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試煉

2020年06月30日

中國吉林 忠心

全能神説:「我的作為何其多,多過海灘上的沙粒,我的智慧何其高,勝過所有的『所羅門的子孫』,但人僅僅信我是一個小小的醫生,信我是一個無名的、教人的老師!多少人信我,只是為了讓我給其治病;多少人信我,只是為了讓我憑着我的能力將其身上的污鬼趕走;又有多少人信我僅僅是為了得着我的平安、喜樂;多少人信我僅僅是為了向我索取更多的物質財富;多少人信我僅是為了安然地度過此生,求得來世别來無恙;多少人信我是為了躲避地獄之苦,獲得天堂之福;多少人信我僅是為了暫時的安逸,并不求來世得着什麽。當我將忿怒賜給人的時候,將人原有的喜樂、平安奪走時,人就都疑惑了;當我將地獄之苦賜給人而將天堂之福奪回之時,人就惱羞成怒了;當人讓我治病時,我却并不搭理人,而且對人感覺厭憎,人就離我遠去,尋找污醫邪術之道;當我將人向我索取的都奪走之時,人都不見踪影了。所以,我説人信我是因我的恩典太多,人信我是因信我的好處太多。(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論到「信」,你怎麽認識》)以往我讀這段神的話只是口頭承認神所説的都是事實,但我并没有真實的認識,覺得我信神這些年撇家捨業、受苦花費,盡本分也受了不少苦,臨到試煉患難,我是不會埋怨神,也不會背叛神的。直到我經歷了一次病痛的試煉,我對神誤解、埋怨,信神的得福存心、交易摻雜被顯明得淋漓盡致,我對神揭示人的話語才心服口服,信神的追求觀點有了些轉變。

那是2018年7月的一天,我發現自己左側胸部長了一個小硬塊,當時我没有太在意,覺得簡單吃點消炎藥就好了。可兩個月之後,病情越來越嚴重,夜裏總是盗汗,渾身没勁,而且長硬塊的地方特别痛,我就覺得是不是自己有什麽病?但是我又安慰自己,不會有什麽大問題的,我信神了,而且每天在教會中忙碌着盡本分,神會保守我的。有一天晚上,我被一陣刺痛痛醒了,我發現胸部流黄水了,就覺得不對勁,趕緊跟丈夫一起去醫院做檢查。檢查結果出來,醫生説我得的是乳腺癌,當時我心裏咯噔一下,「乳腺癌?我才30多歲,怎麽能得這個病呢?」我不斷地安慰自己:「不會的,這些事不會臨到我的,我信神了,而且在教會中盡本分花費多年,神肯定會看顧保守我的,是不是醫生誤診啊?」當時我多希望這不是真的。那天,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樣離開醫院的,丈夫看到我失魂落魄的樣子,就安慰我説:「這個醫院小,醫生醫術不行,説不定是誤診呢,我們再去大醫院檢查一下。」聽到他這樣説,我心裏又燃起了一些希望,可没想到經過大醫院醫生確診,的確是乳腺癌,還説已經到中晚期了,必須得住院做化療、做手術,不然就有生命危險。當時我聽了腦袋裏一片空白,心一下沉到底,我真得癌症了,那得花多少錢來治療啊?如果化療到一半我死了,這麽多的債留給丈夫、孩子,那他們以後怎麽生活啊?當時我感到特别絶望、無助。

第一次化療結束後,我渾身疼痛難忍,做什麽事都没心思,整天昏昏沉沉的,幾天後藥勁過去了,我身體才稍稍恢復了一些。想到自己信神多年,撇弃花費,不管嚴寒酷暑我都堅持盡本分,聚會從不落下,看到弟兄姊妹有什麽難處我也趕緊去幫助解决,怎麽説没有功勞也有苦勞吧,神為什麽不保守我呢?現在我什麽本分都盡不上,成了一個快要死的人,難道是神要淘汰我了嗎?之後還有五個周期的化療,還要做手術,這些苦我怎麽熬啊?身體受苦受罪不説,萬一我死了,那這些年信神不就白信了?一想到這些,我的眼泪就流了下來,那些天我特别地受煎熬,看神話也看不進去,也不願意禱告神,靈裏特别黑暗,心離神越來越遠。

一天,教會的李姊妹來看望我,她看到我特别痛苦、消沉,就跟我交通:「疾病臨到有神的許可,這是神的試煉臨到,我們得多跟神禱告尋求,神肯定會帶領我們明白他的心意……」當我聽到「試煉」這兩個字,我的心被觸動了,難道這個病痛臨到神不是要淘汰我,而是神的試煉臨到我了?姊妹走後,我就來到神面前跟神禱告:「神啊,自從得病之後我就一直活在病痛中對你誤解、埋怨,今天藉着姊妹的提醒,我才知道是你的試煉臨到我了,但我還不知道在這個環境當中該怎樣經歷,願你帶領我明白你的心意。」

