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陳艷玲在押期間被警察故意延誤治療導致死亡案例

2018年07月22日

陳艷玲,女,1972年生,家住吉林省松原市乾安縣嚴字鄉,1997年信主耶穌,2000年加入全能神教會

2003年五月中旬的一天,松原市乾安縣政保科獲悉陳艷玲信全能神後,立即出動六七名警察闖入陳艷玲家中,強行將陳艷玲帶走,關進乾安縣看守所。關押期間陳艷玲被提審一次,警察威逼她簽字否認神,陳艷玲不簽。

據與陳艷玲被關押在同一號房的基督徒劉芳講述:陳艷玲被抓時身體健康,唯獨擔心家裡兩個年幼的孩子(當時女兒12歲,兒子10歲)沒人照顧,每夜傷心得放聲痛哭。

6月19日一早,陳艷玲對劉芳說自己頭很痛,噁心想吐,說著就不住地嘔吐,滿臉通紅。同一監室的人向看守所管教求助,管教只給了一片止疼藥,沒有找醫生給陳艷玲看病對症下藥,因此陳艷玲的病情絲毫得不到緩解,一上午就吐了三四次,吐出的東西都是水。到了下午5點,陳艷玲的病情越來越嚴重,不僅嘔吐還伴抽搐,最後陳艷玲腹中連口水都沒得吐了,僅剩頻繁抽搐。開始的時候掐陳艷玲的人中她就能醒過來,後來她發病的時間間隔越來越短,不到10分鐘就發作一次,還處於昏迷狀態,不省人事,同一監室的人掐她人中也無濟於事。這一天白天,不管犯人怎麼喊管教,管教就是不來看望。

當天晚上7點,同監室的人見情況不妙,接連呼喊管教七八次,看守所李姓副所長、三名男管教及一名女醫才姍姍而來。女醫給陳艷玲量了體溫,見溫度不高,給陳艷玲打了一針不明藥物就準備走了。管教張波還踢了陳艷玲兩腳,說她裝病,緊接著幾人轉身就走。正在這時陳艷玲又抽搐起來,一管教竟拿著打完針的針頭往陳艷玲的腳跟處狠狠扎了兩下,陳艷玲的腳激靈地動了一下,緊接著又抽搐了,李姓副所長掐了她的人中,見她不抽搐了,一行人甩袖離去。之後陳艷玲還是一個勁兒抽搐,掐完人中醒來一兩分鐘又抽搐。同監室的人都為陳艷玲的病著急、哭泣,但不管怎麼呼求,管教也不來了。

這一天同監室的人喊了管教至少20次,但看守所始終沒有把陳艷玲送往醫院治療。

到了晚上9點,陳艷玲一直處在昏迷狀態,看守所所長王輝才將陳艷玲送往乾安縣縣醫院。

第二天,一名女管教將陳艷玲所在號房的每個犯人都單獨調出來警告:「明天要是有人來問你們,給沒給陳艷玲打針吃藥,你們都要說給她打針吃藥了。」過後劉芳沒有聽從管教的話,如實跟記錄的警察交代了陳艷玲病情惡化的過程,還因此遭到管教的訓話。

據知情人透露,陳艷玲被送去醫院後,公安局通知陳艷玲家人去醫院。當家人趕到時,看到陳艷玲躺在病床上,臉部浮腫青紫、呼吸困難,奄奄一息,說不出話來。

送到醫院後,公安局因不願多花錢,僅給陳艷玲治療了兩天,到第三天就給停藥了。陳家人得知後要求給陳艷玲轉院繼續治療,沒有得到同意。

6月24日晚上,陳艷玲長辭人世,年僅32歲。

陳艷玲死後,警察謊稱陳艷玲患先天性腦血管病導致死亡,而陳艷玲身體健康,並沒有先天性腦血管病。顯然,陳艷玲是因擔心家中幼子無人照料而突發腦出血,而中共警方遲遲不給予其救治,耽誤病情導致她死亡,中共警方難辭其咎。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基督徒余福廷被中共政府勞教致死案例

余福廷,男,重慶市長壽區龍河鎮人,2005年加入全能神教會。 2009年9月10日上午,余福廷到一基督徒劉某家聚會。上午11點多,合興派出所所長張彪、長壽區渡舟鎮派出所警察等四人協七名村幹部衝進劉某家。隨意搜家後,警察非法抓捕了余福廷和劉某,帶到長壽區渡舟鎮派出所。 下午4點,一…

患病基督徒崔玉華遭警察抓捕虐待 延誤治療致病情惡化而亡

崔玉華,女,生于1971年,家住山東省淄博市博山區域城鎮蔭柳村,2010年加入全能神教會。2018年11月,崔玉華因信神在中共實施的一次統一抓捕行動中被抓捕、拘留。羈押期間,身患乳腺疾病的她遭到虐待,因延誤治療,導致她病情惡化為乳腺癌晚期,于2020年5月21日病逝,年僅49歲。…

基督徒劉保一因信全能神被勞教一年 超負荷勞役致其患冠心病死亡

劉保一,男,生於1944年4月19日,河南省商丘市人,1986年信主耶穌,1998年8月加入全能神教會。1999年,劉保一因信神被警察抓捕,後被處以勞教一年,期間遭到慘無人道的折磨,精神長期處於緊張狀態,導致患上嚴重的心臟病。出獄後他又長期遭受警察的騷擾,於2012年突發心梗死亡…

基督徒張文榮不堪中共長期監視 騷擾患病身亡

張文榮,女,1987年出生,黑龍江省鶴崗市興山區興發社區人,2012年加入全能神教會。2018年12月,張文榮和丈夫因信神被警察强行抓捕,夫婦二人獲釋後,警察仍對他們長期監視,張文榮的丈夫為躲避警察抓捕被迫離家逃亡。此後,警察不斷上門及電話騷擾張文榮,逼其説出丈夫及公婆去向,張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