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自命不凡的她改變了(有聲讀物)

73

辛 蕾

自命不凡 獨攬大權

窗外陽光明媚,室內十幾個弟兄姊妹正在投票選舉。投票結束,帶領宣布辛蕾被選為負責人,辛蕾站起來微笑地面向弟兄姊妹說:「感謝神給我這次機會,我一定好好珍惜,和大家一起把本分盡好……」走在回家的路上,辛蕾想到剛臨到的神的託付心裡特別高興,立志要努力盡好本分滿足神。

3個姊妹在戶外聚會交通神話

隨後,辛蕾就投入到了本分中。因為剛接手本分,一切都是陌生的,她常常把自己的難處向神仰望交託,有什麼看不透的問題也會向同工劉楊姊妹尋求、商量。慢慢地,她對本分的相關業務掌握得越來越嫻熟,再加上神的祝福與帶領,組裡的工作越來越有果效,弟兄姊妹的情形或本分中遇到的難處她都能交通解決一些,辛蕾不禁有些沾沾自喜,覺得自己有些真理實際了。在與弟兄姊妹討論工作時,辛蕾能第一時間把自己的觀點、想法談出來,看到坐在一旁的劉楊沒有發表建議,而且一臉茫然時,辛蕾不由得就開始小瞧她,心想:「你盡這項本分兩年多了,比我時間長,怎麼現在還不如我了呢?看來你的水平也不過如此。」後來,弟兄姊妹遇到難處尋問辛蕾時,辛蕾很少跟劉楊商量,就自己一人去解決,因為她覺得劉楊看事能力沒她強,即使去了也解決不了根源上的問題,還不如她自己去呢。漸漸地,辛蕾變得越來越狂妄自大,覺得自己在組內是不可或缺的頂梁柱,組裡離了她不行,從心裡瞧不起劉楊,覺得劉楊哪方面都不如她,做什麼她都看不上。

一次,辛蕾有事外出,這期間她心裡一直放心不下組裡的工作,擔心劉楊作不好。這時,其他組的負責人發來一封急信讓她們處理,看到這個消息辛蕾心裡很著急,怕耽誤工作,心想著要不要把信件轉給劉楊讓她處理呢?但轉念又想:「她文字表達能力不太好,能處理好這封信件嗎?還是算了,等我把事辦完再回來處理吧。」最後辛蕾還是沒有把信件轉給劉楊,直到她回去後才處理。在調整組內人員上,多數都是辛蕾拿定主意後才跟劉楊打聲招呼,即使劉楊提出不同建議,辛蕾也會用各種理由拒不接受,因為她覺得自己比劉楊有工作能力,也會根據每個人的特長合理安排本分。就這樣,組裡的工作幾乎都是辛蕾拍板定案,她不跟劉楊商量,不知不覺把劉楊架空了。漸漸地,辛蕾把能解決點弟兄姊妹的情形和組裡的一些問題當作有真理實際了,把工作有點果效當成資本了,便活在自我欣賞的情形中,開始在聚會中打著認識自己的旗號拐彎抹角地見證自己盡本分如何如何有果效,變相地高舉自己、顯露自己,甚至還站地位教訓人。

有一次組內要配合一項工作,當時弟兄姊妹提出兩個不同的方案,但是遲遲定不下採用哪個更合適,組長趙寧弟兄便找辛蕾和劉楊商量,辛蕾從心裡嫌棄趙寧,心想:「你也太沒有工作能力了吧,什麼事都找我們商量,你還能做什麼呀?」接著就教訓道:「這樣的問題組長就應該主動擔起來,與組員共同尋求解決的,你怎麼連這點事都處理不好啊?……」趙寧因此活在了消極中,盡本分受轄制,並多次提出不想盡組長本分了。面對此事,辛蕾不但沒有反省自己,反而還一個勁兒地「教導」他要如何忠心盡本分。後來,一個小組在作一項工作時,有一個環節不知是否需要再改進,辛蕾覺得不用,但劉楊卻覺得需要再改進一下,辛蕾便不耐煩地對劉楊說:「我覺得這一處沒有什麼不合適的,別在這些雞毛蒜皮的事上細摳了,這又不是實質性問題。」就這樣,辛蕾把這個問題撂在一邊。沒過幾天,有的弟兄姊妹又提出那一處確實需要改進,本來很快就可以完成的本分就因這個問題延誤了幾天。面對這些,辛蕾只是心裡稍微有點難受,但過後卻不了了之了。

