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話在肉身顯現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0個搜索結果

沒有相關的搜索結果

彼得的經歷——對刑罰、審判的認識

彼得在刑罰中能這樣禱告:「神哪!我肉體悖逆,你刑罰我,你審判我,我以你的刑罰、以你的審判為喜樂,即使你不要我,但我能從你的審判之中看見你的聖潔、公義的性情。你審判我,讓别人能在你的審判之中看見你的公義性情,我也就心滿意足了。只要能把你的性情發表出來,使你的公義性情讓所有的受造之物都看見,而且藉着你的審判能够使我愛你的心更純潔,能達到一個義人的形象,你這樣的審判是美善的,因你的美意本是此。我知道我身上的悖逆還很多,仍不配到你面前,我願更多地讓你審判,或是環境惡劣或是大的患難,無論你怎麽作,對我來説都是寶貴的,你的愛太深了,我願任你擺布,没有一點怨言。」這是彼得經歷神作工的認識,也是彼得愛神的見證。現在你們被征服以後是什麽表現呢?有人這樣説:「我被神征服是神極大的恩典、極大的高抬,現在我才發現人生是虚空的,是没有意義的,人一生之中忙忙碌碌,生兒育女,一代接一代,到最終什麽也得不着,今天被神征服我才看透,人這麽活着没什麽價值,真是無意義的一生,乾脆死了得了!」就這樣的被征服者能被神得着嗎?能作標本、模型嗎?他屬于一個消極教材,没有心志,不求上進,即使算是被征服了,但就這樣的消極包没法達到被成全。彼得被成全之後,就是他快終年的時候,他説:「神哪!假如我的壽數還能延續幾年的話,我願達到更純潔地愛你,更深地愛你。」他釘十字架的時候心裏還禱告:「神哪!現在是你的時候到了,就是你給我預備的時候到了,我得為你上十字架,為你作這個見證,願我的愛能滿足你的要求,願我的愛更純潔,我今天能為你死,為你釘十字架,我心裏感到安慰,感到踏實,這是因為我能為你釘十字架,能够滿足你的心願,我能把我自己都獻給你,把我自己的生命都獻給你,我心裏感到無比的欣慰。神哪!你實在可愛,假如説以後你還讓我活着,我更願意愛你,只要是活着,我就要愛你,我願意愛你更深。我是因着不義、因着罪而得着你的審判、你的刑罰、你的試煉,我更看見你的公義性情,這是我的福氣,因我能更深地愛你,即使你不愛我,我也願意這樣愛你。我願意看見你的公義性情,因這使我更能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我總覺得我現在活着更是有意義的,因為我是因着你的緣故而上十字架,為你死是有意義的,但我還不算滿足,因為我對你認識太少,我知道我不能完全滿足你的心願,我還給你的太少,在我有生之年中,我没能把全部都還給你,我差得太遠,此時回想起來倍覺虧欠,只能用這一刻來彌補我所有的過失、所有的未還報給你的愛。」

人都要追求活出有意義的人生,别滿足于現狀,要達到活出彼得的形象,得具備彼得的認識、彼得的經歷。要追求更高、更深的東西,追求能更深地愛神、更純潔地愛神,追求有價值、有意義的一生,這才是人生,才是彼得一樣的人。你得注重自己能在積極方面主動地進入,别為滿足于一時的安逸而消極後退,却忽略了更深、更細、更實際的真理,你得具備實際的愛,你得想方設法擺脱這種墮落的無憂無慮的畜生一樣的生活,得活出有意義的人生,活出一個有價值的人生,别自己愚弄自己,别把自己的一生當玩具來玩耍。對每個有心志的愛神的人來説,没有得不着的真理,没有站立不住的正義。你的一生該怎樣度過?你該怎樣愛神,以此來滿足神的心意?這些都是你一生中最大的事,最主要你得有這種心志,還要有這毅力,别做那没骨頭的弱者,你得學會經歷有意義的人生,經歷有意義的真理,别這樣應付自己。不知不覺一生消逝,你還會有這樣的機會來愛神嗎?人死了以後再來愛神,這可能嗎?你得有彼得一樣的心志,有彼得一樣的良心,得活着有意義,别玩弄自己。作為一個人,一個追求神的人,你得能慎重考慮對待自己的一生,當如何把自己獻給神,當如何信神信得更有意義,你既愛神,當如何愛神愛得更純潔、更美、更善。現在不能只滿足于當如何被征服,還得考慮你以後的路當怎麽走,你得有心志、有勇氣被成全,不要總是認為自己不行,真理還能偏待人嗎?真理還能有意與人作對嗎?你追求真理,真理還能把你壓倒嗎?你為正義而站立,正義還會把你打倒嗎?你真有心志追求生命,生命還能迴避你嗎?你没有真理,并不是真理不搭理你,而是你遠離真理;你不能為正義而站立,并不是正義出了差,而是你認為正義歪曲了事實;你追求多年没得着生命,并不是生命對你不講良心,而是你對生命不講良心,是你驅逐生命;你活在光中没能得着光,并不是光没能將你照亮,而是你根本没留意光的存在,光便悄悄地離開了。你不追求只能説你是個不值錢的賤貨,是你没有生活的勇氣,你没有反抗黑暗勢力的精神,你太懦弱!不能擺脱撒但勢力的圍攻,就願意這樣平平安安地過一生,這樣不明不白地死去。你追求被征服這是你該做到的,是你應盡的義務,你若滿足于被征服,那你就是驅逐光的存在了。你得為真理而受苦,為真理而獻身,為真理而忍受屈辱,為得着更多更多的真理而忍受更多更多的苦難,這是你該做到的。你别因為享受家庭的和睦而丢掉真理,别因為一時的享受失去了你一生的尊嚴、你一生的人格。你應當追求一切美的、善的事物,追求更有意義的人生的道路。這樣庸俗地活着而且一點追求目標都没有,這不還是虚度嗎?你能得着什麽呢?你應當為一個真理而捨弃一切的肉體享受,你不應該為一點點享受而丢掉所有的真理,這樣的人没有人格,没有尊嚴,没有存活的意義!

