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在肉身顯現

目錄

內 容 簡 介

一九九一年二月十一日,神在教會中發表了第一篇話語,這篇說話對每一個當初在聖靈流中的人都起到了不同尋常的作用。在這篇說話中提到了「神的居所已經出現」,提到了「宇宙之首,末後的基督,就是發光的太陽」,這些話語都意味深長,將所有的人都帶入了新的境界。看了這篇說話的人都預感到神要作新的工作、大的工作。就是這樣一篇語言優美、流暢、篇幅簡短的說話將所有的人帶入了神新的作工中,帶入了新的時代,也為神此次道成肉身的工作奠定了基礎,拉開了帷幕。可以說,神此次發表的這一篇言語是跨越時代的一篇說話,是繼恩典時代以來神首次向人類公開發聲說話,也是神隱祕了兩千年之後第一次的發聲,更是神要開展國度時代工作的一個小引、一個重要的開端。

神首次的發聲說話是站在第三者的角度上、以讚美的方式出現,加上優美通俗的語言、簡單易懂的生命供應,將當初只知道享受神恩典又急切盼望主耶穌再來的這一小撮人悄悄地帶入了神經營計劃的另一步作工中。在這樣的背景之下,人都不知道更不敢想像神到底要作什麼樣的工作,以後的道路究竟如何。此後神又接連不斷地發表了更多篇幅的說話,把人一步步帶入新的時代中,使人驚嘆不已的是:神的每一篇說話都有不同的內涵,更有不同的讚美與表達方式。這些說話口氣相同但內容不同的說話之中都飽含了神對人的擔憂與顧念之情,而且幾乎每篇說話中都有不同內容的生命供應與神對人的提醒、勸勉與安慰之語。在這些說話中頻頻提到「獨一真神已道成肉身,宇宙之首掌管萬有」,「得勝的君王已坐在榮耀的寶座上」,「萬有都在他的手中」等等類似這樣的話語。在這些話語中透露了一個信息,也可以說是為人類傳遞了一個信息:神已來到了人間,神要作更大的工作,神的國度已降在了一班人中間,神已得著了榮耀打敗了眾仇敵。神的每一篇話語都牽動著每一個人的心,人都急切地等待著神更新更多的說話發表出來,因為神的每次說話都震撼人的心靈,更掌管支撐著人的一舉一動與人的喜怒哀樂,人開始「依賴」更仰慕神的說話……就這樣,不知不覺中,好多人幾乎忘記了聖經,更無暇搭理那些老舊的講道與屬靈人的書籍,因為在以往的書籍中人都找不到神說這些話的依據,更無處查考神此次說話發聲的目的,更何況人都不得不承認這些說話是亙古以來未曾聽到也未曾看到的神的聲音,是任何一個信神之人所不能及的,是高於歷代以來任何屬靈人或神以往的發聲說話。在每一篇說話的帶動之下,人都不自覺地活在聖靈作工的氣氛之中,活在了新時代的最前列。在神話語的帶動之下,人都充滿盼望,嘗到了神話語親自帶領的甜頭,相信這一段短暫的時間是每一個人都回味無窮又難以忘懷的,但其實人在這一段時間所享受的僅僅是聖靈作工的一種氣氛,或者可以說成是一種糖衣片表皮的甘甜。因為在這之後,仍舊是在神的說話帶領之下,仍舊是在聖靈作工的氣氛之下,人卻不知不覺地又被帶入了神話語的另一個階段之中,那就是神在國度時代說話作工的第一個步驟——效力者的試煉。

