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篇

誰曾在我家安居?誰曾為我而站立?誰曾因我而受苦?誰曾在我前許下諾言?誰曾跟從我到如今却不冷淡?為何人都是冷酷無情?為何人間弃絶我?為何人都厭煩我?為何在人間没有温暖?我曾在錫安體嘗在天的温暖,曾在錫安享受在天的福分,我又在人之間生活,曾體嘗人間之苦,曾目睹人之間的一切動態,在不知不覺中,人都隨着我的「變化」而變化,所以才來到今天。我不需人能為我做什麽,不需人為我增添什麽,只是讓人能按照我的計劃來,不是悖逆我,不是我羞辱的記號,而為我作響亮的見證。在人的中間,也曾為我作過美好的見證,也曾榮耀我的名,但人的作法、人的行為怎能滿足我的心呢?怎能做到合我心、足我意呢?地上的山山水水、地上的花草樹木無一不是我手作為的顯出,無一不是為我名而生存,而人為什麽達不到我的要求標準呢?難道因為人的卑賤嗎?難道因為我對人的「高抬」嗎?難道我對人太殘忍了嗎?為什麽人對我的要求總是「害怕」呢?今天,在國度中的衆民,為什麽只聽我聲却不願見我面呢?為什麽只看我話却不對照我靈呢?為什麽把我分隔在天地之上下呢?難道在地的我不是在天的我嗎?難道天上的我不能來到地上嗎?難道地上的我就不配被帶到天上嗎?似乎在地的我是卑賤之物,而在天的我是尊貴之物,似乎在地與天之間總有鴻溝相間,不能逾越。但在人中間,彷佛并不知這些事的來源,而是一直在與我背道而馳,似乎我的話只有其音却并無其意。人都在我的話上下功夫,都在我的外表上着手自己的研究工作,但人都失敗了,不曾有什麽「成果」,而是被我的話語擊落不敢再起來。

當我試煉人的信心的時候,無一人有真實的見證,無一人能把自己的所有全部交出來,而是掩掩藏藏不「敞開」,似乎我要搶奪其「心臟」一般,就是約伯也不曾真在試煉中站立住,不曾在苦境中發出香氣。人都是在春暖花開之際發出一絲緑,不曾在寒風凛冽之時仍然蒼翠,人的身量都瘦骨嶙峋,不能達到我的心意。在人的中間,没有可作為人的榜樣的人,因為人與人本相同,不相异,没有什麽區别,所以至今人仍不能完全認識我的作為,只等着我的刑罰臨及所有的人時,我的作為人「不知不覺」便會知曉,并不用我作什麽,不用我强制人,人都會認識我,從而看見我的作為,這是我的計劃,是我作為的顯明之處,是人所應該知道的。在國度之中,萬物都開始復苏了,都開始焕發生機了,因着在地之態的變動,所以地與地之界也開始挪移,我曾預言過,當地與地分割之時,地與地相合之時,是我將列國砸得粉碎之時,在此之時,我要將萬物都更新變化,將全宇重新劃分,從而整頓全宇,改變舊貌,更换新貌,這是我的計劃,是我的作為。當列國列民都回歸我的寶座之前時,隨即我將在天之一切豐富賜予人間,讓人間因我而豐富無比。當舊世界存在之時,我要向列國大發烈怒,頒布向全宇公開的行政,誰若觸犯將遭到刑罰:

我面向全宇説話之際,所有的人都聽見我音,即看見我在全宇之下的所有作為,違背我意的,就是説,以人的作為與我相對的,在我的刑罰中倒下;我要將天上的衆星都重新更换,太陽、月亮因我而更换,不再是往日的天,地上的萬物重新更换,因我的話而成就;全宇之下的列國都重新劃分,要更换我的國,使在地的國永遠消失,而是敬拜我的國,凡屬在地的國都要被毁滅,不存在;全宇之下的人,凡屬魔鬼之人都被滅没;凡敬拜撒但之人都在我的焚燒之中倒下,即除了現在流中之人將全部化為灰燼;宗教之界將在我刑罰列民之時而不同程度地回歸我國,因着我的作為而被征服,因為其都看到了「駕着白雲的聖者」已來到;所有的人都各從其類,因着所作所為的區别而受各種刑罰,若是抵擋我的都滅亡,而在地所作所為不涉及我的,因着其表現而存在地上,受衆子、子民的管轄;我要向萬國萬民顯現,在地發表我親口之聲,宣告我的大功告成,讓所有的人都親眼目睹。