剛硬悖逆 審判臨到

一天傍晚,小雨正淅淅瀝瀝地下著,聚會結束後大家陸續離開,房間裡只剩下辛蕾和另外兩個弟兄姊妹。這時,姊妹提醒辛蕾說:「姊妹,我感覺你這段時間挺狂的,在商量工作時,總以自己為中心,不聽取別人的建議……」弟兄也直言不諱地對她說:「姊妹,我也覺得你最近火氣挺大的,動不動就發火,容易讓人受轄制,你這種作工方式不造就人啊!……」辛蕾聽後很想反駁,但是又怕弟兄姊妹說她不接受真理,就勉強答應著:「你們提點我這方面的問題,我現在還沒有認識到,那我再反省反省吧。」雖然辛蕾外表上沒有辯解、反抗,但是內心卻絲毫不接受,還把眼光盯在提建議的弟兄姊妹身上,認為是他們太多事了。因著辛蕾在臨到的環境中一直不尋求神的心意,慢慢地,她越來越摸不著自己的情形,平時也不知該看哪些神的話,讀神的話時也沒有明顯的聖靈開啟光照,有時禱告還睡著了。與組裡弟兄姊妹聚會交通,辛蕾也發現不了弟兄姊妹盡本分中存在的問題,工作沒有果效更不知道該如何跟進解決。因著弟兄姊妹不對的情形和盡本分中的難處沒得到及時的解決,以致大家都陷在消極的情形中,沒有了生命進入,組內各項工作也受到攔阻。

一天下午,帶領找到辛蕾嚴肅地說:「辛蕾姊妹,有弟兄姊妹反映你做事好獨攬大權,與人沒有和諧配搭,有些弟兄姊妹都受你的轄制。」當時她愣了一下,心裡有些不服氣:「你們是從哪兒聽說的?這是不是誰對我有成見背後打我的小報告?你們也不能偏聽偏信啊。」沒想到第二天下午,帶領又結合神的話和講道交通指出她的問題,說她不接受真理、不接受修理對付,而且在工作上什麼事都是自己說了算、自己掌權,所作所為就是敵基督的性質……辛蕾接受不了這樣的對付修理,內心翻騰開了:「我盡本分時是有敗壞流露,但也不至於像你們說得那麼嚴重啊,你們是不是把我的敗壞流露當成實質問題對待了?這不是對我上綱上線嗎?昨天說我跟人不能和諧配搭,今天又說我不接受真理、不接受修理對付。配搭不和諧也不是我一個人的問題啊,為什麼總說我,怎麼不給配搭姊妹交通呢?你們說我想獨攬大權,關鍵是組內沒有拍板定案的呀,我身為負責人不得擔起這個責任嗎?這不是有負擔的表現嗎?怎麼還跟獨攬大權扯上關係了?真是『槍打出頭鳥』,以後我什麼也不說了,免得你們再對付我……」臨到這樣的對付修理,辛蕾絲毫沒有反省自己的意思。

過了幾天,帶領找到辛蕾,把弟兄姊妹對她的評價讀了一遍:辛蕾姊妹聚會交通盡高舉見證自己,好站地位轄制人,讓人不得造就;辛蕾姊妹貪享地位之福,不作實際工作,盡講字句道理;等等。弟兄姊妹的這些評價句句都扎在辛蕾的心上,她簡直難以置信,沒想到自己在弟兄姊妹心目中竟是這樣的人。緊接著,帶領又對她說:「通過你的一貫表現,看到你特別狂妄自大,絲毫不接受真理,教會給你好幾次機會了,你的心太剛硬,仇恨真理,你已失去聖靈作工,不適合盡負責人的本分了,現在也沒有合適的本分安排給你,你就到廚房幫忙吧。」聽到這樣的安排,辛蕾如同五雷轟頂一般,整個人癱坐在那兒,實在難以接受眼前臨到的環境,她心裡難受極了,心想:我就這樣被撤換了,而且還被安排去做飯?……一想到讓她戴著廚師帽、穿著圍裙站在那麼多弟兄姊妹面前盛飯、端菜,辛蕾就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她心裡痛苦極了,一個人躲在房間裡哭了起來……

