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放下自己好輕鬆

16

山東 王瑩

2018年5月30日 星期三  晴

今天我去文稿組聚會,鄭弟兄高興地拿出他剛寫完的講道文稿,讓大家給他提提建議。幾個弟兄姊妹都沒有看出什麼問題,我想:「他們看不出問題這正常,可我是負責人,得勝他們一籌,比他們能發現問題才行啊!」於是,我認真地對照原則揣摩,還真發現了一些原則性的問題,我就把問題給鄭弟兄指出來,他很痛快地就接受了。此時,我甭提多高興了,心想:「別看鄭弟兄年齡大了,但一點兒不擺老資格,還能接受別人的建議,是個追求真理的人!只要他肯下功夫修改這篇文稿,說不定還能被採用呢,到時我這個負責人臉上也有光啊!」

2018年6月6日 星期三  陰轉晴

時間過得真快,今天又是文稿組聚會的日子,我滿心期待早早地就去了。鄭弟兄又鄭重地拿出他修改好的講道文稿給大家看,從弟兄那充滿自信的表情看,他對自己修改的這份文稿很有把握。看後,我覺得比之前好多了,但還是有點問題,如果再修改補充一下那就更好了。我剛把我的看法說完,沒想到鄭弟兄臉上的笑容立時消失了。接著,他把自己的看法說完之後就不吱聲了。見他這樣,我心想:「我提的對你為什麼不願意接受?你的看法根本就不合適,給你提出來是為了這篇文稿果效更好,你怎麼還這個態度呢?不行,必須得讓他把問題修改修改才能上交!」想到這兒,我把自己的觀點又詳細地述說了一遍,並讓其他弟兄姊妹也談談各自的看法,大家也都一致同意我的看法。這時,我暗自得意:「看,大家都認同我的觀點,這回你該放下自己的看法接受我的建議了吧!」鄭弟兄雖然不像上次答應得那麼痛快,但最後也算是勉強同意修改了,這下我就放心了。

2018年6月13日 星期三  晴轉多雲

今天姊妹說,上次我讓鄭弟兄修改的文稿,他一個字都沒有修改就交上去了。我聽後頓時火氣往上冒:「你這個老弟兄,怎麼不接受別人的建議呢?我們幾個人都看到有這方面的問題,你為什麼就不修改?你也太狂了吧!我們給你提你不接受,等上層返回建議看你接受不接受!」我心裡對鄭弟兄滿了怨氣。

2018年6月20日 星期三  陰伴有小雨

得知上層文稿組來信了,我的心情很激動:「哎呀,終於盼來了,快看看信上是怎麼寫的!」當看到上層指出的問題正是我給鄭弟兄提出他不接受的問題,我心裡不免有些得意:「怎麼樣?上層和我的看法是一樣的,明明就是有問題,你還不改,這下該服了吧!」沒想到,鄭弟兄看後卻說他只接受一半,我就火了,帶著口氣竭力地反駁他的觀點,想讓他承認自己的不對,接受我的建議。可我說了半天,鄭弟兄怎麼都不服,最後我們只好不歡而散。

雖然我也知道自己爆發血氣不對,可就是放不下這件事,心裡總想:「鄭弟兄這麼狂妄,不接受別人正確的建議,生命怎麼能長進,業務水平又怎能提高啊!不行,我得想辦法給他解決解決這個狂妄自大的問題。」

姊妹在看信

2018年7月1日 星期日  陣雨轉晴

機會終於來了!今天上層帶領和我們一起聚會,我就把鄭弟兄的情況向帶領反映了。

帶領聽後就找了一段神的話讓我讀,我看到帶領找的這段話真好,正符合鄭弟兄的情形,心想:「下次聚會的時候,我就去讀給鄭弟兄聽,讓他認識認識自己的狂妄性情,以後能接受別人的建議。」正這樣想的時候,就聽帶領說:「咱們交通交通對這段神話語的領受認識吧!」我心裡一驚:我只是覺得這段神的話正針對鄭弟兄的情形,我交通說什麼呢?可轉念一想:哎,不對啊,我要是拿著神的話去對照鄭弟兄,那我不就是把自己列在神的話以外了嗎?我想到神的話說:「不過我要提醒每一位看這話的人,神自己的說話都是針對每一個承認神的人說的,是針對每一個跟隨神的人說的,並不是針對所有包括承認與不承認神的人說的。若你認為神是向大眾說話,是向世人說話,那神的話對你就沒有效力了,這樣你就應該把所有的言語都記在自己的心上,不要總是將自己置身於這些言語以外。」(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真是信神的人嗎?》)是啊,既然我是跟隨神的人,就應老老實實地接受神話語的審判刑罰,不能拿著神的話和別人對號,得和自己對號,反省認識自己,可是我該認識自己哪方面呢?

