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追求真理(二)

上次聚會交通了一個大的主題——怎樣追求真理。怎樣追求真理,這個問題咱們怎麽交通的?(當時神交通了兩項:一個是「放下」,一個是「投入」。「放下」這一項,神談到人存在的各種負面情緒,主要交通了自卑、憤怒、仇恨這幾種負面情緒會給我們盡本分帶來哪些影響和後果。藉着神的交通,我們對怎樣追求真理有了跟以往不同的認識,看到我們常常忽略每天流露的這些負面情緒,平時對這些負面情緒也不去分辨、認識,還片面地定規自己就是這種性格。帶着這些負面情緒盡本分,它會直接影響我們盡本分的果效,也會影響我們在生活中如何看人看事、如何處理問題,使我們很難走上追求真理的路。)上次聚會交通了怎樣追求真理,在實行方面主要有兩條路途:一條是「放下」,一條是「投入」。第一條「放下」,上次總結了「放下」的第一項所涉及的主要問題,就是要放下各種情緒,這些情緒主要是指各種負面情緒,一些不正常的、没有理性的、不符合良心理智的情緒。其中主要交通了自卑、仇恨、憤怒這些負面情緒,以及活在這些負面情緒裏的一些表現,還有一些在特殊環境、特殊成長背景之下造成的各種負面情緒,或者是不正常的性格所反射出來的負面情緒。這些負面情緒為什麽需要人放下呢?因為這些情緒在客觀上會給人帶來一些負面的心態、觀點,影響人在臨到人事物時所站的立場。所以,「放下」這條實行的第一項應該放下的是各種負面情緒。上次咱們對各種負面情緒交通了一些,當然,除了上次交通的自卑、仇恨、憤怒那些負面情緒以外,還有一些能影響到正常人性看事觀點的各種情緒,這些情緒影響到了正常人性的良心理智與思維判斷,也能影響人追求真理達到果效。所以,這些負面情緒是人在追求真理的過程中首先應該放下的東西。今天接着交通關于怎樣放下各種負面情緒這個話題,先交通負面情緒的各種表現,通過交通各種表現讓人對各種負面的情緒有認識,能對號入座,然後在日常生活中逐一地解决。通過尋求真理、明白真理,通過認識、解剖這些負面情緒給人帶來的各種負面的思想觀點或者不正常的看事角度、立場,來解决這些負面情緒。

上次説到「消沉」這種負面情緒。首先來看,消沉這種情緒一般人身上有没有?你們是不是能感受到消沉到底是一種什麽樣的感覺、什麽樣的心情,有什麽樣的表現?(是。)這個好理解。對「消沉」咱們不廣泛地説,就説信神跟隨神的這些人身上有哪些表現是消沉這種情緒所造成的。「消沉」是什麽意思?情緒低落,心情不好,做什麽事提不起興趣,没有幹勁,没有動力,做事的態度比較消極、被動,没有積極進取的心志。那造成這些表現的根源是什麽?這是要解剖的主要問題。了解了消沉的各種表現,以及這種負面情緒帶給人的不同心理、思想還有做事的態度之後,就應該了解一下造成這些負面情緒的原因有哪些,就是在人身上産生這些負面情緒背後的根源有哪些。人為什麽會消沉?為什麽做事没有動力?為什麽做事總是特别的消極、被動,没有心志?這當然是有原因的。如果你看見一個人做事總是特别消沉、被動,提不起精神,就是他的情緒、態度不是那麽積極樂觀,總是表現出特别的消極、怨天尤人、自暴自弃的一種態度,你勸他,他也聽不進去,雖然他也承認你説的路對、你説的道理挺好,但做事的時候就是提不起勁來,還是消極被動,甚至嚴重的時候,從他的肢體動作、身形、走路還有説話的音調、用詞都能看出來這個人的情緒特别的消沉,做什麽都没勁,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樣,誰跟他在一起時間長了都會受影響。這是怎麽回事呢?人活在消沉情緒中所表現出來的各種行為、表情、腔調,甚至流露出的一些思想觀點都帶有消極的性質,那造成這些負面現象背後的原因是什麽?根源在哪兒?當然,每個人産生消沉這種負面情緒的根源不一樣,其中有一種人,他的消沉情緒的産生是因為他總認為自己命不好,這是不是其中一種原因?(是。)他從小就生活在農村或者貧窮的地區,家裏經濟不寬裕,除了幾件簡單的家具,没有貴重的東西,衣服也就是一兩套,甚至破了也得穿着,平時也吃不着好的,想吃肉得等到過年過節,有時還吃不飽穿不暖,總想大碗吃肉這個理想就不容易實現,想吃個水果也不容易。生活在這樣的環境裏,他就覺得自己不像别人那樣生活在大城市裏,父母還有本事,想吃什麽都能吃上,想穿什麽也能穿上,想享受什麽都有現成的,還有見識,他心裏想,「看人家的命多好,我這命怎麽就這麽不濟呢?」他就總想出人頭地,總想改變命運。但改變命運也没那麽容易,生在這樣的環境裏,再變能變到哪兒去,再好能好到哪兒去?長大成人之後,到了社會上處處碰壁,走到哪兒都有人欺負,他就總覺得自己倒霉,「這運氣怎麽這麽差,怎麽總遇小人呢?小時候命苦也就罷了,長大了這命還這麽不好,總想表現自己也没有機會。没有機會也就罷了,只想好好工作多挣點錢過上好日子,怎麽就實現不了呢?好生活離自己怎麽那麽遥遠呢?不需要過上人上人的生活吧,起碼過上城裏人的生活,不被人瞧不起,不是二等三等公民,起碼人家招呼我的時候,不是喊『嗨,那小子、那人,過來!』起碼會喊一聲名字,給一個尊稱,但是連這樣的尊稱自己都享受不着。這命怎麽就這麽苦呢?這得苦到什麽時候呢?」不信神的時候苦,信神以後一看這是真道,他覺得,「以前受那些苦都值了,這一切都是神擺布的,都是神作的,神作的太好了。若不受那些苦,我也信不了神。信神以後能够接受真理,命運就應該有轉機了,就能在教會裏跟弟兄姊妹在一起過上平等的生活了,人就能喊你一聲『弟兄』或者『姊妹』,自己有尊稱了,享受到了被人尊重的感覺。」似乎命運有了改變,似乎不再那麽痛苦,不再是命不好的人了。信神以後他立志在神家好好盡本分,能吃苦耐勞,凡事比别人多受苦,争取能贏得多數人的贊成、高看,以後説不定還能選上做帶領、負責人、組長,這不就光宗耀祖、光大門楣了嗎?這不就改變命運了嗎?然而,現實并不遂願,他很失落:「我信神多年了,與弟兄姊妹在一起相處得挺融洽,但是每當選帶領、負責人、組長的時候,怎麽總也輪不到自己呢?是自己長得太一般,還是自己做得不够出色人看不到呢?每次選舉的時候,自己都帶着一綫希望,哪怕選上個組長也行啊。自己滿腔熱血想報答神,但是每次選舉都讓自己失望,都與自己無關無份,這是怎麽回事呢?難道自己這一輩子就真的只能做一個庸人,做一個普通人、不起眼的人了嗎?再回顧小的時候、年輕的時候、中年的時候,這一路走過來,一直就是這麽平平庸庸,没有任何的作為。要説自己没有野心也不對,要説自己素質差也不對,要説自己不够賣力氣、不够能吃苦都不對,自己有心志、有目標,甚至可以説是有野心,那為什麽總也不能出人頭地呢?歸根結底還是自己命不好、命苦,神就是這麽安排的。」他越想越覺得自己命不好。平時盡本分,如果他提出一些建議、觀點總是被駁回,没人聽,没人當回事,他就更消沉了,心想:「唉,這都是命不好啊!到哪個人群裏總有小人絆脚,總被小人壓着,到哪個人群裏也没人重視,總也不能出人頭地,歸根結底一句話:命不好!」不管臨到什麽事,他總是歸結到自己命不好,總在命不好這事上下功夫,往深處認識、領會,這樣一來二去,他的情緒就越來越消沉。盡本分出點錯,他就覺得,「唉!命不好還能盡好本分?」聚會的時候,弟兄姊妹都交通,他琢磨琢磨没什麽認識,「唉!命不好還能有什麽認識!」每當他看誰比自己會説話,交通的認識比較透亮,有亮光,他的情緒就更加消沉;看誰能吃苦付代價,在盡本分上有了成果,得到弟兄姊妹的贊成、得到提拔,他心裏總不是滋味;看誰做了帶領工人,他的情緒就更消沉了,甚至看見誰唱歌唱得好、跳舞跳得好,自己不如人家,他也消沉。不管臨到什麽人事物,不管臨到什麽環境,他都用消沉這種情緒來應對,就連誰穿的衣服好看一點,誰的髮型好,他看了都會難過,心生嫉妒、羡慕,最終依然回歸到這種消沉的情緒中。他自己總結的原因是什麽呢?「唉!不就是自己命不好嗎?如果自己長得好點兒,像人家那麽體面,個頭高,身材也好,又會穿,又有錢,又有好爹好媽,不就不會像現在這樣了嗎?不也能得到人的高看、羡慕、嫉妒嗎?歸根結底就是自己命不好,誰也不能怨。命不好喝凉水都塞牙,走路都栽跟頭,這就是命不好,没辦法。」同樣,臨到對付修理或者弟兄姊妹的指責、批評、提建議,他也用消沉情緒來應對。總之,不管是發生在自己身上還是自己周遭的一切事,他都用消沉情緒所産生的各種負面的思想觀點、態度與立場來應對。

