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追求真理(一)

上次聚會交通了什麽話題?(為什麽要追求真理。)上次交通完「為什麽要追求真理」之後,給你們留了一個作業題,是什麽呢?(怎樣追求真理。)怎樣追求真理,這個話題你們有没有揣摩?(神,我揣摩了一點兒。對于怎樣追求真理,我覺得一方面是在每天臨到的人事物上省察自己的敗壞流露、敗壞性情,然後尋求真理解决。另一方面就是,盡本分會涉及到一些原則,對待不同的本分應該怎麽按原則去做,這方面也得尋求相關的真理,這也是追求真理的一方面實行。)一方面是在日常生活中尋求真理,一方面是在盡本分中尋求真理原則。還有没有不同的方面?這個話題應該不難吧?「怎樣追求真理」這個話題你們有没有揣摩?怎麽揣摩?就是花上一定的時間去揣摩這個話題,把揣摩出來的認識做個記録,這叫揣摩。如果只是看一眼、想一想,没花時間,没花精力,没用心思,這不叫揣摩。揣摩是把事情當回事去考慮,花心思去琢磨,有一些具體的認識,并且得到了開啓,有亮光,有一定的收穫,這才是揣摩達到的果效。那你們有没有揣摩這個話題啊?都没揣摩啊?上次給你們留一個作業,留一個話題,讓你們預習一下,你們都不揣摩,不當回事,是不是等着吃現成的呢?還是覺得「這個話題很簡單,没什麽深度,我們早就想透了,不用揣摩我們就明白」?還是對涉及追求真理的問題、追求真理的事不感興趣?怎麽回事?肯定不是工作太忙吧?到底是什麽原因?(通過神這樣問,再反省自己,覺得主要是不喜愛真理導致的,也没把神説的這些話當回事,没認真在真理上揣摩,另一方面,也是想吃現成的,想着等神交通完就能够明白了,心裏就是這樣一個態度。)多數人是不是都這樣啊?你們吃現成的吃慣了,是吧。你們在真理上不是那麽求真,也不是那麽下功夫,你們特别喜歡做事,特别喜歡瞎跑,盡混日子,在對待真理的事上都是稀裏糊塗,不當回事,這是你們的真實情形。

怎樣追求真理,這是神家最常交通的一個話題。多數人在道理上都明白一些,都知道一些實行法、實行路途,有些信神時間長的人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實際經歷,都經歷過一些失敗、跌倒,有過消極、軟弱,在追求真理的過程中也經歷了坎坎坷坷,在追求真理上都有一些體驗、有一定的收穫,當然也遇到很多的難題、攔阻,還有生活上或者環境上的種種實際問題。總之,在追求真理的事上,多數人無論是從形式上還是從實際問題上多多少少都有一些體會,在道理上也有一些認識。不管人在追求真理的道路上是實際地付了代價,還是只在做法上下了一些功夫,總之在人信神之後或者是走上了追求真理這條道路之後,或多或少都有一些體會。這些體會對于喜愛真理的人來説都是真實的、寶貴的收穫,那些不追求真理的人就没有什麽經歷、體驗與收穫了。總之,在追求真理這件事上,多數人都是一邊在觀望着往前走,一邊在體會着追求真理的一些感受。在多數人的思想觀點裏或者在多數人的意識裏,追求真理是一件正面事物,是一件最有意義的事,也是人生該有的追求目標,更是人該走的正確的人生道路。不管是從理論上還是從人真實的體驗與認識上,人都認為追求真理是一件好事,是最正面的事物。就是在人類中間,没有任何一樣追求、没有任何一種路途是能與追求真理這件事或追求真理這條路相比的,追求真理這條道路是唯一一條人類應該走的正確的道路。作為人類中的一員,每一個人都應該以追求真理為人生目標,以追求真理為人該走的正確道路。那到底怎樣追求真理呢?剛才你們談了一些簡單的、理論上的説法,多數人應該都是認同的,就是大家都認為這樣的追求、這樣的實行就涉及到追求真理了,具體的涉及追求真理的内容無非就是認識自己、認罪悔改,然後結合神的話找出可實行的真理原則,最終能够在日常生活中活出神的話,進入真理實際,這是多數人在怎樣追求真理這件事上共同的認識法、領受法。在追求真理這件事上,除了你們所能認識到、所能領會到的那幾條之外,我又總結出一些更具體的追求真理的實行路途、實行方法,今天咱們就怎樣追求真理這件事作更具體的交通。

怎樣追求真理,除了你們説的那幾條之外,更具體的我總結出兩條。第一條是「放下」。簡不簡單?(簡單。)既不抽象也不複雜,還容易記、容易理解,當然實行起來可能有一定的難度。你看,這一條比你們説的那些簡單多了,你們説的那些話都是成堆的理論,看上去還挺高、挺深,當然也有具體的那一面,但是比我説的這個複雜多了。第一條是「放下」,第二條是「投入」,就這兩條,一共四個字,人看了就明白,不用交通就知道怎麽實行,也容易記。第一條是什麽?(放下。)第二條呢?(投入。)你看看,簡不簡單?(簡單。)比你們説的精煉了許多,這叫什麽?這叫精闢。字少一定就精闢嗎?(不是。)精闢不精闢不重要,關鍵是所説的内容是不是重點,就是人實行起來實不實用,另外,實行之後達到的果效是什麽,能不能解决人的實際難處,能不能讓人走上追求真理的道路,能不能達到讓人從根源上解决敗壞性情,能不能達到讓人通過這麽實行來到神的面前接受神的話、接受真理,從而達到追求真理要達到的果效與目標。是不是這樣?(是。)「放下」「投入」這兩條現在你們聽完了,也知道了,那你們看看,這兩條與追求真理有什麽關係呢?與你們剛才所説的幾方面内容有没有什麽關聯、有没有衝突?這個還不太清楚,是吧?(是。)怎樣追求真理,從大的方面説具體的實行就是這兩項。這兩項其中的第一項「放下」有哪些具體的内容呢?從「放下」這個詞來看,最簡單、最直接的你們能想到的是什麽?這一條怎麽實行?有哪些具體的項目、内容?(放下自己的敗壞性情。)除了敗壞性情還有什麽?(觀念想象。)觀念想象、情感、自己的意思、自己的喜好。還有什麽?(撒但的處世哲學,錯誤的人生觀、價值觀。)(自己的存心和欲望。)總之,人能想到的要放下的東西,除了敗壞性情所涉及的種種表現以外,就是人思想觀點裏的東西,有兩大項,一方面涉及敗壞性情,一方面涉及人的思想觀點。除了這兩項以外,你們還能想到的有什麽?把你們難住了,是吧?難住的原因是什麽?你們現在能馬上想到的,就是信神以後日常生活中常接觸的、大家常説的一些話題,而一些没人提到的但正是人身上存在的問題,你們就不知道了,意識不到、想不到,也從來没把它當成問題去揣摩,這就是原因。跟你們討論討論的目的是讓你們對接下來要交通的問題過過腦、走走心,對這個問題能印象深刻一些。

