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生命的筵席(下)

9

雨 露

修理對付如期而至

一段時間後,教會裡需要選一名組長,弟兄姊妹提議從其他地方調人過來擔任組長本分,但是沒有找到合適的人選,雨露和幾個同工衡量了一下,決定就在本組裡找兩個姊妹一起配搭盡組長的本分。雨露和配搭的姊妹按照提前約定的時間和弟兄姊妹一起交通這件事,等弟兄姊妹表態時,大家都不說話,氣氛有些尷尬。這時雨露心裡抵觸,不高興地說:「大家有什麼想法都可以說一下,做誠實人,心裡怎麼想就怎麼說。」可兩分鐘過去了,還是沒有人說話,雨露又急又氣,心想:「你們不說話就是不同意,我說的你們不接受,我讀原則你們應該能接受吧。」想到這兒,雨露就從《支持配合帶領工人工作的原則》中摘選了一些講道交通讀道:「當帶領工人作工遇到難處時,神選民應給予支持配合……」並再次說了其他地方找不到合適的人選。沒想到,只有三個弟兄姊妹勉強同意了,多數弟兄姊妹還是不說話。此時雨露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火氣,帶著指責的口氣說:「大家有什麼想法都可以說說,在這不說話浪費時間,還不如去盡本分呢!」她話音剛落,小希說話了:「你們這樣安排有些突然,我們一時不好接受,你讓我們表態,也不給人思考的空間,臨到事你不交通真理解決問題,外表是在讀原則實際是讓我們順服你,我接受不了。」聽了這些話,雨露猶如被人打了一記耳光,臉上感到火辣辣的,心想:「你當著這麼多的弟兄姊妹的面對付我,這讓大家怎麼看我啊!好歹我還是個帶領,你不支持我安排的工作也就算了,還這樣不給我留情面,我以後還怎麼作工作啊?」此時,現場的氣氛變得特別尷尬,雨露不知所措,真想快點結束這場聚會,找個地方躲起來。雨露的配搭蘇麗看工作落實不下去了,就提議大家都尋求尋求再作決定,弟兄姊妹也都同意了,就這樣她們草率地結束了這場聚會。散會後,雨露心裡感覺很難受,委屈得直想哭。雨露心想:「小希真是太狂妄了,我作為教會的帶領,難道不想從其他地方找合適的人來你們組做組長嗎?你們一點都不理解我們工作上的難處……這做帶領也太難了,這麼點工作都安排不下去,唉!我也沒有工作能力,作不了帶領的工作,教會再選舉時你們最好別選我了。」雨露越想越委屈,心裡感到很痛苦。藉著跟神禱告,雨露心裡的痛苦能減輕一點,但一想到小希對付她的話,她就感到扎心般地難受,覺得小希是跟她過不去,同時她心裡也滿了牢騷:「我們這樣安排也是根據現實情況決定的,不管我怎麼跟你們說,你們一直都不說話,這不就是在浪費時間嗎?說我不交通真理解決問題,我根據原則交通難道不是在交通真理嗎?」雨露越想心裡越抵觸,不想再見到小希了。到了晚上,白天聚會時發生的一幕幕縈繞在雨露的腦海中,雨露輾轉反側不能入睡,痛苦中她只能一次次跟神禱告:「神啊!我現在心裡很黑暗痛苦,不知道自己錯在哪裡,為什麼會臨到這樣的環境。神啊!我知道自己這樣的情形不對,願你帶領我,使我明白你的心意。」

意外的收穫

神話引領幡然醒悟

早上靈修的時候,雨露看到神的話說:「你如果相信神的主宰,你得相信每天發生的事,不管是好事還是壞事,都不是偶然發生的,不是誰有意跟你過不去,也不是誰有意針對你,而是神安排的,是神擺佈的這一切。神擺佈這一切為了什麼?不是亮你的相,不是顯明你,顯明你不是最終目的,要成全你、要拯救你這是目的。怎麼成全,怎麼拯救啊?先讓你知道自己有敗壞性情,先讓你知道自己的本性、實質,自己的不足,自己的缺少,你知道了,你心裡明白了,你才能脫去。」(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要得著真理就得從身邊的人事物上學功課》)神的話使雨露豁然開朗,明白了臨到姊妹面對面的對付與揭露是神精心的安排,不是姊妹跟她過不去,也不是姊妹有意針對她,是因為自己裡面有敗壞性情才臨到這樣的對付、指責。雨露又想到講道交通中說:「有的人你對付他,你講道交通點各種情形,針對他的情形他也不接受,他恨你,這樣的人他恨人的修理對付,恨人的揭露、人的管教,其實這不單是恨人,最主要他是恨真理,他與真理為敵,問題的性質就是這個。凡是恨惡管教、恨惡修理對付的,都是恨惡真理、與真理為敵的,這樣的人不是追求真理的人,能不能成全就不用說了。所以說,臨到修理對付這是神的高抬、是神的愛,你要不是追求真理的人,就沒有人對付你、修理你,直接把你淘汰了不就完事了嗎?」(摘自《講道交通(六)·關於神話〈被成全的人都得經受熬煉〉的講道交通》)雨露認識到自己不接受對付、修理這是恨惡真理、與真理為敵的表現,這是在悖逆神、抵擋神,因為這樣的對付是出於神的,是神為了變化自己的敗壞性情,而自己卻不接受,還認為是小希與自己過不去,這不就是仇恨真理、不接受從神來的修理對付嗎?如果自己一直抵觸、拒絕、對抗,不但得不著真理,還會讓神厭憎,失去聖靈作工。想到這些,雨露就跟神禱告:「神啊!感謝你的開啟,臨到這樣的修理對付有你的美意在其中,我願意順服下來,好好反省,求你帶領我……」

