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篇

在我的家中我曾挑選精品存留,使我的家中豐富無比,使我的家中被此裝飾,我因此而有享受,但因着人對我的態度,因着人的存心,我只好把此工作放下,作另一部分工作。我要藉着人的存心來成就我的工作,我要調動萬有來為我效力,使我的家中因此而不再凄凉。我曾在人間觀看,凡屬血氣者盡都昏迷,毫無一物體嘗到我存在之福,人都是生在福中不知福,若不是我對全人類的祝福存到今天,那全人類之中有誰能存活至今而不滅亡呢?人活着就是我的祝福,就活在我的祝福之中,因人本是一無所有,人本來没有生存在地宇之間的資本,如今我一直幫着人,所以人才在我前站立,幸免一死。人曾總結人活着的秘密,但無一人看透這會是我的祝福,因此所有的人都在咒駡世間的不平,都因着生活的不快而埋怨我,若不是我的祝福誰能看到今天呢?人都是因為不能生活在安逸之中而埋怨我,若人都活在風和日麗之景中,和煦的「春風」送在人的心間,使人的渾身都舒適無比,毫無一絲痛苦,那人又有誰會發怨言而死去呢?在我很難獲得人的一顆赤誠的心,因為人的騙術太多,簡直令人眼花繚亂。但當我向人提出「反抗」之時,人便都對我冷淡了,絲毫不搭理我,因為我的「反抗」已觸及人的靈魂,使人的渾身上下都不得造就,所以人都在恨惡我的存在,因我總愛「折騰」人。因着我的話人都歡歌跳舞,因着我的話人都低頭不語,因着我的話人都失聲痛哭。人都在我的話中絶望,在我的話中得着生存之光,因着我的話人都輾轉反側、日夜不眠,因着我的話人都到處奔走忙碌。我的話能使人落入陰間,轉而使人落入刑罰之中,但在人不知不覺中又在享受我的福分。這些難道都是人能做到的嗎?是人的不懈努力换來的嗎?誰能逃脱我話的擺布呢?所以我因着人的不足來將我的話賜予人類,使人類的缺乏因着我的話語而得到滋補,使人類的生活豐富無比。

我常常仔細觀察人的言談舉止,在人的動作表情之中,我曾發現不少「奥秘」,在人的為人處世之中,「秘方」幾乎是占上等,因此當我接觸人時,獲得的都是人的「處世秘方」,足見人并不愛我。我因着人的不足而常常教訓人,但并不能獲得人的信任,人并不願意讓我殺死,因人的「處世秘方」之中還不曾發覺過人會遭受殺身之禍,只是在不幸之時受點挫折。人都因我的言語而大聲求告,在人的求告之中總是埋怨我的絶情絶義,似乎人都在尋求我對人真實的「愛」,但人怎能在我嚴厲的話中找着我的愛呢?因此人總因着我的話語而失望,似乎人一看見我的話便看見了「死神」,因此人都恐懼戰兢,我因此而不快,為什麽活在死亡之中的肉體中的人總是怕死呢?難道人與死是冤家對頭嗎?為什麽人總是怕死而憂傷呢?人在一生「不凡」的經歷當中,難道經受的死亡還少嗎?人的言語為什麽總是在埋怨我呢?因此我總結出第四條人生的格言:人的順服成分甚少,因此人總是在恨我。我因着人的恨而常常離去,何苦來呢?為什麽總讓人厭憎呢?既然人不歡迎我的存在,那我為什麽要厚着臉皮生活在人的家中呢?我只好帶着我的「行李」離開人,但人又戀戀不捨,總不願意讓我離去,人都放聲大哭,深怕我離開,從而生活再無依靠,看着人祈求的目光,我的心軟了下來。世界之上的滄海中,有誰能是愛我的呢?都被污水沾滿其身,都被大海的勢力而侵吞,我恨惡人的悖逆,但我又同情全人類的不幸遭遇,因為人畢竟還是受害者。我怎能藉着人軟弱無力之時趁機將人打入水中呢?難道像打落水狗一樣而殘忍嗎?我的心就是那麽狠嗎?因着我對人的態度,人才與我一同進入了這個時代,與我一同度過了不凡的日日夜夜。在今天,人都悲喜交加,人都倍感我的親切,都愛我甚是生動,因為人的生活中有了生機,不再做浪子浪迹天涯海角。