姊妹很沮喪

痛苦迷茫 神的話引領

剛來到廚房的那幾天,辛蕾一連幾頓飯都沒吃,整天愁眉不展,一直躲在後廚不敢出來見弟兄姊妹。情形也反反覆覆,有時她想到自己因狂妄自大、不接受真理而失去本分,心裡就像刀扎似的,痛苦得要窒息,她偷偷地抹眼淚,恨自己為什麼不追求真理,為什麼不接受修理對付;有時她心裡的埋怨、誤解又出來了:「弟兄姊妹為什麼不能公平對待我?帶領為什麼給我安排這樣的本分呢?神啊!這太難熬了,我不知道為什麼會臨到這樣的事……」就這樣,辛蕾心裡左右拉鋸,備受煎熬,委屈的眼淚也時常不自覺地流出來。隨之,她對帶領也產生了想法:「她們是不是有意針對我啊?這樣安排是神的心意嗎?……」想到這裡,辛蕾意識到自己的情形不對,不敢再往下想了。這時,她想到神的話說:「你如果相信神的主宰,你得相信每天發生的事,不管是好事還是壞事,都不是偶然發生的,不是誰有意跟你過不去,也不是誰有意針對你,而是神安排的,是神擺佈的這一切。神擺佈這一切為了什麼?不是亮你的相,不是顯明你,顯明你不是最終目的,要成全你、要拯救你這是目的。怎麼成全,怎麼拯救啊?先讓你知道自己有敗壞性情,先讓你知道自己的本性實質、自己的不足、自己的缺少,你知道了,你心裡明白了,你才能脫去。這就是給你機會了,你得學習把握,知道把握,別頂牛,也別較勁。」(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要得著真理就得從身邊的人事物上學功課》)神話語的帶領引導使辛蕾的心不再痛苦迷茫,從神的話中她明白了,今天臨到的這一切事,無論是撤換還是在廚房做飯,都不是哪個人安排的,也不是弟兄姊妹和她過不去,更不是帶領有意整治她,而是神主宰安排的,這是神的公義性情臨到她了。神擺上這樣的環境不是要顯明淘汰她,而是她身上的敗壞性情需要這樣的環境來刑罰審判。這時,她意識到不能總活在自己的觀念想像中,也不該生發怨言跟神對抗、較量,得反省認識自己身上的敗壞。於是,她便在心裡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啊!雖然現在我很軟弱,心裡也很痛苦,但是我知道你所作的都是為了我的生命著想,是為了拯救我,只是我太麻木痴呆,對自己還沒有什麼認識。神啊!願你開啟帶領我,使我對自己的所作所為能有真實的分辨與認識。」

