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篇

我的話説到一定程度,我的工作到一個地步,你們應人人摸着我的心意,能够不同程度地體貼我的負擔。如今,正是從肉身轉入靈界的轉折點,你們是跨越時代的先行者,是踏遍宇宙地極的宇宙人,是我的心肝,是我的所愛。可以説,除了你們,我别無所愛,因我全部的心血代價都在你們身上,難道你們不知道嗎?我為什麽要創造萬物?我為什麽要調動萬物為你們效力?都是我愛你們的表現,山和山中的萬物,地和地上的萬物,都因着我得着你們而向我贊美,向我歸榮耀。確實是一切都成了,而且是徹底成了,在你們身上為我作了響亮的見證,為我羞辱了魔鬼、撒但,一切的在我以外的人、事、物都服在我的權柄之下,都因着我的經營計劃的完成而各從其類(我的子民都歸我,撒但的種類都歸在火湖裏,歸在無底深坑裏永遠哀號,永遠滅亡)。所説的「滅亡」和「從此以後取其靈、魂、體」指的是把他交給撒但,任其踐踏,也就是説,凡不在我家裏的,都是滅亡的對象,都是不存在的,并不是人所想象的「没有」,也可以説成是,凡是我以外的東西,在我看都不存在,都是沉淪的真意,在人的肉眼看仍然存在,但在我看已經歸于烏有了,是永遠滅亡的(强調的是我不在其身上作工的,是在我以外的)。在人怎麽想也想不通,怎麽看也看不透,只有我的開啓、我的光照、我的明確指出,否則,誰也不透亮,而且越來越模糊,越來越感覺空虚,越來越覺着没路,幾乎相當于死人。現在的多數人(指長子以外的所有的人)都處于這種光景,我的話這樣明説,這些人還是没有一點反應,還是顧及肉體享受,吃完睡,睡完吃,不揣摩我話,即使是有勁也是一陣子,過後仍然如此,没有一點變化,好像他根本没聽我的話,這是標準的廢人,没有一點負擔,是最明顯的混飯吃的人,過後,我一個一個地撇弃,别着急!我一個一個地打發他回無底深坑裏。像這一類人,聖靈從來没在他身上作工,他所作的都是恩賜,既談到恩賜,便是没有生命的人,是我的效力者,我一個都不要,把他們都淘汰(但現在還稍微有點用處)。作為效力的聽着!不要以為我用你就看中了你,没那麽容易,要想讓我看中你,必須得是我驗中的,是我親自成全的,這樣的人才是我所愛的,即使人説我作錯事了,我也决不反悔。知道嗎?效力的是牛、是馬,怎麽能當我的長子呢?這不是瞎胡鬧嗎?不是違反了自然規律了嗎?誰有我的生命、有我的素質,才是我的長子,這才是合情合理的事,是誰也駁不倒的,必須是這樣,否則,無人能充當,無人能代替,這不是憑情感作的事,因我是公義的神自己,是聖潔的神自己,是威嚴不可觸犯的神自己!

在人不能辦到的,在我却是一切亨通,一切自由,誰也攔阻不了,誰也改變不了,這麽大的世界都在我的手中,更何况一個小小的魔鬼撒但更不在話下,若不是為了我的經營計劃,不是為了我的衆長子,我早就把這個邪惡淫亂的、充滿死人味道的舊時代毁滅了,但我作事有分寸,我不輕易説話,既説必成,即使不成,但必有我智慧的一面,必能為我成全一切,為我的作事而開出路,因我的話就是我的智慧,我的話是一切,人根本聽不明、測不透。我經常提到「火湖」,這是什麽意思呢?與硫磺火湖的區别在哪兒呢?硫磺火湖指的是撒但的權勢,而火湖指的是在撒但權下的整個世界,在世的每一個人都是火湖燃燒的對象(是説他們越來越敗壞,到一定程度被我一個一個地滅亡,在我并不難辦,只不過是我的一句話),我的烈怒越大,整個火湖的火燃燒得越旺,即指人越來越邪惡,當我的烈怒爆發之時,也是火湖爆炸之時,即指整個宇宙世界毁滅的時日,到那一日,我的國度就完全實現在地上,就開始了新的生活了,這是不久將應驗的事。我既説出話,事情就應驗在眼前了,這是在人的看法當中的事,但在我看,事情已提前作成了,因在我一切都不在話下,説成就成,説立就立。

