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在肉身顯現

目錄

第 十 二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就在萬人注目之時,在萬物都更換重得復甦之時,在所有的人都安心順服神、願意將神的負擔接過來肩負重任時,東方閃電隨之發出,從東方一直照亮到西方,使全地因著這一道光的來到而受驚非小,神在此之際,又開始了新的生活。也就是說,就在此時神開始了在地新的工作,向全宇之人宣告「當東方發出閃電之時,也正是我開始發聲說話之時,當閃電發出之時,整個天宇都被照明,所有的眾星都發生變化」。那麼什麼時候是東方發出閃電之時呢?當天昏地暗之時是神掩面不看這個世界之時,也正是天下將要臨及一場疾風驟雨之際,但正在此時,所有的人都處於驚慌喪膽之態,害怕雷鳴,害怕閃電的照耀,更害怕暴雨的侵襲,以至於多數人都閉目等待神發怒將其擊殺之時,伴隨著各種狀態的發生,東方閃電隨即發出。即在世界的東方,當神自己開始被見證,到開始作工,到神性開始在全地執掌王權,這是東方閃電之光柱,一直照亮全宇,當在世上之國成為基督的國之時,是照亮全宇之時。現在是東方閃電發出之際,道成肉身的神開始作工,而且直接在神性裡說話。可以這樣說,當神開始在地上說話發聲之時是東方閃電發出之時。準確地說,當從寶座流出活水,即來自於寶座的發聲開始之時就是「七靈說話」正式開始之時。這時,東方閃電便開始發出了,因著時間的長短,所以照明程度也不同,照耀範圍也就有限。但隨著神工作的遷移,隨著神計劃的變動,即在眾子、子民身上工作的不同,閃電越來越發揮其原有的功能,以至於全宇之下全被照明,不存有一點殘渣餘孽,這正是神六千年經營計劃的結晶,神所享受的正是此果。「眾星」並不指在天空之中的星粒,而是為神作工的所有的眾子、子民,因著是在神國度裡為神作見證,在神的國度中代表神,又因著是受造之物,所以被稱為是「眾星」。所謂的發生變化是指身分、地位的變化:從在地之人變為在國度之民,而且有神的同在,有神的榮耀在身。因此,而替神執掌王權,而且內裡的「毒素、雜質」因著神的工作隨之而潔淨,最後達到合神使用,合神心意,這些是此話的一方面意義。當神的光柱照亮全地之時,天上、地下的萬物都會不同程度地發生變化,天上的星辰也要變化,太陽、月亮要重新更換,地下的人也隨之更換,這是神在天地之間作的工作,並不足為奇。

當神拯救人時,當然不指選民之外的人,就在這時也正是神潔淨、審判人的時候,所有的人都因著神的說話而痛哭流淚,或是癱倒在床,或者被擊殺在地落入死亡的地獄。因著神的發聲,人才開始認識自己,若不是這樣的話,人都是癩蛤蟆的眼——往上看,誰都不服氣,誰都不認識自己,不知道自己到底夠幾個砝碼重,人真是被撒但敗壞到一個地步。正是因著神的全能才把人的醜惡嘴臉描繪得栩栩如生,讓人看了之後都對照自己的本來面目。人都知道,似乎自己腦海中有多少大腦分子神都是一清二楚,更何況人的醜惡嘴臉或人的心思意念呢?在「全人類猶如被清理一般,所有的人都被這道來自東方的光柱照得原形畢露,兩眼昏花,不知所措」這句話當中足見,到有一天,神的工作結束之時,整個人類就都經神的審判了,誰也逃脫不了,神要將全人類的人挨個「處理」,一個都不放過,這樣才能達到讓神心滿足。所以神說,「又猶如動物一樣從我的光中逃入山洞之中去避難,但不曾有一物能從我的光中被抹煞」。人都是卑賤的低下的動物,在撒但的手中生存猶如在深山老林中避難一樣,但因著萬物都逃不出神火焰的焚燒,所以即使是在撒但勢力的「維護」之中,但又怎能被神「遺忘」呢?在人接受神話的臨及之時,所有人的各種奇形怪狀又在神的筆下被描繪出來,神正是按著人的需要、按著人的心理來說話的。所以在人來看似乎神是精通心理學,似乎神是心理學家,又好像神是內科手術專家,難怪他對「複雜」的人那麼了解。人越是這樣想,越覺著神的可貴,越覺著神的深不可測,似乎在「人」與「神」之間有一條不可逾越的「天界」一般,但又似在「楚河」兩邊互相對望,雙方只有互相對望,即在地之人只是用眼看看神,卻不曾有機會來仔細研究,只是對神留下一片依戀之情。心中總覺神的可愛,但又因著「神」的「絕情絕義」,所以不曾有機會在神面前訴說心中之苦,似乎是一個嬌妻在丈夫面前一樣,但因著「丈夫」的正直,所以不曾有機會吐露真情。人都是不自愛的賤貨,所以因著人的「嬌」,因著人的「不自尊」,我對人的恨惡不知不覺中加重幾分,從而心中的怒氣油然而生,在意念之中猶如有了創傷一般,對人早就失去希望,但又因著「我的日子又一次逼近了全人類,又一次將人類喚起,使人類又有了一個新的起點」,所以又一次鼓起勇氣來征服全人類,來繳獲大紅龍,來打敗大紅龍。按神的本意:在中國只是征服大紅龍的子孫,這樣才叫打敗大紅龍,戰勝大紅龍,這才足以證明神在全地作王掌權,證明神的大功告成,神在地有了新的起頭,神在地得了榮耀。因著最後的美景,所以神不禁抒發心中的豪情:「我的心在波動,山隨著我心也在有節奏地歡跳,水在歡舞,浪花拍打著礁石,我心難以表達。」從中足以看出,神所計劃的正是神已作成的,是神已預定好的,也正是神讓人去經歷、讓人看見的。國度的前景是美好的,國度的君王是得勝的,從頭到腳不曾有一絲血肉相連,全是神聖的成分,全身煥發著神聖的光彩,不曾有一點人意的摻雜,全身上下盡都充滿公義、充滿天上之氣,散發著誘人的清香之氣,猶如《雅歌》裡的良人一般,是比眾聖都美,比古聖更高,是所有人中的標杆,是人所不能攀比的,是人不配正視的,神的榮顏、神的面貌、神的形像無人能達到,誰也不得比試,無人能用嘴來輕易讚美一番。