一次靈修時,辛蕾看到講道交通中說:「那些狂妄自大、特別自是、誰也不服的人,總好轄制別人,總看不起別人,總覺得自己比別人好,所以總是高高在上誰也不服,這樣的人就是對自己的敗壞實質沒有絲毫認識的人。好轄制人的人,總想控制別人,總想讓人聽他的,總想讓人都圍著他轉,這樣的人對自己也沒有認識,因為他一點兒理智都沒有,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東西。……有些人有點地位就要轄制人,就要控制人,有個地位就想稱王稱霸,讓人都聽他的,有個地位就搞以他為中心,讓人都圍著他轉,一切都得按著他的意願做,無論誰所作所為若不合他的意願,那誰就是他的仇敵,就是他打擊的對象。這樣的人認不認識自己呀?這樣的人沒有理智,沒有理智的人都不認識自己。」(摘自《講道交通(四)·什麼是真實的認識自己》)看到這兒,辛蕾覺得講道交通裡說的這些都是她的情形表現,她想起自己剛盡負責人本分時,因著神的祝福與帶領作工有點果效,就開始竊取神的榮耀,把這些歸結為自己的功勞,認為自己的素質好、工作能力強,便活在沾沾自喜、自我欣賞中,狂妄自大的本性越來越膨脹,不知不覺心裡沒有了神的地位,開始瞧不起配搭劉楊姊妹,她覺得自己哪方面都比她強,作工作時就獨斷專行,什麼事都不和她商量,不知不覺把劉楊架空了。平時盡本分也都是自己說了算,讓大家都按著她的意思來,絲毫不接受弟兄姊妹的建議,還站地位教訓人,導致弟兄姊妹受轄制,不能按時完成任務,攔阻了工作的進展,無形中打岔攪擾了組裡的工作。身邊弟兄姊妹的提醒、對付修理她都是滿不在乎,不屑一顧。當帶領指出她不接受真理時,她不僅不反省自己,反而還認為是弟兄姊妹在挑她的毛刺,對她上綱上線。此時,辛蕾才看到自己實在太狂妄自大、不可理喻了,已狂奔在敵基督的道路上還渾然不知,若不是神及時的審判刑罰制止她作惡的腳步,她還不知道會作出多大的惡抵擋神。她認識到這次被撤換是神的公義性情臨到,更是神對她極大的拯救與愛!同時她也明白了,一開始盡本分有果效,完全是因為心對獲得聖靈作工,當她活在自我欣賞,認為自己行的時候,神就向她掩面,沒有聖靈的帶領與引導,她靈裡就麻木痴呆,什麼都做不了。在神家盡任何一項本分都是聖靈作工決定一切,任何人都沒有值得可誇的,人離開聖靈作工就是廢物,一事無成。明白這些後,辛蕾便來到神面前向神禱告:「神啊!我在盡本分中不追求真理,狂妄的性情不但沒有變化,還越發膨脹,若不是你的審判刑罰臨到,我只會作惡更多,將自己斷送。神啊!我感謝你的審判刑罰,我願意老老實實地順服神的擺佈安排,把現在的本分盡好,以此來安慰你的心。」當辛蕾順服下來時,漸漸地,她的情形也好轉了,每天都能在神擺設的環境中學到功課,即使臨到不合己意的事,也不再狂妄自是讓別人聽自己的了,和弟兄姊妹也能和諧配搭了。

老病重犯 又想掌權

午後的陽光透過窗戶照在廚房門口的走廊上,窗台上幾盆花兒在盛開著,辛蕾正在走廊拖地板。透過窗子,辛蕾無意間聽到原來組裡的兩個姊妹坐在餐廳裡說話,張姊妹說:「唉,現在組裡還沒有找到負責人,一些問題也沒有解決,工作果效一直不好,這該怎麼辦呢?」李姊妹說:「是啊,沒有負責人,有些問題就不能得到及時解決……」聽到這話,辛蕾心裡怎麼也平靜不下來,心想:「看吧,現在也沒找到合適的負責人,是不是把我撤換錯了?」晚上躺在床上,辛蕾輾轉反側,心裡不住地琢磨:「以前我在組裡時不管出現什麼問題都能及時解決,工作進度快,現在組裡這麼長時間都沒有果效,看來組裡離了我還是不行吧。我得趕緊好好反省,到時說不定帶領看我情形好有變化了,就給我官復原職了。」之後的幾天裡,辛蕾盡本分的勁頭更大了……

