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篇

我曾在人中間搞過一番大的事業,但人却不曾發現,我就只好以話語來向人一一顯明,但人却對我的話仍是不明白,仍不知我計劃的宗旨是什麽。所以因着人的缺乏、因着人的不足才做出打岔我經營的事,就藉此機會各種污鬼乘機而入,人便成了其犧牲品,被污鬼折磨得滿身污穢。在此之時,我方才看清了人的存心、人的目的,我在雲霧之中嘆息,為什麽人總是為自己呢?難道我的刑罰不是為了將人成全嗎?難道我是有意打擊人的積極性嗎?人的言語甚是佳美、柔和,但人的「行動」却是狼狽不堪,為什麽我對人的要求總是化為泡影呢?難道是要求「狗上樹」嗎?我是在無理取鬧嗎?在我的整個經營計劃當中,我開闢了種種「試驗田」,但因着地形的低劣,又因着多年不見陽光,所以地形不斷地變化,引起了地的「破裂」,所以在我的記憶當中,我曾「撇弃」了無數的類似這樣的地。到了今天,有許多地仍在不斷地變化,若到有一天,地真的變成了另外一種,那我也就隨手將其抛弃,這不正是我在現階段的工作嗎?但人對此却絲毫未有覺察,只是在我的「帶領之下」受着「刑罰」,何苦來呢?難道我是故意來刑罰人的神嗎?在天之上我曾打算,當我來在人間時,我要與人合而為一,使所有我所愛之人都與我親密無間,但如今,到了今天這個地步,人不但不與我接觸,反而因着我的「刑罰」而遠遠地避開我。我不因人的遠離而「抽泣」,有何辦法呢?人都是隨幫唱柳的「表演者」,我有把握讓人從我手下「溜走」,我更有把握讓人從「外地」調回我的「工廠」之中,此時,人又有何怨言可發呢?人又能把我怎麽樣呢?人還不是墻頭草嗎?但我不因着人的這一缺陷而傷害人,只是在人裏面加添我的營養成分,誰叫人四肢無力呢?誰叫人缺乏營養呢?我是以暖懷來感化人的「凉心」,這樣的事有誰能做到呢?為什麽在人中間我開展了這樣的工作呢?人真能理解我的心嗎?

在所有的我所揀選的人中間,我做了一筆「生意」,所以在我的家中總是人來人往,川流不息,人都在我處辦理各種手續,似乎都在與我洽談生意之事,所以致使我的工作忙得不可開交,甚至有時没機會處理人間的吵吵鬧鬧。我勸人還是不要給我添麻煩,最好自己掌舵,不要總是依靠着我,在我的家中不能總是做小孩,這樣有何益處呢?我做的是大生意,不是什麽「食品零雜店」,或是其他「小賣店」,人都不理解我的心情,似乎人都是有意在與我開玩笑一般,似乎人都是貪玩的玩童一般,根本不考慮「正經事」,所以致使許多的人都未完成我給其布置的「家庭作業」,這樣的人怎能有臉見「老師」呢?為什麽總是不務正業呢?人的心不知是屬于哪一類物品當中,至今我也摸不清,為什麽人的心總是變幻莫測呢?似乎是六月的天一般,時而酷日暴曬,時而陰雲密布,時而狂風怒吼,為什麽人就不會從中吸取經驗教訓呢?或許是我説得太誇張,人都不知在雨季之時帶傘,所以因着人的「愚昧」,不知多少次人被大雨澆得滿身都是從天而降之水,似乎是我在有意捉弄人一般,人總是被來自天上的「雨」而「侵襲」。或許是因為我太「殘忍」了,使人都精神恍惚,所以總是丢三落四,總是不知所措。人不曾有一個真摸着我的作工目的、意義的,就這樣,人才都作着自我攪擾、自我刑罰的工作。難道真是我有意刑罰人嗎?人為什麽自討苦吃呢?為什麽總是自投羅網呢?為什麽人不與我「商量」而自找工作幹呢?難道我給人的還少嗎?