你們天天吃我的話,享受我殿裏的肥甘,喝我生命河的水,摘取我生命樹的果子,究竟什麽是我殿裏的肥甘?什麽是我生命河的水?什麽是生命樹?什麽是生命樹的果子?這些常用詞,也没有一個人能明白,都混淆不清,亂説、亂用、亂套。殿裏的肥甘并不是指我的話語説的,也不是我賜給你們的恩典,那麽到底是指什麽説的呢?歷代以來,從來没有一個人有幸享受我殿裏的肥甘,只有在末世,在我的衆長子身上才讓人能看見什麽是我殿裏的肥甘。我「殿裏的肥甘」中的「殿」是指我的本體説的,是針對錫安山,即我的居所説的,不經我的應許,誰也進不來、出不去。「肥甘」指什麽説的?「肥甘」就指在身體裏與我同掌王權的福分。總的來説,就是指衆長子在身體裏與我同掌王權的福分,并不難理解。生命河的水有兩方面的意義:一方面指從我腹中流出的活水,即指從我口中説出的每一句話;另一方面指的是我作事的智慧、謀略,還有我的所是、所有。在我的話中有無窮無盡的、隱藏的奥秘(所謂的不再隱藏是針對以往説的,但比起以後公開揭示的那一天,仍然是隱藏的,這裏的隱藏不是絶對的,而是相對而言的),也就是説,生命河的水涌流不乾;在我有無窮無盡的智慧,我的所是、所有更是人一點也看不透的,即生命河的水涌流不乾。在人看,有各種各樣物質的樹,但從來没有人看見過生命樹,但今天人看見了却不認識,還説什麽吃生命樹的果子,真是可笑!亂吃一氣!為什麽説人今天看見了却不認識呢?為什麽我這樣説呢?明白我話的意思嗎?今天實際的神自己就是我這個人,就是生命樹,不要用人的觀念衡量我,從外表看我不像樹,但你知道我是生命樹嗎?我的一舉一動、我的言談舉止都是生命樹的果子,是我自己的本體,是我的衆長子當吃的,所以最終只有我的衆長子與我一模一樣,能活出我,能見證我(這都是指進入靈界的事,只有在身體裏才能完全一樣,活在肉身,只能是大體相同,但仍是各有所好)。

我不僅要在衆長子身上顯出我的大能,更要藉着我的衆長子治理萬國萬民,而顯出我的大能,這是我的工作步驟。現在是關鍵,現在更是轉折點,當一切都成就之時,你們就看見我的手作的是什麽,就會看見我怎樣計劃,我怎樣經營,但這并不是渺茫的事,根據世界各國的動態,這是不太遠的事了,是人想象不到更是人難以料到的事,千萬不可馬虎、不可疏忽,免得錯過得福分、得賞賜的機會。國度的前景在望,而整個世界也逐漸倒斃,從無底坑裏、從硫磺火湖裏發出陣陣哀號聲,聲音令人毛骨悚然,使人心驚膽戰、無地自容。在我名裏被揀選又淘汰的,是在無底深坑裏,所以我多次説,要把我淘汰的對象扔在無底深坑裏。當整個世界毁滅之後,所有的被毁滅的東西,都歸在硫磺火湖裏,即從火湖裏轉移到硫磺火湖裏,這時,每個人都已定形了,是永遠的滅亡(對所有在我以外的人説的),是永遠的存活(對所有在我以内的人説的)。到那時,我與我的衆長子就從國度出來進入永遠,這都是以後要應驗的事,即使現在告訴你們,你們也不會明白,只好是順着我的引領而行,在我的光中行走,在我的愛裏與我相隨,在我的家中與我享受,在我的國中與我掌權,在我的權中與我治理萬國、萬民。以上所説,都是我賜給你們的無窮無盡的祝福。

上一篇: 第一百零一篇

下一篇: 第一百零三篇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相關内容

第三十二篇

當人與我同相聚之時,我心甚是歡喜,隨即我將手中之福賜予人間,讓人與我同相聚,不是悖逆我的仇敵,而是與我相合的朋友,所以我也以心待人。在我的工作之中,人被看為上層機構的對象,所以,我對人也多加幾分注重,因人本來就是我工作的對象。我在人的心中設立了我的占據點,使人的心能仰望于我,但人…

第十五篇

「神的顯現」在衆教會中間已經出現了,是那靈説話發聲,他是烈火,他帶着威嚴,他在審判;他是人子,身穿長衣直垂到脚,胸間束金帶,他的頭與髮皆白如羊毛,眼目如同火焰,脚像在爐中鍛煉光明的銅,聲音如同衆水的聲音,右手拿着七星,口中有兩刃利劍,面貌如同烈日放光!人子被見證,神的自己已公開顯…

第十一篇

作為整個人類的每一個都當接受我靈的鑒察,都當細察自己的一言一行,更當觀望我的奇妙作為。當國度降臨在地之時,你們有何感想?當衆子、子民都流歸我的寶座之時,我正式開始了白色大寶座前的審判。也就是説,當我在地開始親自作工之時,當審判時代進入尾聲之時,我開始面向全宇説話,面向全宇釋放我靈…

第四十四篇

人都把我的工作當作附加成分,不因我的工作而廢寢忘食,所以我只好按照人對我的態度而對人提出合適的要求。在我的記憶之中,我曾給人不少恩典,給人不少祝福,但人在搶去這些東西之後便馬上離去,似乎我是無意識地施捨給人,所以人一直以自己的觀念來愛我。我要人對我真實的愛,但到如今,人仍是磨磨蹭…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