一天晚上,辛蕾在廚房切菜,邊切邊想:「到現在組裡還沒來新負責人,現在任務量又那麼大,不妨我和他們一起探討解決問題?唉,還是算了吧,我都沒有聖靈作工了,還能解決問題嗎?萬一把路途指偏了或者出錯了,打岔攪擾不說,還容易作惡觸犯神性情呢!……」可轉念又想:「我還是有些素質和工作能力的,當時我做負責人的時候,弟兄姊妹也經常找我尋求解決問題,曾經我也和弟兄姊妹一起做出幾個成品,要不我和帶領說一下?她們是不是不了解我的情況啊?……」正當辛蕾的心又開始蠢蠢欲動的時候,突然她的左手大拇指被菜刀切到,鮮血立即流了出來。鑽心的疼痛打斷了她的思緒,立時一陣害怕襲上心頭:「怎麼會切到手指呢?難道這是神的管教臨到我了?」想到這兒,她趕緊在心裡向神禱告:「神啊!臨到這事,不知道是不是你對我的管教,願你帶領、引導我,使我能明白你的心意,我願意反省認識自己。」

審判揭示 顯出真相

深夜,窗外寂靜的夜空中星星眨著眼睛,草叢裡的蛐蛐兒在輕聲吟唱著,此起彼伏的蛙聲打破了涼涼夏夜的寧靜,小區居民樓裡的燈逐漸關閉了,唯獨辛蕾房間裡還亮著燈,透過窗戶看到辛蕾正坐在書桌前看神的話。辛蕾看到神的話說:「你看人沒有資本的時候,人還知道小心謹慎,別做錯事,有點資本就端起來了,一端起來,這就面臨個問題。面臨個什麼問題呢?知不知道?(狂妄自是,目中無人,目中無神。)一端起來就麻煩了,這是肯定的。人這一端著,一論資排輩,一覺著自己有資本了,這個時候人與神之間的關係是什麼?人與神之間有沒有關係了?(沒有了。)沒關係了,很危險。沒關係了,把神擺一邊了。人自己私下裡成立了團體,獨立的團體,獨立的團隊,把盡本分的場所變成了人搞獨立王國的場地,把人事奉神、敬拜神的場所變成什麼了呢?變成人的團夥啦!變成了人的團夥,那這裡還有沒有真實的敬拜?(沒有。)沒有了,有沒有真理生命的進入?(沒有。)這些人是在做什麼呢?是在盡本分嗎?(不是。)那是在搞什麼呢?是不是在搞人的事業呢?是不是在搞人的經營呢?搞人的經營,搞人的事業,那你搞得再好,人心裡都沒有神了,人做事、盡本分不憑著真理了,是不是就都與神無關了?這是不是很可怕的事?在一個人群裡,人是不是最容易走這樣的路?(是。)最容易走這樣的路。」(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時時活在神面前才能走上蒙拯救的路》)看到神審判揭示的話,辛蕾感到膽戰心驚,她意識到神的話所揭示的正是她現在的情形表現。她把自己以往作工有點成果當成了資本,把自己端了起來,覺得組裡離了她不行。前段時間被撤換後,她以為對自己的狂妄性情有點反省認識了,但是如今聽到組裡遲遲沒有找到合適的負責人時,她的狂妄本性又膨脹了,覺得是帶領把她撤換錯了,甚至還拿以往的作工成果當資本來跟神講條件,認為自己有工作能力,企圖東山再起。在神話語的開啟帶領下,辛蕾才看到狂妄本性已深深地扎根在自己身上,致使她目空一切,總想重新掌權,與神爭奪地位。辛蕾認識到自己簡直就是一個活撒但,跟天使長一樣,企圖與神平起平坐,搞個人的事業,搞自己的獨立王國,所走的正是敵基督的道路。這時,她又聯想到兩千年前的敵基督保羅,他把外表的恩賜、素質當成了資本,性情越來越狂妄,目中無人,心中無神,處處高舉自己,見證自己,甚至還說自己活著就是基督,死了對人都有益處,最終觸犯神的性情,遭到了神的咒詛。想到這兒,她看到神的性情公義不容人觸犯,認識到自己的所作所為與保羅沒什麼區別,把恩賜、素質當作資本,總想掌權,搞自己的經營,搞獨立王國,這正是在步保羅的後塵,如果再不悔改,這樣下去肯定會遭到神的懲罰與咒詛。此時,辛蕾感到恐懼戰兢。