接下來,咱們就交通怎樣追求真理涉及到的兩大項:第一項,放下;第二項,投入。先交通第一項——放下。放下,這不是簡單的放下情感、放下處世哲學、放下己意、放下得福的欲望等等這些籠統的説法,今天要交通的「放下」這一條實行有更具體的所指,需要人在日常生活中去省察、去實行。那放下的第一項内容是什麽呢?第一項,人在追求真理的過程中需要放下的是人的各種情緒。提到各種情緒你們會想到什麽?各種情緒有哪些呢?(血氣、任性,還有消極。)血氣是情緒嗎?(我理解的情緒就是人在盡本分的時候會隨心情做事,心情好或者心情不好的時候對待事有不一樣的態度。)這是不是我所説的各種情緒中的情緒?情緒是這麽解釋的嗎?(神,我對情緒的領會主要包括煩躁、惱火,還有人的喜怒哀樂這方面。)這個概括貼切。那剛才説的隨心情做事是不是情緒啊?(只是一種表現。)這是情緒中的一種表現。心情不好了,煩躁了,低落了,這都是情緒的一種表現,根本不是情緒的定義。那對于人在追求真理上要放下的第一件事——各種情緒,人應該怎麽理解?放下各種情緒是要放下什麽?就是放下人在各種環境、各種背景、各種人事物當中産生出來的心情、想法、情緒。這些情緒有的成為人的己意,有的雖然没成為人的己意,但是時常會影響人做事的態度。那這些情緒都有什麽呢?比如,抑鬱、仇恨、憤怒、煩躁、不安,還有壓抑、自卑、喜極而泣,這些都算是情緒裏的東西。這些是不是情緒的具體表現?(是。)這麽一説是不是知道什麽是情緒了?跟你們説的消極、血氣有關係嗎?(没有。)没有關係。你們説的那些是什麽啊?(敗壞性情。)是敗壞性情的一種表現。我剛才説的壓抑、抑鬱、自卑等等這些情緒跟敗壞性情有没有關係?(剛才神説的這些情緒還没有涉及到敗壞性情,還够不上敗壞性情,或者還没上升到敗壞性情的程度。)那這是什麽?這是正常人性的喜怒哀樂,是人在臨到一些環境的時候所産生出來的一些情緒、所流露的一些表現,有一些可能是敗壞性情導致的,有一些還上升不到、不太涉及敗壞性情,但是這些東西在人的思想裏是確確實實存在的。在這種情况下,不管人臨到什麽事或者在什麽背景之下,這些情緒自然就會在一定程度上常常影響到人的判斷、人的觀點,影響到人應該站的立場以及人應該走的道路。咱們剛才所説到的各種情緒多數都是比較負面的,有没有一樣是比較中性的,不太負面也不太正面?没有,没有一樣是比較正面的,消沉、抑鬱、仇恨、憤怒、自卑、煩躁、不安、壓抑,這些都是相對負面一點的情緒。你看這些情緒裏有没有一樣是能讓人積極地面對生活、面對人生、面對生活中所臨到的各種環境?有没有一樣是正面的?(没有。)都是比較負面的情緒。那相對好一點的情緒有哪些?思念、想念是不是?(相對中性一些。)中性一些的也行啊。還有什麽?留戀、嚮往、懷念。咱們所説的這些情緒是指什麽説的?就是常常在人内心深處、靈魂深處深藏着的一種東西,它常常會占有人的内心、占有人的思想,還會常常影響到人的心情與做事的觀點、態度。所以,這些情緒不管是在人的現實生活中,還是在人信神追求真理的事上,它都或多或少地干擾到或者影響到人每天的日常生活,影響到人盡本分的態度,當然也影響到人追求真理時的判斷與所站的立場,尤其是人這些比較消極、負面的情緒對人影響極大。在人有了記憶,開始能感受到自己種種情緒的時候,或者是從人對認知事物、認知環境、認知人有了意識開始,人的各種情緒就開始逐漸地産生,逐漸地成形。成形之後,隨着人年齡的增長,隨着人經歷的世事增多,這些情緒逐漸地在人裏面、在人内心深處越來越深刻,越來越成為一個人人性特徵的主導,就是它逐漸地主導了一個人的性格、喜怒哀樂、喜好,還有人的追求目標、人生方向,等等。所以,這些情緒對每一個人來説都是不可缺少的。為什麽這麽説呢?因為從人開始對周圍的環境有了主觀的意識之後,這些情緒就逐漸地影響着人的喜怒哀樂,影響着人對人事物的判斷、認知,也影響人的性格,當然也影響人怎樣面對、處理周遭人事物的態度與觀點,更重要的是,這些負面的情緒在影響着人做人的方式、原則,還有人的追求目標,甚至做人的底綫。我這麽説你們可能感覺不太好理解,相對抽象一些,舉個例子你們可能就會更好明白一些。比如,有的人從小長得不出衆,也不太機靈,拙嘴笨舌,所以在家庭環境、社會環境中,人都對他有一些不太好的評價。比如説,「這個孩子腦瓜笨,反應慢,嘴也笨。你看人家那孩子,嘴甜得把人哄得團團轉,這孩子可倒好,成天噘着嘴,見了人也不會説話,做錯事了也不會表白、辯解,不能哄人開心,這孩子是個笨蛋。」家長這麽説,親戚朋友這麽説,老師也這麽説,這個環境無形中給了他一定的壓力。在經歷這些周遭環境的過程中,他不知不覺形成了一種心理,什麽心理呢?就是感覺自己長得不好,不招人待見,誰看見都不喜歡,學習也不好,反應也慢,看見人總不好意思張口説話,人給了東西也不好意思説謝謝,心想,「我的嘴怎麽就不巧呢?人家嘴怎麽就那麽巧呢?我這人就是笨!」不知不覺,他就覺得自己特别窩囊,但是還不願意承認自己這麽窩囊、這麽笨,心裏常常問自己:「我真的那麽笨嗎?我真的不招人待見嗎?」父母不喜歡,兄弟姐妹也不喜歡,老師、同學也不喜歡,家人、親戚朋友還時不時地説他「個頭小,眼睛、鼻子長得也小,一看長大就没有大出息」。他照鏡子一看,眼睛是不大,確實是這樣。在這樣的環境之下,他從内心深處的抵觸、不滿、不願意、不能接受到逐步地接受、承認自身的不足、缺欠、問題,雖然能够接受這種現實了,但是内心深處却産生了一種揮之不去的情緒。這種情緒叫什麽?自卑。自卑的人不知道自己的長處到底是什麽,就是覺得自己不招人喜歡,總感覺自己笨,不會來事。總之,覺得自己什麽也不行,長得也不好,頭腦也不精明,反應又慢,在人群中也不出衆,學習成績也不好。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之後,這種自卑的心理逐漸在人心裏占了主導之後,就變成一種揮之不去的情緒,纏繞着你的心,充滿了你的頭腦。不管你長大成人之後,你走上社會之後,還是你成家立業之後,也不管你的社會身份地位是什麽,從小在成長環境中種下的這種自卑的情緒對你來説是没法被消除的。甚至信神到了教會之後,你仍然覺得自己長得一般,頭腦素質又差,拙嘴笨舌,也做不了什麽,心想,「能做點什麽就做點什麽吧,也不用追求做帶領,也不用追求高深的真理,自己就甘願做一個最小的,誰怎麽對待都行」。有敵基督、假帶領出現,你覺得自己也分辨、揭露不了,不是那塊料,只要自己不是假帶領、敵基督就好了,只要自己不打岔攪擾就好了,只要自己能站好自己的位置就行了。你從内心深處覺得自己不行,比不上别人,覺得别人可能都是蒙拯救的對象,自己頂多就是個效力者,所以對于追求真理也覺得自己够不上。不管你能聽明白多少真理,還是覺得既然神給自己預定了這樣的素質、這樣的長相,那可能神就預定自己只是做一個效力者,跟追求真理没有關係,跟做帶領没有關係,跟做任何的負責人没有關係,跟蒙拯救没有關係,自己就甘願做一個最小的。這種自卑的情緒也可能不是與生俱來的,但是從另一個層面來説,因為你的家庭環境,也因為你的成長環境,對你造成了不大不小的打擊或者是不恰當的定規,讓你産生了自卑的情緒。這個情緒影響了你正確的追求方向,影響了你正當的追求意願,也會壓制你正當的追求。你正當的追求、正當的人性該有的心志被壓制之後,那你追求正面事物、追求真理的動力就被壓制住了。這個被壓制不是周遭的環境給你帶來的,不是任何人給你帶來的,當然也不是神給你命定的,而是你内心深處一種嚴重的負面情緒導致的。是不是這樣?(是。)