總認為自己命不好的這類人,他内心總像壓着一塊大石頭一樣。因為他總認為自己所臨到的這些事都是命運不好造成的,所以不管臨到什麽事他都認為是人改變不了的。那怎麽辦?只能消極怠工,只能認命。認命是什麽意思?「唉,就這麽糊弄活着吧!」别人臨到對付修理就能反省自己説,「我為什麽臨到對付修理?我做的哪件事違背真理原則了?流露了什麽敗壞性情?我認識得够不够深刻、够不够具體啊?應該怎麽認識、解决?」等等這些,這才是追求真理的人。而他臨到修理對付就認為這是人看不上他,他就是命不好,所以誰看他都不順眼,誰願意對付就對付吧。不對付消沉得還輕一些,這一對付他消沉得就更加嚴重了。别人臨到對付消極幾天,讀讀神的話,通過弟兄姊妹的幫助、扶持,就能接受真理,一點一點地扭轉,從消極情形裏走出來了,而覺得自己命不好的這類人不但不從消極情緒裏走出來,反而更加認定自己確實是命不好。因為什麽呢?他來到神家,覺得自己的才幹始終得不到施展,還總是挨對付,總當替罪羊,「你看看,别人做這事就没挨對付,我做這事怎麽就挨對付了?這不就是命不好嗎?」他就這麽消沉,自暴自弃,别人怎麽給他交通真理他也聽不進去,還説,「你們被對付那是一時的,我跟你們不一樣,我怎麽做都做不好,天生就是挨對付的命,誰也不怨,就怨自己的命不好」。因為他總認為自己命不好,覺得自己這一輩子也就這樣了,所以神家告訴人怎樣追求真理、怎樣盡受造之物的本分、怎樣達到合格盡本分,他都聽不進去。因為他始終認定自己命不好,就覺得追求真理蒙拯救這麽好的事肯定與自己無關,所以盡本分就不那麽認真了。在他心裏認定了,「命不好的人没法盡好本分,能盡好本分的那都是命好的人。人家命好,到哪兒都吃得開,到哪兒都亨通;咱這人命不好,總犯小人,盡本分也没好心情,真是屋漏偏逢連雨天!」因為他認為自己命不好,所以他的情緒總是那麽低落、消沉,總認為追求真理這事也就是説説罷了,在自己這種命不好的人身上根本達不到果效,自己即便是追求真理,最後也得不着什麽,他總覺得,「命不好的人還能進國度?命不好的人還能蒙拯救?」他自己都不敢相信,所以就一直定規自己,「因為自己的命不好,生來就命苦,所以最終能剩存下來做個效力者就不錯了,那就是祖上積德,祖墳冒青烟了。自己的命不好,也就適合盡點不起眼的本分,比如做飯、打掃衛生,或者給弟兄姊妹幫忙看孩子,做點零活兒,等等,至于神家那些露臉的工作,這一輩子可能都跟自己没有關係了。你看看,自己滿腔熱血來到神家,最後怎麽樣?成了做飯的、出力的,怎麽累、怎麽苦也没人知道,没人看得見,也没人關心,這不是命苦是什麽啊?人家做主演、做群演,電影、視頻拍了一個又一個,多露臉啊!我還一次没有露過呢,這命真是苦啊!命太不好了!那命不好怨誰呀?不就怨自己嗎?就這樣吧,活到哪天算哪天。」他在這些負面情緒裏越陷越深,不但不能反省、認識自己的負面情緒是什麽東西,是因為什麽産生的,這與命好不好到底有什麽關係,他就不會尋求真理看透這些事,還一味持守命不好就是一切問題的根源,結果使自己在這些消極情緒裏越陷越深,不能自拔。最後,因着總認為自己命不好就自暴自弃、苟且偷生、混吃等死,從而對追求真理、對盡好本分、對蒙拯救等等這些神的要求越發地不感興趣,甚至越發地排斥、拒絶。他理所當然地把自己命不好作為不追求真理、不能蒙拯救的理由、根據,他不是在所臨到的環境中解剖自己的敗壞性情、解剖自己的負面情緒,從而認識、解决自己的敗壞性情,而是總用命不好來應對自己所臨到的、經歷到的一切人、事、物,結果使自己更加陷入消沉的情緒中。是不是這樣?(是。)那認為自己命不好的這種消沉情緒到底對不對?(不對。)不對在哪兒啊?(我覺得他這種情緒比較偏激,臨到一切事他都用命不好來解釋、來定規,他不會在臨到的事上去反省、總結自己為什麽會出現這些問題,没有尋求、揣摩,完全就是一種定規和偏激的對待法。)為什麽會産生這種偏激、謬妄的對待法呢?他産生這些消沉情緒的來源是什麽?(我覺得他産生這種情緒的根源是他走的道路不對,他追求的源頭不對,他裏面有一些野心欲望,處處跟人争、跟人比,當野心欲望得不到滿足的時候,他裏面這種負面情緒就會出來。)你們没看透這個問題的實質,他主要是對「命」這個事的看法不準確。總追求命好或者命運亨通、順暢,總看人的命,他一追求這個,接着帶來的是什麽呢?就是看生活在各種環境之下的人,人家都吃什麽、穿什麽、享受什麽,然後就對照自己的情况,覺得自己各方面都差,都不如别人,就認為自己命不好。其實,他不見得是最差的,但是他總對照、攀比,總在「命」這件事上下功夫琢磨、觀察,深入研究,什麽事都用命好不好這個角度、這種觀點來衡量,衡量來衡量去,把自己逼到死胡同裏了,没路了,最後就陷入消極了。他總用命好不好這個觀點來衡量每一件事情的外表,他不看事情的實質,這犯什麽錯誤了?他的思想觀點偏謬,對命運這事的看法也不準確。人的命運這是一個最深奥的事,没有一個人能看透,不是簡單的生辰八字或者是出生的時辰就能説明一個人的命到底好或者不好,這裏有奥秘。

神安排一個人的命運到底是什麽,是好還是不好,不是用人肉眼的眼光或者是算命人的眼光來看、來衡量,也不是根據一個人一生中享受多少榮華富貴、受苦多少、追求名利前途到底順不順利這些來衡量的。但是,説自己命不好的這類人恰恰犯了這個嚴重的錯誤,當然這也是多數人衡量自己命好不好的一種衡量法。多數人怎麽衡量?世人都怎麽衡量一個人的命好不好?主要是根據人一生是否順暢,是否能享受榮華富貴,是否能過上人上人的生活,一生受苦多少、享受多少,還有壽命長短,從事什麽職業,是出力還是安逸,等等這些來衡量一個人的命好不好。你們是不是也這麽衡量?(是。)所以,你們多數人臨到點不順、臨到點苦難日子,或者是享受不到人上人的生活,你們也會認為自己命不好,也會陷入消沉。説自己命不好的人不見得命真的不好,説自己命好的人也不見得命真好。這個好與不好到底怎麽衡量呢?信神了命就好,不信神命就不好,這個説法對不對?(也不一定。)你們説不一定,意思是信神的人真有命不好的,也有命好的。那這麽説,不信神的人也有命好的,也有命不好的,這些説法對不對?(不對。)説説你們的理由,不對在哪兒。(我覺得命好與不好和信神没有關係。)這是一種對的説法,命好或不好與信神没有關係,那與什麽有關係?與人走的道路有關係,還是與人的追求有關係?追求真理了命就好,不追求真理就命苦?你們説寡婦的命好不好?按世人的觀點來説,寡婦的命不好,如果三四十歲就守寡,這命就太不好了,太苦了!但是寡婦因為守寡受苦太多信神了,命苦不苦了?(不苦。)没守寡的那些人,因為日子好過,什麽都如意,有依有靠、有吃有穿,兒孫滿堂,日子過得舒坦,没有什麽苦難,没有什麽精神需求,所以她們不信神,你怎麽傳福音她們也不信。哪個命好?(守寡的命好,信神了。)你看,寡婦因為世人看她命不好,受苦太多,所以她就轉向走另外一條道路,就信神跟隨神了,這是不是命好了,享福了?(是。)從原來的命不好變成命好了。要説命不好應該這一生命運都不好,不能變哪,那怎麽還能變呢?信神了命就變了?(没有,是她自己看事情的觀點轉變了。)因為看待事情的觀點轉變了,那「命」這個客觀事實變没變?(没變。)寡婦没信神的時候,心裏羡慕没守寡的人,「看人家的命真好,人家有丈夫、有家庭,生活美滿,日子幸福,没受守寡這個痛苦」。等信神之後一看,「我信神了,神揀選我能跟隨神,能盡本分,能得着真理,以後能蒙拯救、進國度,你看我這命多好!她没守寡,但她那是什麽命啊?她總追求享受生活、追求名利地位,在仕途上亨通,享受榮華富貴,以後死了還得下地獄。她的命不好啊,我的命比她好!」看法變了,客觀事實没變。没信神的那個人依然覺得,「哼,我的命比你好!你守寡,我不守,我日子過得比你强,我命好!」但是,在信神的人眼中看她的命不好。那這個變化是怎麽帶來的?客觀環境改變了嗎?(没有。)那這個看法怎麽就變了呢?(衡量事物好壞的標準變了。)對了,衡量事物、看待事情的觀點變了。從看不守寡的人命好變成看她命不好,從認為自己命不好變成看自己命好,這兩種看法與之前完全不一樣,完全翻轉過來了,這是怎麽回事?客觀事實、環境没有變,為什麽看事情最終的結果就發生變化了?(她接受真理、接受正面事物之後,衡量事情好壞的觀點就有了正確的標準。)看事觀點改變了,但是有没有改變事實?(没有。)寡婦依然守寡,那個過好日子的人依然過好日子,没有改變任何的客觀事實。那最終到底誰命好、誰命不好呢?能不能説清楚?寡婦之前覺得自己命不好,一方面是客觀的生活環境造成的,一方面也是客觀環境給她帶來的一種思想觀點造成的。當她信神以後,通過吃喝神的話,明白一些真理,她的思想也隨之發生改變了,她看事情的角度也就不一樣了,所以她信神以後就覺得自己不再是命不好的人,而是命好的人,因為有機會接受神的作工,能明白真理達到蒙拯救,這是神命定好的,這是最有福的人。她信神以後只注重追求真理了,跟以前的追求目標不一樣了,雖然她的生活條件、生活環境、生活質量依然和原來一樣,没有變化,但她的看事觀點發生了變化。事實上,她的命真的因為信神就變好了嗎?這還不一定,只不過她信神有了盼望,心裏得到一些滿足,自己的追求目標發生變化了,看事觀點不一樣了,所以現在的生活環境就令她感覺幸福、滿足、喜樂、平安,她感覺自己的命挺好,比那個不守寡的人好多了,現在才感覺到以前認為自己命不好的觀點是錯誤的。那從這點上你們看見什麽了?命好與命不好這事存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

