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話在肉身顯現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0個搜索結果

沒有相關的搜索結果

第 三 十 二 篇

神的説話人都摸不着頭腦,似乎神是在避開人對着空氣説話,似乎神根本没心思再去理睬人的所做所行,根本就不管人的身量如何,似乎所説之話不是針對人的觀念説的,而是按着神的本意在避開人來説。由于種種原因,致使人對神的話摸不着、看不透,這也難怪,神説所有話的本來目的并不是讓人從話中看出點什麽門道或訣竅,而是神從起始到現今作工的一個方式。當然,人都在神的話中得到點關乎奥秘之類的事,或得着點關乎彼得、保羅、約伯的事,但這也是人該達到的,是人能達到的,按着人的身量這已達到了最頂峰。為什麽神要求達到的果效并不高,却又説了那麽多話呢?這就聯繫到了神所説的刑罰,當然,這些事都是在不知不覺之中就達到的。到了如今,在神話的攻擊之下,人更加受苦了,從外表看,所有的人都不受對付,開始「得釋放」作工了,「效力者」被提拔為子民,這些在人看似乎是都進入享受之中。其實,根據實情所有的人都從一個熬煉當中進入了更重的刑罰之中,正如神所説的「我的工作一環緊扣一環,一步比一步高」。神將「效力者」從無底深坑裏提上來扔進了刑罰更重的硫磺火湖裏,所以説人所受的苦更重了,幾乎無法擺脱,這不是更重的刑罰嗎?為什麽在進入更高的境界之後,人絲毫不覺着幸福而是愁苦呢?為什麽説從撒但手裏拯救出來交給大紅龍呢?還記得神説的「最後一部分工作在大紅龍的家中完成」這話嗎?還記得神説的「最後一次受苦是為神在大紅龍面前作剛强響亮的見證」這句話嗎?若不交給大紅龍怎能在它「面前」作見證呢?有誰曾把自己殺了之後説「我戰勝了惡魔」這樣的話呢?將肉體看為仇敵之後再自殺,這樣做實際意義何在呢?為什麽神要這樣説呢?「我不看人身上的傷疤之處,而是觀看人身上的無傷之處,因此而享受。」若是神要的是無傷疤的人作他的發表,那為什麽他在人的角度上苦口婆心地説了那麽多話來回擊人的觀念呢?這樣何苦來呢?他為什麽要多此一舉呢?説明神道成肉身還是有實際意義的,并不是來道成肉身作完工之後就將肉身「一筆勾銷」。為什麽説「人無完人,金無足赤」呢?這話怎麽解釋?神説人的本質這話是什麽意思?在人的肉眼來看,肉體做不了什麽或肉體的缺欠太多,這些在神的眼中根本不當作一回事,在人這裏却成了一件天大的事,似乎人根本解决不了,非得天上的機構來親自處理,這不正是人的觀念嗎?「在人的眼中,我只不過是從天而降的一粒『小星』,是天上的一粒小星,今天來在地上是受神的『委托』,所以人對『我』與『神』這兩個字眼又多加了幾分『解釋』」。既然人什麽也不是,為什麽神又在不同的角度上來揭示人的觀念呢?難道這也是神的智慧嗎?這不是荒唐之説嗎?正如神説「人的心中雖有我所設的地方,但人并不需我住在其内,而是在等待着他心中的『聖者』突然來到,由于我的身份太『低賤』,所以并不合乎人的要求,由此而被人『淘汰』」。許多事都是由于對神估量得「太高」,因此神「無法達到」,使神「作了難」,豈不知人要求「神能作到的」正是人的觀念,這不正是「聰明反被聰明誤」的實際含義嗎?真是聰明一世、糊塗一時!在你們的講道之中讓人除去「觀念當中的神」,你們「觀念中的神」去掉了嗎?對神所説的「我對人的要求并不高」這話怎樣解釋?這并不是讓人消極、放蕩,而是讓人都純正領受神的話,明白嗎?道成肉身的神真是人想象當中的「高大的『我』」嗎?

