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信神必修課——順服

17

楊 麗

窗外,幾隻小鳥「嘰嘰喳喳」歡快地叫個不停,把睡夢中的小麗吵醒了。雨後的早晨空氣格外清新,小麗站在窗前,深吸了一口新鮮空氣,感覺渾身特別輕鬆。

小麗坐在電腦前,點開了全能神教會的MV視頻,視頻中展現出主人公經歷神末世審判刑罰的作工狂妄性情得著些變化,活出人模樣的感人畫面,扣人心弦的故事情節深深地打動著小麗的心。她感受到,神用各種方式來拯救、成全每一個人,實在是用心良苦,神的愛真是太大、太真實了!此時,不禁勾起小麗對往事的回憶……

2017年7月,小麗被弟兄姊妹選為教會的同工。剛開始盡這本分,工作中出現問題、偏差只要弟兄姊妹提出來,她就趕緊接受過來,並在相關真理原則上尋求,然後扭轉進入,她就認為自己既能順服教會的安排,又能接受弟兄姊妹的建議,這樣追求下去就是個順服神的人,肯定能得到神的稱許。因此她在本分上更加用心求真,不僅竭力作好本職工作,還抽時間寫文稿見證神。教會負責人看到小麗有寫文稿這方面的特長,就讓她負責輔導弟兄姊妹寫文稿。小麗欣然接受,心裡不禁暗自得意:「我不僅擔負著扶持弟兄姊妹生命進入的重要工作,現在還負責教會的文稿工作,看來自己是教會中不可多得的人才呀!」

一天,小麗決定去負責寫文稿的弟兄姊妹那兒看看。去後,她看到弟兄姊妹都在認真地寫著,李弟兄見小麗來了,高興地說:「姊妹,你來得正好,看看這篇文稿寫得行不行。」

小麗拿起文稿看了一遍,覺得文稿的思路不太清晰,心想:「這麼明顯的問題你們三個人怎麼都沒看出來呢?看來還是我比你們強,一看就能發現問題。」於是,小麗很自信地把發現的問題指了出來,並把自己的思路也說出來。小麗原以為弟兄姊妹會高興地接受她的建議,沒想到他們聽完都低頭思考,沒有一個回應的。小麗耐著性子稍等了一會兒,見還是沒人說話,便不高興地說:「我提的建議可是借鑑了成功文稿的寫作路途,你們不改,算了,李弟兄,你起來,我來改!」

坐在電腦旁的李弟兄看著小麗有點生氣的樣子,連忙起身站到一旁。

小麗按著自己的思路修改著,邊修改邊想:「我得好好寫,寫出點與眾不同的地方讓你們服氣、贊同,對我刮目相看。」

坐在旁邊的劉姊妹有些看不過眼了,直言不諱地說:「小麗姊妹,這篇文稿的思路是我們一起商量的,大家都覺得這樣寫可以,可你一來就讓我們按你的意思修改,一點也不理會我們的觀點、看法,你這也太狂妄自是了吧!」

聽到這話,小麗心裡一驚,敲打鍵盤的手停了下來,她就像被人搧了一巴掌,感到臉上火辣辣的,但她心裡又很不服氣,扭頭看了劉姊妹一眼,心裡嘀咕著:「我文化高、表達能力強,我寫的文稿還被錄用了,這就證明在寫文稿方面我比你們擅長,我提出來的建議是對的,你們為什麼不聽呢?再說了,我是負責這項工作的,我這樣做不也是為教會的工作著想,想把文稿寫得更好嗎?明明是你們狂妄自是不接受我的建議,反過來還說我狂妄,真是不可理喻!」小麗越想越來氣,她很想大聲地宣洩出來,但又怕弟兄姊妹說她不接受修理對付,只好強忍著把話嚥回去。

