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篇

當一切都顯明之時,便是我安息之時,更是一切就緒之時,我自己親自作我的工,我親自擺布一切,親自安排一切。當我從錫安出來之時,當我又重新回到錫安之時,當我的衆長子被我作成之時,我的大功就告成了。在人的觀念當中,作成的事必須是能看見、能摸到的,但在我看,當我計劃之時,一切就都成了。錫安是我的居所,錫安是我的歸宿,在那裏我顯明我的全能,在那裏我與我的衆長子共享天倫之樂,與我的衆長子永遠共存。錫安那美好的地方,錫安那令人嚮往的地方,歷世歷代多少人都仰望,但從始到終没有一個人進入錫安(歷代的聖徒、先知没有一個,因為我是在末世揀選長子,作長子的都是在末世降生,所説的我的憐憫、我的恩待在此更明顯),今天作為長子的每一個人都要與我一同進入錫安,享受那福分。我把衆長子提拔到一個地步,是因為衆長子有我的素質,有我的榮形,能達到見證我、榮耀我、活出我,更能打敗撒但、羞辱大紅龍。因我的衆長子是貞潔的童貞女,是我所愛,是我所揀選看中的。之所以我要提拔,是因為他能站住自己的地位,能够卑微隱藏地事奉我,作我的有力見證。在衆長子身上,我花費所有的精力,精心布置了各種人、事、物為他效力,到最後,我要讓人都從我的衆長子身上看見我的全部榮耀,我要讓人都因着我的衆長子而對我心服口服,我不强迫任何一個魔鬼,不怕它猖狂,不怕它妄為,因我有見證,我手中有權柄。那些撒但的種類聽着!我説的每句話、我作的每件事都是為了成全我的衆長子,所以你必須聽從我的調動,順服我的長子,否則我收拾你,叫你馬上沉淪!現在衆長子已開始執行我的行政了,因只有我的衆長子配高舉我的寶座,我已膏立我的衆長子。若對我的衆長子不服的,定規不是好東西,無疑是大紅龍差來擾亂我經營計劃的,這樣的傢伙趕緊從我家中趕出去,我不要這樣的東西為我效力,讓它永遠滅亡,是馬上,不耽延時日!作為效力的也得是經過我同意的,效力的必須是順服聽話的,不講代價的,若是它悖逆,那它不配為我效力,我不需要這樣的貨,趕緊走開,我絶對不要!這下該清楚了吧!效力的必須得好好效力,不能擾亂,若你認為你没希望了,你就起來擾亂,我馬上結束了你!作為效力的明白了嗎?這是我的行政。

見證我是衆長子的本分,所以不需你們為我做什麽,只要能盡好你們的本分,享受好我給你們的福分,我就心滿意足了。當我走遍宇宙地極之後,我就揀選而且作成了我的衆長子,這是在我創世以前就已作好的,在人誰也不知道,但我的工作就這樣不聲不響地成就了,不符合人的觀念吧!但事實總歸是事實,誰也改變不了,大小魔鬼都從偽裝中顯出了原形,都不同程度地受到了我的刑罰。我作事有步驟,我説話有智慧,從我的作事、説話當中,你們看出什麽没有?就單單是作事、説話嗎?説話僅僅是嚴厲、審判、安慰嗎?這太簡單了,但在人來説,能看出這些已是不簡單了。在我的説話當中不僅有智慧、有審判、有公義、有威嚴、有安慰,更帶着我的所有、所是,在我的説話當中的每一句話,都是人揭不開的奥秘,我的話語最讓人摸不透,雖然奥秘揭示,但按人的能力仍然不能想象,不能明白。在我來説,最容易理解的一句話,在人來説是最難理解的,所以人與我是天地之别,所以我要把衆長子徹底改變形像,完全進入身體裏。在以後,不僅是從肉身進入身體,更要在身體裏不同程度地改變形像,這是我的計劃,人不能做到,更無法做到,所以現在具體告訴你們,你們也不能明白,只會進入超然的感覺之中,因我是智慧的神自己。

當你們看見奥秘之時,都有點反應,雖然心裏不服、不承認,但嘴上却是承認,這種人最詭詐,在我揭示奥秘的時候,我隨之要把他們一個個地淘汰、撇弃。但我所作的都有步驟,我不草率行事,我不盲目下斷案,因我有神聖的性情。在人根本看不透我現在正在作什麽,我下一步要作什麽,只有我説一步話語,工作方式就隨着我向前一步,一切都在我的話中行事,在我的話中顯明,所以誰也不要急不可待,只要為我好好效力就够了。在萬世以前,我預言過「無花果樹」這樣的字眼,但在歷代没人看見過無花果樹,又無人解釋得了,雖然在以前的贊美當中提到這樣的詞,但誰也不明白這個詞的真意。這個詞猶如「大灾大難」一樣讓人不清楚、不明白,也是我一直没向人揭開的奥秘。在人看,無花果樹可能是一種好的果樹,或者再進一步是指衆聖徒,但仍然與真意相差很遠。在末世我展開我的書卷時(書卷指我口中的一切話,是指在末時説的話,都是我書卷的内容),我就把這個告訴你們。無花果樹是指我的行政,以及行政中的每一條,這只是一部分,無花果樹已經發芽指的是我的肉身已經開始作工説話,但我的行政還未公開(因為那時是我這名被見證以前,而且誰也不知道我的行政)。當我的名被見證、被傳揚、被人都稱頌時,我的行政達到果效時,就是無花果樹結果之時。這些都是完整的解釋,不差一點,都揭示出來(之所以這樣説,是因為在以前的説話當中有一部分仍未完全揭示出來,因此需要你們耐心地等待、尋求)。