自卑,表面上看是在人身上體現出來的一種情緒,事實上,根源是這個社會、這個人類以及人周圍的環境,還有人自身的客觀原因造成的。社會、人類這個就不説了,都來自于撒但,因為整個人類都卧在惡者的權下,都被撒但敗壞至深,任何一個人對下一代的教育不可能是根據真理,不可能是根據神的教導,而是根據從撒但來的東西。所以,以撒但的東西來教導下一代、教導人類所産生的後果,除了敗壞人的性情、敗壞人的實質之外,就是讓人産生一些負面的情緒。産生的負面情緒如果是一時的,那對人的一生影響還不大,但是這種負面的情緒如果是深種在人的靈魂深處、深種在人的内心深處,讓人揮之不去,忘也忘不掉,甩也甩不掉,那它勢必會影響到人方方面面的選擇,影響到人對待各種人事物的方式,影響到人在臨到大是大非的時候怎樣選擇,影響到人一生所走的道路,這是現實的人類社會對每一個人的影響。另一方面是人自身的客觀原因,就是人從小到大所接受的教育、教導,所接受的各種思想觀點、各種做人的方式,還有人的各種説法都是從撒但來的,以至于人没有能力以正確的角度、正確的立場去處理、去化解這些臨到的問題。所以,不知不覺在這些惡劣環境的影響之下,在這些惡劣的環境對人的壓迫、控制之下,人類不由得就會産生各種負面的情緒,用各種負面的情緒來對抗自己没有能力去解决的問題,没有能力去改變、去化解的問題。比如,自卑這種情緒。你的父母、老師以及你的長輩,還有你周遭的人都對你的素質、人性、人格有不切合實際的評價,最終對你構成的是打擊、迫害、壓制、束縛、捆綁,最後讓你在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情况下,不得不選擇忍氣吞聲地活着,不得不選擇忍氣吞聲地、違心地接受這種不公平、不公道的事實。當接受這一事實的時候,人最終産生的情緒不是高興的,不是滿意的,不是積極的,不是向上的,不是活着更有動力、活着更有方向,更不是朝着準確的、正確的人生目標去追求,而是産生了深深的自卑這樣的情緒。當你産生了這種情緒的時候,你感到無可奈何,臨到事需要你發表觀點的時候,想説的話、想表達的觀點在你内心深處不知想了多少遍,但你就是不敢説出口。當别人説出和你同樣觀點的時候,你只是在心裏給了自己一個印證,印證自己不比别人差,但是當下次臨到同樣環境的時候,你依然告訴自己:「不要隨便説話,不要冒進,不要讓别人笑話。我不行,我笨,我蠢,我是笨鳥,我要學會隱藏,只要聽,不要説。」從這一點上來看,從人産生了自卑的情緒到這個自卑的情緒在人内心深處深深地扎下根之後,人的自由意志、神所賦予人的正當權利是不是就已經被剥奪了?(是。)就這樣被剥奪了。那到底被誰剥奪了?這個你自己也説不清楚,是吧?誰也説不清楚。因為在整個過程當中,你既是受害者也是施害者,你是受害于别人,也是受害于自己。因為什麽呢?剛才説了,你所産生的自卑情緒有一方面是來自于自己的客觀原因,從有了自主意識開始,你所判斷事物的根據都是來源于撒但的敗壞,這些看事觀點都是這個社會、這個人類灌輸給你的,而不是神教導給你的。所以,不管你的自卑情緒是從什麽時候、在什麽背景下産生的,也不管你的自卑情緒發展到哪種程度,你都是不由自主地被這種情緒捆綁、控制着,都是用撒但灌輸給你的這些方式去對待周圍的人事物。當自卑情緒深種在你内心深處的時候,它不但在深深地影響着你,同時也在主導着你的看人看事、做人做事。那在自卑情緒的主導之下,人怎麽看待人、看待事啊?就是看别人都比自己强,看敵基督也比自己强,敵基督就是性情惡、人性不好也是自己效法的對象,也是自己學習的榜樣,還説:「你看,雖然人家性情不好,人性惡,但是人家有恩賜呀,工作能力也比我好。人家在人面前發揮自如,在那麽多人的面前説話臉不紅、心不跳,人家就有膽量啊,我就不行,我就没有這個勇氣。」這是什麽導致的?這不得不説有一方面原因是因着你的自卑情緒影響了你對人的實質的判斷,影響了你看人的角度、看人的立場。是不是這樣?(是。)那自卑情緒是怎麽影響你做人的?你説:「我這人天生就是大笨蛋,没什麽恩賜,也没什麽特長,學什麽也慢,你看人家某某,雖然有時候打岔攪擾,有時候任意妄為,但是人家起碼有恩賜、有特長,到哪兒都是先用這樣的人,我這人就不行。」臨到什麽事,你先把自己定規了,把自己封閉起來,什麽事都往後退,不積極主動,還怕擔事,「我這人天生就笨,到哪兒都没人待見,可别强出頭啊,會點什麽也别顯擺。如果有人推薦了,證明我還行,如果没人推薦就主動説自己可以擔當這項工作、可以作好這項工作那不行,這没有把握的話不能隨便説,萬一作不好怎麽辦呢?挨對付怎麽辦呢?那得多丢人啊!那不是奇耻大辱嗎?可不能做那樣的人。」你看看,是不是影響到你做人了?你這種做人的態度一定程度上就是受自卑這種情緒影響、控制而造成的,一定程度上可以説是自卑這種情緒給你帶來的後果。

在自卑這種情緒的影響之下,你看待各類人,不管是有人性的、人性一般的,還是没人性的、人性惡的,你看待的結果是什麽?没有一樣是符合真理的,没有一樣是符合神的話的,更没有一樣是符合神的要求的。同時,在這種自卑情緒的影響之下,你又選擇謹小慎微、畏畏縮縮地做人,更多的時候是被動的、消沉的,没有積極進取的心志、動力,稍微有一點積極主動的意思想擔當點工作,就認為,「自己這不是狂妄嗎?這不是强出頭嗎?這不是顯露自己嗎?這不是顯擺嗎?這是不是地位心哪?」自己也分不清楚這麽做到底是什麽性質。正當的人性需求、意願、心志、願望,還有自己能够得上的,屬于正當的,應該做到的,也要在内心深處過多少遍、思索多少遍,晚上睡不着覺的時候翻來覆去地琢磨:「我該不該擔那項工作啊?哎呀,我不行,我不敢,我這人又笨又傻,我没有人家那個恩賜,没有人家那個素質啊!」吃飯的時候也琢磨,「人家一天吃三頓飯能盡好本分,人家活得有價值,我吃三頓飯還盡不好本分,活得一點兒價值也没有,我虧欠神,虧欠弟兄姊妹啊!我吃一碗飯都不配,都不應該吃。」人太懦弱就不值錢了,什麽事也做不成。懦弱的人不管臨到什麽事,見到難處就往後退。為什麽往後退呢?有一方面原因就是自卑情緒造成的。因為自卑,不敢到人前,連自己該盡的義務、責任都盡不上,連自己能力、素質範圍内,人性閲歷範圍内能達到的都負擔不了。這個自卑的情緒影響了他人性的方方面面,也影響了他的人格,當然也影響了他的性格。在人群當中,他很少發表自己的觀點,很少聽見他表明自己的立場、看法,臨到什麽事也不敢説話,一個勁兒往後縮、往後退。人少的時候還敢坐在人群裏,人多的時候看哪兒有角落、哪兒燈光暗就往哪兒去,不敢到人前來。每當自己想積極、主動地説點話,發表一下自己的觀點、看法來證明自己的想法是對的,連這個勇氣都没有。每當自己有這些想法的時候,自卑的情緒就一股腦兒地往外冒,在控制你、在壓制你,告訴你,「别説了,你不行,别發表觀點,有什麽想法自己知道就行了。如果心裏實在有想説的話,就記在電腦裏,一個人消化就行了,可不能讓别人知道,萬一説錯了,那就太丢人了!」這個聲音在不斷地告訴你,不要這麽做、不要那麽做,不要説這些話、不要説那些話,導致你到嘴邊的話又咽回去了,在心裏想了好長時間想説的話,到説的時候就打退堂鼓了,不敢説了,不好意思説了,覺得自己不能那樣做,做了就像違規了一樣,就像犯法了一樣。一旦有一天你主動發表了自己的觀點,内心深處就感覺無比的忐忑、無比的不安。雖然這個無比的不安會逐漸地消失,但是自卑的情緒會逐漸掩蓋你想説話、想發表自己的觀點、想做正常人、想與其他人一樣這樣的想法、這樣的存心、這樣的打算。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這人就是話少、安静、性格腼腆、不愛出頭露面,人多的時候説話會害羞、會臉紅,比較内向,其實只有你自己知道你是自卑。你心裏充滿了自卑,你的自卑情緒由來已久,它不是一時的一種心情,而是在你的靈魂深處緊緊地控制着你的心思,緊緊地封鎖着你的嘴唇,所以你裏面不管有什麽純正的領受,或者對人事物的觀點、看法,你只敢在心裏想一想、念一念,却從來不敢大膽地説出來,無論大家認可也好,還是指正、批評也好,你都不敢承受這個結果,也不敢看到這個結果。因為什麽?因為你的自卑情緒在裏面告訴你,「不要這樣做,你没那兩下子,你不具備這樣的素質,不具備這樣的實際,你不應該那樣做,那樣做不是你,現在什麽也不做、什麽也不想,就活在自卑之下的你才是真正的你。你没有資格追求真理,也没有資格與别人一樣敞開心説自己想説的話,與别人交心,因為你不行,你不如他人」。這種自卑情緒在人的心裏主導着人的思想,一方面壓制着正常人該盡的義務與該有的正常人性的生活,一方面也主導着人看人看事、做人做事的方式方法、方向目標。即便人認為自己應該做誠實人,也喜歡做誠實人,但是從來也不敢用言語、用行為來表達自己做誠實人的心願,來進入做誠實人的生活。因為自卑情緒,就連做誠實人你都不敢,你都没有勇氣。一旦説了一句誠實的話,趕緊看看大家,「有没有人對我有看法啊?會不會覺得,『就你,還想做誠實人呢!想做誠實人不就是想蒙拯救嗎?不就是有得福的欲望嗎?』哎呀,我可不敢,人家誰都行,就我不行,我没那個資格,我低人一等。」從這些具體的表現、流露上來看,負面情緒的其中一條——自卑這樣的情緒一旦在人身上發揮作用,在人内心深處扎下根之後,人如果不追求真理就很難擺脱、很難衝破它的轄制,就會處處受制于它。雖然這種情緒談不上是敗壞性情,但是已經對人形成了嚴重的負面影響,它對人的人性造成了極大的迫害,對人正常人性的喜怒哀樂、正常人性的言談舉止造成的負面影響是很大的,後果是很嚴重的。從小的方面影響到了人的性格、人的愛好、人的志向,從大的方面影響到了人的人生目標、方向。就自卑情緒産生的緣由、過程與在人身上所導致的後果來看,無論從哪方面來看,自卑的情緒是不是人應該放下的?(是。)有些人説:「我這人好像不自卑,我也没受什麽轄制,從小到大也没有人刺激過我、没有人貶低過我,也没有人壓制過我,我活得特别自由釋放,那是不是就没有這種自卑的情緒啊?」是不是這樣?(不是,有時候也會有。)多多少少也會有,它不一定在你的内心深處占主導,但是在某些場合它也會臨時産生。比如,你碰到了你特别崇拜的人,碰到了比你能耐大的人、比你有特長有恩賜的人,碰到了比你强勢的人、比你霸道的人、比你惡的人,碰到了比你個頭高、長得漂亮的人,碰到有社會地位的人、有錢的人,碰到了比你學歷高、比你地位高的人,碰到了比你年齡大、比你信神年頭多的人,碰到了比你信神有經歷、有實際的人,你的自卑情緒不由得就産生了。這個情緒産生的時候,你的自由釋放就没了,你就會縮手縮脚,説話得琢磨怎麽用詞,表情也不自然了,舉止言談也受約束,就開始包裝自己了,等等這些表現也是因為自卑情緒産生的。當然,這個自卑情緒是一時的,人只要在自卑情緒産生的時候會省察、分辨,然後不受它轄制就行了。