一時間整個房間鴉雀無聲,氣氛顯得格外壓抑、沉悶。

小麗看著電腦上的文稿,大腦飛快地運轉著,她思索片刻,一抹笑意在小麗臉上劃過。她快速地找出了整理文稿的原則,理直氣壯地對著弟兄姊妹讀起來。

大家見小麗說得有理有據,便說:「那就按你的思路改吧!」

這個結果讓小麗的心情瞬間變得愉悅起來,她嘴角微微上揚小聲地「哼」了一聲,心裡自語道:「還說我狂妄自是,我擺出原則,你們就得心服口服。」

隨後,小麗很快就把文稿修改完了。

夜幕降臨,華燈初上,大街上霓虹閃爍,小麗走在人行道上卻無心觀賞這道靚麗的風景,她腦海裡不時地閃現劉姊妹對付她的話,令她心煩意亂。

姊妹在路燈下想事情

小麗回到家無力地癱坐在沙發上,她心裡憋屈,不服地小聲嘟囔著:「我提出修改思路是為了這篇文稿能達到更好的效果,這麼做有什麼不對嗎?還對付我……」她越想越煩躁,只好來到神面前禱告,願神能帶領引導她明白神的心意。

禱告後,小麗看到神的話說:「人在自己犯錯或者不犯錯的情形之下,不管在什麼情形之下,就是在常規的情形之下,人有一種剛硬、悖逆的東西在內心深處,而且有一種人的常理存在心裡,就是『我做對了,存心是對的,你不應該對付,所以我就可以不順服』。這是不是人的理?他就不說這事做得合不合真理,導致的後果是什麼,他說『只要我的心是好的,我沒有壞心眼,你就應該悅納我』,這是不是人的理?這是人的理,這裡面沒有順服。你把自己的理當成真理了,而把真理當成額外的了,合你的理的時候真理是理,不合你的理的時候真理就不是理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進入信神正軌具備的五方面情形》)

小麗看到神的話揭示的正是她的情形,她心中那股不服不滿的情緒逐漸消散了。她認識到自己裡面有一種剛硬、悖逆的性情,受這種性情支配她總是把自己認為對的當成真理來持守,臨到對付就不願接受,還一個勁兒地講自己的理,對神沒有一點順服。就像今天這事,她看到弟兄姊妹寫的文稿思路不清,為了文稿能達到好的果效,就按著自己的思路來改,她認為這是體貼神的心意,是為教會工作著想,可劉姊妹卻對付她狂妄,她怎麼也接受不了,心裡一個勁兒地翻騰覺得冤屈,認為自己存心對,就不該被對付。她把自己的理當真理了,只顧著不服、講理,卻沒有在這事上尋求自己所持守的、所做的到底合不合神心意。揣摩到這兒,小麗不禁低下了頭。

小麗又看到一段講道交通中說:「如果在各種修理對付、試煉熬煉,包括審判刑罰、受懲罰的事上都能毫無理由、毫無條件地順服下來,那這樣的人有沒有順服神的實際呀?有順服神的實際了。如果人有順服神的實際,那在很多事上都能順服神了,包括弟兄姊妹交通真理,包括自己看不起的人責備,他都能接受,都能順服,這樣的人有沒有生命啊?有生命了,他是順服神的人,這個順服神是有實際的。」(摘自《講道交通(十三)·關於神話〈認識神的人才能為神作見證〉的講道交通》)此時,小麗很蒙羞,在事實的顯明中,她看到自己沒有一點順服神的實際。真實順服神的人是當神的審判刑罰、修理對付臨到時能毫無理由、沒有條件地順服下來,即使是自己最瞧不起的弟兄姊妹修理對付,只要說的符合真理,也應先接受過來,從中尋求真理,按真理去實行,滿足神的心意,只有這樣才能逐步達到真實地順服神。而她不但沒有按著神的要求去實行順服,反而把眼光盯在姊妹身上,抵觸從神來的審判與對付,她這樣悖逆神,又怎能明白真理,認識自己的敗壞與缺少,得著神的拯救與成全呢?於是,她在心裡呼求神,願神帶領她在這事上能明白神心意,達到順服神、滿足神。

