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篇

我所作的每件事都有我的智慧在其中,但人根本測不透,人只能看見我的作事、我的説話,但人却看不見我的榮耀,看不見我的本體顯現,因為人根本就没有這個能力,所以我在不改變人的情况下,我與我的衆長子回到錫安改變形像,讓人從中看見我的智慧,看見我的全能。現在人所看見的我的智慧、我的全能,只不過是我的榮耀之中的一小部分,根本不值得一提。從中看出,我的智慧、我的榮耀都是無窮無盡、深不可測,用人的頭腦根本没法想、根本摸不透。建造國度是衆長子的本分,也是我的本職工作,即指我經營計劃中的一條。國度建造不是與教會建造相同的,既然説衆長子與我是我的本體、是國度,那麽我與衆長子進入錫安山就達到了國度建造。也就是説,國度建造就一步工程,就指轉入靈界這一步(但所有的我創世以來所作的,又都是為了這一步,雖説一步,但實際上并不是一步)。所以我使用所有的效力者為這一步效力,因此在末世要有大批的人退去,這都是為衆長子效力的對象,誰若對這些效力者施好心,必死于我的咒詛之下(因着效力者都代表大紅龍的陰謀,都是撒但的差役,所以對這些人施好心,便是與大紅龍同夥的,便是屬于撒但的)。我是愛我所愛,恨惡我所咒詛、焚燒的對象,你們也能做到嗎?誰若背着我的來,我絶不輕饒,我絶不放過!當我作每件事的時候,我都要安排大批的效力者為我效力。由此可見,歷代以來的先知、使徒都是為今天的這一步效力的,都不是合我心意的,都不是從我來的(雖然多數的都為我盡忠心,但都不是屬我的,因此,他們的奔跑為我作了最後這一步的根基,但對其本人來説,都歸于徒勞),所以末世更要有大批的人退去(之所以説是大批,是因為我的經營計劃已告終,我的國度建造成功,衆長子已坐在寶座上),都是因着衆長子的顯現。就因着衆長子的顯現,大紅龍想方設法、千方百計地破壞:差來為我效力的,那些在現階段顯形的、打岔我經營的各種各樣的邪靈。這些人的肉眼根本看不到,都是在靈界的事,所以人都不相信會有大批的人退去,但我作的事我知道,我的經營我了解,這就是不讓人插手的原因(到有一天,各種各樣的不正當的邪靈都顯形了,人就都心服口服了)。

我愛我的衆長子,那些誠心實意地愛我的大紅龍的後代我却不愛,反而更加恨惡(因着這些人不屬我,雖獻好心、説好話,却是大紅龍的陰謀,所以我恨之入骨),這才是我的性情,才是我的公義的全部。人根本就測不透,為什麽我的公義的全部會在這裏顯明呢?從此足見我的神聖不可觸犯的性情,我能愛我的衆長子,恨惡衆長子之外的所有的人(再忠心的人也不行),這才是我的性情。你們看不透嗎?在人的觀念當中,我始終都是以憐憫為懷的神,凡是愛我的我都愛,這不是褻瀆我嗎?我能愛牛愛馬?我能把撒但作為長子來享受嗎?胡鬧!我的工程是在衆長子身上,除衆長子之外,我别無所愛(衆子、子民是附加,但并不重要)。人都説我在以前作了那麽多無用工,但在我看却是最有價值、最有意義的(指的是兩次道成肉身所作的,因着我要顯明我的大能,所以我必須道成肉身來完成工作)。之所以説我的靈親自作工,是因在肉身我的工作已完成,也就是説,我與衆長子開始進入安息了。在肉身與撒但争戰比在靈界與撒但争戰更厲害,是人都能看見的,所以即使是撒但的子孫,也能為我作那美好的見證,而且還不願意離去,這才是我在肉身作工的意義的本身。主要是為了讓魔鬼的後代來羞辱其本身,這個是最有力的羞辱魔鬼撒但,讓它無地自容,在我面前連連求饒。我已得勝,我已勝過一切,衝破三層天,直達錫安山,與我的衆長子同享天倫之樂,永遠沉浸在天國的大筵席之中!