咱們今天所説的要放下的各種情緒是在人的心靈深處深深扎根的一些東西,這些東西對你的影響不是一時的,而是有着深遠的影響,有着深刻的影響。當夜深人静你難以入睡的時候,當你一個人獨處的時候,給你帶來負面情緒并且深深扎根在你記憶裏的那些人事物就會在你的腦海裏一點一點地浮現出來。一句話、一種聲音,甚至一聲叫駡、一頓毒打、一種場面、一樣東西、一群人、一件事情的前因後果,種種使你記憶深刻的、讓你産生各種負面情緒的人事物,在你的腦海中像過電影一樣,過了一遍又一遍,最終你還是不自覺地回到藏在你靈魂深處的那個負面情緒中,那個影響你情緒、影響你人性、影響你性格、影響你人生未來的當下。當你一個人獨處的時候,當你面臨難處、面臨抉擇、面臨絶望的時候,你都會不由自主地蜷縮起來,避開一切的人,回到内心深處讓你痛苦的那個環境、那件事、那群人之中。雖然這些人事物給你帶來的是打擊、是傷害,給你種下的是種種負面的情緒,但是在你失落的時候、在你消沉的時候、在你面臨失敗的時候,甚至在你被對付修理的時候、被弟兄姊妹弃絶的時候,你都會不由自主地回到影響你一生的那種負面情緒裏,或者抑鬱、或者仇恨、或者憤怒、或者自卑的這些情緒裏。儘管這些情緒給你帶來的是種種的痛苦,或者讓你不安,或者讓你流泪,或者讓你煩躁,但你還是會不由自主地常常回到當下那個負面情緒裏。當你回到那個當下的時候,那個負面情緒又再一次加深了對你的影響。當這樣的負面情緒一而再再而三地影響着你、提醒着你、提示着你,它無形中對你聽神的話、對你明白真理原則就構成了攪擾。當這些負面情緒再次在你的内心深處升騰的時候,在你的思想裏占據主導的時候,你對真理的興趣會更加地减淡,甚至産生反感,更甚至産生抵觸情緒,你會因為自己曾經受過的任何傷害、任何不公平的待遇而更加地仇視人類、仇視社會,恨惡曾經所發生的每一件事,當然也恨惡以後所要發生的每一件事。這些情緒不斷地在你的心裏出現,它反覆地影響着你的心情、你的情形與狀態,也反覆地影響着你盡本分的心情、盡本分的態度與觀點,當然也反覆地影響着你追求真理的動力、心志。有時候你剛立下心志要追求真理,不再消沉,不再認為自己不行而打退堂鼓,但是一時的負面情緒再次涌上心頭的時候,你追求真理的動力也可能就消失殆盡,一刹那間就消失得無影無踪。當你追求真理的動力在這樣一種背景之下消失得無影無踪的時候,你就覺得追求真理没有意思,信神蒙拯救也没有任何的意義。這樣的情緒、這樣的情形的産生,讓你不願意再來到神的面前,不願意禱讀神的話,不願意聽神的話,當然更没有任何的心志、意願實行神的話,做一個追求真理的人。這就是各種負面情緒在人追求真理的道路上給人帶來的極大攔阻與影響,更準確地説,它對人造成的是攪擾與破壞,它時不時地使你剛剛建立起來的一點兒信心化為烏有,剛剛明白的一點兒做人的原則化為烏有,讓你瞬間在内心深處感覺不到神的存在、神的祝福、神的主宰與神對你的供應,同時也讓你瞬間被任何一樣負面情緒充滿。當被這些負面情緒充滿的時候,人的敗壞性情瞬間就會在人身上占主權。敗壞性情在人身上作主權,那人在瞬間就會變成另外一個人,會用另外一種面孔面對周圍的人事物,原來的愛心没有了,原來的忍耐没有了,原來受苦付代價、吃苦耐勞的那股勁頭没有了,原來少吃一頓飯、少睡一會兒也要把本分盡好的那種動力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人會仇視每一個人。仇視每一個人的主導來源是什麽?一方面是敗壞性情,另一方面是人之前所經歷的讓人産生各種負面情緒的環境與人事物。你説:「我包容别人,誰包容我了?我體諒别人,誰體諒過我啊?連我父母都不體諒我,連我的兄弟姐妹都不體諒我!别人都能犯錯,那我也能犯錯!别人挨對付修理能釋放消極,為什麽我就不能啊?别人能争權、争地位,為什麽我不能?你争我也争!别人盡本分能偷奸耍滑,我也偷奸耍滑,别人不追求真理我也不追求,别人做事不按原則我也不按原則,别人不維護神家利益,那我也不維護,我就是隨大流,有什麽不好的!」這是什麽表現?無論是從心思上還是從所流露的性情上來看,簡直是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像變了一個人似的。這是怎麽回事?根源上是人裏面發生變化了。外表看那個人也没什麽變化,日常作息没變,説話聲調没變,長相也没變,背後也没有人教唆、没有人慫恿,那怎麽突然情緒上就有這麽大波動呢?有一部分原因就是深種在人内心深處的負面情緒導致的。一個裏面常常存着仇恨、憤怒這樣負面情緒的人,他如果情形好的時候能常常來到神面前禱告、讀神的話,還能保證追求真理與盡本分一切都正常,如果稍微遇到一點不如意,或者工作上、生活上遇到一點挫折、失敗、難堪,或者個人利益、臉面受損之後,他裏面的負面情緒所産生的仇恨、憤怒就讓他變得氣急敗壞、暴跳如雷。也可能這樣的人之前經歷了一些不尋常的事,比如,曾經被人虐待,被惡人無故毆打,或者被惡人霸占財産,被惡人欺負,甚至被惡人羞辱,還有一些人在工作上被同事或者上級穿小鞋,還有一些人因為學習成績差,因為家庭條件差,因為父母是農民,是社會下層的人,而在學校遭到了同學、老師的歧視與不公平的待遇,等等。當人在社會上遭到了各種不公平的待遇之後,人權遭到了剥奪,或者自己的利益、自己的財産遭到了剥奪之後,在人内心深處自然就埋藏下了仇恨的種子,這時人自然就會帶着這種仇恨來對待這個社會、這個人類,甚至對待家人、對待親人朋友也是這樣。有仇恨埋藏在心裏的人,他的看事觀點都受仇恨的影響,他的情緒自然也帶着仇恨。

