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放下地位好輕鬆

36

盡 心

我從小爭強好勝的心就很強,長大後一直追求做人上人讓人高看,覺得這樣做人風光,活得才有價值、有意義。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後,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名利地位是撒但苦害人的工具,追求這些東西只能使人變得越來越狂妄、詭詐、自私,喪失做人的良心、理智,失去正常人性,被神厭棄、淘汰。明白這些後,我便立下心志:好好追求真理,放棄對地位的追求,做一個有真理、有人性的人。然而,我只是有了一點道理的認識,對名利地位的實質、危害及後果還沒有看透,因此還時常活在追求名利的敗壞性情中受撒但捉弄,苦不堪言。神為拯救我擺脫臉面、地位的捆綁,在我身上作了審判刑罰的工作,經歷過後我體會到,只有明白真理才能真正放下對地位的追求,獲得釋放、自由。

2017年7月份,為躲避中共的瘋狂抓捕與迫害,我和兩個姊妹一起去了外地。隨後,我被安排到文字組盡本分。看到一起來的兩個姊妹向我投來羨慕的眼神,我掩飾不住內心的高興:「想不到我剛來就盡上了本分,看來我比兩個姊妹強啊!我可得抓住這個機會好好操練,到時讓當地和老家的弟兄姊妹都對我另眼看待!」在接下來的盡本分中,我表現得特別積極:當看到配搭姊妹遇到難處迎合不上去消極時,我就主動和她交通,讓姊妹明白神藉著難處成全人的心意;看到她在本分中有缺少時,我就不厭其煩地幫助她;看到姊妹體貼肉體愛睡懶覺時,我就一次次地給她交通得背叛肉體滿足神。我心想:「只要我在本分上竭盡全力地去做,總有一天會有成果的,到時候讓弟兄姊妹看看,我還是有工作能力的。」然而我的所思所想神都鑒察,雖然我每天樂此不疲地忙碌著,可靈裡感覺黑暗,看神的話也沒有明顯的亮光,盡本分也感覺不到神的帶領,只能用自己掌握的一些經驗來應對本分。神知道我早已陷在名利地位的漩渦中,為了拯救我脫離撒但黑暗權勢的捆綁,擺設環境來拯救我。

