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在肉身顯現

目錄

應效法以色列人的事奉

在配搭時該學哪些功課,現在許多人都不注重。我發現你們許多人在一塊兒配搭時根本學不著功課,多數都是各持己見,在教會裡作工時你說你的我說我的,彼此無關,根本就沒有配搭。你們只顧著交通個人裡面的看見,只顧著釋放自己裡面的「負擔」,根本不是追求生命,就像只是應付著作工,還總認為不管別人怎麼樣,你走自己該走的路,不管別人怎麼樣,聖靈這麼帶領你就這麼交通。不會發現別人長處,不會省察自己,你們領受東西真是偏謬,可以說,到現在你們的自是情形仍舊不少,似乎是老病又復發了。你們彼此也不互相交通達到完全敞開,或這次到那個教會裡達到什麼果效了,或是這一段你裡面的光景如何了等等這些,你們乾脆沒有這樣的交通。例如放下觀念、背叛自己這樣的實行你們根本沒有,帶領的人只想著把下面教會裡的弟兄姊妹給交通活了,跟隨的人只知道「自我追求」,根本不懂什麼叫事奉,什麼叫配搭,只想自己有心志報答神的愛,有心志活出彼得風格,其餘的沒有。還說不管別人怎麼樣,反正你不講愚昧的順服,不管別人如何,你自己追求讓神成全就可以了。其實你的心志根本沒落實到實處,這不都是你們現在所表現的嗎?你們各人持守自己的看見,而且各自都願意被成全。我看見你們這麼長時間的事奉幾乎沒有多大長進,尤其是在「和諧的配搭」這個功課上,更是一片空白!下到教會裡你交通一個樣,他交通又一樣,很少有和諧的配搭,在下邊做跟隨的人更是這樣,就是在你們中間,很少有人明白什麼叫事奉神、當如何事奉神。你們稀裡糊塗,把這方面的功課都當作兒戲,甚至有很多的人不僅不實行這方面的真理,而且還明知故犯,就事奉多年的人竟會互相打架、吵嘴,這不都是你們的現實身量嗎?你們這些人天天都在一起事奉,就如以色列民一樣,天天在聖殿裡直接事奉「神自己」,你們像祭司一樣的人怎麼能不知如何配搭、如何事奉呢?