之後,我每天都把這個事情帶到神的面前跟神禱告。有一天,我看到神的話説:「一進入試煉之中愛心没了,信心也没了,禱告也缺少了,唱詩也唱不起來了,不知不覺你就從中認識了自己。神成全人有多種方式,藉着各種各樣的環境對付人的敗壞性情,又藉着各種各樣的事來顯明人,一方面對付人,一方面顯明人,一方面揭示人,把人内心深處的『奥秘』都挖掘出來,都給揭示出來,通過揭示許多情形,讓人看見人的本性。神成全人藉着揭示,也藉着對付,藉着熬煉,也藉着刑罰,有多種方式,讓人認識到神就是實際。(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注重實行的人才能被成全》)揣摩着神的話,我才對神的心意明白了一點,神末世作工成全人,就是要藉着各種各樣的環境來顯明人的敗壞性情,又藉着話語的審判揭示,讓人對自己的撒但性情有所認識,能够尋求真理,實行真理,最終敗壞性情得着潔净、變化。我明白神許可這個病臨到我,不是要淘汰我,也不是有意讓我受這個苦,而是要潔净、變化我。我不能誤解神,也不能再這樣消沉下去,得順服下來,在這個病痛上尋求真理,反省認識自己。明白了神的心意,我没有之前那麽壓抑、痛苦了,我向神作了一個順服的禱告。

禱告完,我想起一句神的話:「你只追求生活安逸,别讓你家出事,颳風别颳在你身上,沙子别打在你臉上,……(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彼得的經歷——對刑罰、審判的認識》)我就趕緊翻開神話書,找到這段神的話:「你盼望信神没有一點難處,没有一點患難,没有一點痛苦,你總追求這些不值錢的東西,把生命却看得一文錢不值,而把個人的奢侈想法放在真理前面,你這人太没價值!你像猪那樣生活,你跟猪狗之類有什麽區别?不追求真理而喜愛肉體的人,不都是畜生嗎?没靈的死人不都是行尸走肉嗎?在你們中間説了多少話?在你們中間作的工作還少嗎?在你們中間供應你們的有多少?那你為什麽没得着呢?你還有何怨言呢?你没得着還不是因為你太寶愛肉體嗎?還不是因為你的想法太奢侈嗎?還不都是因為你太愚蠢了嗎?你得不着這福氣還能怪神没拯救你嗎?你就追求信神以後能得着平安,孩子没有病,丈夫有個好工作,兒子找個好對象,姑娘嫁個好人家,你的牛馬能够好好給你耕地,一年風調雨順,你就追求這些。你只追求生活安逸,别讓你家出事,颳風别颳在你身上,沙子别打在你臉上,洪水别淹着你家的莊稼,凡是灾都别涉及你,活在『神的懷抱』裏,生活在安樂窩裏面。就你這樣的孬種,一味追求肉體,你説你還有没有心、有没有靈?你不屬于畜生嗎?將真道白白地賜給你,你不追求,你還是不是一個信神的?真正的人生賜給你,你不追求,那你不是猪狗之類嗎?猪不追求人生,不追求潔净,不懂得什麽叫人生,天天吃飽喝足就睡大覺,真道賜給你你却没得着,兩手空空,這種猪一樣的生活,你還願意繼續下去嗎?這樣的人活着有何意義?生活卑鄙、下賤,活在污穢、淫亂之中,没有一點追求的目標,你的一生不是最下賤的一生嗎?還有何臉面去見神?這樣經歷下去,還不是一無所獲嗎?真道是賜給你了,到最終你能不能得着就在于你個人的追求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彼得的經歷——對刑罰、審判的認識》)神的話一針見血地把我信神追求得福的觀點揭示出來。想想我信神這些年,家裏平安、身體健康,一切順利的時候,我盡本分很積極,渾身好像有使不完的勁,當我得知自己得了癌症,就活在消極誤解中,埋怨神不保守我,還以自己的作工花費為資本跟神講理,甚至後悔多年的撇弃花費,活在了遠離神、背叛神的情形裏。藉着病痛的熬煉、顯明我才看到,自己盡本分、撇弃花費不是為了追求真理、盡上受造之物的本分,而是為了得平安、得福氣,是在跟神搞交易,想用自己的撇弃花費來换取神的祝福,想今生得百倍,來世得永生。現在得了癌症,看到要死了,得不着福氣了,就埋怨神不公義,我哪有一點人性?想想我信神這些年,得着了神許多的恩典、祝福,也享受神許多真理的澆灌、供應,神賜給我這麽多,但我却没有一點還報神愛的心,病痛臨到對神没有一點順服,都是誤解、埋怨,我這哪有一點良心理智啊?這時候我才明白,神許可這個病臨到我,是為了顯明、潔净我信神的得福存心,還有錯誤的追求觀點,使我注重追求真理、追求性情變化。明白了神的良苦用心,我心裏特别懊悔自責,就默默地立下心志:不管我的病能不能好,我都不再向神提出無理智的要求,只願把自己的生死交在神的手中,順服神的擺布安排。這時候,我心裏感覺踏實、平静了許多,不像之前那麽擔憂、痛苦,能够安静下來讀神的話,禱告神,尋求神。