人一生的命運是怎樣的,神早就給命定好了,是不能改變的。命好、命不好,這個因人而异,也因着環境,因着人的自我感覺、追求而异,所以「命」這個事就不涉及好與不好。也可能你過得挺苦,但是你覺得,「我不追求什麽高大上,我就追求有衣有食就當知足,人這一輩子誰還不受點苦,世人常説不經歷風雨怎能見彩虹,受點苦有價值。這算什麽苦?這不是命不好,老天爺給你點痛苦,給你點磨煉、磨難,那是看得起你,這是命好!」有的人就認為受苦不是好事,受苦就是命不好,不受苦,生活安逸,那才是命好呢!外邦人把這叫做見仁見智。咱們信神的人怎麽看待「命」這個事呢?有没有命好、命不好這一説法呢?(没有。)没有這個説法。説你這人信神了就是命好,如果你信神不走正道,遭懲罰了,被顯明、被淘汰了,那到底是命好還是命不好?如果不信神就不可能被顯明、被淘汰啊,外邦人、宗教裏不講顯明人,不講分辨人,也没有被清除、被淘汰的説法。從人能信神這事上來看應該是命好,那最後被懲罰了,這是不是又命不好了?一會兒命好,一會兒命不好,到底好不好?就不能論命好或不好,不能論這個事,都是神作的,神安排的都好,只不過每一個人命運的軌迹,或者所處的環境、所臨到的人事物,一生所經歷的人生軌迹都不一樣,因人而异。神給每一個人安排的生活環境、成長環境都不一樣,每個人一生所要經歷的事情也都不一樣,無所謂命好或者不好,神都有安排,都是神作的。從神作的這一點來論,神作的都好、都對,只不過從人自己的喜好、感覺或者選擇上來看,有的人選擇安逸的生活,選擇有名利、有名望,在世上亨通,飛黄騰達,他認為那樣是命好,一輩子平平庸庸、碌碌無為,總在社會底層生活,那是命不好。這是從外邦人、從世人追求世界的角度、追求在世界上生存的角度上來論,才産生了命好與命不好這樣的説法。命好、命不好只是産生于人類對命運狹隘的認知與對命運淺顯的感受的認知,還有人從肉體受苦多少、享受多少、名利收穫多少等等這些方面來論,而産生了命好、命不好的説法。其實,如果從神安排、神主宰人的命運這個角度來論的話,不存在命好或者命不好這一説法。這是不是準確的?(是。)你如果從神主宰這個角度來論人的命運,神所作的都好,是每一個人的需要。因為前世今生都有因果,有神的命定,有神的主宰,也有神的計劃與安排,人没有選擇。那從這方面來論,人不應該評判自己的命好或者不好,是不是這樣?人如果隨意評判這件事,是不是犯了一個極嚴重的錯誤?是不是犯了論斷神的計劃、安排、主宰這樣的錯誤?(是。)這個錯誤是不是很嚴重?能不能影響到人一生所走的道路?(能。)那這個錯誤就把人給斷送了。

對于神主宰安排人的命運,人應該做的是什麽?(順服神的擺布安排。)首先應該尋求造物主為什麽給你安排這樣的命運、這樣的生活環境,為什麽讓你臨到這樣的事、經歷這樣的事,你的命運為什麽是這樣的,從中了解你自己心裏的渴求、需要,也從中認識神的主宰安排。了解認識了之後,人應該做的不是反抗,不是選擇,不是拒絶、抵觸,也不是逃避,當然也不是與神討價還價,而是順服下來。為什麽要順服下來呢?因為你是受造之物,你擺布不了你的命運,你主宰不了你的命運,你的命運是神説了算,在命運面前你是被動的,你没有選擇。你唯一應該做的就是順服下來,不要選擇,不要逃避,不要與神討價還價,也不要抵觸,不要心生埋怨,當然更不要説「神給我安排的命不好,我命苦,我的命不如别人的命好」「我天生命不好,没享到福,是神給我安排的不好」等等這些都是論斷、僭越的話,這不是一個受造之物該説的話,也不是一個受造之物該有的觀點、該有的態度。相反,你應該放下這些對命運的各種錯謬的理解、錯謬的定義、錯謬的看法與領會,同時能够有正確的態度、立場來順服神為你安排的命運中即將發生的每一件事情,而不是反抗,更不是帶着消沉的情緒埋怨上天不公,埋怨神給你安排的不好,没給你安排最好的。在命運這事上,受造之物没有權利選擇,神没給你這樣的義務、没賦予你這樣的權利,所以你不應該選擇,也不應該與神講理,對神有什麽額外的要求。神怎樣安排你就怎樣適應怎樣去面對,神安排了什麽你就面對什麽,你就試着去經歷體會什麽,完全順服神為你安排好的每一件你所該經歷的事情,順應神所為你安排好的命運。只要是你應該經歷的,只要是神為你擺布的神給你安排的,哪怕是你不喜歡的,哪怕是讓你受苦的,哪怕是讓你的尊嚴、讓你的人格受到挑戰、受到壓制的,你都應該順服,没有選擇。人的命運既然是神安排好的,是神主宰的,在神那兒就没得商量。所以人如果明智的話,人如果具備正常人性的理智,就不應該總是埋怨自己命不好,埋怨自己這不好那不好,因為感覺自己命不好而用一種消沉的態度對待自己的本分,對待自己的人生,對待自己信神所走的道路,對待神給安排好的所有的環境或者是神對人的要求。這種消沉不是一種簡單的一時的悖逆,也不是一時的敗壞性情的流露,更不是一種敗壞情形的流露,而是一種對神無聲的反抗,也是對神給人安排的命運不滿意的一種無聲的反抗。雖然是一種簡單的負面情緒,但是它比敗壞性情給人帶來的後果更嚴重,它不但不能讓你有積極正確的態度面對自己該盡的本分、面對自己的生活、面對自己的人生,更嚴重的還會讓你因為消沉而導致滅亡。所以聰明人應該趕緊扭轉這種錯謬的觀點,對照神的話反省認識,看看是因為什麽導致你認為自己的命不好,在哪些事上讓自己的尊嚴受到傷害或者心裏受到刺激而産生了命不好這樣的負面想法,從而導致自己陷入了消沉的負面情緒,從此一蹶不振,一直消沉到現在,這是你應該反省應該省察的問題。是哪一件刻骨銘心的事情還是哪個人的一句惡語傷害到了你的自尊心,讓你感覺自己命不好,從而陷入了消沉;還是在你生活、成長的過程中哪一種來自撒但、來自世界的思想觀點導致你對命運有了這樣的錯覺,對命運好不好特别地敏感;或者是在哪個環節受了刺激之後你對命運就特别地較真、敏感,然後就對改變命運這件事特别地熱衷、下功夫:這是你應該省察的。但是不管怎麽省察,最終你應該明白的是你不應該用命好命不好這樣的思想觀點來衡量你的命運。人一生的命運都在神手中掌握,是神早已安排好的,這是人没法改變的,但人這一生走什麽樣的道路,能否活得有價值,人自己可以選擇。你可以選擇活得有價值,這一生為有價值的事情活着,為造物主的計劃、經營,為人類正義的事業而活着,當然你也可以選擇不為正面事物活着,而是為追求名利、追求仕途、追求錢財、追求世界潮流活着,選擇一生没有任何價值地活着,像行尸走肉一樣,這些你都可以選擇。

通過這樣交通,你們是不是明白了,總説自己命不好的這類人他的思想觀點對不對?(不對。)很顯然,這類人是因為陷入了極端而導致自己産生了消沉這樣的情緒。因為這種極端的思想觀點而産生了這種極端的消沉情緒,導致他不能正確地面對生活中所發生的事情,不能正常地發揮人該有的功能,盡受造之物的本分、責任與義務。所以,與上次交通的那幾類陷入負面情緒的人一樣,這類認為自己命不好的人雖然信神了,也能撇弃花費跟隨神,但同樣也不能自由地、釋放地、輕鬆地在神家中盡本分。為什麽不能呢?因為他裏面有一些極端的、不正常的思想觀點導致他産生了一些極端的情緒,這些極端的情緒讓他的思維判斷、思維方式還有他的看事觀點都是在極端不正確的角度上、偏謬的角度上。他從這些極端不正確的角度上看待問題、看待人,從而一而再再而三地在這種消極情緒的作用、影響之下生活,看人看事、做人做事,最後他無論怎麽生活都顯得那麽累,對信神追求真理的事都提不起勁。不管選擇怎樣的生活方式,他盡本分也達不到積極主動,信神多年從來不注重要盡心盡意地盡本分,達到合格的盡本分,當然更談不上追求真理,按真理原則實行。因為什麽?歸根結底一點,就是因為他總認為自己命不好,而導致他産生了一種深深的消沉情緒,整個人變得頽廢,有氣無力,像一個行尸走肉一樣,没有一點兒生機,没有一點兒積極向上的、樂觀的表現,更談不上有什麽心志、毅力為自己的本分,為自己的責任、義務獻上自己該獻的一份忠心,而是用應付的態度勉强度日,渾渾噩噩、昏昏沉沉地甚至没有知覺地這樣混日子,自己也不知道能混到哪天,最後没辦法就告誡自己,「唉,混到哪天算哪天吧!如果哪天自己走不下去了,教會要開除我、淘汰我了,那就淘汰,誰讓我命不好呢!」你看看,連説話都是那麽有氣無力。消沉這種情緒給人帶來的不僅僅是一種簡單的心情,更重要的是它給人的思想、給人的心靈、給人的追求帶來了毁滅性的影響。如果人不能及時地、盡快地扭轉這種消沉的情緒,它不但影響你的這一生,也會毁掉你的這一生,也會將你帶入死亡,即使你信神了,也不會得到真理達到蒙拯救,最終還會走向滅亡。所以,那些認為自己命不好的人應該趕緊醒一醒,總研究命好、命不好,總追求命運怎樣,總關心命運怎樣,這不是一件好事。總對自己的命運特别地較真,稍微有一點風吹草動,有一點不如意,或者失敗、挫折、難堪臨到的時候,很快會認為是因為自己的命不好導致的,是自己的運勢不佳,從而一再地提醒自己不是命好的人,没人家命好,一再地讓自己陷入消沉,被消沉這種負面情緒環繞着、捆綁着、束縛着,不能從消沉這種情緒裏走出來,這是很可怕的事,也是很危險的事。雖然這種消沉的情緒也可能不能讓你更加狂妄、更加詭詐,不能讓你流露邪惡、剛硬等等這些敗壞性情,不能上升到讓你流露敗壞性情而抵擋神,或者流露敗壞性情違背真理原則,或者是産生打岔攪擾,或者是作惡,但是從實質上來看,這種消沉的情緒是人對現實不滿的最嚴重的一種表現。這種對現實不滿的表現實質上也是對神主宰安排的不滿。對神主宰安排的不滿最終導致的後果是什麽?那肯定是很嚴重的,起碼會導致你悖逆神、抵擋神,導致你不能接受神的説話、神的供應,對神的教導,對神的勸勉、提醒、警告聽不懂,也聽不進去。因為你心裏被消沉情緒充滿,你不能接受神現實的説話,那對神現實的作工,聖靈對你的開啓、引導、幫助、扶持、供應,你也没法接受,即便神在作,你也感受不到,即便神在作、聖靈在作,你也接收不到。這些從神來的正面的事物,從神來的要求、供應,你都接收不到,你心裏被滿滿的消沉情緒充滿、占有,神所作的在你身上起不到任何的作用,最終你會錯過神每一個作工的步驟,會錯過神每一個時期的説話,甚至會錯過神每一個時期的作工、每一個時期對你的供應。到神所有的説話、所有的作工步驟都作完了,你依然不能解决你的消沉情緒,不能從你的消沉情緒裏走出來,依然被消沉情緒包圍着、充滿着,那你就徹底地錯過了神的作工。當你徹底地錯過了神的作工之後,最終面對你的是神公開對人類的審判、定罪,那個時候是神宣布人類結局的時候。到那時候你才反應過來,「啊,我應該反省自己,應該從消沉情緒裏走出來,多讀神的話,來到神的面前尋求神的幫助、扶持,尋求神的供應,尋求怎樣接受神的刑罰審判得着潔净,達到能順服神的主宰安排」,晚了!這一切都過去了,你到那時候才醒悟就太晚了,等待你的會是什麽?是你捶胸搗背地痛哭、懊悔。消沉情緒雖然僅僅是一種情緒,但是因為它的性質和導致的後果太嚴重了,所以人應該仔細省察,不要讓這種消沉的情緒占有你的全人,也不要讓這種消沉的情緒控制你的思想、控制你的追求目標,要解决掉它,不要讓它成為你追求真理道路上的絆脚石,也不要讓它成為你來到神面前的一堵墻。你如果能清楚地意識到,或者能省察出自己有這樣嚴重的消沉情緒,那你就應該趕緊回頭,放下這樣的情緒,從消沉情緒裏走出來,不要再一意孤行,偏執地認為,「不管神怎麽説,不管神怎麽作,我就是命不好,命不好就應該消沉,命不好就應該破罐子破摔」,用這樣消極的態度面對所有的事情,這是一種偏執的態度。當你意識到自己有消沉情緒的時候,你就應該趕緊扭轉、解决,别等到它完全將你控制了,到那時再醒悟就太晚了。