神刑罰、審判人都是他工作的需要,更是人的需要,人就得需要刑罰、審判,這樣才能達到愛神。現在你們是心服口服了,但遇見一點挫折就不行了,還是身量太小,還得需要更多地經歷這樣的刑罰、審判,達到更深的認識。現在你們只是多少有一點敬畏神的心了,也害怕神了,知道這是真神,但對神還是没有多少愛,更没達到有純潔的愛,你們認識得太淺,身量還是不够。真遇到一個環境,還没有見證,積極方面的進入太少,根本不知如何實行,多數人都是消極、被動,只是偷着在心裏愛神,却没有實行的路,目標也不明確。一個被成全的人,不單具備正常的人性,他所具備的真理超過了良心的格,達到高于良心標準,他不僅是用良心還報神的愛,更是認識了神,看見了神是可愛的,是值得人愛的,在神有許多讓人愛的地方,人不得不愛他。被成全之人的愛神是為了滿足個人的心志,是自發的愛,不講報酬的愛,没有交易的愛,只講認識神而愛神,他不管神給不給恩典,只要能滿足神就行。他不跟神講條件,愛神也不是用良心來衡量:你給我了,我就還給你愛,你若不給我,我也没什麽還給你。被成全的人他總認為:神是造物的主,他把這工作作在我們這些人身上,我既然有這個機會、有這個條件、有這個資格能被他成全,我就追求活出有意義的人生,就該滿足他。正如彼得所經歷的,當他最軟弱的時候他禱告:「神哪!無論何時何地,你知道我都想念着你,無論何時何地,你知道我都願意愛你,但是我的身量太小,軟弱無力,我的愛太有限,我對你的真心實在太少,與你的愛相比,我簡直不配活着,我只希望我這一生之中不白活着,不僅是能够還報你的愛,更能把自己的所有都獻給你。只要滿足你,作為一個受造之物我就心安了,没有什麽别的要求。雖然我現在軟弱無力,但我不能忘記你的囑托,不能忘記你的愛。我現在僅僅是還報你的愛,神哪!我心中難受萬分,如何能將我心中的愛還給你,能盡上我的所能,能够滿足你的心願,能够將我所有的都獻給你,人的軟弱你都知道,我怎樣才能够得上你的愛呢?神哪!你知道我身量小,你知道我的愛太少,在這樣的環境裏我怎樣才能盡上我的所能呢?我知道我應該還報你的愛,我知道我應該把自己的所有都給你,但現在我身量實在太小。求你加給我力量,加給我信心,讓我更能有純潔的愛獻給你,更能把自己所有的都獻給你,不僅是能够還報你的愛,更能達到讓我體嘗你的刑罰、審判、試煉,以至于更重的咒詛。你讓我看見了你的愛,我没法不愛你,我今雖軟弱無力,但我又怎能忘記你呢?你的愛、你的刑罰、你的審判都使我認識了你,但我又感到我無法滿足你的愛,因你太偉大了,我如何才能把自己的所有都獻給造物的主呢?」他有這個要求,但身量不够,此時的彼得心如刀絞,痛苦萬分,在這樣的環境之下他不知如何是好,但他仍然繼續禱告,「神哪!人的身量是幼小,人的良心也是脆弱的,我只能達到還報你的愛,現在我不知道怎麽能够滿足你的心意,只願盡上我的所能,盡上我的所有,把我自己所有的都獻給你,無論你審判,無論你刑罰,無論你賜給,無論你奪取,你讓我都毫無怨言。多少時候當你刑罰審判我的時候,我裏面總有怨言,總也達不到純潔,總不能滿足你的心願,出于無奈才還報你的愛,我此時更恨惡我自己。」彼得是因着尋求更純潔的愛才作出這樣的禱告的,他是在尋求,也是在祈求,更是在自責,向神認罪,覺得虧欠神,覺得恨惡自己,但又帶有幾分憂傷、消極,他總有這種感覺,自己總好像够不上神的心意,不能盡上自己的所能。在這樣的環境中,彼得仍追求約伯的信心,他看見了約伯當時信心那麽大,是因約伯看到一切都是神賜給的,神奪去他的一切也是理所當然,神願意給誰就給誰,那是神的公義性情,約伯并没有什麽怨言,還是能稱頌神。彼得也認識了自己,他心裏禱告説:「現在我不能只滿足于用良心還報你的愛,還給你多少愛,因我的意念太敗壞,不能將你看成是造物的主。因我仍不配愛你,我要達到能够將我所有的都獻給你,心甘情願,對你所作的都認識,没有一點選擇,讓我看見你的愛,而且能够有贊美你的聲音,能够稱頌你的聖名,讓你在我身上得着大的榮耀,我願意為你站住這個見證。神哪!你的愛何其寶貴,又何等美麗,我怎能願意活在惡者手中呢?我不是你造的嗎?我怎能活在撒但的權下呢?我寧願讓我的全人都活在你的刑罰之中,我也不願意活在那惡者的權下,我願將我的身心都獻給你的審判,都獻給你的刑罰,只要我能得着潔净,能把自己所有的獻給你,因我厭憎撒但,不願活在它的權下。藉着審判我發表你的公義性情,我心甘情願,没有一點怨言,只要能盡上受造之物的本分,我願一生陪伴你的審判,因此認識你的公義性情,脱離惡者的權勢。」他總這麽禱告,總這麽尋求,達到較高的境界,不僅是能够還報神的愛,更重要的是盡上受造之物的本分,不僅是良心不受控告,而且能够高過良心標準。他這樣的禱告不斷地達到神的面前,以至于他的心志越來越高,他愛神的心也越來越大。儘管他痛苦萬分,但他仍不忘記愛神,仍然在尋求,達到能够明白神的心意。他禱告中有這樣一段話:我只做到報答你的愛,根本没有為你在撒但面前作見證,我根本没有挣脱撒但的權勢,還活在肉體之中,我願以我的愛來打敗撒但,來羞辱撒但,來滿足你的心意,我願將自己的全部都交給你,絲毫不交給撒但一點,因撒但是你的仇敵。他越往這方面尋求,越受感動,他對這些事認識得越來越高,不知不覺他認識了當脱離撒但的權勢,將自己完全歸給神,這是他所達到的境界。他超越撒但的權勢,脱離肉體的享受、肉體的喜好,無論是刑罰還是審判,他都願意更深地體嘗。他説:「即使我活在你的刑罰之中,活在你的審判之中,無論怎麽痛苦我也不願意活在撒但的權下,不願意活在撒但的愚弄之中,我以活在你的咒詛中為快樂,以活在撒但的祝福中為痛苦。我活在你的審判中來愛你,我心大大歡喜,你的刑罰審判是公義,也是聖潔,是為了潔净我,更是為了拯救我。我寧肯活在你的審判之中一生,蒙你的看顧,我也不願活在撒但權下一時,我願被你潔净,即使受痛苦,也不願被撒但利用、愚弄。我這個受造之物應該被你用,應該被你占有,也應該被你審判,也應該被你刑罰,甚至應該被你咒詛。你願意祝福我時我心以此為樂,因我看見了你的愛。你是造物的主,我是受造之物,我不應該背叛你活在撒但的權下,不應該被撒但利用,我應該為你做牛做馬,不該為撒但活着,寧可活在你的刑罰之中,没有肉體福樂,哪怕失去了你的恩典,我仍會以此為享受的。雖然你的恩典不隨着我,但我以你的刑罰、以你的審判為享受,這是你最好的祝福,是你最大的恩典。雖然你對我總是威嚴烈怒,但我仍不能離開你,對你仍然愛不够,我寧肯活在你的家中,寧可被你咒詛、被你刑罰、被你擊打,也不願活在撒但權下,也不願只為肉體去奔波、去忙碌,更不願為肉體生存。」彼得這樣的愛是純潔的愛,這是被成全的經歷,這是被成全的最高境界,這才是最有意義的人生。他接受神的刑罰、審判,他寶愛神的公義性情,這是他的最寶貴之處。他説:「撒但給我物質的享受,我并不以此為寶貴,神的刑罰、審判臨到,我以這個為恩典,以這個為享受、為祝福。若不是神的審判我永遠不會愛神,我仍活在撒但權下,還受它的控制,被它掌握,那樣我永遠不能成為真正的人,因我不能達到滿足神,我没有把自己的全部獻給神。即使神不祝福我,使我裏面失去了安慰,猶如火一樣燃燒,没有平安,没有喜樂,總有神的刑罰、總有神的管教不離開我,但是我能够從神的刑罰、審判中看見神的公義性情,我以此為喜樂,這才是人生最有價值、最有意義的事。雖然他的保守、他的看顧變成了無情的刑罰、審判、咒詛與擊打,但我仍以這些為享受,因為這些更能使我得潔净,這些更能使我得變化,使我與神更相近,使我更能愛神,愛得更純潔,這能使我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能把我帶到神的面前,使我脱離撒但權勢,不為撒但效力。什麽時候我不活在撒但權下了,能把自己所有所能的都獻給神,毫不保留,那時我就心滿意足了。是神的刑罰、是神的審判拯救了我,我一生活着離不開神的刑罰,離不開神的審判,我活在地上就是活在撒但的權下,如果不是神的刑罰審判來看顧我、來保守我,我會一直活在撒但權下的,我更没機會也無法達到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只有神的刑罰審判不離開我,使我總能蒙神的潔净,有神嚴厲的話語、公義的性情,有神威嚴的審判,我才蒙了極大的保守,活在了光中,得着了神的祝福。我能够得潔净,能够擺脱撒但,活在神的權下,這是我今生最大的福氣。」這是彼得經歷的最高境界。