當我順服下來之後,再去化療的時候,我感覺没有之前那麽痛苦了,雖然還是有點噁心,但一切都正常,其他病人看到都很驚訝,也很羡慕,我心裏很清楚這都是神對我的憐憫、保守,我特别感謝神。幾次化療之後,我身上原本鷄蛋大的腫瘤變小了,也没那麽痛了,也不冒水了。醫生説我復原得不錯,還説如果照這樣下去,説不定六個周期的化療做完就不用做手術了。當時我聽了心裏不知有多高興,一個勁兒地感謝神,對神也越來越有信心,還覺得只要我好好反省認識自己,説不定不用做手術病就好了。

3月份的一天,我最後一次去做化療,心裏有點緊張,也有點期盼。結束之後,醫生跟我説,我這個腫瘤還得做手術,術後還要再做兩個周期的化療,再加適當的放療。我聽了心又一下沉到谷底,腦袋「嗡」的一下,「怎麽會這樣呢?我該反省的都反省了,該認識的都認識了,怎麽我的病還没好呢?做手術創傷大,會留傷疤不説,之後還要化療、放療也很痛苦,説不定還有生命危險……」我越想心裏越不是滋味,全身癱軟無力,委屈的眼泪一個勁兒地往下流。做完手術那個晚上,麻藥過勁之後,刀口部位痛得我直流眼泪,連大氣也不敢喘,我覺得特别無助、委屈,覺得太遭罪了,這苦什麽時候到頭啊?就在我痛苦的時候,我看到神的話説:「熬煉對每一個人都是相當痛苦的,都是相當不容易接受的,但神就是在熬煉中向人顯明他的公義性情,在熬煉中向人公開他對人的要求,而且他在熬煉中對人作更多的開啓,作更多的實際的修理對付,藉着事實與真理的對照,讓人更認識自己,讓人更認識真理,讓人更明白神的心意,從而讓人對神有更真、更純的愛,這是神作熬煉工作的目的。神在人身上作的所有工作都是有其目的、有其意義的,他不作無意義的工作,不作對人不利的工作。熬煉并不是要將人從他的面前取締,也不是將人滅于地獄之中,而是在熬煉之中改變人的性情,改變人的存心、人的舊觀點,改變人對神的愛,改變人的所有生活。熬煉對人是個實際的考驗,對人是個實際的操練,只有在熬煉中人的愛才能發揮其原有的功能。(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經歷熬煉才有真實的愛》)神的話句句説到我的心裏,我特别受感動,明白熬煉臨到神的心意就是要讓我能够對自己有真實的認識,能够尋求真理,敗壞性情得着潔净、變化。之前我雖然認識到信神不該追求得福,但是我的得福存心并没有完全放下,心靈深處還隱藏着對神的奢侈要求,覺得我都反省自己,對自己有些認識了,那神就應該把這個病挪去。我這個反省認識自己裏面帶着個人的存心、摻雜,是變相地向神索取,與神搞交易,這哪有一點真實的悔改呀?神鑒察我的所思所想,藉着這個病痛來顯明,使我進一步地去反省自己,達到真實的悔改,這是神對我的愛。之後,我就跟神禱告:「神啊!現在我明白你的心意了,我願意放下自己的選擇和要求,在你擺設的環境當中尋求真理,願你帶領我。」

