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葉歸根之時,你會後悔你所行的一切惡行的

我在你們中間的工作,你們都親眼目睹,我所説的話你們又都親耳聆聽,我對你們的態度你們都曾知道,所以你們都該知道我作在你們身上的工作到底是為什麽。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只是我在末世作征服工作的工具,是我擴展外邦工作的用具。我是借用你們的不義、污穢、抵擋與悖逆來説話,以便更好地擴展我的工作,使我的名傳于外邦,就是傳于以色列以外的任何一個邦族,使我的名、我的作為與我的聲音傳于外邦,讓任何一個不屬以色列的邦族都被我征服,敬拜我,成為我在以色列與埃及之地以外的聖地。我擴展工作實際是擴展我征服的工作,擴展我的聖地,就是擴展我在地的立足之地。你們應清楚,你們只是在我所征服中的一個外邦中的受造之物,原本没什麽地位,又没一點使用價值,没有一點用處,只因我從糞堆中提拔那蛆蟲來作為我征服全地的標本,作為我征服全地的唯一的「參考資料」,這樣,你們才有幸接觸我,與我相聚在此時。我是因着你們的地位低下才揀選你們作了我征服工作的標本、模型,我才作工説話在你們中間,與你們生活寄居在一起。要知道,我是因着我的經營,又因着我極度地厭憎這些糞堆中的蛆蟲才在你們中間説話的,以至于大發烈怒。我作工在你們中間并不相同于耶和華作工在以色列,更不同于耶穌作工在猶太。我是以極大的忍耐來説話作工,帶着怒氣又帶着審判來征服這些敗類,并不像耶和華帶領以色列中他的衆百姓。他在以色列作工是賜食物、活水,滿有憐憫、滿有慈愛地供應着他的衆百姓。今天作工只是在被咒詛的并非選民的邦族中,没有豐富的食物,也没有滋補乾渴的活水,更没有應有盡有的物質供應,只不過是供應那應有盡有的審判、咒詛與刑罰。這些生在糞堆中的蛆蟲根本不配得到我賜給以色列的滿山的牛羊與萬貫家産,還有遍地最美麗的兒女。當代的以色列把我滋補的牛羊與金銀之物都獻在祭壇上,超過了律法下耶和華所要求的十分之一,所以我賜給他們更多,超過了律法下的以色列所得的百倍。我滋補給以色列的超過了亞伯拉罕所得的,也超過了以撒所得的,我必使以色列家族生養衆多,我也必使以色列中我的百姓遍及全地。我祝福、看顧的仍是我以色列中的選民,就是那向我奉獻所有的從我所得一切的衆百姓。因他們顧念我,便將初生的牛羊獻在我聖潔的祭壇上,將所有的一切都獻在我的面前,以至于將初生的長子也獻上期盼我的重歸。你們如何?擊打我的怒氣,向我索取,偷竊那些為我獻供品之人的祭物,也不知是得罪我,因此你們得着的盡是黑暗中的哀哭與懲罰。你們多次觸及我的怒氣,我將我的焚燒之火降下,以至于有許多人「慘遭不幸」,幸福的家園變成了荒凉的墳塋。我對這些「蛆蟲」只是怒氣不止,并没有祝福的意思,只是為了我的工作而破例高抬了你們,忍受了極大的屈辱作工在你們中間,若不是為了我父的旨意,我怎能與這些在糞堆裏滚來滚去的蛆蟲同住一個家中呢?我對你們的任何一個作法與説話都感覺極度的厭憎,好歹因着我對你們的「污穢」與「悖逆」有點「興趣」,成了我説話的「集大成」,否則我絶對不會呆在你們中間這麽久的。所以,你們應知道我對你們的態度只是「同情」與「可憐」,并没有一點愛,對你們只是忍耐,因我只是為了我的工作,而你們只是因着我選用了「污穢」與「悖逆」作「原材料」才看見了我的作為,否則,我絶對不會向這些蛆蟲顯明我的作為的,我只是牽强附會地作在了你們身上,并不是猶如我在以色列的作工那樣的甘心與願意,只是帶着怒氣勉强在你們中間説話。若不是為了我的更大的工作,我的眼中怎能容納這樣的蛆蟲存留?若不是為了我的名的緣故,我早已升到至高處將這些蛆蟲與糞堆一同燒乾净盡!若不是為着我的榮耀,我怎能容讓這些惡鬼在我眼前公開摇頭晃腦來抵擋我?若不是為了讓我的工作順利開展,毫無一點攔阻,我怎能容讓這些蛆蟲一樣的人任意虐待我!若在以色列有一個鄉村中一百個人起來這樣抵擋我,即使為我獻祭,我也要將其都滅在地的裂縫之下,讓别的城中的人不再反抗。我是烈火,不容人觸犯,因為人都是我造的,我説什麽、作什麽人都得順服,不得反抗,人没有權力來干涉我的工作,更没有資格來分析我作工、説話的對錯,我是造物的主,受造的物該以敬畏我的心來達到我所要求的一切,不該講理,更不該抵擋,我是用我的權柄來治理我的民衆,凡從我造的受造之物就應該順服我的權柄。雖然今天你們在我前大膽放肆,悖逆我所教訓你們的言語,却并不知害怕,但我只是以忍耐來與你們的悖逆相對,我不會因着一個個小小的蛆蟲翻動了糞土而大動肝火,以致影響我的工作,我是為了父的旨意忍受一切我所厭憎的、我所深惡痛絶的東西的存留,直到我言語的盡頭,直至我的最後一刻。你放心!我不會與一個無名的蛆蟲一般見識的,我不會與你比試「本領」的大小的,我厭憎你,但我能忍耐,而你悖逆我,但却逃不脱我父應許我刑罰你的日子。一個受造的蛆蟲真能比得過造物的主嗎?秋天,落葉歸根,你歸回你「父」的家中,我歸回我父的身旁;我有我父的愛憐陪伴,你有你「父」的踐踏跟隨;我有我父的榮耀,你有你「父」的耻辱;我用我已忍耐已久的刑罰來陪伴着你,你用你那敗壞了萬年的腐臭了的肉體來迎接我的刑罰;我結束了在你身上的忍耐伴隨的話語工作,你却開始成全我話語中受禍的角色;我大大歡喜,作工在以色列,你哀哭切齒,存亡在淤泥中;我恢復了原有的形像,不再在污穢中與你存留,你也恢復原有的醜相,仍在糞堆中鑽來鑽去;我工作、説話結束之時,是我喜慶之日,你抵擋、悖逆結束之日,是你哀哭之日;我不會同情你,你不得再見着我;我不會再與你「對話」,你再不得與我重相逢;我恨你悖逆,你念我可愛;我擊打你,你想念我;我歡然離開你,你却自覺虧欠我;我永遠地不見你,你却永遠地巴望我;我恨你,因你現在抵擋我,你想念我,因我現在刑罰你;我不願與你同居,你却苦苦地期盼,永遠地哀哭,因你懊悔你對我所做的一切,你懊悔你的悖逆、懊悔你的抵擋,以至于你懊悔得滿臉伏地,全人癱倒在我前,發誓不再悖逆我,但你的心只是愛着我,却永遠聽不見我的聲音,我要讓你自愧蒙羞。

