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篇

按着人原有的屬性,即按着人本來的面目,能够「支撑」到今天,真是不容易的事,從此才真看到了神的大能。按着肉體的本質,再加上被大紅龍敗壞至今,若不是神靈的引導,人怎能站立至今呢?人本不配來在神的面前,但為了神的經營,為了神的大功早日告成,神愛了人,説句老實話,就神對人的愛,人終生也報答不完,或許有的人想以死來報答神的恩,但我告訴你:人不配在神面前死去,所以人的死也是枉然,因為人的死在神面前不值得一提,一文錢不值,猶如地上的螞蟻之死,我勸人不要把自己看得太寶貴了,别認為為神而死是重如泰山。説實在的,人的死都是輕如鴻毛,不值得一提,但話又説回來了,人的肉體本是該死的,所以最終肉體都得在地上告一段落的,這個是事實的真相,誰也推不倒。因這是我在所有的人生經歷中總結的一條「自然規律」,所以不知不覺中神對人類的結局有了這樣一個定義,你明白嗎?難怪神這樣説「我恨惡人類的悖逆,不知是何原因,似乎有生以來我就恨惡人類,但我對人類又頗感同情,因此人對我總是持有兩種態度,因我愛人,我又恨人」。

誰不因神的同在或因神的顯現而發出贊美呢?在這個時候,似乎在人裏面的不潔不義我全都忘却,什麽人的自是,人的自高,人的不順、不服,人的所有悖逆,我全都忘在腦後,神不因人的這些「所是」而受轄制,既然我與神「同病相憐」,那我也就隨即從這個困擾之中超脱出來,以免再受人的轄制,這樣何苦來呢?既然人不願與我一同加入神的家族之中,那我怎能以我的勢力而壓制人呢?我不作那以勢壓人的事,這也難怪,因我本是出生在神的家族之中,所以怪不得人總是與我不同,因此導致今天這個慘敗之狀,但我仍是在迴避人的軟弱,有什麽辦法呢?誰叫我無能為力呢?這也難怪神要求從「人」的「單位」中「退休」,而且還要「退休補助金」。我在人的角度上説話,人都當耳旁風,但站在神的角度上説話,人何嘗不是仍舊悖逆呢?或許到有一天神突然真從「人」的「單位」中「退休」,那時,神的話會更加厲害,今天可能是因我的緣故神才這樣説話,若到那一天,神就不會像我這樣苦口婆心地給「幼兒園的小朋友講故事」。或許我説得不恰當,看在了道成肉身的神的份上,神對人才肯放鬆點,否則的話,將是不堪設想,正如神説的「我曾放鬆人到一個地步,讓人盡情地放縱肉體的情欲,所以人才敢放蕩不受約束,足見人并無真實愛我的心,因人都活在肉體當中」。神為什麽在此處提到「放縱情欲」,而且提到「活在肉體當中」這樣的字眼呢?説句實在話,像這樣的話不用我翻譯人自然都會明白,或許有的人説不明白,那我説你這是明知故問、裝腔作勢。我提醒幾句:為什麽神提到「我只求人與我配合即可」呢?為什麽神又説人的本性難改呢?為什麽神恨惡人的本性?究竟什麽是人本性的東西?什麽是人本性以外的東西?這些有誰考慮過呢?或許這是人的新課題,不過我求人還是多考慮考慮,否則總是因為「本性難移」這樣的字眼而得罪神,這樣與神對着幹有什麽益處呢?最終還不是自討苦吃嗎?不是鷄蛋碰石頭的結局嗎?

其實,凡臨到人身上的試煉或試探都是神對人要求的功課,按神的本意,即使是人忍痛割愛也都能達到,只是人總是愛自己的緣故,所以失去了與神真實的配合,神對人的要求并不高,凡他對人的要求的原意都是人能輕鬆加愉快地達到的,只是人都不願受委屈罷了。就如作為兒女的,本來可以省吃儉用拿出孝敬父母的一份錢來盡自己的本分,但又怕自己吃不好,又怕自己穿得太普通,所以為着自己的種種原因,藉此把父母的養育之恩抛到九霄雲外,似乎是在等到挣大錢之後再作這個工作,但我從此看出人根本没有愛父母的孝心,都是「逆子」。或許我説得過分了,但我總不能違背事實胡説八道吧!我總不能「效法别人」為了滿足自己而「抵擋」神吧!就因着天下之人都無孝心,所以神才説,「在天,撒但是我的天敵,在地,人是我的冤家對頭,因着天與地的聯合,所以我才將其株連九族」。撒但是神的仇敵,之所以説是神的仇敵是因為它不以神的大恩大德來報答神,而是「逆流而上」,因此它對神没有盡到「孝心」,人不也是如此嗎?對自己的「父母」絲毫不孝敬,不報答「父母」的養育之恩,這就足以説明在地的人就是在天上的撒但的親屬,因為人與撒但同心合意地來與神作對,難怪神要株連九族,一個不放過。以往,在天上神讓俯役來管理人類,但它却不聽,任着自己的性子悖逆,悖逆的人不也正往這條路上邁進嗎?不管神怎麽拉「繮繩」,但人説什麽也不「動摇」,不能勒馬回頭。在我來看,若是人繼續這樣下去,將會斷送自己的,或許在此時你會明白神説的「人的舊性與人藕斷絲連」的真意了吧!神幾次提醒人「因着人的悖逆,我便離人而去」,為什麽神反覆這樣説呢?難道神真是這麽絶情嗎?為什麽神還説「我不屬人類當中的一個」?在這麽多空閑時間的日子裏,有誰細考察過這些細節的問題?我勸人對神話還是多下點功夫,不要糊弄,這樣對你、對他都無益處,最好不必説的話不要説,不需考慮的事不要想,這樣不是更簡單嗎?這樣實行還會錯嗎?當神未宣告地上的工作結束之先,誰也不要停止「轉動」,誰也不要「洗手不幹」,現在不是時候,不要做神的「嚮導」,不要做「開路的先鋒官」。現在停止不向前,我看未免有點太早了吧!你看呢?