過了幾天,我看到神的話説:「每個人信神的初衷有誰不是帶着目的、帶着存心、帶着野心?即便有一部分人相信神的存在,看見了神的存在,人仍然帶着這樣的存心來信神,信神最終的目的就是為了從神那兒得着祝福、得着自己想要的東西。……每一個人心裏都時時地、常常地這麽盤算,帶着存心,帶着野心,也帶着交易向神索取。就是説人的心在不斷地試探神,不斷地算計神,也不斷地與神『據理力争』自己的結局,向神討要口供,看看神到底能不能給人想要的東西。在人那兒,在追求神的同時却并没有把神當神待,始終是在跟神搞着交易,不斷地向神索取,甚至步步緊逼,得寸進尺。在人與神搞交易的同時,又與神争辯,甚至有些人臨到試煉或者臨到環境,常常軟弱,消極怠工,對神滿了埋怨。從人開始信神人就把神當成了聚寶盆、萬用箱,而人把自己當成了神最大的債主,從神手裏索要祝福、應許是人與生俱來的權利與職責,而神保守人、看顧人、供應人是神應盡的責任,這是每個信神之人對于『信神』這兩個字最基本的領會,也是每個信神之人對『信神』概念的最深刻的理解。從人的本性實質到人主觀上的追求,没有一樣東西是與『敬畏神』有關的,人信神的目的根本不可能與『敬拜神』扯上關係,就是説,人從來就不打算也不懂得信神要敬畏神、要敬拜神。就人這樣的情形來説,人的實質是顯而易見的,這個實質是什麽呢?那就是人心地惡毒、陰險詭詐、不喜愛公平公義、不喜歡正面事物,而且卑鄙貪婪;人的心對神極其封閉,根本就不交給神,神從來看不見人的真心,也得不到人的敬拜。(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二》)看了神的話我很蒙羞,神的話揭示的正是我的真實情形。想想我信神這麽多年,一直帶着得福的存心跟神搞交易,覺得我既然信神了,又一直在教會中盡本分花費,那神就應該看顧保守我,不讓我生病遭灾,還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當我知道自己得了癌症,立馬就對神生發怨言,還以自己多年的受苦花費為資本跟神講理。當病情有些好轉了,我心裏就得寸進尺,想要求神把病徹底挪去,我就不用再受這個苦了。當我的奢侈欲望得不到滿足的時候,我的鬼性又發作了,又開始埋怨神跟神講理。我的所做所行正如神的話所揭示的:「没有人性的人對神根本不會有真實的愛,環境安逸或是有利可圖時便對神百依百順,一旦他們的欲望受到破壞或最終破滅時,這些人就立即起來反抗,甚至一夜之間就由一個滿面堆笑的『好心人』變成一個滿臉横肉的劊子手,竟然無緣無故地將昨日的恩人當作不可一世的仇敵,這些殺人不眨眼的惡魔若不驅逐出境豈不是心頭之患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實行》)對照神的話,我感到很扎心,看到我信神多年根本没有把神當神來順服、敬拜,而是把神當成大醫生,當作避難所,是在利用神達到自己的目的,來换取今生的平安、以後的福氣。看到我對神的信從頭到尾就是赤裸裸的交易,是在利用神向神索取恩典、祝福,這不是在欺騙神、抵擋神嗎?我太自私詭詐,太讓神厭憎、恨惡了。

接下來,我又看到神的話説:「約伯跟神不搞交易,他對神没有任何要求,也没有索取,他稱頌神的名是因着神主宰萬物的大能與權柄,而不是根據自己得福或受禍。他認為無論人從神得福還是受禍,神的大能與權柄是不會改變的,所以,無論人身處何境,神的名都是應當稱頌的。人從神得到賜福是因着神的主宰,人受禍也是因着神的主宰,神的大能與權柄主宰安排着人的一切,人的旦夕禍福都是神大能與權柄的彰顯,無論從哪個角度上來看神的名都是應當稱頌的,這是約伯有生之年經歷與認識到的。約伯這一切的心思與他的行為達到了神的耳中,來到了神的面前,讓神看為重,神寶愛約伯這樣的認識,也寶愛約伯能有一顆這樣的心。這顆心在隨時隨地地等待着神的吩咐,隨時隨地地迎接要臨到他的一切。約伯個人對神没有要求,他要求自己做的就是等候、接受、面對與順服從神來的一切安排,這是約伯認為的自己的職責,這也正是神所要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二》)揣摩着神的話,我心裏很受觸動,神是造物的主,神能賜給人恩典、祝福,也能够審判刑罰、試煉熬煉人,難道神愛人就不能試煉人嗎?想想約伯,神賜福給他萬貫家産,他能够感謝贊美神,但他不貪戀物質的財富,當神剥奪他的一切的時候,他在試煉中仍然能稱頌神的名,并説:「難道我們從神手裏得福,不也受禍嗎?」(伯2:10)約伯認為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是神賜給的,無論神是賞賜還是收取,神都是公義的。約伯信神没有個人的存心摻雜,他不考慮自己得福還是受禍,不管神怎麽作都没有埋怨,能够站在一個受造之物的位置上來順服神、敬拜神。看到約伯的人性理智,我很蒙羞。我的一切,我這口氣息,都是神賜給的,但是我并没有感恩的心,臨到病痛我就埋怨神,哪有一點良心理智啊?我信神却不認識神,不知自己在神面前該站什麽位置,該怎樣順服造物的主,盡憑觀念想象、買賣交易的觀點信神,試煉臨到,我就對神發怨言、抵擋神,就這樣我還總想從神得到祝福、恩典,想進天國,真是太不知羞耻!按我這樣的悖逆、敗壞,今天就是死了,這也是神的公義。從約伯的經歷中,我有了實行的路途,不管這個病還要持續多長時間,之後會不會好轉,我都願意順服神的主宰安排,這是我作為一個受造之物該有的理智。當我這樣想的時候,我心裏很釋放。