被成全以後,人所要達到的就是這個情形,你達不到這個程度就不能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人活在肉體之中就是活在人間地獄裏,没有審判、没有刑罰人都與撒但同污穢,怎麽能聖潔呢?彼得認為:神的刑罰、神的審判是人最好的保守、最大的恩典,只有神刑罰人、審判人,人才能覺醒,才能恨惡肉體、恨惡撒但。神嚴厲的管教使人擺脱了撒但權勢,脱離了自己的小天地,能够活在神的面光之中。刑罰、審判實在是最好的拯救!他禱告説:「神哪!只要有你的刑罰、審判,我就知道你還没離開我,哪怕你不給我喜樂,不給我平安,讓我生活在痛苦之中,給我無數責打,只要是你没離開我,我心裏就踏實了。你的刑罰、審判如今成為我最好的保守,成為我最大的祝福。你給我恩典是對我的保守,你現在賜給我恩典,這恩典是你公義性情的顯明,是刑罰也是審判,更是試煉,更是苦難的生活。」他能將肉體的享受放下而尋求更深的愛,尋求更大的保守,是因他從刑罰、審判中得到的恩典太多了。人的一生要想得着潔净,性情達到變化,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得接受神的刑罰審判,讓神的管教、擊打不離開,使你脱離撒但的擺布,脱離撒但的權勢,活在神的光中。你得知道神的刑罰、審判就是光,就是拯救人的光,就是人最好的祝福,是最大的恩典、最好的保守。人活在撒但的權勢之下,在肉體中生存,若不蒙潔净、得不着保守人會越來越墮落的,要想愛神就得被潔净、蒙拯救。彼得禱告説:神你寬待我的時候我高興、我得安慰,你刑罰我的時候,我心裏更有安慰、喜樂,雖然我有軟弱,有難言之苦,有眼泪,有憂傷,但你知道我的憂傷是因我的悖逆,是因我的軟弱。我因不能滿足你的心意而哭泣,因够不上你的要求而憂傷、懊悔,但是我願意達到這個境界,願意盡我的全力去滿足你。你的刑罰作了我的保守,你的刑罰作了我最好的拯救,你的審判勝過你的包容與忍耐,没有你的刑罰審判,我享受不到你的憐憫慈愛。到如今,我更看見你的愛超過諸天、勝過一切,你的愛不僅僅是憐憫慈愛,更是刑罰審判,我在你的刑罰與審判中所得的太多了。没有你的刑罰審判,就没有一個人能得着潔净,也没一個人能體嘗到造物主的愛。雖然我百經試煉,百經患難,以至于九死一生,但使我真正認識了你,得着極大的拯救,若你的刑罰、審判,你的管教離開了我,我就活在了黑暗之中,活在撒但權下了。人的肉體有何益處呢?你的刑罰、審判離開了我,就如你的靈離弃了我,又如你再不與我同在,這樣,我怎能生存下去呢?你給我病患,又奪去我的自由,我能生活下去,但你刑罰審判離開了我,我就没法生活下去。我没有了刑罰、審判也就失去了你的愛,你的愛太深,我無法表達,失去了你的愛,我就活在了撒但的權下,不能見到你的榮面,你叫我如何生活下去?這樣的黑暗、這樣的生活我難以走下去,我有你的同在就如見到你一樣,我怎能離開你呢?我真心地懇求你,求你不要將我最大的安慰奪去,哪怕是你星星點點的安慰之語。我享受了你的愛,如今我已無法遠離你,你叫我怎能不愛你呢?我因你的愛流了許多憂傷的泪,但我總覺得這樣的生活更有意義,更能充實我自己,更能改變我自己,更能達到受造之物該具備的真理。

