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在肉身顯現

目錄

第 一 百 零 一 篇 說 話

對於一切打岔我經營、破壞我計劃的,我一個都不輕易放過,每個人都應當從我的話中摸著我的意思,都應該明白我說的是什麼,針對現狀,應人人省察自己,是扮演哪一種角色的,是為我而活,還是為撒但效力?你的一舉一動是出於我,還是出於魔鬼?這些都當清楚,免得觸到我的行政,臨到我的震怒。回想以往,人都是對我不忠不孝、不尊不敬,而且加上背叛,所以今天這些人遭到我的審判。不要看我是一個人,凡在我眼中看不上的(應從中領會我的意思,不是看你長得多麼美,不是注意你的姿色,就看你是否是我預定揀選的)都是我淘汰的對象,這是一點不差的,因在外表看我是人性,但你要透過我的人性看我的神性才是,我說過了多次的「正常人性與完全神性是完全神自己的不可分割的兩部分」,但你們仍然不認識我,只注重你那渺茫的神,都是些不通靈的人,就這樣的人還想作我的長子,不知羞恥!不看看自己是什麼身分!做子民都沒份,更何況作長子與我一同作王呢?這樣的人都是不認識自己,都是撒但的種類,不配在我家中做柱子,更不配在我前事奉我,所以我一個一個地淘汰,一個一個地讓他顯出原形。

我的工作步步暢通無阻,沒有一點攔阻,因我已得勝,因我已在全宇宙作王掌權(指的是我打敗魔鬼撒但之後,把權又重新收回來)。當我把我的眾長子全部得著的時候,便是在錫安山上升起得勝的旗幟的時候,也就是說,我的眾長子就是得勝的旗幟,就是我的榮耀,是我的誇口,是我羞辱撒但的記號,是我作工的方式(藉著一班我預定之後叫撒但敗壞,但又重新回到我身邊的人來羞辱大紅龍,來治理一切的悖逆之子),是我的全能之所在,是我的大功告成,是無人更改的,無人能辯駁的。我就是藉著眾長子來完成我的經營計劃,這就是以往說的「要讓萬國萬民因著你們流歸我的寶座之前」的真意,更是我說過的「你們肩上的重擔」的本意。清楚嗎?明白嗎?眾長子是我整個經營計劃的結晶,所以我對這一班人一直不放鬆,一直在嚴厲地管教(在世所受的痛苦,家庭的不幸,父母、丈夫、妻子、兒女的棄絕,總之是世界的棄絕,時代的拋棄),所以,在今天才有幸來在我的面前,這就是你們常想的「為什麼別人不接受這名,而我接受了這名」的答案,知道了吧!

今天,一切都不同以往,我的經營計劃已轉入了新的方式,我的作工更是不同以往,我的說話更是前所未有的,所以我再三強調你們為我好好效力(對效力者說的),不要消極對待自己,要好好追求,得點恩典不也是很有享受嗎?比起在世受苦受難強多了,告訴你!若今天不為我一心一意地效力,而是埋怨我不公義,明天你就下陰間地獄,作為人誰都不願意早死,不是嗎?多活一天就算一天,所以要為我的經營計劃獻上你的全人之後,等著我審判你,等著我的公義的刑罰臨到你。不要認為我說胡話,我都是憑著公義說話,憑著我的性情說話的,更是帶著我的公義、威嚴行事的。人都說我不公義,這都是因為人對我不認識的緣故,是人的悖逆性情的明顯的表現。在我沒有情感,全是公義、威嚴、審判、烈怒,越往後越看見我的性情,現在是過渡階段,你們只能看見一小部分,看見一些外面的事,在我的眾長子顯出時,我就讓你們完全看見,讓你們完全認識,人人都心服口服,我要讓你們的口中出來見證我的話,而且是對我永遠讚美,永遠頌揚,這是必然趨勢,無人能改變,也是無人能想像到的,更是人不能相信的事。

作為長子的異象越來越透亮,對我越來越愛(並不是愛情,針對這事,是撒但對我的試探,必須看透,所以在以前我提到過,有些人在我面前賣弄自己的姿色,這樣的人是撒但的差役,認為我看中了他的容貌,不知羞恥!最下等的賤貨),而眾長子以外的人,通過我這一段的說話,異象越來越模糊,對我這個人失去信心,之後,便逐漸冷淡,最後便倒下去,這樣的人也由不得自己,這是我這一段時間說話的目的,應人人有所看見(對眾長子說的),從我的說話、作事當中看見我的奇妙。為啥說我是和平的君、永在的父,我是奇妙、我是策士?若從我的身分,從我的說話、作事當中來解釋就太膚淺了,是不值得一提的。所謂和平的君是我作成眾長子的能力,是我對撒但的審判,是我對眾長子的無窮的祝福,也就是說,只有眾長子才配稱我是和平的君,因我愛我的長子,稱我是和平的君應從長子口中出來,對我的眾長子,我是和平的君。而永在的父是對眾子、子民們說的,因著我的眾長子的存在,因著我的眾長子能與我同掌王權,轄管萬國萬民(眾子、子民),因此,眾子、子民應稱我是永在的父,也就是在眾長子以上的神自己的本意。我是奇妙是對所有的眾子、子民和我的眾長子以外的人說的,因著我作工奇妙,在不信的人來說,根本看不見我(是我蒙蔽了他們的眼睛),對我作的一點都看不透,所以對他們來說我是奇妙。策士是針對所有的魔鬼、撒但說的,因著我作的都是為了羞辱魔鬼、撒但,都是為了我的眾長子,我是步步順利,步步得勝,而且我能識透一切撒但的詭計,而且是利用它的詭計來為我效力,在反面為我做了效力的對象,這些都是我作為策士的意義,無人能改變,無人能看透。但從我的本體來說,我既是和平的君、永在的父,又是策士、奇妙,這是一點不假的,是鐵證如山、永不改變的真理!

我要說的話太多了,簡直沒法比擬,所以,需要你們都要有耐心、都要等待,千萬不要隨意離開。因為在以往你們所明白的,在今天都已過時,太不適應了,現在是改朝換代的時刻,所以也需要你們改變你們的想法,改變你們的舊觀念,這就是穿上聖潔義袍的真意。只有我自己解釋我自己的話,只有我自己知道我作的事,所以只有我的話沒有水分,全是本意,所以是穿上聖潔的義袍。在人的觀念中理解的都是人自己的想像,都帶著雜質,不能達到我的心意,所以我自己親自說、親自解釋,這也是「我自己親自作工」的本意,是我經營計劃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必須人人都向我歸榮耀,向我讚美。在明白我話上,我根本沒加給人這個能力,人根本沒有這個器官,這是我羞辱魔鬼的一種方式(若人明白我的話語,在每一步都能測透我的心思,那時撒但就會隨時佔有人,從而人就會背叛我,不能達到我揀選眾長子的目的,若我明白一切奧祕,我這個人能說出一切人測不透的話語,也會叫撒但佔有的,這就是我這個人在肉身時,為什麼一點不超然的根源),必須人人都清楚明白我這話的意義,都要隨著我的引領行事,不要自己追求明白高深的字句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