黎明,陽光,希望

一天,帶領來我們組落實工作,一進門便開門見山地說:「現在上層文字組缺少人手,需要挑選人員過去盡本分,過幾天負責人要來見一下夏姊妹和李姊妹,但沒有說要見盡心姊妹。盡心姊妹,那天你就先到另一個房間工作吧。」聽了帶領的一番話,我的心裡立時翻騰起來:「夏姊妹是現在和我一起盡本分的姊妹,李姊妹是之前一起盡本分的姊妹,她現在還在靈修,而我一直都在盡本分,為什麼就沒有我的份呢?而且到那天還讓我到另一個房間迴避,我在你們眼裡成什麼了?本分上我也在很努力地付出,你們怎麼就看不到呢?」此時,我心裡翻江倒海般地難受,感到特別憋屈,但礙於臉面怕別人看出來就強裝著笑臉,我感覺自己的笑比哭還難看,帶領接下來說的什麼我一句也沒有聽進去。帶領走後,我坐在電腦前眼睛呆呆地看著電腦,什麼也看不進去了,胸口就像壓了塊石頭一樣的沉重。當配搭姊妹跟我敞開心談她的情形時,我拉著臉不願搭理她,心裡很生氣:「你這點算什麼啊?能趕上我難受啊?你們交通不但沒有我的份,到那天還得讓我到一邊去呆著,我這不成了二類公民了嗎……」我心裡越想越難受。一想到負責人要見這兩個姊妹,我心裡就不是個滋味:「李姊妹還沒安排本分呢,現在卻一下子要提拔到上層文字組,我比李姊妹多盡了這麼長時間的本分,反而沒有被提拔,這讓她怎麼看我?夏姊妹論素質、領受各方面還不如我呢,現在也要往上提拔了……」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輾轉反側難以入睡,就這樣度過了難熬的一夜。第二天中午,兩個負責人有事過來,我看到夏姊妹主動與負責人交談,心裡就嫉妒,覺得姊妹是在顯露自己,兩個負責人似乎是特意為著姊妹來的,我像被冷落了一樣,渾身不自在,心裡怎麼也通不過:「論信神年頭,我比夏姊妹信神時間長,論盡的本分,我比她盡得多,這段時間我盡本分也很有負擔,不但不提拔我,還不讓我參加她們的交通,難道我真的這麼差嗎?」我活在不對的情形裡,靈裡越來越黑暗,本分上存在的問題也看不出來了,與夏姊妹的關係也沒有以往融洽了,一點都不願搭理她。此時,我意識到自己的情形很糟糕,痛苦中我來到神面前禱告:「神啊!我現在心裡很難受,雖然從道理上也知道,臨到不合自己觀念的事應該接受順服,可因著我的敗壞性情,身不由己地抵觸、講理,落在了黑暗裡無力自拔。神啊!願你開啟光照、帶領我明白你的心意。」禱告後我打開神的話,看到神的話說:「在你們的追求中,個人的觀念、盼望、前途太多,現在這樣作工就是為了對付你們的地位之心,對付你們那些奢侈的慾望,就這些盼望、地位、觀念都是撒但性情的典型代表。……雖然走到今天這個地步,對地位你們仍是不放鬆,一直苦苦地『追問』著,而且天天在觀察著,深怕有一天身敗名裂,人貪享安逸的心始終沒有放下。……你越這樣追求,越沒有收穫,地位心越強的人,越得經受更大的對付,越得經過大的熬煉,這樣的人太不值錢!得經受許多對付、審判才能徹底放下,就你們現在這樣的追求到最終只能是一無所獲。不追求生命的人不能有變化,不渴慕真理的人得不著真理,你不注重追求個人的變化與進入,總是注重那些奢侈的慾望,轄制你愛神、親近神的東西,這些東西能將你變化了嗎?能將你帶入國度之中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為什麼不願意作襯托物呢?》)神的審判之語使我的心漸漸地平靜了下來,我不禁反省自己這段時間到底在追求什麼。想想從帶領安排我本分的那一刻,我心裡激動萬分,外表上我很迎合教會的安排,可我裡面卻帶著自己的野心慾望,想抓住這個機會做出些成果,以後好有被提拔的機會,為此我盡本分的勁頭特別大。當看到兩個姊妹有了被提拔的機會,而我卻沒有機會時,我便消極對抗,對帶領的安排通不過,與姊妹也沒有了正常關係,盡本分沒有勁兒了,甚至一想到李姊妹,我心裡也抵觸,覺得沒有臉見她們了,怕她們會小看我。原來我這段時間一直在為著臉面地位追求,我盡本分不是為了滿足神,體貼神的心意,而是為了被提拔得到地位讓人高看。我這樣的追求完全違背了神的心意,怎能得到神的祝福呢?神的性情是公義的,因著我想藉著盡本分達到讓人高看的卑鄙目的,神才向我掩面,無論我怎麼努力也看不到神的祝福。可是狂妄的我被地位沖昏了頭腦,沒有果效也不知反省自己的存心摻雜,而是一意孤行為名利地位勞苦奔波。神不忍心看我沿著錯誤的道路繼續走下去,藉著帶領這樣的安排來顯明、破碎我的地位之心,藉此讓我到神面前反省自己所走的錯誤道路。想想自己這段時間的追求,盡本分只有外表的付出,不但沒有生命上的長進,還影響了工作的果效,簡直是在作惡!看到自己信神不追求真理只追求地位,再這樣走下去只能離神越來越遠,到最終被神淘汰。