神的話語無窮無盡,猶如湧流的泉源一般永流不乾,所以就神的經營計劃中的奧祕誰也測不透,但就神來說卻又是說不完。就神要把全宇重新更換、徹底變化這一事,神用不同的方式、不同的語言述說了好幾次,但一次比一次加深,「我要讓所有的不潔之物在我的眼中化為灰燼,我要讓所有的悖逆之子從我的眼前消逝,永不存留」,為什麼神要多次這樣說呢?難道神不怕人覺著厭煩嗎?人只是在神的話中來摸索,想藉此來認識神,但總忘記檢查自己,所以神用此方式來提醒人,讓人都認識自己,從自己身上認識人的悖逆,從而達到消除在神面前的悖逆。當人一看到神說要「清理」,人的心情頓時緊張起來,肌肉也似乎停止波動了,馬上回到神面前來作檢討,從而認識神。在這之後,就是在人下決心之後神又趁熱打鐵,將大紅龍的本質讓人看見,從而人直接接觸靈界,因著心志的作用,所以心勁也隨著起了作用,這樣更增進了神、人的感情,這更有利於神在肉身的作工。這樣人不知不覺便有了回憶往事的心情:在以往,多少年來人都信渺茫的神,多少年來,人的心中始終不得釋放,不能很好地享受,雖然信神,但生活沒有規律,似乎與沒信以前是一樣的,在生活當中仍覺著是虛空沒有指望,那時的信似乎成了一種纏累,還不如不信。自從看見今天實際的神自己以來,似乎天地都更換了,生活之中又增添了光彩,不再失望,因著實際神的臨及,所以心裡踏實、靈裡平安,做什麼事不再像捕風捉影一般,不再是追求沒目標、打拳沒定向了。今天的生活更是美好,竟然進入了國度中做子民,以後……在人的心中越想越甜,越想越美,從而更加激起對神的愛,這樣在不知不覺之間就增進了「神」與「人」之間的「友誼」。人更加愛神,更加認識神,神在人身上的工作越來越好作,不再是逼迫、強制,而是順其自然,發揮人特有的功能,這樣才逐漸能夠認識神,這才叫神的智慧,不費絲毫力量,按著人的本性而借題發揮。所以在此時神又說「當我道成肉身來在人間時,人不知不覺便都在我的引領之下來在了今天,不知不覺中都認識了我,但以後的路程究竟怎麼走,誰也不知,誰也不曉,以後的路指向何方更無人知曉,只有在全能者的看顧之下方能走到路終,只有在東方閃電的引導之下方能邁進我國之門」。這不正是上述人心中的總括嗎?神說話的絕密就在此處,人心所想正是神口所說,神口所說正是人意所願,這也正是神揭示人心中的最拿手的地方,要不人都心服口服呢!這不正是神征服大紅龍要達到的果效嗎?