很快又到了放療的日子,我聽到病友們説放療對身體傷害很大,而且放療的時候肉都給烤糊了,每次放療之後頭暈、噁心,吃什麽都没有味道。聽到這些,我心裏又開始對神有要求,想擺脱這個環境,但是我很快就意識到自己的情形不對了,就跟神禱告,之後我想起神話語詩歌裏的一句話:「既是一個被造的人,那你就應順服造你的主,因你本不能掌握自己,也没有掌握自己命運的本能。你既作為一個信神的人,就應追求聖潔,追求變化。(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信神之人該追求什麽》)我知道這個環境臨到是神對我的檢驗,我不能再無理智地去要求神,傷神的心,得順服神的擺布安排。之後,雖然我每天都要接受放療,身體還是有不舒服的地方,但是并没有像病友説的那麽嚴重,我知道這是神對我的憐憫看顧。放療結束之後,我的身體恢復得很快,精神面貌也很好,弟兄姊妹看到我,都説我不像一個癌症病人。過了一段時間,我又重新盡上本分。這次經歷之後,我對神的信心增加了一些,也更珍惜盡本分的機會了。

現在轉眼之間已經兩年了,回想起這十個月的病痛經歷,感覺就好像昨天發生的一樣,雖然肉體受了些苦,但我對自己的得福存心還有錯誤的追求觀點有了些認識,知道信神就應該追求真理,追求順服神,不管是得福還是受禍,我都要任神擺布,順服神的主宰安排,這是受造之物該有的理智。這些收穫都是我在安逸的環境中得不到的,這是神賜給我的生命財富。感謝神!

下一篇: 説謊之後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我喝到了生命河的水

我徹底明白了,為什麼我走過幾處教會,聽過那麼多著名牧師的講道,生命卻始終得不到供應,而聽了全能神的話就能使飢渴的我靈裡得飽足,原來這一切都是因為神作了新的工作,聖靈作工轉移了,現在聖靈只維護以全能神的名所作的工作,主耶穌那步作工人即使持守得再好,神也不稱許了。感謝神的帶領使我跟上了羔羊的腳蹤,跟上了神現時的作工,喝到了神賜給我們的生命活水!

脫去地位「枷鎖」好輕鬆

當我放下名利地位的時候,我感受到放下的不只是地位,而是撒但套在我身上的枷鎖,心靈深處得到的是前所未有的平安、喜樂,輕鬆與釋放。雖然我現在還會流露爭名奪利的敗壞性情,但我不再受它的控制捆綁了,體嘗到了實行真理就能擺脫撒但的敗壞性情,越實行真理越能活出人的模樣,蒙神祝福。我真實地感受到了神在我身上所作的點點滴滴,都傾注著神的心血代價,神對我的拯救太實際了,神的愛太大,太實在。

真實的順服

什麼是真實的順服?如你意了,你什麼都滿意,覺得什麼都合適,讓你出頭露臉了,也挺光彩的,你說感謝神,你能順服神的擺佈安排;把你放在犄角旮旯,你總也出不了頭,總也沒人搭理,你就覺得不是滋味了。……順境一般都好順服,逆境,不合你意的,讓你傷心,讓你軟弱,讓你肉體受苦、臉上沒光的,讓你虛榮臉面都得不到滿足的,讓你心靈受苦的,這些你也能順服,你就真長大了。

基督徒日記——心靈得釋放的祕訣

盡本分一味追求名利地位的人心裡沒有神的地位,更沒有敬畏神的心,臨到事總是為自己的名譽地位說話,為個人的利益、得失爭辯,絲毫不考慮教會利益,這樣盡本分不是在滿足神,而是在打岔、拆毀教會工作,若不悔改,必定會被神厭棄、淘汰。

發表回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