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篇

人都是没有自知之明的東西,不能認識自己,但對别人却瞭如指掌,似乎别人做的、説的都在他面前經受了他的「檢閲」,似乎首先經受了他的同意才做出來,因此,似乎就連别人的心理動態他都全然測透。人都是這樣,雖説今天進入國度時代,但本性仍不改變,仍是在我前作我所作,而在我後却又開始做自己的獨特的「生意」,但在這之後,來我面前時,却又如另一個人一樣,似乎是坦然無懼,面不改色,心不跳,這不正是人的醜態嗎?多少人在我前、在我後是判若兩人;多少人在我前猶如剛生的綿羊,在我後却是猛虎一般,又猶如山中的小鳥一樣「活蹦亂跳」;多少人在我前立下心志;多少人在我前尋求、渴慕我話,在我後却厭煩、放弃我話,似乎我話是他的累贅。我曾多少次看着被「仇敵」敗壞的人類而放弃對其的希望;多少次看着人來在我前痛哭流泪以求得我的赦免,但我因着人的不自尊,因着人的屢教不改,所以我帶着怒氣閉目不理人的所做,即使人的心是真誠的、人的意是懇切的;多少次我看着人能够有信心與我配合,在我前猶如在我的懷中一樣,體嘗着我懷中的温暖;多少次看着選民的活潑、天真、可愛之態,我心何嘗不是以此為享受呢?人不會享受在我手中命定之福,因人不認識到底什麽是「福」,什麽是「苦」,所以,人對我的追求并不是真實,若不是有明天的存在,你們之中誰能在我前是潔白如雪、純潔如玉呢?難道對我的愛是可口的飯食可以换取的嗎?是華麗高檔的服飾嗎?是高官、是厚禄嗎?或是别人對你的愛可以换取的嗎?難道因着試煉就促使人對我的愛放弃了嗎?難道是苦難、是患難就可以使人對我的安排而生發怨言嗎?人没有一個曾真實領略我口中利劍的,只是知道其外面之意,却并没有真實明白内裏之意。若是人真能看見利劍之鋒利,那麽人都會猶如老鼠一樣鑽進地洞的,因着人的麻木,并不明白我話的真意,所以并不知道我話的厲害,不知我話中到底揭示其本性多少,審判其敗壞有多少,所以多數人因着對我話一知半解,因而采取不冷不熱的態度。

在國度之中,不僅是我的口在發聲,我的脚也正式踏遍各地,因而勝過了所有的骯髒污穢之地,所以,不僅天在變,而且地也在變化,而且隨之更新。全宇之下,都因着我的榮光而焕然一新,呈現出一派喜人的場面,令人賞心悦目、心曠神怡,似乎在人想象的天外之天的環境中生存,没有撒但的攪擾,没有室外之敵的侵襲;全宇之上,衆星都在我的指揮之下站在自己的位上在黑暗之時照亮星空,不曾有一物敢有不服之意,因此,因着我的行政的本質,所以整個宇宙都安排得有層有次,井然有序,不曾出現騷亂之况,而且不曾有過分裂全宇之事。我在衆星之上飛躍,在太陽發熱之時將熱一掃而光,因而從我手中飄下鵝毛大雪,但當我改變心志時,所有的雪又都融化成河,頓時在天之下春暖花開,在地翠緑遍及山山水水之間,我在天空之上游蕩,頓時地因着我的身影而被遮蔽得漆黑一團,霎時,便到了「晚上」,整個世界伸手不見五指,所有的人都因着光的消失而趁機互相殘殺,你争我奪,整個在地之國四分五裂,因而處于「混濁」之狀,甚至不可挽回。人都在痛苦中挣扎,都在痛苦中呻吟,在痛苦中哀號,盼望光能突然再次親臨人間,以結束黑暗之日,重新恢復原有的生氣,但我早已甩袖離人而去,再不因世間的不平而施下憐憫,因我早將整個世間之人厭弃,我早已閉目不觀在地之狀况,我早掩面不看人的一舉一動,我早已不因着人的幼小、天真而得以享受了,我已另立計劃,重新將世界更换,以便使新世界早日復興,不再被淹没。在人之中,多少的怪態在等待着我去糾正,多少的失誤等着我去親自避免,多少的塵埃等着我去清掃,多少的奥秘等着我去打開,人都在等待着我,都在盼望着我的到來。