雖然有的人看了神的所有説話能説出大體輪廓,但誰能説出神最終要達到什麽目的?這是在人類中缺乏的,不管神站在哪一個角度上説話,總的目的是讓人認識在「肉身中的神」。若無一點人性的東西,全是天上的神的味道,那就無需神説那麽多話了。可以説,人的不足正是配合神的説話的第一手材料。就是説人的表現正是神針對人的觀念所説之話的背景,所以説人是為神的説話而服務的,當然這是根據神針對人的觀念説的話,這樣才可説成是理論與實際相結合,才能更好地讓人認認真真地去認識自己。若是在肉身中的神與人的觀念相合,而且神也見證,這樣作有何意義呢?正是由于此,神才在反面來作,就是借用人的觀念來襯托神的大能,這不正是神的智慧嗎?神為所有人作的一切都甚好,何不趁此而發出贊美呢?若到一個地步,或到有一天,你真能像彼得一樣在試煉當中發出深處的禱告嗎?若也能像彼得一樣在撒但的手中仍發出對神的贊美,那才是「從撒但的捆綁中得以釋放、勝過肉體、勝過撒但」的真實含義,這不是更實際地見證神嗎?這才是「神性出來作事,七倍加强的靈在人身上作工」達到的果效,這也是「靈從肉身中走出來」達到的果效。這樣作不是實際嗎?以往對實際注重,如今對實際真有認識了嗎?「我要求人的并不高,但人却不這樣認為,所以在人的一舉一動當中都顯露出人的『謙卑』,人總好走在我的前邊為我『帶路』,深怕我『迷失方向』,深怕我走入深山老林,所以人一直在『牽着』我往前走,深怕我走入地牢之中。」對于這句簡單的話你們怎樣認識,真在其中摸着神説話的根源了嗎?針對你們的哪些觀念神説出了這樣的話,你們注重了嗎?每天所注重的抓住這個中心點了嗎?在緊接着下一部分的第一句話中「……但人却并不知我的心意,一直在向我祈討着什麽,似乎我所給人的并不能滿足人的要求,似乎是供不應求」,在這句話當中看見你們裏面的觀念是什麽,以往所做神并不記念也不追究,所以不要再想以往那些事,更重要的是在以後的路途當中能否創造出「末了時代的彼得精神」,這個有信心達到嗎?神對人的要求不外乎「對彼得的效法」,最後踩出一條路來羞辱大紅龍,所以神才説「我只希望人與我有配合的心志,我不需人為我做好吃的,或為我安排合適的枕頭之地……」在世上,是創造九十年代的雷鋒精神,但在神的家中,神要求你們創造出「獨特的彼得風格」,明白神的心意嗎?真能努力地去做嗎?