人的一生都活在撒但權下,没有一個人能自己擺脱撒但的權勢,都活在污穢的世界之中,活在敗壞之中,活在虚空之中,毫無一點意義,毫無一點價值,都為肉體、為情欲、為撒但這樣無憂無慮地活着,没有一點生存的價值。人也找不着擺脱撒但權勢的真理,即使人都信神看聖經,也不明白當如何脱離這撒但權勢的控制,這樣的秘訣在歷代以來很少有人發現,很少有人摸着。所以,人即使厭憎撒但、厭憎肉體,也不知當如何擺脱這坑害人的撒但的權勢。你們現在不仍在撒但權下嗎?做完悖逆的事不懊悔自己,更不覺得自己污穢、悖逆,抵擋神之後還心安理得,覺得非常平安,你的平安不是因着你的敗壞嗎?這平安的感覺不是出于你的悖逆嗎?人都活在人間地獄裏,活在撒但的黑暗權勢中,遍地的幽魂與人一同居住着,侵蝕着人的肉體。在地上你并不是活在美好的天堂中,你所在之地就是魔鬼的境界,是人間地獄也是陰曹地府。人若不經過潔净都是屬污穢的,若不經神的保守、看顧仍舊是撒但的俘虜,若不經過審判、刑罰,人更没法擺脱撒但這黑暗權勢的壓制。就你所表現的敗壞性情,所活出的那些悖逆行為,足可以證明你還活在撒但的權下。你的心思、意念不經過潔净,你的性情不經過審判刑罰,你的全人仍在撒但的權下掌握,你的心思受撒但的控制,你的意念受撒但的擺弄,你的全人都掌握在撒但的手中。你現在與彼得的標準差多遠,你知道嗎?你的素質具備了嗎?你對現在的審判、刑罰認識了多少?彼得認識到的你具備多少了?現在你都認識不到,以後你能達到認識嗎?就你這樣的懶惰而又懦弱,根本就没法認識刑罰,没法認識審判。你若追求肉體平安、肉體享受,那你就没法被潔净,到最終你還得歸給撒但,因為你活出的是撒但、是肉體。就按現在來看,有許多人根本不追求生命,也就是不注重被潔净,不注重進入更深的生命經歷之中,這怎麽能被成全呢?不追求生命的就没有機會被成全,不追求認識神的,也不追求性情變化的,都不能脱離撒但的黑暗權勢。對認識神、對性情變化的進入都不求真,像一個信仰宗教的人一樣,只是守儀式做禮拜,那不是徒勞嗎?人信神若對生命的事不求真,不追求真理的進入,也不追求性情變化,更不追求對神的作工有認識,就不能被成全。要想被成全,得認識神的作工,尤其是認識刑罰審判的意義,這工作作在人身上到底是為了什麽,你能不能接受,在這樣的刑罰中你能不能達到彼得一樣的經歷與認識,如果你追求認識神,認識聖靈作工,追求性情變化,那你就有機會被成全。