實際上,有許多話神的本意並非是指字的外表意義,在許多話上神只是故意轉人的觀念,轉人的注意力,在神來說並不注重此話,所以許多的話不值得給予解釋。當人都被神的話征服到今天這一個地步時,人的勁又到了一個地步,所以神隨之便又提出了警告之言,即對子民所頒布的憲法:「在地之人雖繁如星星,但在我卻瞭如指掌,而『愛』我之人又多如海沙,但被我選中之人卻並不見多,只是『愛』我之人以外的追求明光之人。」的確,口中愛神的人是不少,但心中愛神的人卻是微不足道,似乎是閉著眼睛就可摸清。這是整個信神之人的世界實況。在此之中,我們可以看出,神在此時又轉入了清理人這個工作之中,說明神所要的、神所滿足的並不是今天的教會,而是清理之後的國度。在此時又給所有的「危險品」提出一個警告,除非是神不作,神一開始作,這些人都將被清除在國度之外,神從來不糊弄,他作事總按一是一、二是二這個原則來作,若是有他不願意看見的人,他千方百計要將其清理出去,以除去後患,這叫「清除垃圾、徹底乾淨」。當神向人公布行政之時,也正是神向人介紹他的奇妙作為、介紹他內在所是之時,因此在這之後神又說「山之中,有不計其數的猛獸,但在我面前卻都馴服如羊;海之下,有人測不盡的海中奧祕,但在我卻猶如地上的萬物,全部顯明出來;天宇之中,有人達不到的境地,但我卻在人達不到的境地到處走動」。神意即是:雖然人心比萬物都詭詐,猶如人的心是人觀念當中的地獄一樣「奧祕無窮」,儘管這樣神對人的實情卻瞭如指掌。在萬物當中,人是比猛獸還凶暴的一種動物,但神卻將其征服到一個地步,以至於誰都不敢起來反抗。實際上按神之意,人心中所想的比萬物中的萬物都複雜,令人難測,但神卻並不把人的心放在眼裡,只是當作眼前的一隻小蟲,隨口就將其征服,隨時就將其擊殺,隨手可以將其刑罰,隨便就將其定罪。

今天,所有的人都在黑暗中生存,但因著神的到來,所有的人才因著看見神而認識到光的實質,在整個世界之中,猶如一口大黑鍋一樣扣在全地之上,所有的人都透不過氣來,人都想扭轉乾坤,但不曾有人掀去黑鍋。因著神的道成肉身,人才豁然開朗,人都看見了實際的神,所以神採用提問的口氣問人:「人不曾在光中認識我,而是在黑暗世界當中看見我,你們今天不正是在這種境況之中嗎?我是在大紅龍瘋狂專橫最頂峰時開始正式在肉身中作我的工的。」神並不隱瞞在靈界的實況,也並不隱藏人心裡的實情,所以他多次提醒人:「我不僅是讓子民來認識道成肉身的神,而且是來潔淨眾子民的,因著我行政的嚴厲,所以多數人仍有被我淘汰的危險,若不竭力對付自己、攻克己身,那樣,必會成為我厭棄的對象,被打入地獄,猶如保羅一樣刑罰在我手中,不得釋放。」神越是這樣說,人才越謹慎自己的腳步,越害怕神的行政,這樣才能發揮神的權柄,顯明神的威嚴。這裡再次提到保羅一事,是為了讓人都明白神的心意,不要做被刑罰之人,要做體貼神心意之人,這樣才能使人都在害怕之中回想自己的以往在神面前的心志不能使神全然滿足,從而更加懊悔已極,更加認識實際的「神」,因而才能對神的話不起疑惑的心。

「人不僅不認識在肉身的我,而且更不了解活在肉體之中的自己。多少年來,人一直欺騙我,一直把我當作門外客,多少次……」在這些「多少次」當中,把人抵擋神的實際給人列出,讓人看見受刑罰的實例,這是罪證,誰也不能再作辯解。在所有的人當中,都把神當作家庭日用品來使用,似乎是家庭「必備」一樣,隨便拿來就使用,沒有一個人去寶愛神,沒有一個人去認識神的佳美,認識神的榮顏,更沒有人去存心順服神,人也不曾去把神當作心中的愛物去看待,都是在需要時拉過來,不需要時扔在一邊絲毫不去搭理他。似乎在人看來神是一個「傀儡」,任他的擺佈,任他所願、任他所想來要求神,但按著神所說的「若是當我道成肉身之時,我不體貼人的軟弱,那所有的人都會因著我道成肉身一事而魂不附體,因而都墜落在陰間的」,從這句話足見神道成肉身的意義究竟有多大,他是在肉身之中來征服全人類,並不是在靈界毀滅全人類。所以在「道」成為肉身之時,無人知曉,若是神不管人的軟弱,在道成肉身之時,天翻地覆,那所有的人就都被毀滅了。因著人的本性喜新厭舊,往往都是有甜便忘苦,都是生在福中不知福,所以神多次提醒人要珍惜今天的來之不易,要為了明天而更加珍惜今天,不要像畜生一樣「登高不認主」,不要生在福中不知福,這樣,人就都老實了,也不自誇了,不自傲了,認識到不是人的本性好,而是神的憐憫與慈愛臨到了人,人都害怕受刑罰,所以不敢再做什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