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篇

在我的説話發聲之中,隱藏着多少我的心意,但人絲毫不知、絲毫不曉,只是一個勁兒地在外面領受我的話,在外面效法我的話,却不能在我説話當中明白我心、體察我意,即使是我明説明點,可又有誰明白呢?我從錫安來在人間,因着我穿戴了正常的人性,穿戴了人的外皮,所以人都只在外面認識我的面貌,但却并不認識我内在的生命,并不認識出于靈的神,而只是認識在肉身的人。難道實際的神自己就不值得你們認識認識嗎?難道實際的神自己就不值得你們下功夫去「解剖解剖」嗎?我恨惡全人類的敗壞,但我體恤全人類的軟弱,我也對付全人類的舊性,作為在中國的子民中的一個,你們不也是全人類中的一部分嗎?在所有的子民當中,再加所有的衆子,即在我揀選的全人類中的選民中間,你們屬于最次的,所以在你們身上我花費的精力最多,下的功夫最大,難道你們還不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嗎?你們還忍心悖逆我另搞自己的一套嗎?若不是我的憐憫、慈愛仍然存在,那麽,所有的人早被撒但擄去,成為撒但口中的「佳肴」。今天,在所有人的中間,真實為我花費、真實愛我的人仍是屈指可數,難道今天的「子民」就已成為你們的私有財産了嗎?你的「良心」就這樣「冰凉」嗎?你真配做我要求的子民嗎?回想過去,再觀今日,有誰已滿足我心了?誰是真心體貼我心意的?若我不提醒你們,你們仍不醒悟,似乎是處于「冷凍」之中,又似乎是處于「冬眠」之中。

在滚滚的浪濤之中,人看見我的烈怒,在翻滚着的烏雲之中,人都驚慌喪膽,不知逃往何處,似乎害怕雷雨將自己沖走,在紛紛揚揚的大雪飄蕩之後,人都心情舒暢,體嘗着大自然的美麗風光,但人誰曾在此之際體嘗我對人無限無量的愛?只是在心中有我的身影,却并没有我靈的實質,難道人不是公開抵擋我嗎?在一陣疾風驟雨過後,所有的人都似乎焕然一新,似乎在患難中熬煉之後又重得光明、重得生命,你們不也是在經歷我的擊打之後幸而有了今天的嗎?但在今天以後的明天,你們仍能保持大雨過後的清潔嗎?仍能保持熬煉之後的忠心嗎?仍能保持今天的順服嗎?你們的忠心能够是一成不變的嗎?難道這是高過人所能達到的要求嗎?我天天在人中間與人生活、與人行動,但誰也不曾覺察到。整個人類,若不是我靈的帶領,有誰能在今世中生存?難道我説的與人生活、行動是誇張嗎?以往,我説過「我創造了人類,又帶領了全人類,指揮了全人類」,難道這不是實際嗎?莫非你們在這方面的經歷還少嗎?就「效力者」三個字就够你們花費畢生的精力來述説的。人若没有實際的經歷,那人永遠不認識我,永遠不能通過我話來認識我,而今天我親自來到你們中間,不更能有利于你們的認識嗎?難道我道成肉身對你們不也是拯救嗎?若不是我親臨人間,那整個人類早被觀念充滿,即被撒但占有,因你所相信的只是撒但的形象,與「神自己」却無關無份,這難道不是我的拯救嗎?

當撒但來到我的面前時,我并不因着其猖狂而後退,也并不因其醜陋而心驚膽戰,我對其采取置之不理的態度;當撒但試探我時,我將其詭計識破,使其自愧蒙羞,悄悄退去;當撒但與我争戰奪取我所揀選的人時,我在肉身與其展開决戰,在肉身扶持、牧養衆子民,使其不易跌倒、失迷,步步引導;當撒但失敗退去之時,我從衆子民身上得着了榮耀,而且衆子民為我作了美好響亮的見證。因此,我將在我經營計劃當中的襯托物完全扔在無底深坑裏,這是我的計劃,是我的工作。在你們的生活中,或許有一天你就遇到了諸如此類的情况,你願意被撒但擄去呢,還是讓我得着呢?這是你自己的命運,需你多加考慮。

