交給撒但處理,神不再負責不再管理了,這個人或者癲、或者狂、或者傻、或者生、或者死、或者下地獄受懲罰都與神無關,這就意味著這個受造之物完全與造物主無關了;第二種解釋就是神定意要自己親手作一些事在這樣的人身上,有可能藉著這樣的人效力,有可能藉著這樣的人作襯托物,有可能對這樣的人有一種特殊的處理方式、特殊的對待方式,就像保羅一樣。這就是神心裡對這類人定意處理的原則與神的態度。所以人抵擋神、毀謗神、褻瀆神,如果觸怒了神的性情,觸到了神的底線,這個後果是不堪設想的,最嚴重的後果就是神將人的性命連同一切都一次而永遠地交與撒但,永生永世不得赦免,這就意味著這個人成了撒但口中的食、手裡的玩偶,他從此與神再毫無關係。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三》

35 行義的總歸是行義的,作惡的總歸是作惡的;行義的總歸是能存活下來的,作惡的總歸是滅亡的對象;聖潔的就是聖潔的,並不是污穢的,污穢的就是污穢的,並沒有一點聖潔的成分;毀滅的是所有的惡人,存活的是所有的義人,哪怕作惡的人的兒女是行義的,哪怕義人的父母是作惡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

36 工作終結以後所有的受造之物有滅亡的、有存活的,這是經營工作的必然趨勢,這是誰也不可否認的,作惡的人都不能存活,順服、跟隨到底的定規是可存活的。既是經營人類的工作那就有留下來的也有被淘汰的,這是各類人的不同結局,是對受造之物最合適的安排。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

37 不管是死去的人的靈魂還是活在肉體中的人,凡是作惡的、凡是未蒙拯救的都將在聖潔的人類進入安息之中時被全部毀滅。這些作惡的靈魂與作惡的人或義人的靈魂與行義的人,不論是哪一個時代的,總之,凡是惡者都被毀滅,凡是義人就都將存活下來。是否是蒙拯救的人或靈魂並不完全是根據末了的工作而決定的,而是根據是否抵擋神、是否悖逆神而確定。在上一個時代的人若是作惡的而且不可挽救那其定規是被懲罰的對象,若在本時代作惡的而且不可挽救那其定規也是被懲罰的對象。是根據善與惡來劃分各類人,並不是根據時代來劃分。將人善惡劃分開來並不當即就懲罰或賞賜,而是等到末世征服工作以後才作罰惡賞善的工作。其實,自從作人類的工作以來就開始用善與惡來劃分人類了,只不過在工作結束之時才賞賜義人、懲罰惡人,並不是在末了結束工作時才將惡人或義人劃分開,之後就緊接著作罰惡賞善的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

38 那些只接受審判卻總不能被潔淨的人,也就是在審判的工作中逃走的人將永遠被神厭棄。他們的罪狀比那些法利賽人的更重、更多,因為他們背叛了神,他們是神的叛逆者,這些連效力都不配的人將受到更重的懲罰,而且是永久的懲罰。神不會放過任何一個曾口頭對他忠心卻背叛他的叛徒,這樣的人將受到靈、魂、體都受懲罰的報應,這不正是神公義性情的流露嗎?這不正是神審判人、顯明人的目的嗎?神將在審判期間作惡多端的人放在了邪靈群居之地讓其任意毀壞其肉體,他們的肉體散發著死屍的味道,這是他們應有的報應;神將那些並不忠心的假信徒、假使徒、假工人的各種罪狀一一列在他們的記事冊上,在合適的時候將他們扔在污鬼之中,讓污鬼任意玷污他們的全身,使他們永遠不得超生,使他們永遠不能再見到光明;神將那些曾經一度時期效力卻並未忠心到最終的假冒為善的人列在了惡人中間,讓其與惡人同流合污成為烏合之眾,最終將其滅掉;神將那些從未對基督忠心或從未獻出一點力量的人扔在一邊從不搭理,更換時代時將他們統統滅掉,他們便不再存活在地上,更談不上進入神的國中了;神將那些從未對神真心而是被逼無奈應付神的人列在了為子民效力的人中間,他們這些人僅能存活一小部分,大部分的人將同那些連效力都不合格的人一同被毀滅;最終,神將所有與神同心合意的人,神的子民、眾子以及神所預定做祭司的人帶入神的國度之中,這些都是神作工中得著的結晶。而那些並不能歸於神所劃分類別中的人則都被列在外邦人的行列之中,他們的結局是什麼你們是可想而知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用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

39 全宇之下的列國都重新劃分,要更換我的國,使在地的國永遠消失,而是敬拜我的國,凡屬在地的國都要被毀滅,不存在;全宇之下的人,凡屬魔鬼之人都被滅沒;凡敬拜撒但之人都在我的焚燒之中倒下,即除了現在流中之人將全部化為灰燼;宗教之界將在我刑罰列民之時而不同程度地回歸我國,因著我的作為而被征服,因為其都看到了「駕著白雲的聖者」已來到;所有的人都各從其類,因著所作所為的區別而受各種刑罰,若是抵擋我的都滅亡,而在地所作所為不涉及我的,因著其表現而存在地上,受眾子、子民的管轄;我要向萬國萬民顯現,在地發表我親口之聲,宣告我的大功告成,讓所有的人都親眼目睹。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發聲·第二十六篇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