那段時間,每次聽講道交通中揭露解剖假帶領狂妄自大、仇恨真理的表現時,辛蕾心裡都很沉重,尤其是聽到講道交通說:「你要是掌權能稱王稱霸,讓別人俯伏敬拜你,這不是魔鬼嗎?大紅龍掌權不都成魔王了嗎?沒掌權的時候好話說盡,掌權以後壞事做絕,是不是這麼回事啊?」(摘自《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第一百六十六輯》)「這些假帶領、假工人太噁心,多一天都不讓他留,趕緊淘汰。」(摘自《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第一百六十六輯》)「你裡面最明顯、最嚴重的大紅龍毒素是什麼,把這些涉及撒但本性實質的毒素找出來,這才是真正認識自己的致命處了。……你們說敵基督最後垮了,弄個身敗名裂,敗在啥地方啊?有的人就敗在狂妄上,狂妄得沒理智,狂妄得不可一世,狂妄到『老子天下第一,誰也不服』,狂妄到我行我素、唯我獨尊,狂妄到以他自己為中心,不管在哪個人群中,必須得他為首,就是不甘居人下,最後就敗在這地方——狂妄性情上。」(摘自《講道交通(八)·實行認識自己必須解決的偏差與誤區》)這些揭露解剖的話使辛蕾感到特別扎心,句句都打中她的要害。懊悔自責中,她不禁反思為什麼自己會如此狂妄,總想掌權,想給別人當官呢?藉著聖靈的開啟她意識到原來這都是因為「天上地下,唯我獨尊」「唯我獨大」這些撒但毒素深種在她心裡,已成了她的生命,使她身不由己地憑著狂妄自大的本性說話、做事。這時她不禁想起當初做負責人期間,她做什麼事都想一個人說了算,還在組裡高舉、見證自己,站地位教訓、轄制弟兄姊妹,即使被撤換安排到後廚盡本分,還覺得自己有能力負責工作,妄想統領原來的組。正是這些毒素使她變得越來越狂妄自大,和撒但一樣專橫跋扈,目空一切,目中無人,心中無神,沒有絲毫敬畏神的心,走到哪兒都想掌權。今天若不是神的審判刑罰臨到,她將成為佔山為王的響馬,成了地道的敵基督。揣摩到這兒,她不禁倒吸一口涼氣,沒想到自己信神多年因不追求性情變化,不知不覺就能作惡抵擋神,同時也為自己在神面前留下的惡行感到懊悔和虧欠。這時她想到神的話說:「那我現在正式告訴你們:我不管你勞苦功高,或是資格大大,或是追隨左右,或是名望頂天,或是態度好轉,只要你沒有按著我的要求去辦,那你永遠不可能獲得我的稱許。你們還是把自己的種種想法打算趁早都一筆勾銷,把我的要求都認真對待對待,否則,我會將所有的人都化為灰燼來結束我的工作,充其量將我的多年作工與苦難化為烏有。因為我不能把我的仇敵與帶著邪惡味道與撒但原樣的人帶入我的國中,帶入下一個時代。」(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過犯會給人帶入地獄》)從神的話中,辛蕾認識到神太公義、聖潔了!神不看人的外表素質、恩賜,也從來不以人的勞苦功高、資格大大給人獎賞,而是根據人有無真理實際,是否走敬畏神遠離惡的道與有無性情變化來斷定一個人的命運與歸宿,即使人再有恩賜、素質,外表看盡本分有些果效,也不代表人有真理實際,更不代表人脫去撒但敗壞性情了。相反,如果人不追求真理,沒有敬畏神的心,不能尊神為大,總憑著自己的恩賜、素質,在神面前擺資格,與神較量,只會讓神厭憎、恨惡,最終被神淘汰。只有追求真理的人才能脫去敗壞性情,才能得著性情變化從而蒙神拯救,此時她看到追求真理太重要了,從心裡恨自己不追求真理,不體貼神的心意,看見自己實在太沒人性!想到這兒,辛蕾不由得仆倒在神面前向神禱告:「神啊,我錯了!我看到自己本性太狂妄,太自是,總覺得自己有頭腦、有素質,處處尊自己為大,絲毫沒有敬畏與順服你的心,這樣下去只能觸犯你的性情被你厭憎、咒詛。神啊!我不願再那樣活著,我只想好好追求真理,追求性情變化,真正活出個人樣來安慰你的心,我現在也不盼著什麼時候調本分了,只想順服你的擺佈安排,腳踏實地、老老實實地盡好現在的本分,滿足你的心意。」