獲益匪淺

蘇麗端了一杯水過來遞給雨露,看雨露愁眉不展的表情,便說道:「看你情形不好,還在想昨天的事情吧?」雨露看了看蘇麗。蘇麗繼續說:「你想想你在聚會交通時,有沒有跟弟兄姊妹站在平等的位置上?」雨露被蘇麗的一句話敲醒了,開始回想昨天晚上聚會時自己的說話與流露:當弟兄姊妹對自己的安排有想法不說話時,她就站在帶領的位置上強迫弟兄姊妹順服、接受自己的安排。雨露看到自己確實沒有跟弟兄姊妹站在平等地位上,心平氣和地交通、商量,流露的都是撒但的狂妄性情。這時,蘇麗拿起平板電腦對雨露說:「我們一起看段講道交通吧!」雨露點點頭說:「好的。」蘇麗讀道:「有些人有點地位就要轄制人,就要控制人,有個地位就想稱王稱霸,讓人都聽他的,有個地位就搞以他為中心,讓人都圍著他轉,一切都得按著他的意願做,無論誰所作所為若不合他的意願,那誰就是他的仇敵,就是他打擊的對象。這樣的人認不認識自己呀?這樣的人沒有理智,沒有理智的人都不認識自己。……所以說,真認識自己的人是有理智的人,凡是沒有理智的人都是不認識自己的人。沒有理智的人有沒有人性啊?沒有理智的人如果掌權了,跟大紅龍掌權是不是一樣啊?沒什麼區別。……人都是敗壞人類,都應該順服基督,心裡尊基督為大,這是對的。你只是一個帶領,你怎麼還能讓弟兄姊妹都尊你為大呢?你那個意願、你那個想法是真理嗎?不是真理,那你為什麼要求別人按著你的意願來呢?這是什麼問題呀?這是不是太狂妄自大了?」(摘自《講道交通(四)·什麼是真實的認識自己》)蘇麗說:「這段話揭示的正是我們敗壞人類的情形,看到我們性情狂妄,一旦有了地位真的就跟大紅龍一樣,什麼事情都想自己說了算,讓人都以自己為中心,只要有人反抗,就會排斥、打擊,甚至整人治人。敗壞的人掌權就是撒但掌權,就能轄制人,掌控人。」雨露聽到這些話感到很扎心,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她回想那天晚上的一幕幕:在調整組長的事上,其實她心裡已經定意要這樣做了,聚會交通表面上是在徵求弟兄姊妹的意見,其實這只是通知弟兄姊妹一聲,無論弟兄姊妹是否同意都是這個結果,她覺得自己是帶領,安排教會工作弟兄姊妹就應該迎合、服從;當弟兄姊妹不接受時,她就拿講道交通壓制人,讓弟兄姊妹接受、順服。雨露認識到這些,也和蘇麗敞開交通說:「我看自己太狂妄了,憑著『天上地下,唯我獨尊』『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撒但法則活著,以權壓人,站在帶領的位置上說話、做事,讓弟兄姊妹都順服、聽從我的安排,看到弟兄姊妹不支持配合時,我就氣急敗壞,站地位教訓人、轄制人。想想大紅龍做事從來不跟人商量,凡事都讓人聽它的,一旦人不聽它的,它就要想方設法地打壓、剷除異己,我的本性不是和大紅龍一樣嗎?大紅龍狂妄自大、胡作非為,給老百姓帶來的都是痛苦、災難,如果自己一直憑這種撒但性情活著,給弟兄姊妹帶來的只會是轄制和傷害,若不悔改就會被神淘汰、懲罰啊!」蘇麗說:「感謝神!你能有這些認識,這是神的開啟啊!」雨露點點頭,說:「感謝神!」藉著交通,雨露對自己的真實情形看得越來越清楚,同時也為自己有這樣的敗壞性情而感到害怕,她看到自己的性情太狂妄、太任意妄為了,沒有一點敬畏神的心,根本不是在盡本分,而是在作惡。雨露又想到自己這段時間,經常流露狂妄性情站地位說話:去小組裡聚會時,一旦看到弟兄姊妹不積極交通,問他們話也不及時回覆,她就會帶著血氣指責弟兄姊妹,導致弟兄姊妹受轄制;每次和同工商量工作時,她總以自我為中心,讓同工都聽她的,按著她的觀點來,導致同工受轄制,有好的建議也不敢敞開心交通,致使教會的一些工作不能及時得到落實,給教會工作帶來一些攪擾。想到這兒,雨露心裡覺得特別虧欠神,願意向神悔改,並暗立心志竭力追求真理,不再憑狂妄性情盡本分,如果再活在狂妄性情裡抵擋神,願神的責打、管教不離開她。

