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在肉身顯現

目錄

第 二 十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神造了全人類,又帶領全人類到今天,所以,在人中間的所有事神都知道,他知道人間的苦,明白人間的甜,所以他天天在描繪著全人類生活的狀況,更是在對付全人類的軟弱加敗壞。神的心意不是將人類全部打入無底深坑,或是全部拯救,神作事總是有原則的,但在作所有的事當中,無人能摸著規律。當人知道神的「威嚴」「烈怒」時,神立時轉換口氣,變為「憐憫」「慈愛」,但當人認識神的「憐憫」「慈愛」時,神又立時轉換口氣,使人在神的話上猶如吃活雞一般無法下口。在神所有的說話當中,開頭一句不曾有重複的,而且不曾有一次說話是按著「昨天」的說話原則說的,甚至口氣也不相同,說話內容也不聯貫,這樣,人更摸不著頭腦,這叫神的智慧,是神性情的顯露。以說話口氣、方式來將人的觀念沖散,是為了迷惑撒但,讓其在神所有的作事當中沒有機會「放毒藥」。因著神作事的奇妙,所有的人都被神的話說得昏頭昏腦的,幾乎自家的門都找不著,或者什麼時候該吃飯、什麼時候該休息都不知,真正做到了「廢寢忘食為神花費」。但就是到了如此地步,神仍不滿足現狀,而是一直在向人發怒,以逼迫人把真心拿出來,若不這樣的話,神稍一鬆勁,人就立時「順服」下來而懈怠了,這是人的卑賤之處,不能哄著走,而是「打」著走,「牽」著走。「在我所看到的人中間,不曾有人直接自覺地來尋求我,都是在別人的慫恿之下來我前的,都是順從大流的,沒有人願意付代價、花時間來充實自己的生活。」這是在地所有人的光景,所以若無使徒、無帶領的人作工,那麼,所有的人早就東奔西跑了,所以歷代以來未曾缺少使徒、先知。

神在這一部分的說話當中,特別注重概括全人類生活的狀況,「在人的生活之中沒有一絲火熱,在人的生活之中不含一點兒人的味道,沒有一點光明,但人一直在遷就自己,任自己的一生碌碌無為、沒有價值。轉眼之間死亡的日期逼近,人就這樣含冤死去」等等以上所說全都屬於這一類。為什麼神帶領人類生活至今,而又揭示人間生活的空虛呢?而且為什麼概述所有人的一生是「匆匆來又匆匆離去」呢?可以這樣說,所有這些都是神的計劃,都是神的命定,從而在另一個側面反映了除了在神性裡的生活都是神所厭憎的,雖然神造了全人類,但他不曾真欣賞全人類的「生活」,所以他只是任其在撒但的敗壞之下生存,在經此過程之後將人類毀滅或拯救,從而在地達到不空虛的生活,這都是神計劃中的項目。所以在人的意識當中總有一個盼望,因而導致無人「甘願」無辜地死去,但得到此盼望的卻只有在末世的這些人。現在的人仍活在不可挽救的虛空之中,仍在等待著看不著的盼望:「當我手遮掩臉面,將人壓制在地之下時,人立時覺著空氣緊張,幾乎不能生存,因人都願看見我得榮耀之日。」這是現時所有人的光景,都活在「真空」之中,缺乏「氧氣」,所以導致呼吸困難,神正是用在人意識當中的「盼望」而維持全人類的「生存」的,若不是如此的話,人類全部「出家當和尚」,由此人類就滅絕因而告一段落。所以因著神給人的應許人才存到今天,這是實情,人不曾發現「這個規律」,所以人都不知「深怕死亡第二次臨及其身」的原因。作為一個人,沒有一個有勇氣一直活下去,但也不曾有一個人有勇氣而死去,因此說人都是「含冤而死」,這是人間的實情。或許有的人在前途上有挫折而想到了死,但他的想法沒「成立」;或許有的人在家庭的矛盾中想到了死,但又被「心愛之物」牽掛,因此,仍不能「如願以償」;或許有的人在婚姻上受了打擊而想到了死,但仍不甘心樂意。所以人都是「死不瞑目」,這是所有人的各類情形。在茫茫的人世之間觀望,人來來往往、川流不息,雖然人覺得活著不如死了痛快,人都在嘴皮上「應付」,但不曾有一個人先作「示範」死去再來,給活人介紹「死了痛快」的「享受法」,人都是賤骨頭,沒皮又沒臉,而且「說話不算數」。神在計劃中預定了一批人,享受他的應許,所以神說「多少靈在肉身中存活,多少靈在地上死而復生,但不曾有機會在今天享受在國度中的福分」。凡在今天享受國度福分的人都是在神創世以來就預定好的,神安排這些靈在末世存活於肉身,到最後,神要得著這一部分人,將這些人安排在「秦國」之中。因著這些人的靈實質是「天使」,所以神說「難道在人的靈中不曾有我的一點印象了嗎?」其實,當人活在肉體當中就對靈界之事一概不知,從神這句簡單的話中就可看見神的「心情」:「人向我投來一絲帶有防備之意的目光。」從這句簡單的話中表現出神複雜的心理,從創世到如今,神的心始終是處在伴隨著烈怒、審判的憂傷之中,因為在地的人並不能去體貼神的心意,正如神說的「人猶如山中的野人一般」,但神又說「必會有一天,所有的人都會從汪洋大海之中游到我的身邊來享受在陸地上的所有豐富,從而脫離海水的傾吞之險」,這是神旨意的告成,也可說成是大勢所趨,是神工作完成的標誌。