我又仔細地看了一遍這段神的話:「即便你的對,別人的意見你也應該參考一下吧?……也可能你那個是有理,不會有什麼後果,但是你這是什麼性情啊?(狂妄。)狂妄本性使你任性。……你的態度是硬堅持自己,神就向你掩面了,向你封閉了,神會顯明你讓你碰壁。」(摘自《基督座談紀要·凡事尋求順服才能進入真理實際》)揣摩著神的話,我心裡有些開竅了:我一味地堅持自己的看法,總想讓鄭弟兄接受,還硬要給他扭轉,這不就是狂妄、任性的表現嗎?即便自己的觀點看法是對的,我也應該有理智,先放下自己,聽取一下別人的建議,有一個接受真理的態度,才能獲得神的開啟引導,使自己的不足之處得到彌補。我若總認為自己的觀點、看法對,持守著不放,神看我這個人任性、剛硬,是個狂徒,就會厭憎我,不在我身上作工,沒有了神的作工帶領,我也就很難盡好本分滿足神了。即使最終顯明我持守的是對的,但就我流露出的這種性情也是神所厭憎的。此時,我有了點醒悟,外表上看是鄭弟兄不接受合理建議,其實神是藉著這事顯明我的狂妄性情,是要潔淨、變化我呀!我太狂妄沒有理智了,我不能總想著給鄭弟兄解決問題,得尋求真理先解決自己的問題了。

2018年7月2日 星期一  晴

早上靈修,我有意識地針對自己的情形找相關神的話和講道交通看。

看到神的話說:「一臨到事,你就暴露天然了,『這個不對,那個有錯』,別人都有錯,難道你就沒有錯、沒有敗壞嗎?是敗壞嚴重還是錯嚴重啊?敗壞更嚴重。」(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順服神是得著真理的基本功課》)「好比你裡面有狂妄自大,不讓你抵擋神也不行,非得抵擋,你不是故意的,是由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的。狂妄自大就使你藐視神,狂妄自大就使你不把神放在眼裡,狂妄自大就使你好高舉自己,狂妄自大就使你處處顯露自己,狂妄自大最後使你坐在神的位上見證自己,最後把出於自己的意思、自己的思想、自己的觀念都當作真理來供奉。這個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人做了多少惡事!」(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追求真理才能達到性情變化》)講道交通中說:「你們說盡本分總狂妄自是,總堅持自己的意見,總讓別人都聽從你,然後你還不聽神的話,不順服神,這合適嗎?這是什麼人哪?這是不是還是走敵基督道路啊?」(摘自《講道交通(十)·關於神話〈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一〉的講道交通(三)》)

神嚴厲的審判使我醒悟,看到自己這狂妄自大的本性太可怕了,它讓我身不由己地站在神的位上,把自己的觀點、看法當成了真理來持守,就認為自己的對,總否定別人的,讓人接受順服我的,而我卻不順服、經歷神的作工,不在臨到的事上尋求神的心意如何,怎麼做合神的心意,這不就是明顯的抵擋神、悖逆神嗎?今天,神審判顯明我的狂妄性情,是為了拯救變化我,我若在是非對錯裡糾纏,總持守自己的,想把人制服,憑著狂妄的性情盡本分不但不能蒙神稱許,弟兄姊妹也會受轄制而厭煩、遠離我,這樣下去只能因抵擋神而被神厭棄、淘汰!