實行真理 有了變化

一次聚會中,辛蕾敞開自己的情形向弟兄姊妹尋求解決狂妄本性的實行路途。之後,組長給辛蕾讀了一段神的話:「作為受造中的一員,人一定要守住自己的本位,老老實實做人,本本分分守住造物主給你的託付,別做越格的事,別做自己『能力範圍』以外的事,別做讓神厭憎的事,不要追求做偉人、超人、高大的人,也不要追求成為神,這些都是人不應該有的『願望』。追求做偉人、超人是荒唐的事,追求成為神更是可恥的事,是令人作嘔、令人唾棄的事,而成為一個真正的受造之物,這才是難能可貴的,才是受造之物最當持守的,是所有的人都當追求的唯一目標。」(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看了神的這些話,辛蕾感到心明眼亮,有了追求的方向和目標,她激動地交通道:「是啊,作為一個受造之物就應該守好自己的本位,腳踏實地地盡好本分,不應該追求做高人、偉人,不應有任何的野心與慾望。我只是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在神眼中螞蟻不如,神是造物的主,我理當敬拜神,順服神,尊神為大,尊神為高,這是一個有理智的人起碼該具備的。感謝神!現在我明白了,神把我放在這樣的環境中經歷,是為了擊打、破碎我的狂妄性情,恢復我的良心與理智,使我無論在什麼環境中都能站好自己的位置,老老實實、腳踏實地地盡點受造之物的本分,達到真實地敬拜神、順服神、愛神。」這時,辛蕾已經哽咽得說不出話來,她在內心深處深深地向神懺悔,願神饒恕她的過犯。