當國度完全降臨在地時,所有的人都恢復了人的原來模樣,所以神說「我在寶座之上享受,我在眾星之中生活,天使為我獻上新歌新舞,不再因著自身的『脆弱』而淚流滿面,在我之前,再也聽不到天使的哭泣之聲,無人再向我訴說苦衷」,足見神完全得榮耀之日是人得享安息之日,人不再因撒但的攪擾而忙碌,世界不會再向前發展,人都在安息之中生存,因為天宇的「眾星」都更換,太陽、月亮、恆星等等,天上、地下的山山水水都變化。因為人變了,「神」也變了,所以萬物都要變化,這是神經營計劃的最終目的,是最後要作成的。神說了這麼多話的目的主要是為了讓人都認識他,人都不明白神的行政,神作的一切都是由其自己擺佈、安排,不願讓任何一個人插手,而是讓人都看見一切都是神的安排,並不是人能做到的,即使是人能看到的,或者是難以想到的,都是神一手操縱起來的,不願摻有人一絲一毫的意思,誰若參與那神定規不饒,哪怕有一點兒也不行,神是嫉妒「人」的神,似乎在這方面神的靈特別敏感,所以誰稍有心插手,神的焚燒之火立即臨及其身,將其化為火中的灰燼。神不容讓人隨便發揮其「恩賜」,因為凡屬恩賜之人都無生命,所謂「恩賜」純屬為神效力,是來源於撒但,所以神特別恨惡,不願讓步。但往往都是無生命之人容易參與神的工作,而且不被人發覺,因為有「恩賜」的掩蓋。所有屬恩賜之人在歷代以來不曾站立住,因為其並無生命,所以並無抵抗力。所以神說「我若不明說,人永遠不會醒悟,不知不覺之中就落入我的刑罰之中,因為人並不認識在肉身中的我」。凡屬血肉之體,都在神的引領之下,但又活在撒但的捆綁之中,所以人與人不曾有正常的關係,或是因著情慾,或是因著愛慕,或是因著環境的安排,神最恨惡的就是人與人不正常的關係,所以因著這種關係,才促使神口中這樣的話說出:「我要的是充滿生機的活物,而不是被死亡浸透的死物,我既在國度之上坐席,我就要指揮全地之人來接受我的檢閱。」當神在全宇之上時,天天在觀察所有血肉之體的一舉一動,不曾放過一個,這是神的作為。因此,我勸告所有的人都查考自己的心思意念,自己的所作所為,不是讓你作神羞辱的記號,而是作神榮耀的彰顯,在所有的舉動、所有的言語中,所有的生活之中,都能不被撒但當作「笑料」,這是神對所有人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