當仇恨在人内心深處扎根以後,就自然變成了一種情緒,人活在這種仇恨的情緒裏,他看待人類、看待任何事物的角度就不是正當的了,他看待任何人、任何事的觀點就會變得扭曲,變得一反常態,他對一切正常的、正當的人事物都不能正確理解,還能加以論斷、定罪,他總想找機會發泄自己的怨氣、仇恨,就希望自己有朝一日有權有勢,能够擺平這一切,讓曾經欺負過自己的人、曾經給自己帶來傷害的這些人遭到報應。但是眼下也没什麽合適的辦法,最後有些人就信神了。信神之後,他覺得,「哎呀,我信神了,這下能揚眉吐氣了,以後讓神為我做主,讓這些惡人都遭到報應,這是好事啊!」所以,他自從信神之後就把這個仇恨、憤怒深深地埋藏在心底,然後就傾其所有地在神家中花費、付代價、受苦、跑路、作工,希望有朝一日自己的付出能為自己帶來好運,能讓自己翻身,有朝一日當自己變得比較强勢不再弱勢的時候,讓那些曾經欺負過自己的人、讓自己受盡屈辱的人受到懲罰。他做這一切的目的就是為了親眼看到那些曾經給自己帶來無盡傷痛、無盡屈辱的人能够受懲罰、遭報應。他帶着這種情緒信神、付代價、花費,表面上看好像没有任何怨言、没什麽欲望要求,一心一意地在神家盡本分,受多大苦都行,其實他内心深處仇恨、憤怒的情緒始終没有解决,没有放下。一旦有人給他提點意見,揭露他的敗壞性情,他馬上就會下意識地回到仇恨、憤怒的情緒中去面對、解决這樣的問題。他認為,「你不就是看不起我嗎?不就是看我老實想欺負我嗎?欺負我的人多了,你看他們以後什麽下場!」只要誰是針對他説話,能够傷到他,哪怕是無意識的,但只要觸及到他的傷疤,都會觸動他仇恨、憤怒的情緒,讓他不自覺地回到那個仇恨一切的情緒裏。很明顯,這種觀點、這種情緒已經影響到了他看人看事的角度、態度,影響到了他做人做事的方式方法。不管是誰正當地給他提出看法、意見,他都會認為,「這是看不起我,想欺負我,不就是看我好欺負嗎?」他都會以這樣的觀點、這樣的方式去應對,然後繼續在心裏深化自己仇恨、憤怒的情緒。就是仇恨與憤怒的情緒深深扎根在他内心深處之後,他不斷地在累積這樣的情緒,也不斷地在用這樣的情緒去面對各類人事物,同時也在不斷地提示自己要仇恨所有的人,所有的人對他都不是善意的,即便他一時衝動認為這人是為他好,但是很快他就會不由自主地、下意識地告誡自己:「不要這麽看,除了神真好,人没那麽好。人都會看你笑話,都不希望你好,人都是看你老實就欺負,看你得志了就溜鬚、巴結,所以,不要相信任何人,不能用善意的眼光去看待任何人,對任何人都要用防備、猜忌的眼光去看待。」别人每説一句話,他都要分析:「他是不是衝我來的?他為什麽這麽説?他是不是想打擊我、報復我?他是不是想欺負我?」這些懷疑、仇恨、憤怒的情緒在人裏面一再地提示着人,讓人下意識地用這樣的情緒對待各類人事物、處理各類人事物,但人自己從來不知道這是一種負面情緒。這種負面的情緒在緊緊地控制着你的判斷,緊緊地捆綁着你的思想,同時也攔阻你站在正確的角度、立場看待任何的人事物。人一旦活在這些負面的情緒之下,就很難擺脱它的控制,在没放下這些負面的情緒之前,人會不自覺地活在這些負面情緒裏來看待任何的人事物,會憑着負面情緒産生的錯誤觀點來對待人事物,那他首先不免會産生偏激,産生猜忌、疑惑甚至血氣,還會仇視、攻擊。這些負面情緒在人心裏主導着人的思想觀點,也主導着人的一言一行,所以當人陷在這些負面情緒中的時候,對于追求真理的人來説,人的心裏、思想裏就産生了攔阻與影響,所以在實行真理方面就大打折扣了。因為有這些負面情緒的摻雜、攪擾、破壞,人所能實行出來的真理就很有限,當臨到環境時,人常常受心情的影響,當然最主要的就是受各種負面情緒的影響,人實行真理就費勁了,不能用正常人性的良心理智,還有神給人造的自由意志與本能,以及人該實行、該遵守的真理原則來對待身邊的人與事,來判斷身邊的人與事。

從以上所説的這些方面來看,不管怎麽説,各種負面情緒在每一個人身上都不同程度地、或多或少地占據人的心思。因為它占據了人的心思,人實行真理就産生了一定的難度,所以在人追求真理的過程中,人要不斷地放下這些導致人産生各種負面情緒的人事物。比如,剛才講的自卑這種負面情緒,無論你的自卑産生的背景是什麽,是源于誰,或者源于哪件事,總之,你應該對自己的素質、特長、才能還有自己的人性品質有一個正確的認識。自卑不對,自高也不對,都屬于負面情緒。自卑會捆綁你的手脚,會捆綁你的思想,會影響你的觀點、影響你的立場,自高同樣也有這樣的負面影響。所以,不管是自卑還是其他的負面情緒,你都應該對導致産生這種情緒的那些説法有一個正確的認識。首先應該認識那些説法是不準確的,它對你的評價、定論,無論是對你的素質、才能,還是對你的人性品質,都是不準確的。那怎麽才能達到對自己有準確的評價、認識,脱離自卑這種情緒呢?你應該根據神的話來認識自己,認識自己的人性是怎樣的,認識自己的素質、才能到底是怎樣的,自己有哪些特長。比如,你本來很喜歡唱歌,唱得也不錯,但有些人總挑剔你、貶低你,説你五音不全,唱歌跑調,你就覺得自己唱歌難聽,就不敢在人前唱歌了。因為那些世人,那些渾人、庸人對你不準確的評價、論斷,限制了你人性該有的權利,壓制住了你的才幹,導致你連首歌都不敢唱,只有在没人的時候,或者你獨自一人的時候才敢大聲唱,釋放一下。就是因為平時受壓制得太苦了,不是一個人的時候都不敢唱歌,只有在一個人的時候才敢唱歌,享受自己嘹亮歌聲的時光,那是多麽美好、多麽自由釋放的時光啊!是不是這樣?因着人對你造成的這個傷害,讓你對自己到底會什麽,自己擅長什麽、不擅長什麽都不知道、都看不清楚了。這種情况就得根據神的話正確地評價、衡量自己,對自己學會的、自己的長處應該確定下來,自己能做的就該做到,自己做不到的,自己的缺點、不足也應該反省、認識,自己到底素質怎麽樣,是好還是差,也應該有個準確的評價、認識。如果對自己的問題看不明白、認識不透,就讓身邊的明白人評價一下,不管他説的是否準確,起碼給你提供了參考,使你對自己有一個基本的判斷、定性,就能够解决自卑這種負面情緒的實質問題了,就能逐步地從自卑這種負面的情緒裏走出來。對自卑這種情緒,人如果能分辨、能覺醒,能够尋求真理,是容易解决的。