聚會聚會感動哭了

午後,暖暖的陽光照在辛蕾身上,她正聚精會神地看教會剛上傳的電影。這時,帶領來找她,重新給她安排本分。面對失而復得的本分,辛蕾特別寶愛、珍惜。在接下來的日子裡,她常常把自己的缺少與難處向神訴說,時常告誡自己要吸取以往的失敗教訓,存著敬畏神的心盡本分,不再憑狂妄自大的性情做事,要與弟兄姊妹和諧配搭,共同盡好本分。一天,辛蕾與李敏姊妹在一起商量工作時意見不同,產生了分歧,當時辛蕾覺得自己的觀點很對,就想讓李敏聽她的,但是李敏卻堅持自己的觀點。看到這種情況,辛蕾不由自主地又流露出狂妄性情,心想:「一直以來我都在配合這方面的相關本分,我知道的比你多,難道我還看不出問題出在哪兒?何況之前我還做過負責人呢,這類問題之前也遇到過,難道我不如你?」於是,辛蕾就想按著自己的觀點提建議。正在回覆建議時,她想到講道交通中的一段話,就找出來看:「你們說狂妄自是好不好?狂妄得有理,狂妄得對好不好?對也不好,對也是可恥,這個性情可恥、可恨,這個性情太讓人厭憎,太噁心了!如果人真認識到自己狂妄自是這個撒但性情,就能感覺到無地自容,不配活在神面前哪!什麼時候能活出神的性情?神那個卑微隱藏太可愛,是真理、符合真理也沒有狂妄自是,也不堅持自己的意見,還能放下自己,還能順服別人,這種生命是最美麗的。那你們羨不羨慕神的這種卑微隱藏的生命啊?(羨慕。)這生命太美麗了。為什麼說他太美麗、太可愛了?美麗在什麼地方?可愛在什麼地方?為什麼狂妄自是就不可愛呢?就可恨呢?就可憎呢?就噁心呢?這個能不能認識透啊?這裡面是不是有真理可尋求?有沒有奧祕?追求真理的人在這個地方就該下功夫了。那現在我們在弟兄姊妹相互配搭中,總堅持自己的意思,總強調讓人聽自己的話,這個性情好不好?如果你說的很對、很合乎真理,應該站什麼角度說這句話?以什麼樣的口氣說這句話讓人聽著合適,讓人聽著有理智,讓人聽著心裡舒服?這裡面值不值得探討啊?(值得。)……即使證實是對的,該以什麼口氣說話?該不該有狂妄自是的性情?知道是對的也不能有那樣的性情。因為剛才咱們看了道成肉身的神說話的態度,在人看那麼說話也對,但是他都不那麼說,神的性情才真是美好啊。認為對的時候也不能那麼說,也不能有撒但自是的性情。慢慢經歷經歷就入門了,就有路了,慢慢就解決狂妄自是了。」(摘自《講道交通(十)·關於神話〈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一〉的講道交通(三)》)接著又看到神的話說:「兩個人配搭盡本分有時候因為一個原則性的問題發生爭執,有不同的看法,產生了不同的意見,這個時候怎麼辦?這個問題是不是常常出現哪?這是正常現象,因為人的頭腦、素質、見地、年齡、閱歷都不同,再說人與人本身腦袋裡想的東西就不可能是完全一致的,出現不同意見,出現不同看法,這是很常見的現象,這是太平常不過的事了,不要大驚小怪的。關鍵的問題是,臨到這類事你怎麼配搭,怎麼尋求能夠達到在神面前合一,讓意見統一。意見統一的目標是什麼呢?就是都尋求這方面的真理原則,不按你的意思,也不按我的意思,咱尋求神的意思是什麼。這就是達到和諧配搭的路途,只有尋求神的意思是什麼,神要求的原則是什麼,這樣才能達到合一。」(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談談和諧配搭》)揣摩著神的話和講道交通,辛蕾感到蒙羞慚愧,她想到神那麼至高無上,那麼偉大,所發表的一切都是真理,但神從來不強迫人,更不擺資格讓人聽他的,這就是神卑微隱藏的美善實質。而自己本身就沒有真理,說的也不一定符合原則,卻又想要唯我獨大自己說了算,真是太沒有理智了。想到這兒,辛蕾意識到自己不能再憑著敗壞性情活著,更不能把自己的意思強行灌輸給別人,得放下自己和姊妹在一起尋求神的心意與相關真理原則,這樣對教會工作才更有利。於是,辛蕾對李敏說:「咱倆都別堅持自己的觀點了,還是問問其他弟兄姊妹,根據原則來衡量吧。」李敏也同意了,後來問題也得到了解決。過後,這樣的環境辛蕾也陸陸續續地經歷了好幾次,每次當流露出想讓別人聽自己的想法時,她都會在心裡禱告神,尋求該進入的真理,背叛自己的想法。漸漸地,辛蕾感覺自己在這方面能實行出點真理了,心裡感到踏實、平安,體嘗到了實行真理的快慰。

數算神恩 竭力追求

清晨,太陽冉冉升起,辛蕾坐在電腦前寫靈修筆記,揣摩著神在她身上所作的點點滴滴,她真實感受到了神的審判刑罰就是拯救人的光。經歷了神的審判刑罰、修理對付後,她對自己的狂妄本性有了點真實認識,知道了憑狂妄性情盡本分的危害後果,對自己產生了點恨惡,也看到了神美善與可愛的實質,不願再憑敗壞本性活著。她認識到,若沒有神話語的審判刑罰,她將永遠活在撒但的權下,憑敗壞性情活著抵擋神。如今,她逐漸有了點敬畏神之心,為人處事、盡本分也不再那麼張揚、狂妄了。看到自己身上這點滴變化,辛蕾心裡對神充滿無限感激,她知道自己身上的敗壞性情還有很多,但她相信只要不斷地接受神的審判刑罰,竭力追求真理,敗壞性情必定會得到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