認識自己

我又看到神的話說:「我定規一個人的歸宿不是根據其年歲的大小,不是根據其資格的老幼,也不是根據其受苦的多少,更不是根據其可憐的程度,而是根據其有無真理,除此以外別無選擇。你們都應明白不遵行神旨意的人同樣都要受懲罰的,這是任何一個人都不能改變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為你的歸宿預備足夠的善行》)從神定規人結局的話語中看到了神的公義,神不看一個人信神的年頭多少、地位高低、受苦多少,也不看人外表可憐的程度,而是看人在跟隨神的歷程中能否追求真理,是否達到性情變化,有沒有活出真理實際,這是神定規人結局的唯一標準,也是誰也打不破的天規。可我信神不去尋求明白神拯救成全人的條件,卻死抱臉面地位不放,這樣走下去又能得著什麼呢?想想我沒信神之前就追求做人上人,喜歡讓人高看,覺得那樣做人臉面風光,來到神家後,我仍被這些臉面地位捆綁著不能自拔,陷在其中深受其害。在神這次的審判刑罰中,我才對自己信神的存心與錯誤的追求觀點有了點認識,看到了神這樣擺設人事物、環境的良苦用心。此時,我心裡也不那麼受捆綁了,兩個姊妹盡什麼本分,能否被提拔都是神的主宰安排,我願意順服神的擺佈安排,盡其所能地與神配合,腳踏實地地盡好本分。接下來,我和夏姊妹就投入到盡本分中,看到姊妹擔心自己會被選上卻勝任不了上層的本分而活在難處中時,我便主動和姊妹交通神的心意,使她從誤解中走了出來。當這樣實行時,我感到心裡有些釋然了。很快到了負責人約好來找姊妹交通的日子,我心裡還是有點不釋放,我主動和她們打過招呼後就趕緊去了另一個房間,不想面對這樣的尷尬場面,我意識到自己還是受臉面地位的捆綁,就在心裡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啊!看到姊妹們在一起聚會交通,我自己在這個屋裡,心裡還是有點不是滋味,覺得比姊妹們矮半截,還猜疑姊妹們會不會瞧不起我。神啊!我知道你藉著這樣的環境來變化我,我不願再憑著臉面地位活著,願神能加給我一顆順服的心。」禱告後,我想到神的話說:「你應該先考慮神家的利益,考慮神的利益,考慮神的工作,把這些都放在第一位,其次再想自己的地位站沒站穩,別人怎麼看自己。這個可不可以?分兩步走,這樣折中一下,你們是不是就感覺容易一些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從神的話中我感受到神對人極大的包容、忍耐與勸勉,神知道我們被撒但敗壞太深,不是一下子就能脫去臉面地位的捆綁的,就給指出了實行的路途,首先得考慮神家利益,考慮怎樣盡好自己的本分,藉著把心用在本分上來一點點擺脫地位的捆綁。從中看到神在擔諒我的軟弱,手把手地教我學習走路、如何做人。明白了神的心意,我向神獻上感謝的禱告,願意放下自己的臉面,不管弟兄姊妹怎麼看我,我只管把本分盡好,不辜負神對我的期望,這才是我作為一個受造之物該做的。當我這樣想的時候,心裡一下子通了,感覺很輕鬆釋放。當我有了這麼一點順服的時候,讓我意想不到的是負責人叫我一起參加聚會,原來負責人不知道帶領是怎麼安排的,這中間出了點差錯。我心裡清楚地意識到這不是哪個人的失誤,而是神精心的安排,奇妙的主宰,看到神作的太好了。聚會時,我把自己這段時間學到的功課跟姊妹們敞開心分享,心裡享受到放下地位的輕鬆釋放,對於誰去上層文字組盡本分我已經不那麼注重了。接下來,我在盡本分中注重實行神的話,先考慮神家利益,把神家利益放在第一位,背叛自己追求名利的心,一段時間後盡本分也有了些果效。令我沒想到的是,一個月後帶領通知我去上層文字組盡本分。面對神的高抬,我立下心志:不管在哪裡盡本分,我要吸取以往失敗的教訓,不再為地位追求,與姊妹們和諧配搭共同盡好本分。然而因著我被撒但敗壞得太深,地位已成了我的枷鎖,當神的作工再次臨到時,我再一次被顯明得淋漓盡致。