在地之時,我是人心中實際的神自己,在天之際,我是萬物的主宰者,我曾跋山涉水,我也曾飄然在人中間行走,有誰敢公開抵擋「實際的神自己」?有誰敢脱離全能者的主宰?誰敢説我確定無疑是在天?又有誰敢説我一點不差是在地?人,誰都不能把我所在之處盡都説透,當我在天之時,難道我就是超然的神自己了嗎?當我在地之時,難道我就是實際的神自己了嗎?難道我是主宰萬物的,或是體嘗人間之苦的,就能决定我是否是實際的神自己嗎?這樣,人不就是愚昧得不可挽救了嗎?我在天,又在地,我是在萬物其間的,也是在萬人之中的,人天天都能接觸到我,而且天天又能看到我。對人來説,我似乎是時隱時現,似乎是實際存在着的,但又似乎是不存在的,在我身上有人測不透的奥秘,似乎人都在用顯微鏡來窺視我,以發現在我身上更多的奥秘,從而除去心中的「難受滋味」,即使是人用透視鏡,但又怎能發現在我身上的秘密呢?

當衆子民因着我的作工而與我同得榮耀之時,大紅龍的巢穴隨即被挖掘,所有的淤泥都將被全部清除出去,多少年來沉積的污水都被我的焚燒之火而烤乾,不再存留,大紅龍隨之被滅在硫磺火湖之中。你們真願意在我愛的看顧之下而不被大紅龍抓去嗎?你們真恨惡它的詭計嗎?有誰能為我作剛强的見證?為我的名,為我的靈,為了我整個的經營計劃,誰能獻上自己在身之力呢?今天,國度在人間,是我親臨人間之時,若不是這樣的話,有誰能為我親臨戰場而不畏懼呢?為着國度的成形,為着我的心得滿足,更為着我日的來到,為着萬物重得復苏之時,為着萬物繁茂之日,為着把人從苦海之中拯救上來,為着明天的到來,為着明天的美好、明天的欣欣向榮,更為着將來的享受,所有的人都在奮力拼搏,不惜自己的一切而為我在犧牲着自己,這不正是我已得勝的標志,不正是我已完成計劃的記號嗎?

人越在末世越感覺世界的虚空,越没有生活的勇氣,因此,不知多少人在失望中死去,不知多少人在尋求中而失望,不知多少人在撒但的手下而任其擺布,我曾搭救多少人,我曾扶持多少人,曾多少次在人失去光明之時把人挪到有光之地,讓人在光中認識我,在幸福之中享受我。在國度中的子民,都因着我光的臨及而對我生發愛慕之情,因我本是讓人愛的神,是讓人生發依戀之情的神,人都對我的身影而留下深刻的印象。但人誰也不明白,到底是靈的作用,還是肉身的功能?就這一條,足够人細經歷一生的。人不曾在心底深處而厭憎我,而是在靈深處依戀我,我的智慧令人欽佩,我的奇妙作為令人大飽眼福,我的話語令人難測,但又甚是寶愛,我的「實際」使人不知所措,摸不着頭腦,但又都願意接受,這不正是人的實際身量嗎?

一九九二年三月十三日

上一篇: 第十四篇

下一篇: 第十六篇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第十一篇

作為整個人類的每一個都當接受我靈的鑒察,都當細察自己的一言一行,更當觀望我的奇妙作為。當國度降臨在地之時,你們有何感想?當衆子、子民都流歸我的寶座之時,我正式開始了白色大寶座前的審判。也就是説,當我在地開始親自作工之時,當審判時代進入尾聲之時,我開始面向全宇説話,面向全宇釋放我靈…

注重實行的人才能被成全

在末世神道成了肉身來作他該作的工作,盡他的話語職分,他親自來在人中間作工的目的就是為了成全合他心意的人。從創世到如今他就在末世作這樣的工作,就在末世道成肉身作如此大規模的工作,儘管他忍受了世人難以忍受的痛苦,儘管他從高大的神降卑為普通的人,但他的工作絲毫不耽誤一點,他的計劃一點也…

第二十八篇

當我從錫安來之時,曾有萬物都等待,當我回錫安之時,曾有萬人在迎接,在我的往返之間,不曾有敵我之物攔阻我的步伐,因此,我的工作一直在順利地向前邁進。如今,當我來在所有的受造之物中間時,所有的物都在静默迎接我,深怕我再次離去,使其失去依靠,所有的物都在順服着我的引導,都在看着我手所指…

第二十九篇

在人所作的工作當中,有些是神直接指示而作的,但有一部分神并未明確指示,足見神所作的在今天并未完全顯明,就是説,有許多事仍是隱藏而未公開,但有一些事需公開,有一部分事就需讓人糊裏糊塗,這是神作工的需要。比如就神從天上來在人間這事,神怎麽來的,在哪一秒鐘來的,或者來時天地萬物有無變化…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