隨後,小麗又看到講道交通中說:「所以說人什麼時候能真實背叛自己、否認自己了,這個人的生命性情開始變了,他無條件地順服神,他是真認識神了,真相信神了。有很多的時候,有些人對你有看法,有些人對你提出建議,有些人對你不滿意,這代表什麼?你肯定有問題。那這個時候怎麼對待自己啊?反省、省察自己,別總講理。有些事雖然你有有理的部分,但是最主要的根源問題你還存在,你肯定有問題。有理那一部分是外表現象,那個不主要,人有己意、有狂妄那一部分是根源。所以說,不管自己有沒有理,有多少理由,覺得多對,能否認自己、背叛自己,這是生命進入的真實表現……這個實行厲害呀!生命進入的實際就在這兒呢,性情變化的開始就在這兒呢!一般的人忽略這個問題了。真實的順服不管自己對錯都能否認,都能放棄,都能背叛哪!這個很關鍵!看見了吧?」(摘自《講道交通(十一)·如何進入真實順服達到蒙拯救被成全》)

從這段交通中小麗明白了,生命性情變化的真實表現就是順服神。真實順服神的人,不憑外表現象看事,能否認自己、背叛自己,接受修理對付,從中反省自己,解決自己的問題。小麗思想著、揣摩著,既然劉姊妹給她提意見對付她,肯定是她有問題,她應來到神面前反省自己。這時她想到:當她看到弟兄姊妹寫的文稿思路不清時就在心裡貶低、嫌棄,談自己的觀點、思路也是為顯露自己高明,想得到弟兄姊妹的高看;看到大家並不認同她的看法,她就把自己的觀點強加給弟兄姊妹,並執意要按著自己的意思修改;劉姊妹見她如此狂妄,不尊重大家的意見,就提點對付她,她不但不接受,還頑固持守自己的,竟打著為教會工作的旗號,找出原則來證實自己的對,迫使大家聽自己的……回想這一幕幕,小麗看到自己狂妄得沒有一點理智,沒一點人樣,可自己竟麻木得毫無知覺!如果不是神在這樣的環境中顯明她的狂妄、悖逆、不順不服,使她看到憑狂妄性情活著只能給人帶來轄制,讓人不得益處,不僅弟兄姊妹不喜歡,神更不喜悅,這是神對自己的拯救啊!小麗又想到以往她一直認為不管教會安排她盡什麼本分,弟兄姊妹指出她工作上的偏差,她都能接受,她就以為自己是順服神的人,藉著事實的顯明她才看到,剛盡這本分時她能接受弟兄姊妹的建議,是因為自己信神時間短,沒有狂妄的資本,當看到自己寫的文稿被上層選用時,她就覺得自己是個人才,不知不覺狂妄性情就逐漸暴露出來,甚至修理對付臨到時,她還持守己意講自己的歪理,根本沒有一點順服神的實際,卻還把順服神的桂冠戴在自己頭上,真是讓人噁心啊!此時,小麗為自己的所做所行感到蒙羞慚愧,也對自己的狂妄性情有了些恨惡、厭憎,她立定心志要背叛肉體,揭露自己的敗壞醜相,實行真理滿足神。

幾天後,小麗見到寫文稿的幾個弟兄姊妹,她面帶愧色地向大家敞開亮相:「那天……我太自是了,對神沒有一點順服……」小麗的眼眶紅了,說話聲有點哽咽。

弟兄姊妹都敞開心談自己在這件事上的認識與看見,也都願意在臨到的事上注重尋求真理,按著原則來寫文稿、盡本分,小麗和弟兄姊妹愉快地交談著,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之後,小麗再臨到弟兄姊妹給自己提建議或修理對付時,她不再為自己講理表白,能順服接受下來,也能跟弟兄姊妹和諧配搭了。小麗看到自己在順服神這方面的真理上能實行一些了,心裡感到很高興。就在這時,神的試煉悄然而至……

這段時間組內人員有所調整,小麗跟張姊妹配搭整理文稿。

小麗看到張姊妹對寫文稿的原則不是很掌握,每次整理文稿都存在一些問題,她就覺得讓張姊妹繼續主筆,整理出來的文稿質量差,負責人或許會認為是她沒有工作能力,於是,她就決定不讓張姊妹主筆,由她來寫。

