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在肉身顯現

目錄

第 九 十 八 篇 說 話

一切的事臨及你們每一個人,使你們對我更有認識,對我更加定真,認識我這位獨一的神自己,認識我這位全能者,認識我這位道成肉身的神自己,之後,我便從肉身出來,回到錫安,回到迦南美地,那就是我的居所,就是我的歸宿,是我創造萬物的根據地。現在,我說這話你們誰都不明白其中的含義,沒有一個人能明白這話的含義,只有一切事向你們顯明了,你們才知道我為什麼要說這話。我不屬世界,我更不屬宇宙,因我是獨一的神自己,整個宇宙世界掌握在我手中,由我自己掌管,人只有順服在我的權柄之下,口稱我的聖名,向我歡呼,向我讚美。一切的事會向你們逐步顯明的,雖然是沒有隱藏的事,但我說話的方式、說話的口氣你們仍然摸不透,仍然不明白我的經營計劃到底是怎麼回事。所以,在以後我要把所有的話語中不明白的地方都告訴你們,因為在我看,一切都簡單明瞭,而在你們看,卻難上加難,簡直一點兒也不明白。為此,我的說話方式要改變,不再是互相結合著說,而是一項一項地明點。

從死裡復活是怎麼回事?是從肉身到死,再從死回到身體裡嗎?這就叫死裡復活嗎?就這麼簡單嗎?我是全能的神,你怎樣認識?怎樣領會?難道我第一次道成肉身時,從死裡復活就真是那個字面意思嗎?就真是那個文字敘述的過程嗎?我說過,不是我明說、我明告訴,沒有一個人能明白我話的意義,歷世歷代沒有一個人不認為我從死裡復活就是那回事。其中的真意在創世以來不曾有人明白,我真正被釘在十字架上了?而且死後從墳墓裡出來了?真是這樣嗎?這難道是事實嗎?歷世歷代的人都沒有在這方面下功夫,沒有從中認識我,而且沒有一個人不相信的,都認為這是事實,豈不知我的每句話中都有內在的含義。那麼究竟什麼是從死裡復活呢?(因為在不久的將來,你們要經歷這事,所以我提前告訴你們。)作為每一個受造之物,誰都不願意死,都想活著。在我眼中看,人的肉體的死不是真正的死,當我的靈從他身上收回以後,這人便死去,所以說,那些叫撒但敗壞的魔鬼(那些不信派,所有的外邦人)我都稱之為死人。從創造世界以來,我就把我的靈加在所有的、我所揀選的人身上,但創世一個階段之後,人叫撒但佔有一個階段,因此我就離去,人就開始受苦受難(所說的我道成肉身,釘在十字架上所受的苦),但在我預定的時間(也就是我離棄人之後的期限),我又把我預定的人重新收回來,我把我的靈又重新降在你們身上,所以你們又重新活過來,這就稱之為「從死裡復活」。現在,凡是真正活在我這靈裡的,都已超脫,都已活在身體裡。但在不久,你們便脫去思維、脫去觀念、脫去屬地的一切纏累,但不是人所想像的受苦之後從死裡復活。現在你們活著,是活在身體裡的前提,是進入靈界的必經之路。我所說的超脫正常人性,指的是沒有家庭,沒有妻子,沒有兒女,沒有人性方面的要求,只注重活出我的形像,只注重進入我的裡面,別的在我以外的東西啥也不想,所到之處都是自己的家,這是超脫正常人性。你們把我的話都謬解了,認識得太膚淺。究竟向萬國萬民怎麼顯現?是現在的肉體嗎?不是!到一個時候,便以我的身體出現在宇宙各國,現在外國人需要你們牧養的時候還沒有到,到那時就需要你們從肉身中出來,進入身體去牧養,這是實情,但不是人想像的那種「從死裡復活」,到一定時候,你們不知不覺就從肉身中出來了,進入靈界,與我轄管萬國,現在還不是時候。我需要你們在肉身你們就在肉身(根據我工作的需要,現在你們必須有思維,必須仍然活在肉體當中,所以要仍然按著我的步驟做你們在肉體當中所要做的事,不要消極等待,會耽誤事的),當我需要你們在身體裡牧養教會的時候,你們就要從肉身中出來,脫去思維,完全憑我活著,相信我的大能,相信我的智慧,一切都由我自己親自作。只讓你們等著享受,一切的福分必會臨到你們,讓你們取之不盡、用之不完。當那一日來到的時候,你們就知道我作這事的原則了,就知道我的奇妙作為,就明白我怎樣帶著眾長子又重新回到錫安,事情並不是你們想像得那麼複雜,也不是你們想像得那麼簡單。

