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篇

人都在我的光中倒下,又因着我的拯救而站立,在我向全宇施行拯救之時,人都想方設法投入我的恢復之流中,但多少人被這道恢復急流沖走不見踪影,多少人被急流之水淹没、沉淪,又有多少人在流中站立,不曾失迷方向,因而順着急流流到今天。我與人同步前進,但人仍不曾認識我,只知我外表的穿着打扮,却不知我内藏之豐富。雖然説我天天供應給人、天天給予人,但人總是不能真心去接受,不能從我領受我給予的一切豐富。人的敗壞我全然測盡,在我,人的内心世界猶如水中明月一般,我對人并不糊弄,也不應付,只是人不能對自己負責任,所以整個人類一直墮落到今天仍不能自拔。可憐、貧窮的人類啊!為什麽愛我却不能隨從靈意?難道我向人類没有公開嗎?難道人不曾見我面嗎?莫非我對人類施的憐憫太少了嗎?全人類的悖逆者啊!必在我脚下滅没,必在我的刑罰中消失,必在我大功告成之日而從人類之中被弃絶,讓整個人類都認識悖逆者的醜相。人難見我面,難聽我音,是因整個世界太混濁,整個世界的噪音太大,因此人都懶得去尋求我面、去摸我心。人的敗壞還不是因此而造成的嗎?人的缺乏還不是因此而造成的嗎?整個人類一直在我的供應之中,若不是如此,不是我的憐憫,那會有誰能存活到今天呢?在我豐富無比,但一切的灾難又掌握在我的手中,有誰又能從灾難之中隨時逃脱呢?難道是人的祈求嗎?是人内心的哭泣嗎?人不曾真祈求我,所以在整個人類之中不曾有人一生都活在真實的光明之中,只是活在時隱時現的光之中,因此導致人類今天的缺乏。

所有的人都在摩拳擦掌,為我大幹一番,以便從我獲得點什麽,所以我按着人的心理給人以應許,從而激發人真實的愛心。難道是人真實的愛心給予人力量了嗎?是人對我的忠心感動了我在天之靈了嗎?人的所作所為不曾有一絲一毫感動「上天」,若我按着人的所作所為去待人,那麽整個人類將都活在我的刑罰之中。我曾看見多少人泪流滿面,曾看見多少人舉着「心」來换取在我的豐富,儘管人如此「虔誠」,但我并不因着人的「心血來潮」而將我的一切隨便給予人,因人并不曾甘心願意在我前奉獻。所有人的假面具早讓我隨手撕下來扔在火湖裏了,因此人的所謂「忠心」、所謂「懇求」在我前不曾站立住。人猶如在天之白雲一般,當風吼叫之時,人便害怕其勢力的浩大,因而趕快隨之而飄走,深怕因着「悖逆」而被「擊殺」。這不正是人的醜相嗎?不正是人的所謂的「順服」嗎?難道這不是人的「真情」假意嗎?多少人并不服氣我口中的所有説法,多少人并不接受我給予其的評價,因此在説話、做事當中表現出背叛之意。難道我説的違背「人的舊性」了嗎?難道不是按着「自然規律」而給人以合適的定義嗎?人并不真心順服我,若人是真心尋求我的,就無須我説這麽多話,人都是不值錢的賤貨,必須得我用刑罰逼着其往前走,若不是如此,即使給人的應許足够人欣賞,但又怎麽能够打動人的心呢?多少年來,人一直活在痛苦的挣扎之中,可以説,人一直活在失望之中。因此,人已被折騰得無精打采、精疲力竭,所以人對我給予其的豐富并不是歡歡樂樂地接受,以至于到今天這個時候,所有的人仍不能從我接受在靈中的一切甘甜,只是守着貧窮,等待着末日。