當初,以色列人在聖殿裡直接事奉耶和華,他們的身分是「祭司」(當然並不是所有的人都是祭司,只有一部分在聖殿裡事奉耶和華的是祭司的身分),是佩戴耶和華賜給的華冠(就是他們按著耶和華的要求做的華冠,並不是耶和華直接賜給他們),身穿耶和華賜給的祭司袍來光著腳在聖殿裡直接事奉耶和華,從早到晚。他們事奉耶和華不是隨便亂做、亂闖,都是有規矩的,任何一個直接事奉耶和華的人都不能違背,都得按著這規矩來,否則,不能進入這聖殿之內。他們若有違背聖殿規矩的,即有違背耶和華之命的人都得按著耶和華頒布的律法來實行,誰也不得反抗,誰也不能包庇,無論事奉多少年的人,都得按著這規矩來。所以,多少穿祭司袍的祭司都是這樣不分冬夏地一直事奉耶和華,儘管耶和華對他們沒有一點特殊的待遇,甚至他們是一輩子都在祭壇前、在聖殿裡,這就是他們的忠心、他們的順服。難怪耶和華對他們如此祝福,都是因著他們的忠心而蒙恩看見耶和華的所有作為的。當時耶和華在以色列——他的選民中間作工對他們要求相當嚴,他們都很順服,他們都受律法的約束,就這些律法成了他們敬畏耶和華的保護,這都是耶和華的行政。在那些祭司中間,若有誰不守安息日或違背耶和華的誡命在眾百姓中被發現,立即被人抬到祭壇跟前用石頭砸死,以此獻在耶和華設立的「凡人祭壇」之前,並不能把他們的屍首放在聖殿裡或聖殿的周圍,這是耶和華不許可的。若有人這樣做了,這人便被當作獻「凡祭」的扔在大坑裡處死。當然,凡是這樣的人都得喪命,沒有活著的。甚至有些獻「凡火」的,就是不按著耶和華的日子獻祭的連同其所獻的祭被耶和華的火一起焚燒,不得存在祭壇上。對祭司的要求是:不洗腳的不得走進聖殿的門,就連聖殿的外院都不得踏入;沒穿祭司袍的不得進入聖殿;沒戴祭司華冠的不得進聖殿;沾染死人屍體的不得進聖殿;沾染不義之人的手的,不洗手不得進聖殿;沾染女人的不得進聖殿(這不是永遠的,是指在三個月之內),不得見耶和華的面,何時期滿,即期滿三個月才可將潔淨的祭司袍穿上,在外院事奉七天才可進入聖殿之中見到耶和華的面;只有在聖殿裡才可穿戴祭司的所有的服飾,不得在聖殿以外穿戴,免得玷污耶和華的聖殿;凡是祭司必須把觸犯耶和華律法的犯罪之人拉到耶和華的祭壇前,讓百姓將其處死,否則,將有火臨到看見的祭司。所以他們都對耶和華忠心無二,因為耶和華的律法對他們來說太重了,他們根本不敢輕易觸犯他的行政。以色列人對耶和華忠心是因為他們看見了耶和華的火焰,看見了耶和華刑罰人的手,而且因為他們本來就存著敬畏耶和華的心。因此,他們得著的不僅是耶和華的火焰,而且也得著了耶和華的看顧與保守,得著了耶和華的賜福。他們的忠心就是他們都能按著耶和華的話去行,誰也不悖逆。即使有悖逆的,他們也照樣按著耶和華的話去行,將悖逆耶和華的人都處死,絲毫不隱藏,尤其是對那些觸犯安息日的、對那些犯淫亂罪的、對那些偷吃耶和華祭物的更是予以重刑。那些觸犯安息日的被他們(眾百姓)用石頭砸死,或者用鞭抽死,一個不放過。那些犯淫亂罪的,就是那些看見美貌女子動淫念的、看見邪惡女子動淫念的、看見少年之婦動淫念的,凡是這樣的人都被處死。那些不蒙「蓋頭」即不蒙「帕子」的少年之婦若是引誘男人犯罪,這樣的人都被處死,若是祭司(就是在聖殿裡事奉的人)觸犯這樣的律法都得被釘在十字架上或予以「絞刑」,凡是這樣的人都不得存活,沒有一個在耶和華的面前蒙恩的。這樣的人的親屬在他死後三年不得到祭壇前去為耶和華獻祭,也不得分享耶和華賜給眾百姓的祭物,直到期滿才可將上好的牛羊擺到耶和華的祭壇之上,若還有別的過犯,還得在耶和華面前禁食三天祈求耶和華的恩惠。他們都能敬拜耶和華也不僅僅是因為耶和華的律法太嚴、太重,而是因為耶和華的恩惠,也是因為他們對耶和華的忠心。所以,他們的事奉直到如今仍是如此忠心,從不在耶和華面前反悔他們的祈求。當今的以色列民仍舊蒙耶和華的看顧與保守,耶和華至今仍在他們中間作他們的恩惠並且常與他們同在。他們都知道當怎樣敬畏耶和華,如何事奉耶和華,他們都知道如何才能有耶和華的看顧與保守,因他們都存著敬畏耶和華的心,這就是他們所有的事奉的「祕訣」,就是「敬畏」。今天你們又是如何呢?也能像以色列民一樣嗎?你以為今天的事奉就像跟隨一個屬靈偉人的帶領嗎?你們的忠心與敬畏根本沒有,你們所蒙的恩是不小,相當於以色列的祭司,因你們都是直接事奉神的,雖然你們並沒有進「聖殿」,但你們所得的、你們所看見的比那些在殿裡事奉耶和華的祭司所得的多得多,可你們的悖逆、你們的抵擋比他們多了多少倍,你們敬畏的心太小,所以你們蒙的恩也極少。雖然你們所奉獻的很少,但你們所得的比起那些以色列民卻多了許多,這不都是對你們的恩待嗎?在以色列中作工之時,沒有一個人敢隨意論斷耶和華的,你們怎麼樣呢?不是看在我作在你們中間的工作是為了把你們征服的份上,我怎能容讓你們這樣地胡作非為,羞辱我名呢?若你們所處的時代是律法時代,就按你們所做、所言的,將沒有一個能存活下來的!你們敬畏的心太小!你們總埋怨我並沒有給你們多少恩典,而且還說我對你們的祝福之語太少,盡是咒詛之語,你們不知你們敬畏的心太小沒法接受我的祝福嗎?你們不知你們的事奉太糟糕才惹得我對你們總是咒詛與審判嗎?你們以為你們都受委屈了嗎?我怎能將我的祝福賜給一班悖逆不服的人呢?我怎能將我的恩惠隨意賜給那些羞辱我名的人呢?對你們這些人已是極大的恩待了,若是以色列的人像你們如今這樣的悖逆,我早將其滅絕了,而對你們只是一味地寬容,這不是恩待嗎?你們還想要更大的祝福嗎?耶和華祝福的也僅僅是那些敬畏他的人,對那些悖逆他的人,他都給予刑罰,從不寬容任何一個人,而今天你們這些不知如何事奉的人,不更得需要刑罰、審判來將你們的心徹底扭轉過來嗎?這樣的刑罰與審判不是對你們最好的祝福嗎?不是對你們最好的保護嗎?否則,你們誰能經得起耶和華的焚燒之火呢?你們若真能像以色列民一樣忠心地事奉,不也有恩惠常與你們同在嗎?不常有喜樂與足夠的恩典與你們同在嗎?你們該如何事奉你們都知道嗎?