一天,張姊妹正準備整理一份文稿,小麗撇了張姊妹一眼,然後口氣生硬地說:「張姊妹,這份文稿的思路我已經想好了,我來完成就可以了,等我整完了你再看。」

張姊妹聽小麗這麼說就起身坐到小麗旁邊,邊看邊思索著。一會兒,張姊妹手指著電腦屏幕說:「姊妹,這個地方沒說清楚,換個方式表達是不是好一些?……」

小麗聽了張姊妹的話,眉頭一皺,心想:「你對原則都不熟悉,能提出什麼好的建議,別耽誤我整理文稿。」小麗不高興地打斷了張姊妹的話:「我覺得你這個想法不太成立,我是根據原則修改的,怎麼會不清楚呢?你還是多看看原則吧!」

張姊妹一臉尷尬地坐在那兒沒再說話。

小麗不再理會張姊妹,埋頭整理著文稿……

10月的一天,小麗騎著電動車興高采烈地去聚同工會。一路上她的臉上都洋溢著笑容,心想:「這個月的工作果效比上個月明顯有了提高,這都是因為我有工作能力才把工作抓起來,今天負責人聽了我的彙報,一定會認可我的工作能力……」

聚會中,小麗迫不及待地向負責人彙報工作,說話中她還有意提到她跟張姊妹配搭大部分都是她做的,她心裡美滋滋的,想到這回負責人可知道她的工作能力了。

可沒想到,小麗剛說完,趙姊妹就表情嚴肅地說:「姊妹,雖然咱們的工作有些果效,但從你剛才所談的和弟兄姊妹這段時間對你的反映中,看到你和弟兄姊妹沒有和諧配搭,你不聽取、不採納弟兄姊妹的建議,總按著你的意思想怎麼寫就怎麼寫,從不顧及別人的感受,還把張姊妹孤立一邊,不給她操練的機會,導致姊妹消極軟弱都不想盡這個本分了……」

小麗的臉「唰」的一下紅了,恨不得有個地縫鑽進去,她雖沒說話,但心裡卻翻江倒海:「以往文稿工作果效不好,為把這項工作抓起來,我每天忙進忙出,花了多少精力和時間,現在工作有了起色,你不誇獎我也就算了,還修理對付我,真是出力不討好!說我跟弟兄姊妹沒有和諧配搭,不給張姊妹操練的機會,這能怨我嗎?是她整理文稿總出問題,影響文稿的質量,我才不讓她主筆的,我這不都是為工作著想嗎?……」小麗越想越感到委屈,這時她意識到自己又活在抵觸不順服的情形中了,便來到神的面前默默地禱告,求神保守她的心能順服下來。禱告後,小麗的心慢慢平靜了下來。

趙姊妹見小麗不說話,真誠地說:「小麗姊妹,剛才我說話語氣有點重了,你有什麼想法可以說出來,我們共同尋求進入。」

小麗笑了一下說:「聽了你對付的話,我真有點接受不了,覺得挺委屈的,一個勁兒地在心裡講理,不過,我也意識到這是神擺上的環境,裡面肯定有神的心意,我應該接受過來,好好反省自己。只是讓我痛苦、不解的是,道理上我也知道修理對付是神的愛,我應該順服神的作工,接受合乎真理的修理對付,這樣我的生命才能不斷長大,可一臨到實際的環境,為什麼我總順服不下來呢?」

趙姊妹說:「我以前臨到修理對付也跟你一樣,知道應該接受下來,從中尋求真理順服神,這才合神心意,可心裡總是抵觸、悖逆不能真實順服。後來,我就禱告神,尋求自己不能接受修理對付的根源問題,藉著看了幾段神的話,使我對這個問題逐漸明白了一些,咱們一起看看吧!」

弟兄姊妹在一起聚會

小麗手捧神的話讀道:「人總是挑挑揀揀地順服,而且有時候還挑毛揀刺,有時候還較勁,有時候還有怨氣、發怨言……各種各樣的悖逆、形形色色的悖逆都時有發生啊!不是一次兩次,不是偶爾,也不是一丁點兒的意念,乃是人能說出悖逆的話,做出悖逆的事,這就是人悖逆的性情特別嚴重了。人以前那個順服只是相對的,不是絕對的,所以人的悖逆還特別大,承認是神卻不能絕對順服,不能一切都聽他的,一切都任他擺佈,還有自己的選擇,還有自己的存心、動機,還有自己的企圖、想法,還有自己的一套。有自己的一套,有自己的作法,不能順著神,乃是順著自己,這樣,人的悖逆就太大了!所以說,人的本性就不光是外表有點自是、自高,或者驕傲,或者說話不穩當、說假話這些簡單的敗壞性情了,乃是人的實質已經是撒但的實質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不能順服基督的正常人性就不能絕對順服神》)