你們説,相信命運這是不是追求真理的表現?(不是。)那對待命運這事人應該有怎樣的態度才是正確的呢?(相信神的擺布安排,順服神的擺布安排。)這是對的。如果總注重自己的命好不好,這能解决什麽問題呢?承認自己的命不好,但是相信命不好也是神的擺布安排,願意順服神的主宰安排,這個觀點對不對?(不對。)怎麽不對啊?(他的觀點中還有命好與不好的説法。)這是規條嗎?這裏人應該明白的真理是什麽?(命運没有好壞之説,神命定的都是好的,應該順服神擺布的一切。)相信命運是神擺布安排的,既然都是神擺布安排的,就不能論好壞,好壞那只是根據人的眼光、看法、喜好與感覺來評判的,這種評判的根據是人的想象、人的觀點,并不合乎真理。有的人説:「我的命可好了,出生在信神的人家中,没受外邦世界環境的影響,也没受外邦潮流的影響、引誘、迷惑,雖然同樣有敗壞性情,但是我一直在教會的環境中長大,一點兒彎路都没走,我的命真好啊!」這話對不對?(不對。)不對在哪兒?(他出生在信神的家庭也是神的命定,是神的主宰安排,跟人的命好與不好没有關係。)對了,這話説到點上了。這是神的主宰安排,是神主宰安排人命運的其中一種方式,這是命運的一種形式,不能用命好與不好來評判。那有的人説自己生在基督徒家庭命就好,這話怎麽反駁呢?「你生在基督徒家庭,你説你命好,那凡是没生在基督徒家庭的人命就不好唄,你的意思是説神給那類人安排的命運不好唄?」這麽反駁對不對?(對。)這麽反駁是對的。這麽反駁證明他説生在基督徒家庭的人命好這句話是不成立的,不合乎真理。現在,你們對命運好與不好的看法是不是準確一些了?(是。)對相信命運這個事應該持有怎樣的觀點是最正確、最恰當的,是符合真理的?首先,不能用世人的眼光來評判命運的好與不好。另外,應該相信人類所有成員的命運都是神手安排的。有些人説:「神手安排是神親自安排的嗎?」不,神安排人命運的方式方法、途徑很多,在靈界有很複雜的細節,在這裏不能説,這些事很複雜,總體來説都是造物主安排的。這裏的安排有的是神親自安排各類人,有的是按着神所制定的規定、行政、原則、制度對各類人、各群人分門别類,按照他的類别、神給制定好的命運軌迹,在靈界就安排好、制定好了,然後人就出生了。這裏有很多細節,總體來説,都是神主宰安排的。神主宰安排有神主宰安排的原則、規律與法則,這不涉及好壞,在神那兒都是理所應當的,都有前因後果。對于命運的感覺,人能感受到的有好的感覺、有不好的感覺,有順利的、有不順利的,有坎坷的,有不如意的,不能論好壞。人類對待命運應該有的態度是什麽?應該順應造物主的安排,主動地、努力地去尋求造物主安排這一切的目的、意義是什麽,達到明白真理,在神給你安排的這一生中發揮出你最大的功能,盡上你受造之物的本分、責任與義務,讓你的一生變得更有意義、更有價值,最終達到能够讓造物主悦納、紀念,當然更好的是能通過你的尋求、努力達到蒙拯救,這是最好的。總之,面對命運這事,受造人類最應該有的態度不是任意地去評論、定義,或者是用極端的方式去處理,當然更不是去反抗、選擇、改變,而是用心體會,尋求、摸索、順應,然後積極地面對,最後達到在神所擺設的生活環境還有人生旅途中尋求神教導你的做人方式,尋求神要求你該走的道路,以這樣的方式來經歷神給你安排的命運,最終你就有福了。用這樣的方式經歷造物主給你安排的命運,那你體會到的不僅有心酸、憂傷、流泪、痛苦、挫折、失敗,更重要的是你會經歷到喜樂、平安、安慰,還會經歷到造物主賜給你的在真理上的開啓、光照,還有在人生道路上,當你迷茫的時候,當你面對挫折失敗、面對選擇的時候,造物主對你的引導,最終你收穫到的是人這一生怎樣活着最有意義的認識、經歷與體會。這時,你活着不會再迷茫,不會再惶惶不可終日,當然也不會埋怨自己的命運不好,更不會因為感覺命不好而再次陷入消沉的情緒裏。你如果有這樣的態度,用這樣的方式去面對造物主給你安排的命運,那你不但在人性方面會變得更正常,會有正常的人性,有正常人性的思維、觀點、看事原則,當然更會收穫到外邦人所收穫不到的對人生意義的看法與認識。你看外邦人總説,「人從哪裏來,要到何處去?人為什麽活着?」總有人問這些問題,他們最終的答案是什麽?就是一個問號,没有答案。没有答案的原因是什麽?即便有些有頭腦的人相信命運,但是他們也不知道怎樣面對命運這個問題,不知道怎樣面對命運中出現的種種難題、挫折失敗、不愉快等等問題,或者是命運中出現的所有讓自己感覺幸福的事、高興的事,他們都不知道怎麽面對,不知道怎麽處理。一會兒説自己命好,一會兒又説自己命不好,一會兒説自己活得幸福,一會兒説自己活得倒霉,一張嘴兩種説法。高興的時候一種説法,不高興的時候又一種説法;順利的時候一種説法,不順的時候又一種説法;埋怨自己倒霉的是他,説自己命好的也是他。很顯然,他們活得不清楚、不明白,一直在迷霧中摸索,活得迷茫,没路可走。所以説,人該怎麽正確對待命運,該怎麽做、怎麽面對人生中的這件大事,人應該有清楚的認識與清晰的路途。這方面問題解决了之後,基本上對于命運,人的態度、觀點就相對正確了,相對符合真理原則了,在這方面就不會走極端了。

剛才交通的關于命運的這些説法是不是符合真理?(是。)符合真理的説法有什麽特點,你們知不知道?(聽完心裏比較透亮、踏實。)(比較實際,有實行路途。)對了,比較實際,這個準確一些。還有更準確的,誰再説説。(能够解决當下存在的問題。)這就是實際帶來的果效了。因為它實際,所以能解决問題。你們説,人雖然相信命運,但是心裏總被命好、命不好這種論調纏繞着,那人内心深處是釋放自由的還是被捆綁着的?(被捆綁的。)你如果不明白真理,這種論調會始終捆綁着你。當你明白了真理以後,除了感覺到實際、有路途以外,還有什麽感覺?(釋放。)對了,自由釋放了。你有實行的路了,你不被困住了,你的心靈是不是得釋放自由了?就是那種偏謬的觀點、謬妄的觀點不能捆住你的思想,不能捆住你的手脚,你有路可行了,不再被它控制了。你聽完神對人命運的交通,你就感覺自由釋放了,説:「原來是這麽回事啊!哎呀,以前對命運的認識都是偏謬、極端哪!這下明白了,不受命好、命不好那種錯謬説法的困擾了,没那個煩惱了。要不然總覺得自己突然命好,突然又命不好,自己的命到底好不好呢?心裏總為這事煩憂。」明白這方面真理之後,就有路可行了,對這事有準確的看法了,也有準確的實行路途了,這就是自由釋放了。所以説,分辨一個人所講的符不符合真理原則、是不是真理,你就聽他講的是不是實際,另一方面,就是聽完之後你的難處、問題是否能得到解决,如果得到解决了,你的感覺就是自由釋放的,如釋重負。所以,每明白一方面真理原則,就能解决涉及到的一些問題,就能實行出一些真理,使你得着釋放自由。是不是這個結果?(是。)真理起到的作用到底是什麽,現在是不是明白了?(明白了。)真理能起到什麽作用?(讓人的心靈自由釋放。)真理起到的作用就這一點嗎?就這點感覺啊?(主要是解决了人裏面一些錯謬的、偏激的看事觀點,人有了純正的、符合真理的看事觀點之後,人的心靈就能得到釋放自由,不受來自撒但這些反面東西的捆綁和攪擾了。)除了心靈自由釋放以外,關鍵就是讓你能够進入這方面真理實際了,不再被一種錯誤、偏謬的思想觀點束縛、左右,取而代之的是有實行真理的原則了,你就能够進入這方面真理實際了。關于有些人認為自己命不好而産生消沉情緒的一方面表現就交通到這兒。