我在所有的人中間發表了我的「處女作」,以至于因着我的作品太令人「佩服」,所以人都捧着我的作品仔細研讀,就在研讀之時,人便獲得了不少東西。似乎我的作品是一部曲折性太大的驚人的小説,似乎我的作品是一部浪漫的散文詩,似乎我的作品是一部政治綱領漫談,似乎我的作品是一部經濟常識大雜,因着作品内容的豐富,所以人都衆説紛紜,無一人能總結出我的作品的「序」。雖然人的知識才華甚是「出色」,但就我的一部作品,就難倒了所有的英雄好漢,就在人説的「血可以流,泪可以灑,頭却不能低下」這樣的話中,人都不自覺地低下了頭,表示屈服于我的「作品」之前。在人的經驗教訓之中總結出一條,似乎我的作品是從天而降的天書一般,但我勸人不要神經過敏,在我看來,我説的都是平常之言,但我希望人都能從我的作品中的「生活大全」之中找着點「生活的門路」,再從「人類的歸宿」之中找找「人生的意義」,再從「天上的秘密」之中找找「我的心意」,然後從「人的路」之中找找「人的生活之術」,這樣不是更好嗎?我不强求人,若誰對我的作品「不感興趣」,那我給你退「書費」,另加「手續費」,我不勉强人。作為書的作者,只是希望廣大讀者都能愛我的作品,但人的所喜又不相同。所以我勸人不要因着「臉面過不去」而耽誤自己的前途。若是這樣,我這個心地善良者怎麽能忍受這麽大的耻辱呢?若是愛看我作品的讀者,我希望給我提出寶貴意見,以便促進我的「寫作」,讓我按着人的不是來改進我的「寫作内容」,這樣不是對我們「作者」與「讀者」之間都有益嗎?不知我説得對不對,或許這樣能「提高」我的「寫作水平」,或許能增進我們之間的友誼。總的來説,我希望所有的人都能配合我的工作,不要打岔,以便使我的話語能够傳遍千家萬户,使所有在地之人都能在我的話中生存,這是我的目的。我希望人都能在我話的「生命篇」中得着點什麽,或是人生的格言,或是人間的不是,或是我對人的要求,或是當今國度之人的「秘密」。不過我勸人還是看看「當今之人的醜聞」,這樣對所有的人都有益處,不妨再多看看「最新秘密」,這樣對人的生命更有益處,再多看看「熱門話題」這一欄目,這對人的生命不更有益處嗎?不妨人都參照一下我的「建議」,看看有無果效,之後把看後的感覺對我叙述一些,以便我再對症下藥,最後把人的病徹底根除,不知我的建議如何,但我希望人作為參考資料來觀,這樣做怎麽樣?

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二日

上一篇: 第四十篇

下一篇: 第四十二篇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相關内容

第一百二十篇

錫安哪!歡呼吧!錫安哪!歌唱吧!我已凱旋歸來,我已勝利歸來!萬民哪!趕快排列整齊!萬物啊!都要静止下來,因我的本體面向全宇宙,我的本體出現在世界的東方!誰敢不跪下來敬拜?誰敢不口稱真神?誰敢不存敬畏的心仰望?誰敢不贊美?誰敢不歡呼?我民必聽我音,我國必存我兒!山河萬物都得歡呼不止…

第一百零四篇

一切在我以外的人、事、物都得廢去歸于烏有,一切在我以内的人、事、物都從我得着一切,與我一同進入榮耀,進入我的錫安山,進入我的居所,永遠與我共存。我是首先創造萬物的,我是末後完成工作的,我也是存到永遠作王掌權的。在這其間,我也是帶領、指揮整個宇宙的,無人能奪走我的權柄,因為我是獨一…

關乎正常的靈生活

信神必須有正常的靈生活,這是經歷神話進入實際的基礎。你們現在所實行的禱告、親近神、唱詩、贊美、默想、揣摩神話是否够得上正常的靈生活的標準?你們都不太清楚。正常的靈生活不是僅限制在有禱告、有唱詩、有教會生活以及吃喝神的話等等這些作法上,乃是活在新鮮活潑的靈生活裏,不是作法如何,而是…

第一百零六篇

對我話不認識的,對我的正常人性不認識的,對我的神性抵擋的,都得廢去歸于烏有,誰也不行,都得在這方面通過,因這是我的行政,且是實行最嚴重的一條。不認識我的話,指的是聽了我明點出來的話仍然不認識的,也就是不通靈的(因我没給人造這個器官,所以對人要求并不高,只要求人聽了我説的話能够實行…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