對于被成全的人來説,被征服這步工作是必不可少的,人被征服之後才能經歷被成全的工作,你若只充當一個被征服的角色,就没有什麽大的價值,還不會合神使用的。當福音擴展之時,你就没法獻上你的一份,因你不追求生命,不追求變化、更新自己,那你就没有實際生命經歷。在這一步一步的作工中,你曾做過效力者,作過襯托物,到最終你没有追求做彼得,你没有按照成全彼得的路去追求,當然也没有性情變化的經歷。如果你是追求被成全的人,你就有見證了,你會説:「在神這一步一步的作工中,我接受了神刑罰審判的工作,雖然受了許多苦,但我知道了神是如何成全人的,我得着了神所作的工作,認識了神的公義,他的刑罰拯救了我。他的公義性情臨到我身上,使我得着了祝福,使我得着了恩典,就他的審判、刑罰使我蒙了保守,使我得了潔净。如果没有神的刑罰審判,没有他嚴厲的話語臨到我,我不能對神有認識,我也不能蒙拯救。今天我看見,作為一個受造之物,不僅是享受造物主所造的萬物,更重要的是,凡是受造之物都該享受神的公義性情,享受他公義的審判,因神的性情是值得人享受的,作為一個被撒但敗壞的受造之物,就應該享受神的公義性情。他的公義性情中有刑罰也有審判,更有極大的愛,雖然現在我没能將神的愛完全得着,但我能有幸看見,這是我的福氣。」這就是經歷成全之人所走的路、所談的認識。這樣的人就屬于彼得一樣的人,是有彼得經歷的人,這樣的人也是得着生命的人,是有真理的人,人經歷到最終必能在審判之中完全脱離撒但的權勢,被神得着。

被征服以後的人没有什麽響亮的見證,只是使撒但蒙羞了,没有活出神話的實際,你没得着第二次的救恩,只得着贖罪祭却没有被成全這是太大的損失。你們對自己該進入的、對自己該活出的得明白,而且得進入,到最終你達不到被成全,你也不是真正的人,那你將後悔莫及。起初神造的亞當、夏娃是聖潔的人,也就是在伊甸園中他們是聖潔的,没有沾染污穢,而且對耶和華是忠心的,他們并不知道背叛耶和華,因為没有撒但權勢的攪擾,没有撒但的毒素,他們是最聖潔的人類。他們生在伊甸園之中,没有污穢玷污他們,没有肉體占有他們,他們敬畏耶和華,後來經撒但引誘,就有了毒蛇的毒素,有了背叛耶和華的心,活在了撒但的權勢之下。他們起初聖潔而且敬畏耶和華,這才是人,後來經撒但引誘之後,吃了善惡樹的果子,活在了撒但的權勢之下,被撒但逐漸地敗壞,便没有人原有的形象了。起初的人類有耶和華的氣息,根本没有一點悖逆,人心裏没有邪惡,那時的人是真正的人類。人經撒但敗壞後便成了畜生,人所思想的盡都是惡,都是污穢,没有善,没有聖潔,這不是撒但嗎?你經歷許多作工還没達到變化、潔净,仍活在撒但的權下,仍對神没有順服,這就是只被征服没被成全的人。為什麽説没被成全呢?不追求生命,也不追求對神的作工有認識,只貪圖肉體享受,貪圖一時的安逸,致使生命性情没有變化,没有恢復到神造人原有的模樣,這樣的人就屬于行尸走肉,是没靈的死人!不追求對靈裏的事有認識,不追求聖潔,不追求活出真理,只滿足于消極方面被征服,不能憑神話活着成為聖潔的人類,這就是没蒙拯救的人。因為在試煉中人没有真理就站立不住,在試煉中能站立住的人才是蒙拯救的人。我要的是彼得一樣的人,要的是追求被成全的人。今天的真理是賜給那些渴慕尋求的人,這救恩是賜給那些渴慕蒙神拯救的人,這救恩不僅是讓你們能得着,而且讓你們能被神得着,你們得着神是為了讓神得着你們。今天我跟你們説的話,你們都聽見了,你們都應按照這話去實行,最終你們把這話實行出來,也就是我藉着這話得着了你們,同時你們也得着了這話,就是得着了這極大的救恩。你們得着了潔净,就屬于真正的人了。你活不出真理來,你活不出被成全的樣式來,可以説你就不是人,是行尸走肉,是畜生,因你没有真理,也就是没有耶和華的氣息,那你就是没靈的死人!雖然被征服以後也能作見證,但你所得着的只是一點點救恩,你還没成為有靈的活人,你雖然經歷了刑罰、審判,但你的性情并没有因此得着更新、變化,你仍舊屬于老舊的人,是屬撒但的人,不是經過潔净的人。被成全以後的人才有價值,這樣的人才得着了真正的人生。有一天人會問你:「你經歷了神的作工,那你談談神的作工到底是如何的。大衛經歷了神的作工,看見了耶和華的作為,摩西看見了耶和華的作為,他們能述説耶和華的作為,能述説耶和華的奇妙,你們看見了末世道成肉身的神所作的工作,你能不能把他的智慧談出來?你能不能把他作工的奇妙談出來?神對你們是怎麽要求的,你們又是怎麽經歷的?你們在末世經歷了神的作工,你們的最大异象是什麽?你們能談出來嗎?神的公義性情你們能談出來嗎?」面對這些問題你會怎麽回答呢?你如果説「神實在太公義,他刑罰我們、審判我們,毫不客氣地揭示我們,神的性情實在不容人觸犯。經歷了神的作工以後,我認識到我們就屬于畜生,我真看見了神的公義性情」,他還會問你:「你對神還有哪些認識?在生命進入方面到底怎麽做?你有没有個人的心志?」你説:「受造之物經撒但敗壞成了畜生,如同一頭驢,今天活在神的手中,就得滿足造物主的心意,他怎麽調教我就怎麽聽,没有别的選擇。」你只談這些籠統的話别人聽不明白,他問你對神的作工有什麽認識,是指你個人的經歷,問你經歷刑罰審判是如何認識的,這都是指你個人的經歷説的,是讓你談對真理的認識,你若談不出來,證明你對現在的工作根本不認識,你總是説一些似是而非或説一些衆所周知的話,没有細節的經歷,更没有實質的認識,没有真實的見證,别人是不會對你服氣的。你别做消極跟隨的人,别做追求好奇的人,你這樣不冷不熱會把你斷送的,會把你的生命給耽誤的,你得脱離這消極、被動的情形,善于追求積極的東西,善于攻克自己身上的軟弱之處來得着真理,來活出真理。你的軟弱并不可怕,你的缺欠并不是最大的難處,而你這不冷不熱、不尋求真理的心却是你最大的難處,是你最大的缺欠。在你們每個人身上的最大難處就是滿足現狀、消極等待的懦弱心理,這才是你們的最大攔阻,是你們追求真理的最大仇敵。你只因我所説的話太深奥而順服下來,那你不是真有認識的人,也不是對真理寶愛的人,就你這種順服不是見證,我不會稱許你這樣的順服。有人問你:「你的神到底是從哪兒來的?你的神他裏面的實質是什麽?」你會説:「他的實質就是刑罰審判。」人説:「神不是賜給人憐憫慈愛嗎?你不知道嗎?」你説:「那是别人的神,是宗教裏的人信的神,不是我們的神。」讓你這樣的人傳福音,真道都讓你給歪曲了,你還有什麽用?别人怎麽能從你得着真道呢?你没有真理,而且也談不出真理,更活不出真理,你還有什麽資格活在神面前?你給别人傳福音、交通真理、見證神,你駁不倒他,他就得把你駁倒,你不就成廢品了嗎?經歷這麽多作工,你在真理上還是説不清道不明,你不就是飯桶嗎?還有什麽用?你們經歷這麽多作工,對神就一點認識都没有?一問你對神有什麽真實的認識,你就啞口無言了,要不就談一些無關緊要的問題來應付,説神大有能力,還説你得了這麽大的祝福真是神的高抬,能親自看見神實在是無比的榮幸。你談的有什麽價值?都是没用的廢話!你經歷這麽多作工,就知道神高抬是真理嗎?你得對神的作工有認識,這樣才有真實的見證,没得着真理的人怎麽能見證神呢?