造成消沉情緒的另一方面原因,就是有的人認為自己的命雖然不是太差,但是常常運氣不佳,有什麽好事總也趕不上,就像外邦人説的「幸運之神總與自己擦肩而過」。他覺得自己雖然條件不差,要身高有身高,要長相有長相,要學歷有學歷,要才幹有才幹,也有工作能力,但是為什麽幸運之神總是不眷顧自己呢?就這點總是讓他不滿意,覺得自己的運氣總是不好。就從高考那年説起,自己懷着滿心的期望報考大學,結果高考那天感冒發高燒,影響了發揮,就差兩三分没考上大學,怎麽就那麽運氣不濟呢?自己學習也不差,平時也挺努力,你説什麽時候發燒不好,非得在高考那一天發燒,這就是運氣不好。唉!人生的第一件大事就遭遇了挫折,怎麽辦呢?但願自己以後運氣能好。可是,在接下來的生活中又面臨種種的難處、種種的問題。比如,哪個地方招聘員工,剛準備去報名,結果人員滿了,不需要了。自己的運氣怎麽就這麽不好呢?有什麽好事一到自己這兒怎麽就繞着走呢?真倒霉!上班第一天,人家剛提升完經理、副經理、科長,自己工作再努力也没用,也得等下一届才能提升。因工作表現不錯,上級也看好,下一届該輪到自己提升了,結果上級空降一個經理,自己又没份了。哎呀!看來真是運氣不好,好運總也臨不到自己,幸運之神總也不眷顧自己。後來信神了,自己喜歡寫作,希望能盡上文字本分,結果在考核時没發揮好失敗了。自己平時文筆也不錯,怎麽就没發揮好呢?神也不開啓帶領啊!本來尋思盡文字本分能多吃喝神的話,多明白點真理,可惜自己運氣不好,計劃挺好没達到,最後選來選去,説「到福音隊傳福音吧」。到了福音隊,剛開始還挺好,覺着這下找着自己的位置了,能發揮自己的特長了,自己有頭腦、有工作能力,也願意作實際工作,經過一番努力,好不容易做出點成績,做了負責人,結果做錯了一件事被帶領發現了,説這樣做違背原則,影響教會工作。臨到了對付修理之後,其他人説,「你没來之前我們做得挺好,你來了,我們第一次挨對付」。他琢磨琢磨,「這不還是我運氣不好嗎?」一段時間之後,因福音工作變動調整人員,他從負責人被調成了普通組員,安排到了一個新的地區傳福音,他心想,「哎呀,我這没升反倒降了,我没來的時候人家也没調整,我一來怎麽就大調整呢?這一調,被提拔的希望又没了」。到新的地區,教會也少,人員也少,開展工作還有難處,也没經驗,還得摸索一段時間,語言也不通,這怎麽辦呢?想撂挑子還不敢,想作好還挺難、挺費勁,「哎呀,還是我運氣不好!這運氣怎麽改變呢?」他一路走來一路碰壁,一直感覺自己運氣不好,一步一個坎,每走一步都是那麽不容易,好不容易做出點成績,看到點希望,没想到環境變了,希望又没了,只能從頭再來。他越來越消沉,就覺得,「做出點成績得到大家的認可怎麽就那麽難呢?在一個人群當中站穩脚跟怎麽就那麽難呢?做大家認可、喜歡的人怎麽就那麽難呢?凡事如意、順暢怎麽就那麽難呢?生活中怎麽有那麽多的不如意呢?生活怎麽那麽坎坷呢?怎麽總碰壁呢?」尤其是有些人到哪兒都盡不好本分,都被撤换、淘汰,心情就特别消沉,總覺得自己運氣不好,「雖然自己是千里馬,但是總也遇不到伯樂。俗話説『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我就是那個没有被發現的千里馬。歸根結底,就是自己運氣不好,到哪兒都不能做出一番成績,不能搞好一番事業,總也發揮不了自己的强項,總也不能大顯身手,總也不能如自己的願。哎呀,運氣太不好了!怎麽回事呢?」他總感覺自己運氣不好,每天都提心吊膽,「哎呀!可别調整本分」,「哎呀!可别出什麽事」,「哎呀!可别有什麽變動」,「哎呀!别再有什麽大的問題」,不但消沉,内心還特别地忐忑、不安、煩躁、焦慮。他一直覺得自己運氣不好,所以内心就特别地消沉,這個消沉是他主觀感覺自己運氣不好帶來的。他總覺得自己運氣不好,總也得不到提拔,總也做不了組長、負責人,總也不能出頭露面,總也輪不上這些好事,他就想不通究竟是怎麽回事,「自己也不差什麽啊,為什麽到哪兒人都看不順眼?自己也没得罪誰,没想與誰過不去,為什麽就運氣不好呢?」因為他總持守這樣的感覺,所以他裏面有一種消沉的情緒在時時提醒着自己:「你運氣不好,你别得意,别總張牙舞爪,别總想出人頭地;你運氣不好,你别想當什麽帶領;你運氣不好,你盡本分得小心點兒,得留點後手,萬一有一天把你顯明撤换呢,萬一有人背後反映你,抓你把柄呢,萬一你總出頭露面,做錯事挨對付呢。你即便當帶領,也得時時謹慎小心,像在刀刃上行走一般,不要囂張,要低調。」這種負面情緒時時在提醒他,讓他低調做人,夾着尾巴做人,不能再堂堂正正地做人。運氣不好這種想法、這種思想觀點或者這種意識在時時提示他,不要積極主動,不要强出頭,也不要當出頭鳥,而要一直這樣消沉下去,不敢活在人的面前,即使大家在一個屋裏,自己也要坐在不顯眼的地方,不要太顯露,不要太囂張,一旦囂張也可能厄運就要降臨。因為這種消沉情緒時時在環繞着他,時時在内心深處提示他,所以他做任何事情都是縮手縮脚、小心翼翼,内心總有不安,總是不能找到自己正確的位置,也總是不能盡心、盡意、盡力盡上自己的責任與義務,他似乎在防備什麽,也似乎在等待什麽,防備厄運的到來,也防備不好的運氣給自己帶來壞的事情,給自己帶來任何的難堪。所以,這類人内心深處除了挣扎以外,更多的是消沉這種情緒在主導着他看人看事、做人做事的方式方法。他總用運氣好與不好來衡量自己的表現如何,衡量自己看人看事、做人做事的方式是否正確,所以他一再陷入消沉的情緒中不能自拔,不能用正確的思想觀點來面對他所謂的運氣不好的那些事,來處理、解决他所説的噩運。在這樣的惡性循環之下,他始終被消沉的情緒控制着、影響着,好不容易與人敞開心交通自己的情形、心裏的想法,結果聚會時弟兄姊妹交通的話有意無意點中了他的情形、要害,讓他的臉面、尊嚴受到傷害了,他依然認為這是運氣不好的表現,「你看看,我好不容易説一次心裏話,就被人抓住把柄了,真倒霉!」他認為這就是運氣不好,運氣不好的人喝凉水都塞牙。

總認為自己運氣不好的這類人的問題到底是什麽呢?他總用運氣好與不好這個標準來衡量自己做事的對錯,衡量自己該走的道路、該經歷的事情與所面臨的任何問題,這對不對?(不對。)不好的事用倒霉來形容,好的事用幸運、占便宜來形容,這種觀點對不對?(不對。)這種衡量事物的觀點是不對的,這是一種極端的、不正確的衡量事物的方式、標準。這種衡量方式常常使人陷入消沉,常常使人内心感覺不安,覺得凡事都不能如願以償,凡事都不合自己的意,最終導致人的内心總是感覺焦慮、煩躁、不安。當這些負面情緒不能得到解决的時候,人就會不斷地陷入消沉,感覺神也不眷顧自己,神恩待别人不恩待自己,神看顧别人不看顧自己,「為什麽自己總感覺不安,心裏總有焦慮?為什麽壞事總臨到自己?為什麽好事總也輪不到自己?哪怕輪到一回也行啊!」當你用這種錯誤的思想觀點來看事的時候,你就陷入了幸運與不幸這樣的網羅之中;當你不斷地陷入這樣的網羅中的時候,你的情緒會不斷地消沉;在不斷消沉的過程中,你對自己臨到的事是幸運還是不幸就特别地敏感;當你特别敏感的時候,就證明你已經被幸運與不幸這種觀點、論調控制住了;當你被這種觀點控制住的時候,你看待人事物的觀點、態度就不再是在正常人性良心理智的範圍之内了,而是陷入了一種極端裏;當你陷入這種極端的時候,你不會從消沉情緒裏走出來,你會一再地陷入消沉,即使平時你感覺不到任何的消沉,但是一旦有事,一旦你感覺有不幸的事發生的時候,你馬上就會陷入消沉,這種消沉會影響你正常的判斷、正常的决斷,甚至影響你的喜怒哀樂;當影響到你喜怒哀樂的時候,你盡本分,你跟隨神的心志、意願統統都會被攪擾、破壞;當這些正面的東西被破壞的時候,你所明白的僅有的真理都會烟消雲散,起不到任何作用。所以説,當你陷在這種惡性循環中的時候,你所明白的僅有的真理原則你就不容易實行出來。你只有在感覺幸運的時候,不被消沉情緒壓制的時候,才能勉强地在自己願意做的事上付點代價、受點苦,有那麽一點真心;一旦你感覺幸運遠離你,感覺不幸再次臨到你的時候,你的消沉情緒很快又再次控制你,你的真心、忠心還有你受苦的心志馬上就會離你而去。所以,認為自己運氣不好的人或者是對運氣這事特别較真的人,與那些認為自己命不好的人一樣,他們的情緒常常也是特别的極端,尤其是他們常常陷于消沉這樣的負面情緒裏,他們特别地消極、軟弱,甚至他們常常是喜怒無常的。當他感覺運氣好的時候,心裏充滿喜樂,渾身都有力量,能够吃苦付代價,晚上少睡覺也行,白天少吃飯也行,受什麽苦都願意,一時激動的話把自己的命獻上也行。但是,他一旦感覺自己這段時間運氣不好,每件事情都是那麽不如意的時候,消沉情緒馬上占有了他的心,之前他所起的誓、立的心志一股腦兒地都否認了,他一下子就像泄了氣的皮球一樣提不起勁來,像一灘泥一樣,什麽也不願意做,什麽也不願意説。他覺得,「什麽真理原則啊,什麽追求真理啊,什麽蒙拯救啊,什麽順服神啊,都與自己無關,自己運氣不好,實行多少真理、付多少代價也没用,也不能蒙拯救。完了,自己就是個喪門星,就是個倒霉蛋,愛咋咋地吧,反正自己運氣不好!」你看看,他一會兒像個鼓得要爆的皮球,一會兒又像泄了氣的皮球,這是不是很麻煩?那麻煩是怎麽造成的?根源是什麽?他總看自己的運勢,像看股市一樣,是走高還是走低,是牛市還是熊市,整天神經過敏,他對于運氣這事特别地敏感,也特别地固執。這種極端的人陷在消沉情緒中的時候居多,原因就是他特别關心自己的運勢,憑心情活着。早晨起來心情不好,「哎呀!今天運氣估計也不大好,左眼皮跳了好幾天,舌頭僵硬,大腦也不太靈活,吃飯時咬舌頭了,晚上睡覺没做好夢」,「今天遇到的人説的第一句話好像兆頭不好」,整天疑神疑鬼、神神叨叨,就研究這些事。他特别關心自己每一天、每一個時期的運勢、走向、心情,還觀察教會所有弟兄姊妹對他的眼光、態度,甚至説話的語氣,他内心被這些東西占有,就一直消沉,知道自己情形不好也不禱告神,也不尋求真理解决,不管流露什麽敗壞性情也不理睬、不當回事,這是不是問題?(是。)