在我與人的生活之日中,人都仰賴着我,因我處處都在體貼人,總是對人無微不至地照顧,所以人總是生活在我的暖懷中,絲毫不經受風吹、雨打、日曬,人都生活在幸福之中,都把我當作慈母。人都猶如温室裏的花一般,絲毫經不住「自然灾害」的侵襲,總是站立不住,所以我將人放在風浪的試煉之中,人便不住地「摇擺」,幾乎没有反抗的能力,因人的身量太小,體格太弱,我對此而産生「負擔」。所以人都在不知不覺中受着我的試煉,因人太虚弱了,經不起風吹、日曬。這不正是我現今作的嗎?為什麽人總是面對我的試煉而放聲哭泣呢?難道是我冤枉人了嗎?是我有意殘殺人嗎?為什麽人的可愛之態死而不復生呢?人總是抓住我不放,因人總是没有自我生活的能力,所以一直讓我的手牽着走,人總是害怕讓别人領去。難道人的一生不都是我領着過來的嗎?在人的坎坎坷坷的一生中,翻山越嶺,經歷了不少不平的事,這些難道就出乎我的手了嗎?為什麽人總是不理解我的心呢?為什麽我的好意總是被人誤解呢?為什麽我的工作在地上不能順利開展呢?因着人的軟弱,我一直在迴避人,所以我甚是憂傷,為什麽我的下一步工作在人的身上行不通呢?因此我沉默了,我在仔細打量人,為什麽我總是受人的缺陷的轄制呢?為什麽我的工作總有攔阻呢?至今我仍未在人身上找出完全答案,因人總是忽冷忽熱不正常,不是對我恨之入骨,便是對我愛到頂峰。就我這個正常的神自己,絲毫經不住人的這一折騰,因人的精神總是不正常,似乎我對人有幾分「怕」,所以看見人的一舉一動便會聯想到人的不正常。我在不知不覺中發現了在人身上的奥秘,原來在人的背後還有一位出謀劃策者,所以人總是理直氣壯,似乎做了什麽有理之事。因此人總是裝着大人的樣子來哄「小孩兒」,看着人裝模作樣的樣子,我不禁大發烈怒,人為什麽就這麽不自愛、不自尊呢?為什麽人不認識自己呢?難道我的話都廢去了嗎?難道我的話是人的仇敵嗎?為什麽人都看着我的話對我生發埋怨之心呢?為什麽人在我的話中總是加添自己的想法呢?是我對人太無理了嗎?不妨所有的人都仔細想想,我的話中所包含的成分到底是什麽。

一九九二年五月二十四日

上一篇: 第四十四篇

下一篇: 第四十六篇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作工與進入 一

自從人走上信神的正軌以來,人對許多事仍是模糊不清,對神的作工與人該作的許多工仍是一塌糊塗,一方面是因為人的經歷偏差,領受能力差,一方面也是因為神的作工并未把人帶到這個地步,所以對于每一個人來説,對多數屬靈的事都是模棱兩可。你們不僅對自己該進入的是模糊不透亮,對神的作工更是一竅不通…

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

神的權柄(一)上幾次交通了關于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的話題,聽了交通之後你們是不是覺得對神的性情有所了解有所認識了呢?這些了解與認識有多少呢?在你們心裏有没有數?通過上幾次的交通你們對神的了解是不是加深了呢?那這些了解能不能説成是你們對神真實的認識呢?你們對神有了這些認識與了…

真正的「人」指什麽

經營人本是我的本職工作,讓人都被我征服更是我創世早已命定好的,雖然人并不知我在末世要將人徹底征服,也并不知我將撒但打敗的證據就是將人類的悖逆者征服,但我早已在我的仇敵與我交戰的時候告訴其我要將被撒但擄去的、早已成了其兒女、成為其看家的忠實的僕人征服。征服其原意本是打敗,使其蒙羞,…

路…… 二

本來,神在中華大陸的工作順序與作工步驟以及作工方式弟兄姊妹或許都略有概括,但我總覺着還是作個回憶或作個小結以供弟兄姊妹一觀,我只是藉此機會來説説我的心裏話罷了,并不談在此工作以外的事,望弟兄姊妹能理解我的心情,我也敬請所有看我此話的人能諒解我的身量小,生命經歷實在太少,在神面前真…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