我知道,當我這樣說話,你們更摸不著我說話的目的了,更糊塗了,會與以前所說的話混合了,什麼也摸不著了,似乎沒有路了,但不要著急,我都告訴你們。我說的每一句話都有意義,我說過,我能使存在的東西歸為烏有,又能使無有的東西轉為繁多。在人的想像中,要從肉身進入身體,必須從死裡復活,在以前我使用這樣的辦法已顯明我莫大的神蹟,但今天不同以往,我要把你們從肉身直接領入身體裡,這豈不是更大的神蹟奇事嗎?豈不更顯明我的全能嗎?我有我的計劃,我有我的打算。誰不是在我手中的?我自己作事我自己知道,今天我作工的方式畢竟不同以往,我是根據時代的轉移,而改變我的作工方式。我釘十字架之時,那是恩典時代,但現在是末了時代,我的工作步伐是加快了,不是與以往同步,更不是比以往慢,而是比以往快多了,簡直無法形容,不需要那麼多繁瑣的過程,在我都是自由,怎樣成全我的旨意,怎樣成全你們,還不是我的一句帶有權柄的話嗎?我說了的事就必成。以往常說我要受苦,而且不讓人提起以前所受的苦,若提起便是對我的褻瀆,這是因為我是神自己,在我沒有苦難,當你提起這些苦難的時候,便是使人傷心流淚的時候,我說過,以後必沒有嘆息,必沒有眼淚,應從這方面解釋,方能明白我話的意義。所謂的「在人根本受不了這苦」的意義,指的是我能脫離一切人的觀念、思維,脫離肉體的情感,脫離一切屬世的味道,從肉身中走出來,我能在所有人反駁我的時候,仍然站立,足以證明我是獨一的神自己。我說的「從肉身進入靈界,這是每個長子與我作王掌權的必經之路」這句話指的是:當你臨到你們以前所想像的那事的時候,讓你們正式從肉體中出來,進入身體裡正式開始審判那些諸侯君王,就藉此時的事來審判他們,但並不像你們想像得那麼複雜,是在一剎那就作成的事,不需要從死裡復活,更不需要你們受苦(因為你們在世受苦受難已到頭了,而且我以前說過,作為長子的,從今以後我再不對付),所說的長子享受福分就在此處——不知不覺進入靈界。為什麼說是我的憐憫恩待?若是經過死裡復活進入靈界,那就談不到什麼憐憫恩待了,所以在這件事上,是我的憐憫、恩待的最明顯的地方,而且更顯明我對人的預定揀選,足以顯明我的行政的嚴厲。我願恩待誰就恩待誰,憐憫誰就憐憫誰,誰也不可搶,也不可爭,都是我的事。

人都是想不開,自己給自己施加壓力,壓得喘不過氣來,但仍然是自己捆綁自己,人的思維就是有限,所以必須去掉人的思維,去掉人的觀念,因此我必須從肉身中出來,進入靈界來掌握一切,來治理一切,這樣才能轄管萬國萬民,才能成全我的旨意,這是不遠的事。你們都不相信我的全能,都不認識我這個人,認為我只不過是一個人,絲毫看不見我的神性,我想什麼時候成,就什麼時候成,都在乎我口中的話。在近來的說話當中,在我的一舉一動當中,你們只注重我人性方面的事,卻不注重我在神性方面的事,也就是認為我也有思維、也有觀念,但我說過,我的心思、我的意念、我的思維、我的一舉一動、我的一言一行都是神自己的完滿彰顯,這些你們都忘了嗎?都是渾人!不明白我說話的意思,我讓你們從我的說話當中,看見我正常人性的一方面(因在我這一段的說話當中,你們仍然不認識我正常人性的一方面,所以我在日常生活當中,在實際當中,讓你們看見我的正常人性),你們倒好,不認識我的正常人性,反而抓我的把柄,在我面前放蕩!瞎眼!愚昧!不認識我!這麼長時間我的話白說了,你們根本就不認識我,根本不把我的正常人性當作完全神自己的一部分!怎能不叫我發怒?怎能叫我再施憐憫?只有用我的烈怒對待這些悖逆之子,這麼放肆,這麼不認識我!以為我這個人錯了!我能作錯事?我能隨便選一個肉身穿上?我的人性、神性是構成完全神自己的不可分割的兩部分,這下你們該透亮了吧!我的話已說到頂峰了,不能再跟你們囉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