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在肉身顯現

目錄

第 十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在教會建造時期,神絲毫不提國度建造之事,即使提起也是以教會建造時的說話的方式提起,當進入國度時代神對教會建造的事或某些作法都一筆勾銷,隻字不提,這也正是常新不舊的「神自己」的本身含義。即使以往作得再好,但畢竟是昨天的事,所以神把以前的事都放在公元以前,而今天卻都是公元以後,從此看出,教會建造是國度建造的前提,這為神在國度執掌王權而打下了基礎。教會建造是今天的一個小影兒,神在地的工作主要在國度建造這一部分中,當教會建造結束以先,神就把所有的工作都預備好了,時候一到他就正式開始作工。所以神這樣說「國度時代畢竟不同以往,不是關係到人怎麼做,而是我降在地上親自作,是人所想不到而且也達不到的」。確實,這工作非得神自己親自作,人根本做不了、達不到,除神以外誰能在人間動這麼大的工?誰能把所有的人都折騰得死去活來?難道是人能安排的嗎?為什麼說是「我降在地上親自作」呢?難道在整個空間神的靈就消失了嗎?所說的降在地上親自作,一方面指神的靈道成了肉身來作工,另一方面是指神的靈明顯地作工在人的身上。神親自作工使很多人在肉眼中就看見是神自己,並不需人在靈裡細摸,而且讓所有的人都能親眼看見靈的運行,讓人在本質上看見神的肉身與人的肉身的區別。與此同時,在整個空間、整個宇宙世界仍有神的靈在作工,所有的得開啟的子民都看見接受神的名之後神的靈怎麼作工,因而更加認識道成肉身的神,這樣只有神性直接作工,即神的靈不受一點阻隔地作工,才能達到認識「實際的神自己」,這就是所說的國度建造的本質。

神究竟幾次道成肉身呢?難道是多次嗎?為什麼神多次說「我曾降在人間,體察人間之苦,但並未達到我道成肉身的目的」?神是多次道成肉身,但沒有一次讓人認識嗎?其話本身含義並不是如此。神在第一次道成肉身時,其目的並不是讓人都認識他,而是完成一步工作便不知不覺地「不見了」,人不曾有機會來認識他。他既不能讓人完全認識,也不完全具備道成肉身的意義,所以不能說成是完全的道成肉身。第一次道成肉身只是借用一個沒有罪性的肉身來完成一項工作,之後便不必再提起。而歷代以來那些被神使用的人更不能稱為道成肉身,只有今天有正常人性的掩蓋而且是完全的神性在裡面,並且是為了達到讓人認識的實際的神自己才可完全稱為道成肉身。神第一次來在人世的意義是今天所說的道成肉身的意義的一部分,並不具備完全的含義,所以神說「並未達到道成肉身的意義」。所說的體察人間之苦是針對神的靈與兩次道成肉身說的,所以神說「當國度建造開始,我所道成的肉身正式開始盡職分,即國度君王正式在國度之中執掌王權」。教會建造雖然是見證神的名,但那時的工作並不是正式開始,而今天才可稱為是國度建造,以往的所作所行只是今天的預嘗,並不是實情。雖說進入國度了,但並不是在國度裡作事,今天真正在神性裡作事,神自己正式開始作工人才進入國度,所以「國度降臨在人間,不僅有其字皮的一面,更有其實際的一面,這是『實行的實際』的一方面的意義」這話才將上述綜合概述。神將此敘述一番之後,緊接著又開始概述全人類的概況,使人忙得不可開交,「普天之下,人人都在我的慈愛、憐憫之下,但人人又都在我的審判之中,而且人人又都在我的試煉之中」。神安排全人類生活的規律原則是:有生活幸福之時,也有受挫折之際,更有在苦難中熬煉之刻。所以沒有一個人是生活在無苦也無甜這樣的一生之中,都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在整個人類之中,不僅能看見神的憐憫、慈愛,也能看見神的審判,看見神全部的性情。可以這樣說,全人類都在神的試煉之中,不是嗎?人都在茫茫世界中忙著為自己找出路,不知自己到底是哪一個角色,有的甚至為了自己的命運而傷其一生,或斷送自己的一生。就連約伯也不例外,同樣是在神的試煉之中,也是為自己找出路,不曾有一個人在試煉中站立住,因著人的貪婪,因著人的本性,沒有一個人對自己的現狀是滿足的,沒有一個人在試煉之中站立住,都在神的審判之中倒下。若神對人仍是那麼求真,對人仍嚴格要求,那正如神所說的「所有的人都將在我焚燒的目光之中倒下」。