總關心運氣好與不好的這類人他們的看事觀點對不對?運氣好與不好這事存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的根據是什麽?(每天遇到什麽樣的人、發生什麽樣的事都是神主宰安排好的,不存在運氣好與不好的説法,就是臨到的每一件事都有發生的必要性,都是有意義的。)説的對不對?(對。)這個説法是對的,這是理論根據。無論臨到的是好事還是壞事都是正常的,就跟四季的天氣一樣,不可能每一天都是晴天。你不能説晴天是神安排的,陰天、下雨、颳風、風暴就不是神安排的,一切都是神主宰安排的,都是自然環境産生的。這個自然環境是根據神安排、制定的規律、法則而産生的,這一切都是必要的,都是必須有的,所以無論哪種天氣,它的産生、出現都是自然規律,没有什麽好與不好,只是人的感覺有好與不好。下雨、颳風或者陰天,甚至下冰雹,人感覺不好,尤其是下雨潮濕的時候人都不喜歡,關節也疼,身體也乏力。你感覺不好,能説雨天的時候人運氣不好嗎?你運氣好不好跟這個事實本身没有關係,這只不過是天氣給人帶來的一個感覺。你説晴天好,如果晴三個月,一滴雨也不下,人感覺是不錯,每天都能看到太陽,偶爾颳點風,又乾爽又暖和,什麽時候想出門就出門,但是植物受不了,莊稼就旱死了,今年就没收成了,那你感覺好能代表這樣就真好嗎?到秋天你没糧食吃的時候,你就會説了,「哎呀,晴天太多也不好,總不下雨莊稼遭殃了,收不到糧食,人該挨餓了」,這時候你就感覺總晴天也不好了。人感覺好與不好,其實是根據自己的私心、欲望,自己的利益而言的,并不是根據這個事物本身的實質。所以,人衡量什麽事情好與不好,他的根據不準確。因為根據不準確,所以最終衡量出的結果也不準確。再説運氣好與不好這事,現在人都知道運氣這個説法不成立,没有好與不好這一説法,對待臨到你的人事物,不管好與不好都是神主宰安排的,人應該正確面對。好的從神領受,不好的也能從神領受;好的不説自己運氣好,不好的也不能説自己倒霉,只能説都有自己應該學習的功課,人不應該拒絶,也不應該逃避;好的感謝神,不好的也要感謝神:因為這一切都是神安排好的。好的人事物、環境有自己該學的功課,不好的更有自己該學的功課,都是自己人生中該有的經歷、該有的片段,人不應該用運氣這個説法來衡量。那用運氣衡量事情好壞的人,他的思想觀點是什麽?這類人的實質是什麽?他為什麽特别注重運氣好與不好呢?注重運氣的人,他是希望自己運氣好還是不好啊?(希望自己運氣好。)對了,其實他是追求自己運氣好,什麽好事都臨到自己,自己占便宜得利就行,别人怎麽遭罪、怎麽受苦、怎麽難他都不管。他不希望臨到自己認為的倒霉事,就是什麽不好的事都别臨到他,挫折失敗啊,難堪啊,修理對付啊,或是丢失東西啊,吃虧啊,上當受騙啊,這些事都别臨到,要是臨到那就是倒霉,不管是誰安排的,臨到不好的事就是倒霉。所有的好事,被提拔啊,露臉啊,占便宜啊,得利啊,賺大錢啊,當大官啊,都臨到自己,這就是運氣好。他總用運氣好壞來衡量臨到的人事物,他追求的不是運氣不好,而是追求運氣好,一旦有一點不如意,他就來氣、就惱火,心裏就不滿。説白了,這類人就是自私自利的東西,他就追求自己占便宜、自己得利,追求自己占上風,追求自己露臉,什麽好事都讓他一個人占盡他就滿意了,這就是他的本性實質、他的真實面目。

人活着都要經歷許多挫折失敗,哪有一個人一生事事都滿意的?哪有一個人不經歷一點失敗、一點挫折的?偶爾臨到點不如意、挫折失敗,這不是運氣不好,這是你該經歷的,就跟人吃東西似的,酸甜苦辣都得吃。你説人離不了鹽,得吃點鹹的,但鹹的吃多了會傷腎;有的季節還得吃點酸的,但酸的吃多了也不行,對牙、對胃不好,都得適量地吃;酸的、鹹的、甜的都吃了,還得吃點苦的,苦的東西對身體某一部分器官好,也得吃點兒。人的一生也是一樣,人生中每個階段經歷的人事物多數都不能如人的願。為什麽不能如人的願呢?因為人追求的東西不一樣,如果你追求名利、地位、錢財,追求高居人上、飛黄騰達等等,那百分之九十九的事都不能如你的願,就如人所説的都是運氣不好、倒霉的事。但是,你如果放弃運氣好壞的説法,能心平氣和地正確對待這些事的時候,你就發現多數事也不是那麽不如人願,也不是那麽的難應對。當你放下自己的野心欲望的時候,不管臨到什麽不幸的事你不再拒絶、不再逃避的時候,你不再用運氣好與不好來衡量這樣的事,很多事你之前認為是不幸的事、不好的事,你現在認為這是好事了,是由壞事變成好事了,你的看事觀點、你的心態都發生變化了,讓你在人生經歷中有了不同的體驗,同時會得着不同的收穫。這是一段不同尋常的體驗,給你帶來的是意想不到的收穫,它是好事,不是壞事。比如説,有些人總得到賞識,總得到提拔,總得到誇奬、鼓勵,經常得到弟兄姊妹的贊許,人都向他投來羡慕的目光,這是不是好事?多數人認為這都是運氣好,「你看,人家素質也好,天生就有個福相,後天自己發揮得也好,遇到好的時機得到提拔了,人家那運氣真好!」羡慕得不得了。結果,没幾年那人被撤换,成了普通信徒,又哭鼻子又尋死上吊,没幾天就被清除了。這運氣好不好?如果這麽看,那他的運氣太差了。是他運氣差嗎?(不是。)其實不是他運氣差,是他不走正道。他不走正道,人看起來那些所謂的運氣好的事臨到他的時候,對他就成了試探、成了陷阱、成了催化劑,加速了他的滅亡。這是不是好事?總追求被提拔,高人一等、出頭露面,事事順利、萬事如意,最後怎麽樣?被淘汰了吧?人不走正道就是這個結果。追求運氣好這本身就不是正道,追求運氣的人他肯定是拒絶、迴避所有不好的事,所有在人來看不如意的事,在人來看不合人心情、不合人肉體利益的事,他害怕、逃避、拒絶這些事情的臨到。當這些事情臨到的時候,他用「倒霉」來形容。當他認為倒霉的時候,他能不能尋求真理?(不能。)不能尋求真理總認為自己倒霉的人,你説他能不能走正道啊?(不能。)肯定不能。所以,總追求運氣的人,總在運氣上下功夫、做文章的人就是不走正道的人。這樣的人不務正業,不走正道,所以總陷入消沉,這是咎由自取,活該!誰讓他不走正道呢!他就活該陷入這種消沉情緒。那從這種消沉情緒裏走出來容不容易?其實也容易,就是放下自己的錯誤觀點,不要追求凡事都順利,凡事都如意、都順暢,心裏别害怕、抵觸、拒絶不順的事情發生,而是應該放下這種抵觸,安静下來,來到神面前,有順服的態度,接受神所安排的一切。不追求所謂的好運,也不拒絶所謂的厄運,把自己的心、把全人交給神,讓神作,讓神擺布,順服神的擺布安排,神會按時分量地賜給你所需的,神會按照你的所需、你的缺少來擺設你所需要的環境、需要的人事物,讓你在臨到的人事物中學到你該學的功課。當然,這一切的前提就是你得有順服神擺布安排的心態。所以,不要追求完美,不要拒絶、害怕任何的不如意、任何的難堪或者不順利的事情發生,也不要用這種消沉的情緒在内心深處抵觸這些不好的事情的發生。比如,唱歌的人有一天嗓子不好,没發揮好,他就覺得,「哎呀,運氣不好!神怎麽不保守我的嗓子呢?平時自己一個人唱的時候發揮得那麽好,今天在大家面前唱歌丢臉了,找不準調,節奏也没掌握好,這下出醜出大了!」出醜是好事,能讓你知道自己的缺少,知道自己喜愛虚榮,讓你知道自己的問題出在哪兒,讓你能够清楚地認識到自己不是完美的人。人没有完人,出醜很正常,人都有出醜的時候,都有難堪的時候,人都會失敗,都會經歷挫折,人都有軟弱,出醜没什麽不好的。當你出醜也没感覺丢臉的時候,在内心深處不消沉的時候,不是你臉皮厚了,是你不在乎出醜這件事會影響到你的名聲了,是你的虚榮心不再占有你的心思了,你的人性成熟了,這多好啊!這是不是好事?這是好事。别覺着是自己没發揮好,運氣不好,别找客觀理由,這些都正常。你會出醜,他也會出醜,大家都會出醜,最後發現大家都一樣,都是普通人,都是凡人,誰也不比誰高,誰也不比誰好多少,大家都有出醜的時候,誰也别笑話誰了。人經歷許多失敗以後,人性就逐漸成熟老練了,這些事情再臨到的時候就不會轄制你了,不會影響你正常地盡本分了,你的人性就正常了,人性正常了就是理智正常了。

