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生命垂危 誰來拯救

13

長治市 王兵

我是一名基督徒,信神後雖然享受了很多從神來的恩典,但我對神的全能主宰、神的權柄並沒有多少認識。直到經歷了一場病痛,我才親身體嘗到了神話語的權柄和威力,真實地感受到只有神的話能給人信心、力量,使人不受死亡的轄制,能坦然面對一切。

疾病突發 籌錢醫治

2016年9月的一天上午,我在地裡幹農活,突然心跳加速,胸悶氣短,休息了一會兒不怎麼難受了,我以為是幹活累的,就沒當回事。沒想到11月份的一天早上,我去樓下院子外邊上廁所,在回來的路上,我突然又感覺胸部憋悶,心跳過速,喘不上氣來,走路也很吃力,我強撐著身體歇了兩次才進了家門。回屋後,我坐在床上喘著粗氣,心想:「今天怎麼喘得這麼厲害,難道是心臟病又犯了?上次做完手術後不是沒事了嗎?」歇了一會兒,我感覺好多了,就又沒當回事。可接下來的幾天裡,我胸悶氣短越來越厲害了,不光走路上不來氣,就連晚上睡覺都憋悶得像要斷了氣似的。母親見我難受得厲害,就讓姐姐和姐夫陪我去縣醫院做各項檢查。做完心臟彩超後,醫生說我的心臟已經發生病變,病情很複雜,也很嚴重,需要儘快去找第一次給我做心臟手術的主治醫生治療,因他最了解我的病情。臨走時醫生還再三強調我的病情不能再拖了,否則就有生命危險。

生命垂危 誰來拯救

第二天一大早,姐夫就陪我去省醫院找到當時給我動手術的主治醫生,醫生了解了我的情況後,嚴肅地對我說:「從你現在的症狀來看起碼在兩三個月前就發病了,你怎麼拖了這麼長時間?現在情況已經很危險了,你趕快去做心臟彩超、PT、心電圖,等結果出來再說。」聽到醫生的話,我和姐夫都非常緊張,我才意識到兩個月前,自己在地裡幹農活時心臟病就已經犯了,只不過當時不嚴重我沒當回事。隨後我顧不得多想,就趕緊去做各項檢查。檢查結果出來後,醫生神情凝重地對我說:「你心臟裡面的二尖瓣已經被血栓粘連了半個瓣膜,瓣膜關閉不嚴,這樣下去很容易造成卡瓣,隨時都有喪命的危險。何況你還是心臟病二次復發,又耽誤了最佳治療時期,做手術能不能成功還真不好說。前段時間有兩個人和你的病情一樣,一個是上了手術台就沒下來,一個是坐在椅子上光有出氣沒有進氣,相當於活死人。」聽醫生這麼說,我心裡很害怕,擔心就算自己做了手術,也會像醫生說的那兩個人一樣,此時,我感覺死亡正在向我逼近……恐慌中,我只能向神呼求:「神啊!求你救救我……」禱告後,我忽然想到約伯臨到撒但的試探時,他的財產被擄,兒女遭災,自己還渾身長毒瘡,但約伯能尋求神的心意,他認識到一切都是神賜給的,就算神剝奪也有神的美意,他應該順服神的主宰安排,不消極、不埋怨,仍然稱頌神的聖名,最終約伯站住了見證,羞辱了撒但。因著約伯對神有真實的信心與順服,神加倍地祝福他,約伯又活了一百四十年,最後日子滿足而死。這時,我不禁想起自己第一次犯心臟病時,因醫生誤診給我服用了半年治療肺結核的藥,藥物的刺激使我身體各個臟腑功能都受到嚴重損傷,但手術做得很順利,我也安然無恙地活到了現在,這都是神對我的看顧和保守。現在我又一次臨到病痛,我應該將自己交在神的手中,無論是生還是死都順服神的主宰安排,相信神是公義的。想到這些,我心裡不那麼害怕了,也坦然了許多。這時,醫生對我說:「小王,你的病急需做手術,若是再耽誤就真不好治了,手術費大概需要十二萬到十五萬,你趕緊回家籌錢吧!」聽了醫生的話,當天晚上我家人便開始四處籌備手術費用。

