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在肉身顯現

目錄

第 一 百 一 十 六 篇 說 話

在我的話語當中,有多少是使人害怕的,有多少是使人恐懼戰兢的,又有多少是令人痛苦、失望的,更有多少是使人滅亡的。話語的豐富,無人測透,無人摸清,只有我把我的話語一句一句地告訴給你們,顯明給你們,你們方才知道大體概況,具體事實的本來面目仍然不明白。所以我要用事實來顯明我一切的話語,從而讓你們更加有認識。從我說話的方式來看,我不僅是在說話中說話,更要在說話中作事,這才是話與實並行的真意。因在我一切是自由,一切又是得以釋放的,在這基礎上,我作的一切又是充滿智慧的。我不隨意說話,我也不隨意作事(不管是在人性還是在神性裡,我說話、作事都有智慧,因我的人性是我自己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但當我說話時,無人注意我說話的口氣;當我作事時,無人注意我的作工方式,這是人的短缺之處。我要在所有的人身上顯明我的大能,不僅是在眾長子身上,更要在萬國萬民中間顯明我的大能,這樣才是羞辱撒但的有力見證。我不作傻事,多數人都認為我見證眾長子是個錯誤,說在我以外又有了另外的神,說我是瞎胡鬧,說我是貶低自己,從中更顯明人的敗壞。難道見證眾長子是我的錯嗎?說我錯,你們能見證嗎?若不是我提拔、我見證,你們仍然把我兒壓在你們下面,仍然冷眼相待,仍然是把我兒當你們的僕人看待。這幫畜生!我一個一個地收拾你!誰也不放過!你們說,和一個有正常人性的人合不來,這些東西會是什麼貨?一點不假就是畜生!我簡直一點看不下眼,若等著你們見證,早把我的工作耽誤了!這幫畜類!簡直沒有一點人性!我不需你為我效力!趕緊給我滾出去!欺壓我兒這麼長時間,我一腳把你踩成肉泥!讓你再野,讓你再羞辱我!我的大功早已告成了,該返回來收拾這幫畜生了!

一切都成就在我手中(對我愛的人來說),一切又都毀滅在我手中(對我恨的畜生,我厭憎的人、事、物來說),我把我要作的都讓我的眾長子看見,讓我的眾長子徹底明白,從中看見我從錫安出來之後所作的一切,之後我們一起進入錫安山,進入我們萬世以前所在之處,重新過我們的生活。以後再沒有和世界、和這幫畜生接觸的時候,而是完全得自由,一切暢通無阻。誰敢抵擋我的眾長子中的一個?誰敢再與我的長子作對?我定規不輕饒他!以往對我怎樣敬畏,今天對眾長子也要怎樣敬畏,不要在我前一套、在我後一套,誰怎麼樣我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對我兒不忠,便是對我不孝,這是明擺著的事實,因著我們本是一體,若對我好,而對眾長子又是另一種態度,那這人無疑就是典型的大紅龍的後代,因為他分割基督的身體,這罪永遠不得赦免!要人人有所看見,見證我是你們的本分,見證眾長子更是你們的職責,誰也不要推卸責任,誰若打岔,我立時收拾你!不要認為你自己了不起了,告訴你!越是這樣的東西,越是我嚴厲懲罰的對象!越是這樣的東西,越是沒有希望的,而且是沉淪之子,我永遠刑罰你!

我的一切工作都藉著我的靈親自作,不要任意一個撒但的種類插手,免得擾亂我的計劃。到最後,我要讓大人、小孩都起來讚美我與我的眾長子,讚美我的奇妙作為,讚美我的本體的顯現。我要讓讚美的聲音震動整個宇宙地極,震動山河萬物,我要讓撒但徹底蒙羞;我要用我的見證來毀滅整個骯髒污穢的舊世界,來建立聖潔無污點的新世界(我說的以後的日、月、星、辰並不改變並不是指舊世界仍然存在,而是整個世界被毀滅,更換舊世界,我不是更換宇宙),那時才是合我意的世界,在其中必沒有當今那樣的壓迫、那樣的人吃人的現象,而是完全在肉體的公平合理(雖說是公平合理,但是在肉體當中的,比起我的國度是天地之差,簡直沒法相比,畢竟人間是人間,靈界是靈界)。那時,我與眾長子就管轄這樣一個世界(在這個世界當中,必沒有撒但的攪擾,因撒但被我完全收拾),但我們的生活仍舊是國度的生活,這個誰也否認不了。歷世歷代沒有一個人(不管是多忠心的人)體嘗過這樣的生活,因歷代以來沒有一個作長子的,而在以後仍然是效力的,這些效力者雖忠心,但畢竟是被我征服之後的撒但的後裔,所以肉體死後仍然降生人世為我效力,這就是兒子總歸是兒子、效力者總歸是撒但的後裔的真意。歷代以來不知有多少人都是為了今天的眾長子效力,所有的效力者一個也跑不了,我要讓他永遠為我效力。就其本性來說,都是撒但之子,都是抵擋我的,雖為我效力,但都是被迫的,都是不得已的,因為一切都掌握在我手中,我使用的效力者必須為我效力到底。所以今天仍然有許多人與歷代以來的先知、使徒有同樣的性質,因他們本是一位靈,所以仍然有那麼多忠心的效力者為我奔跑,但在最終(六千年以來,一直為我效力,所以這些人歸為效力者之類當中),誰也得不到那歷代以來人所盼望的,因我所預備的不是給他們的。

我的一切早已成就在眼前,我要讓我的眾長子重新歸回我的家中,重新回到我的身邊來,重新團聚在一起,因我已凱旋得勝,我已完全得著榮耀,所以我來把你們收回。在以前,曾經有人預言過「五個聰明的童女,五個愚拙的童女」,雖然預言並不準確,但並不是完全錯誤,所以我可以給你們作點解釋。五個聰明的童女與五個愚拙的童女,並不是都代表人數,也並不是都代表一類人。五個聰明的童女是指人數,五個愚拙的童女是代表一類人,但在這兩者當中並不指眾長子,都是代表受造之物說的,之所以說,在末世讓他們預備油就是這個緣故(受造之物本不具備我的素質,要想做聰明的必須得預備油,所以需要裝備話語)。五個聰明的童女是代表我造的人當中的作為眾子、子民的這一類人,「童女」是因為他們雖然生在世上,但仍然被我得著,也可說成是聖潔的了,所以用「童女」。所說的「五個」是代表我預定的眾子、子民的人數。「五個愚拙童女」是指效力者說的,因為效力者為我效力絲毫不注重生命,只追求外面的事(因著沒有我的素質,所以怎麼做也是外面的事),不能做我的得力助手,所以稱為「愚拙的童女」。所說的「五個」是代表撒但說的,而「童女」是指被我征服、能夠為我效力說的,但這一類人並不聖潔,所以稱之為效力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