想想這段時間我和鄭弟兄產生的摩擦,在我的心裡總覺得我的建議對鄭弟兄就應該接受,不接受就是他不對,是他太狂了,卻沒有看到我持守自己不放,強行讓弟兄聽我的,其實是我更狂。我把自己的觀點、看法當成了真理來讓人順服接受,當鄭弟兄很痛快地接受我的建議時,我滿心歡喜,給其戴上「追求真理」的花環,但當鄭弟兄不接受我的建議時,我就火冒三丈,與他起爭執,眼睛盯在弟兄身上,定規他狂妄自大,不接受真理。我受「天上地下,唯我獨尊」「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撒但毒素毒害,本性極其狂妄,囂張跋扈,總想在組裡掌權說了算,獨斷專行,一手遮天,絲毫沒有一點敬畏神的心,遇事不能放下自己和弟兄姊妹共同尋求真理原則,而是以人多勢眾來壓制弟兄讓他服。我一個人說了他不聽,我就聯合幾個人一起說;本組裡的人說不服他,就盼著上層來建議說服他;最後又想讓帶領給他交通:真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這股邪勁支配著我不去尋求神的心意和要求,也不反省認識自己的問題,只是一個勁兒地想制服別人讓人聽自己的,我心中沒有神的地位,不尋求原則用神話真理解決問題,而是憑著狂妄本性壓制別人讓別人服我,對照我的所做所行,走的不就是敵基督的道路嗎?

神鑒察人心肺腑,我心裡存著這些撒但毒素,憑著狂妄性情為所欲為,神看得清清楚楚,因著我自己認識不到,神藉著這樣的作工給我顯明出來,我才看到自己敗壞的醜態。我每天讀神的話只注重裝備字句道理,沒有進入多少真理實際,性情還是如此狂妄,怪不得鄭弟兄不服,人家信神服的是真理,怎麼能服我這個充滿撒但性情的人呢?我感到蒙羞慚愧,高傲的頭低了下來,再也沒有了之前的囂張氣焰,對鄭弟兄的成見也煙消雲散了。神今天擺上鄭弟兄不接受我的建議就是為了讓我認識自己的狂妄本性,儘快尋求真理解決自己的敗壞性情,這是神對我的愛與拯救啊!想到這裡我對神充滿了感激,並立下心志不能辜負神的良苦用心,我得尋求變化。

我跪在神前默默禱告:「全能神啊!是你話語的審判刑罰讓我認識到自己的狂妄性情太嚴重,也看到了憑著狂妄本性活著隨時都能作惡抵擋你,讓你厭憎、恨惡,我不願再繼續活在這樣的敗壞性情裡,願你帶領我找著實行進入的路途,使我的狂妄性情能早日得著變化。阿們!」

2018年7月3日 星期二  晴

早上,我看到神的話說:「你認為對但是你也不堅持,這首先就是一種進步,一種尋求真理的態度,一種否認自己的態度,滿足神心意的態度。你有這個態度了,你不堅持自己的同時,你也禱告,你讓神顯明。你不知道對錯,你讓神告訴你怎麼做是最好的、最合適的,大家交通交通,這時候聖靈就會開啟。」(摘自《基督座談紀要·凡事尋求順服才能進入真理實際》)神的話給我指出了實行的路,當和弟兄姊妹的意見產生分歧時,應該先放下自己,存著敬畏神的心,禱告尋求神的心意,有一個尋求接受真理的態度,不憑著狂妄性情說話做事,才能獲得神的帶領引導。

又看到講道交通中說:「如果你說的很對、很合乎真理,應該站什麼角度說這句話?以什麼樣的口氣說這句話讓人聽著合適,讓人聽著有理智,讓人聽著心裡舒服?這裡面值不值得探討啊?(值得。)……那怎麼說合適呢?怎麼說讓人一看有理智?你說:『我經過幾次禱告,在這個事上想了很多,好像沒有什麼問題了,但我還是不敢保證,最好大家再交通交通。一個人的看見不敢說正確,也沒法印證正確,所以我相信大家的,我不相信我個人的。』這樣說好不好?這樣說就有理智了,這麼實行就好了。你認為很對,很準確,保證沒有錯誤,這個可不可靠啊?不可靠。記住了!自己認為的再對也不可靠,那除非經過什麼證明才能認為可靠呢?聖靈多次印證,明確得著聖靈印證的,經過多次經歷證實,然後最好再有幾個明白真理的人印證,這才能證實是對的。即使證實是對的,該以什麼口氣說話?該不該有狂妄自是的性情?知道是對的也不能有那樣的性情。」(摘自《講道交通(十)·關於神話〈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一〉的講道交通(三)》)看完這段交通,我心裡更明白了,我沒有多少真理實際,對神話真理領受認識得也太膚淺,看事觀點、分辨能力很多都不符合真理原則。即使自己的觀點、看法和上層文稿組的建議一致,也得到組內弟兄姊妹的贊同,也不能保證我的看法就對,就符合真理原則。另外,即便是我的觀點符合真理,我也不能憑著狂妄的性情站地位說話,勉強人接受、順服,這樣太沒理智,也是站錯了位置,我應該做的就是結合相關真理原則與對方溝通,至於別人能不能接受,我只能向神交託,順服神的作工。