對于曾經在社會上,在各行各業裏,在不同環境裏遭受過不平等的待遇,曾經被虐待、被歧視的這些人,他們産生的仇恨、憤怒的情緒好不好解决?(好解决。)怎麽解决啊?(就是根據神的話看待這一切人事物,放下這些仇恨、憤怒的負面情緒,放下曾經傷害過自己的人事物。)放下這是一種説法,你怎麽放下啊?比如,有的女性談戀愛被對方騙了色,還搭了錢,什麽時候想起來心裏都有一股憤怒油然而生,當這股憤怒升起來的時候,拳頭就要緊攥,内心深處充滿仇恨,想到那個人的嘴臉,想到那個人所説的每一句話,想到那個人所做的傷害自己的每一件事,越想越氣,越想越怒,越想火越大,越想仇恨越大,想着想着就不想盡本分了,心情越來越差,自己告訴自己不要閑下來,要不斷地工作、不斷地與人交談,晚上睡不着覺的時候也要靠安眠藥來入睡,不敢一個人獨處,也不敢讓自己心裏閑下來。一旦獨處的時候,一旦閑下來的時候,這個仇恨便油然而生,就想報復,就想讓曾經傷害過自己的那個人死,死得越難看越好。如果有一天真能聽到他慘死的消息,自己的仇恨、自己憤怒的情緒才能放下。那你想一想,如果他真死了,遭到報應、受到懲罰了,曾經讓你産生仇恨、憤怒的那件事情,深種在你内心深處的那個回憶就能抹去嗎?你對那件事情的仇恨真能放下嗎?真能消失嗎?(不能。)所以,讓曾經傷害過你的人消失、受懲罰,或者死得很難看,或者遭到報應,或者讓他們有不好的下場,這是不是解决仇恨、憤怒的辦法?是不是放下仇恨與憤怒的辦法?(不是。)所以,有人説「當你發現自己有仇恨、憤怒這種情緒的時候,你放下就好了」,這是不是實行的路?(不是。)那説「放下就好了」這是什麽啊?(一句道理。)對了,這是道理,這不是實行的路。我剛才告訴了你們怎麽解决自卑的情緒,這是放下自卑的一種方法。那你們是不是有實行的路了?(是。)那怎麽放下仇恨、憤怒呢?不想它,這是不是實行的路?(不是。)有的人説從記憶中把它抹掉,這是不是解决問題的辦法啊?是不是就放下了?(不是,放不下。)摇摇頭、閉着眼睛什麽都不想,或者讓自己忙碌起來,這都不是解决問題的辦法,都不是放下這種負面情緒的準確的實行的路。那具體的實行路到底是什麽呢?怎麽才能放下呢?怎麽才能把這事解决了呢?你們有没有好辦法?要放下這些情緒,得面對它,不要躲避,不要迴避。你不是害怕一個人獨處嗎?不是害怕回想起這件事嗎?不是害怕有人觸到你的傷痛嗎?那你就面對它,把這些曾經給你帶來傷痛,讓你産生仇恨、憤怒的人事物,讓你印象深刻的、你能記得起來的那些人都寫下來,根據神的話逐一地分辨他們的人性,認識他們的性情,解剖、揭露、認識他們的實質,看看這些人到底是什麽東西,最後的結論、唯一的結論就是這些人都是惡人,都是魔鬼,不是人!不管他們用怎樣的方式傷害你,不管用怎樣的方式坑害你,給你造成傷害,他們的實質都是魔鬼,不是人,他們絶對不是神揀選的對象。這些人没有能來到神家的,而你是神揀選的,現在能在神家聽道,在神家中盡本分,你能來到神的面前,這是神高抬你、恩待你,而他們,在神眼中神從來就没把他們當成人來看待。所以,當你信神以後就應該遠離他們。如果你還想與他們相處,你肯定鬥不過他們,你還會受他們欺壓、整治,被他們歧視、侮辱,被他們傷害,甚至被他們糟蹋,他們所做的代表的是魔鬼,代表的是撒但。如果你喜歡與他們相處、與他們鬥,那你也不是人,你跟他們是同類,你也會做同樣的事。因為魔鬼不但坑害人,魔鬼與魔鬼之間也互相殘害,魔鬼就是這個本性。從神揀選你這件事情上來看,你屬于神所造的人類,那魔鬼怎麽能不欺負你呢?它怎麽能不苦害、不坑害你呢?它誰都害,魔鬼之間都互相殘害,它對人那更是不手軟、不放過啊!這就代表了這個世界、這個人類就是屬魔鬼的,處處都充滿了撒但的行徑。你想做好人那是難上加難,你就是想做一個普通的人,不想被人欺負,都難上加難,想躲都躲不掉,這個世界就是這樣。從人懂事開始上學,然後再走入社會開始工作,一直到閉上雙眼,哪一個人這一生没被人欺負過,没被人欺騙過、迫害過?這樣的人絶對没有。不管你多有本事、多有能耐,總有更厲害的人欺負你。但不同的是,人都有不同的生存哲學,有的人就采取忍、采取逆來順受,有些人就不同,在經歷了許多坑蒙拐騙,被欺負得承受不了、受傷害太過嚴重的時候,就産生了仇恨與憤怒這樣的情緒,仇恨這個人類,仇恨這個社會。當你把傷害你的那些人的實質、本性看清楚了,看透他們的實質就是魔鬼,這個仇恨與憤怒就會從人身上轉移到魔鬼的身上,你這個仇恨的程度是不是就减輕了?(是。)這個仇恨的程度就减輕一部分。减輕一部分的好處是什麽?就是你再臨到這類事不會再次情緒化,不會用血氣的方式去看待這件事,而是會正確對待,會用神的話、用真理來分辨、來對待,站在人性良心理智的角度上去看待再次給你帶來傷害的人,你會用神教導你的方式,用神告訴你的方式、原則去對待對方。當你用神告訴你的方式去對待對方的時候,你不會再次産生仇恨與憤怒,而是更加深刻地、更進一步地認識了人類的敗壞,認識了魔鬼的嘴臉,證實、印證了神的話是真理。當你用神的話,用神告訴你的方式、教導你的方式去看待這類事的時候,這件事不但没對你造成再一次的傷害,不但没讓你的仇恨與憤怒加深,反而讓你内心深處的仇恨與憤怒逐步地减輕,而你的身量通過經歷一件一件這樣的事情也逐漸長大,性情也有了變化。

對于到底怎麽放下以往的那些仇恨與憤怒,一方面是看透這些所謂的非人類,他們的本性實質是魔鬼撒但,他們的實質就是苦害人的,他們與魔鬼撒但、大紅龍的實質是同出一轍,是一個源頭,他們坑害你,給你帶來任何的傷害,與撒但敗壞人類是一樣的。認識到這一點,你仇恨與憤怒的情緒是不是就放下一些了?(是。)有些人説:「認識到這些也不行啊,有時候想起來還是難過啊!」難過怎麽辦?還能一點兒不難過啊?留下傷疤總會有印記,留點印記未見得不是好事。正是社會上這些不公平的現象,這些能够讓你産生仇恨與憤怒的人事物,讓你感覺到了這個社會的不公平,感覺到了這個人類的險惡、凶惡與邪惡,也讓你感覺到了人世間的不平與凄凉,從而讓你産生了嚮往光明這樣的意願,産生了盼望救世主來拯救你脱離這一切苦難的一種意願。那這個意願是不是有背景的?(是。)這個意願來得容易嗎?(不容易。)如果你在這個人類中間、在這個社會上没有受過任何的傷害,你心裏會感覺還是好人多。如果你出門摔一跤就有人扶你一把,有時買東西錢不够,旁邊的人就會幫你墊上,有時你的錢包丢了,有人撿到會歸還給你,你就會認為還是好人多。在這樣一種心境之下,在你對社會有這樣認識的背景之下,你對神拯救人類的意義、神作拯救工作的必要性有多少認識呢?你需要救世主拯救你脱離苦海的意願有多大呢?不大,是吧,它只是一種願望,只是一種幻想。越是在人世間經歷坎坷多的、痛苦多的,遭遇各種不公平待遇多的人,换句話説,越是在這個社會背景之下、在人群中生活久了,對這個人類社會産生了深深的仇恨與憤怒的人,就越希望神趕緊結束這個邪惡的時代,趕緊毁滅這個邪惡的人類,趕緊拯救自己脱離苦海,讓惡人遭到報應,讓好人受到保護,是不是這樣?(是。)説到這兒,你琢磨琢磨,「哎,我還得感謝那些魔鬼呢,感謝他們給我帶來的不公平待遇與對我的歧視、侮辱、欺壓,是他們的惡行與給我帶來的傷痛迫使我來到神面前了,讓我不再留戀這個世界,不再留戀這個人群中的生活,讓我甘心來到神家,甘心來到神面前,甘願為神花費,獻出自己的一生,活出有意義的人生,不與他們同流合污了。不然的話,我還與他們一樣追求世界潮流,追求名利、追求好的生活、追求肉體享受、追求美好的未來。現在我信神了,我就不用再走那些彎路了。我不再仇視他們了,我看清他們的本來面目了,他們那些人就是效力的,就是神作工的襯托物,如果没有他們,我還看不透這個世界、這個人類的實質到底是什麽,還覺得這個世界、這個人類越來越美好。經歷了這些痛苦之後,我不再把自己的心願、希望寄托在這個世界中,或者是任何的偉人手中,而是希望神的國降臨,希望神的公平公義掌權。」這麽揣摩揣摩,你仇恨、憤怒的情緒是不是逐步得到舒緩了?(是。)得到舒緩了。那你心裏看待人事物的角度、觀點是不是在發生變化呀?這是不是就意味着你以後要走的道路、你的選擇、你的目標在逐步地發生變化,你在逐步地朝着正確的目標、方向去追求呢?(是。)想到之前發生在自己身上的這些令自己心碎、令自己仇恨這個世界的事情,看清它的意義與實質之後,你心裏對神滿了感激。當你滿了感激的時候,你是不是陶醉其中啊?是不是就得琢磨,「那些不信神的外邦人,他們依然在遭受着撒但魔王的迷惑、殘害、吞吃,真可憐啊!我要是不信神,不來到神面前,我也跟他們一樣,都在追求世界,為名利地位一直奔波,受多少苦都不知道回頭,還陷在罪中不能自拔,多可憐哪!現在,我信神以後明白真理了,把這事看清楚了,人該走的是追求真理的路,這是最有價值、最有意義的。神既然這麽恩待我,不讓我再受那些痛苦,那接下來我就立定心志跟隨神走到底,聽神的話,按神的話活着,不再像之前那樣活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你看看,好的意願産生了吧?正確的目標、人生方向是不是逐步地在人的思想意識裏成形了?這是不是能走上人生正道啊?(是。)那産生了這些正面情緒、正面意願的時候,那些負面的情緒還用再去想它嗎?一段時間或者是分幾次想透了,這些事不再攪擾你的心思、不再左右你所走的道路的時候,不知不覺這些仇恨、憤怒的情緒你就放下了,它不再占據你的心了,接下來就是逐步地解决敗壞性情的問題了。那一涉及解决敗壞性情,是不是就涉及追求真理了?(是。)這不就走上人生正道了嗎?走上正道不難,得先放下這些對世界、對人性、對人類種種不符合事實的看法。這些不符合事實的看法怎麽能看透?怎麽能解决?這些不符合事實的看法藏在你内心的情緒裏,這些情緒主導你人性的判斷、思維方式,主導你的性格、舉止言談,當然也主導你的良心與理智,更重要的,它會主導、影響你人生的目標與所走的道路。所以,放下各種負面的情緒,放下各種控制你的情緒,這是追求真理該實行的第一步,先解决各種負面情緒的問題,發現一個解决一個,不留後患。當這些問題解决的時候,你就不再戴着枷鎖、帶着負面情緒去追求真理了,就能在流露敗壞性情的時候尋求真理解决了。這容不容易做到?其實也不是那麽容易的。