希望破滅 神話引領

籌到錢後,我迫不及待地給醫生打電話,讓他給我安排手術,但醫生卻在電話裡說:「我和幾位專家分析了一下你的病情,覺得現在你的身體太虛弱,沒有抵抗力,萬一做手術時你的身體出現什麼狀況,那就很危險了,你先在家把身體調養好了再做手術吧……」醫生的話就像給我下了死亡通知書,我一下子陷入了絕境中,特別軟弱,心想:「前幾天醫生說不儘早治療就有生命危險,可現在竟然推託不治了,難道我的病真的治不了了?我要是就這樣死了,母親就是白髮人送黑髮人,這讓母親怎麼承受得了呢?妻子和孩子以後又怎麼生活呢?……」想到這些,我心裡有種說不出的心酸與無助,我越想越消沉,越想越痛苦。這時,信神的家人與我交通說:「醫生只能看病,卻救不了我們的命,我們的生死都在神的手中掌握著,我們要對神有信心。既然醫生不給做手術,這必然有神的美意,我們不要對神失去信心,只要依靠神,多親近神,相信神會帶領我們的。」藉著家人的提醒我才猛然意識到,當知道自己不能做手術後,我就活在了擔憂、害怕中,心也離神遠了,好像我把做手術當成了自己活下來的唯一希望,做不了手術就只能死,看到自己根本不相信生死都在神手中,對神也沒有信心。於是,我趕緊來到神的面前向神呼求:「神啊!你掌管萬有,主宰一切,世間的一切也都是你說了算,我的生死在你的手中掌握。神啊!願你帶領我,保守我的心,使我能順服下來……」禱告後,我想起神的話說:「神有權柄能叫一個人死,讓那個靈離開肉體,回到陰間去,或者回到他該去的地方。人什麼時候死,死後去哪兒,這些都是神說了算,神隨時隨地都可以作這些事,他不受人、事、物、空間、地理的轄制,只要他想作他就能作,因為萬物生靈都在他的主宰之下,萬物也因著他的話語、他的權柄而生而滅。他能讓一個死人復活,這也是他隨時隨地都能作的事,這是造物的主獨有的權柄。」(摘自《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三》)

神的話給了我安慰與信心。是啊!人的生死都在神的手中掌握,只有神有這樣的權柄、能力,除了神,任何人都沒有能力改變人的命運,決定人的生死。就像聖經中記載拉撒路已經死了四天了,但主耶穌說了一句「拉撒路出來!」(約11:43)拉撒路就死裡復活從墳墓裡出來了,這正是神權柄的體現。今天我能不能活下來,不取決於是否做手術,而在乎神的主宰命定,神如果命定我能活下來,即使醫生給我判死刑我也死不了,但神如果命定我壽數已到,即使我身體健康也活不下來。想到這兒,我在心裡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啊!我的命是你給的,不管你怎麼安排,我都願意接受順服……」

痛苦絕望 神愛相伴

呼求神,痛苦中的禱告

有了神話語的帶領,我不再把希望寄託於手術,而是願意順服下來,把自己的生死交託在神的手中。後來,我的病情越來越嚴重,一動心跳就加速,雙腿也無力,躺下想睡一會兒,就感覺上不來氣像要窒息一樣。我每天除了吃藥就只能喝點稀飯維持生命,有時甚至一點食慾都沒有……我被病痛折磨得死去活來,痛不欲生,經常背著家人偷偷地流淚,有時就想著,與其這樣痛苦地活著還不如死了痛快。可是每當我這樣想時,就會想到神的話:「現在還不能死,還得攥緊拳頭好好活下去,得為神活一回。人裡面有真理就有這個心志了,就再不想死了,當死亡威脅你時,你會說:『神哪,我不願意死,我還沒認識你呢!我還沒還報你愛呢!……』……你若明白真理你會說:『我還活不夠呢!我死什麼呀?我現在還沒得著真理呢!我得為神好好花費,我得把神見證好,我得還報神愛,以後怎麼死都行了,那時我算活得滿足了。現在別人誰死我也不死,還得頑強地活著。』」(摘自《怎樣認識人的本性》)