幾天後,雨露去組裡聚會,她把自己那天站地位轄制人的敗壞醜相解剖亮相出來,也向弟兄姊妹道歉。弟兄姊妹也都敞開心談了他們受雨露轄制的情形,每聽到一個弟兄姊妹的交通,雨露的心裡都特別難受,她看到自己憑著狂妄性情對待弟兄姊妹,給他們帶來的盡是打壓和轄制。此時,雨露真正看到了自己沒有敬畏神的心,所做所行都令神厭憎,尤其是做了教會帶領之後,說話做事常常站地位轄制人,但是從來沒有注重解決這方面的問題。雨露看到今天神藉著姊妹對付自己,就是讓她能反省,在臨到不同的觀點時能放下自己尋求真理原則,不再憑狂妄性情作惡抵擋神,能夠做一個有理智的接受真理的人。

修理对付太宝贵

後來,有時在聚會中看到弟兄姊妹不積極交通,雨露裡面也會流露狂妄性情,但藉著禱告,就能心平氣和地跟弟兄姊妹敞開心交通,了解他們的實際難處,操練用真理解決問題,當雨露這樣實行時,大家聚會也能積極交通了;跟同工商量教會工作有不同的看法時,當雨露又想讓大家按自己的看法來時,她也能放下自己,考慮教會的整體利益,誰的觀點、提議好,符合真理,對教會工作有益處,就採納誰的建議。有一次,雨露和同工李靜在交談中,李靜對雨露說:「之前看你比較狂妄,和你說話有些受轄制,但自從上次臨到小希姊妹的對付後,這段時間看到你在狂妄性情方面有了一些變化,說話做事能與人商量了,站地位轄制人的時候少了。」聽了這些話,雨露心裡不由地向神獻上感謝和讚美,想到自己今天能有這點兒變化,這都是神作工達到的果效。

修理對付太寶貴

經歷過後,雨露體嘗到了接受修理對付後的甜頭,她開始有意識地找接受修理對付方面的真理進入,看到一段講道交通中說:「當修理對付臨到的時候,人才能看清楚自己的所作所行的的確確是在悖逆神、抵擋神;如果沒有人的修理對付,人就不能認識自己的所作所為到底合不合乎真理、到底是不是抵擋神,人就不清楚,也認識不了。……如果沒有修理對付,那人就沒有進步,就沒有長進,就停滯不前,自己活在敗壞中還不知道。所以,修理對付對人的生命進入太重要了。……不能接受修理對付的後果是什麼?這樣的人不可能有真實的進入,更達不到生命性情的變化。在生命經歷中,人能有長進,一方面是靠自己尋求真理,另外一方面就是靠接受修理對付,人的幫助、人的修理對付,這方面的果效不可低估啊,光憑自己追求那得著的太不夠了……」(摘自《講道交通(三)·神用多種方式作工拯救人太有意義》)雨露回想著這段時間的經歷,她真實體會到修理對付是自己進入真理實際、生命得以長大的最好方式,也是自己達到性情變化的途徑。雨露認識到,臨到修理對付時,雖然裡面有痛苦、熬煉,但對被撒但敗壞的人來說是生命的筵席,也是最好的保守與拯救;沒有對付、指責臨到,自己很難認識自己本性裡抵擋神的東西,也發現不了自己的缺少,就很難進入真理實際。此時雨露深有感觸:其實,每一次臨到弟兄姊妹的修理對付都不是偶然的,都是因著自己的悖逆抵擋,所作所為不合神心意,神才會興起人事物來對付自己。同時雨露也認識到自己要想達到性情變化盡好本分,必須得經歷神的審判刑罰,接受弟兄姊妹的對付、指責,否則就只能活在敗壞性情中抵擋神,打岔、攪擾教會工作,被神顯明、淘汰。認識到這些後,雨露從心裡不住地感謝讚美神,感謝神興起周圍的人事物來修理對付,變化自己的生命性情。明白了神的良苦用心,雨露暗立心志:以後願更多地接受修理對付,從中尋求真理,追求性情變化,注重實行真理滿足神!

一切榮耀歸於全能神

相關內容

上好的福分
什麼是有人性(有聲讀物)
你的作工合神心意嗎(有聲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