現在我眼看着你那放縱的肉體來欺哄我,我只是對你稍作警戒,却并不動手來用刑罰「侍候」你,你應知道你在我工作中是扮演什麽角色的,我就滿足了,其餘,你或是抵擋我,或是花我的錢、吃我耶和華的祭物,或是你們蛆蟲之間互相厮咬,或是狗犬之類相互抵觸、侵犯,這些我都不關心,你們只要知道自己是什麽「東西」,那我就知足了。除了這些以外,你們願意互相動刀槍也可以,互相以口相鬥也可以,對這些我根本没有一點意思干涉,人間的事與我毫無牽連,不是我對你們之間的糾紛不關心,是因為我不屬你們中間的一員,所以我不參與你們中間的事務。我本不是受造之物,我本不屬世界,所以我厭憎人中間風風火火的生活與那些雜亂無章的人與人之間的不正當的關係,我更厭憎那吵吵嚷嚷的人群。但我深知每個受造之物的内心的雜質,我未曾造你們以先,就已知道人内心深處所存留的不義,就知道人心中所有的彎曲詭詐。所以,儘管人的不義行出之時毫無蛛絲馬迹,但我還是知道你們心中存留的不義勝過我創造萬物的豐富。你們各人都在衆人中升為至高,升為衆人的祖宗;你們又甚是蠻横,在所有的蛆蟲中横衝直撞,尋找安樂的地方,妄想吞吃那比自身小的蛆蟲;你們的心地陰險毒辣,勝過那滄海中沉没水底的幽魂,居住在糞土中的最底層,將那從上到下的蛆蟲攪擾得不得安寧,互相厮殺一陣,便安静下來了。你們并不知自己的地位,竟然在這糞土中還互相侵略,能争出什麽東西來?你們若真有敬畏我的心,怎能背着我的面却互相你争我奪呢?你的地位再高,不也是一個小小的糞土中的臭蟲嗎?還能長上翅膀化作天空中的白鴿嗎?你們一個小小的臭蟲,偷吃我耶和華祭壇上的供品,這樣就能將你那掃地的敗亡的名聲挽救回來而成為以色列選民嗎?不知羞耻的賤貨!那祭壇上的祭物是人為我獻的,表示敬畏我的人的「心意」,本是供我支配、供我使用的,你怎能將人給我的小小的斑鳩給劫走了呢?你不害怕做猶大嗎?你不害怕你的田地成為「血田」嗎?不知羞耻的東西!你以為人獻上的斑鳩都是給你滋補蛆蟲的肚腹的嗎?我給你的是我甘心願意的,我未給你的應是由我支配,不許你隨便偷吃我的供品,作工的是我耶和華——造物的主,人獻祭是為我的緣故,你以為是給你奔跑的薪水嗎?你好不知羞耻!你奔跑為了誰?還不是為了你自己?為什麽偷吃我的祭物?偷取我錢袋的錢財?你不是「加略人猶大的子孫」嗎?我耶和華的祭物是供祭司享用的,你是祭司嗎?竟敢得意洋洋地吃我的祭物,而且擺在了桌面上,你太不值錢了!不值錢的賤貨!我耶和華的火終將你燒盡!