國度的生活是子民與神自己的生活,人都在我的看顧、保守之下,都在與大紅龍展開了生死戰,為了打好末後這一仗,為了結束大紅龍,所有的人都應在我的國度之中為我獻上你的全人。所説的國度,是指在神性直接支配下的生活,所有的人都直接接受我的牧養,直接接受我的訓練,使所有人的生活都是在地猶如在天,真正實現在三層天的生活。我雖活在肉身之中,但我不受肉身的轄制,多少次我來在人中間垂聽人的禱告,多少次我行走在人的中間享受人的贊美,雖然人不曾覺察我的存在,但我仍是這樣作着我的工作。在我的居所,才是我隱秘之地,但在我的居所,我又打敗了衆仇敵;在我的居所,我對地上的生活才有了實際的經歷;在我的居所,我又觀察着人的一言一行,觀察、指揮着全人類。若是人類能够體貼我的心意,來滿足我心,供我享受,那我必會祝福全人類的,這不正是我對人的心意嗎?

當人都處于昏迷狀態之時,在我陣陣的雷聲之中,人才在夢中被驚醒,睁眼看時,多少人被這閃閃寒光刺傷眼睛,以至辨識不清方向,不知從哪兒來,更不知往哪兒去,多數人在激光之中被擊殺,因而全身癱倒在急風暴雨之中,尸首被積流成河的水沖去不見踪影。在光中,存活之人才看清我面,才對我的外形有所認識,以至于再不敢以眼來正視我面,深怕我的刑罰、咒詛再次臨及其肉身。多少人失聲痛哭;多少人垂頭喪氣;多少人的血流成河;多少人的尸首到處漂流;多少人在光中尋見自己的位置,不覺心中一陣酸楚,為自己多年來的不幸經歷而落泪;多少人在光的威逼之下承認自己的不潔,并且下决心悔過自新;多少人因着眼睛的失明已失去生活的樂趣,因而無心去理睬光,所以仍處于停滯狀態,等待着自己的末日;多少人揚起生活的風帆,在光的引導之下盼望着自己的明天……今天,人,誰不在此景中生存?誰不在我的光中?即使你剛强,或是你軟弱,但你怎能避開我光的臨及呢?

一九九二年三月十日

上一篇: 第十二篇

下一篇: 第十四篇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或與我們聯繫幫你找到路途。

相關内容

一個很嚴重的問題——背叛 一

我的工作即將結束,多年的相處成了不堪回憶的往事,我不斷重複我的説話,不停地進展我的新工作。當然,我的忠告是我每次作工的必有内容,没有忠告你們都會誤入歧途,更會不知所措,如今工作即將結束、進入尾聲,我還是想作點忠告之類的工作,也就是説些忠告之類的語言供你們悉聽。我只希望你們能做到不…

第三十八篇

不是你信得好,不是你信得純,乃是我的工作奇妙!全數是我的憐憫!千萬不可有絲毫自私、驕傲的敗壞性情,否則,我就不作工。要認識清楚,讓人跌倒、讓人剛强的不是人,而是我。今天,若是認不清這一步,斷乎進不了國度!必須認清今天是神的奇妙作工,不是人的作為。人的作為算什麽?不是自私、自傲、自…

當放下地位之福,明白神拯救人的心意

在人來看,是摩押的後代就不可能被作成,就没資格被作成,若説是大衛的子孫,就一定有希望,一定能被作成,只要説是摩押的後代,那就不能被作成了。到如今你們也不知道在你們中間作工的意義,到現在這個地步,你們仍是把自己的前途挂在心上,不捨得放下,没有人去關心為什麽今天就偏偏選中了你們這班最…

第四十篇

人都在注目觀望我的一舉一動,似乎我要將天壓下來一般,人對我的所有作為總是感到莫明其妙,似乎我的作為人無法測透一點,所以,人總是在看着我的眼色行事,深怕「得罪上天」,被打下「凡間」。我不抓人的把柄,以人的不足為我作工的對象,此時此刻,人便甚是高興,以我為自己的依靠。當我給予人時,人…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