2018年7月4日 星期三  晴

今天,我又去鄭弟兄這個組聚會,結合神的話我談了自己這段時間的經歷認識,鄭弟兄也敞開心談了他的認識,我們都願意尋求真理變化自己的狂妄性情。我們之間的隔閡消除了,我心裡感到特別釋放。

感謝神擺設這樣的環境顯明我,使我對自己的狂妄本性有了些認識。以後我得注重實行神的話,當再流露狂妄性情與人爭論是非的時候,我願依靠神放下自己,多聽取別人的建議,學會安靜在神面前尋求真理解決問題。

2018年7月16日 星期一  晴

昨天,劉姊妹針對弟兄姊妹寫文稿中存在的問題與難處寫了一封信,讓我給提提缺少,我看到信件中前面寫的問題和後面談的不在一條線上,就給姊妹指出來,姊妹也認可我說的問題確實存在,便答應修改。今天劉姊妹改後又給我看,我看到她沒有完全按照我提出的建議修改,我狂妄的性情不由自主地又流露出來:「不是已經和你說了嗎?讓你好好看看問題再談,你還答應得挺痛快,你這也沒有接受我的建議啊。不行,我得讓她重寫!」當我這樣想時,心裡覺得有點不對勁兒,趕緊反省自己剛才的流露,我這不是又在憑狂妄性情行事嗎?這也不合神心意啊!

此時,我想到神的話說:「神造了人,給了人氣息,也給了人一些他的智慧、他的能力與所有所是;神給了人這些之後,人就能夠獨立地做一些事,獨立地想一些事。如果人想出來的、人做出來的在神看是好的,神就悅納並不干涉,人做得對的事,神就以這個為準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一)》)「你們得達到為了神的工作,為了教會的利益,為了把弟兄姊妹都帶起來,有和諧的配搭,你配搭我的,我配搭你的,互相補足,達到更好的作工果效,以此來體貼神的心意,這才叫真實的配搭,這才是真正進入的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應效法以色列人的事奉》)神把智慧賜給人,人用神所賜給的智慧做正面的事,神看著是好的,神都認可,神的實質太美善了!而我見姊妹沒完全接受我的建議,我就想給其否決了,這不還是狂妄自是嗎?我不是真理,我的看法也不一定準確、合適,我不能再堅持自己的看法,非讓姊妹按我的來,我得考慮怎麼與姊妹配搭寫好這封信能讓弟兄姊妹得益處,姊妹的信中即便有缺少,肯定也有可取之處,我不能輕易地就給否了,我得再好好看看,願神帶領我放下自己,根據真理原則衡量姊妹寫的信是否合適。當我端正態度又仔細地看了一遍信件時,發現姊妹後面談自己的經歷認識挺實際的,是用自己的實際經歷幫助人讓人更容易明白,只是前面的問題表達得不太清楚,乍一看好像不在一條線上,只要把前面的問題稍突出一下就可以了。於是,我就略作修改發給了劉姊妹。當我按著神話真理實行的時候,心裡有種說不出的平安喜樂,感到好輕鬆!

姊妹在看風景

感謝神為我擺設這樣的環境來顯明、變化我,如果沒有神話語的審判與帶領,我對自己的狂妄本性不會有認識,更不知道自己該站在什麼位置上與弟兄姊妹相處才是有理智。這次的經歷讓我體會到了放下自己,不憑狂妄性情活著,盡上自己的責任和本分,才活得有點人樣,心裡踏實有享受!以後我更願尋求真理,實行真理,與弟兄姊妹互相取長補短,共同盡好本分來滿足神心意。

相關內容

基督徒的成長——脫去狂妄
拜拜了 狂妄
自命不凡的她改變了(有聲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