在我作成衆長子之時,我要把我的全榮、我的全貌顯現給宇宙世界,是以身體,而且是在萬人之上,是在我的本體之中,是在我的錫安山上,是在我的榮耀之中,更是在所有的歡呼聲中,而我的仇敵都從我周圍退去,下到無底深坑、硫磺火湖裏去。現在人所想象的都是有限度的,是不合我本意的,所以我天天針對人的觀念、人的思維説話。當有一天(進入身體之時),我説的話對你們來説完全是符合的,而且没有一點反抗,那時你們就不再有思維了,那時我就不説話了,因你們没有思維了,我就直接開啓你們,這才是衆長子所要享受的福分,才是與我作王掌權的時候。在人來説,想象不到的事就不相信,即使是有幾個相信的,也是我特别的開啓,否則,人都不會相信,這也是必經之路(若不經過這一步,不能從中顯明我的大能,指的是只用我的話來脱去人的觀念,這工作誰也作不了,誰也替不了,只有我自己作,但談到我自己作,不是絶對的,非得藉着人去作)。當聽了我説的話之後,人都有勁了,但在最終都退去了,這由不得人。在這其間有人琢磨不透的奥秘,誰也想象不到會有什麽事發生,這個在顯明中讓你們看見,從中看出我説的「一切不合我使用的,我都斬草除根」的真意。我的衆長子有各種表現,我的仇敵也有各種表現,這些都會一一顯明給你們。切記!凡是衆長子以外的都是邪靈作工,都是撒但的差役(這事很快一一顯明,但有的要效力到底,有的只是效力一段時間),在我的話語的作工之下,都要顯出原形的。

各國、各方、各派都在享受我名的豐富,因為灾難正在醖釀,正在我手中掌握着,準備逐步倒下,所以人都着急尋求真道,是付一切代價也要尋求的。在每件事上都有我的時間,説什麽時候成,必定什麽時候成,而且不差一分一秒,誰也攔不住,誰也阻擋不了。大紅龍畢竟是我的手中敗將,是我的效力者,我叫它做什麽,它就做什麽,絲毫没有一點反抗,真正是我的牛、是我的馬。當我工作完成之時,我就把它扔在無底深坑,扔在硫磺火湖裏(針對滅亡的説的)。作為滅亡的不是單單嘗點死味,更要因着對我的逼迫而嚴加懲罰,這個工作我仍然藉着效力者作,讓撒但自相殘殺,自己毁滅自己,徹底毁滅那些大紅龍的後代,這是我工作的一部分,在這之後,轉向外邦,這是我工作的步驟。

上一篇: 第一百零九篇

下一篇: 第一百一十一篇

主正在叩門,你想打開心門迎接到主嗎?聯繫我們,將有講道人與你交流迎接主的路途,使你早日迎接到主與主同赴筵席。

相關内容

第三十三篇

我的國度都是要那些誠實、不虚偽、不詭詐的,世上不都是那些老實忠厚的吃不開嗎?我正和他們相反,誠實人到我這裏來就行,我就喜悦這樣的人,我也需要這樣的人,這正是我的公義。有些人愚昧,摸不着聖靈的工作,摸不着我的心意,還有家裏和周圍的環境都認不清,亂做一氣,失去了不少得恩典的機會,一次…

第三十八篇

不是你信得好,不是你信得純,乃是我的工作奇妙!全數是我的憐憫!千萬不可有絲毫自私、驕傲的敗壞性情,否則,我就不作工。要認識清楚,讓人跌倒、讓人剛强的不是人,而是我。今天,若是認不清這一步,斷乎進不了國度!必須認清今天是神的奇妙作工,不是人的作為。人的作為算什麽?不是自私、自傲、自…

第四十篇

在神的眼中,人猶如神手中的玩物一樣,就如人是神手中的拉麵一樣,願意要細的就要細的,願意要粗的就要粗的,神願意怎麽作就怎麽作。可以這樣説,人就是神手中的玩物,就如貴婦從市場上買回的波斯猫一樣,完全可説成是神手中的玩物,所以説彼得的認識一點兒不假。從此看出,神在人身上作的工、在人身上…

第三十九篇

睁開眼睛看看,處處可以看見我的大能!處處都可定真我。宇宙穹蒼都在傳揚我的大能,天氣轉暖、氣候變遷、人的反常、社會動態的失調、人心的詭詐都要應驗我口中的説話,太陽發白,月亮發紅,整個都失調,難道你們仍未看見嗎?神的大能就在此顯明,無疑他就是那一位人們多年追求的獨一真神——全能者!有…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