狂妄性情這是人敗壞性情的病根,這個嚴重到什麼程度呢?人有狂妄性情不但目中無人,最嚴重的那就是目中無神哪,人不把神當神待,別看你跟隨神。這是狂妄性情的實質、根源,是從撒但來的,所以說這個事得解決,這是根源。目中無人那是小事,關鍵是人的狂妄性情讓人不順服神,不想順服神的主宰安排,沒有絲毫敬畏神的心,更別提什麼愛神、體貼神心意、滿足神心意了,絲毫敬畏神的心都沒有。」(摘自神的交通《順服神、敬畏神人活得才有尊嚴》)

趙姊妹交通道:「神的話一針見血地把問題的根源揭示了出來。的確,狂妄是病根,是我不接受神審判與對付,不能順服神的根源所在。因著受撒但毒素『天上地下,唯我獨尊』的毒害薰陶,我變得特別狂妄自大,不但心中無神,更是目中無人,總以自我為中心,不順服神卻讓人順服我,常常悖逆神、抵擋神,與神為敵。記得我剛信神一年就被選為教會負責人,我就認為是自己追求,有工作能力,大家才選我的,不知不覺我就狂起來了,盡本分時我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想怎麼做就怎麼做,絲毫不聽取同工的建議。直到有一次,同工給我提點工作中的問題我不接受,還頑固地持守自己的,給教會的工作帶來了虧損,我才有些害怕,看到不接受弟兄姊妹的修理對付,不在真理原則上尋求進入,憑敗壞性情盡本分,只能遭神厭憎。之後再臨到修理對付,因著自己的悖逆本性還是不願接受,還講自己的理,但從神話語的揭示中,我認識到是撒但的毒素在我身上根深蒂固,導致我狂妄頂天,心中沒有神的地位,不接受來自於神的修理對付,這是在公開與神對抗。想到天使長就是心中沒有神的地位,悖逆、不服神,公開與神對抗、叫囂,被神打到半空中的,我的這些表現不就如天使長一樣嗎?這樣繼續與神對抗,只能被神厭棄、淘汰。我認識到憑狂妄本性做事的危害和後果,心裡感到驚恐害怕,才禱告神向神悔改,願意背叛肉體,按神話真理去實行,慢慢地我也能接受弟兄姊妹的修理對付了,真是感謝神的拯救與帶領啊!」

聽了神的話和姊妹的交通,小麗對自己的敗壞本性以及憑敗壞性情做事的後果有了些認識,她說:「原來我不能接受修理對付、不能順服神的根源是深種在我裡面的撒但毒素導致的,怪不得一臨到事我就會講理呢。」

小麗看了負責人一眼,不好意思地接著說:「今天來聚會,我還滿以為自己抓工作有果效,會得到你的誇獎,當你指出我跟弟兄姊妹配搭不和諧時,我就在心裡講理,覺得我對自己的狂妄性情已有些認識,和弟兄姊妹配搭上也有些進入了,我那樣對待張姊妹是為了抓好工作維護教會利益,你不該對付我。看到自己憑『天上地下,唯我獨尊』的撒但毒素活著,對神擺佈安排的人事物沒有絲毫的順服,也不尋求神的良苦用心是什麼。剛才你交通的時候,我也在反省自己跟張姊妹配搭盡本分時為什麼會擅自把姊妹放一邊。看到張姊妹修改文稿中存在些問題時,我沒想著要怎麼幫助她,而是覺得自己比她強,瞧不起她,對她的建議也不屑一顧,從心裡排斥她,甚至為了證實自己的工作能力,樹立自己的權威,就剝奪張姊妹盡本分的機會,致使姊妹活在了消極中,生命受了虧損,我真是一點人性理智都沒有……」

