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事奉神為何搞花樣

32

安徽省 胡晴

記得我初次看到神的話說:「做帶領的總想別出心裁、高人一等,搞個新花樣讓神看看他的本領到底有多大,卻不注重明白真理進入神話實際,總想露一手,這不正是人狂妄本性的流露嗎?」(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沒有真理容易觸犯神》)我心裡就想:我心裡就想:「誰有這麼大的膽子敢搞新花樣呢?誰不知道神的性情不容人觸犯?最起碼我不敢!」後來,教會安排我盡中層帶領的本分,藉著實際的經歷與事實的顯明,我才認識到搞新花樣不是人敢不敢的事,完全是由人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決定的。

前段時間,我發現有一處教會的帶領不合用,聚會常打瞌睡,對教會工作也沒有什麼負擔,人性也不好,但與她配搭的姊妹倒是挺有負擔,我就與同工商量想把這個教會帶領換掉,讓與她配搭的姊妹做教會帶領,但又擔心這個教會帶領會因此消極軟弱不信了或攪擾教會,當時就沒敢這麼做。經過一番苦思冥想,我想出了一個「妙計」——暗中讓那個姊妹抓全盤工作,教會裡一切的事都讓她去辦,把教會帶領「架」起來,讓她有名無實。就這樣,我一沒有尋求神,二沒有看工作安排及原則,只是跟同工說了一聲就落實了。過後,我還沾沾自喜,認為自己挺聰明,挺有智慧的,心想:「上層帶領如果知道了這事,肯定會說我有工作能力,說不定以後還會提拔我呢。」可萬萬沒想到,當我把這事反映給上層帶領時,帶領卻對付我:「你這是搞新花樣,工作安排中哪一條說可以這麼做?不合用的帶領,我們根據原則可以調整、撤換,但我們不能把教會原則放在一邊憑己意作工作,這是嚴重抵擋神的事。」聽了帶領的修理對付,我大吃一驚,真是做夢也沒想到自己不知不覺中就搞出新花樣來了,自認為的「妙計」卻是嚴重抵擋神的事,在事實面前我真是蒙羞慚愧。這時,我不由得想起神的話說:「好比你裡面有狂妄自大,不讓你抵擋神也不行,非得抵擋,你不是故意的,是由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的。狂妄自大就使你藐視神,狂妄自大就使你不把神放在眼裡,狂妄自大就使你好高舉自己,狂妄自大就使你處處顯露自己,狂妄自大最後使你坐在神的位上見證自己,最後把出於自己的意思、自己的思想、自己的觀念都當作真理來供奉。你看這個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人做了多少惡事!」(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追求真理才能達到性情變化》)是啊,臨到這事我既沒有尋求神,也沒有用教會原則衡量,就憑著己意去做了,看到我的本性真是狂妄自大,沒有一點敬畏神的心,心中更沒有神的地位。現在我才認識到搞新花樣不是我敢不敢的事,而是由我的狂妄本性決定的,我若不認識、解決自己的狂妄本性,就永遠把握不住自己,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做出抵擋神、讓神厭憎恨惡的事。這時我才真正明白了,為什麼上面弟兄一再要求我們按照工作安排和真理原則盡本分,就是因為我們的本性都是狂妄自大的,都想顯露自己,亮自己的本領給人看,都想自己掌權說了算,這樣就會給教會工作、神選民的生命進入帶來虧損,嚴重的還會帶來禍患,但是有了這些工作安排與真理原則,一方面能保證教會各項工作順利開展,同時對我們的狂妄本性也起到了限制、制約的作用,這對教會工作、對我們的生命進入太有益處了!所以,我們要想盡好本分、事奉到神心意上,就得老老實實地按照工作安排作工作,同時解決自己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這樣才會有神的帶領與祝福。

感謝神的審判刑罰與顯明,使我對自己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有了一點認識。今後,我一定要以此為戒,在認識自己的撒但本性上多下功夫,嚴格按照工作安排作工作,追求做一個真正有理智、守原則、對神有敬畏的人。

相關內容

  • 如何做到公平待人 你知道嗎

    神的話給我指出了實行的路途,要想脫離撒但敗壞性情的捆綁,得著變化潔淨,就得實際地受苦付代價,哪怕臉面受損,或者讓對方低看,也得實行真理揭露自己的敗壞醜相,這樣才能羞辱撒但,逐步地進入神話語的實際被神得著。再說,神也要求我們做誠實人凡事單純敞開,接受真理、實行真理,走蒙拯救的路。想到這兒,我有了實行真理的心志。當我把自己流露的那些卑鄙、惡毒的存心意念跟姊妹敞開亮相後,我感到心裡輕鬆釋放了很多,不再活得那麼卑鄙、齷齪了。

  • 基督徒靈修日記——雲開霧散

    神這麼恩待祝福我,不嫌棄我素質差,給了我這個盡本分操練的機會,那我就應該好好接受順服,不管到最後能否被選上,我都不考慮那麼多了,只願老老實實地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來安慰神心。

  • 一次「敲打」後的收穫

    小慧體嘗到這次帶領的一番「敲打」裡飽含著神的良苦用心,雖然因著敗壞性情她受了一些苦,但這是神給她的一次生命的洗禮,使她認識了自己狂妄的撒但性情,收穫到了見證神這方面的真理,這次的「敲打」,對小慧走追求真理認識神、見證神的道路是一次啟迪,也是她生命歷程中的一大財富。小慧從心裡向神獻上感謝與讚美!

  • 不憑情感 坦然釋放

    神的話和上面的交通正好針對她們的情形,夏晴知道了,情感不是人外表上維護一下肉體關係那麼簡單,它是一種敗壞性情,能轄制人、攔阻人實行真理。人憑情感活著就不能公正地對待所臨到的人、事、物,反而會為了維護肉體關係,違背真理原則,違背客觀事實搞欺騙,袒護對方,不能做誠實人達到滿足神的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