「我行走在衆宇之上,在散步之時,觀望全宇之人,在地密密麻麻的人中間,不曾有一人合適作我的工,不曾有一個人真心愛我,所以在此之際,我發出哀嘆之聲,頓時人便分散開來,不再相聚,深怕我將其『一網打盡』。」或許多數人對此話甚是感到難解,説為什麽神對人的要求不高,却又因着無一人合適作他的工而發出哀嘆呢?這矛盾嗎?從字面上看是矛盾,但實際却并不矛盾。或許你還記得神説的「在我所説的話中都要達到我的果效」這句話吧!當神在肉身作他的工之時,人都注目着神的一舉一動,看看神究竟要作什麽。當神在靈界向撒但作他新的工作之時,就是説,在地上人因着在肉身的神而産生了種種觀念,「當神哀嘆」即當神將人的觀念都説出來之時,人便竭力對付,甚至有的人認為自己已無希望,因為神説凡對他有觀念的都是他的仇敵,人怎能不因此而「分散開來」呢?尤其在今天刑罰臨到之時,人更害怕神會將其一掃而光,認為神要將其在刑罰之後「一網打盡」,但事實并不是此,正如神説的「我不願將人『扣』在刑罰之中不出來,因我的經營之中缺乏人的作為,所以不能順利完成我的工作,致使我的工作不能很好地進行下去」。神的心意并不是將所有的人都置于死地之後就結束他的工作,這有何意義呢?神是藉着在人身上作工,再在人身上刑罰人,之後再藉着人顯明他的作為,由于人一直未摸着神説話的口氣中已有刑罰,所以人一直在意識當中未進入,人不能表其心志,因而神不能在撒但面前説什麽,致使神的工作不能向前推進,所以神説「在我家中我曾請人做客,但人都因着我的呼唤而到處『奔走』,似乎不是讓人做客,而是讓人上刑場一般,所以導致我的家中空空蕩蕩,因為人一直在迴避我、一直在防備我,所以致使有一部分工作没法作」。因着人工作的失誤,所以神才明顯地提出了對人的要求。正因為這一步工作人未做到,神才附加説話,這正是神説的「對人作的另一部分工作」。但就神説的「一網打盡」這詞我先不提,因為這對今天的工作没有大的影響。當然,在「神向全宇的説話」之中,對人對付的話也不少,但要明白神的心意,不管怎麽説神的心總是好的。可以説,因着神説話的方式太多,人對神的話根本不是百分之百的定真,認為神的話中工作需要部分多,實情少,所以導致人都矇頭轉向,思慮重重,因為在人的觀念當中,神太智慧了,人根本一點够不上,似乎人什麽都不知,在神的話上根本没法下口。人都把神的話抽象化、複雜化,正如神説的「人在我發聲之中總願意加作料」,因着人的構思太複雜,幾乎神都「達不到」,所以神的話中有一部分受了人的轄制,只好采取「直來直去」的説法,因為人的要求「太高」了,而且由于人的想象太豐富,似乎能直穿靈界看見撒但的作為,所以致使神的説話减少,因為神説得越多,人的臉上籠罩的愁雲越多,人為什麽不能簡單地順服而是考慮結局呢?這樣有什麽益處呢?

上一篇:第 三 十 一 篇

下一篇:第 三 十 三 篇

相關內容

  • 論 到「神」,你 怎 麼 認 識

    人信神已有很久了,但人對「神」這個字眼多數都不明白,只是稀裏糊塗地跟着走,究竟人為什麽要信神或什麽是神,人根本一概不知。人若只知道信神、跟隨神却不知什麽是神,也不認識神,這不是天大的笑話嗎?雖然人走到今天已看見了很多天界的奥秘,也聽説了許多高深的、人未曾領受的「知識」,但人對許多最淺的、人從未想過的…

  • 認識神現時作工的人才可事奉神

    為神作見證羞辱大紅龍得有一個原則,有一個條件,必須心裏愛神,必須進入神話。你不進入神話,没法羞辱撒但,藉着生命長大,背叛大紅龍,徹底使它蒙羞,這才叫真實的羞辱大紅龍。你越願意實行神的話,越證明你愛神,越證明你恨惡大紅龍;你越順服神的話,越證明你對真理渴慕。對神的話不渴慕的人都是没有生命的人,這樣的人…

  • 第 二 十 八 篇

    當你看到時間這麽短暫,聖靈的工作在飛速向前,使你得了這麽大的福氣,接受了宇宙的君王——全能神是發光的太陽、國度的君王,這都是我的恩待和憐憫。還有什麽能使你與我的愛隔絶呢?你要細細揣摩,不要擺脱,時刻安静等候在我面前,别總在外面游蕩,你的心要與我的心緊緊貼在一起,無論臨到任何事,都不要盲目亂做,要看我…

  • 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二

    上次聚會我們交通了一個很重要的話題,這個話題是什麽呢?你們記住没有?我再重複一遍,上次交通的話題是: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這個話題對你們重不重要?哪一部分對你們來説最重要呢?是神的作工,神的性情,還是神自己?你們對哪一方面的話題最感興趣呢?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哪一部分是你們最想聽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