喜歡追求運氣的這類人都是追求今生福氣的人,都是走極端的人,這類人的追求不對,應該放下。剛才咱們交通了怎麽處理這類不如意的事情,怎麽正確地面對這類事情,你們是不是明白了?怎麽交通的?(應該順服神所擺布的一切,不要追求做完美的人,也不要怕有任何的難堪或者不順的事情發生,不要用消沉的情緒抵觸這樣的事情發生。)把心態放平和,用正確的心態面對這一切。當有不好的事情發生的時候,自己得有正確的路途去對待、去解决,即便處理不好也不應該陷入消沉。失敗了還可以再來,失敗頂多是一次教訓,即便是失敗了也比你抵觸、抵擋、拒絶、迴避强。所以,不管臨到什麽事,不管未來你要面對的是什麽,都不應該拒絶、不應該逃避,更不應該用運氣好或者不好這樣的觀點去衡量。既然認定一切都在神手中擺布,就不應該用運氣好或者不好這樣的觀點與心態去衡量這一切事情,更不應該拒絶不好的事情發生,當然也不應該用消沉的情緒去對待這些事情,而應該用積極的態度、正面的心情去迎合、去對待,看看自己應該從中學到怎樣的功課,應該從中有怎樣的認識,這是你該做的。這樣,你的思想觀點是不是就正確了?(是。)當你再面對一些不好的事或者不幸的事發生的時候,你就能根據神的話來對待了,你就有正確的思想觀點,這樣你的人性理智也正常了。這樣看來,人有了正確的觀點是不是很重要啊?根據神的話把命運的事看透,這是不是很關鍵啊?(是。)對于運氣好與不好這個説法交通得差不多了,你們是不是明白了?(是。)對這類問題的實質如果能看透了,對于命運的事就能有正確的觀點了。

陷入消沉情緒還有一個根源,就是有些人在未成年或者成年之後發生過一些特殊的事,就是有一些過犯或者做過一些愚蠢的事、愚昧的事、無知的事,因着這些過犯,這些愚蠢、無知的事讓自己陷入了消沉,這種消沉是對自己的一種定罪,也是對自己的一種定性。這類過犯肯定不是説了一句駡人的話或是背後説點誰的壞話這類小事,而是一些涉及到廉耻、涉及到人格、涉及到尊嚴,甚至涉及到法律的事。在不斷地回憶這件事的過程中,消沉的情緒在自己心靈深處一點一點地累積起來,一直到現在。這些過犯有哪些呢?我剛才説了,就是未成年與成年之後人做過的一些無知的事、愚蠢的事、愚昧的事。那這些事有哪些,你們知不知道?愚蠢、愚昧、無知,這裏包括損人利己、難以啓齒、難以見人的這些事。這件事有可能是很齷齪的、很卑鄙的、很下流的、很下作的,所以讓人陷入了消沉這樣的情緒當中。這個消沉不是簡單的一種自責,而是對自己的一種定罪。就我所説的這個範圍,你們能不能想到有哪些事?舉個例子。(淫亂方面。)淫亂這是其中一方面。比如,有的人在精神上或者肉體上背叛過自己的妻子或者丈夫;有的人犯過奸淫、淫亂,還不死心,總惦記别人;有的人騙過别人的錢,甚至數額巨大;有的人偷盗過别人的東西;還有的人曾經陷害過人,或者報復過人。這些事有一些是游走在法律邊緣的,有一些涉及到觸犯法律了,有一些是游走在道德邊緣的,有一些是違背正常人性倫理的。這些事埋藏在人内心深處的記憶裏,時不時地就會想起來。一旦一個人獨處的時候,夜深人静睡不着的時候,就會不由自主地想起來,像過電影一樣一幕幕在腦海中出現,抹不去、揮不掉,每次想起來的時候就一陣陣地消沉,臉上一陣陣發燙,心也在顫抖,感覺尷尬,心靈不安。雖然信神了,但是仍然感覺自己做過的這些事像是昨天發生的一樣,逃不掉,也躲不過去,自己不知道怎麽能從中走出來。雖然知道這些事的人不多,甚至没有人知道,但是你内心深處却隱隱地有一種不安。因為這個不安而産生了消沉,這個消沉讓你在跟隨神、盡本分的事上感覺到有控告。這個控告是來自良心、來自法律,還是來自于道德倫理,你自己也説不清楚。但是總之,做過這些事情的人常常在不經意間或者是在發生一些特殊事情的時候,在一種特殊的環境背景之下會感覺不安。這種不安讓他不自覺地陷入深深的消沉,這種消沉將他捆綁着、限制着。每當聽講道時或者交通真理時,他這種消沉就會一點點地浮現在腦海、浮現在内心深處,他就會責問自己,「我行嗎?我可以追求真理嗎?我能蒙拯救嗎?我是什麽人呢?我曾經做過那件事情,我曾經是那樣的人,我是不是不可挽救?神還救我嗎?」有的人有時能放弃這種消沉情緒從中走出來,用自己的真心、用自己的全部精力去盡本分、盡義務、盡責任,甚至把全身心用上來追求真理,揣摩神的話,在神的話上下功夫,但是一旦臨到一些特殊的環境、特殊的背景,這種消沉情緒又再次占據上風,再次在心靈深處控告他,「你做過那件事情,你曾經是那樣的人,你能蒙拯救嗎?你實行真理還有用嗎?神怎樣看待你做的那件事情?神會不會饒恕你做過的事?你這樣付代價能彌補曾經的過犯嗎?」他内心深處常常有自責、有控告,也常常有疑問、有責問,他始終不能走出、擺脱這種消沉情緒,内心一直在為着自己做過的醜事感覺不安。所以,信神這麽多年,他似乎没聽到神在説什麽,也似乎没聽明白神在説什麽,似乎不知道蒙拯救這件事是否與自己有關,自己還能不能被赦免、被救贖,自己還有没有資格接受神的審判刑罰、接受神的拯救,這些他都不知道。因為没有得到答案,因為没有得到準確的定論,他内心深處一直很消沉。他在内心深處一遍又一遍地回憶自己曾經做過的事,一遍又一遍地在腦海裏回放,回憶這件事的始末,回憶這件事的前後。不管怎樣回憶,他始終感覺有罪惡感,所以這些年始終為這件事感覺消沉,即便是在盡本分,即便是在做某一項工作的負責人,但他仍然感覺自己蒙拯救没有希望。所以,他從來没有把追求真理這件事當成一件最正確、最重要的事來正視。他就認為,自己曾經犯下的錯或者做過的那件事,多數人是很不看好的,或者是被人定罪、被人唾弃的,甚至在神那兒也是被定罪的。不管神的工作作到哪一步,不管神説了多少話,他始終没有正確地面對追求真理這件事。因為什麽?他没有勇氣從消沉裏走出來。這是這類人體驗了這類事情之後最終得出來的結論,他没得出正確的結論,所以他就没法從消沉裏走出來。