上一篇: 論到「信」,你怎麽認識

下一篇: 凡屬血氣的無人能逃脫那忿怒的日子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二

神的公義性情你們聽完了以上對神權柄的交通,相信你們在心裏裝備了不少關于這方面的話語,至于你們能接受多少,能領會多少,能認識到多少,就在乎你們個人在這上面下多少功夫了。希望你們能認真對待此事,不要應付了事!那麽,認識了神的權柄是不是就等于認識了神的全部了呢?可以説,認識神的權柄是人…

第二十九篇

你可知道時間緊迫嗎?那麽你要在短期内靠我脱去一切在你身上不合我性情的東西:愚昧、遲鈍、心思不清明、心軟、意志脆弱、謬妄、情感太重、糊塗没有分辨。這些都要盡快脱去。我是全能神!只要你肯與我配合,我能醫治你的各樣疾病。我是察看人心肺腑的神,知道你身上的各樣病和不健全的地方,這些都是攔…

你們的人格太卑賤!

你們都坐在高雅之座上教訓與你們同類的列子列孫們,讓他們都與你同座,豈不知你們的「子孫」早已没有氣息,没有我的工作?我的榮耀是從東方之地直照到西方之地的,但當我的榮耀傳遍地極之時,當我的榮耀開始發現照耀之時,我要將東方的榮耀帶走,帶到西方,使東方這些弃絶我的幽暗之民從此再無光的照耀…

只有末後的基督才能賜給人永生的道

生命的道不是任何一個人都能具備的,也不是每一個人都能輕易得到的,因為生命只能從神而來,也就是説只有神自己才具備生命的實質,只有神自己才有生命的道,所以説,只有神才是生命的源頭,只有神才是涌流不斷的生命活水泉源。創世以來神作了大量的帶有生命活力的工作,作了許多帶給人生命的工作,付出…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