在我交通、解剖這些負面情緒的過程中,你們有没有跟自己對號啊?有的人説:「我的歲數還小,人生閲歷尚淺,也没經過什麽挫折、失敗,没受過什麽創傷,我是不是没有什麽負面情緒啊?」是人就有,人都會臨到許多難處,都容易産生負面情緒。比如,這個時代因為社會邪惡潮流的背景,很多孩子在單親家庭中長大,有的没有母愛伴隨,有的没有父愛伴隨。没有母愛或者父愛伴隨,對于任何一個人來説,這也算是一種缺失。不管你在什麽年齡段失去了父愛或者母愛,站在正常人性這個角度上來説,對你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影響,有的人會變得自閉,有的人會變得自卑,有的人會變得煩躁,有的人會變得不安,没有安全感,有的人會變得歧視异性、躲避异性。總之,在這種特殊環境之下長大的人,正常人性裏多多少少會有一些不正常,用現代的語言説,就是有一些扭曲。比如,女孩如果没有父愛的陪伴,她們對男性就相對陌生一些,從小就要學會自己料理自己的吃穿住行,甚至從小就要與母親一樣擔負起家庭的經濟來源與各種事務的重擔,不自覺地很早就學會操心、管事,或者保護自己、保護母親、保護家庭,自保意識特别强,同時也特别的自卑。不知不覺,在這種特殊的環境下長大之後,她内心深處總會下意識地覺得自己似乎是有缺陷的部分,有這樣的一種情緒,不管這種情緒是否曾經嚴重地影響過她的判斷、她的選擇。總之,人在成年之後,一些能主導人思想的負面情緒的産生都是由來已久的,也都是有緣由的。比如,有些男孩在單親家庭中長大,他們如果没有父親只有母親,他們很小的時候就學會與母親一起承擔家務,性格變得相對母性一些,喜歡照顧女孩子,喜歡同情女孩子,喜歡包容女孩子,也喜歡袒護女性,對男性就相對有一些成見,甚至有些人在内心深處對男性有一種隱隱約約的不喜歡,反感、歧視,認為男性都是不負責任的、都是没有擔當的,男性都是不務正業的。當然,這些人中有些人比較正常,但是不可避免的,有一部分人對男性或女性有一些特殊的、不切合實際或者不太恰當的想法,這些都是人性的一些缺陷、毛病。如果有人發現了你這方面問題給你指出來,或者你自己省察發現了、認識到了你有這方面嚴重的負面情緒,已經影響到了你看人看事、做人做事的選擇與實行,那你就應該反省、認識自己,根據神的話分辨、解决這種負面情緒,争取擺脱這種負面情緒對你的捆綁、控制與影響,争取達到人性的喜怒哀樂、人性的思維、人性的判斷、人性的良心理智都能不扭曲、不偏激、不極端,還有什麽?争取達到這幾個「不」之後,能够在正常人性的良心理智,還有神賜給人的正常人性的本能、正常人性的自由意志裏正常地生活,就是你争取讓自己的思想、本能、自由意志、判斷能力、良心理智都是在神所要求的正常人性範圍裏。所以,但凡有哪種負面情緒控制着你,你那方面的正常人性就有問題。明白了吧?(明白了。)

人追求真理都是在正常人性的良心、理智、本能、自由意志都正常,有正常的喜怒哀樂這個範圍的基礎上達到的。你看,在神所給人的正常人性範圍裏,這裏面没有極端、没有偏激、没有扭曲,没有人格分裂、變態。偏激有哪些表現?總覺得自己什麽也不行、什麽也不是,這是不是偏激啊?是不是不切合實際呀?(是。)一味地高看男人,認為男人就是好,男人就是比女人有能耐,女人就是窩囊,女人就是不行,女人的能力就是比男人差,整體上就是不如男人,這是不是偏激啊?(是。)極端有哪些表現?就是總要衝破自己本能能達到的,總要挑戰極限。有的人看見别人晚上睡五個小時就能正常工作一天,他非要睡四個小時,看看自己能撑幾天,有的人看見别人一天吃兩頓飯精力就特别旺盛,能支撑一天的工作,他非要一天吃一頓飯,這不是殘害肉體嗎?你總逞强幹什麽?你跟肉體較什麽勁啊?有些人五十來歲牙齒鬆了,啃骨頭也啃不動了,咬甘蔗也咬不動了,他説,「不怕,掉一兩顆牙算什麽,我就啃!這難處得克服,不克服那就是没志氣,是窩囊廢!」這是不是極端啊?(是。)自己達不到的非要達到,自己人性本能够不上的,自己的才能、智慧、身量,還有所學的知識,加上年齡、性别都够不上,够不上也非得够。還有的女性逞强,説「男人能做的我們女人一樣能做,男人搞建築我們也能搞,男人開飛機我們也能開,男人打拳擊我們也能打,男人扛麻袋能扛二百斤,我們也能扛」,結果壓得吐血了。還逞不逞能了?這是不是極端?這是不是偏激啊?這些表現都是極端、偏激。謬妄的人往往就會這麽思考問題、這麽看待人事物,也這麽對待問題、解决問題。所以,要解决人這些偏激的表現,首先對那些極端的東西必須得除掉、放下。這些極端的東西最嚴重的就是人内心深處各種極端的情緒,它往往會讓人在一定的環境之下産生極端的想法、極端的做法,從而導致人走彎路。這些極端的情緒不是只讓人看着愚昧、無知、愚蠢,而是讓人走彎路,受虧損。神要的是一個正常的人來追求真理,而不是一個謬妄、偏激、極端的人來追求真理。因為什麽?極端的人、謬妄的人不可能有正確的領受,更不能純正地領受真理;極端、偏謬的人也會用極端的方式領受真理、對待真理、實行真理,這是很危險的事,也是很麻煩的事。一方面,對人來説是極大的虧損;另一方面,這是嚴重的羞辱神。神不需要你挑戰極限,不需要你用極端、激進的方式去實行真理,而是讓你在人性各方面都正常的情况下,在你能領受到的、能做到的人性範圍裏實行神的話、實行真理,滿足神的要求即可。最終的目的就是為了變化你的敗壞性情,讓你的各種思想觀點逐漸地得到矯正、得到改變,讓你對人的敗壞性情認識得越來越深、對神的認識越來越加深,從而對神的順服越來越具體、實際,這樣就達到蒙拯救了。