在衆長子身上,我付出了一切代價,我花費了所有的心血(在人根本就不知道我所作的、所説的,以及我識透各種各樣的邪靈,解除各種各樣的效力者,都是為了衆長子),但在衆多的工作當中,我安排得有層有次,一點不盲目。在每天的説話當中,你們應看出我的作工方式、我的工作步驟;在每天的行事當中看見我的智慧、看見我處理事情的原則。我所説的「撒但為了打岔我的經營,而差來了為我效力的」,這些效力者指的是稗子,但麥子不是指衆長子,而是指衆長子以外的所有的衆子、子民,所説的「麥子總歸是麥子,稗子總歸是稗子」,是指撒但一類的性質怎麽也改變不了,所以總的來説仍舊是撒但。麥子指的是衆子、子民,是因這些人在創世以前我就加給他們我的素質,因為我説過人的本性并不改變,所以説麥子總歸是麥子。那麽衆長子又指什麽説的呢?衆長子是從我來的,不是我造出來的,所以不能稱為麥子(因為一説到麥子就聯繫到「種」這個字,所説的「種」就指「造」説的,所有的稗子是撒但混着撒進來的,是充當效力的),只能説衆長子是我的本體的完滿、全備的彰顯,應使用金銀寶石來代替,這就聯繫到我來了是如賊一樣,我來是偷取金銀寶石(因這些金銀寶石本是屬我的,我要重新拿回到我的家中),當衆長子與我一同回到錫安時,這些金銀寶石就被我偷取回來,在這其間,有撒但的攔阻、攪擾,我就拿着金銀寶石與撒但展開了决戰(這并不是講故事,而都是靈界的事,所以在人來説一點不清楚,只能當故事聽,但你們務要從我的話中看見我六千年經營計劃所作的是什麽,千萬不要當笑話聽,否則我的靈將從一切人身上離去)。在今天,這一場决戰已完全結束,我就帶着衆長子(拿着屬于我的金銀寶石)一同歸回我的錫安山。因着金銀寶石的缺少而且寶貴,所以撒但想方設法地奪去,但我一再説,從我來的必重新回到我這裏,其本意就是上述所説。我説的衆長子是從我來的,是屬我的,是向撒但的宣告,誰也理解不了,這都是在靈界的事。所以人都不明白我為什麽一再强調衆長子是屬于我的,今天該明白了吧!我説我説話有目的、有智慧,你們只是從外面理解,没有一個人能從靈裏看清這一點。

我的話越説越多、越説越嚴厲,到一個地步,我要用我的話把人作到一個地步,使人不僅心服口服,更是死去活來,這是我作工的方式,是我工作的步驟,必須得這樣才能羞辱撒但,才能作成衆長子(就藉着我的話語來最後成全衆長子,使其能脱離肉身進入靈界)。人都不理解我説話的方式、説話的口氣,從我的解釋當中都應稍有看見,都應隨着我的説話而作你們所要作的工,這是我對你們的托付,必須有所認識,不僅是從外界,更重要的是在靈界。

上一篇: 第一百一十二篇

下一篇: 第一百一十四篇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路…… 二

本來,神在中華大陸的工作順序與作工步驟以及作工方式弟兄姊妹或許都略有概括,但我總覺着還是作個回憶或作個小結以供弟兄姊妹一觀,我只是藉此機會來説説我的心裏話罷了,并不談在此工作以外的事,望弟兄姊妹能理解我的心情,我也敬請所有看我此話的人能諒解我的身量小,生命經歷實在太少,在神面前真…

救贖時代的工作內幕

在我的整個經營計劃當中,也就是六千年的經營計劃當中,一共分三個步驟,即三個時代:起初的律法時代,恩典時代(即救贖時代),末了的國度時代。這三個時代,按着時代的不同我的作工内容也不相同,但是每步作工都是按着人的需要而作,説得確切點,就是按着與撒但争戰時撒但所施行的詭計而作,是為了打…

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十

神是萬物生命的源頭(四)今天我們交通一個特殊的話題。對于每一個信神的人來説,人需要認識的、需要經歷的、需要了解的無非就是兩大項,哪兩大項呢?第一項就是個人生命進入這一部分,第二項就是關于認識神這一部分。這段時間我們所交通的關于認識神這方面的話題,你們覺得能够得上嗎?準確地説大部分…

第三十六篇

説神現在開始刑罰人了,但究竟刑罰的原意是否臨到了人的身上,這個誰也説不清、道不明。由于神所説的話,説「在刑罰之中,人不曾發現什麽,因人只是雙手抓住夾在脖頸上的枷鎖,雙眼瞪着我,似乎在注視着仇敵一般,在此時,我才看見人的瘦小身材,所以我説在『試煉』當中不曾有人站立住」,神把未臨到的…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