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篇

或許有的人對神的話看出一點門道,但没有一個人相信自己的感覺,深怕落入消極之中,所以一直是處于悲喜交加之中。可以説,在所有人的生活之中都充滿憂愁,説得誇張點,每個人每天的生活都是在受熬煉,不過,我可以這樣説,每個人每天都是靈裏不得釋放,似乎三座大山壓在其頭頂上,没有一個人整天的生活都是喜樂加愉快的,即使有幾分高興也是打腫臉充胖子。在人的心裏,總覺着有一件事未辦完,所以人的心裏都不踏實,説過日子覺着生活的空虚、人間的不平,説信神又是忙忙碌碌没時間,或者没時間吃喝神的話,或者不會吃喝神的話。没有一個人的心裏是平安、透亮、踏實的,似乎人一直在烏雲密布的天之下生活,人總在缺乏氧氣的空間中生存,所以導致了人的生活總是糊裏糊塗。神總是抓住人的軟弱處説話,總是在人的致命處來打擊人,從始到終神説話的口氣難道還未看清嗎?神不曾給人留有一點悔改的機會,使所有的人都生活在無氧的「月球」之上,從開始到現在,看神話的外表是揭露人的本性,但實質却無一個人能看清,似乎是在揭露人的本質來讓人認識自己從而認識神,但實質却并不是這個途徑。從神説話的口氣,加上神説話的加深,足見神與人已有明顯的區别,讓人在感覺當中不自覺地認為神是高不可攀不可接近的,神已把話都挑明了,似乎無一人能將神與人的關係再挽回到以往的局面。不難看出,神所説所有話的目的是為了用話來將所有的人都「擊倒」,從而完成了他的工作,這是作工的步驟。但人的思維却并不是這樣認為,人都認為神作工是趨向高潮、趨向最明顯的果效而征服大紅龍,即把教會都搞得熱火朝天,所有的人都對在肉身的神没有觀念,或是人都認識神了,但我們不妨來看神所説:「在人的心裏,神總歸是神不能輕易接觸,人總歸是人不能輕易『放蕩』……因此,人總是在我前謙卑、忍耐,不能與我相合在一起,因人的觀念太多了。」由此看出,無論神怎麽説,人怎麽做,但人對神怎麽都不會認識,因着人本質的作用,所以無論怎麽樣,人對神總歸還是不能認識,所以當人把自己看為地獄之子時,神的工就結束了。不需神怎麽對人發怒,或者直接給人定罪,或者將人最後判死刑從而結束整個經營,神只是在不緊不慢地與人叙着家常,似乎在空閑之餘捎帶着就將工作作完了,不費絲毫力量。從外表看工作是緊了點,但神却并未作什麽,只是説説話,在教會中作的工不像歷代以來那樣大規模,或是加添人,或是剪除人,或是顯明人,那些工作太瑣碎。似乎神并無心思去作那些工作,他只是説一些該説的話,之後便扭轉身軀不見踪影,當然,這是在神説話完畢之時的一幕,當這一時刻來到之時,所有的人就都從睡夢中醒來。昏睡了幾千年的人類一直「酣睡」,多少年來,人都在夢中「東奔西跑」,以至于在夢中呐喊,心中的冤屈無法訴説,所以「心中帶有幾分惆悵」,但當一覺醒來之時,人就都發現事實的真相,都會驚嘆一聲:「原來如此!」所以説「如今,多數人仍是酣然入睡,當國度禮歌發出之時,人才睁開矇矓的睡眼,心中帶有幾分惆悵」。

所有人的靈不曾有一個得釋放的,不曾有一個是暢快的,當神的工作徹底完成之時,人的靈裏就都得「釋放」了,因人都各從其類了,所以人的心裏就都踏實了,猶如人遠航出外,什麽時候回家什麽時候心裏踏實,當人都回到其「家」之時,所有的人再也不覺世界的虚空了,再也不覺世間的不平了,而是在其家「安然起居」,這是全人類的狀况。所以説「人總是被撒但捆綁不得釋放」,無一人在肉身中能擺脱這一情形。關于神所説的人各種實際情形咱們暫先避開不説,單説在神那裏未向人顯明的奥秘。「不知多少次人對我投來諷刺的目光,似乎我的身上長滿了刺,因而令人厭煩,所以人都討厭我,認為我太無價值。」這句話可反過來説,其實質是,在神的話中人顯出了原形,身上長滿了刺,無有令人欣賞之處,所以神對人的恨加增了,因人只不過是一隻身上長滿刺的没有欣賞價值的刺猬。從外表看是人對神的觀念,但實際上是神因人的「形象」而給人的畫像,是神給人的定形之言,似乎給人的形象噴上了定型劑一般,從而人的形象便屹立在全宇之下,甚至令人「驚訝」。神從開始説話就擺開了陣勢準備與人大戰一場,似乎一個「大學代數教授」在給人擺事實一般,從而在所有的舉例證明與反證等各種事實的證明之下讓所有的人都心服口服,這是神説所有話的目的,所以神才這樣不冷不熱地甩給人一句這樣令人不解的話:「總的來説我在人的心中一文錢不值,是可有可無的『家庭用品』。」當人看了這話之後,不禁發出内心的禱告,從而認識人對神的虧欠,使所有的人都自我定罪,認為人就是該死的東西,一文錢不值,神説「所以今天落在『這個境地』」,再加上人聯繫當今的「實際情况」,這樣人就自己對自己定罪,這不是實情嗎?若讓你認識自己,你也會脱口而出「真該死!」這樣的話嗎?這些都是人的實情,不值得考慮太多,這只是一個恰如其分的實例。