這麽多的工作、這麽多的話在你身上没達到果效,到擴展工作時你盡不上本分就蒙羞加慚愧了,那時你就覺得自己虧欠神太多,對神認識得太膚淺。現在是作工期間你不追求認識,以後再追求就晚了,最終你談不出認識來,腹中空空,什麽也没有,你拿什麽向神交賬?還有臉見神嗎?現在就應努力追求,最終能達到像彼得一樣,認識到神的刑罰、審判對人太有益處,如果没有他的刑罰審判,人就不可挽救了,在這污穢之地、在淤泥之中只能愈陷愈深。人都被撒但敗壞,勾心鬥角、互相糟踏,失去了敬畏神的心,人的悖逆太大,觀念太多,全都屬于撒但。如果人離開神的刑罰審判,人的敗壞性情不能得着潔净,人也得不着拯救。道成肉身的神在肉身的作工所發表的就是靈的發表,他所作的工作就是按照靈所作的去作,今天你如果對這些工作没有認識,那你就太傻了,你失去的太多了!你没得着神的拯救你的信就是宗教信仰,你是屬宗教的基督徒,因着持守死的規條而失去了聖靈新的作工,别人追求愛神能獲得真理、獲得生命,而你的信仰却并不能獲得神的稱許,反而成了作惡的人,成了行毁壞可憎之事的人,成了撒但的笑料、撒但的擄物。神不是讓人信仰的,而是讓人愛、讓人追求敬拜的神。現在你不追求,到有一天你會説:「那時我怎麽没好好跟隨神,没好好滿足神,没追求生命性情變化,我真後悔當初不能順服神,後悔當初不追求認識神的話,那時神説了那麽多話我怎麽不追求呢?我簡直太傻了!」你會恨惡自己到一個地步。現在你對我説的話不相信,也不注重,到有一天這工作開展了,你全部都看見了,你就後悔了,那時你就傻眼了。有福你不會享受,有真理你不追求,你不是自找没趣嗎?現在雖説下步工作還未開展,但現在對你所要求的、讓你所活出的也不是額外的,這麽多工作,這麽多真理,就不值得你認識嗎?刑罰審判不能唤醒你的靈嗎?刑罰審判不能使你恨惡你自己嗎?你就滿足于活在撒但權勢之下,有平安,有喜樂,得着一點肉體安逸嗎?這不是最低賤的人嗎?看見救恩却不追求得着救恩的人是最愚拙的人,是貪享肉體的人,是享受撒但的人。你盼望信神没有一點難處,没有一點患難,没有一點痛苦,你總追求這些不值錢的東西,把生命却看得一文錢不值,而把個人的奢侈想法放在真理前面,你這人太没價值!你像猪那樣生活,你跟猪狗之類有什麽區别?不追求真理而喜愛肉體的人,不都是畜生嗎?没靈的死人不都是行尸走肉嗎?在你們中間説了多少話?在你們中間作的工作還少嗎?在你們中間供應你們的有多少?那你為什麽没得着呢?你還有何怨言呢?你没得着還不是因為你太寶愛肉體嗎?還不是因為你的想法太奢侈嗎?還不都是因為你太愚蠢了嗎?你得不着這福氣還能怪神没拯救你嗎?你就追求信神以後能得着平安,孩子没有病,丈夫有個好工作,兒子找個好對象,姑娘嫁個好人家,你的牛馬能够好好給你耕地,一年風調雨順,你就追求這些。你只追求生活安逸,别讓你家出事,颳風别颳在你身上,沙子别打在你臉上,洪水别淹着你家的莊稼,凡是灾都别涉及你,活在「神的懷抱」裏,生活在安樂窩裏面。就你這樣的孬種,一味追求肉體,你説你還有没有心、有没有靈?你不屬于畜生嗎?將真道白白地賜給你,你不追求,你還是不是一個信神的?真正的人生賜給你,你不追求,那你不是猪狗之類嗎?猪不追求人生,不追求潔净,不懂得什麽叫人生,天天吃飽喝足就睡大覺,真道賜給你你却没得着,兩手空空,這種猪一樣的生活,你還願意繼續下去嗎?這樣的人活着有何意義?生活卑鄙、下賤,活在污穢、淫亂之中,没有一點追求的目標,你的一生不是最下賤的一生嗎?還有何臉面去見神?這樣經歷下去,還不是一無所獲嗎?真道是賜給你了,到最終你能不能得着就在于你個人的追求了。人都説神是公義的神,只要人跟隨到底,他一定不偏待人,因他是最公義的,人跟隨到底,他還能把人甩掉嗎?我不偏待任何一個人,而且以公義的性情來審判所有的人,但我對人要求的都是有合適條件的,我所要求的無論什麽人都得達到,我不看你資歷多深、資格多老,我只看你是不是遵行我道的人,是不是愛慕真理的人。你若是没有真理,反而是羞辱我名的,不按着我的道去行,只是無憂無慮地跟隨,那時我會因着你的惡來擊殺你、懲罰你,你還有何話可説?你還能説神不公義嗎?今天我説的話你都遵守了,這樣的人我稱許。你説你一直跟着神受苦了,風裏來雨裏去,跟神同甘苦共患難,但就是神所説的話你没活出來,你就想天天為神跑路、花費就行了,你也没想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你還説:「反正我相信神是公義的,我為他受苦、為他跑路、為他奉獻,没有功勞還有苦勞,他保證紀念我。」神是公義的這不假,但這公義之中不摻有雜質,并没有人的意思,不摻有肉體,不摻有人的交易,凡是悖逆抵擋的、不遵守他道的都得經受懲罰,一個不饒恕,誰都不放過!有的人問:「我現在為你跑路,到最後你是不是能給我一點祝福?」那我問你:「我説的話你遵守了嗎?」你説的公義是按着交易而言的,你只考慮我是公義的,不能偏待任何人,凡是跟隨到底的必然得救,跟隨到底的必能得着我的祝福。我所説的「跟隨到底的必然得救」這話是有内涵的,跟隨到底的人是被我完全得着的,是被我征服以後尋求真理而被成全的人。你達到幾條了?你就達到跟隨到底,其餘呢?你遵行我的話了嗎?我提出五條要求你就達到了一條,其餘四條你也没打算達到,你就找一條最簡單輕省的路,存着僥幸的心理來追求,我的公義性情對你這樣的人只是刑罰,是審判,是公義的報應,對一切作惡的人都是公義的懲罰,凡是不遵行我道的,即使跟隨到底的也必然受懲罰,這才是神的公義。當這公義的性情發表出來懲罰人的時候,人就傻眼了,懊悔跟隨神時没有遵行他的道,「那時只是跟隨着受了點苦,也没遵行神的道,也没什麽可説的了,就受刑罰吧!」但心裏還想:「反正我跟隨到底了,你讓我受刑罰,也不能受太重的刑罰,受完這刑罰之後你還得要我,我知道你是公義的,你不能這樣一直對待我,我畢竟跟滅亡的不一樣,滅亡的受重重的刑罰,我受輕一點的刑罰。」公義性情并不是你所説的這樣,并不是對任何一個認罪認得好的人都從輕處理。公義就是聖潔,也是不容人觸犯的性情,凡是污穢的,没經過變化的,都是他厭憎的對象。公義的性情并不是法律,而是行政,是國度中的行政,這樣的行政對任何一個没有真理、没經變化的人都是公義的懲罰,没有挽救餘地。因為在人都各從其類的時候罰惡賞善,是人類的歸宿顯明之時,是拯救工作結束之時,之後再不作拯救人的工作,而是報應每個作惡的人。還有的人説:「經常在神身邊的這些人中哪一個神都記得,我們這些人神哪個都不能忘,我們這些人保證是神成全的對象,下面的那些人神都不記得了,他們中間被成全的人保證没有我們這些常與神接觸的人多,就我們中間這些人神哪一個都忘不了,都是被神驗中的,保證是神要成全的。」你們都有這樣的觀念。這就是公義嗎?你到底實行出真理了没有?你竟散布這樣的謡言,你好不知羞耻!