有大大小小過犯的人應該不占少數,但是有嚴重過犯,超出道德底綫這類過犯的人應該不算太多。有大大小小過犯的就不説了,咱們就説有嚴重過犯,超出道德底綫、超出倫理這類過犯的人到底該怎麽辦。對于有嚴重過犯的這類人,我説的是超出道德底綫的,這個不涉及觸犯神的性情與神的行政,明白了吧?我没説觸犯神的性情、觸犯神的實質、觸犯神的身份地位,没説褻瀆神,我説的是超出道德底綫這個範圍。屬于有這類過犯的人應該怎麽解决消沉情緒也有説法,這類人有兩條路可走,這是簡單的事。首先,你之前做過的那件事,如果你覺得内心深處能放下,或者是你有機會能給對方道歉,有機會能够彌補對方,那你可以去彌補、去道歉,來還你心靈的平安、踏實;如果没機會、没條件,你真在内心深處認識到自己的問題了,認識到自己做這件事的性質多嚴重了,你有真實的懊悔了,你應該到神面前認罪悔改。每當想起這件事心裏受控告的時候,正是你來到神面前認罪悔改的時候,你得用真心、真情來獲得神的赦免、寬恕。怎麽能够獲得神的赦免、寬恕呢?這取决于你的心。你真心認罪了,真實認識到自己的錯誤、自己的問題,自己所犯下的過犯也好、罪孽也好,你有真實認罪的態度,你有真實的恨惡、有真實的回轉,以後絶對不會再重犯,那終究有一天你會獲得神的寬恕、神的饒恕,就是神不會再因為你曾經做過的那件無知、愚蠢、齷齪的事來定你的結局。到了這個程度,這件事在神那兒就徹底不記念了,你就跟其他正常人一樣,没有什麽區别了。但是,這個前提是要求你必須有真心,有真實的態度來悔改,就像大衛一樣。大衛為自己所犯下的過犯流了多少泪?不計其數。哭了多少次?不計其數。流的眼泪用一句話來形容,「床榻都能漂起來了」。不知道你的這個過犯到底有多嚴重,如果太過嚴重,也可能你也得哭到床能漂起來的程度,認罪悔改到那個程度來獲得神的寬恕。如果不是這樣的話,恐怕你這個過犯在神那兒變成罪孽就不得赦免了,那你就要麻煩,接下來什麽都不用説了。所以説,獲得神的赦免、寬恕的第一步,就是你得有真心、有真實認罪悔改的實際行動。有些人説:「用不用讓大家知道啊?」那没必要,你自己去向神禱告。每當你覺得不安、心裏有控告的時候,你就要及時地來到神面前禱告,獲得神的寬恕。有人説:「那得禱告到什麽程度才知道神寬恕了?」就是這件事不再控告你,你内心不再因為這件事而陷入消沉,這就達到果效了,證明神已經赦免你了,没有任何人、没有任何力量、没有任何外來勢力能干擾你,也不受任何人事物轄制,這就達到果效了。這是第一步你應該做的。第二步,在不斷地祈求神赦免的同時,你應該在盡本分中主動尋求該遵守的原則,這樣才能盡好本分,當然,這同時也是彌補你的過犯,證實你悔改、回轉的一種實際行動、實際表現與態度,這是你應該做的。神交給你的托付,你手中的本分盡得怎麽樣?你是用消沉的態度來對待,還是用神要求你的原則去對待?你有没有獻上忠心?神根據什麽要赦免你?你有没有悔改的表現哪?你的表示是什麽?你想獲得神的赦免,首先你得把真心拿出來,一方面,你得有誠懇認罪的態度,另一方面,你得拿出真心把你的本分盡好,否則的話免談。這兩條你能做到了,你真能用你的真心誠意感動神,讓神赦免你的罪,那你就與其他人無异,神會用看待其他人一樣的眼光來看待你,用對待其他人一樣的方式對待你,也會將作在其他人身上的審判刑罰、試煉熬煉作在你的身上,不會偏待你。這樣,你不但有了追求真理的心志、意願,同時在追求真理的過程中,神也會用同樣的方式開啓、引導、供應你。當然,因為你有了這樣的真心實意,有了這樣誠懇的態度,神也不會偏待你,你與别人一樣有蒙拯救的機會。明白了吧?(明白了。)有嚴重過犯這是個特殊的事情,不能説不可怕,這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它與普通的敗壞性情或者人一些不正確的思想觀點不一樣,它是確確實實發生的事情,形成了事實,産生了嚴重的後果,所以,這件事情應該特殊對待。但是,不管是特殊對待還是正常對待,都有路可行,都有辦法解决,就看你能不能按照我指導你的、告訴你的方式方法去實行。如果你真按這種方法實行了,那你最終蒙拯救的希望與其他人是一樣的。當然,解决這一切并不只是為了讓人走出消沉情緒,最終的目的是為了通過解决消沉情緒達到讓人在臨到人事物的時候,能够在正常人性的良心理智範圍裏正確地對待這一切事情,不能走極端,不能固執,應該進一步地尋求神的心意、尋求真理,盡到受造之物該盡的責任與本分,最終達到看人看事、做人做事都以神的話語為根據,以真理為準則。進入這個實際之後,人就會逐步地走向蒙拯救的道路,這樣達到蒙拯救就有希望了。現在,對于怎樣解决因嚴重過犯産生的消沉情緒,路途是不是清晰了?(是。)

解决消沉情緒,這個問題難不難?我覺得是挺難,因為這涉及到人生大事了,涉及到信神所走的道路,以後能不能蒙拯救、能不能白信,這是個大事。表面上,人流露出來的是一種情緒,事實上,這種情緒的産生是有根源的,這種種根源今天也交通清楚了,這些根源問題也有解决的路途了,這種消沉情緒是不是就迎刃而解了?(是。)理論上是解决了。通過道理上的明白,然後就用道理來對號自己所做過的事,用這個道理作為根據來逐步地解决人在生活中的難處、思想上的難處,按照這條路堅持走下去,就逐步地走上追求真理的道路了。這麽解决問題怎麽樣?(好。)就得這麽解决問題。如果不這麽解决,人裏面盤根錯節的這些問題,思想上的、心靈上的、精神上的,再加上敗壞性情,這些東西把人捆得結結實實的,人就這麽被捆綁、被困住,整天活得又苦又累,哭也不是,笑也不是,始終没有出路。今天交通的這些内容,你聽完之後再細琢磨琢磨,在道理上明白之後,再通過日常生活的實際經歷、體驗,逐步就從這些消極情緒中還有敗壞性情的各種情形中走出來了。走出來之後,你不但獲得了真正的自由釋放,不但進入了真理實際,最重要的是你明白了真理,你得着了真理,你能活出真理實際了,那你這個人就有大用了,活着就有價值了。你們願不願意這樣活着啊?(願意。)多數人還是願意明白真理、進入真理實際,不願意活在肉體的負面情緒、肉體情欲、世界潮流、敗壞性情裏,那樣活得太苦太累。在這些敗壞的性情裏、負面的情緒裏活着還能有好結果嗎?活在這些負面情緒裏就是活在撒但權下,就像活在鉸肉機裏一樣,早晚得被鉸死,想走出來都是很難的,但是如果你能接受真理,就有希望從困惑中、痛苦中走出來了,就能擺脱被負面情緒纏繞、困惑的痛苦了。

今天本打算多交通一個話題,結果消沉這個話題就交通了這麽長時間。哪一類事都有很多細節,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説透的,講哪方面事都不是道理上講明白就完事了,這裏涉及到很多方面的真理、實情,涉及人的思想觀點、做人的方式方法,涉及人所走的道路,這些都涉及到你們的蒙拯救了。交通哪一項真理、哪一個話題都馬虎不得,所以我就想方設法地,像碎嘴婆婆似的跟你們翻來覆去地説,你們也别嫌麻煩,别嫌囉唆。有的話題可能説過一遍了,這次怎麽又説呢?又説你就再聽一遍,就當温習了,這是不是也行啊?(是。)總之,涉及真理的事,涉及人所走道路的事,都得認真對待,不能馬虎。我説得越細、越具體,你們對各項真理之間的關係還有細節的區别、聯繫等等各方面就明白得越有細節,越清晰。我如果籠統地説,只講些大框的東西,那你們就不好明白、不好進入,靠你們自己揣摩、摸索就費勁,是不是?(是。)比如,今天講的這個話題——命運、運氣,還有人之前有一些特殊的過犯而産生的負面情緒,在你們那兒想也想不到,就是想到了你也没有出路,因為你不明白這裏面的真理,所以你在有特殊過犯的這件事上永遠得不到準確的答案,這件事在你那兒永遠就是一個謎,一直困擾着你、纏着你,讓你内心深處没有平安喜樂,没有自由釋放。也可能因為你在這件事上處理得不好,没有正確的路途,影響了你的蒙拯救,最終有的人被撇弃了,被淘汰了。因為什麽?就是因為他以前做過一些不可啓齒的事,自己没處理好,没得到赦免,在這個期間心裏總是被這件事纏繞着,没心思追求真理,盡本分盡應付糊弄了,没進入真理實際,他就覺得自己追求真理也没希望,他總帶着這種消極的觀點一直走到最後,也没有談出經歷見證,没有得着真理,這時才後悔,已經晚了。所以説,這些事是不是都涉及真理、涉及蒙拯救啊?(是。)你别以為這些事你没有、他没有,周圍的人也没有,這些事就不存在。我告訴你,也可能你做過一些見不得人的事,只不過還没造成可怕的後果,也可能你曾經或已經陷入這樣的負面情緒裏了,只不過你自己没注意到、你自己不知道,到有一天真有事情發生,這種情緒給你帶來了嚴重的影響、嚴重的後果,你深入省察的時候才發現,你已經陷在這樣的負面情緒中數年甚至是更長時間你都不知道。所以説,這些事情都是需要人不斷地揣摩、反省、認識、體會、經歷才能逐步地發現。當然,最終的發現對你來説是特大的喜訊,是蒙拯救的好機會。當你發現的時候,也是你有機會或者有希望走出來的時候,那今天這些話就不白説了。哪一項真理、哪一類内容、哪一類話都不是人一天兩天就能吃透、就能經歷到的。既然涉及到真理,就涉及到人性、涉及到人的敗壞性情、涉及到人所走的道路、涉及到人的蒙拯救,所以哪一項真理你都不要忽略,都要認真對待。即使當時你不太明白這些真理,也不會根據這些真理省察自己存在什麽問題,但是也可能經歷幾年以後,這些真理就能拯救你脱離敗壞性情的轄制,成為拯救你的寶貴真理,那時這些真理就能引導你走上人生正確的道路,也可能十年八年以後這些話、這些真理就徹底改變了你的思想觀點,徹底扭轉了你人生的目標與方向。

好了,今天就交通到這兒吧。再見!

二〇二二年十月一日

上一篇: 怎樣追求真理(一)

下一篇: 怎樣追求真理(三)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作工與進入 一

自從人走上信神的正軌以來,人對許多事仍是模糊不清,對神的作工與人該作的許多工仍是一塌糊塗,一方面是因為人的經歷偏差,領受能力差,一方面也是因為神的作工并未把人帶到這個地步,所以對于每一個人來説,對多數屬靈的事都是模棱兩可。你們不僅對自己該進入的是模糊不透亮,對神的作工更是一竅不通…

彼得的經歷——對刑罰、審判的認識

彼得在刑罰中能這樣禱告:「神哪!我肉體悖逆,你刑罰我,你審判我,我以你的刑罰、以你的審判為喜樂,即使你不要我,但我能從你的審判之中看見你的聖潔、公義的性情。你審判我,讓别人能在你的審判之中看見你的公義性情,我也就心滿意足了。只要能把你的性情發表出來,使你的公義性情讓所有的受造之物…

第十一篇

在人的肉眼來看,神在這個階段的説話似乎没有什麽變化,因為人都摸不着神的説話規律,人都不明白神説話的背景。在人看了神的話之後,都認為神的話没有什麽新的奥秘,所以人都不能非常新鮮地生活,而是死氣沉沉。但從神的説話中我們看見,神的話中都包含着更深的一層意義,是人所看不透也達不到的,今天…

第九十篇

一切瞎眼的人都得從我這裏出去,不得存留片刻,因我要的是能認識我的,能看見我的,能從我得着一切的。誰真能從我得着一切呢?這樣的人必是少的,這樣的人也必蒙我的祝福,我愛這些人,我要把這樣的人一個一個地挑出來,作我的左膀右臂,作我的彰顯,要讓萬國萬民因着這些人而對我贊美不息,向我歡呼不…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