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見神了

山東省 程瑤

剛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不久,一天,我看到神的話說:「我是人類唯一的救贖,是人類唯一的希望,更是全人類生存的寄託。失去了我,人類會馬上停滯不前,失去了我,人類只有遭受滅頂之災與各種幽魂的踐踏,儘管人都不在乎我。我作了無人能替代的工作,只希望人能用一些善行報答我。」(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為你的歸宿預備足夠的善行》)讀完神的話,我越揣摩越感受到神的話太有權柄、太有能力,看到整個人類能生存到今天,都是神的手在托著,是神在看顧保守著這個人類,否則這個人類就都落在大災難中被毀滅不復存在了。但因我自己在神話中沒有什麼經歷,所以認識得還不太實際。直到藉著一次親身經歷,我才切身體驗到「我是人類唯一的救贖,是人類唯一的希望」這句神話的實際意義。從此,我更加定真了全能神就是掌管萬有、主宰一切的獨一真神,也更加堅定了我信神、跟隨神的信心。

2014年正月十三下午,溫度零下5℃左右,三四級東北風迎面颳來,我抱著剛滿週歲的外孫女在門外站著,這時,我看見村裡一個18歲的男孩心事重重地向村南頭走去。望著男孩乾瘦的身影,我心裡有一種不祥之兆。想到這孩子的媽媽幾年前掉水裡淹死了,他爸給他找了個後媽。自從他這個後媽進門後,不但沒有給這孩子溫暖,還整天數落他,嫌棄他學習成績不好,經常罵他、咒詛他,「你趕緊去死吧,你去找你親媽去吧」,等等。今天早上,我還聽見男孩的父親也罵他罵得很凶,當時有七八個人圍著看熱鬧,卻沒有一個人勸架。想到這兒,我才回過神兒來,看到男孩已經走到村南頭,又拐了個彎,朝大河方向跑去,我怕他輕生,幹傻事,就抱著外孫女趕緊去追。到了河堰上,我看見我們村的一名婦女,就趕忙把外孫女塞給她,請她幫忙照看一下,我就去追那男孩。這時男孩正慢慢地向水裡走去,我邊追邊喊男孩的名字:「小朋啊,好孩子,聽話,快上來……」男孩聽到我的喊聲,回頭看著我說:「我去找我媽媽了。」此時,男孩已經走入水中三四米遠,水已淹到了他的胸部,我擔心他再往前走幾步就會掉進深不見底的沙塘裡(抽沙形成的深坑離岸邊頂多四五米遠),一旦掉進去後果不堪設想。情急之下,我連棉衣都沒來得及脫,就跑進河裡想把孩子拉上來。剛走進水裡約四米遠的地方,我的腳還能踩著沙地,我一把拉住了男孩的棉襖,可這時男孩已經走到深水坑的邊緣,隨著水波的推動,男孩往下一沉,我也失去了重心,我們倆一下子都掉進了深水坑裡……

河裡的水深得看不見底兒,我穿著兩層棉襖、棉褲,經水一泡裹在身上太緊太沉,我使勁把男孩往岸邊的淺水沙灘上推,可自己的力量實在太薄弱,怎麼掙扎也推不上去,反而還喝了不少水。隨著水流的推動和風的颳動,我們離淺水已拉開了三四米遠的距離。眼看離岸邊越來越遠,我心急如焚:我一把年紀了,死了不要緊,孩子還太年輕,一定得把孩子救上岸。我一隻手緊緊地拽著男孩的手不鬆開,另一隻手使勁地扒水,但是我感覺自己已經沒有多少力氣了,再怎麼用勁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這時河岸上聚了很多人,我多麼希望他們能來幫幫我們,但在這生死攸關的危險時刻,卻沒有一個人願意下來救我們,我很失望,心想:難道我們就要這樣被淹死嗎?看到始終沒有人敢下來救我們時,我絕望了,感覺我們活下去的希望很渺茫很渺茫,我幾乎放棄求生的希望了。就在這時,神的話突然開啟了我:「在人成長的期間,撒但在虎視眈眈地盯著每一個人,但是神作事從來不受任何人事物、空間、時間的限制,他作著自己該作的事,作著自己要作的事。或者你在長大的過程中有許多不如意,有病痛,有坎坷;但是這一路走來,你的生命與你的未來神都嚴加看護,神對你的一生給了一個真正的保障,因為神在你身邊保守著你,照看著你。」(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神的話使我猛然醒悟:對呀!我信的不是全能神嗎?神一直在我身邊保守著我,看顧著我,我怎麼把神給忘了呢?神的話語讓我有了活下去的希望,我就趕緊在心裡向神呼喊:全能神救我,全能神救我……喊完之後,我突然感覺好像有一雙手從身後推了我們一把,藉著這股力量我們一下子被推送到了淺水區,我們的腳終於能夠著地了。這時我稍稍鬆了口氣,又趕忙拽著男孩到了淺水區。

由於我連凍帶嗆水,已經沒有一點力氣了,渾身控制不住地發抖,一下子就趴在了淺水裡(大約有膝蓋那麼深),想走也不能走,想站也站不起來。這時,男孩很傷心,「嗚嗚」地哭了起來,我也哭了。那一刻,我感慨萬千,一方面感謝全能神奇妙的拯救之恩,另一方面也看到人的生命太脆弱了,生死就在一瞬間,短短幾分鐘的光景,我差點就成為另一個世界的人了。回想剛才的一幕太驚險,又太神奇了。我複雜的心情無法表達,只是在心裡不住地感謝讚美神,默默地流著感恩的淚水。

這時,我依稀聽見有個人說:「趕緊把她扶起來。」我們村裡的那名婦女說:「稍等一下,讓她緩緩氣,現在她的臉比黃紙還難看。」因我渾身沒一點力氣,之後他們再議論什麼,我就聽不到了……我趴了好一會兒才慢慢地站起來,渾身被凍得瑟瑟發抖,就像沒知覺了一樣,跌跌撞撞地和男孩一起往家走去。走到半路,男孩的爺爺奶奶也聞訊趕來,他奶奶哭著對我說:「多虧你救了我們家孩子,如果不是你發現得早,這孩子現在可能就沒命了,他要是死了,那我們老兩口也沒法活了……」我連忙說:「一切都在神的手中,是神保守了我們,感謝神!」

男孩回了他爺爺家,我獨自往回走。路上碰到村裡的一些人,他們都七嘴八舌地問我,有人說:「看你凍得都快僵了,少不了得一場大病。」有的說:「看你這氣色,肯定得住醫院。」又有一個人說:「你怎麼敢下去?那水坑得有七八米深,我們經常在那裡打魚,船篙從沒夠到過底。」還有一個人問我:「你是怎麼從水裡上來的?」我激動地說:「感謝神!是全能神救了我,我不會游泳,棉衣裹得又緊又沉,我們在水裡掙扎半天,眼看就上不來了,我就喊『全能神救我,全能神救我』,就感覺身後有一股力量把我和小孩使勁往上一推,我們就都到淺水裡了。」一個人聽了驚訝地說:「就是啊,要不是神救你們倆,你們肯定就被淹死了!」另一個人著急地說:「快別說了,趕緊回家換衣服要緊!」

相關內容

全能神的發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 神的權柄(一)》選段(舞台版朗誦)...
《全能神教會中文合唱第十三輯》精彩片段:神話語的權柄...
造物主的權柄與能力《萬事都在神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