交通放下各種負面情緒,這是不是有意義啊?(是。)目的是為了什麽?讓人對不管是很久以前産生的各種負面情緒,還是在當下、眼前産生的各種負面情緒,都能够正確對待,能够用對的方式去化解它、去解决它,從這些不對的、負面的情緒裏走出來,逐步地達到無論臨到什麽事都不再陷在這些負面的情緒裏。當再次産生各種負面情緒的時候,自己能有意識、有分辨,能認識到它對你的危害是什麽,當然,同時也要逐步地放下這些負面情緒。當這些情緒産生的時候,你能够有克制、有智慧,放下也好,或者是尋求真理去解决、處理也好,總之,不要影響到你用正確的方式、正確的態度、正確的立場看人看事、做人做事。這樣,你在追求真理的路途上障礙就會越來越少,攔阻會越來越少,你會逐步地在神所要求的正常人性的範圍裏,没有任何干擾地或者是干擾越來越少地來追求真理,解决在各種環境之下自己流露的敗壞性情。那解决各種負面情緒是不是有路途了?首先,在自己的敗壞流露上省察自己,看看自己裏面有没有這些負面的情緒在影響自己,自己有没有帶着這些負面的情緒在看人看事、做人做事;另外,在自己内心深處記憶深刻的事上省察省察,看看發生在自己身上的這些事有没有給自己留下任何的傷疤、烙印,這些事是不是在時時地左右着你看人看事、做人做事的正確方法與方式。這樣,以往臨到傷害産生的各種負面情緒被挖掘出來之後,那接下來該做的就是根據真理逐一地解剖、分辨、解决。比如,有些人曾經數次被提拔做帶領,但是又數次被撤换、被調整本分,對他來説,一種很負面的情緒就産生了。他在這數次被提拔又數次被撤换、被調整的過程中絲毫没有認識到是因為什麽,所以也絲毫没有認識到自己的缺少、不足,自己的敗壞,還有自己所犯下的過犯的根源到底是什麽,這些問題始終没有解决,那在他内心深處就留下了一種印象,「神家用人也是這樣,用你的時候就把你提起來,不用的時候就把你一脚踢開」。人有這樣的情緒,在社會上可能有地方發泄,但是在神家你認為没處發泄,没有發泄的方式,也没有發泄的環境,所以只能自己消化,這個消化不是説真正的放下了,而是把它埋藏在心底。或者有的人想到有朝一日自己盡好本分了,如果弟兄姊妹看見了再次選舉自己做帶領。或者有的人就想這樣安安静静地盡本分,不想再做什麽帶領,還説:「不管誰提拔我也不做帶領了,我丢不起那個人,也受不起那種痛苦。誰做帶領都跟我没有關係,誰被撤换也跟我没有關係,我再也不做帶領,那我就再也不用經受被撤换這樣的打擊、傷害了。我把自己這一攤工作作好,盡到責任就行了,至于以後什麽歸宿、什麽結局交在神手中,那是神的事。」這是一種什麽情緒?要説自卑不太準確,要説消沉我看倒挺貼切,消沉、抑鬱、自閉、壓抑。他覺得,「神家是能够伸張正義的地方,但是我屢次被提拔,屢次被撤换,心裏一肚子委屈没處説理去,順服吧!這是神家,還能上哪兒説理去?自己已經習慣這樣的生活了,在世界上就没人瞧得起,在神家也是這樣,至于以後怎麽樣也不想了」,整天鬱鬱寡歡,對什麽事也提不起興趣,做什麽事都是應付着,能做就做點兒,不能做就不做,也不學習,也不下功夫,也不花心思,不願意付代價,結果没堅持多久就没勁了,當初那顆火熱的心變凉了,覺得什麽事都跟自己無關了,以前那個自己已經死了。這是不是抑鬱啊?(是。)别人問他:「被撤换了你是怎麽想的?」他説:「嗐,咱素質差啊,還能咋想?自己也認識不透。」「如果再次選你做帶領,還想不想做了?」「唉,想那幹什麽啊,那都不實際!我素質差啊,不能滿足神的心意。」説他是自暴自弃破罐子破摔吧,也不太切合實際,就是總有一種鬱鬱寡歡的情緒,消沉、自閉、抑鬱,不願意跟任何人説心裏話,不願意敞開自己,也不願意解决自己的問題、難處,解决自己的敗壞情形、敗壞性情,就這麽强撑着。這是一種什麽情緒?(消沉。)他還抱着一種觀點:「神讓我做什麽我就做什麽,教會安排我作什麽工作我好好去作,完不成也不怨我,誰讓我素質差呢!」其實,他這個人信神也是真心的,也是有心志的,到什麽時候也不離開神,到什麽時候也不放弃盡本分,到什麽時候也跟隨神,但就是不注重生命進入,也不注重反省自己、解决自己的敗壞性情。這是什麽問題?這樣信神能得着真理嗎?這是不是很麻煩?(是。)要從他嘴裏説不信神絶對不可能,打死他都不可能,但就是因為一些特殊的事情,經過一些特殊的環境、特殊的場合,有一些特殊的人對他説了一些特殊的話,就把他打傻了、打蔫了,就再也站不起來了,心裏提不起勁了,這是不是有負面情緒了?(是。)有負面情緒就證明有問題,有問題就應該解决。應該解决的問題都有辦法、都有途徑解决,不是没有辦法,就看你能不能正視這個問題,就看你想不想解决,你如果想解决,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難題。你來到神面前,在神的話裏尋求真理,就能解决你一切的難處。但是,你的自暴自弃、消沉、抑鬱、壓抑,不但不能幫助你解决你的問題,反而會使你的問題越來越嚴重,會使你的問題愈演愈烈。你們相不相信?(相信。)所以,不管你現在抱有什麽樣的情緒,不管你現在陷在什麽樣的情緒裏,我希望你從這些不對的情緒裏走出來。不管你有任何的理由、有任何的説辭,你只要陷在一種不正常的情緒裏面,那你就是陷在一種極端的情緒裏了。當你陷在這種極端的情緒裏時,這種情緒勢必會左右你的追求,左右你的心志、意願,當然也左右你追求人生的目標,這後果是很嚴重的。

最後,我要告訴你們的是:不要因為一種小小的情緒或者一個簡單的、不值得一提的情緒纏繞你一生,影響你的蒙拯救,斷送你蒙拯救的希望。明白了吧?(明白了。)你那種情緒不但不是正面的,更準確地説,那是與神對抗、與真理對抗的東西。在你那兒看,它是正常人性裏的一種情緒,在神看,它不是簡單的情緒問題,而是人與神對抗的一種方式,是人采取一種負面情緒的方式在與神、與神的話、與真理對抗。所以,我希望你在想追求真理的前提之下,先好好省察自己到底有没有持守這些負面的情緒在頑固地、愚蠢地與神對抗、與神較量。如果省察到了,如果意識到了,如果已經清楚地知道了,那麻煩你先放下這些情緒,不要寶貝它,也不要持守它,因為它會斷送你,斷送你的歸宿,斷送你追求真理達到蒙拯救的機會與希望。今天就交通到這兒吧。

二〇二二年九月二十四日

上一篇: 為什麽要追求真理

下一篇: 怎樣追求真理(二)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談談教會生活與現實生活

人都覺得只有在教會生活中人才能變化,如果不在教會生活中就不能變化,好像在現實生活中就不能變化,你們能認識到這是什麽問題嗎?以前談到的把神帶入現實生活當中,這是信神之人進入神話實際的途徑。其實,教會生活只是一種有限的成全人的方式,成全人主要的環境還是現實生活,就是我所説的實際演習、…

你到底是忠于誰的人呢?

現在你們所過的每一天都很關鍵,對你們的歸宿與你們的命運都很重要,所以你們都要珍惜你們現在所擁有的一切,珍惜現在所度過的每一分鐘,争取一切時間來使自己有最大的收穫,以便不枉活此生。或許你們都感覺莫明其妙,我為什麽要説這樣的話,坦誠地説,對于你們每個人的行為我并不滿意,因為我在你們身…

神的作工像人想象得那麽簡單嗎?

作為每一個相信神的人都應明白,今天能够接受神在末世作的工作,接受神在你身上作的所有計劃中的工作,你實在是蒙了神極大的高抬和拯救。神將全宇的工作的重點全部作在這班人身上,將他全部的心血代價都獻給了你們,他將全宇的靈的工作全都收回給了你們,所以説,你們是幸運者。而且神將他的榮耀從以色…

第四十二篇

新的工作一開始,所有的人就有了新的進入,與我携手并進,一同行走在國度的大道上,我與人親密無間,為了表示我的心情,為了表示我對人的態度,所以我一直在向人説話,不過有一部分話或許傷着了人,或許有的話對人的幫助不小,所以我勸人還是多聽聽我口之言。雖然話語不怎麽文雅,但都是我的肺腑之言,…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