當神説出請求人原諒、寬容的話之時,一方面人看見神是在諷刺,另一方面人看見自己的悖逆,只是等着神為人鞠躬盡瘁,而且神又針對人的觀念説「神」并不精通人的處世哲學,不精通人的語言,這樣,一方面使人將這話對照實際的神,另一方面人在神的話上看出了神的意思,是對人的諷刺,因為人都明白神是在揭露人的本相,并不是真心實意地告訴人「神」的實情。在神所有話的原有含義之中貫穿着神對人的諷刺、挖苦、嘲笑,神對人的恨惡,似乎人所作所為都是貪贜枉法的事,人就是淫婦,當神一開口説話之時,人便心驚肉跳,深怕將其實情全部揭露出來從而無臉見人。但事實總歸是事實,神并不因着人的「悔改」而停止説話,人越是羞口難言、羞愧難當,神越是以其灼灼逼人的目光來盯着人的臉面,口中之言將人所做的醜事全部攤在了桌上,這才叫鐵面無私,這才叫青天,這才叫最高人民法院的判决之術。所以當人一看神的話時,心臟病便突然發作,血壓上升,似乎冠心病要發作,似乎「腦溢血」要將人馬上送回西天去見其祖先,這是人看神話時的反應。人都是勞累了很久的病夫,身上裏裏外外都是病,從心臟發出通到所有的血管、大腸、小腸、胃、肺、腎等等都是病,全身無有一處是健康的,所以説,神的作工不是作到什麽人達不到的程度,而是達到讓人都認識自己。因為人的身上都是病菌,由于人的高壽年邁,所以死亡的日期已經逼近了,根本無法挽回,但這只是一部分述説,内涵之意并未顯明,因人的病根正在查找。實際上,神全部的工作完成之時,不是地上的工作完成之時,因為這一步工作完成之後,以後的工作在肉身中已没法作了,需神的靈完成。所以説「當我正式展開書卷之時,也正是全宇之人受刑罰之時,是我工作高潮之時,是普天下之人受試煉之時」。在肉身中結束工作之時不是工作的高潮之時,這時的「高潮」只是針對這個階段的工作説的,但在整個經營計劃當中却并不是高潮部分。所以神對人要求的并不高,只讓人都認識自己,從而為下一步工作服務,這就達到了神的心意。隨着工作的不同,因而所在「單位」也不相同。現在是在地工作階段,所以需下到基層工作;以後需治理國家,所以需調到「中央」去工作;若是出國訪問,還得辦理出國手續,那時就身置國外、遠離故土了,但仍是因着工作的需要。正如人所説「必要時為神捨命」,這不正是以後所走的路嗎?誰曾享受過這樣的生活呢?可以周游各地,可以「出國訪問」,可以下鄉指導、深入群衆,又可與高層機構的人員同商國家大事,在必要之時,可以親自嘗嘗地獄的生活,之後,重新返回,還可以享受天上的福氣,這不正是人的有福之處嗎?誰曾與神相比呢?誰曾周游列國呢?其實,有一部分話并不需神怎麽明點、明説人就能略知一二,只是人對自己并不「信任」,所以使神的工作拖延至今,因為人太缺乏,正如神説的「人是一無所有」,所以今天的工作對人來説難上加難,而且因着人的軟弱,使神的口不自然地受了人轄制,這不正是人對神工作的攔阻嗎?難道還看不出來嗎?在所有的説話之中都有隱含之意,神説話之時都是借題發揮,所説之言又都是寓意深刻,似乎是寓言故事,在簡單的話中寓有深刻的含義,從而説明了重要的問題,這不正是神説話的最拿手之處嗎?你知道嗎?

上一篇: 第二十九篇

下一篇: 第三十一篇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第三篇

你們既稱為子民,便不同于以往,你們應傾聽順服我靈的發聲,緊隨我的作工,不可將我的靈與肉身分開,因我們本是一,原不是分散的,誰若將靈與人分開,或注重人,或注重靈,那樣會吃虧的,只能是自己造的苦杯自己喝,别無他説。若是能够將靈與人看作一個不可分割的整體,這樣,對我才有充足的認識,内在…

當你看見耶穌靈體的時候已是神重新更換天地的時候了

你想看見耶穌嗎?你想與耶穌同生活嗎?你願聽見耶穌説的話嗎?那麽你將怎樣迎接耶穌的再來呢?你預備好了嗎?你將以什麽樣的方式迎接耶穌的重歸呢?我想每一個跟隨耶穌的弟兄姊妹都願以一個好的方式來迎接耶穌的再來,但你們是否想過:耶穌再來的時候你真會認識嗎?他口中所説的話你們真能領會嗎?他所…

敗壞的人不能代表神

人一直活在黑暗權勢的籠罩之下,被撒但的權勢捆綁不得釋放,而且人的性情經過撒但的加工越來越敗壞,可以説,人一直活在撒但的敗壞性情裏,不能真實愛神。那麽,人若想愛神,必須脱去自是、自高、狂妄、自大等等一切屬于撒但的性情,否則,人的愛都是有摻雜的愛,都是撒但的愛,絶對不能得着神的稱許。…

神的顯現帶來了新的時代

神六千年的經營計劃已到尾聲,國度大門已向每一位尋求神顯現的人打開,親愛的弟兄姊妹們,你們現在正在等待着什麽?正在尋求着什麽?是不是都在等待着神的顯現?是不是都在尋找神的脚踪?神的顯現多麽令人渴慕!神的脚踪又是多麽的難尋!這樣的時代,這樣的世界,我們怎麽做才能看到神顯現的日子,怎麽…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