在神那兒是把人帶入了刑罰之中,把人帶入了死亡的氣氛當中,但反過來又説,神讓人在地上做什麽?難道是家中的大立櫃嗎?不能吃,不能穿,只能看,這樣讓人在肉身中受這麽多苦,何必采用這麽多繁瑣的過程呢?神説「我便將人押入『刑場』之中,因人的罪狀就足够我刑罰的」,在此時就讓人都自己走上刑場嗎?為什麽没有人給「求情」呢?那人當怎麽配合呢?在做事當中真能像神的審判一樣不帶有感情色彩嗎?這些話達到的果效主要在于人怎麽做。做「父親」的挣回錢之後,若當「母親」的不會「配合」,不會當家,那麽家中之况會如何呢?看看現在的教會之中的情况,你們帶領的人又會有何感想呢?不妨開個座談會來説説個人的感想,家中的「東西」都讓做「母親」的給糟踏了,在這樣的家庭中的孩子會是什麽模樣呢?會不會像孤兒?會不會像乞丐?難怪神説:「人都以為我是缺乏『大腦素質』的『神性』,但又有誰能認識到我在人性裏就能識透一切呢?」像這樣明顯的狀况就不必在神性裏發聲,正如神説的「不必大材小用」。在此時,或許有的人對神説的格言「在人之中,并無愛我之人」這話有點「實際經歷」了吧!此時,正如神説的「就因為到了今天這個境地,所以人都勉强低下了頭,但心中并不服氣」。這句話是一副望遠鏡,在「不久的將來」,人又會走入另一個境地的,這叫屢教不改,明白嗎?這是神説的「人不都是怕我離去而不犯罪嗎?不都是怕遭受刑罰而不發怨言嗎?」這兩句話的答案。其實,在現階段的人都有點懈怠,似乎都是疲勞過度,對神的工作根本無心思去理睬,都在為自己的肉體而安排、打算,不是嗎?

上一篇: 第三十六篇

下一篇: 第三十九篇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路…… 五

以往人都不認識聖靈,更不知道聖靈所走的路是什麽,所以人都在神的面前自我捉弄。可以説,幾乎百分之百的信神之人對靈都不認識,而是糊塗信,從此足見,人對神都不認識,雖然嘴上説信神,但按實質來説,按着人的所作所為,人并不是信神,而是信自己。在我個人的實際經歷當中看見,雖然神見證道成肉身的…

對被成全之人的應許

神成全人的路是什麽?包括哪些方面?你願意被神成全嗎?願意接受神的審判刑罰嗎?你對這些問題是怎麽認識的?若是談不出認識,證明你還不認識神的作工,根本没有聖靈的開啓,這樣的人不可能被成全,只是給一點恩典暫時享受,并不能保持長遠。只享受神的恩典不能被神成全,有些人滿足于肉體有平安有享受…

經營人的宗旨

人若真能將人生的正道看透,將神經營人的宗旨看透,人就不至于將個人的前途命運挂在心上當寶貝的,人就没心思再侍候自己那猪狗不如的爹娘。人的命運前途不正是當代所謂的彼得的「爹娘」嗎?人與其親如骨肉,肉體的歸宿、肉體的將來到底是活着見神,還是死後靈魂去朝見神,肉體的明天是在患難一樣的大火…

第二十八篇

當我從錫安來之時,曾有萬物都等待,當我回錫安之時,曾有萬人在迎接,在我的往返之間,不曾有敵我之物攔阻我的步伐,因此,我的工作一直在順利地向前邁進。如今,當我來在所有的受造之物中間時,所有的物都在静默迎接我,深怕我再次離去,使其失去依靠,所有的物都在順服着我的引導,都在看着我手所指…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