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在肉身顯現

目錄

第 三 十 三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說實在話,按著神在人身上作的、給予人的,加上人所具備的,可以說,神對人要求得並不過分,神向人索取得也並不多,那人怎能不因此而滿足神呢?神給人的是一百份,向人要的卻是一百份當中的一份,這難道是過分的要求嗎?是神在無理取鬧嗎?往往人都不認識自己,不在神的面前檢查自己,所以不時地有落網的時候,這怎能叫與神配合呢?若有一時神不在人身上加添重擔,那人便會如泥一般癱倒,而不去自己找活幹,人都是這樣,不是被動便是消極,總不能積極地去與神配合,而是一直在找消極原因來遷就自己。你真是不為自己而是一切滿足神的人嗎?你真是不憑情感或無自己的喜好而是滿足神工作的需要的人嗎?「為什麼人總是與我討價還價呢?難道我是商業貿易中心點的總經理嗎?為什麼人要求我的我都『盡心盡意』地去滿足,而我要求人的卻是虛空一場呢?」神為什麼一連幾次這樣地問?神為什麼發出了這樣的哀嘆之聲?在人身上,神並未得著什麼,神看見的只是人的有選擇的工作,為什麼神說「而我要求人的卻是虛空一場」呢?都捫心自問,從始到終,誰能毫無一點選擇地去作自己的本職工作?誰能不憑「內心的感覺」去做事?都是任著自己的性子來,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忽冷忽熱,熱時能將全地之物全燒盡,冷時能將全地之水凍結。這並不是人的「功能」,而是對人的情形的一個最恰當的比喻。這不是實情嗎?或許是我對人有「觀念」,或許是我誣衊人,不管怎樣,反正「有理走遍天下,無理寸步難行」,雖然這是人的格言,但我看用在此處倒也合適。並不是我有意給人潑涼水,否認人的作為,不妨我提幾個問題請教你們:誰把神的工作看為自己的本職工作?誰能說「只要能滿足神,我願盡上全力」呢?誰能說「不管人怎樣,凡是神的需要我就去做,不管神工作時間長短,我盡我的本分,結束工作是神的事,我不考慮那麼多」?誰能這樣認識呢?不管你們怎麼看,或許你有更高的看見,那我就甘拜下風,甘願認輸,但我還是要說,神要的是人一顆赤誠、火熱的「忠心」,不是忘恩負義的「狼心」。對「討價還價」認識得怎麼樣了?從始到終,你們都是「周遊世界」,一會兒到四季如春的「昆明」,轉眼又到了寒氣逼人、白雪皚皚的「南極」,有誰是始終如一毫不返回?神要的是「至死方休」的精神,要的是「不碰南牆不回頭」的精神。當然神的意思並不是讓人走錯路,而是採納這樣的精神。正如這句話「當我將其送的『禮物』與我的東西相比之時,人頓覺我的寶貴,這才看清了我的不可估量」,這話怎麼解釋?或許看了前面的話你就會有所認識的,因為神已將人的心全部給掏出來解剖了,所以人都在此時對這話才有了認識。但因著神的話中內涵之意深刻,人對「古老的肉體」還不清楚,因為人未上醫科大學學習,也不是考古學家,因此,對於這個新名詞都感到難解,此時才稍有幾分屈服。因為在「古老的肉體」面前人都無能為力了,雖然它並不是像猛獸一般,也不像原子彈一樣能毀滅人類,但人拿它卻沒有一點辦法,似乎人是無能為力。但在我看來,在「古老的肉體」面前還是有辦法來對付它的,因為人從未下功夫去想對策,所以導致「人的各種怪態」不時地閃現在我的眼前,正如神說的「當我將我的全部顯給人觀看之時,人便睜大雙眼觀望,似乎是一支鹽柱一般屹立在我前一動不動。我看見人的怪態不禁發出笑聲,因為人正在伸手向我索取,所以我將我手中之物遞給人,人便將其摟在懷中像寶貝剛降生的嬰兒一樣,人只是瞬間地做著這個動作」,這不是「古老的肉體」做的嗎?既然今天明白了,為什麼仍是脫不掉而是在繼續進行呢?其實,有一部分神的要求並不是人達不到,而是人不注重,因著「我不輕易刑罰人,人才一直在放縱自己的肉體,並不體察我的心意,而是一直在我的審判台前欺哄我」。這不正是「人的身量」嗎?並不是神有意挑誰的毛刺,而是實情,這還需神明說嗎?正如神說的「因為人的『信心』太大了,所以令人『佩服』」。由此原因,我也順服神的安排,我在此就不多言了,因著人的「信心」,所以我也借題發揮,來將人的信心利用起來,讓人在我不提醒的前提下來發揮自己的功能,這樣做不好嗎?不正是神的需要嗎?或許有的人聽此類的話有點膩味,那我就說點其他的事,讓人也鬆弛鬆弛。當全宇之下神的選民在刑罰中渡過之後,人裡面的情形都被糾正過來之時,人都如從患難中逃脫出來一般,心中暗自慶幸,此時,人再也不會為自己選擇什麼了,因為神在最後的工作中達到的果效也正是此。當神的步伐運行到今天之時,眾子、子民全部進入刑罰,包括以色列民在內也難逃脫這一關,因為人裡面都有雜質,所以神帶領所有的人一同進入大熔爐裡來熬煉,這是必經之路。當這過去之後,人就都從死裡復活了,這正是神在「七靈說話」裡預言的,在此,我就不便多提了,以免人起反感。因著神的作工奇妙,所以必在最終達到神口所預言的,當神讓人再「談談」自己的觀念時,人便啞口無言了,所以誰也不要著急上火,正如我說的「所有的工作曾有哪一步是人的手作的?」這話你明白其實質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