現在有些人追求被使用,在被征服以後還不能直接被使用,就現在所説的話,在使用人的時候你仍然没達到,那你就没被成全,就是到成全人的期限為止來定人是被淘汰還是被使用。被征服只是消極反面的一個例子,是標本、模型,但只是反面的一個襯托。人有生命性情變化,裏裏外外都達到改變,做到這些的才是徹底被作成了。現在一個是被征服,一個是被成全,你到底要哪個?你願意達到哪個?你現在具備被成全的條件了嗎?還差在哪裏?你當怎麽裝備,當怎麽補足自己?你該怎麽走上被成全的路?該怎麽完全順服下來?你要求被成全,那你是不是追求聖潔的人呢?你是追求經歷刑罰審判得潔净的人嗎?你追求被潔净,你願意接受刑罰審判嗎?你要求認識神,你是對刑罰審判有認識的人嗎?現在作在你身上的工作,多數都是刑罰,都是審判,你對這些作在你身上的工作怎麽認識的?你所經歷的刑罰審判,是不是將你潔净了?是不是將你變化了?在你身上是不是達到果效了?對今天的這麽多工作,咒詛、審判、揭示,你是感覺厭煩了,還是感覺這對你來説太有益處了?你愛神,是因着什麽愛神的?是因着僅有的一點恩典愛神的?還是因着你得了平安喜樂之後愛神的?還是因着刑罰審判把你潔净之後你愛神的?你到底因着什麽愛神?彼得被成全具備哪些條件?他被成全以後關鍵的表現是什麽?他是因着想念主耶穌而愛他,還是因着看不見他而愛他,或是因着受責備而愛他?還是因着接受了患難之苦而認識了自己的污穢、悖逆,認識了主的聖潔能更加愛主耶穌的?他愛神的心更純潔是因着刑罰審判,還是因着别的什麽而達到的?到底是哪一種?你因着恩典、因着現在的一點祝福而愛神,是真實的愛嗎?你應該怎麽愛神?是不是應該接受刑罰審判,看見他的公義性情之後,能够發起真實的愛,以至于完全心服口服,對他有所認識?你能像彼得一樣説「對神愛不够」嗎?你所追求的是刑罰審判之後被征服,還是刑罰審判之後蒙潔净、得保守、得看顧?你追求的到底是哪個?你的一生是有意義的一生,還是無價值、無意義的一生?你是要肉體,還是要真理?你是要審判,還是要安逸?你經歷這麽多作工,看見了神的聖潔與公義,你當如何追求?你到底該怎麽走這條路?你該怎麽實行愛神?刑罰審判在你身上是不是達到了果效?你是否對刑罰審判有認識,就看你的活出,看你愛神的程度!你嘴説愛神,你活出的却是老舊的敗壞性情,没有一點敬畏神的心,更達不到有良心,就這樣的人是愛神的人嗎?這樣的人對神是有忠心嗎?是接受刑罰審判的人嗎?你説愛神,你説相信神,但你還抱着自己的觀念不放,在作工、在進入、在説話、在你的生活中你没有一點愛神的表現,没有敬畏神的心,這是得着刑罰審判的人嗎?就這樣的人能是彼得嗎?彼得之類的人是只有認識而没有活出的人嗎?現在對人要求的活出真正的人生的條件是什麽?彼得的禱告只是從嘴説出來的嗎?不是内心深處的心裏話嗎?彼得是只會禱告而不行真理的人嗎?你的追求到底是為了誰?你應該怎麽在刑罰與審判之中讓自己蒙保守,讓自己得着潔净?刑罰與審判對人都是無益的嗎?凡是審判就都是懲罰嗎?難道只有平安、喜樂,只有物質的祝福、一時的安逸對人的生命才有益處嗎?人活在安逸舒適的環境之中,没有審判的生活,人能蒙潔净嗎?人想達到變化,得着潔净,該怎樣接受被成全?你現在該選擇哪條路呢?