在上層文字組盡了一個多月的本分後的一天,我突然收到讓我回本地盡一項重要本分的通知,地位之心再次流露出來了,心想:「不知夏姊妹和李姊妹是否也一起回去,若是她們不回去只讓我回去,就證明我比她們強!看來我還是有些工作能力啊!回去後我一定好好發揮自己的特長,幹出點成果來讓弟兄姊妹刮目相看。」從接到信後我心裡就安靜不下來了,就盼著趕緊回去盡本分。沒想到兩個姊妹也和我一起回來,但她們都臨到了病痛的熬煉,我就又覺得自己佔優勢了,肯定會先安排我盡本分的。然而情況卻大大出乎我的預料。一天,帶領來給其中一個姊妹安排了本分,又讓另一姊妹去檢查,看身體狀況如何,能否盡本分。這時帶領卻對我說:「姊妹,這次回來看你的情形不是太好,並且經了解,弟兄姊妹也說你不太願意接受修理對付,你先靈修調整情形,過幾天再給你安排本分。」聽了帶領的話,我感覺臉上像被搧了一記耳光,又像是一盆冷水潑在了身上,臉上熱,心裡冷。我羞愧地低著頭,心裡很不是滋味,一個勁地不服講理:「我在外面一直盡著本分啊,帶領怎麼說我情形不好呢?弟兄姊妹說我不願意接受修理對付,以前我是這樣的,可是這段時間,我感覺自己有變化了呀!」講完理我又自卑起來:「唉!看來我在弟兄姊妹眼裡就是個不追求真理的人啊!等明天姊妹檢查身體回來,若沒什麼問題也會安排本分了,那我怎麼辦呢?本來是讓我回來盡本分的,這可倒好,現在別人都能盡上本分,我還得繼續靈修,這不成了最差的一個了嗎?弟兄姊妹會怎麼看我呀?……」我越想越難受,活在了臉面地位的捆綁中無力自拔。第二天姊妹檢查身體結果一切正常,姊妹能盡本分了就很高興,可我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晚上帶領來安排姊妹盡本分,然後對我說:「姊妹,後天你到原來盡本分的地方幫著整理一下資料吧。」面對這樣的結果,一時間我感覺心裡涼透了,強裝著笑臉說:「我知道了,後天我就過去。」她們走後,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坐在床前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一樣順著臉頰流了下來,那一刻我感到心裡全是委屈,對神滿了誤解和埋怨,不明白神為什麼會這樣做。痛苦中我來到神面前向神禱告:「神啊!我知道你不作無意義的事,可是現在我摸不著你的心意,本以為回來後我能在兩個姊妹之先盡上本分,可現在兩個姊妹卻在我之先盡上了本分,並且也沒安排我盡重要本分,還讓我回原地方盡整理資料的本分。神啊!因你所作的沒能滿足我的地位之心,我心裡很痛苦,我知道是自己裡面情形不對,但我不知該怎麼走出來。神啊!願你帶領我明白你的心意。」我一遍遍地禱告著,心一點點地平靜了下來。我想起神的話說:「在走今天的道路中你當怎樣追求才是最合適的?你當把自己看為一個什麼樣的人物來追求?你當知道,你該怎麼對待今天這所臨到你的一切,或試煉或苦難,或無情的刑罰或咒詛,臨到這一切,你都應當作慎重的考慮。」(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不學無術的人不就是畜生嗎?》)神的審判之語帶著對人的提醒與勸勉,使我的心漸漸地平靜了下來。回想著今天晚上的一幕幕,當帶領安排完配搭姊妹,又安排我回原地方整理資料時,我裡面滿了委屈、埋怨,甚至覺得神這樣對待我太不公平了。神是造物的主,有著至高無上的權柄和智慧,我只是一個被撒但敗壞至深的受造之物,應該無條件地順服神的擺佈安排,沒有自己的選擇與要求,這是我起碼該具備的理智,也是我當做到的。對照自己的流露與表現,我看到自己性情太狂妄,太沒有理智了,神作的不合我意,我還能誤解、埋怨神,真是沒有人性。於是,我再次來到神面前悔改,祈求神的帶領。之後,我看到神的話說:「你們是不是也總想展翅高飛,總想單飛呀?總想做鷹,不想做小鳥,踏踏實實的,是吧?人追求的目標,追求目標的原動力、出發點都是違背神主宰一切、神擺佈一切、神掌管人類命運這一規律的,所以你那個追求在人的認為裡、在人的觀念裡再正當,再合理,在神那兒看都不是正面事物,都不是合神心意的。因為你違背神主宰人類命運這一事實,想要自己單幹,擺脫神的主宰,擺脫神的掌管,沒有任何的順服,所以你的難處就很大,是不是這樣?(是。)那現在這個事實是不是越說越清楚了?人的難處是哪兒來的?(想擺脫神的主宰。)是什麼指使人總想擺脫神的主宰呢?總想自己掌握自己的命運,自己規劃自己的未來,自己掌管自己的前途、方向、人生目標,這個出發點是從哪兒來的?(撒但敗壞性情。)這下明白了吧!撒但敗壞性情給人帶來的是什麼?(與神對抗。)與神對抗,人的下場是什麼?(痛苦。)何止是痛苦啊,是滅亡!眼前是痛苦,是消極,是軟弱,是抵觸,是冤屈,帶來的結局是什麼?是滅頂之災呀!這事可不是小事,這可不是鬧著玩的。」(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尋求真理順服神才能解決敗壞性情》)神的話一針見血地把我裡面的存心、動機揭示了出來,反省這段時間自己的流露,當被提拔到上層文字組去盡本分時,我雖然立下心志不再追求地位了,可是因著我不從本性實質上來認識自己,當盡本分有點果效時我就覺得自己還是有些工作能力的,不知不覺竊取神的榮耀卻不以為然;當接到回本地盡重要本分的信後,我不反省自己在盡本分中還有哪些不足與缺少,反而覺得自己比誰都強,妄想藉著回來盡本分的機會顯露自己,讓人高看,達到自己出人頭地的目的。看到我盡本分追求的全是為了擁有高的地位,已經走上了敵基督的道路。神知道我走錯路的危險後果,藉著兩個姊妹相繼都盡上本分來警醒我、審判我,讓我回頭。而我被臉面地位愚弄得神魂顛倒,不尋求神的心意還喊冤叫屈,消極對抗,不接受神的拯救,被種在心裡的「出人頭地」「做人上人」「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等撒但毒素苦害,成為撒但的傀儡、玩物,以至於信神也不能達到順服神、愛神。看到自己被撒但敗壞的醜相,心裡更恨惡自己不追求真理,若不是神一次次的審判刑罰,我早就被撒但吞吃了。想到這些,我深感神的審判刑罰對我太有益處,也體會到神的良苦用心,雖然回來後沒有盡上重要的本分,但是神這樣安排不是有意看我的笑話,也不是淘汰我,而是用這樣的方式來喚起我的心與靈,為了把我帶到人生的正道上。

