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在肉身顯現

目錄

第 五 篇 說 話

我靈的發聲是我全部性情的發表,你們是否清楚?若對這一點不清楚、不透亮,便是直接抵擋我的。你們真看到在這其中的重要性了嗎?我在你們身上花費多大功夫、多少精力,你們真知道嗎?在我面前的所作所為真敢拿出來亮相嗎?虧你們還是在我面前做子民的,不知羞恥!更不明事理!這樣的人在我家中遲早要被淘汰的!不要擺你的老資格,認為自己「站住了我的見證」!這是人能做到的嗎?若你的存心、目的一點沒有了,你早就「另闢蹊徑」了。人的心裡能夠容納多少東西,我還不知道嗎?如今一切都要進入「實行的實際」,再不會像以前那樣只讓你動動嘴皮子。以往,多數人都是在我家混飯吃的,今天能夠站立住,全數都是因為我話語的嚴厲,你以為我說話是沒有目的地亂說嗎?不可能的事!我在至高處觀望一切,我又在至高處支配一切,同樣,我在地施行了我的拯救,我無時不在隱祕處觀望所有人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我對人無一不是瞭如指掌。隱祕之處是我的居所,整個穹蒼是我躺臥之處,撒但的勢力不得臨及我身,因我滿載威嚴、公義、審判。我話中有說不出的奧祕,當我說這話時,你們又如被打入水中的落湯雞一樣矇頭轉向,又如剛經過驚嚇的嬰兒一樣,似乎什麼都不知,因為你們的靈已麻木了。為什麼我說隱祕之處是我的居所?你知道我話中的加深意義嗎?人,能有誰認識我呢?能有誰認識我像認識自己的父母一樣呢?我安息在我的居所仔細觀察,地上之人都在忙碌,都在為自己的命運、前途而「周遊世界」,「東奔西跑」,而沒有一個人是為了我的國度建造獻上自己的剩餘之力,甚至就連喘氣的力量也沒有。我曾造了人,我又多次在人的患難之中將人拯救出來,但是作為人的都是忘恩負義,沒有一個人能把我完全的救恩數點出來。從創世到今天,歷時多少年,歷時多少世紀,我行了多少神蹟奇事,顯出了我的多少智慧,但人猶如精神病患者一樣痴呆麻木,甚至有時像森林中的野獸一樣亂踢亂鬧,絲毫沒有一點意思理會我的事。我已多次將人判了死刑,定了死罪,但我的經營計劃是無人能改變的,所以人仍舊在我的手中顯露自己所持定的舊東西,因著我工作的步驟,所以我就又一次拯救了你們這些生在一個腐朽、墮落、骯髒、污穢的大家庭的人。

我的計劃工作一直在向前邁進,沒有一時一刻是停止的,既然轉入國度時代,而且把你們轉入我的國度中做子民,那麼我就對你們另有要求了,即我對你們開始頒布我這個時期的憲法:

既稱為子民,便能榮耀我名,即在試煉中站住見證的,若欺哄隱瞞我,背著我幹那見不得人的勾當,這樣的人一律開除,從我家中隔離出去,等待我的發落;在以往對我不忠不孝的,今天又起來公開論斷我的,也開除在我家之外。作為子民的必須是時時體貼我的負擔,而且追求認識我話的,這樣的人我才開啟,必活在我的開啟引領之下,必不致受刑罰;不體貼我負擔而是注重為自己的前途著想,即所作所為不是為了滿足我心,而是為了「討口飯吃」,這類猶如「叫花子」一樣的人我堅決不使用,因他生來就不知什麼叫體貼我的負擔,是理智不正常的人,這樣的人是大腦缺乏「營養」,需回家去得以「滋補」,我不使用這樣的人。在子民中,必須人人都把對我的認識當作自己的本職工作一樣盡到底,像吃飯、穿衣、睡覺一樣,每時每刻都不忘記,最後對我的認識達到像你吃飯一樣「熟練」,是手到擒來,不費絲毫力量;對我所說的話句句定真,句句吃透,不可應付了事,若不注重我話的,便是直接抵擋我的;不吃我話的,不追求認識我話的,便是對我不注重的,直接清除我家門之外。因我以前就說過,我要的不是人數的多,而是人員的精,若是有一百人,只有一人能從我話中認識我,那我寧肯淘汰其餘的人而著重開啟、光照這一個人。從中看出,不一定人數多就能彰顯我、活出我,我要的是麥子(即使顆粒不飽滿),而不是稗子(即使其顆粒飽滿,足夠人欣賞)。凡不注重追求,只是疲疲塌塌,這樣的人應自覺地離開,我不願再看見,免得再繼續羞辱我名。對子民的要求我暫說這幾條,以後根據情節的不同再給予制裁。

在以往,多數人都認為我是智慧的神自己,我是察看人心肺腑的神自己,這只是虛浮之言,若人對我真有認識,他就不敢輕易下結論,而是從我的說話當中繼續認識我,當達到一個地步時,真正看見我的作為了,才有資格說我是智慧,或說我是奇妙。你們對我的認識太膚淺,歷代以來,有多少人對我事奉了多少年,看見了我的作為,確實對我認識了不少,因而對我始終存著順服的心,絲毫不敢有抵擋的心,因我的腳蹤何其難尋。在這些人中間,若沒有我的引領,他們不敢輕易亂做,所以經過多少年的經歷,才總結出了對我認識的一部分,說我是智慧,說我是奇妙、策士,說我的話語猶如兩刃利劍,說我的作為大哉、奇哉、妙哉,又說我以威嚴為衣穿上,說我的智慧高過穹蒼等等這些看見。而你們今天只是在他們的基礎上對我認識的,所以多數人猶如鸚鵡學舌一樣人云亦云,我只是看在你們對我的認識太膚淺,而且是「學歷淺」這一份上,才免去了多少對你們的刑罰。但就是這樣,多數人仍不認識自己或認為自己所做已達到我的心意,因此沒遭審判;或認為我道成肉身之後對人所作所為就杳無音訊,因此,也沒有遭刑罰;或認為自己所信的「神」在宇宙空間中並不存在,所以把「認識神」當作自己業餘時間的活來做,並不放在心上當作自己應盡的本分,而是利用「信神」來消磨時間,否則無所事事。若不是看在你們缺乏資歷、缺乏理智、缺乏見識這些份上,所有的人都將滅亡於我的刑罰之中,所有的人都將被毀不存在,但在我在地的工作完成以先,我對人一直是寬容的。這個你們都要有所認識,不要再繼續不識好歹。

一九九二年二月二十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