上一篇:拯救摩押後代的意義

下一篇:對作工你們得認識,不要糊塗跟隨!

相關內容

  • 注重實行的人才能被成全

    在末世神道成了肉身來作他該作的工作,盡他的話語職分,他親自來在人中間作工的目的就是為了成全合他心意的人。從創世到如今他就在末世作這樣的工作,就在末世道成肉身作如此大規模的工作,儘管他忍受了世人難以忍受的痛苦,儘管他從高大的神降卑為普通的人,但他的工作絲毫不耽誤一點,他的計劃一點也不打亂,他在作着他原…

  • 你 與 神 的 關 係 如 何

    信神最起碼要解决與神的正常關係問題,没有與神的正常關係就失去了信神的意義。要建立與神的正常關係,這全是藉着心安静在神面前達到的。跟神的關係正常就是對神的一切作工能够不疑惑、不否認,而且能够順服,在神的面前存心對,不為個人打算,不管做什麽事都以神家利益為重,接受神的鑒察,順服神的安排。做每一件事都能把…

  • 你到底是忠於誰的人呢?

    現在你們所過的每一天都很關鍵,對你們的歸宿與你們的命運都很重要,所以你們都要珍惜你們現在所擁有的一切,珍惜現在所度過的每一分鐘,争取一切時間來使自己有最大的收穫,以便不枉活此生。或許你們都感覺莫明其妙,我為什麽要説這樣的話,坦誠地説,對于你們每個人的行為我并不滿意,因為我在你們身上寄予的希望并不是你…

  • 人在神的經營中才能蒙拯救

    神的經營對于每一個人來説都是很陌生的,因為人都覺得神的經營是與人毫不相干的事,那只是神作的工作,是神自己的事,所以人類對于神的經營都不聞不問。這樣,人類的蒙拯救就成了很模糊的事,成了很空洞的説辭。雖然人跟隨神是為了蒙拯救,是為了進入美好的歸宿,但人却并不關心神如何作、神計劃要作什麽、人類怎麽配合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