放下地位好輕鬆

我又看到神的話說:「神要在人身上看到的就是人的心能甦醒過來,就說神在人身上作工作的這些方式就是在不斷地喚醒人的心,喚醒人的靈,讓人知道人是從哪兒來的,誰引導著人,誰扶持、供應著人,誰讓人活到現在;讓人知道誰是造物的主,人應該敬拜誰,人應該走什麼樣的道路,人應該怎麼樣來到神的面前;讓人的心逐漸地甦醒過來,明白神的心,領會神的心,了解神在人身上作拯救工作的良苦用心。當人的心甦醒的時候,人不再想活在墮落的敗壞性情裡,而是想追求真理來滿足神;當人的心被喚醒的時候,人能與撒但作一個徹底的決裂,不再被撒但殘害,不再被撒但控制,不再被撒但愚弄,而是能積極配合神的作工、神的說話來滿足神的心,達到敬畏神遠離惡。這是神所要作的工作的一個初衷。」(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神的話敲打著我的心,使我感到扎心難受,心裡對神滿了虧欠。看到神拯救人真誠的心,不管自己多麼的敗壞,神一直沒有放棄對我的拯救,他只希望我能早一天脫離撒但的苦害,走上正確的道路,活在他的看顧保守中。看到神美善的實質,使我更恨惡自己身上的敗壞性情,我來到神面前向神認罪悔改:「神啊!我太敗壞,一次次傷你的心,可你沒有放棄我,還在拯救我,感謝你的憐憫,從此以後我願意順服你的擺佈安排,不再有自己的選擇,不管安排我盡什麼本分,我都願盡上自己的所能來還報你的愛!」

第二天,我就去原來盡本分的地方。在去的路上我不知不覺的就想:「到了那裡,原先一起盡本分的姊妹見到我,問起我的情況,我可怎麼說啊?姊妹現在是帶領,而我現在什麼地位也沒有,這讓她怎麼看我?」當我有這樣的想法時,立時意識到這是自己的臉面地位又在作怪了,我就在心裡跟神禱告,想到神的話說:「要擺脫地位對你的控制,你首先在存心、思想、心靈裡得把這個清除出去。怎麼清除呢?原來沒地位的時候,看有些人不順眼還不搭理他,現在有地位了,看誰不順眼就多跟誰交通,就反著來,多接觸人,多跟人交心,多跟人敞開自己,亮相,交通自己的難處,自己的軟弱,自己如何悖逆神,然後從這裡怎麼走出來的,怎麼能達到滿足神的心意。好比說,你認為得端著點兒,說話得有腔調,這麼做怎麼樣?不對,那你就背叛這個,別走這個路。……你得學會讓別人看到你的心,學會跟人交心,跟人靠近。你就反其道行,這是不是原則,是不是實行路?先從思想意識裡出發,從這裡著手。」(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解決敗壞性情得有具體的實行路途》)神的話指給了我實行的路途,雖然地位成了撒但種在我裡面的頑疾,但是在神那裡沒有解決不了的問題,只要我實行做誠實人,放下自己的身段實行真理,就能擺脫這些撒但敗壞性情的捆綁。於是,見到姊妹後,我就主動地把自己這段時間在臉面地位上經歷到了哪些審判刑罰敞開心跟姊妹交通了出來,姊妹們藉著我的交通也對追求名利地位的實質和後果有了一些分辨,對神拯救人的心意和神的公義性情也有了些認識。當我按照神的話實行後,心裡釋放了。