多少人想真心愛我,但因着人的「心」并不屬自己,所以人都身不由己;多少人在我所給試煉之中真心愛我,但人總摸不着我的確實存在,人只是在空虚之中愛我,并不能因着我的確實存在而愛我;多少人將心擺在我前不去理睬,因而被撒但隨機而奪走,之後人便離我而去;多少人在我話供應其時來真心愛我,但并不把我話珍惜在靈中,而是當作公物一樣隨便使用,隨時又扔在原處。人都在痛苦之中尋求我,在試煉之中仰望我,在平安之時享受我,在險境之中否認我,在忙碌之時忘記我,在空閑之餘來應付我,但不曾有一人在一生之中來愛我。我願意讓人在我前都求真,我并不要求人給我什麽,只是讓所有的人都能把我當作一回事,不是欺哄我,而是讓我把人的真誠换來。在所有的人中間,貫穿着我的開啓、光照,貫穿着我的心血代價,但在所有的人中間,又貫穿着人的所作所為的「真相」,貫穿人對我的欺騙。似乎人從母腹之中就帶來了「欺騙的成分」,似乎人生來就有獨特的「騙術」,而且從來不露馬脚,不曾有人識破「騙術」的根源到底在哪兒。因此,人都活在不自覺的欺騙之中,似乎人都原諒自己,并不是自己願意欺騙我,而是「神的安排」。這不正是人欺騙我的根源嗎?這不正是人的詭計嗎?我不曾因人的花言巧語而矇頭轉向,因人的本質我早就測透,在人的血液裏,不知含有多少不潔的成分,在人的骨髓裏不知含有多少撒但的毒素,日積月累,人都習以為常,并不覺撒但的苦害,因此人都無心去打聽「健康生存之術」。

在人遠離我時,在人試探我時,我在雲霧之中向人隱藏,因此人尋不見我的身影,只是活在惡人的手下,任其指使。在人親近我時,我向人顯現,并不向人掩面,在此之時,人看到的是我的慈容善面,人頓時恍然大悟,不覺生發對我的愛情,心之中頓覺甘甜無比,竟然不知在宇宙之中還會有我的存在。人更覺我的可愛,更覺我的寶貴,因此,人不願再離開我,而是以我為其生存之光;人深怕我離去,因此,將我緊緊地抱住,我并不因人的熱心而受感動,而是因着人的愛對人施下「憐憫」。在此之時,人立時活在我的試煉之中,我的面容在其心中消失,人頓覺生活的空虚,便有逃脱之意。人的心在此之際顯明,人并不因我的性情而「擁抱」我,而是因我的愛而讓我給予其保護。但當我的「愛」向人反攻時,人立時將心志改變,撕毁所立之「約」,從我的審判之中逃脱,不願再看見我的慈容,從而改變了對我的看法,説我不曾對人有拯救,難道真實的愛就是單一的憐憫嗎?難道人對我的愛就只限制活在我光的照耀之下嗎?回想昨天,活在今天,人不都在這個光景之中嗎?難道你們在明天仍是如此嗎?我要的是人在深處的渴慕之心,而不是在外面的滿足之心。

一九九二年三月二十一日

上一篇: 第二十篇

下一篇: 第二十二篇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相關内容

第六篇

當人看到神的發聲之時都目瞪口呆,認為神在靈界已作了大事,是人所做不了的,必須是神自己親自作的,因此神又提出了對人寬容的話,當人的心都處于矛盾之中時,「神是没有憐憫、慈愛的神,而是專門擊殺人的神,那又為什麽寬容我們呢?難道神又轉入『方式』之中了?」當人在心中有這一觀念、這一想法時都…

第四十七篇

公義的全能神——全能者!在你毫無隱藏遮蔽,一切一切從亘古到永遠人未曾揭開的奥秘,在你却是顯明,全是明亮,再不用尋求、摸索,因今天你的本體已公開顯明給我們,你就是那已經揭開的奥秘,你就是實際的神自己,因今天你已和我們面對面,我們看見你的本體就是看見了靈界的一切奥秘。真是無人能想象得…

作工异象 一

約翰為耶穌作了七年的工作,到耶穌來的時候他把路已經鋪好了,在這以先,各處都聽他所傳的天國的福音,猶太全地遍滿他所傳的福音,他們都稱他為先知。當時希律王想殺約翰又不敢殺,因為約翰在衆百姓中威望很高,殺了約翰,他害怕衆百姓反對他。約翰作的工在衆百姓當中有根基了,猶太人都信服他,他為耶…

當持守住你對神的忠心

現在聖靈在教會裏怎麽作工?你掌握了嗎?弟兄姊妹最大的難處是什麽?最缺少的是什麽?現在有一些人在試煉中消極了,有的人甚至發怨言,有的人因神話説完了就不往前走了。人還没有走上信神的正軌,不會獨立生活,自己維持不了自己的靈生活。有些人就是神發聲説話他跟着走,也有追求的勁,也願意實行,當…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