「效力者」這一試煉之前的話語大多是以指導、勸勉、責備、管教的方式說話,部分地方還採用恩典時代的老稱呼——「我兒」來稱呼這些跟隨神的人,以便人更能接近神,或者是為了讓人以為人與神的關係很近,這樣,無論神怎麼審判人的自是、狂妄等等敗壞性情,人都能以「兒子」的身分來對待、接受,從來不以敵視的態度來對待「父神」的說話,再加上「父神」對「兒子」的應許是無可置疑的。在這一期間人都過著無憂無慮的嬰兒般的生活,這就達到了神要在人進入「成年」階段的時候來開始審判人的目的,這也為神正式開展他在國度時代審判人類的工作打下了基礎。因為神此次道成肉身的工作主要就是審判全人類、征服全人類,所以神在人站穩腳跟之後便很快地進入了神的作工方式——審判人、刑罰人的作工之中。很顯然,「效力者」的試煉之前的所有說話都是為了過渡,其實醉翁之意不在酒,神急切的心意只是為了將他在國度時代的工作儘快地正式開展開來,神並不想一直以餵人糖衣片的方式來哄著人走,他急切地想看到在他的審判台前每一個人的真正面目,更急切地想看到所有的人在失去他恩典之後對他的真實態度。他只想看到結果,並不是過程。但當初的人沒有一個能理解神的急切心意,因為人的心裡只關心歸宿與以後的前途。難怪神的審判一次又一次地面向全人類,直到人在神的引導之下開始了正常人類的生活,神對人的態度才有了變化。

一九九一年是不尋常的一年,我們把這一年稱為「黃金年」。神開展了國度時代的新工作,面向了全人類說話,同時人也享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溫暖,更嘗到了神對人類從未有過的審判之後的痛苦。人類嘗到了從未嘗到過的甘甜,也受到了從未受到的審判與「遺棄」,似乎得到了神,又似乎失去了神,這種患得患失的感覺只有每一個體嘗到的人才能知道,但又是人不能也無法形容的。這種傷痕就是神賜給每一個人的一種無形的經歷與資產。在這一年的說話中,其實神的說話內容無非就是分兩大部分:第一部分就是神來在人間宴請人到神的寶座前做客的部分;第二部分就是在人吃飽喝足之後被神僱用為效力者的部分。第一部分當然是所有人夢寐以求、求之不得的部分,更何況人已經習以為常地總是以享受神的一切作為信神的目標。所以當神的說話發聲一開始,人就都準備好進入國度等待神發給不同的獎賞。在這種背景之下的人根本不將真正的代價下在性情變化、追求滿足神、體貼神的心意等等這些事上。外表看,人都奔波忙碌,為神花費、作工,其實,人的內心深處都在盤算著下一步該如何得福或作王掌權。可以說,人的心在享受著神的同時仍在算計著神,人這樣的情形正是神深惡痛絕的,神的性情不容許任何的人欺騙他、利用他。但神的智慧是任何的人都不能及的,他在忍受這一切的痛苦之下說了第一部分說話,這期間神忍受了多少痛苦,又花了多少心思是無人能想到的。第一部分說話的目的就是為了顯明人在地位與利益面前的各種醜態,顯明人的貪婪與卑鄙。雖然神在說話的時候流露了語重心長的慈母般的語氣,但神內心的怒氣卻猶如對待仇敵一般如日中天,因為神無論如何都不願面對一班沒有人類正常樣式的人說話,所以他說話的同時都是按捺住心中的怒氣來很勉強地發表他的說話,而且是面對沒有正常人性、缺乏理智、敗壞不堪、貪婪成性、悖逆抵擋神到極處的人類說話。可想而知人類的墮落程度,更可想而知神對人類的恨惡、厭憎,而且人類是難以想像人類對神的傷害是無法用語言來形容的。但就在這種背景之下,無人能發現神的心在受苦,更無人發現人類的不可理喻與不可救藥,每一個人都在不知廉恥地、毫無一點顧忌地、認為是理所當然地作為神的兒子來領取神為人預備的一切獎賞,甚至你爭我奪,誰都不甘落後,深怕自己吃虧。現在你該知道,那時的人在神眼中的地位究竟是什麼。這樣的人類怎麼能得到神的賞賜呢?但無論何時人從神得到的都是至寶,而神從人得到的卻是至痛,這就是人與神相處以來人從神得到的與人所還給神的。