整理完資料後,我便繼續靈修。在這期間教會安排弟兄姊妹來和我們聚會,看到他們都有本分盡,而我還在靈修反省,就會顧慮弟兄姊妹會不會看不起我……當這樣想時,我意識到又受臉面地位轄制了,就有意識地敞開亮相,交通解剖自己的敗壞來羞辱撒但。姊妹不但沒有嫌棄我,還給我交通神的話,藉著自己的實際經歷幫助我,我的情形也逐漸調整了過來,覺得與神的關係更近了。

一天,帶領給我拿來幾篇講道稿讓我儘快地修改。我裡面一下子緊張起來,心想:「以往我都是和姊妹們一起配搭著修改,哪裡有缺少及時就扭轉了,也看不出我的弱勢,可現在是我一個人修改講道稿,若是修改不好,讓帶領和盡這方面本分的弟兄姊妹怎麼看我呀?會不會認為我不行啊?」我越這樣想時,心裡越感覺黑暗不得釋放,這時我知道自己又受臉面地位轄制、捆綁了。於是,我就向神禱告,願神帶領我明白他的心意。禱告後,我看到神的話說:「你得看清楚,神不管在哪個期間、哪個階段作工作,都需要一部分人來配合,這一部分人配合神的作工或者配合傳福音,這是神命定好的。那神對命定好的每一個人是不是都有託付啊?每一個人都有使命,都有責任,都有託付。神給你託付,你是不是就有這份責任哪?你就應該擔起這份責任,這就是你的本分。……你們今天能盡上這個本分,不管盡的本分大小,不管是出力的還是用腦的,是辦外事的還是辦內務的,哪個人盡本分都不是偶然發生的,哪是你的選擇,那是神帶領的,神託付你了,你才有這個感動,你才有這個使命感,你才有這個責任心,你才能辦這個事。……你盡好本分,你完成神的託付,你的一生為你的使命、為你的託付而活著,你這一輩子活得有價值,你才是真正的人!為什麼說你是真正的人呢?因為神選擇了你,這是你活著最大的意義、價值。」(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順服神的實行原則》)揣摩著神的話,我心裡沒有了剛才的緊張感,反而有了一種說不出的動力和心志,更有了一種責任感。想想自己在茫茫人海中被神揀選、預定,在神的經營計劃中我該扮演哪個角色、盡哪方面的本分神早就給我安排好了,不用人自己去爭去搶。作為一個受造之物,我的本分就是在每一天神給我擺設的環境中來見證神,用自己的實際行動來還報神的愛,能為神的福音工作獻上自己的一份,這才是我該追求的,因為這是神賦予我的使命,我願意依靠神把自己的本分盡上。接下來,我就依靠神用心去配合自己的本分,再也不受臉面地位的捆綁了,在盡本分中享受到了神的帶領引導,心裡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踏實平安。第二天,帶領來告訴我,說給我安排了本分,讓我收拾一下後天就走。這時接待姊妹問我聽到這個消息是怎麼想的,我很坦然地說:「以往聽到這樣的消息,我總是一個勁地猜想『這會安排我什麼本分啊?』經歷了多次神這樣的審判刑罰,現在對追求臉面地位的實質有了些分辨,對神的良苦用心也明白一些了,只願在神面前做個誠實人,不再猜測懷疑,更不願再為名利追求,願意去順服神的主宰安排,無論盡什麼本分都是神的高抬,我願盡心盡力地盡好本分還報神愛!」

經歷了神一次次的審判刑罰,我深深地體會到神的愛與拯救,在我被名利地位捆綁難以自拔的時候,是神的話將我喚醒,使我看透了撒但對人的苦害,放下名利地位對我的束縛,輕輕鬆鬆追求真理走人生正路。在經歷中我看到神美善的實質與公義的性情,沒有神的審判刑罰,我不知道自己活著的價值與意義,還會追求一文錢不值的虛榮臉面,如今能在神家盡上受造之物的本分,實在是神對我極大的高抬,感謝神的拯救!一切榮耀歸於全能神!

相關內容

掙脫枷鎖往前行(有聲讀物)
走出地位的牢籠(有聲讀物)
基督教會視頻《脫去地位「枷鎖」好輕鬆》基督徒如何擺脫罪的捆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