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在肉身顯現

目錄

第 八 十 七 篇 說 話

加快步伐作我所要作的事,是我對你們的急切的心意所在,難道在這個時候,你們仍未摸著我話中的意思嗎?還不知我的心意嗎?我說的話越來越透亮、越來越多,在這其中你們就沒下功夫揣摩揣摩我話的本意嗎?撒但,休想破壞我的計劃!那些為撒但效力的,也就是撒但的子孫(針對他是撒但所佔的來說,是撒但佔有的,定規有撒但的生命,所以說是撒但的子孫),在我腳前求饒赦免、哀哭切齒,我才不作那蠢事呢!我能赦免撒但嗎?我能對撒但施行拯救嗎?不可能的事!我說到作到,永不反悔!

我說啥就有啥,不是嗎?你們還總信不過我,對我話起疑惑,認為我跟你們鬧著玩,真是可笑,我是神自己!明白嗎?是神自己!若沒有智慧、沒有能力,我能隨便作事、能隨便說話嗎?還信不過我,我一再強調,一再地告訴你們,為什麼大多數人還是不相信呢?還是疑惑呢?為什麼死抱己的觀念當飯吃呢?它能救了你嗎?我說到作到,告訴你們幾次了,對我話定真,不要疑惑。你們對我話認真地對待過嗎?自己什麼都做不了,我要作事你還信不過,這是什麼人?說得不客氣點,就是相當於我沒造你們,也就是說你根本沒資格做我的效力者,每個人都得相信我的話!人人過關,一個不放過。當然那些相信者除外,相信我話的人必要得到我的祝福,按著你所相信的賜給你,成全在你身上。眾長子們!現在一切的福分開始賜給你們,肉體的一切令人痛恨的纏累,開始從你們身上一點一點地脫去:婚姻、家庭、吃飯、穿衣、睡覺,所有的自然災害(風吹、日曬、雨淋,還有刺骨的寒風、下雪的痛苦等等一切你們厭憎的)。你們必不受空間、時間、地理的限制,而踏遍海、陸、空,在我愛的懷抱中盡情地享受,在我的愛的看顧之下掌管一切。

誰不為我所作成的眾長子而自豪?誰不為我的眾長子而讚美我名?為什麼現在我要把這麼多的奧祕顯明給你們呢?不是過去,而是今天呢?這裡面也有奧祕,你知道嗎?為啥在以前我不說中國是遭我咒詛的國家呢?我也不揭示那些為我效力的對象呢?今天這個我也告訴你們:今天在我看一切都成了,是針對我的眾長子說的(因為今天我的眾長子已與我一同作王,不僅是定形,更是與我一同作王。現在聖靈在誰身上作工,誰定規是與我一同作王的人,是在現在就顯明了,不是昨天,也不是明天);我今天把我在正常人性方面的奧祕都揭示出來,因為我要顯明的人都顯明出來了,這是我的智慧;我的工作就運行到這一步,就是必須在這一段時間,我實行我在這一段時間定的行政計劃,所以,我就把長子、眾子、子民、效力者都給出合適的印證,因我有權柄,我會施行審判,我會用鐵杖轄管。誰敢不老老實實地為我效力?誰敢對我發怨言?誰敢說我不是公義的神?我知道,你們的鬼性早就在我前顯露出來了,我對誰好,你們就嫉妒、就厭憎,完全是撒但的本性!我對我兒子好,你還敢說我不公義?我一腳把你踢出去,幸好你是為我效力的,還不到時候,要不是這樣,我早把你踹開了!

撒但的種類們!休要再猖狂!休要再說話!休要再做事!我的工作已開始在我揀選的眾子、眾子民身上開展,已在中國以外的各邦、各派、各宗、各界擴散。為什麼那些為我效力的一直靈裡不開竅呢?為什麼一直是不通靈呢?為什麼我的靈一直不在這些人身上作工呢?總說一條就是,我沒預定揀選的,我決不花費太大的力氣。以前我所受的苦、我的心血代價都是為了我的眾長子和一小部分眾子、子民,更是為了以後我的工作的順利完成,使我的旨意暢通無阻。因我是智慧的神自己,每走一步都有我合適的安排。我不強留一個人(針對沒揀選預定的人),我也不隨便擊殺一個人(針對揀選預定的對象),這是我的行政,無人能更改!對我恨的人,我是鐵面無情;對我愛的人,我是看顧加保守。所以說,我說到作到(我揀選誰就揀選誰,預定誰就預定誰,都是我的事,在創世前我已作好)。

有誰能改變我的心呢?除了我自己任意計劃著行事,有誰敢輕舉妄動,而不聽我的命令呢?這都是我的行政,誰敢從我身上除去一條呢?都得按著我的來。有的人說那個人受了那麼多苦,而且誠實、單純體貼我心,為什麼我就沒選上他呢?這也是我的行政,我說誰合我心意,誰就合我心意,是我所愛,我說誰是撒但的後代,那誰就是我所恨的。不要討好一個人!你真有眼光能看透他嗎?這些都是我定規的,兒子總歸是兒子,撒但總歸是撒但,也就是說,人的本性並不改變。除非是我讓他改變的,否則,都各從其類,永不改變!

我按著我工作的運行向你們揭示我的奧祕。今天,我的工作運行到哪一步,你們真知道嗎?真會隨從我那靈的引領而作我所作、說我所說嗎?為啥說中國是遭我咒詛的國家呢?我是先照著我的形像造了今天的中國人,並沒有靈,先叫撒但敗壞,無法挽救,所以我對這些人發怒,而且咒詛了他們,我最恨惡這些人,提起就生氣,因他們是大紅龍的後代,從這就可以聯想到,世界各國吞併中國的時代,今天仍然如此,這都是我的咒詛,是我對大紅龍的最有力的審判。最後,我就又造一類人,在其中預定了我的長子、眾子、子民和為我效力的對象,所以說,今天所作的都是我早就安排好的。為啥中國那些執政掌權的一再逼迫、一再欺壓你們?就是因為大紅龍對我的咒詛不滿,對我抵抗,但就是在這種逼迫、威脅之下,我作成了我的眾長子,給大紅龍與它的子孫一個有力的反擊,之後,就該收拾它們了。聽了我這話,你們真明白我讓你們與我一同作王的意義了嗎?在我說大紅龍已被徹底摔死之時,也就是我的眾長子與我一同作王之時,大紅龍逼迫眾長子也為我效了不少的力,當我兒長大成人能操持家務之時,就把惡僕(效力者)一腳蹬開。因著我的眾長子已與我一同作王,已滿足我的心意,所以我就把效力的對象一個一個地推到硫磺火湖裡去,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我完全知道,撒但的種類也想享受我的福分,不想回到撒但的權下,但我有我的行政,人人必須遵守,必須執行,一個都不放過。以後,我把我的行政陸續告訴你們,免得你們觸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