雖然神心急如焚,但看著這樣敗壞至深的人類他別無選擇地將人扔在火湖裡加以熬煉,這就是第二部分神僱用人做神的效力者這一部分說話。在這一部分中神以由輕到重、由少到多的方式與篇幅,以「神本體」這一地位作為誘餌來顯明人的敗壞本性,同時又提出了效力者、子民、眾子讓人選擇,果然不出神的所料,沒有人選擇為神做效力者,而是爭著搶著作神本體。儘管在這期間神說話的嚴厲程度是所有的人所始料不及更是前所未聞的,但是因為人的地位心太重,加上人迫不及待的得福心理,所以人都來不及對神的說話口氣與方式產生觀念,一心只關心自己的地位與前途到底如何,就這樣,人就都不知不覺地被神的說話帶入了神所擺的迷魂陣之中。人都身不由己,被前途、命運所利誘,知道自己作不上神本體的同時又不甘心做效力者,在這樣矛盾的心態中不自覺地接受了神對人類史無前例的審判、刑罰,當然,這種方式的審判、熬煉是所有的人都不願意接受的。但無論如何,只有神有這樣的智慧、有這樣的能力讓這樣敗壞的人類乖乖就範,願意也得願意,不願意還得願意,人是沒有選擇餘地的,只有神說了算,只有神能用這樣的方式賜給人真理、賜給人生命、指給人方向。這樣的方式是神對人作工的必然,當然無可非議的也是人類的必需品。神以這樣的方式說話、作工就是要告訴人一個這樣的事實:神拯救人只是出於神的愛與憐憫,是為著神的經營;而人類接受神的拯救是因為人類已墮落到不得不由神親自說話的地步,人得到神的拯救是最大的恩典,也是偏得,也就是說,人類若沒有神的親自說話發聲,那人類的命運就是滅亡。神在痛恨人類的同時仍舊不惜一切代價地拯救人,而人在喊著愛神為神奉獻一切的同時在悖逆著神,索取著從神來的一切恩典,甚至與此同時又在傷害著神,讓神的心痛苦萬分。這也是神與人之間無私與自私的鮮明對比吧!

神作工說話不拘泥於任何形式,只要達到果效這就是目的,所以神在「聖靈向眾教會的說話」中並沒明確地表露自己的身分,只是流露了幾個「末後基督」與「宇宙之首」等等類似的字眼,但這並不影響基督的職分,也不影響人對神的認識,更何況起初的人對「基督」與「道成肉身」的概念根本就一無所知,神就只好降卑為一個「特殊功用」的人來發表他的說話,這也是神的良苦用心,因為當時的人只能接受這樣的稱呼。神無論用什麼樣的稱呼都不影響神工作的果效,因為神所作一切的用意都是為了人的變化,為了人能得到神的救恩,無論怎麼作都是為了考慮人的需要,這就是神作工與說話的用心所在。儘管神對人的一切都考慮得這麼周到,神所作的這一切又都這麼的智慧,但我可以這樣說,若不是神自己見證自己,那在受造的人類中間是不會有一個人能認得出或者有人能站起來見證神自己的。如果神一直以「特殊功用」的稱呼來作工,那沒有一個人能把神當神待,這就是人類的悲哀。這就是說,受造的人類中沒有人能認識神,更沒有人去愛神,去關心神去靠近神,人的信僅僅是為了得福。神的「特殊功用」的身分給每一個人一個提示:人很容易將神當作受造人類中的一員;人給神帶來的最大痛苦與屈辱就是神在公開顯現或作工的時候仍被人棄絕,甚至被人遺忘。神為了拯救人類忍受了天大的屈辱,他付出這一切的目的就是為了拯救人,為了得到人類的認同,神的這些代價是所有有良心之人都能感受得到的。人類得到了神的說話、作工,得到了神的救恩,與此同時,誰曾想到過這樣的一個問題:神又從人得到了什麼呢?人從神的一次一次的說話中得到了真理,得到了變化,找到了人生的方向,而神得到的僅僅是人對神的虧欠之語與一點點小聲的讚美,難道這就是神向人要求的還報嗎?

儘管現在神的說話已發表了很多,但是多數人對神的認識與理解也僅僅停留在「聖靈向眾教會的說話」這一階段之中,沒有進展,這實在是令人痛心的事。這部「聖靈向眾教會的說話」僅僅是一把為了打開人心門的鑰匙,停留在這裡遠遠不能滿足神的心意。神說這部分說話的目的只是為了將人從恩典時代中帶入國度時代,並不希望人能一直停留在這部分說話中,甚至就以這一部分說話為準則,否則,神以後的說話就都沒有必要、沒有意義了。如果有人一直未能進入這一部分說話中神所要求人達到的,那這人的進入還是個未知數。這一部分說話是神在國度時代對人最基本的要求,也是人進入正軌的必經之路。若你是一個什麼都不懂的人,那你就從讀這一部分話語開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