神的話給了我活下去的信心和勇氣,我現在還沒有得著真理,還沒有認識神,我不能死。我有想死的意念,這是我肉體的軟弱,但我不能隨從這個意念,今天死的試煉臨到了我,神是要藉此成全我對神的信心,我應該在神所擺設的環境中經歷神的作工,追求真理,追求認識神。不管怎麼痛苦,我都要堅強地活下去,哪怕只有最後一口氣,也要對神有信心,不發怨言,為神站住見證。想到這兒,我心裡就不那麼痛苦了,也沒有想死的意念了,反而對神充滿信心,願意依靠神去經歷了。

神施憐憫 轉危為安

接下來的日子,每當受病痛的折磨痛苦難熬的時候,我都在心裡竭力地呼求神,堅持看神的話,揣摩神的話,尋求神的心意,聽詩歌思念神的愛,不知不覺我與神越來越親近了,心裡也不再受死的轄制了。讓我意想不到的是,十天後我的病情竟然開始好轉了。一天上午,我去上廁所,走著走著感覺胸口不像前幾天那麼悶了,氣喘得也不那麼厲害了,感覺胃裡空空的,特別想吃東西。回到家我高興地對母親說:「媽,我忽然感覺胸口不那麼悶了,身上也有點兒勁了,就想吃東西,你快給我做點吃的吧。」母親激動得熱淚盈眶,嘴裡不住地感謝神。從那以後,我的身體一天比一天恢復得好,飯也能吃了,也能躺著睡覺了,走路時氣也不喘了,從一樓走到六樓也不覺得太累,和之前那個病癱之人完全不一樣了。家人看到我的病好得這麼快,都感受到了神話語的權柄和威力,我知道這都是神對我的憐憫與保守,十分激動,心裡對神充滿感激與讚美。正如神的話說:「全能神是全能的醫生!活在病裡就是病,活在靈裡就沒病,只要你有一口氣,神都不會讓你死。」(摘自《第六篇說話》)

盡上本分 還報神愛

從我得病到現在已經有一年時間了,在這期間我沒有去做第二次手術,也沒有去醫院檢查過,身體卻恢復得和正常人一樣。認識我的人都感到不可思議,紛紛說我信的神太全能、太奇妙了!如今我在教會裡重新盡上了本分,能實際地還報神的愛,我感到特別高興。從這次得病的經歷中,我真真切切地體嘗到了神話語的權柄是獨一無二的,神的生命力能戰勝一切、超越一切。每當我痛苦難熬,絕望無助時,神就及時開啟我明白他的話語,帶領、引導我,使我明白神的心意,有了活下去的信心與勇氣;當我真心依靠神去經歷神的話時,就看到了神的奇妙作為與全能主宰,我的病不知不覺就好了。同時我也認識到人信神不追求真理,不追求認識神,在疾病甚至是死亡臨到的時候,只有恐懼與無助,只有無盡的痛苦與悲哀。金錢挽救不了我們的生命,醫生也決定不了我們的生死,唯有神是我們唯一的依靠,唯有神的話能作我們的生命!我願意在有生之年竭盡全力追求真理,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把神對我的愛見證給更多的人,盡自己所能來還報神的愛!

一切榮耀歸於神!

相關內容

劫後重生 認主歸宗(有聲讀物)
在鬼門關覺醒
火災中那雙保守我們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