小麗說到這兒,淚水奪眶而出,她平復了一下自己的情緒,又說:「神希望看到的是我們盡本分都能發揮各自的長處,在福音擴展中獻上自己的一份,達到共同彰顯神、榮耀神,可我卻打著不耽誤工作的旗號把姊妹排斥一邊,自己單幹,還不讓姊妹提建議,這不是作惡抵擋神嗎?神恨惡我憑敗壞性情活著的同時,還在憐憫我的幼小無知,藉著你的對付修理讓我反省自己,接受神話語的審判刑罰,看清自己抵擋神的本性實質。看到要想達到真實地順服神,得注重追求真理,接受從神來的修理對付,按照神的話去實行,這樣才能徹底脫離撒但敗壞性情的苦害,達到蒙神拯救。現在我能明白點神的心意了,不願再做傷神心的事,以後在臨到的事上只願能順服神的作工達到滿足神。」

聚完會回到家,小麗又看到神的話說:「神在每一個人身上都付諸心血代價,都有他的心意,在每一個人身上都有期盼,都寄託了希望,他的心血代價白白地賜給這些人那是神心甘情願的,他的生命、真理供應給每一個人那是心甘情願的,所以,神這樣作的目的是什麼人如果能理解,神就感到欣慰了。你如果能接受,能順服,一切從神領受,神就覺得這心血代價沒有白付,就是你沒有辜負神的良苦用心,你在每次的環境當中都有所收穫,沒有辜負神對你的期望,神在你身上要作的達到了預期的果效與目標,神的心就滿足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要得著真理就得從身邊的人事物上學功課》)小麗從神的話中感受到神拯救人的良苦用心,末世神道成肉身發表真理作審判刑罰的工作,就是為了潔淨變化人,使人看見自己被撒但敗壞的事實真相,藉著追求真理,實際地經歷神話語的審判刑罰、試煉熬煉還有修理對付,脫去敗壞得著真理,成為真實順服神、敬畏神的人蒙神拯救。這時,小麗想到聖經上記載著,神為了磨煉摩西把他放在曠野四十年,在這期間,摩西與牛羊、星辰為伴,他雖然受了很多苦,但身上的血氣、人意、天然得到了變化,最後他能順服神,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完成神的託付。這時小麗明白了,神在她身上作的一次次修理對付的工作,雖然不合她的觀念,讓她感到痛苦難受,但這都是為變化她的狂妄性情,拯救成全她而精心擺佈安排的,這裡面包含著神的愛和拯救啊!體嘗到神拯救自己的良苦用心,小麗立定心志要做真正順服神的人!

後來,她又看到神的話說:「首先得順服神對待你的方式,給你擺設的環境、人事物,別挑毛揀刺,別講客觀理由,也別推脫責任。其次,尋求神作這個事人應該實行的真理是什麼,應該進入的真理是什麼,神讓你明白這個呢!讓你認識敗壞性情,讓你認識撒但實質,然後你能達到順服神所給你擺佈的環境,最後按著神的心意,你在這個環境當中實行出神對你所要求的,滿足神的意思。這樣你是不是就過關了?你不再對抗了,不再抵觸了,接著能代替這個的是什麼?你能順服下來了,不講理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具備真實的順服才是真正的信》)小麗從神的話中找到了實行的路途,就是不管神擺設什麼樣的環境,都存著一顆順服的心,不講自己的理由,只尋求神的心意,按照神的要求去做,達到滿足神。小麗想到自己跟張姊妹配搭時,總是憑狂妄性情活著,讓姊妹受轄制,活在消極軟弱中都不願意盡本分了,這一切都是自己不尋求真理解決自己的敗壞性情,盡本分沒有真理原則,不能公平對待人導致的。小麗知道自己錯了,便向神作了悔改的禱告:「神啊!我憑著狂妄性情對待姊妹,給姊妹帶來了傷害,我願意跟姊妹賠禮道歉,願你加給我信心和力量,使我能實行出真理來滿足你。」

聚會時,小麗當著弟兄姊妹的面真誠地向張姊妹道歉,張姊妹也認識到自己對本分沒有負擔,以後願意積極盡本分。

接下來的日子裡,小麗不管跟誰配搭,都注重按照神的話去實行,弟兄姊妹給她提建議,雖然她有時還會流露狂妄自是的敗壞性情,但她能有意識地接受順服下來,經歷中小麗真實地感受到實行真理給她帶來的快慰、踏實和平安。