隨着我發聲的加深,我也觀察全宇之態,萬物都因着我話而更新,天也在變,地也在變,人也在顯露着原形,慢慢地,人都各從其類了,不知不覺中都歸到其「家族」之中。我便因此而大大歡喜,在我無攪擾,我的大功不知不覺便成就了,不知不覺萬物都變化了。我創世之時,將一切都各從其類,讓所有的有形之物都歸類,當我的經營計劃即將結束之時,我要恢復創世之態,恢復所有的一切的本來面目,徹底變化,讓所有的一切都歸在我的計劃之中,時候已到!我的計劃之中的最後一步即將完成。污穢的舊世界啊!必在我的話中倒下!必因我的計劃而歸于烏有!萬物啊!都在我話中而重得生命,有了「主宰者」!聖潔無污點的新世界啊!必在我的榮光之中重新得以復苏!錫安山哪!不要再静默不語,我已勝利歸來!我在萬物之中察看全地,地上的人又開始了新的生活,有了新的盼望。我民哪!怎能不在我的光中而復活呢?怎能不在我的引領之下而歡騰呢?地在歡呼,水在嘩然歡笑!得以復活的以色列啊!怎能不因我的預定而自豪呢?誰曾哭泣呢?誰曾哀號呢?往日的以色列已不存在,今日的以色列在世界之上屹立起來,在所有的人心中站立起來,今日的以色列必因我民而得到生存之本!可恨的埃及啊!難道還與我抵擋嗎?怎能因我的憐憫而趁機逃脱我的刑罰呢?怎能不在我的刑罰之中生存呢?凡我愛的必存到永遠,凡抵擋我的必被我刑罰到永遠,因我是妒忌人的神,對所有人的所有作為都不輕易放過,我要鑒察全地,以公義、以威嚴、以烈怒、以刑罰出現在世界的東方向萬人顯現!

一九九二年三月二十九日

上一篇: 眾民們!歡呼吧!

下一篇: 第二十七篇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相關内容

凡屬血氣的無人能逃脱那忿怒的日子

我今天這樣告誡你們都是為了你們的生存,也是為了我工作的順利開展,是為了將我在全宇的起首工作作得更恰當、更完美,將我的話語、權柄、威嚴、審判都顯明于列國列邦的人。我在你們中間的工作是我在全宇工作的開端。雖然現今已是末世,但你們當曉得,「末世」僅是一個時代的代名詞,是指一個時代,就如…

第五篇

我靈的發聲是我全部性情的發表,你們是否清楚?若對這一點不清楚、不透亮,便是直接抵擋我的。你們真看到在這其中的重要性了嗎?我在你們身上花費多大功夫、多少精力,你們真知道嗎?在我面前的所作所為真敢拿出來亮相嗎?虧你們還是在我面前做子民的,不知羞耻!更不明事理!這樣的人在我家中遲早要被…

第五十八篇

摸着我的心意便會體貼我的負擔,便會得到亮光啓示,得到釋放自由,使我心滿意足,使我在你身上的旨意得到通行,使衆聖徒得到造就,使我的國度在地上堅定平穩。現在的關鍵就是摸我的心意,這是你們當進入的路,更是人人應盡的本分。我話就是良藥,是醫治各種疾病的,只要肯到我面前來,就會給你醫治,就…

蒙拯救的人是肯實行真理的人

在講道裏常講要有正當的教會生活,那麽為什麽到這個時候教會生活仍没有改進,還是老調重唱?為什麽就没有一個别出心裁的生活方式呢?九十年代的人再過以往時代皇帝的生活能是正常的嗎?雖然吃喝的東西甚是佳美,歷代稀有,但是教會生活却没有多大轉機,似乎是换湯不换藥,那神説這麽多話有什麽用?多數…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