雖然現在國度建造正式開始了,但國度禮炮仍未正式響起,現在只是預言。當子民都被作成,而且地上的國成為基督的國,那時也正是「七雷巨響」之時,現在正向那一步邁進,正向那一天「進攻」,這是神的計劃,在不久的將來將會實現。但神口所說的都是神已作成的,足見世上的國已是空中樓閣搖搖欲墜,末日就在眼前了,大紅龍就在神的話中倒下了。為了神計劃的圓滿成功,天使也下到人間開始盡自己的所能來滿足神,道成肉身的神也親自在交戰之地與仇敵作戰。道成的肉身所在之處正是仇敵滅亡之處,中國首先第一個被摧毀,被神的手滅沒,神對它絲毫不留一點情面。子民越成熟證明大紅龍越垮台,這是讓人明顯能看出來的,子民的成熟是仇敵滅亡的預兆,這是「較量」的一點解釋。所以神多次提醒子民要為神作那美好的見證,以結束「觀念」即大紅龍的醜態在人心中的地位,神只是以多次的提醒來激起人的信心,以此方式來達到作工果效,因為神說「人能做什麼!還不是我親自作嗎?」人都是這樣,不僅不能做什麼,而且時常還灰心、失望,因此不能認識神。神不僅是恢復人的信心,而且多次在人的背後給人加添力量。

接著,神又向全宇開始說話,不僅在中國開展他新的工作,而且在全宇宙開始他今天的新工作。在這一步工作之中,因著神要在全地把他所有的作為都顯明出來,最後使背叛他的全人類都重新歸服他的寶座之前,所以在神的審判之中仍然包含著神的憐憫、慈愛。就藉著世界發生各種動態,使得人心惶惶,從而就此機會來尋求神,因而讓人都流歸神的面前,所以神說「這是我作工的一種方式,無疑對人是一個拯救,對人所施的仍然是慈愛的一種」。神揭示人的本相真是穩操勝券、首屈一指,絲毫不在話下,使所有的人都無地自容、自愧蒙羞,在每次的說話當中,多多少少都點一些人的醜相,使人在安逸之中仍不忘認識自己,不把認識自己這門功課當作舊的課題。根據人的本性,若有一時不點不說便有放蕩、自傲的可能,所以在今天神又這樣說:「人,對我所給稱呼並不寶愛,多少人因著『效力者』而生發埋怨之心,多少人因著『子民』而生發愛我之心,誰也不要糊弄我,我眼鑒察一切!」人一看此話,心中頓覺不舒服,自己心裡覺著以往做的事太幼稚,盡是得罪神的勾當,如今想滿足神,但心有餘而力不足,真是不知怎麼辦才好,心中的勁不覺起來幾分,這是人在輕鬆之後看此話達到的果效。

一方面,神說撒但瘋狂已極,另一方面又說多數人的舊性不改,從此足見撒但的所作所為仍是藉著人來顯露,所以神多次提醒人不要放蕩,以免被撒但吞吃,這不僅預示一部分人還要悖逆,而且給人敲了一個警鐘,讓所有的人都趕快放棄以往追求今天,因為人都不願被鬼附,不願讓邪靈佔有,所以更加以神的話為警戒。但當多數人都竭力注重神的話而轉入這個極端時,神又說:「多數人都等著我揭示更多的奧祕,以令他『大飽眼福』,但是,若你能明白所有的在天之祕,又能怎麼樣呢?難道這樣就加添了你對我的愛了嗎?這就激起你對我的愛了嗎?」從中足見所有人的光景並不是通過神的話來認識神、來愛神,而是想用神的話來添滿自己的「小倉庫」,所以神針對人這一極端而說出「令他大飽眼福」這樣的字眼,說明人對神的愛仍然不是純一無二。若不是神揭示奧祕,人對神的話並不是多麼注重,只是走馬觀花,觀一觀、望一望,從未細細體嘗、細細品味,多數的人對神的話並不寶愛,無人千方百計地來吃喝神的話,只是應付應付就過去了。為什麼神這次說話不同於以往?都是令人難以明白的字眼呢?如「我絕對不隨便扣在人的頭上作冠冕」中的「冠冕」,「有誰能領受我話的精金之品」中的「精金」,還有以前說的「並不經撒但的加工」中的「加工」等等這樣的詞,人並不明白神為什麼要這樣說,為什麼神說話這麼詼諧、幽默、耐人尋味,這正是神說話要達到目的的一個方面的顯露。從開始到現在對神的說話人始終摸不著頭緒,而且讓人覺著神的話語都是那麼嚴肅,若帶上幾絲幽默,多加幾個名詞,那麼在說話之中就挑活了氣氛,使人的肌肉也鬆弛了幾分,從而達到了更好的果效,以便讓人都去揣摩神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