今天要求你們能和諧地配搭就像耶和華要求以色列民事奉他一樣,否則,就停止你們的事奉。因你們是直接地事奉神的人,你們的事奉最起碼得能達到忠心與順服,能實際地學功課。尤其是那些在教會裡作工的,下面的弟兄姊妹誰敢對付你們?誰敢當面說你們的不是?你們都高高在上,真是作王掌權了!現在這麼實際的功課你們不學、不進入,還談什麼事奉神!現在讓你帶領一片教會,你不但不捨己,還抱著自己的觀念、自己的看法不放,還說什麼「我認為這事就應該這樣做,神說了不要受別人的轄制,現在不講一味地順服」,所以還是各持守各的,誰也不服誰,明知道自己的事奉沒路,還說:「我看我的差不多,反正咱們兩個人各是一面,你交通你的我交通我的,你交通你的異象,我交通我的進入。」對許多該處理的事總是不負責任,或是應付,都是各抒己見,小心謹慎地維護自己的地位、名譽、臉面,誰也不肯降卑下來,誰也不願主動捨己,達到互相補足,使生命長進更快。你們配搭時很少有人說:我想讓你給我交通這方面真理,因我不透亮。或說:你在這方面比我有經歷,給我指點一下好嗎?這樣做不好嗎?你們在上面真理聽得多,事奉方面懂得也多,你們配搭著下教會作工的人若不互相學習、互相交通、互相補足,還從哪能學功課?臨到什麼事的時候,你們都當互相交通,達到對你們的生命有益處。你們對各樣事仔細交通之後再作決定,這樣才是對教會負責任、不糊弄。下教會都走了一圈,再聚到一起,把所發現的問題與作工碰到的難處都交通出來,把所得的開啟、光照交通出來,這是事奉方面不可缺少的實行。你們得達到為了神的工作,為了教會的利益,為了把弟兄姊妹都帶起來,有和諧的配搭,你配搭我的,我配搭你的,互相補足,達到更好的作工果效,以此來體貼神的心意,這才叫真實的配搭,這才是真正進入的人。配搭中即使有些話說得不合適也不要緊,過後再交通,弄明白透亮,不能忽略,這樣交通完之後再給弟兄姊妹補足,作工總要這樣不斷進深才能達到更好的果效。作為每個事奉的人,你得能做到凡事維護教會的利益,不為個人利益著想,不能搞獨來獨往,你拆他的台,他拆你的台,能這樣行的人就不配事奉神!這種人性情太壞,沒有一點人性,純屬撒但!是畜類!在你們中間直到現在還有這樣的事,甚至在交通中互相攻擊,故意找藉口,因為一點小事就爭得面紅耳赤,誰也不肯放下自己,彼此各存心腹事,都在觀察著對方,也在戒備著對方。這樣的性情怎能事奉神呢?這樣的作工弟兄姊妹怎麼能得供應呢?你不僅不能把人帶入生命的正道上,反而把敗壞的性情注射給弟兄姊妹,你不是坑人嗎?你的良心太壞了,簡直是壞透了!你不進入實際,不實行真理,而且還不知羞恥地在別人面前暴露你的鬼性,你太沒臉皮了!把弟兄姊妹交給你帶,都讓你給帶到地獄裡了,你不是壞了良心的人嗎?也太不知羞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