時光流逝,轉眼間小麗盡負責人的本分已有半年了,她每天忙著教會的工作,感到很充實。

一天晚上,小麗去聚會,上層同工詢問各教會的工作情況,發現小麗負責的教會工作這個月沒有果效,就對小麗說:「小麗姊妹,工作沒有果效是咱沒有盡到責任,這可是嚴重的失職啊,咱應該反省認識自己呀!」小麗聽到這話,心裡有點不是滋味,心想:「工作也不是我一個人負責,工作果效不好也不能怨我一個人呀!」這時小麗意識到:這不是修理對付臨到了嗎?我怎麼又在講理呢?這也不合神的心意呀!她趕緊在心裡呼求神,求神保守她的心,使她能順服接受同工的修理對付。禱告後,小麗想到神的話說:「人如果能達到順服,需不需要有一定的理性啊?這事咱不管做得對錯,既然神不滿意,咱就應該聽神的,一切以神的話為準,這是不是理性?這是人該有的最高的理智,第一條應該具備這個。別管咱受多少苦,咱的目的是為了什麼,咱的存心是為了什麼,當時咱的理是什麼,既然神不滿意,沒達到神的要求,神是真理,那咱們就得聽神的,別跟神講理,別辯。你具備了這樣的理性,就解決什麼樣的情形了呢?你能順服……」(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進入信神正軌具備的五方面情形》)小麗認識到當神的作工臨到時,不管合不合自己的觀念,能不辯解、不講理,先順服下來尋求神的心意,省察自己的所做所行還有哪些沒有達到神的要求,還有哪些敗壞性情沒有解決,然後在神的話中找實行原則,按照真理原則去實行,才能達到盡好本分滿足神。小麗安靜下來反省自己時認識到,上層同工指出她工作沒有果效這是事實,沒有果效肯定神也不滿意,她還講歪理說工作不是她一個人負責,真是不可理喻。就她對待本分不負責任的態度、這種悖逆神的性情,又怎能盡好本分達到合神心意呢?今天神藉著上層同工修理對付她,是為成全她達到合格盡本分,成為一個真實順服神的人的一個途徑,這裡有神的愛呀!明白了神的心意後,她願意完全接受過來。隨後,小麗在上層同工指出的偏差問題上尋求真理原則,實際地去了解、解決弟兄姊妹生命進入上的難處,帶領弟兄姊妹學會經歷神的作工。一段時間後,教會的各項工作在小麗和同工們的共同配合下很快有了起色,教會生活也好了起來。

小麗真實感受到按照神的要求去實行,就能看到神的祝福,心靈裡也感受到喜樂平安!在以後的日子裡,她只願能順服神擺設的各種環境,得著真理來變化自己的敗壞性情。

靈修時,小麗看到神的話說:「人的性情自己不能變化,必須得經過神話語的審判刑罰、苦難熬煉,或對付、管教、修理,之後才能達到順服神,對神有忠心,不應付糊弄神。人都是在神話語的熬煉之下性情有所變化,經過神話的揭示審判、管教對付的人才不敢亂做了,沉著穩重了,最主要的一點是能順服神現實的說話了,對神的作工能順服了,即使不合人的觀念,也能放下觀念存心順服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性情變化的人都是進入神話實際的人》)經歷神的作工到今天,小麗對這段神的話有了更實際的體會與認識,看到神就在她身邊一步步帶領引導著她,藉著神話語的審判刑罰和實際的修理對付,使她知道了自己不能順服神的根源,對自己狂妄悖逆的性情有了認識,明白了什麼是真實順服神以及達到順服神的實行路途,從開始臨到修理對付她對抗、講理到慢慢地能順服下來,這都是神話語達到的果效。她也經歷體嘗到了實行真理順服神是那麼的釋放自由,她願意在以後的道路上多多禱告依靠神,凡事尋求真理,順服神審判刑罰、修理對付的作工,達到早日活出真理實際來滿足神!

「咚咚咚」幾聲急促的敲門聲打斷了小麗的思緒,她知道是與她一起配合工作的兩個弟兄姊妹來找她商量工作了,她連忙起身去開門……

相關內容

人性的成長
基督徒的成長——脫去狂妄
拜拜了 狂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